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再現大唐反對沙文:陳有炳.一個建設東西方藝術的人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 再現大唐反對沙文:陳有炳.一個建設東西方藝術的人

  • 作者:吳合興
  • 出版社:城邦印書館
  • 出版日期:2013-11-07
  • 定價:390元

內容簡介

那裏有大師,那裏是世界藝術中心。 真想不到一個畫家,可以徹底變人們對另一個國家的藝術的看法。 他要和坊間追逐名利,沒有下苦功鍛鍊基本功的所謂「藝術家」劃清界限。 獎狀永遠替代不了藝術家的藝術水平,只能給不學無術的所謂藝術家當掩羞布; 頭銜在內行人眼中是廢紙一張。 【緣起】 作者吳合興與新加坡藝術家陳有炳為忘年的藝術知交,2000年吳合興從國外回來,看到陳有炳的作品後,對他精湛的筆墨技法和獨特的畫風再上一層贊嘆不絕,認為這種高水平的藝術作品如不推廣是人類的損失,遂在其事業生涯的最後一段路選擇推廣陳有炳的藝術。從2001年便陸續為其出版畫冊,而今透過此書將陳有炳的藝術歷程─崛起、變革、潛沉與瞻盼未來,做了相當詳細的撰述,文中不乏諸多畫家自身的自忖與省思,亦融入對中國畫發展的精闢討論、中國藝術家又是如何從排斥到讚嘆這位生長於外的華人。《再現大唐反對沙文》一書雖是陳有炳個人藝術紀實,但與相關藝術家的往來賞析也躍然紙上,讓我們洞見南洋藝術家崛起與大時代文化背景的交織,陳有炳何以成為一位建設東西方藝術的人。 藝術畢竟不是自然的重現,它是畫家內心世界與外界情景交融的凝結品 中國畫是畫家洞察萬物,然後通過筆墨的技巧,呈現內心深層的心靈節奏,以結合宇宙的生命節奏,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平庸的畫家,好像攝影師一樣,可以相當準確地捕捉大自然特定時空的瑰瑋姿色,重現自然,但畢竟和大自然的本質想法很遠;大畫家則不一樣,他們能突破時空局限,把大自然的神韻濃縮在盈尺的紙上。畫作如果有整體氣勢而沒有細節,容易流於粗疏;有局部沒有整體氣韻,則顯得瑣碎。 有好的師承,並不表示能成為優秀的畫家,還需要有其他主觀和客觀的因素,但沒有名師,希望肯定更為渺茫。要形成獨特的風格,必須往內求,把知識沉澱,提升技法,結合地域色。迄今,還沒有任何水墨畫家把熱帶雨林斑駁,洪荒瑰麗,磅礡宏偉,神秘滋生的特點很好地呈現出來。陳有炳把自己熟悉的地域特色融入水墨畫,然後將個性、感情等因素注入,用藝術元素飽滿的技巧把所有的元素變成一個平臺抖傾出來。藝術既要深入其中,又要超然物外。 1987年,陳有炳受北京中國畫研究院邀請開書畫展並講學,他是當時第一位受邀研究院開展的新加坡畫家,研究院常務副院長劉勃舒於觀展後表示,陳有炳的繪畫藝術巧妙地融合了西方藝術和中國水墨寫意,既具備傳統中國畫的根底,又敢於創新,開創一條有時代感、個人風格強烈的中國水墨畫道路。 傳統中求變革的中國書畫,一個真藝術家為人治學的態度 許多學中國畫的畫家們在油畫畫家面前,好像矮了一截,頭都抬不起來。他們抱怨中國畫的局限性,學了多年的畫,只能畫前人畫過的題材,一旦離開傳統的題材,他們就高舉白旗。但陳有炳的現代城市畫則以另一風貌出現,充滿時代感和原動力。現代建築物、交通工具和景物繁瑣無序,也沒有任何成功先例可供參照,許多畫家盡量避開這題材。迄今這題材的中國畫還是一片空白。洞察力敏的陳有炳,迅速地捕捉城市的特徵,用捨繁就簡的概括能力,出神入化的筆墨和結構白描技法,把高對比的理性現代產物和諧統一,有濃鬱的現代感,是中國水墨畫的另一項突破。 關於陳有炳 生於1945年,為土生土長的新加坡人,父親陳振平原潮州人後移居新加坡,故潮州文化與生活對陳有炳的畫風與待人處事有很深的影響。他四歲就開始塗鴉,當時便見其藝術天分,後就讀黃埔中學時的美術老師范昌乾(近代海派名家王個簃的入室弟子),成為影響陳有炳十足關鍵的人物。使其雖成長於新加坡,卻有很好的中華文化沉澱,筆墨基本功紮實,堪稱是一位天才型的藝術工作者,且他的詩書畫和篆刻皆達到很高的水平。但陳有炳有一語錄:「人家稱我是大師,巨匠,宗師都是個別人的事,然而,我永遠是信仰真善忍的藝術工作者。」。 1969年 畢業於師訓學院,於鳳山小學當美術和華文教師 1985年 借調南洋美專當研究中心主任,兼任國立大學外進修系指導員 1987年 中國畫研究院院長李可染為陳有炳辦個展 1992年 在新加坡歌德學院開個展後,過著十多年隱士般的生活 1995年 辭官離開教育部 2003年 應新加坡國立大學博學計畫之邀給全校最優秀的5%榮譽學生演講《圖與畫》課題 2004年 新華藝術中心和新加坡鼎泰豐聯合為陳有炳在百麗宮主辦個展 2006年 陳有炳的中國畫與油畫先後在香港蘇富比、上海嘉泰、朵雲軒和北京華辰等拍賣公司上拍,成績斐然 【本書特色】 ‧完整撰述一位藝術家之養成 ‧對中國畫之發展有獨特觀點 ‧收錄超過上百幅書畫作品

