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青少年文學
太陽勇士之心(天庭傳奇2)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太陽勇士之心(天庭傳奇2)

  • 作者:陳舒琳(Sue Lynn Tan)
  • 出版社:燈籠
  • 出版日期:2024-02-17
  • 定價:550元
  • 優惠價:79折 435元
  • 優惠截止日:2024年7月30日止
  • 書虫VIP價:435元,贈紅利21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413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2024愛閱節/外版火熱新書/文學小說

內容簡介

唯美仙俠✷冒險少女✷改寫神話 這一次,天下的命運掌握在一根羽毛上…… —🌙 🌙 🌙 — 仙域各方權力鬥爭尚未平息,天庭裡一場叛變卻醞釀升起。 波譎雲詭的縱橫捭闔、備受覬覦的神祕能量、 等待愛情的破鏡重圓、一家團圓的承諾與願望, 最終,月宮少女星銀是否能走出恩怨糾葛? 閃耀如星的真心,可以成功守護心愛的人與家園嗎? —🌞 🌞 🌞 — ★暢銷得獎作品天庭傳奇系列《月宮少女星銀》精采續集! ★Amazon編輯精選、BuzzFeed與多家重磅書評一致熱情推薦! ★美國最大書評網Goodreads讀者票選年度最佳新人、年度最佳奇幻小說! ★風靡全球,東方文化元素與西方奇幻精神交織的冒險之旅! ★以嫦娥奔月神話為創作靈感打造出最不能錯過的奇幻小說! \\\星星閃亮得獎紀錄/// ⟢亞馬遜圖書年度編輯精選⟣ ⟢《歐普拉日報》網站25本年度精選奇幻小說⟣ ⟢《出版者周刊》排行榜全美暢銷書⟣ ⟢《星期日泰晤士報》排行榜暢銷書⟣ ⟢《環球郵報》排行榜暢銷書⟣ ⟢《今日美國報》全美排行榜暢銷書⟣ ⟢美國邦諾書店年度最佳圖書⟣ ⟢美國圖書館協會艾力克斯(ALA Alex)獎⟣ ⟢都柏林文學獎入圍初選名單⟣ ⟢加拿大圖書連鎖店英迪戈年度最佳奇幻小說⟣ ⟢美國書評網站Book Riot年度最佳書籍⟣ ⟢美國電玩遊戲網站Polygon年度最佳奇幻小說⟣ ⟢美國獨立書商協會Indie Next Pick選書⟣ ⁀➷內容簡介‿➶ 從天皇手中贏得母親嫦娥的自由後,星銀返回月宮過著平靜愉快的居家生活,然而好景不常,月宮裡發現了令人覬覦的神秘能量,而天皇的強化監控又引發了一連串令人不安的動盪和威脅。就在星銀下定決心要避開這些日益加劇的危機時,令人震驚的真相卻迫使她不得不面對這些艱險的衝突。   星銀再次逃離家園,她與友伴們冒險前往神仙鮮少踏足之地,一路上遇見了傳說中的神獸和睿智的君王,還有使人珍惜的可愛朋友和令人嘗盡苦頭的對手。當合縱連橫的變化萬千甚於潮汐湧動,星銀必須克服過去的恩怨情仇,開闢出新的途徑,於不曾預料之處尋求援助。   當難以言喻的恐怖橫掃仙域,星銀必須正視內心,在滿目瘡痍中奮力前行,在邪惡即將摧毀她手中珍視的一切以及深愛的家園之前挺身對抗……即使這意味著她必須付出極大的代價。 ❝ 各家✴重磅✴書評✴星級✴好評 ❞ 這部卓越的二部曲出道作將讀者帶往一個由中國古代神話所建構的迷人世界,充滿了神話人物、奇幻神器,同時又有與凡間的糾葛……這絕對是一部令人愛不釋手的書。 ——《出版者周刊》(Publishers Weekly)星級好評推薦 這一部精緻細膩的奇幻小說有著堅強又脆弱的主人翁。親切的文筆令陳舒琳的精采出道作,成為一有如身歷其境般的體驗。 ——《圖書館雜誌》(Library Journal)星級好評推薦 精雕細琢的世界建構,令人心碎的羅曼史,以及錯綜複雜的陰謀。陳舒琳的故事具有神話元素,但以第一人稱的手法呈現……書中令人屏息的美麗描繪及懸疑開展,皆使這部作品成為令人心馳神往的奇幻文學之作。 ——BookPage書評網 星級好評推薦 令人如痴如醉的創造力!這部出道作形塑出一位充滿力量、智慧及勇氣的女性角色,故事完美融和了浪漫、奇幻以及冒險,使人陶醉不已。 —— 亞馬遜精選書籍評論 帶著讀者遨遊月亮,精采萬分的出道作!我不記得上一次讀到像這本如此令我驚喜及興奮的書是什麼時候了,一路從序幕到尾聲都如史詩般,浪漫得令人著迷,我很愛這本書。 —— 史蒂芬妮.蓋柏 (Stephanie Garber),暢銷書《魔幻卡拉瓦》(Caraval)系列作品作者 這部栩栩如生、無懈可擊的出道作毫不費力地將我們帶往史詩般的中國風奇幻天庭仙境。作者華麗地變出這個浪漫又危險的迷人神仙世界,但同時沒有忘記她故事中閃耀的人心。對於喜好中國風奇幻故事的人,以及第一次接觸中國風奇幻的人,這部書都是一令人著迷的閱讀饗宴。 —— 雪萊.帕克.陳(Shelley Parker-Chan),暢銷書《她成為了太陽》(She Who Became the Sun) 這是一本豐富的、夢幻般的小說瑰寶。 —— 雪儂.查拉克伯蒂(Shannon Chakraborty),暢銷書《黃銅之城》(The City of Brass)作者 一部以嫦娥傳說為靈感,扣人心弦的冒險小說,這本書探索了一個女人為了家庭、忠誠及愛情會走多遠。做好準備,你一定會為這本充滿魔幻的故事著迷。 —— 吉娜維維.戈尼切克(Genevieve Gornichec),暢銷書《女巫之心》(The Witch's Heart)作者 特別扣人心弦、緊張刺激且充滿真誠!是本令人愛不釋手的作品,它帶領你進入天庭國度,用豐富的詞藻及活潑的譬喻向你展現各種怪物,並讓你在龍的世界裡流連忘返。 —— 安德烈亞.史都華(Andrea Stewart),暢銷書《骨碎片的女兒》(The Bone Shard Daughter)作者 一部如史詩般的閃耀出道作,同時親和易讀,講述愛與犧牲,以及在絕望中追尋希望的故事。故事中心的主人翁雖有缺陷但卻充滿真心--我敢保證你一定會被這本充滿魔力的書給迷住。 —— 艾娃.里德(Ava Reid),暢銷書《狼與樵夫》(The Wolf and the Woodsman)作者 有著中國風奇幻故事的美麗場景,與令人心碎與感動的情節,整本書是令人著迷的享受。 —— 塔莎.蘇利(Tasha Suri),暢銷書《茉莉花王座》(The Jasmine Throne)作者 以中華神話為靈感,豐富的世界觀設定,引人入勝的浪漫奇幻小說。我愛這本書! —— 趙真(Zen Cho),暢銷書《黑水姐妹》(Black Water Sister)作者 絕對是場令人愉悅且著迷的閱讀旅程!重新詮釋了一個深受喜愛的中國傳說,編織出一個華麗動人的浪漫故事,我迫不及待地想看續集! —— 伊莉莎白.利姆(Elizabeth Lim),暢銷書《旋轉黎明》(Spin the Dawn)及《這就是愛》(So This is Love)作者 令人著迷且如身歷其境,完美符合我對奇幻小說的所有期待。從高難度動作及冒險,到悠長纏綿的羅曼史,再來找到家庭身分與外界糾纏的一切,並用帶有畫面感的文筆,帶領讀者直接進入天庭世界(以及更遠的地方),而且翻到最後一頁後仍欲罷不能。我不敢相信這是一本出道作--陳舒琳絕對是一個值得關注的作者! —— 麗妮特.