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機器人四部曲套書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台灣科幻推手葉李華終於出手了! ◆艾西莫夫私心最愛的系列《機器人四部曲》全新中文譯本堂堂上市! 「機器人四部曲」是「銀河帝國」與「基地」系列的遠古開端,更是銀河未來史的必讀前傳。艾西莫夫創造了「機器人學三大法則」,並發展鋪陳出「機器人四部曲」,與其「銀河帝國」、「基地」系列齊名,是奠定艾西莫夫大師地位的關鍵著作,也是他個人最偏愛的作品。三大系列形成俯仰兩萬載、縱橫十萬光年的未來史。有膽識的地球警探貝萊、俊美的機.丹尼爾、是黑寡婦或美麗佳人的嘉蒂雅、重情重義的機器人吉斯卡,串起一套整合「科幻+推理+浪漫愛情」的絕妙鉅著。 ◎八次雨果獎、二次星雲獎得主、二十世紀科幻小說重量級作家經典之作 ◎好萊塢鉅片《機械公敵》、《變人》原著系列作 ◎全球讀者口碑推薦,書迷票選百大科幻名作,BBC同名廣播劇、影集原著 ◎Amazon讀者四顆半星熱情推薦 ◎艾西莫夫中文世界代言人/台灣科幻推手葉李華專文導讀 鋼穴 當地球人口膨脹到八十億後,人口暴增,資源日益稀少,人類分成兩個世界。住在密閉鋼穴的地球人和住在治外之地的太空族,井水不犯河水地過了兩百年。突如其來的兇殺案,讓和平的表象陷入混亂,衝突一觸即發,更何況死者還是太空族的精神領袖!地球刑警貝萊被迫和他最討厭的機器人聯手辦案,他們到底能不能突破「機器人三大法則」的邏輯陷阱,直達真相? 科幻大師艾西莫夫打造科幻推理,創造出未來刑警貝萊和機器人丹尼爾這對不可能的拍檔,深受全球讀者喜愛。精巧布局與平易近人的筆風,讓人迅速陷入艾西莫夫建構的世界,一路跟隨毫無冷場的緊湊劇情,深入兇案與人性核心。走進《鋼穴》,一定讓你大呼過癮!    裸楊 命案現場除了死者,只有他的妻子和機器人!死者被近身殺害,但在兩萬個人類與兩億個機器人同住的星球上,人與人恐懼疾病傳染、極度厭惡靠近彼此,就連死者與妻子也無法面對面接觸,還有誰能忍受近距離接觸的心理威脅?而機器人絕不能傷害人類,所以絕沒有人能殺死另一個人,這是一場「不可能的命案」! 地球刑警貝萊為了辦案,強壓內心千百個不願意,離開密閉的鋼穴,隻身來到能夠看見陽光、甚至被太陽直射的遼闊星球。這次,他與老搭檔機器人丹尼爾再次聯手,他們要如何破解謎團中重重的心智陷阱?而死者迷人柔弱的妻子嘉蒂雅居然讓貝萊心神不寧,他們之間又將產生什麼火花?繼大受歡迎的《鋼穴》之後,再看艾老如何將科幻、推理與情感大結合!    曙光中的機器人 詹德被殺了!他是一位具有俊美外表的人形機器人,更是嘉蒂雅的丈夫!然而唯一擁有犯案能力的嫌疑犯,卻是製造出死者的頂尖機器人學專家。便衣刑警貝萊和機器人搭檔丹尼爾必須想盡所有辦法證明此人的清白,解決這場捲入政治陰謀與人機戀情的複雜案件,貝萊更因此得再次面對迷人的嘉蒂雅……這一次,只要一個不小心,就會賠上貝萊的職業、生命,甚至是地球人移民銀河的權利! 在奧羅拉,為了控制星球人口總數,必須透過申請才能生小孩,小孩也必須集中養育,雙親與子女之間的親情還會存在嗎?男女隨時可以獻身彼此,人類是否還能感受到愛?機器人的世界已經演化得愈來愈複雜:機器人有情感與思想嗎?他們將會自主並撼動「機器人學三大法則」嗎?