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 > > >
醉枕江山.第二部.卷一:出征
left
right
  • 庫存 = 1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醉枕江山.第二部.卷一:出征

  • 作者:月關
  • 出版社:野人出版
  • 出版日期:2014-06-05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千萬人的盛讚!《醉枕江山》突破兩百五十萬人推薦,近一千一百萬人點閱追蹤! ◆周華健、盛大集團董事長陳天橋,滾石公司老總段鐘潭等企業老總、文化名人都是月關迷! ◆中國網路架空歷史小說代表作家、Google 搜尋十大中文關鍵字、作品總點擊超過9000萬。 ◆臺灣100年閱讀習慣調查結果,月關作品為全國公共圖書館借閱率最高Top第三名! 突厥大軍壓境,西域江山不保。楊帆左拿酒右拿槍,領頭建功! 眾多日碼萬字的歷史大神中,只有 月關 穩穩稱霸排行榜 明堂歌舞興,突厥擾邊境;出征,戰功立威名! 為了昭示武氏與李氏皇族雙方和睦,武則天在萬象神宮召開一場盛大的家宴,正當眾人為了《蘭陵王入陣曲》的曼妙舞姿而如癡如醉,卻被隴右急呈的突厥軍情給攪了,才剛登基的武則天會怎麼處理這第一道難題? 楊帆一聽聞隴右軍訊後心動不已,除了想要出征建功來提升地位,還可以順道送回西域邊軍的遺族,說不定更能趁機接近仇人來一報屠村血仇!只是一舉數得的算盤都還沒打好,就遇到了更會盤算的沈沐在豪華馬車上,搖著酒杯對他微笑,這舉動背後到底是福還是禍? 皇帝可以張王李趙,天下依舊漢人江山,可是為了避免胡人主中原,楊帆可是以小搏大來換得大周王朝的安寧。在這一路上他漸顯才華,更結識諸多世家能士,但突厥出奇不意的偷襲卻讓百騎諸人非死即殘,為了瓦解對手,楊帆只好身犯險境,而首要之務就是先扮成突厥王子再說……

目錄

第二一一章 萬象神宮
第二一二章 某非奴顏輩
第二一三章 機會來了
第二一四章 男兒當建功
第二一五章 浪漫滿屋
第二一六章 一夜無眠
第二一七章 雨中花
第二一八章 將欲行
第二一九章漫漫西行路
第二二○章 一拍即合
第二二一章 酒如血
第二二二章 無孔不入
第二二三章 八湟谷
第二二四章 同相奇緣
第二二五章 接風宴
第二二六章 安排
第二二七章 重任在肩
第二二八章 簡單任務
第二二九章 苦行僧
第二三○章 可汗我來立!
第二三一章 意外遇襲
第二三二章 烏質勒
第二三三章 隆中對
第二三四章 我有一計
第二三五章 吐蕃王城
第二三六章 魚目混珠
第二三七章 不殺而殺
第二三八章 說也說不清楚
第二三九章 變生肘腋
第二四○章 風雲再起
第二四一章 一條鯰魚
第二四二章 奇襲大箭頭
第二四三章 自行腦補
第二四四章 踽踽獨行人
第二四五章 別有隱情
第二四六章 殺丘之刀
第二四七章 禍水東引
第二四八章 促戰令
第二四九章 李代桃僵

內文試閱

第二一一章 萬象神宮
  
  大周朝建立了,武則天追封五代,整個親族雞犬升天。

  由於武則天自己都有六十七歲高齡了,武家已沒有她的長輩,平輩的早被她殺光了,所以便大封其侄及侄孫為王:武三思封梁王、武承嗣封魏王、武攸寧為建昌王、武攸歸為九江王、武攸望為會稽王、武懿宗為河內王、武嗣宗為臨川王……;武氏諸姑姊妹皆封公主;立武氏七廟於神都;免除天下所有武姓人家全部賦役……