諾尼(Lynette Noni),暢銷書《監獄治療師》(The Prison Healer series)作者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夜幕低垂,陰影逐漸覆蓋整片大地。這是凡人準備休息的時刻,然而在月宮,我們辛勞的工作才正要開始。我手中的木片捲升起冬季的白色火焰。我俯低身子,將燈籠上頭的落葉掃落,燈籠是以半透明的礦石與銀絲線纏繞製成。我將木片往下送,燈芯發出嘶嘶聲地點燃了。我站起身,甩掉長袍上的塵埃,一排排未點亮的燈籠映入眼簾,就像滿樹繁盛的銀桂。這就是月燈,總共一千盞。月燈放出的光照亮了下方世界,無論風吹雨打,長明不滅直到被黎明的第一口氣吹熄。 點燈時,母親總會敦促我要勤奮一點,要親力親為。但我沒有她那般耐性,我已不習慣做這些安靜的工作,不習慣一直保持平心靜氣。我往內心探索,抓住了我的能量——在我生命力核心流動著的閃亮魔法。我的掌心迸發出火焰,橫掃整排燈籠,燈尾之外還延伸出一條熊熊火焰。我的法力技能強項在風,但是像這種時候,火之術還是挺好用的。現在我腳下一片光芒如星塵灑落,而下方凡間的人們將抬起頭,看著夜空中半遮面的月光。 很少人會以半月為靈感創作詩歌,或費心繪製使之不朽。半月沒有新月的優雅弧線,也沒有滿月的完美圓滿,半月徘徊於明與暗之間,偶而迷失其中。我覺得自己也像半月,身為神仙與凡人的孩子,我也活在發光發熱的雙親的陰影之下。 有時候,我發現自己帶著一絲遺憾掉入過往的回憶之中,幻想著自己還留在天庭,年年締造豐功偉業,每項成就以我的名字串起來成了一條耀眼閃亮的珍珠項鍊。我自己就是個傳奇,像我父親后羿一樣被尊崇,或者像我母親月之女神如此受人愛戴。 凡人在一年一度的中秋節緬懷她,這是個慶團圓的日子,然而也是我母親升天之日。有些人向她許願求好運,而有些人祈求愛情。他們都不知道其實我的母親力量有限,儘管她喝下了我父親殺死太陽鳥後獲得的靈藥賞賜,或許是因為未受訓練,又或是她的凡人體質仍有所殘留。她升天後,生死之刃便一刀劃下將我父母天人永隔。事實也是如此,我父親的軀體正躺在墳墓裡的棺材。我感到胸口一股尖銳的刺痛,我從沒真正認識過我父親,只有模糊的形象得以弔念,然而我母親以永生的歲月日日夜夜哀悼他。也許這就是為何乏味單調的工作不會困擾她,因為這種工作可以緩解因遺憾而破碎的靈魂,撫慰一顆因悲傷而壓抑的心靈。 不,我不需要名望及崇敬,就像我父母一樣,他們從未要求過這些。名聲常伴隨著苦難,榮耀帶來的興奮中夾雜著恐懼,而良心裡的鮮血沒那麼容易洗淨。我加入天庭軍隊並非追求煙火燦爛般的夢想,徒留身後兩倍深的黑暗。我該馴服內心的躁動,不再糾結這些欲望。回到家,再次享受來自母親與平兒的愛……是這些愛與溫暖才使我完整。這也是我一直以來夢想的、努力爭取的並終於贏來的生活。 對許多人來說,跟富麗堂皇的玉宇天宮相比之下,月宮簡樸許多。但對我來說,沒有比月宮更美妙的地方了:大地燦爛閃耀像星光波浪,盛開的桂花垂枝如簇簇白雪。有時候我在肉桂木床上醒來,內心徬徨,不確定是否身在夢中。但飄來的甜香味,以及燈籠散發出柔和的光,在在證明我人在這裡,在我的家裡,沒有任何人能再將我們拆散。 一陣微風輕拂,上方叮噹聲響起,是月桂樹,樹上成串的種子像冰晶般微微發光。我小時候一直渴望將種子串成手鍊送給我母親,但怎樣也無法成功摘採下來。出於習慣,我伸出手指纏繞一串透明且冰涼的種子,用力拉扯,樹枝傾斜且晃動,但種子依舊緊貼樹梢。 另一位神仙出現使得氣場有了變化,然而結界沒有發出任何警示,出於本能,我伸手拿取背上的弓。渡過一年平靜的居家日子後,我的生命力比預期的更快復原,使用玉龍弓時感到收放自如,不再害怕有人入侵襲擊。不過我馬上認出這熟悉的氣息,如夏日的耀光,我隨即放下武器。 「真是個熱情的招呼啊,星銀。」力偉的聲音帶著笑意響起,「還是妳迫不及待再來一場射箭比賽?」 