人類與機器人之間會有愛情嗎?更重要的,他們能看穿你的心……!快看艾老如何透過高超的說故事技巧,融合科幻、推理與愛情,展露人性微妙幽暗之處,更揭開你想像不到的未來!    機器人與帝國 公元三千年,人類命運出現重大轉折:陰謀份子企圖用放射線污染地球,鋼穴中的住民岌岌可危;此時貝萊已經過世兩百年,機器人丹尼爾和吉斯卡聯手迎戰強敵,但在關鍵時刻,吉斯卡卻無法確定自己的行動是否會傷害人類,陷入巨大的邏輯衝突,而地球也瀕於毀滅邊緣…… 「機器人學三大法則」的邏輯再次被挑戰,丹尼爾能否領悟凌駕三大法則的「第零法則」?層層相扣的情節,套套相連的邏輯,讓你在劇情中一步一步驚嘆科幻大師化腐朽為神奇的絕頂論證功力。 本書是機器人系列的精采大結局,同時也是連結基地系列的前傳──貫串基地命脈、風靡科幻史的「心理史學」將在本書現身! 【好評推薦】 「全球同聲讚譽,一部無懈可擊的懸疑科幻小說,喜歡以緊張感來刺激大腦的人都會愛上它!艾西莫夫在書中探索他最喜愛的主題:人機關係的可能性發展。結構嚴謹,情節詼諧動人,引領讀者進入無邊無際的想像中;而這一切全架構在嚴謹的心理學之上。」 ──美聯社 「這是艾西莫夫最好的作品之一,也是非常適合入門的科幻經典:儘管在五十年後,日新月異的太空歌劇創作後浪推前浪地湧現,但艾氏在這本書裡卻展現了龐大的視野,揉合了生動的角色和娛樂性,也沒有《基地》或《帝國》系列那樣濃厚的政治鬥爭色彩。」 ──卡蘭坦斯蓋普恩基地 「一部傑出的小說,描繪一個人認清自我、深入奇境並解決奇案的歷程。無所不在的機器人以獨特的說話方式和舉止,加上正經八百、合乎邏輯的助人模式,在讀者心目中留下鮮明的印象。」 ──《費城詢問報》 「真正不可多得的小說,內容包羅萬象:有幽默、有懸疑、有浪漫、有科技,還有發人深省的洞見觀瞻。」 ──《巴頓魯治建言報》 「沒有一點推理小說的壓力、機器人小說的冰冷,感覺就像主角帶領這大家去認識艾西莫夫所創造出的廣大世界。」 ──斑馬先生的筆跡 「艾西莫夫之所以受到許多人的推崇,絕對不單單只是因為他描寫的科幻故事精采而已,還包括了他在故事當中所製造的議題以及貼近未來真實世界問題的可能性。」 ──It’s My World, alwaysblue 「以驚人的能力揉合了現代性中的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並將之架構在一千年後的故事場景上,透過未來社會之眼來看如果當時人類社會繼續走下去會邁向怎麼樣的可怕狀態。」 ──Zen, 敦南新生活 「這是一本真正有遠見的小說!當我再度翻開這本書,忍不住驚奇地發現艾西莫夫有多麼瞭解科技會把人類變成什麼樣子!」 ──讀者 Randy Gibson 「一定要有人想想辦法把這些機器人故事拍成電影!」 ──美國加州讀者 Stewart Teaze 「即使全書完成距今逾五十年,作者對人際關係的疏離、社會進步的極限及長壽所帶來的安定與遲滯所提出的洞見,在在令人驚艷!」 ──有喵真好 「完美運用機器人學三大法則的漏洞寫了一個又一個精彩的故事!」 ──任性逍遙 「不由得欽佩艾氏的遠見,他在一九五○年代就已經預見科技的發達,除了提供更為便捷的生活之外,卻也帶來更多的疏離感……或許我們應該思考的不是『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而是『脫離了科技,人性還剩下些什麼?』」 ──雜揉之外 「艾老表達的不變真理就是『改變』,只有不害怕改變才有機會走出眼前的困境……不得不再次佩服艾老超越世紀的前瞻洞見。」 ──萬里無疆 「機敏之至的機器人故事,真是藝術傑作!」 ──美國密蘇里州讀者 Oscar "DaRK KNighT"