  朝堂上也起了大變化,上官婉兒眼光很準,正如她當初對楊帆所言,帶頭勸者幾乎可以一年數易其職,直至位極人臣,那從六品的侍御史傅遊藝先是連升三級,連連高升成為給事中,如今又升為鸞台侍郎同鳳閣鸞台平章事,成了當朝宰相。

  威逼李旦退位讓國的鳳閣侍郎宗秦客升為檢校內史,也是當朝宰相。但是在勸進中並無積極表現的地官侍郎狄仁傑、冬官侍郎裴行本,也一起被任命同鳳閣鸞台平章事,成為大唐宰相。

  之後,武則天又詔告天下:「古人以殺止殺,現在朕要以恩止殺。」

  這個消息令得文武百官精神大振,以為新朝氣象,終於要徹底杜絕酷吏政治了,但是緊跟著如右衛將軍李安靜等幾位不肯承認女帝的大臣就被以逆反罪下獄處死,令人不免心中惶惶,不知女皇到底心意如何。
  
  ※※※

  此時,隴西草原的山脊上,一支人馬正在艱難地跋涉著。

  天陰沉沉的,烏雲好像就壓在山頂上,看來很快就有一場豪雨。

  跋涉的人群是一個大部落,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大多斜穿著皮袍,隊伍中有不多的牛車、馬車,更多的東西用馬馱著,隊伍中趕著成群的牛、羊、馬匹,牛哞馬嘶混合成一片,人卻是出奇的安靜,無精打采地只是默默趕路。

