520加碼
目前位置: > > > >
祭念品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他表現愛與慾望的方式就是,收藏她們。 榮登金石堂、誠品、博客來、蘋果日報排行榜 醫學懸疑天后泰絲.格里森繼《貝納德的墮落》、《骸骨花園》後又一懸念驚悚力作。 ◎《史蒂芬.金談寫作》書單推薦作家,其著作為史蒂芬.金藏書必備 ◎作品已譯成三十三國語言,全球銷量高達一千五百萬冊 ◎《出版人週刊》盛讚「醫學懸疑天后」 二十六年前。 富豪之子布萊德理.羅斯在埃及考古行程中認識了夢中情人美狄亞,美狄亞聰慧熱情,學識淵博,讓布萊德理醉心不已。然而,由於布萊德理與美狄亞的個性差異,兩人終究不歡而散。 二十六年後。 波士頓克利斯賓博物館將展出一具埃及木乃伊,在展覽前夕,館方邀請了法醫莫拉.艾爾思前往檢驗。然而被裹屍布緊緊包覆卻非兩千多年前的埃及貴族,而是一具小腿中彈,且以古埃及手法防腐保存的女性乾屍! 為此,警方派人徹查博物館館藏,並且在博物館地下室內找到一間無人知曉的密室,裡面擺著三顆因乾製而縮水的人頭。其中兩顆屬於館藏,而第三顆來路不明但製作精巧的女性首級,暗示著顯然有個熱愛考古及熟知屍體保存的隱形惡魔,將雜亂老舊的博物館地下室,當作自己的收藏中心…… ……瑞卓利跪下,手電筒照進洞口。對面的牆壁有幾碼遠,她依稀辨別得出粗糙的表面。她徐徐移動光束,照見岩壁雕刻出的凹穴,接著,她陡然僵住。 手電筒照到了一張臉,正從暗處盯著她看。 【名家推薦】 「在泰絲.格里森手裡,犯罪小說已經達到令人廢寢忘食、驚心動魄的最高境界。」 ──哈蘭.科本 「扣人心弦的故事情節,搭配上科學性的專業描述,其間的分配比重達到完美平衡、精彩萬分,使《祭念品》成為格里森的上乘作品之一。」 ──《芝加哥太陽報》 「這套系列作品相當受到歡迎,所蓄積的能量持續源源不絕地發展開來。」 ──《美國圖書館協會Booklist書評》 「泰絲.格里森已然成為犯罪文學的代表性作家,讀者在閱讀的過程中可以感受到自己是沉浸在名家大師一手創造的世界中。」── 波伊德.希爾頓(英國知名雜誌評論編輯),接受英國廣播公司五號電台現場直播《賽門.梅約秀》專訪 「一部恐怖指數爆表的絕世佳作,出自當今驚悚小說界中最多才多藝的作者之手。」 ──《普羅維登斯日報》 「令人坐立難安卻又魅力獨具……是一本會讓人忍不住顫抖的好書!」 ──《浪漫時代雜誌》 「錯綜複雜的情節,吸引讀者一路往下猜。」 ──《出版人週刊》 「將讀者包覆在難以擺脫的邪惡網絡中……一旦你拿起這部小說,就很有可能不再關心周遭的事物,直到你讀到書末那令人心滿意足的結局為止。」 ──《納什維爾週刊》 「《祭念品》的筆調有如脫韁野馬般的疾速快感,吸引讀者進入一個扭曲的世界、目睹一樁精心佈局的復仇計畫。」 ──《麥迪遜郡時報》 「邪惡黑暗、令人不寒而慄、讀來暢快的一本好書。」 ──《菲烈德利斯堡自由投稿重點書評》 「《祭念品》是部一流的推理小說,含有大量的劇情轉折……是一部架構完美、內容絕讚的懸疑故事。」 ──《多倫多全球郵報》 「《祭念品》的情節鋪排完美、步調掌握得相當精緻……格里森最擅長探究各種細節與角落,並加以完整呈現……是讓她的作品成為銷售榜常勝軍的要素之一。」 ──【新書報導】網 「令人心跳加速的戲劇張力與絕妙文筆的完美搭配。」 ──《獨立報》

內文試閱