內文試閱

第一章:局長   利亞.貝萊剛走到他的座位,便察覺機.山米正以期待的眼神望著自己。   他的長臉立刻板了起來,顯得更加嚴峻。「什麼事?」   「利亞,老板要見你。馬上,不得有任何耽擱。」   「好吧。」   機.山米仍呆呆地站在那裡。   貝萊說:「我已經答應了,給我走開!」   機.山米這才轉身離去,繼續執行其他任務。貝萊氣呼呼地尋思,這種工作為何不能交由真人執行呢?   然後他開始檢查菸草袋的存量,並做了一個簡單的心算。一天抽兩斗菸,他就能夠撐到下一個配給日。   直到這個時候,他才走出自己的圍欄(兩年前他升級,才獲得一個有圍欄的角落隔間),一路穿過大辦公室。   經過辛普森的時候,正埋首於水銀資料庫的他抬起頭來。「老板要見你,利亞。」   「我知道,機.山米告訴我了。」   水銀資料庫的「記憶」是以微幅振盪的型樣,儲存在閃閃發光的水銀表面。此時,這個小型裝置正在將記憶搜尋分析的結果,以密碼的形式輸出到紙帶上。   「要不是怕折斷腿,我真想朝機.山米的屁股踢一腳。」辛普森說:「前幾天,我碰到了文森.巴瑞特。」   「哦?」   「他很想回到原來的工作崗位,或是局裡任何工作都行。可憐的小子急得不得了,但是我又能怎麼辦呢?我只好老實告訴他,機.山米接替了他的工作。現在,那小子只得在酵母農場跑跑腿。他是個聰明的小伙子,大家都喜歡他。」   貝萊聳了聳肩,說了一句:「這種事,我們遲早都會碰到。」他的口氣比自己想像中更為生硬。   「老板」擁有一間個人辦公室。門口的毛玻璃上,以優美的字體刻著他的名字「朱里斯.恩德比」,而在名字之下,則是正式的頭銜「紐約大城警察局局長」。   貝萊一面走進去,一面說:「局長,你找我嗎?」   恩德比抬起頭來。他戴了一副傳統的近視眼鏡,那是因為他的眼睛太敏感,不能戴普通的隱形眼鏡。你必須先花點時間習慣那副眼鏡,才會開始對他那張相當普通的臉孔有些印象。不過,貝萊一直懷疑局長的眼睛並非那麼敏感,他之所以離不開那副眼鏡,只是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更有個性罷了。   局長顯然很緊張,他拉拉自己的袖口,上身往後一靠,以過分熱絡的口吻說:「請坐,利亞,請坐。」   貝萊硬邦邦地坐下,等待對方開口。   恩德比局長說:「潔西好嗎?孩子呢?」   「都好,」貝萊敷衍道:「都很好,局長家人呢?」   「都好,」恩德比也這麼說:「都很好。」   真是一段虛偽的開場白。   貝萊心想:他的臉孔看來有點不對勁。   但他卻大聲說:「局長,我希望你不要再派機.山米來找我。」   「嗯,你也知道我對這種事的看法,利亞。可是他既然被派到這裡,我就必須讓他做點事。」   「這令我很不自在,局長。他告訴我說你要見我,然後就站在一旁,你該明白我的意思。我必須命令他走開,否則他會一直站在那裡。」   「喔,那是我的錯,利亞。我派他送口信給你,卻忘了特別交代他,事後繼續做其他的工作。」   