  斛瑟羅勒住戰馬,回首看看正在山道上艱難跋涉的族人,臉色陰沉。他的臉頰黑瘦,二目凹陷,眼睛滿是血絲,那副狼狽的樣子,同他在洛陽時風度翩翩的模樣全然不同,

  這裡山勢陡峭艱危,山路曲折難行。部落中的老弱婦孺、牛羊騾馬的,上萬人等還不知要多久才能走出去,雖說走出去就一馬平川,可此前真是道路難行啊,眼看著又要下暴雨了。

  「可汗!」一名皮袍大漢提馬到了斛瑟羅身邊,見他臉色陰沉,便道:「可汗擔心下雨?」

  這人身材異常高大,魁梧雄壯,虯髯連鬚,雙目有神,這等相貌本是威猛之極,然而因為他方面大耳,面相豐潤,卻給人一種溫和寬厚的感覺。

  這人是斛瑟羅手下大將,突騎施部落首領烏質勒。

  斛瑟羅沉聲道:「是啊,山路本就難行,一旦暴雨下來泥濘不堪,更加無法行路,一個不慎,人畜還難免要摔落山澗。」

  烏質勒道:「那,不如先讓大家紮營休息吧。」

  斛瑟羅道:「追兵就在後面,如果停下……」

  烏質勒道:「可汗放心,暴雨一來,咱們走不了,他們也追不得。我帶些人到後面去,如果他們真的冒雨追趕,如此大雨我只須百十人卡住要道,他們就休想過來!」

  斛瑟羅想了想道:「也如此才穩妥。」

  烏質勒道:「那我這就去了!」

  烏質勒撥馬欲走,斛瑟羅忽又喚住他,道:「烏質勒!」

  烏質勒回過頭來,斛瑟羅沉吟了一下,道:「某帶老弱離開之後,逕去洛陽求援,五弩失畢部就交給你了。」

  烏質勒道:「可汗放心!只要烏質勒還有一口氣,就不會丟下咱們的部落、丟下咱們的草原!」

  斛瑟羅重重地點了點頭,道:「你去吧!」

  烏質勒提馬向山道上馳去,片刻功夫會合了幾名親信,向整個隊伍的最後面趕去。

  一名大漢問道:「烏質勒大哥,咱們什麼時候回部落去?」

  烏質勒道:「先掩護可汗帶部落的人離開,咱們就繞道回去!」

  「好!」

  另一名拎著三股鐵叉的大漢眉飛色舞:「烏質勒大哥,等可汗一走,這裡就是咱們的天下了,那時咱們就能……」

  烏質勒狠狠地橫了他一眼,那大漢馬上閉了口。

  烏質勒冷哼一聲,招手把一名看起來滿面精明的削瘦漢子喚到身邊,低聲問道:「聯繫上沈沐的人了嗎?」

  那人點點頭,道:「他的人答應了,不過他們說存糧有限,只能提供給咱們三個月的糧草,至於對抗吐蕃和骨咄祿的人,就得靠咱們自己了。」

  烏質勒沉吟了一下,道「三個月……也夠了!骨咄祿和吐蕃人不會在咱們的草原上折騰那麼久,先讓咱們的族人度過眼下的難關再說。」

  「是!」

  一行人說著,漸漸消失在山巔轉角處。
  
  ※※※

  隴右出事了。

  未等狄仁傑、沈沐、太平公主等人對隴右做出一番詳盡的安排,吐蕃和東突厥的骨咄祿就開始行動了。

  正如沈沐說服狄仁傑時所想到的,突厥人和吐蕃人等到得知黑齒常之被捕之後,就會趁著清源道主帥被抓、三軍士氣低迷、新帥尚未上任的機會展開行動,而這個行動比沈沐預料的還要快,因為東突厥和吐蕃在唐軍控制區域內有大批的密探。

  黑齒常之是被公開抓捕,裝入囚車押解洛陽的,根本無需太費勁的打聽,東突厥探子親眼目睹了黑齒常之被押解進京的情形,這個重要的消息傳到東突厥,骨咄祿可汗不禁大喜過望。

  這時候骨咄祿正染病在身,不能親自出征,他立即命令自己的弟弟默默帶兵直取白水澗。同時通知吐蕃人,吐蕃人聞訊也馬上對歸附大唐的西突厥可汗斛瑟羅發動了進攻。

  西突厥在東突厥和吐蕃人的兩面打擊下處境艱難,日愈窮迫,領地和部眾越來越少,哪裡架得住如狼似虎的吐蕃兵的進攻,斛瑟羅無奈之下只得疏散自己統馭的十姓部落,把他們化整為零,分散到整個大草原上,然後率領本部的老弱婦孺退向唐軍駐地以避其鋒芒。

  西域狼煙四起,唐軍信使以八百里快馬日夜不停地把消息送往洛陽。然而神都洛陽此時對隴右的情況還一無所知,依舊沉浸在一種新朝甫立的歡慶氣氛當中。

  這天,武則天正在萬象神宮召開一場盛大的家宴,召集所有皇親國戚共慶太平。

  萬象神宮,也就是明堂。

  明堂是天子朝會,討論國家軍政大事之所在,用來召開家宴,載歌載舞,酒肉飄香,未免有失莊重,但是武則天就是要在這裡開。

  開耀元年也就是高宗李治駕崩的前一年,武則天曾想在大明宮宣政殿宴請百官和命婦,但是太常博士率領一群文武大臣嚴辭反駁:宣政殿是正殿,是天子朝政之所在,莊嚴肅穆,豈可用來吃吃喝喝。

  雖然那時武則天早已大權獨攬,但高宗李治畢竟還活著,太常博士等眾大臣理直氣壯,她也不敢一意孤行,只得強忍被拂逆的羞怒,改在麟德殿設宴。

  這件事她沒有忘,九年後的今天她做了皇帝,她偏要在這座比當年的宣政殿更恢宏、更莊嚴、更耀煌的萬象神宮舉行宴會,誰還敢說三道四!

  巨大恢宏的明堂裡面張燈結綵,楊帆和謝小蠻在宮殿裡面漫步巡弋著。

  楊帆現在只剩下一名仇人,可是他一直找不到機會下手。丘神績本身藝業高明,一身武藝比他略高,身邊更是扈從如雲,楊帆想接近他太難了。而楊帆如今有了婉兒這個牽掛,又勢必不能以暴露身分為條件孤注一擲,所以他只能耐心地等待。