我轉身發現他正倚在一棵樹旁,雙手懷抱胸前。我的心跳加速,但我保持鎮定:「你可別忘了上次是我贏了,而且之後我花了比太子殿下你更多的時間練習,你的時間都花在朝廷上了。」 我原本想挖苦他好幾星期沒來訪,但我沒有立場要求太多。我們最近越來越親密,但沒有依然沒有立下任何承諾,我們再次處於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的階段。疑慮的種子一旦埋下並發了芽,便難以除根。 他的嘴角揚起一抹微笑,「我們的比分目前是平手,我可能會贏。」 「歡迎來試試。」我抬起下巴。 他大笑,搖搖頭說:「我寧願維護我的自尊。」 他大步走向我,碧藍色長袍下襬輕輕地擦過我的衣袍時他停下腳步。他的腰間繫著一條灰色絲綢腰帶,上頭掛著橢圓形的玉飾及晶瑩剔透的卵狀寶石,寶石閃爍著銀色光芒來自我的能量。天空之雫流蘇,我腰間也掛著一件,與它成雙成對。 我忍住想退後的衝動,同時也抗拒著想靠近他的吸引力。「我沒有感覺到你來了,你調整結界了嗎?」對力偉來說,繞過守護我家的結界很容易,畢竟之前就是他協助我一起完成的。當然這裡的結界沒有天庭那裡的強大,不過發生任何動靜時,結界都會給我警示。我不擔心那些熟識,陌生人才是我要提防的。 他點點頭,「當結界受到干擾時,我也會有所感覺,結果無意間讓這個結界認得我了。」 「你那麼少來,有必要嗎?」我忍不住脫口而出。 他笑得更開心了。「妳想念我了嗎?」 「沒有。」對,但我才不想稱他的意。即使脖子上架把刀,我也不會承認。他不在時,我內心總是存在著無法填補的痛苦,此刻才開始消退。 「那我該離開嗎?」他提議道。 我真想轉身背對他,但這就像往自己的小腿肚狠踢般自討苦吃。「你最近怎麼都沒來?」我反問他,這才是我真正想知道的。 他表情變得嚴肅。「朝廷裡現在局勢有些動盪;一位新任將軍受命與建允將軍共同指揮軍隊。近日我父親與建允將軍的關係變得緊張。」 我內心滋生一股罪惡感。去年我贏得母親自由那天,建允將軍前來為我辯護,天皇陛下是否因此對他懷恨在心?人們總是獎勵那些效忠服從的人,而侮辱到他們時便加倍奉還。 「誰是新任將軍?」我問。 「吳大臣。」他不悅地說。 我感到不寒而慄,我怎能忘記曾經激烈地反對寬恕我們的那位朝臣。如果他當時得逞,天皇便會將我母親上銬,並判我死刑。我是否不知不覺中得罪了這位大臣?還是他真的認為我們威脅到了天皇,而他對天皇無庸置疑赤膽忠心?不論答案是什麼,一想到他對天庭軍隊有如此大的影響力,我就感到內心不安。 「我不知道吳大臣有此志向。」我議論著,「他勝任這職務嗎?」 「無論有沒有這個能力,很少人會拒絕這麼光榮的任命。」力偉說,「我留下來是為了支持建允將軍,希望改變我父親的心意,然而他很固執。雖然吳大臣對我父親來說是名忠臣,但我在他身邊時總感到不安,在他反對妳之前便如此。」 「不要被情緒蒙蔽,直覺可以是強大的導引。」當我話一說出,回想起文智的背叛,內心感到糾結。先前我扼殺自己的直覺只去看我想相信的,我現在是哪根蔥有資格講這種大道理? 我的腦海裡出現擊鼓般的無聲脈動;有人穿越了結界。我在一片寂靜中探索著,感覺到異常的能量閃爍。是神仙的氣息,來了好幾位,但沒有一位我認得。我愣了愣,力偉的眼睛瞇了起來。他也感覺到他們了,一群陌生訪客來到我家了。 自從月宮不再是仙界禁地,許多神仙前來拜訪我們。他們好奇的眼光跟無情的評頭品足是獲得天皇赦免伴隨而來的不幸後果。我就像是某種娛樂大眾的物件一樣。 被天焰擊中是什麼感覺?一名天庭朝臣屏息問道。 妳能存活下來是個奇蹟。還有人一臉期待如此論道。 尤有甚者,好奇地大聲嚷嚷說:傷疤在哪裡?還會痛嗎?我聽說天焰擊中的傷痕永久無法癒合! 