貝萊嘆了一口氣,深棕色眼珠周圍的細紋因此加深了。「總之,你要找我。」   「沒錯,利亞。」局長說:「而且這回非比尋常。」   他站了起來,轉身走向辦公桌後面那面牆,按下一個並不起眼的開關,牆壁的一部分竟然就變得透明了。   灰濛濛的光線立刻湧進來,貝萊不禁眨了眨眼睛。   局長笑了笑。「利亞,這是我去年特別改裝的,我應該還沒有給你看過吧。過來,好好看一看。在古代,像這樣的東西每個房間都有,稱為『窗戶』,你知道嗎?」   貝萊熟讀歷史小說,因此非常瞭解這件事。   「我聽說過。」他答道。   「過來吧。」   貝萊猶豫了一下,但最後還是遵命了。凡是有教養的人,都應當避免暴露室內的私隱。有些時候,局長將他的「懷古主義」發揮到了極致,真是相當愚蠢的一件事。   就像他戴的那副眼鏡,貝萊心想。   對了,就是那副眼鏡,讓他今天看來不太對勁。   貝萊說:「不好意思,局長,請問你是不是換了一副新眼鏡?」   局長帶著稍許驚訝瞪了貝萊一眼,然後摘下眼鏡審視一番,接著又再望了望貝萊。摘下眼鏡之後,他的圓臉顯得更圓,下巴的輪廓則更分明些許。而由於眼睛無法正確聚焦,他也顯得神情有些茫然。   他答道:「沒錯。」   他將眼鏡戴回鼻樑,帶著如假包換的憤怒說:「原來那副眼鏡三天前打破了。由於接二連三的事故,直到今天早上我才換了一副新的。利亞,這三天簡直不是人過的日子。」   「因為沒有眼鏡?」   「還有別的原因,我正要開始講。」   他轉身面向窗戶,貝萊也照著做。貝萊發現外面正在下雨,不禁有點訝異。有那麼一會兒,水滴從天而降的奇觀令他著迷。局長則一副相當驕傲的樣子,彷彿這是他一手安排的。   「這個月,我已經三度欣賞到雨景。相當壯觀,你說對不對?」   雖然有些矛盾,貝萊內心卻不得不承認這一點。他已經四十二歲,看到雨景的次數至今寥寥可數,更別提其他的自然奇觀了。   他說:「讓雨水全部流到城裡似乎浪費了,應該導入水庫才對。」   「利亞,」局長說:「你是個現代派,而這正是你的問題。在中古時代,人們生活在露天的空間,我並非僅僅指農場,我是指所有的城市,甚至包括紐約。當下雨的時候,人們不會覺得那是浪費,而是感到欣喜。他們的生活接近大自然,這要比我們的生活方式更好、更健康。現代生活的問題來自疏離自然環境,你有空研究一下『煤炭時代』吧。」   其實貝萊早就研究過。他曾聽過許多人抱怨原子堆的發明,而當諸事不順,或是心神俱疲的時候,他自己也會發出如此的怨嘆。類似這樣的抱怨,其實是人類的一種天性。當初在煤炭時代,曾經有人抱怨蒸氣機的問世。而在莎士比亞的劇作裡,曾有一個角色抱怨火藥的發明。等到一千年以後,正子腦又會成為抱怨的對象。   去他的,不管了!   他繃著臉說:「聽好,朱里斯。」通常,無論局長如何開口閉口「貝萊」,他卻不習慣在上班的時候和局長稱兄道弟,可是今天情況特殊,似乎應該破例一次。「聽好,朱里斯,你天南地北無所不談,就是沒講找我幹什麼,這令我坐立不安。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局長答道:「我會講的,利亞,你讓我自己講下去。這回是……是個大麻煩。」   「那還用說,在這顆行星上,有哪件事例外呢?又是『機字頭』惹的禍嗎?」   「沒錯,利亞,可以這麼說。我常站在這裡自問,這個古老的世界還能承受多少災禍?我當初開這扇窗戶,並不只是為了偶爾看看天空,我還要看見整座大城。