  X夫人絕對是怪案一樁。   珍.瑞卓利心想。她開著車,經過幾輛新聞轉播車,轉進醫事檢驗所的停車場。大清早八點,窮凶極惡的記者就已餓得唉唉叫,急著採訪這件終極懸案的詳情。昨晚瑞卓利接到莫拉的電話,聽見這案子的直覺反應是懷疑,一笑置之。如今瑞卓利看見轉播車才領悟到,這案子可不能等閒視之。   下車後,他們踏進濕黏的暑氣,瑞卓利原本就不乖的深褐色頭髮被烘成毛燥的泡麵。擔任兇殺案警探的四年期間,瑞卓利走進醫事檢驗所的次數多到數不清,一月時是以滑壘的方式進去,三月是以百米速度冒雨衝進去,八月則是在熱如餘燼的柏油路面上舉足維艱。這幾十步路,對她而言是家常便飯,而她對這段路的終點也很熟悉。她曾相信,這段路走久了,自然會愈走愈輕鬆,總有一天無論不鏽鋼驗屍檯上躺著什麼,她不會再怕。但自從她一年前生下女兒蕾吉娜之後,她對死亡的畏懼升高到前所未有的程度。母職才不會讓人更堅強,反而讓人感到脆弱,擔心被死神剝奪什麼東西。   然而今天,停屍室裡的死者誘發的不是恐懼,而是迷惑。瑞卓利一踏進驗屍間的等候室,直線往窗戶走去,急著看驗屍檯上的死者第一眼。   「X夫人」是《波士頓環球報》取的綽號,不但簡單好記,也勾起一幅風情萬種的遐想,令人聯想到黑眼珠的埃及豔后。瑞卓利看見的是一具破布裹住的乾癟人形物。   莫拉從燈箱前轉身,目光如常,同樣是嚴肅正經。在驗屍檯邊,其他病理學家多少會開開玩笑,或者嘲諷幾句,莫拉卻不然,連在死人面前笑一聲也很少見。「這位是館長,是尼可拉斯.羅賓森博士。這一位是他的同事喬瑟芬.蒲契洛博士。」   「兩位在克利斯賓博物館上班?」瑞卓利問。   「對,而且我打算在這裡做的事情,讓他們不太高興。」法醫莫拉.艾爾思說。   「這樣做,恐怕有毀損古物的危險,」羅賓森說。「一定想得出其他辦法來調查吧?直接解剖是下策。」   「所以我才請你過來,羅賓森館長,」莫拉說。「請你幫我把損傷減到最低程度。我最討厭的就是毀損古物。」   「昨晚的斷層掃描,不是清楚顯示裡面有一顆子彈了嗎?」瑞卓利說。   「這幾張是今天早上拍的X光片,」莫拉指向燈箱說。「妳的見解如何?」   瑞卓利走向燈箱,研究著夾在上面的X光片。右腿腹有一個白點,她看來認為絕對是子彈。「對,難怪妳昨晚會被嚇破膽。」   「我才沒有嚇破膽。」   珍.瑞卓利警探笑笑。「差不多夠接近了。」   「我承認,我看見子彈確實是大吃一驚,大家都一樣。」莫拉指著右小腿的腿骨。「看見沒?腓骨碎裂,應該是被這個異物撞碎的。」   「妳昨晚說,這是她生前受的傷?」   「看得出骨痂初生的情形,表示她死時,腓骨已進入癒合的階段。」   「可是,她的裹屍布是兩千年前的東西,」羅賓森館長說。「我們證實過了。」   瑞卓利緊緊瞪著X光片,極力找出合乎邏輯的說法,以解釋眼前的現象。「說不定,這顆不是子彈,也許是古代金屬做的什麼東東。矛頭之類吧?」   「珍,這才不是矛頭,」莫拉說。「子彈就是子彈。」   「那就挖出來,證明給我看。」   「挖出來以後呢?」   「我們就被考倒了。這個嘛,怎麼思考才解釋得通?」   「欸,我昨天晚上打電話給艾莉絲,你知道她怎麼說嗎?」佛洛斯特說。「她第一個想法是『時光倒流』。」   瑞卓利笑了。「艾莉絲什麼時候開始以鬼話來唬弄你了?」   「回到過去,在理論上說得通呀,」他說。「帶著槍回到古埃及去。」   莫拉不耐煩了,插嘴說:「專心討論真正的可能性,行嗎?」   瑞卓利皺著眉頭,直盯代表金屬硬物的小白點。在X光片上的死者四肢和破碎顱骨裡,瑞卓利看過無數顆子彈,這一顆並無差別。「我實在想不出一套合理的解釋,」她說。「妳乾脆把她切開來,看看那粒金屬到底是什麼。也許這兩位考古學家的看法正確,說不定是妳自己妄下結論,醫生。」   羅賓森說:「身為館長,我的職責是保護她,避免她被人任意肢解。最低限度,能麻煩妳把傷害限制在相關部位嗎?」   莫拉點頭。「這樣做合情合理。」她走向驗屍檯。「我們把她翻身過來。