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夏至加碼
目前位置: > > > >
東京下町古書店 VOL2 傳遞愛的使者She Loves You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東京下町古書店 VOL2 傳遞愛的使者She Loves You

  • 作者:小路幸也
  • 出版社:野人出版
  • 出版日期:2013-12-26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內容簡介

◆梅菲斯特賞得主 ◆2006年本之雜誌BEST4 ◆2009年被讀者評選為「最希望搬上螢幕的小說」第一名 日本超人氣話題劇作 熱銷超過1000000冊 2013年同名日劇 龜梨和也、多部未華子、玉置浩二 領銜主演 日本電視台秋季 好評熱映中 古書店的鎮店之寶居然是本被詛咒的藏本目錄!! 一本盜版的偽書背後擁有一段感人肺腑的異國戀曲!!! 東京下町古書店2 傳遞愛的使者 正式豋場 「舉凡與文化、文明相關的諸般問題,皆可圓滿解答」 不死百年愛書魂X硬漢搖滾推理精神+永無止盡的LOVE=東京下町古書店 書歸其所,書這東西會自尋歸宿,去到最合適的主人手裡。只有真心與書交流方能領略書中樂趣,而人與人之間亦是如此。 這是一則流傳在東京下町地區的百年傳說。 凡有任何困擾於心的疑難雜症,只要走進這家標榜著「舉凡與文化、文明相關的諸般問題,皆可獲得圓滿解答」的古書店,所有問題立刻迎刃而解。 CASE1 正準備慶祝耶誕夜的堀田一家,突然發現在咖啡店的座位放置了一個嬰兒,是未婚生子的棄嬰?還是糊塗忘性的母親所做的荒唐事。 CASE2 拿著爺爺遺物《古事類苑》來典當的大學生,隨書附上了爺爺的書信來證明這套書的清白無誤、來源正當,然而這套書內竟然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 CASE3 堀田家傳的藏本目錄,不單是家傳寶物,更是近代文人筆墨的精華文粹,亦是古書界爭相收購爭奪的目標。但,這樣的一本珍本目錄,卻是一本詛咒不祥之書? CASE4 擁有優雅紳士氣質的藤島先生,居然在秘密進行一件殺人計畫。而殘酷的事實真相居然牽扯出數十年前一樁沉冤未雪的血案。 CASE5 堪一爺爺收到了一本來自坎貝拉夫人的舊書,原本開朗健談的他自此開始變的落寞寡歡,誰是坎貝拉夫人?難道是爺爺昔日的紅粉知己事隔多年再度回頭尋覓當年的舊情人?娜已過世的幸奶奶是否知道爺爺當年的這段情? 四季更迭,充滿歡笑、淚水和LOVE的故事,就此展開……。 冬天 耶誕夜的百科全書和小寶寶 春天 緣份天注定 夏天 夏日的靈異事件 秋天 SHE LOVES YOU

內文試閱


  八月來臨,暑氣愈發蒸騰。每年到了這個時節,一敞開窗戶,高亢的蟬聲立時如洪水般沖灌而入。
  夏天理應炎熱,但近幾年的酷熱似乎有些過頭了。那股熱浪不單是陽光散發的熱力,還摻雜著許多其他來源的悶烘,讓人覺著愈來愈不舒服。
  不過,早上的這個時段,倒還算得上舒適宜人。院子裡盛開的待宵草真是美極了。其實,這不是我種的,忘了從什麼時候起就年年開花,大概是從別處吹來的種籽在這裡落了根吧。花朵綻放的時刻正如它的名字所示,從傍晚到隔天的早晨,現下也有不少花已經凋萎了。
  鈴美正在院子裡灑水。水桶裡汲的是浴槽前一晚的洗澡水。她先朝店門前潑一潑,再往院裡頭灑一灑。剛灑完水的那會兒,送入家裡的是習習涼風,在這片燠熱中得以圖個片刻涼快。
  對了,灑水有其最佳時刻,頂好是挑一大清早。去年夏天,鈴美曾在午後日頭潑辣之際舀水往地上潑去,結果挨了勘一一頓好罵。