目錄

第一回 龍躍九天 鳳棲五色 第二回 紅菱白鷺 一月獨燃 第三回 時空穿梭 異像迭起 第四回 虎落平陽 一波三折 第五回 鄉間野語 空階雨滴 第六回 仙人指路 龍王聽曲 第七回 海派奇葩 鴻鵠志高 第八回 雨林水墨 滋生磅礡 第九回 異曲同工 後來居上 第十回 塞翁失馬 焉知福禍 第十一回 卷雲渴筆 古淡天真 第十二回 東方既白 匡車載道 第十三回 古陶異彩 簡樸斑駁 第十四回 吴帶當風 造化在手 第十五回 十方世界 虛空無限 第十六回 辭官故裡 清風明月 第十七回 凝固樂章 大音希聲 第十八回 靈山神獸 再現大唐 第十九回 獅城伯樂 交相映輝 第二十回 藝術宣言 正本清源 新人類美術(視覺藝術)宣言 畫家的話

內文試閱

第十八回 靈山神獸 再現大唐

  2004年新華藝術中心和新加坡鼎泰豐聯合為陳有炳在百麗宮主辦個展。這次的展出與一般畫展不同。首先,有炳這人充滿神秘性。自從1992年在歌德學院開個展後,十多年來,過着隱士般的生活,幾乎從未在本地藝術圈子亮相。有的人說有炳早已移居國外,有的說他憤世嫉俗,早已經擱筆不畫,各種各樣的臆測都有,就是很少人知道真相。他的動向和藝術水平一直是好事者追逐的重點;其次,商業嗅覺敏鋭的新華藝術中心老闆曾國和,毫無疑問是新加坡最成功的畫商之一,辦過的大小畫展不少百次,但從不與本地畫家打交道。如今一改常態,為有炳舉辦隆重的個展,其中玄機何在,耐人尋味;第三,高藝術品味的新加坡鼎泰豐老闆郭明忠為何如此推崇陳有炳的藝術呢?他不僅把有炳的作品與近現代大師如弘一法師、黃賓虹、齊白石、吳昌碩、李可染、關良、陳師曾等真跡同列在餐廳裡,又為他辦個展,在這個經濟掛帥的商業社會,竟然還有這種不計較利益的愛才舉措,奇哉!   有炳由於在藝術界沉寂了好長時間,同時主辦單位的兩個老闆在各自的領域也算是紅透半邊天的人物,所以這次的畫展相當引人注目。有炳一如既往,不接受媒體的採訪,他認為這次的展出不在於炫耀自己的藝術成就,而是在正本清源。他自稱是藝術工作者,不是「多媒體巨匠」。他要和坊間追逐名利, 沒有下苦功鍛鍊基本功的所謂「藝術家」劃清界限。他希望通過這次畫展與人民交流,使人民用嚴肅真誠的態度對待藝術。他認為真正的藝術家不是依靠某某組織、大學封出來的。獎狀永遠替代不了藝術家的藝術水平,只能給不學無術的所謂藝術家當掩羞布;頭銜在內行人眼中是廢紙一張。偉大的藝術家是人民的藝術家,不是什麼世界獎的得主,因為當今世界已經沒有大師,到哪裡去找大師來認可這些頒發獎狀機構的權威性呢? 好比諾貝爾文學獎沒有頒發給沈從文是諾貝爾委員會的失誤, 沒有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並沒有損害沈從文的文學水平,內行人都一致認定他的文學水平和成就超越近代幾個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所以內行人只看作品不看獎狀就是這個道理。西班牙的米羅(Joan Miro),達利(Salvador Dali)和畢卡索(Pablo Picasso);東方的吳昌碩,黃賓虹,齊白石和富岡鐵齋,這些大師不需要任何單位給他們頒發獎狀,他們的作品就是最有力的說明。   參展作品共50幅,覆蓋面廣,包括油畫、中國畫和書法。技法、風格和題材之多,讓讀者目瞪口呆。