偽裝的關心,幸災樂禍的憐憫,虛假的同情,如凡間街頭藝人操弄的木偶般空虛。如果我感受到一絲真心的關懷,我就不會如此怨恨他們了。但讓他們感興趣的原因全都是源自貪婪,想要挖掘一點八卦來分享,我的手總是發癢想取弓引箭,一道劈啪作響的閃電足以將他們送離我們的大廳。我不會真的發射出去,威嚇一下就夠了。只是在我母親的凝視之下,加上她從小灌輸我的禮儀,我困坐在椅子上不得動彈。 然而,他們當作八卦閒聊的好奇動機總比那些懷有惡意的人好多了。 突然一聲巨響,像是什麼東西碎落在石頭上。我拉起裙擺,奔向純明宮。每一腳踩踏於地,都揚起了一團團塵土,而玉龍弓則猛烈撞擊我的背,力偉沒半點落後,立刻跟上。 前頭是聳立的明亮牆面,接著是珍珠母列柱,我跌跌撞撞地於門口停下腳步,檢視散落於地並浸在一灘淡金色的液體裡的瓷器碎片。一股甘醇的香味撲鼻而來,令人舒緩且慵懶。是酒,然而純明宮裡並沒有藏酒。 力偉跟我穿過一道又一道門,沿著通往銀和廳的走廊前進,我們在那裡迎賓會客。玉燈柔和的燈光投射在陌生訪客身上,他們在我母親身旁的木椅上坐著,當我一入內,訪客們紛紛看向我並起身。 母親走向我們,她朱紅色腰帶上的翡翠流蘇隨著她的步伐叮鈴作響。「力偉,我們好一陣子沒見到你了。」她熱情地打招呼,並直呼其名,如力偉一直要求的省略了太子頭銜。 「久違了,請見諒。」他禮貌地低下了頭。 我一邊與賓客們打招呼,一邊端詳著他們,他們的氣息並不強烈,代表任何麻煩都可輕易化解。也沒有不對勁的金屬閃光,或者潛在的魔法波動,這種波動需要特別留神才能感知得到。一位瘦弱的神仙站在我母親身旁,他的瞳孔是麻雀羽翼的色調,頭髮與鬍鬚銀光熠熠,一把繫著綠色流蘇的竹笛懸掛腰間。站在他身邊的兩名身穿紫丁香色長袍的女子,打招呼的那雙手光滑無瑕,彷彿從沒拿過武器,也沒做過一天工。然而當我看到最後一位賓客後,我的呼吸不再順暢。他的五官線條僵硬平板,如木頭刻製,頸部肌肉結實,精緻的絲綢長袍下看得出肩膀寬闊,手指卻不斷顫抖。 我的幾乎感覺到一絲刺痛的警告,我以微笑掩飾我的不安,「母親,這些賓客是誰?」 「美納跟美寧是來自黃金沙漠的姊妹,她們希望能在月宮居住幾周觀察星象。」她指著身邊的老神仙,「這位是剛師父,技巧純熟的樂手,來這裡尋找創作靈感。而這位……」她停下,皺眉看著那位年輕男子,「很抱歉我還沒來得及問到你的大名。」 他向我們鞠躬,並伸出合掌的手,「很榮幸來到此地,我的名字是浩然,我是來自鳳凰城的釀酒師。我受鳳金皇后之命釀造新酒,需要頂級的桂花。據說最美的桂花盛開於月宮的森林裡,所以我謙卑地請求,請允許我採收一些桂花,我將永遠感激妳的寬容慷慨,讓妳的好名聲遠播仙域。」 我厭惡他言談中的巴結與諂媚,還有他的眼神在廳內游移掃視的模樣。他就像一首節奏錯誤的曲子讓我感到不安,不僅僅是因為他來自鳳凰城,是天庭最緊密的盟友以及力偉前未婚妻的家鄉。婉拒的話在我舌尖上游移不定,想打發他。不只他,其他人也是。我們在這裡很安全,和平得來不易。 浩然彷彿察覺到我的不悅,轉頭對我母親說:「不會叨擾太多天的。我帶了微薄之禮,幾罐我釀造的上等好酒,一瓶不巧摔落外頭。」他機巧地說。 「浩然師傅,你太客氣了,但請別多禮。」我母親大方地說。「歡迎你們所有人,希望你們原諒我們簡樸的生活方式;我們不奢華待客。」 浩然師傅再次低下頭,「我感激不盡。」 其他賓客鞠躬示意後跟著母親離開了大廳,留下力偉跟我。我倒坐在椅上,用拳頭摀住我的嘴,力偉則坐在我旁邊。 「你覺得浩然師傅怎麼樣?」我問。 「我蠻想品嘗看看他釀的酒。」 我沒心情開玩笑,「也許是我沒事自尋煩惱,也許我就會自尋煩惱。」 力偉傾身向前,表情變嚴肅。「相信妳的直覺,我相信妳。持續觀察,如果發生任何事,立刻傳話給我。」 