  八月十一日。再隔幾天便是中元節了。
  堀田家的早飯時光還是同樣熱鬧,可這幾天好似有些不大相同──談笑聲中少了花陽和研人可愛的聲音。孩子的童音格外響亮,一旦缺了他們令人倍感寂寞。再加上以往神采奕奕的亞美和鈴美都懷著孩子,這陣子的暑熱讓她們很吃不消,連說話也提不起勁。雖說現在已過了孕吐期,可這種大熱天對孕婦仍是一大折磨。
  餐桌上擺著白飯、味噌湯、燙菠菜、高湯蛋卷、芝麻豆腐、麻醬綠蘆筍,以及調味海苔片。為了促進食欲,幾道菜色裡都摻了芝麻。
  阿紺和阿青代替行動開始有些不便的亞美和鈴美兩個孕婦,勤快地忙活著。勘一和我南人同是連油瓶倒了都不扶的懶傢伙,可這兩個孩子卻大不相同,真不知道是誰給的遺傳基因呢?
  勘一照舊端坐在上座,我南人和他隔桌對坐。本該是花陽和研人的位置坐著阿紺和阿青,女人家則靠著簷廊邊坐。家裡為亞美和鈴美準備了和室椅,讓她們有靠背坐起來舒服些。牆上的月曆圈起了今天的日期,旁邊注記著「花陽、研人回來」幾個字。
  勘一滋嚕嚕地喝著味噌湯,一面抬眼望向月曆。
  「嘿,兩個小傢伙要回來啦。」
  「該去掃墓了。」
  「過幾天──,電視特別節目說要來這裡採訪喔──」
  「這些天都託脇坂先生他們照顧,得好好道謝才行。」
  「要來採訪?爸爸,什麼時候?」
  「祖先們一定沒想到,家裡兩個媳婦同時懷孕了吧。」
  「沒關係的,反正我爸媽比誰都高興。」
  「說是這個月底要來喲──。他們只採訪我一個,別擔心嘛──」
  「喂,醋瓶子是空的!」
  「對了,聽說爸爸的朋友就住在旅館附近?」
  「這種事拜託以後早點講,家裡還得打掃整理呀。」
  「鈴美和亞美嫂子應該沒辦法吧,我和老哥輪流去。」
  「妳說的是龍哉吧──。他年紀雖輕,可是個優秀的音樂人喔──」
  「您要把醋用在哪裡?」
  「那今天就去掃墓吧,中午以前。」
  「還用問,當然是淋在芝麻豆腐上面啊!」
  「啊,那可不可以順便繞去康圓叔叔那裡?說是從藏物間裡翻出了舊書。」
  「那樣……好吃嗎?」
  貓咪阿凹從簷廊那邊喵了一聲,就在鈴美的正後方,她隨聲回頭看了一眼,登時跳了起來並放聲尖叫:「天啊!」鈴美嚇得把味噌湯的碗都打翻了,好巧不巧整個倒扣在勘一的飯碗上,成了一碗稀哩呼嚕的湯泡飯了。
  屋裡的人立刻明白過來,沒人慌了手腳。想必是阿凹又逮了老鼠,叼來炫耀了。鈴美平時很喜歡動物,唯獨對死老鼠可就敬謝不敏。說來,家裡的貓以前也曾不作聲地把死老鼠扔到我膝頭上,著實把我嚇得退避三舍呢。現下的阿凹同樣沒有惡意,想罵牠也無從罵起了。
  這幾天,花陽和研人去了葉山那裡玩水,脇坂親家的親戚在那邊開了旅館。承蒙脇坂親家的厚意,兩個孩子都託他們帶去玩,想必每天都到海邊玩得不亦樂乎,曬成了兩個小黑炭呢。
  孩子們下午就回來了,真期待聽他們報告在那裡玩了些什麼呀。