借用一個來自香港的內行觀眾的評語:「這是近幾年來我看到最精采的一個畫展,無論是技法,或是內涵太令我感動了。老實說我本來並不看好新加坡的中國畫,這一次讓我徹底改變看法。」   見多識廣的曾國和謙卑地說道:「說來慚愧,我從事字畫買賣多年,一直到最近才知道新加坡有如此高水平的畫家,有炳精湛的筆墨基本功與天馬行空的創意,讓我看到新加坡成為世界藝術中心的曙光。」   展出的中國畫給人印象最深的是三幅八尺對開的山水畫。這三幅畫:《宇宙賦生機》、《混沌初開》和《天地已更新》各有鮮明的特點,但皆有視野遼闊的平遠;峻嶺陡峭的高遠和幽深的深遠等難得一見的三遠技法。 墨色蒼潤,磅礴洪荒,剛柔並濟,有金石味。用結構白描勾勒出角力和張力飽滿的夢幻式瑞獸。這三幅作品展示了有炳深厚的筆墨造詣,和無窮盡的創意,靜寂千年的大唐雄風,意想不到地在獅城再現異彩。   畫展期間的一個早上,有炳和藝術知交吳合興從六樓俯視五樓的展場後,搖搖頭說:「八尺對開還是小,我要創作丈二的山水畫。」   合興說:「大畫的氣象就是不一樣,比如荊浩的《匡廬圖》、李成的《萬壑松風圖》之所以震撼讀者,除了技巧高超,尺幅大也是一個主要的因素。」 有炳道:「尺幅大的山水畫確實氣吞山河,但要達到『大而不空』很難。大畫容易淪為堆砌,比如清初四王的山水畫就有這種毛病。必須掌握好結構白描的技法才有可能把山脈走向的有序與無序,無間地表現出來,同時又要有中國畫筆墨兼容的特點。近代有些畫家,名家也不例外,畫尺幅大的山水畫也只用一隻小筆,畫的藝術元素自然就不夠豐富,有侷限性。」   吳說:「這三幅作品各擅勝場,有肉(墨)勝,有骨(筆)勝,有骨肉並重。我個人比較喜歡《混沌初開》這幅以墨勝的作品,有一種先天的雄渾氣勢。」   有炳道:「你說對了,三幅畫中以這畫的風骨最高。墨色清華,蒼鬱渾厚,氣韻生動。」   兩年後,有炳終於完成兩幅丈二的巨型山水畫,託人送到上海裝裱。畫拿回來後的第二天清晨,他等不及待把其中一幅高十五尺,寬八尺的畫軸掛在畫室。時值涼天,外面天氣乾爽,有炳沏壺茶,獨自領略此畫的總體氣勢,詳端局部筆墨情趣,品味豐富藝術元素和感受浩瀚內涵的魅力,慢慢進入物我皆忘的境界。遽然,畫中散發出柔和的五色祥光,籠罩着畫室。畫面上二維空間的平面景物變為三維空間的立體天幕,無限地拓展,實體與幻覺交疊。光線越來越強烈,畫室顛簸得很凌厲,有炳合上眼睛,傾聽潺潺流水、嚶嚶鳥鳴、瑟瑟風嘯、榴榴獸嚎等混雜之聲。俄頃,他睜開眼,畫室不見了,發覺自己騎在一匹高大神俊的黑麒麟上,在天河之濱馳騁,河水浼浼,煙波浩瀚。兩岸是靡迤的沖積平原。河流蜿蜒,流速平緩。河中有由中上游攜帶下來的泥沙堆積而成的各種地貌,如沙洲,芷,汀渚等等。岸邊蘆葦野草榛榛,有疏疏落落的水杉,楊柳等溫帶喬木散佈在岸邊,沒有半點人煙痕跡。   有炳策神獸,溯源而上,河道變窄,水流奔騰喘急,波濤霈霈,闖過嶙峋的群山,把山脈切割成幽深的河谷。蒼茂的植被覆蓋着山巒,形成一個溫帶原始森林。進入山區,地勢險峻幽深。在這片洪荒大地上,景色蒼涼悲荒,成群的瑞獸在煙嵐深鎖,群巒疊翠的山中盤桓,或是在抹着瑰麗色彩的天空中飛翔,似幻似真,上天入地,乍隱乍現,形體變幻,鳴聲高亢,唏氣成嵐。   入夜穹廬低垂,星影搖搖欲墜。星光下山色依稀可辨,黑中透亮,如清華宿墨,剛中帶有韌性。洪荒之夜充滿着神秘和活力。