當他視線落在我腰間的天空之雫流蘇時,神色有些緊張,回憶將我拉入黑暗洞穴,嘲弄的笑聲、力偉的刀尖壓著我的身體……以及我們如何差一點失去彼此。 我盯著門口,直到腳步聲漸漸消失。這是頭一次我家的屋簷下有陌生訪客留宿。我努力不去回想上回在這裡我有這種感覺的時候:一個孩子為了躲避天庭天后而躲在石牆邊,因恐懼而無法動彈。 《第二章》 我凝視窗外,手指停在琴弦上。浩然師傅正揹著一個竹籃往森林走去,這周的每一個傍晚皆如此。他的口哨聲直衝雲霄,高音刮著我的神經。夜光下,他熟練地轉動剪刀,銀光閃閃。我心想,握起武器時他的手是否也一樣靈活? 「妳正在彈的這首連我都可以試試。」身後傳來我母親的聲音,打斷我的思緒。 我尷尬地笑了笑,將琴推到一旁。我母親既不會彈奏樂器也對音樂沒興趣,這也是為何從前是由平兒指導我。 她坐下來,雙手交握放在桌上。「妳看起來不喜歡我們的訪客。」 「就一位特別不喜歡。」我朝窗外點點頭。 「妳為何不喜歡浩然師傅?他很有禮貌且顧慮周全。」 我沒來由地就討厭他。只是一種感覺,像是空氣中神仙氣息的改變,像被窺視的刺痛,還有就像力偉說的,我應該相信我的直覺……或至少不該漠視這些感覺,只偏好那些我夢想成真的。 我並不希望我的直覺正確;我並不想要任何危險降臨我家。 「他有所防備,緊張兮兮,彷彿在隱藏什麼。」我結結巴巴地解釋。「每當我問他問題,他都將話題從他身上轉移。」迴避問題是我熟悉的,因為多年來我一直隱瞞身分。 「也許他只是不習慣與大家互動,有些人無法自在談論自己,有些人寧願傾聽。」我母親繼續說著,「浩然師傅很怕妳,妳留意過妳看他的眼神嗎?瞇著眼睛,癟著嘴。」她溫柔地碰觸我的手,「星銀,我知道妳之前受過傷,如果妳對大家都抱持懷疑,最終可能證實妳是對的,但妳依舊會感到失望。有時候,無法信任別人,別人也無法信任妳。拒絕看到他們身上的優點,妳可能會失去一些妳從未察覺的珍貴東西。」 她的話喚醒了我,確實這些日子以來,我發現自己總在笑容中看見譏諷,皺眉裡讀到威脅。我在每個陰影中尋找敵人。 她站起身,撫平長袍上的皺褶,當她的手掌拂過布料,上頭的銀色蓮花刺繡閃閃發亮,這是光影造成的錯覺嗎?我不認為是來自她的能量,她從來沒有展示出這種能量。 「我是來跟妳說淑曉來了。」 我精神一振,除了力偉,她是最常來訪的朋友,我總是很開心她的到來。 「她在哪裡?」 「在宴客廳,纏著平兒討吃的。」 我立刻前往宴客廳,廳內的地板鋪著灰色石磚,鋪上了紫羅蘭色的真絲地毯,中央擺上一張有著弧形桌腳的大圓桌,桌旁圍了一圈圓筒凳。這些紫檀木製成的桌椅上鑲嵌了彩虹色澤的花卉及鳥兒珍珠母裝飾。八張椅凳正好圍滿餐桌,小時候的我肯定沒想過有一天它顯得如此小。 盛盤上桌的菜餚傳來溫暖且濃郁的香味:滿是肉塊及蓮藕的燉湯、藥膳蛋、鮮嫩碗豆苗、炸到金黃酥脆的魚,以及一碗碗米飯。這些菜餚與天庭的奢華餐點相比樸實許多,但風味絕佳。剛師傅在我母親旁邊坐下,來自黃金沙漠的姊妹則坐在我母親的另一側。浩然師傅缺席,這周皆如此——然而他的酒甕已放在桌上,帶著梅子甜味的極品釀酒已斟滿我們的酒杯。雖然我仍然懷疑他的來歷,但他倒是沒有誇大的釀酒功夫。這幾晚我都毫不猶豫地喝得一滴不剩,接著沉入深且酣甜的睡眠,儘管隔天一早醒來頭疼得厲害。 我裝了兩碗蓮藕湯,在淑曉身旁坐下。她雖然面帶微笑,但眼神毫無生氣。「什麼事這麼困擾妳?」我跟她不做客套,並遞了一碗給她。 「玉宇天宮的情況一直很緊張。」她直言道。「新將軍對我們嚴加管理。」 「吳將軍?」這大臣的新頭銜對我來說很拗口。 她點點頭,「隨著建允將軍退居副手,吳將軍現在才是軍隊背後真正的掌權者。他很頑固、苛刻且缺乏彈性。要求遵守最嚴厲的條文規則,稍微違規就被施以罰責。即使在用餐時間與旁人交談都被視作失職,現在我們只能安靜地坐在那,不敢眼睛對視,就像我們變回學童並跟著仙域中最凶的老師。」 