  今天一早,店裡就來了稀客。
  正枝來到咖啡廳,我南人出來一起坐在桌位上陪她聊聊。我記得她比我南人大五歲吧。說起我南人還在讀小學那時候,正枝就住在附近,非常疼他。到了這年紀,沒人還分什麼學姐學弟了。好久不見了,她看起來挺好的。
  「喲,恭喜呀,阿青也有孩子了,真教人開心。」
  「是啊──,真是太好了,一定會生個可愛的寶寶喲──」
  我南人如此高興不是沒原因,他格外疼愛鈴美。應該說,咱們屋裡的男人家全都喜歡她。我南人和正枝就這麼天南地北地一直聊。
  亞美和鈴美的肚子已經很明顯了,真要比的話,亞美的肚子來得大了一些。亞美已經生過一個,凡事篤定多了;可鈴美剛結婚就懷上孩子,難免樣樣緊張。她身子骨本就纖瘦,不曉得要不要緊呢?
  咖啡廳那邊,有藍子幫著分攤亞美的工作。亞美雖也待在店裡,畢竟容易疲累,做一做就得歇一歇。這部分倒是多了阿紺來當幫手。至於古書店那裡,鈴美在帳台裡擺了張和室椅,坐著顧店。她起身走動有些辛苦,由勘一幹勁十足地代替她忙活。一口氣多了兩個曾孫,勘一樂不可支,比以前更加精力充沛,看起來彷彿變年輕了,這倒是額外的驚喜。
  「哎喲,都這麼晚了。那,我南人弟弟,不好意思,我先走了。」正枝欠身擺手,回去了。我南人苦笑著揮揮手。
  呵,都幾歲了,還被喚作我南人弟弟?我記得正枝現在是一個人住。她和丈夫約莫二十年前分手了,之後就獨自努力到現在。印象中她有個孩子,不曉得現在怎麼樣了。
  我南人目送正枝的背影離去後,歪著腦袋思索,接著又抬頭望著天花板沉吟了片刻。
  「藍子啊──」
  「我在。」
  「阿紺呢──?」
  「他去掃墓了。」
  「那──,亞美呢──?」
  「啊,我在這裡!」亞美正坐在咖啡廳通往裡屋的墊高處休息。
  「有什麼事嗎?」
  「不好意思,妳們在忙,可以聽我說件事嗎──?」
  恰巧走進咖啡廳幫忙的阿青,也湊過來聽一聽。
  「對了,那位正枝阿姨,阿青應該很熟吧──?」
  「喔,當然啊。」
  我想起來了。正枝的丈夫擁有鐵路模型,阿青小時候非常喜歡,常常去她家玩。
  「好久沒和正枝姊姊說話了,剛才和她聊了很久呢──。她說女兒離婚了,從北海道搬回來家裡住了──」
  「嗯。」
  「她女兒生了個兒子。對正枝姊姊來說,也就是唯一的孫子囉──,聽說現在讀五年級──」
  「嗯?」亞美開了口,「那和研人是同年級嘛。對了,放暑假前,我聽說來了個轉學生。」
  「哦──,應該就是她孫子吧──」
  「那個小男孩怎麼了嗎?」藍子問道。
  「正枝姊姊說啊──,每天晚上都有鬼從書裡跑出來,和她孫子說話喔──」
  「啊?」
  「嗄?」
  「房間裡明明只有孫子一個在,可是正枝姊姊卻聽到他和別人講話的聲音喔──。昨天晚上也是,她孫子單獨在黑漆漆的房裡,一直和某個人交談。而且當時,他腳底下還擺著封面很嚇人的書呢──」
  根據正枝的描述,她女兒離婚回到娘家,立刻找到了工作,努力賺錢。正枝本身同樣離婚多年,現在靠著微薄的年金過日子,因此祖孫三代的新生活並不寬裕。女兒不分晝夜拚命工作,希望改善家計。只是如此一來,多數時間只剩正枝和孫兒獨處,問題是正枝自己一個住慣了,不知該拿小孩怎麼辦好。正枝的性格本就乾脆俐落,記得她以前就不喜歡小孩,再加上她孫子很乖巧,不吵不鬧,因此祖孫倆幾乎沒怎麼交談。
  的確,不是每個大人都喜歡小孩,那是只出現在書裡的情節。若是所有的成年人都能喜歡孩子,當然再好不過,無奈事與願違的例子在現實生活中俯拾皆是。即便不提那些事件,確實有些老奶奶不大喜歡和小朋友相處,這也是沒法子的事。
  「何況現在放暑假,小孩子一直都待在家裡嘛──」
  正枝的孫兒剛轉學過來,還沒交到朋友。他非常喜歡看書,房裡的書總是散了一地,不僅有漫畫書、一般的小說,甚至還有不少是妖魔鬼怪的內容。尤其是後者,格外令正枝感到毛骨森然。正枝說,孫兒總是窩在家裡,不時會聽到他和看不見的對象說話。又過了一陣子,正枝家裡開始出現詭異的現象了。
  「比方分明沒漏雨,天花板卻滴水下來,或是屋外根本沒人,卻發出敲窗戶的聲響,把正枝姊姊給嚇死囉──」
  我南人說到這裡,忽有一陣涼風拂入店裡,風鈴叮噹一聲。瞧,阿青的臉上倏然透著嫌惡,亞美則打了個冷顫哪。
  「中元節快到了,」阿青點著頭說,「這種靈異故事,再適合這個時節不過了。」
  「先不管那些鬼怪事件,放了暑假還一直悶在家裡,我有點擔心那個孩子。」藍子表情複雜地說道。
  「就是說啊──。所以,正枝姊姊希望……」
  「啊,我懂了!」亞美接口說,「要研人幫忙吧?」
  我南人點了頭,「雖然不同班,不過年級相同,希望能和他交個朋友囉──」
  「也就是要研人去探探情況吧?」
  「是呀是呀──」
  嗯,這種事,研人是絕佳人選。一來他個性開朗,和誰都能交朋友,況且膽子又大。幾個人琢磨著,等研人從海邊回來,就馬上讓他去正枝家看看。研人最愛新奇的事了,一聽到靈異事件,必定會飛也似地奔過去的。