如果有彈孔,應該在右小腿腹上。」   「我們最好一起動手,」羅賓森說。他走向木乃伊的頭,喬瑟芬則移向木乃伊的腳。「施力務必均勻,不能讓任何一部位承受到壓力,因此,可以麻煩四個人一起合作嗎?」   戴著手套的莫拉伸手向屍肩,說,「佛洛斯特警探,可以請你支撐她的臀腰部嗎?」   佛洛斯特遲疑著,斜眼瞪著滿是污漬的亞麻裹屍布。「不是應該戴口罩之類的東西嗎?」   「只是幫她翻個身而已,不必吧。」莫拉說。   「聽說木乃伊能傳染疾病。一吸到他們身上的芽孢就會感染肺炎。」   「唉,囉囉唆唆,」瑞卓利說。她戴好手套,走向驗屍檯,雙手伸進木乃伊的臀部下面,說,「我準備好了。」   「好,抬起來,」羅賓森說。「現在,轉過去,對,就這樣……」   「嘩,她輕得像空氣。」珍.瑞卓利說。   「活人的身體有很大的比例是水。器官被切除掉,屍體也經過乾燥處理,最後的體重只剩原來的幾分之一。她現在大概只有五十磅左右,包括裹屍布在內。」   「有點像是牛肉乾吧?」   「說穿了,她就像人肉乾。好,現在,一起把她慢慢放下。動作要輕。」   「欸,我剛提到芽孢,可不是玩笑話喔,」佛洛斯特警探說。「有個節目介紹過。」   「你指的是不是圖坦卡門王的詛咒?」莫拉問。   「對,」佛洛斯特說。「就是他!有幾個人進他的陵寢,後來死得一個也不剩。據說是吸入什麼芽孢的,病倒了。」   「曲黴,」羅賓森說。「霍華.卡特率領一批人擅闖陵寢時,可能把沉澱幾世紀的芽孢吸進肺裡,其中幾人後來罹患肺曲黴病不治。」   「照你這麼說,佛洛斯特不是在瞎掰?」瑞卓利說。「木乃伊的詛咒是真有其事?」   厭煩閃現在羅賓森的目光裡。「當然沒有詛咒。死了幾個人,沒錯,不過卡特那群人對可憐的圖坦卡門做了那種事情,也許被詛咒是活該。」   「他們對圖坦卡門做了什麼事?」瑞卓利問。   「他們摧殘圖坦卡門。他們切開他的木乃伊,打斷他的骨,簡直是把他分屍,只想尋找珠寶和護身符。為了把圖坦卡門搬出棺材,他們把人剁成好幾塊,手腳全被肢解,也砍掉他的頭。那怎麼稱得上做學問呢?應該是褻瀆才對。」他低頭看X夫人,瑞卓利看得出他景仰的眼神,目光甚至帶有溫情。「同樣的事情,希望不要發生在她的身上。」   「我最不想做的事情就是肢解她,」莫拉說。「這樣吧,我們只拆掉裹屍布的一小部分,足夠解謎就好。」   「可能不是說拆就能拆掉,」羅賓森說。「依照傳統,底層的布條浸泡過樹脂,一定會像強力膠一樣緊緊黏住。」   莫拉轉向X光片,再研究一遍,然後伸手拿起小手術刀和鑷子。瑞卓利見過莫拉解剖遺體幾次,卻從未見過她遲疑這麼久,刀鋒在小腿上空逗留,狀似害怕切下第一刀。而這一刀切下去,勢必對X夫人造成無以挽回的傷害,因此羅賓森館長與喬瑟芬眼裡充滿斬釘截鐵的反對。   莫拉動刀了。她的動作並非平日充滿自信的刀法,而是使用鑷子謹慎夾起亞麻布,方便刀鋒由下向上切穿層層布料。「切起來滿容易的。」她說。   喬瑟芬.蒲契洛蹙眉頭。「這不太合乎傳統。平常而言,裹屍布應該會先浸泡在融化的樹脂裡。一八三○年代的人打開木乃伊時,有時候還非把裹屍布撬開不可。」   「樹脂到底有什麼用途?」佛洛斯特問。   「讓裹屍布能黏在一起,凝固以後能增加硬度,形成的外殼近似混凝紙漿的人形箱,可以保護裡面的東西。」   「我已經切到最後一層了,」莫拉說。「切過這麼多層,沒有一層以樹脂黏著。」   瑞卓利拉長頸子,想看裹屍布下面的風景。「那是她的皮膚啊?看起來像舊皮革。」   「皮革本來就是乾掉的皮膚,瑞卓利警探,」羅賓森館長說。「可以說是。」   莫拉取來剪刀,小心翼翼剪開布料,曝露出更大片的皮膚。與其說是人皮,倒不如說是包著骨的褐色羊皮紙。