我常望著這座城市,尋思一個世紀之後,它會變成什麼模樣。」   局長突然多愁善感起來,令貝萊有點反感,可是說來奇怪,貝萊自己竟然也出神地望著窗外。雖然天氣不太好,這座大城看來壯觀依舊。警察局位於市政廳的高樓層,而市政廳本身則高聳入雲。從這扇窗戶望出去,周遭的高塔都顯得矮小,塔頂一一可見。一座座的高塔,就像一根根向上伸張的手指,它們的外牆千篇一律地空白而單調。如果人類是蜜蜂,這些高塔就是蜂巢的外殼。   「這場雨,」局長道:「也可以說來得不是時候,害得我們看不見太空城。」   貝萊向西方望去,發現局長說得完全正確,地平線消失無蹤,遠方的高塔顯得迷迷濛濛,逐漸隱沒在一片白茫茫之中。   「我知道太空城是什麼樣子。」貝萊說。   「我喜歡從這裡觀賞,」局長說:「從上下伯倫瑞克區之間的隙縫,剛好可以看到那座太空城。三三兩兩的低矮穹頂,便是我們和太空族的差異。我們向高空發展,人人擠在一起,而他們,則是每個家庭擁有一座穹頂屋——一家一屋,而且穹頂和穹頂之間都還有空地。你有沒有和太空族交談過,利亞?」   「有過幾次。大約一個月前,就在這裡,我還用你的室內通話器做過這件事。」貝萊耐著性子說。   「對,我記得。不過,我只是突然有感而發。我們和他們,生活方式大不同。」   貝萊感到胃部一陣輕微的抽搐,心想,局長說話越是拐彎抹角,最後的結論就會越要命。   然後他說:「好啦,這又有什麼好驚訝的?你不可能將地球上八十億人口放在一個個小穹頂內。既然他們自己的世界空間遼闊,就讓他們遵循傳統吧。」   局長走回自己的位子,坐了下來,他的雙眼(由於戴著近視眼鏡,看來縮小了一點)一眨不眨地望著貝萊。他說:「面對文化差異,並非人人都那麼寬容,不論我們或太空族都一樣。」   「好吧,所以呢?」   「所以三天前,死了一個太空族。」   終於講到正題了。貝萊的嘴角微微上揚,不過那張長長的苦瓜臉並未洩漏任何情緒。他說:「真糟糕。我希望是傳染病,病毒導致的,或許是感冒。」   局長顯然吃了一驚。「你在說些什麼?」   貝萊並不想多做解釋。眾所皆知,太空族不遺餘力地將一切疾病趕出自己的社區,而他們盡可能避免接觸「渾身病菌的地球人」這件事,那就更是家喻戶曉了。然而,局長竟然並未聽出貝萊的反話。   貝萊說:「我只是隨便猜猜。他的死因到底是什麼?」他又轉身面對著窗戶。   局長說:「他的死因是胸腔不見了。有人用手銃轟了他。」   貝萊感到背部一陣僵硬。他頭也不回地直接問道:「你又在說些什麼?」  「我在說發生了謀殺案。」局長輕聲道,「你是便衣刑警,該知道謀殺是什麼。」   貝萊這時才轉過身來。「但死者是太空族!三天之前?」   「沒錯。」   「是誰殺的?怎麼殺的?」   「太空族說兇手是地球人。」   「不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你不喜歡太空族,我也不,又有哪個地球人喜歡他們呢?不過某人的不喜歡稍微過了頭,就是這麼回事。」   「當然,可是……」   「洛杉磯工廠區發生過火災,柏林發生過『毀機』事件,上海也發生過暴動。」   「好吧。」   「這都代表不滿的情緒逐漸升高,或許還代表出現了某種組織。」   貝萊說:「局長,這我就搞不懂了,你是故意在測驗我嗎?」   「什麼?」局長看來完全一頭霧水。   