分化的軍隊較易於掌控,我腦中浮現這個討厭的想法。天皇是擔心士兵們再次違抗他嗎?士兵們並不知道他們對我的支持忤逆了天皇——他們並不知道我做了什麼招惹天皇。那天我真正對天皇的違抗,是我有意曲解他下令要求我帶回龍珠的旨意,而這只有我們心知肚明,可能這個新任命的天皇心腹吳將軍也知情。 「這是最糟的嗎?沉默的用餐時間?」我輕描淡寫地說,試圖鼓舞她的心情,儘管我內心也隱隱不安。 她皺了皺鼻子。「每天都新增規則真的很難遵守,很快地,擅自離開玉宇天宮也算違規了,我就無法再來了。」 這想法令我不安,我離開天庭後發生這麼多變化。我怎麼能忍受這些限制?我記得當時最慘的處罰是被嚴厲責罵,通常是建允將軍或文……我畏縮了一下,將不愉快的回憶拋到一旁。「如果妳不理會這些規定會怎樣?」 「罰跪、關禁閉及鞭刑。」說到最後一個字時,她聲音有點顫抖。 我緊緊握著碗。「妳一定要小心。」 「喔,我很小心,從來沒有那麼謹慎。」她有感而發。「但他們看似特別密切監視我,尤其是吳將軍晉升之後。」 「什麼?為何?」從她的沉默我讀到答案,內心萬分悔恨。「因為我們兩個很要好?」 她低下頭,用湯匙攪拌著湯,「是他們無端生事,子虛烏有。這不會改變什麼,我不會迎合他們的。」 愧疚揪著我的心,這正是我一直害怕的,她可能僅僅因為是我的朋友就受到傷害。「如果情況如此糟糕,萬一他們不斷找機會處罰妳,妳為何繼續待著呢?」 「我還不能離開,只要我還為天皇效力,我家就很安全。若再遇到麻煩,我們可沒有什麼有力朋友為我們說話。我弟弟希望長大後加入軍隊,如果我現在離職,他就沒機會了。」她的視線飄向遠方,「有時候,繞開麻煩並不能保證安全無虞。粗心的腳仍會踩到路邊的石子,而閒言閒語落入錯誤的耳朵裡,也可能產生嚴重的後果。」 「妳跟妳家人都可以來這裡。」我立刻提議道,「這裡離天庭監控的眼線很遠。」 但其實他們仍緊盯著月宮,我內心的聲音發出警告。 「我希望我可以。」她感傷地說。「但我家人一定不願意搬家,我們深耕紮下的根並沒有如此容易拔除。」 我內心升起一股熟悉的依戀。我離家多年的日子裡,我常常感到漂泊無依,像一根種在陌生且充滿敵意的土壤中的雜草。我環顧廳內四周,看著熟悉的家具、破舊的地毯,以及小時候坐過的板凳。無數的回憶湧現,每一個都彌足珍貴,無可替代。然而,最重要的是牆內的人。家人,無論是透過血緣,或情感牽絆,都為這個地方賦予了靈魂。這比這裡的任何一塊磚瓦石頭,甚至金、銀或玉,都來得重要。 空中響起抑揚頓挫的笛聲,是剛師傅在演奏樂器。隨著他每一次換氣晃動,笛子的流蘇也跟著擺動。廳內的聊天聲停了下來,大家都轉向他。他的演奏很出色,每個音符都很純淨並確實。 最後一個音符落下後,我母親說:「謝謝你,剛師傅,你的樂曲真是個好禮物。」 「過獎了,月之女神。」 「你常常為你家人演奏嗎?」我母親問道。 「我的妻子,她很喜歡音樂。」他微笑並轉向我。「我聽說妳女兒是個優異的樂手,我們是否有榮幸能聆聽一曲呢?我很樂意分享一些我做的曲子。」 「謝謝剛師傅,但接在你後面表演令我倍感壓力。」我並非出於謙虛而拒絕,我比較希望表演時能選擇自己的觀眾。 一陣尷尬的沉默後,淑曉問:「剛師傅,你在此找到什麼音樂靈感了嗎?」 他熱切地點頭。「啊,中尉,這個地方真是太棒了:風吹過樹葉的颯颯聲、雨水打在屋頂的聲音,甚至是腳下泥土輕柔的嘎吱聲。我很想要再待久一點,如果女主人同意的話。」 「你想要待多久就待多久。」我母親應對地非常禮貌且完美,然而我還是發現她語氣中的猶疑。也許,她也一樣想念我們家裡原本的寂靜。 用餐完畢後,我陪著淑曉走到外頭。夜幕低垂,然而燈籠尚未點燃。 當她踏上雲朵,我碰了碰她的手臂:「保持警戒,別做不該做的事。」 「像妳常常做的事?」