她再一次瞥向X光片,把放大鏡轉向小腿上方。「我在表皮找不到彈孔。」   「所以說,這槍傷不是死後造成的,」瑞卓利說。   「吻合這張X光片顯示的情形。異物可能是在她活著的時候進入體內,之後她繼續存活,足夠讓碎骨開始復原,皮肉的傷口也癒合完畢。」   「復原到這種程度要多久?」   「幾個禮拜。也許一個月吧。」   「在她復原的期間,肯定有人在照顧她吧?供她吃住。」   莫拉點頭。「因此死法更難判定。」   羅賓森問:「死法?妳是什麼意思?」   「換句話說,」瑞卓利說,「我們懷疑她可能被人謀殺。」   「我們先解決最要緊的問題。」莫拉取刀過來。製作木乃伊的過程硬化了皮肉,因此莫拉切割起來並不輕鬆。   瑞卓利望向驗屍檯對面,看見喬瑟芬的嘴唇閉得緊緊的,彷彿把抗議硬含在嘴裡。儘管喬瑟芬反對揮刀,卻也無法移開視線。所有人傾身向前看,罹患芽孢恐懼症的佛洛斯特也不例外,大家的注意力被黏在小腿裸露的部位,看著莫拉拿起鑷子,戳入切口。鑷尖在乾癟的皮肉底下左鑽右探,不消幾秒,就夾出了目標物。莫拉把這東西丟在鐵盤上,產生金屬碰撞的咚聲。   喬瑟芬陡然吸一口冷氣。這東西不是矛頭,更不是折斷的刀尖。   莫拉最後發表不言自明的一句話。「現在,大家應該能放心猜測,X夫人其實沒有兩千年的歷史。」   「我想不通,」喬瑟芬.蒲契洛喃喃說。「我們明明找人分析過裹屍布,用碳十四證實過年代。」   「可是,子彈就是子彈,」瑞卓利指向淺盤。「而且是一顆點二二的子彈。妳的分析錯得離譜。」   「我找的化驗所是業界知名的一間啊!他們證實了年代。」   「妳們兩位可能都對。」羅賓森靜靜說。   「怎麼個對法?」瑞卓利看著他。「我想知道。」   他深深吸一口氣,從驗屍檯邊退開,彷彿需要思考的空間。「偶爾,我會看到有人拿出來賣。至於真實性多高,我不清楚,不過我確定,古董市場上的真品多的是。」   「賣什麼?」   「木乃伊的裹屍布。這種古董布比木乃伊本身普及。我在eBay上看過有人拍賣。」   瑞卓利以一笑表達吃驚。「木乃伊的裹屍布,上網也買得到?」   「跨國買賣木乃伊曾經盛極一時。有錢的觀光客會把木乃伊買回家,舉行拆封聯誼會,邀請好友過來參觀剝開裹屍布的過程。由於護身符和珠寶常被裹進亞麻布裡,拆封時有點像尋寶,找出小玩意兒來贈送給來賓。裹屍布拆光了,木乃伊不是被丟棄,就是被燒掉。不過,裹屍布通常會被留下來當紀念品,所以才會出現在拍賣市場上。」   「所以說,這個木乃伊的裹屍布有可能是古物,」佛洛斯特說,「即使屍體不是古人?」   「這能解釋碳十四判定的年代。至於X夫人本身……」羅賓森搖頭表示困惑。   「我們仍然無法證明發生了兇殺案,」佛洛斯特說。「槍傷已經開始復原了,不能根據這樣的傷來定罪。」   「我有點懷疑,她該不會是自願當木乃伊吧,」瑞卓利說。   「其實,」羅賓森說,「的確有自願的可能。」   眾人的視線轉向羅賓森館長,見到他滿臉正經。   「她自願把腦漿倒光﹑把內臟抽出來?」瑞卓利說。「不會吧。」   「有些人的確遺贈自己的大體,希望被製成木乃伊。」   瑞卓利凝視著被包裹的遺體。她想像,被層層密封在繃帶裡面的滋味怎樣?被封進亞麻外殼裡,一兩千年動彈不得,直到哪天一個好奇的考古學家決定拆封,曝露出皺縮的屍首。不是塵土歸塵土,而是肌膚成皮革。她嚥了一下口水。「怎麼有人肯自願?」   「這算是一種永生,妳不認為嗎?」羅賓森反問。「是任憑屍體腐爛之外的一種方法。遺體可以獲得保存,愛妳的人永遠不必擔心妳腐敗﹑消失。」   愛妳的人。瑞卓利抬頭。「你是說,製作木乃伊有可能是愛的表現?」   「可以說是挽留住妳愛的人,讓他們免受蛆蟲的侵擾,免於腐敗的命運。」   