  「醉春樓」那一晚,他和沈沐聊到很晚,兩人談了些什麼卻沒有人知道,楊帆也把這件事完全地埋在了心裡,彷彿從來沒有發生過。

  小蠻最近有點心神不屬,她按照楊帆教她的辦法,已經派人去廣州府了,按時間推算,她的人應該已經到了廣州府,懸重賞尋找阿兄的告示已經貼遍了廣州府的大街小巷,小蠻不知道她的人什麼時候會回來,回來的時候會不會把她的阿兄帶回來,所以最近心事重重,總有些心不在蔫。

  因為兩個人各有心事,所以兩個人傍肩而行良久,都沒有說話。

  兩個人走到偏殿一處甬道時,旁邊屏風後面忽然傳來一陣聲音,二人不由站住了腳步。今天武則天舉行規模盛大的家宴,左右教坊和內教坊的供奉級舞樂大師全都來了,這些藝術大師每個人都有一大幫隨眾和弟子,需要陪同大師表演,所以就把大殿東西兩廂的偏殿和甬道都佔據了,用作更衣、化妝、排練的地方。

  楊帆和謝小蠻所經過的這條甬道中也有一排屏風,將本來極寬闊的宮殿甬道隔成了兩半,一半充作換衣間,聲音就是從換衣間後面傳出來的。

  那是一個清脆童稚的聲音:「四郎,不管這國號是周還是唐,咱們姓武還是姓李,這天下都是咱們家打下來的,如今坐天下的是咱們的祖母,這天下依舊是咱們家的,知道嗎?別無精打采的,叫那些姓武的小人看不起!」

  這聲音很大,正在甬道間行走的宮娥太監和一扇扇屏風後面更換衣裳的人都聽見了,整個甬道頓時一靜。楊帆與小蠻對視一眼,心道:「這小孩子定是李唐宗室了,此時此刻還敢這麼說話,也不知是年幼無知還是勇氣可嘉。」

  這時那童稚的聲音又道:「好啦,你打起精神好好準備著,我先去瞧瞧!」

  話音一落,便從屏風後面跑出一個小小的人兒來,楊帆就站在外面,那人未曾料到,止步不及,一下子撞在他的大腿上,登時哎喲一聲,手捂著鼻子,眼淚汪汪的,楊帆定睛一看,卻是一名身著彩衣,雲寰霧鬢,唇紅齒白,小臉粉嫩的小姑娘。
  
第二一二章 某非奴顏輩
  
  楊帆雖不知這小姑娘是公主還是郡主,總之是皇族中人,忙抱拳道:「抱歉,在下躲避不及。」

  那小丫頭捂著撞酸的鼻子,眼淚汪汪地瞪他一眼,帶著鼻音問道:「如眉師傅在哪裡,你知道嗎?」

  她問的是內教坊的一位著名樂師,楊帆今日是負責萬象神宮安全的侍衛之一,方才那位如眉師傅帶著一幫弟子僕從進宮時還是他給安排的更衣之處,恰好知道這人所在,便道:「在下知道。」

  「那你帶我去!」小姑娘說完舉步要走,身後突然一聲大喝:「站住!」

  小姑娘止步回頭,就見從另一扇屏風後面閃出一人來,穿著一身花花綠綠的雜耍戲服,臉上的油彩只塗了一半,還有半邊臉沒畫呢,楊帆就從這半邊臉認出了此人,這人竟是臨川王武嗣宗,看樣子他也要在武則天的大宴上表演個節目為女帝助興。

  武嗣宗冷冷地瞪著那小姑娘,沉聲道:「妳是誰家的女子,竟敢如此放肆!姓武的都是小人?嗯?妳把這話再說一遍!」

  楊帆聽了不禁暗皺眉頭,武嗣宗有四十出頭了,這麼大的人了,跟一個六、七歲的小丫頭較真?何況他還是一位堂堂的王爺。

  那小姑娘眉梢微微一挑,竟然毫無懼色,伶牙俐齒地答道:「這麼說來,你是姓武了?天下間姓武的人多了去了,我只見過人撿東西的,還沒見過撿罵的,我說一句姓武的小人,你曉得我說的是誰,就迫不及待地跳出來認帳了?」