貝萊望著他說:「三天前,一名太空族遭到謀殺,而太空族認為兇手是地球人。可是直到現在為止,」他輕輕敲著桌面,「沒有任何動靜,這有可能嗎?局長,這簡直難以置信。耶和華啊,局長,倘若真發生這種事,整個紐約會因此從這顆行星上消失。」   局長搖了搖頭。「事情沒有那麼簡單。聽好,利亞,這三天我都在外頭。我和市長開過會,我去過太空城,此外我還去了一趟華盛頓,和『地球調查局』進行溝通。」   「哦?地調局的人怎麼說?」   「他們說這是我們的事,太空城位於大城之內,因此屬於紐約管轄。」   「可是卻有『地外法權』。」   「我知道,我正要說這件事。」在貝萊的堅定瞪視下,局長將目光慢慢縮了回去。就好像突然之間,他覺得自己降級成了貝萊的手下,而貝萊卻表現得彷彿接受了這個事實。   「太空族可以自己來辦。」貝萊說。   「慢著,利亞,」局長懇求道:「別催我。我正試著以朋友的身份,和你商量這件事,而我希望你能瞭解我的處境。事發當時我也在場,我和他——拉吉.尼曼奴.薩頓——剛好有約。」   「他就是死者嗎?」   「他就是死者。」局長呻吟道,「再晚五分鐘,那麼我——我自己,就會發現他的屍體了。那會是多大的震撼啊,現場實在太殘忍,太殘忍了。他們半途碰到我,轉述了這一切。從那一刻起,為期三天的惡夢就開始了,利亞。雪上加霜的是,我眼前一片模糊,偏偏沒有時間去配眼鏡。不過,至少這個問題不會再發生了,我已經一口氣訂了三副。」   貝萊試圖想像當時的畫面。他幾乎可以看到,一群高壯俊美的太空族向局長走來,以他們一貫毫不掩飾的冷漠態度,向局長公布這個消息。朱里斯聽完,一定就摘下眼鏡慢慢擦拭。這時無可避免的事便發生了,他在震驚之餘,未能抓穩那副眼鏡,然後他就望著摔碎的鏡片,肥軟的嘴唇還直打哆嗦。貝萊相當確定,至少有五分鐘的時間,摔壞眼鏡帶給局長的困擾超過了那宗謀殺案。   局長這時又開口:「如今情況萬分凶險。正如你所說,太空族擁有地外法權,他們可以堅持自行調查,並自行向母星政府提出報告,愛怎麼寫就怎麼寫。而外圍世界可以拿這件事當藉口,要求一大堆的損害賠償。你該知道,這會對地球人造成多大的負擔。」   「如果白宮同意賠償,無異於政治自殺。」   「不賠償的話,又是另一種自殺。」   「你不必對我描述那種後果。」貝萊說。當他還是小孩的時候,來自外太空的星艦曾經飛到華盛頓、紐約和莫斯科上空,然後軍隊從天而降,開始搜刮「屬於他們的財產」。   「你明白了吧,無論賠償與否,都是大麻煩。唯一的解決之道,就是我們自己找出兇手,交給太空族處置。一切看我們的了。」   「為何不讓地調局出面?即使在法律上,這個案子歸我們管轄,可是其中牽涉到了星際關係……」   「地調局不肯碰這個案子。這是個燙手山芋,而且已經掉在我們身上。」他抬起頭來,以尖銳的目光凝視這位手下好一陣子。「而且那樣做並沒有好處,如今,我們每個人都有可能丟掉飯碗。」   貝萊說:「把我們通通換掉?別傻了,有資格取代我們的人還沒有出生呢。」   「機字頭的,」局長說:「他們早已出生了。」   「什麼?」   「機.山米只是先頭部隊,他頂多跑跑腿,更先進的則能在捷運帶上巡邏。他媽的,我可比你更瞭解太空族,老弟,我知道他們在打什麼主意。既然有機字頭的能夠接替我們的工作,你我都有可能遭到解雇。別以為這是不可能的事,想想我們這把年紀,還要重新投入就業市場……」   貝萊粗聲道:「好了。」   