肉身的必然下場,瑞卓利心想。她想到這裡,感覺室溫突然劇降。「說不定根本扯不上愛,也許是佔有慾在作祟。」   羅賓森與她的目光接觸,明顯對這項推論起了憂心。他輕聲說,「我倒沒有朝那方向去思考。」   瑞卓利轉向莫拉。「我們繼續驗屍吧,醫生。沒有進一步的資訊無法辦案。」   莫拉走向燈箱,取下小腿的X光片,然後把斷層掃瞄的影像放上燈箱。「來,合力把她推回躺姿。」   這一次,莫拉切除覆蓋軀體的亞麻布,再也沒有毀損古物的顧忌。現在大家知道,莫拉切開的並非古人的遺體,如今已進入偵辦命案的階段,解答不在亞麻布條上,而是在骨肉本身上。亞麻布分開來,顯露上半身,縮水的褐皮膚裹著胸腔,肋骨腔的輪廓清晰可見,如同羊皮紙和骨架拱起的地窖。莫拉移向頭部,撬開彩繪的木乃伊面具,開始剪掉臉上的布條。   瑞卓利看著掛在燈箱上的斷層影像,然後對著裸露的屍身皺眉頭。「製作木乃伊的過程裡,器官全被掏空了,對吧?」   羅賓森點頭。「移除腑臟可以減緩腐敗的過程。這是屍體不腐敗的主因之一。」   「可是,她肚子卻只有一小道傷口。」瑞卓利指向左腹的一小條刀傷,縫合的手法粗糙。「開口這麼小,怎麼掏空所有的內臟?」   「古埃及人用的正是同樣的手法。他們在左腰劃開一小道來移除腑臟。保存這具屍體的人一定熟悉古法,顯然是循古法炮製。」   「所謂的古法是什麼?製作木乃伊到底有哪些步驟?」瑞卓利問。   「首先要舉行滌屍的儀式,水裡要添加泡鹼。」   「泡鹼?」   「成分基本上是幾種鹽巴。拿家用的食鹽加小蘇打,就能調製泡鹼。」   「小蘇打?」瑞卓利呵呵一笑,表示不安。「以後看到手錘牌的小蘇打,絕對會另眼相看。」   「大體洗淨以後,抬上木塊上擺平,」喬瑟芬繼續。「然後用衣索比亞石刀切開一小道,就像這具。然後拿某種帶鉤子的器具,伸進去把器官勾出來。被掏空以後,還要沖洗體內,然後往裡面塞乾的泡鹼。屍體的外面也要撒泡鹼,脫水四十天。有點像用鹽巴來醃魚。」她注視著莫拉剪除木乃伊臉上的最後一條布。   「之後呢?」瑞卓利催她。   喬瑟芬嚥一嚥。「到這個階段,屍體的重量已經減輕了大約百分之七十五。屍體的體內會被塞進亞麻布和樹脂,內臟有時候也會被塞回體內。另外……」她停下來,瞪圓眼睛,看著最後一片裹屍布從臉上脫落。   大家首度看見X夫人的面貌。   長長的黑髮仍附著在頭皮上。皮膚在顯著的頰骨上被撐平。然而,最令瑞卓利畏縮的是木乃伊的嘴唇。上下唇被粗線縫合,縫法可媲美科學怪人的裁縫師。   喬瑟芬.蒲契洛搖搖頭。「怎—搞錯了吧!」   「嘴巴通常不會被縫起來嗎?」莫拉問。   「才不會!縫起來,亡魂怎麼吃喝?怎麼講話?等於是詛咒她永世飢餓,永遠沉默。」   永遠沉默。瑞卓利看著醜陋的縫合處,納悶著﹕妳出言不遜,冒犯到兇手了?妳是不是頂嘴?以言語辱罵他?出庭指證他?嘴唇被縫住,永遠無法張口,是對妳的懲罰嗎?

作者資料

泰絲.格里森(Tess Gerritsen)

一九五三年生於加州聖地牙哥,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醫學博士,之後在夏威夷檀香山展開內科醫師生涯,結婚生子後開始嘗試寫作,是當今醫學驚悚小說領域的佼佼者。

基本資料

作者:泰絲.格里森(Tess Gerritsen) 譯者:宋瑛堂 出版社:春天 書系:Storytella 出版日期:2012-08-01 ISBN:9789866000324 城邦書號:A1880078 規格:平裝 / 單色 / 352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