  武嗣宗怒極反笑,道:「妳這個黃毛丫頭,膽子當真不小啊,還敢頂撞本王。這事我且不與妳計較,就衝妳這麼對本王說話,本王就能辦妳個大不敬之罪!」

  小姑娘撇撇嘴,不屑地道:「好大的威風,你是什麼王?」

  武嗣宗把胸一挺,大喝道:「孤乃臨川王!」

  小姑娘冷笑道:「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你是臨川郡王!」

  武嗣宗道:「臨川郡王又如何?妳見孤立而不拜,一再頂撞,還有沒有點規矩!馬上向本王稱罪施禮,本王念妳年幼便不予計較,否則孤就到皇上面前去論論這個道理,妳雖年幼,妳之父母卻難免不教之過,定要重重懲罰,否則皇室尊嚴何存!」

  這時,從小姑娘跑出來的屏風後面又出來一個小傢伙,看樣子比那小姑娘還年幼,是個眉清目秀的小男孩,穿著一身漆片製作的盔甲,頭頂掀著一面青面獠牙的面具,見武嗣宗大光其火,這小男孩有些害怕地牽了牽那小姑娘的衣角,示意她不要再說。

  可那小姑娘卻夷然不懼,把胸一挺,大聲說道:「你問我是誰?好!孤就告訴你!孤是皇太子第三子,當朝楚王殿下!你一名郡王還在本王面前稱孤道寡,再三頂撞!馬上向本王稱罪施禮,本王念你偌大的年紀便不與你計較,否則孤就到皇上面前去論論這個理,否則皇室尊嚴何在?」

  「皇太子第三子楚王殿下?」

  楊帆聽了不覺有些意外,他在宮中久了,對困在東宮安份度日的皇帝李旦一家人的情形也瞭解一些,此時聽這小姑娘自報身分,才知道他竟是男扮女裝,原來此人竟是原來的大唐皇帝、如今的大周太子李旦第三子——李隆基。

  李旦本人不大露面,他這幾個孩子平時也在東宮形同軟禁,根本見不到什麼外人,武嗣宗還真不認他,這時李隆基自報家門,武嗣宗不禁傻了眼。

  他方才不好自承小人,便繞開了那個話題,只拿這小女子不知尊卑、故意頂撞為理由詰問於她,哪知道只是眨眨眼的功夫,這小姑娘就變成了男的,而且是當今楚王!不管他心裡頭如何的不把李唐宗室當回事,可是如果人家真跟他叫起板來,他這個臨川王還真比人家楚王低一頭。

  楚王是親王,他是郡王啊。

  武嗣宗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甚是難堪。

  李隆基年紀雖小,卻也清楚自己一家人如今的處境,這些年一家人困居東宮,父親是如何的戰戰兢兢如履薄冰他心裡有數,所以雖年少氣盛,搶白幾句,卻也不敢真的與武嗣宗撕破臉皮。

  見他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不肯作聲,心頭氣忿稍解,便哼了一聲,扭頭對楊帆道:「帶我去見如眉師傅。」

作者資料

月關

中國東北部某間國有銀行二級分支行高級業務主管,但已在網路發表文章多年,為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自稱其名出自「秦時明月漢時關」,取其中二字,簡稱「月關」,與酒徒、阿越並稱大陸三大新歷史小說名筆新秀,作品有《回到明朝當王爺》、《大爭之世》、《一路彩虹》、《步步生蓮》、《狼神》。 中國大陸起點金鍵盤獎讀者票選冠軍作家 《錦衣夜行》一書在起點中文網所舉辦之「金鍵盤獎」中,以領先第二名整整一倍的優勢獲得讀者票選年度冠軍作品,粉絲追捧更勝《回到明朝當王爺》。作者也連續兩年獲得讀者票選第一、第二名作家,為目前大陸當紅的知名作家。

基本資料

作者:月關 出版社:野人出版 書系:俠客館 出版日期:2014-06-05 ISBN:9789865723415 城邦書號:A1010156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