局長顯得有點尷尬。「抱歉,利亞。」   貝萊點點頭,盡量避免因此聯想到自己的父親。那是一段不愉快的過去,而局長當然不陌生。   貝萊問:「這種取而代之的勾當,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聽好,你太天真了,利亞。此事由來已久,早在二十五年前,太空族從天而降,就開始進行這件事了,這你總該知道吧。只不過,目前剛開始發展到上層。萬一這個案子搞砸了,我們向退休金說再見的機會就要大大增加了。另一方面,如果我們處理得宜,失業危機就會被我們拋到九霄雲外。而且對你來說,這是個難得的轉機。」   「對我來說?」貝萊問。   「你將負責這個案子,利亞。」   「我不夠資格,局長,我只是個C5而已。」   「你希望升到C6,對不對?」   對不對?貝萊很清楚C6級擁有哪些特權:在尖峰時間的捷運帶上享有座位(C5保留座則僅限上午十點到下午四點)、在社區食堂享有更高的選擇權,甚至可能有機會換個更好的公寓,並替潔西爭取到日光浴層的使用券。   「我接了。」他說:「當然,我怎麼會拒絕呢?可是,如果我破不了案,又會有什麼下場?」   「你怎麼會破不了案呢,利亞?」局長哄誘道,「你那麼優秀,你是我們這兒數一數二的高手。」   「可是我的同事中,有五、六個官階都比我高,為什麼不指派他們?」   貝萊並未提高音量,但無論他的口氣或表情,都強烈暗示局長似乎遇到了萬分緊急的狀況,否則絕不會對自己破格任用。   局長將雙手交握。「我這麼做,原因有二。首先,你在我心目中不只是個警探而已,利亞,我們還是朋友,我從未忘記我們的大學時代。有些時候,看起來我似乎忘記了,但那是官階的問題。我是局長,你該知道那代表了什麼。但我仍舊是你的朋友,而如今則是你的大好機會,我要你好好把握。」   「這是原因之一。」貝萊的口氣並不熱絡。   「第二個原因,我將你視為朋友,所以有個不情之請。」   「什麼不情之請?」   「我要你答應,這次和一名太空族合作辦案,這是太空族開出的條件。他們同意不向母星報案,他們同意將本案交給我們偵辦,而他們的交換條件,就是堅持要派一名自己的探員參與,而且是全程參與。」   「聽你這麼說,他們似乎完全不信任我們。」   「你果然看出了他們的用意。如果這件事處理不當,好些太空族都會遭到他們政府的責罰。我可以包容他們的疑心,利亞,我願意相信他們是出於善意的。」   「這點我也確信,局長,而這正是他們難纏的地方。」   局長似乎無言以對,只好繼續說:「你到底願不願意和太空族一起辦案,利亞?」   「你是在拜託我嗎?」   「是的,我拜託你接下這個案子,並且答應太空族所有的條件。」   「我答應和太空族合作辦案,局長。」   「謝謝,利亞,而他必須和你住在一起。」   「喔,喔,等一等。」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利亞,你的公寓夠大,共有三個房間,而你們夫妻只有一個孩子。你們可以容納他,他不會帶來任何麻煩,完全不會。而且,這種安排確有必要。」   「潔西會不高興的,我可以想像。」   「你去告訴潔西,」局長顯得誠意十足,他激動得一雙眼珠似乎都跳到鏡片之外,「只要你替我辦這件事,大功告成之後,我會全力提拔你。C7級,利亞,C7!」   「好吧,局長,就這麼說定了。」   