風狂飆、雨暴瀉、電急閃、雷頻鳴,夾着巨靈的咆哮,匯聚成洪荒奇景。   徹夜的原野吶喊,晨曦來臨前頓然寂靜。晨光下山色翠潤欲滴,大有千峰竟秀,萬壑藏雲的氣象。植物景觀和氣候隨着垂直高度改變而有顯著的差異,正是「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 群巒環抱中有高山湖,盛著冰川融化的雪水,天藍水青,波光粼粼,莫非是玉山中「神池浩瀚,天鏡潛空」的瑤池,是傳說中人面、豹尾、虎齒而善嘯,蓬髮戴勝的西王母煉不死藥的道場,三足青鳥棲梧之林,小玉雙成眾仙女沐浴之咸池。湖水偶而溢出,即成懸空飛瀑,十分壯觀。遠天冰封群山中,有一柱擎天,色彩眩瞥,不可方物的奇峰。那不就是天境和人間唯一通道的不周山嗎?有炳在山水中漫遊,尋找創世紀遺留下失落的記憶,幻想這塊土地曾有洪荒夢幻般的風華,盤古君開天闢地的大無畏氣概,和女媧氏煉石補天,摶土作人的悲天憫人情懷。   意念神馳之際,忽然看見天際團團的黑氣翻滾,鋪天蓋地地向四周擴散,瑞獸亡命地逃逸嘶鳴。有炳駕馭神獸直奔黑氣,一看原來是一團黑影,正在發出墨一般的濃濃氣體,氣氛詭異。有炳大喊一聲:「朗朗乾坤,何來魑魅魍魎,在我的世界裡擾人清修。」   黑影說:「我乃無所不在的大自在天魔,黑暗的主宰。身在五行外,神佛管不了我。你不滾,我也把你化成灰,哈哈。」   說完吐出團團污濁的黑氣。   有炳道:「無知妖魔,算你倒霉,今天遇到我這個宇宙外的大護法,看打。」   有炳手一揚,一道淡若有無的金光射向黑影。說時遲那時快,黑影擠出一道黑光迎向金光,兩道光交纏幾個回合,黑光轉弱,金光暴斂。黑影趕緊發出另一道黑光救援。兩道黑光夾攻金光,金光還是應付自如,相持一會,有炳大聲喊:「妖孽,我讓你神形皆滅。」 手一揚,另一道淡淡紫光射向黑影。頃刻間黑影被衝擊得支離破碎。有炳自忖:這天魔神通不小,但我有佛道神通加持,區區天魔奈我何。   剎那間,天際又出現湛藍一片。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把有炳從夢幻拉回現實。他把畫捲好,打開門看到幾個學生,奇怪地問道:「你們今天來的可早啊!」   有個叫嘉謹的學生說:「已經快兩點鐘了,你還說早。老師,剛才我在門口站了一會兒,聽到屋內發出不少奇怪的聲音,同時光芒四射,散發出一種祥和的氣場。」有炳知道這學生有異秉,感覺敏鋭。這也可證明他剛才的奇遇不是幻覺。他心裡有數,笑笑說:「同學們,上課吧!」

作者資料

吳合興

1947年生,新加坡人,祖籍廣東澄海。1971年新加坡南陽大學地理系畢業。曾任新加坡航空公司經理,以及上海太陽島總裁特別助理和黃河大觀總經理,旅居海外近20年。2000年與企業家郭明忠創辦天一藝術公司,致力於新加坡本土藝術的推廣。曾任下列畫冊編輯:《熱帶雨林畫家陳有炳》(2001年)、《新加坡土生土長藝術工作者陳有炳》(2005年)、《新加坡土生土長藝術工作者陳有炳》(2007年);現為自由撰稿人。

基本資料

作者:吳合興 出版社:城邦印書館 出版日期:2013-11-07 ISBN:9789868853065 城邦書號:3AB1004 規格:平裝 / 全彩 / 336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