  阿紺掃完墓回來,輪到阿青出門了。除了咱們堀田家的祖墳,鈴美那邊槙野家的也得去掃墓才行。鈴美是獨生女,父母雙亡,槙野家只剩下她一個祭掃家墓了。
  大夥才剛輪流吃完掛麵當午餐,外頭便傳來了啪答啪答的跑步聲。
  「我們回來囉──!」
  「我們回來啦──!」
  清脆的聲音響遍整個家裡。花陽和研人回來嘍。

  客廳鬧騰得很。一星期沒回來的花陽和研人,正七嘴八舌地向亞美報告這幾天的大小事情。
  「我看,你們一定沒做功課吧。」
  「做了啦,沒問題!」
  「這是讓我們帶回來的土產,說是魚干。」
  「哇,看起來真好吃。」
  「髒衣服記得拿出來,行李要自己收拾歸位喔。花陽如果能幫忙洗衣服,我們就圖個輕鬆囉。」
  「好呀。」
  「小寶寶好嗎?」
  「很好呀,一切都好。」
  研人先摸了摸亞美的肚子,又從店裡跑進裡屋,去摸鈴美的肚子。他從前就說過想要有個弟弟或妹妹,想必很期待這兩個寶寶的誕生。
  「啊,太爺爺也有禮物喔!」
  花陽對勘一說。勘一方才晃悠悠地進了客廳,正喝著冰涼的麥茶。
  「禮物?」
  「嗯,這個給您。」
  花陽從行李拿出來的東西,外面雖用布巾裹著,但從其大小和形狀,一眼即可看出是一本書。
  「啥啊,拿書來送給開古書店的!」
  「一個老奶奶給的。」
  「老奶奶?」
  花陽點點頭,「我們在海水浴場的小吃攤常常遇到一個老奶奶,後來就變得很熟。我告訴她家裡是開古書店的,她讓我把這個帶回來了。」
  勘一解開包袱,裡頭是一本舊書。喲,看起來有些年代了呢。
  「嘿,好東西!」勘一頓時眼睛發亮,「她給了妳這本書?」
  「嗯,」花陽點了頭,「她說這本書留在身邊很久了,捨不得丟掉,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才好。聽說我們家是古書店,想說交給我們正好。」
  嗯,既然那位老太太拿了藏書過來,想必就住在海邊附近吧。
  「爺爺?」藍子察覺有異,出聲叫喚。
  咦,勘一怎麼了?他拿著那本舊書直盯著瞧,眼神非常認真。每回勘一露出那種眼神的時候,表示那物件頗有來歷。
  「是件好東西嗎?」
  「唔……」勘一欲言又止,「算得上有點稀罕……」
  勘一輕輕翻開書頁,又凝神細看。藍子和亞美都露出了納悶的表情。勘一把書擺到矮桌上,小心翼翼地揭過一頁又一頁。那本書或許相當貴重。半晌,勘一陷入了沉吟。
  「太爺爺?」
  聽到花陽的喚聲,勘一這才抬起頭來。哎喲,瞧他面色發青,簡直像見到鬼了。
  「爺爺,您還好吧?」
  「您好像看到鬼似的。」
  「唔?」勘一悶哼一聲,搓著自己的面頰。嗯,他應該沒事吧。
  「見鬼了……」勘一囁囁唸著,「也對……,保不準真是鬼魂回陽哩!」