貝萊正準備起身,突然看到恩德比局長的表情,於是又坐了下來。   「還有什麼事嗎?」   局長慢慢點了點頭。「還有一點。」   「什麼事?」   「那位太空族搭檔的名字。」   「名字有什麼大不了的?」   「太空族的作為,」局長說:「不能以常理度之。他們派出的探員,並不是……不是……」   貝萊瞪大雙眼。「沒搞錯吧!」   「你一定要接受,利亞,一定要,沒有別的辦法了。」   「那種東西?住在我家?」   「看在朋友的份上,拜託了!」   「不行,不行!」   「利亞,這件事我無法信任其他任何人。我需要向你說得更明白嗎?我們必須和太空族合作,而且我們必須成功,否則不久之後,討債的星艦就會飛來地球了。可是如果不知變通,我們就不可能成功,因此你必須和他們的機字頭合作。然而,如果由他破了案,如果他回報說我們無能,那我們可就萬劫不復了——我們,我是指整個警局,你明白了,是嗎?所以說,你就像是走在一條鋼索上,你必須和他合作,可是一定要確保案子由你自己偵破,瞭解了嗎?」   「你的意思是,我要百分之百和他合作,只不過還要在背後給他一刀?還要割斷他的喉嚨?」   「我們還能怎麼做呢?沒有別的辦法了。」   利亞.貝萊猶豫不決地站起來。「我真不知道潔西會怎麼說。」   「如果有需要,我來跟她說吧。」   「不必了,局長。」他感嘆地深深吸了一口氣,「那個搭檔叫什麼名字?」   「機.丹尼爾.奧利瓦。」   貝萊帶著悲傷的口吻說:「事到如今,不必再避諱什麼了,局長。既然我接下這件任務,就讓我們稱呼他的全名吧——機器人.丹尼爾.奧利瓦。」

作者資料

艾西莫夫(Isaac Asimov)

二十世紀科幻大師,也是舉世聞名的全能通俗作家。他生於白俄羅斯,三歲時隨父母移民美國定居紐約市,聰明絕頂的他十九歲即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又陸續於該校獲得化學碩士與博士學位。一九四九年他成為波士頓大學醫學院講師,一九五五年升副教授,三年後由於太過熱中寫作,遂辭去教職成為專業作家,直到生命最後一刻。 艾西莫夫無所不寫,一生著作近五百本。但不論他自己或全世界的讀者,衷心摯愛的還是他的科幻作品。他生前曾贏得五次雨果獎、二次星雲獎以及科幻界最高榮譽的科幻大師獎,逝世後又陸續獲頒三次雨果獎。近年兩部機器人科幻鉅片「變人」與「機械公敵」,便是根據他的名著改編。 相關著作 《曙光中的機器人》 《機器人四部曲之III:曙光中的機器人》 《機器人四部曲之II:裸陽》 《機器人四部曲之IV:機器人與帝國》 《機器人四部曲之I:鋼穴》 《機器人與帝國:機器人系列完結篇》 《艾西莫夫機器人故事全集》 《艾西莫夫機器人短篇全集(全新修訂版)(上)》 《艾西莫夫機器人短篇全集(全新修訂版)(下)》 《銀河帝國三部曲之III:蒼穹一粟》 《銀河帝國三部曲之II:星空暗流》 《銀河帝國三部曲之I:繁星若塵》

基本資料

作者:艾西莫夫(Isaac Asimov) 譯者:葉李華 出版社:貓頭鷹出版社 書系:貓頭鷹組合套書 出版日期:2013-08-16 ISBN:4717702084233 城邦書號:YZ0042 規格:平裝 / 單色 / 1568頁 / 14.8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