  二

  時間來到了晚上。白天相當燠熱,那股蒸悶久久不散,到現在依舊令人揮汗如雨。擺在簷廊邊的驅蚊陶豬裡飄出了蚊香的煙氣,滿屋子都是這股夏日特有的氣味。二樓和店裡也擺著幾只形狀各異的驅蚊陶豬,都是鈴美買回來的,說是她很喜歡小豬的可愛造型。
  「大家好。」
  晚飯過後,莫道克先生從後院的木門走進來。正在簷廊旁和小幸、小秋嬉戲的研人,朝他嘿了一聲。哎,怎麼可以這麼打招呼呢!小孩子得規規矩矩地問候大人才行哪。
  「好熱喔。」
  勘一開口讓他進來,莫道克先生從簷廊爬了上來,白色的開襟襯衫透著汗漬。屋裡的勘一和阿紺、阿青,還有藍子、亞美及鈴美,正在喝著冰冷的麥茶圖個涼。莫道克先生背來了一只保冷箱。
  「你背的是啥玩意?」
  「裡面有冰塊。」
  「冰塊?」
  「是天然的冰塊。聽說,做成刨冰,非常好吃。」
  「是哦。」
  莫道克先生說是朋友方才送來給他的。
  「聽起來真不錯呀。」
  「那麼,來做刨冰吧。」
  「這種好東西怎不白天拿來咧?」
  聽到有刨冰可吃,花陽和研人興高采烈地衝去了廚房,幫忙藍子一起張羅。
  「亞美太太、鈴美太太,怎麼樣了?身體還好嗎?」
  「嗯,一切都好。謝謝你。」亞美回話謝過,鈴美也跟著點頭。
  莫道克先生現在已經可以自由進出咱們家了,但和最重要的藍子本人,卻遲遲沒有進展。自從亞美和鈴美懷孕以後,藍子愈發慌張忙亂,實在無暇分神去英國。
  再加上藤島先生還向莫道克先生下了挑戰書。目前他每周一次來家裡,幫花陽上家教課。為配合他的工作時間,多半是傍晚或晚上來家裡的,有時也會請他一塊吃晚飯。這麼一來,他和咱們家的往來比以前更為密切了。
  藤島先生喜歡藍子的事,目前只有這些男丁心照不宣,還沒讓女眷們知道。按理,藍子應該也毫無所悉,就不曉得她是不是察覺出來了。總之,由於女兒花陽的這層關係,藍子和藤島先生的交談比往昔來得頻繁。
  不僅如此,還有花陽暗戀著藤島先生。這部分呢,就當是少女的情竇初開,何況藤島先生是位紳士,應當無需擔心會發展成母女間的三角戀情吧。
  「對了,爺爺。」阿紺說道。
  「啥?」
  「我一直想問,擺在店裡桌上的那本書,是怎麼回事?」
  「喔。」勘一含糊地應了一聲。
  阿紺問的是白天花陽帶回來給勘一的那個禮物吧。
  「那東西……,唔,跟你們說說也好。」
  勘一嘿喲一聲,起身去了店裡,把那本書拿了進來。他伸手朝矮桌的桌面抹了一把,才將書放在桌上。大夥興味盎然地端瞧著。
  「是矢田津世子的書呀。」鈴美說道。
  喲,鈴美年紀輕輕,竟有如此豐富的知識,真像生來注定要當古書店的女兒。
  「沒錯,正是矢田津世子的《家教老師》,而且是昭和十五年的初版本!」
  「好久以前的書喔……」
  「爺爺下午說,或許真是鬼魂回陽?」藍子語氣擔憂地問道。
  勘一勉為其難笑了笑,「唔,那只是打個比方罷了。」他喝了一口茶,繼續說道,「打仗那會兒,哪都找不到書進貨,舊書店要是光賣二手書,沒幾天就得關門大吉了,因此,那時候也兼營出租。不過,那時連租賃的書籍也相當珍貴,想租書,還得先押上一筆貴得不像話的大錢。」
  「是哦。」
  嗯,是有過那麼一段日子。想來不堪回首,又讓人忍不住懷念哪。
  「那是為了防堵有人『明借暗槓』。可也因為這樣,居然出現了一些壞傢伙,利用這個方法大撈一筆哩。若有顧客想借一本熱門書,這些卑劣的傢伙竟然要求得拿十本其他的書來換閱,把舊書店這行的名聲搞得臭不可聞。」
  「有這種事喔?」
  勘一點了菸。院子裡傳來蟈蟈的叫聲。
  「咱們家做這門營生,為的是盡量讓更多人有機會再次讀到更多好書,然而卻沒書供貨,簡直嘔死啦。只見同業一間跟著一間倒閉了。唉,那時節,哪一行都面臨了相同的窘境。」
  「不過,咱們家和別處可不一樣吧?」阿紺問道。
  「那倒是。」勘一苦笑著說,「咱們家的庫房裡有的是書。不過考慮到時局,不好大模大樣地搬出來把架上塞得滿滿的,只能裝作咱們家同樣沒書可賣。再怎麼說,總得幫同行留些顏面嘛。所以呢……」勘一輕撫著書封說道,「這玩意是……假的。」
  「假的?」
  勘一咧嘴一笑,「既然沒書,自個兒做不就成了。說來,對諸位作家委實抱歉,可一來時局如此,再者我當時年輕莽撞,這副急性子哪能憋著窮煩惱,於是找來一些伙伴,做了幾本書,也就是所謂的『仿製本』,費了好一番工夫總算湊出來啦。當然,我打算日後找個適當的時機,向那些作家坦承道歉。」
  「那麼,這是盜版書囉?」
  「用現在的話來講,正是。」
  「那是犯法的耶!」
  勘一呵呵笑道:「哎呀,追訴期早過了嘛。就當作是為世人謀福利,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
  「可是,」亞美問說,「當年做的書,現在竟然出現了?」
  就是說嘛,真教人吃驚。勘一同樣蹙眉沉吟,說道:
  「我作夢都沒想到,世上居然還留著這玩意!而且還湊巧回到了我的手裡。」
  聽來實在不可思議,這算機緣巧合吧。
  「我可以看看嗎?」
  勘一點了頭,阿紺把書拿了過來。書已經很舊了,他輕輕地揭開來看。
  「咦?」
  裡面夾了一件東西。是照片。勘一連忙探頭過去。
  「這是啥?」
  「這是我們家吧?」
  「對!是我們家沒錯!」
  喲,這是怎麼回事?照片上的確是咱們家。書裡夾的這張照片褪成了深棕色,邊緣也破破爛爛的。
  「嗄?為什麼會有這個?」
  「這人是……我!」
  屋子是從正面拍的,站在門前的人確實是年輕時候的勘一。只見他抱著胳臂,怒眼瞪著相機鏡頭。照片裡的他約莫幾歲呢?連我也沒見過這一張。
  「後面寫了一些字喔。」莫道克先生提醒。
  拿著照片的阿紺翻過來看,上面寫著一串英文。
  「為什麼是用英文寫的?」
  「莫道克先生,上面寫什麼?」
  「我看看……『東亰BANDWAGON,青春歲月的記憶,永難復返』……呃,後面的字模糊了,看不清楚。」
  「啊?」
  「爺爺?」
  「爺爺您?」
  「太爺爺?」
  勘一不發一語地把書和照片拿了過去,進了佛堂,默默地鑽進被窩裡了。
  哎,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呀?

作者資料

小路幸也

一九六一年出生於日本北海道。學生時代曾與朋友組成樂團,一度夢想成為音樂人。畢業後進入廣告製作公司工作後歷任文案寫手、編輯、企畫、電玩腳本設定等職務,十四年後離職,開始全心投入寫作。二○○二年以《望著天空哼著古老的歌》榮獲第二十九屆「梅菲斯特獎」,正式踏入文壇。其作品類型廣泛,推理奇幻、青春愛情皆有涉獵,擅長以特有的詼諧口吻及感性筆調描繪親情與友誼的可貴,在歡笑與淚水交織中溫暖人心。 最著名代表作《東京下町古書店 VOL.1 搖滾愛書魂》曾獲入選「二○○六年上半年度書雜誌BEST4」的殊榮,之後以每年一部的節奏,推出一系列叫好又叫座的續集(繁體中文版由台灣野人文化出版),並已預定於2013年10月由日本電視台改編搬上螢幕。其作品包括《東京下町古書店》(直到2013年,全系列共計八本)、《東京公園》(台灣由文經社出版)等,目前已有40多部作品問世,已是現今日本文學界不可或缺的重要作家。

基本資料

作者:小路幸也 譯者:吳季倫 出版社:野人出版 書系:人間模樣 出版日期:2013-12-26 ISBN:9789865830755 城邦書號:A1010118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