她邊笑邊搖搖頭,笑聲空洞,「我改邪歸正了,我現在是個聽話的模範生。」 我遞給她一個絲綢包裹。「這是給敏宜的桂花。」我做力偉的伴讀時,敏宜為我們準備膳食而成了朋友。 淑曉把包裹夾在腋下,「妳們的樹林要光禿禿了,如果每一個釀酒師跟廚師都一一來敲門的話。話說他們怎麼會知道這些花?」 我沒說話,只是一邊看著她的雲朵飄遠,一邊揮手告別。她會沒事的,我踱步走回房間時對自己說。淑曉很精明,宮中朋友也多,力偉也會看顧她。然而當我躺在床上,我腦海裡盤旋著她的疑問,昏睡前最後一個念頭是:浩然師傅之前如何得知我們家的桂花林的?多數訪客不會自找麻煩走進森林,我也從沒主動帶人參觀。 ***   砰、砰、砰。   一陣清脆的沙沙聲隨之傳來,就像風鈴般叮噹作響,帶有節奏但微弱,彷彿來自很遠的地方。 我一下子睜開雙眼,在黑暗中眨了眨,從一片深沉的寂靜看來,現在要嘛是深夜,要不正要接近凌晨。那聲音是我的幻覺嗎?也許我應該多喝一些浩然師傅的酒,才能跟前幾晚一樣睡得安穩。   砰、砰、砰。 我猛然坐起,豎耳細聽。這是真的,像敲擊某個堅固的東西,那後頭持續不斷的沙沙迴聲又是什麼?我掀開被子,大步走到打開的窗前,大口吸入帶著清甜香味的冷空氣,天空還很暗,月光灑滿大地。遠處的月桂樹參天,樹枝搖曳如狂風吹襲,然而一旁的桂花樹卻一動也沒動。 一陣恐懼冰冷且猛烈地流竄全身,我的手顫抖著拉了件長袍穿上,努力在腰間打了個結。我套上鞋,抓起弓箭,爬出窗外。我雙眼盯著晃動的月桂樹,雙腳飛奔——跌跌撞撞地差點摔跤。一聲,兩聲,三聲,那些奇怪的敲擊聲再度響起,這棵樹痛苦地抽搐著。我在空地前停下,握緊了弓。 月桂樹旁站著一個男人,背對著我。他的氣息濃厚且混濁,就像凝結的一攤油。但這股氣息卻令我感到莫名熟悉,我渾身的刺痛意味著警示。一道閃光引起我的注意,是月光映照在高舉的斧頭刀刃發出的一道銀光,而竹製斧柄上的綠色流蘇大幅晃動。一刀落下,重擊在月桂木上,金屬撕裂了樹皮。伐木人手中流出深色的東西,那是血嗎?他弄傷自己了嗎?然而這棵樹劇烈地顫抖著,銀白色的樹葉沙沙作響,一粒種子掉落在地面,閃閃發亮像顆墜落的星星。 我引了一支火焰箭矢,從暗處中現身,我的心狂亂跳動。這男人一轉過身,我齜牙咧嘴地迅速將弓箭對準他的腦袋。 是剛師傅。 他先前溫順的舉止以及駝背的模樣消失了,棕色眼珠閃爍著猛禽般的眼神。高明的偽裝,我憤怒地想著,他甚至也隱藏了他的氣息。我應該早點發現的,竟然被如此簡單的法術捉弄,力偉跟我之前就用同樣方法溜出玉宇天宮。如果我先前就察覺,我肯定拔刀相見而非以茶待客。我對浩然師傅的偏執讓我看不見真正的威脅。我咒罵自己,竟然因剛師傅的虛弱模樣,誤以為他不具威脅。我應該早就學到,事情並不總是表面所看到的那樣。 「妳來交流創作的嗎?」他嘲諷地提起他稍早的提議。 「我對你演奏的曲子沒興趣。」我觀察他的斧頭,細長的刀柄上有著小圓孔。這是他的笛子,我嚇了一跳。一想到他將如此致命的武器帶進我家,內心不停翻騰,他甚至坐在我母親身邊並與她談笑風生,真想射出手中的箭,但我想先問出個答案。「別動,不准使用法術,告訴我你是誰,以及你來此的目的。」 「我為何要說?」他雙眼瞇起,似乎覺得很有趣,但目光停在我的弓箭上,「妳沒有權力問我任何事情,我要找的東西並不屬於妳。」他稍稍鬆開並展示了一下他的手,露出掌上蜿蜒的深厚疤痕,深色突起的傷疤紋路上沾著鮮血。 只是片刻分心,雖然我馬上回神,但還是太晚了,他已經朝我衝了過來,高舉著斧頭。我轉身躲開,並放開我的箭,他往後下腰,毫髮無傷地閃過咻咻地飛過的箭矢。他的斧頭再次在我面前揮舞,我飛快躲開,刀刃削過我一縷髮,髮絲如割草般飛散,差一秒我可能就被劈成兩半了。 背脊一陣寒意,我拉起弓,弦深深咬入手指,我趕緊放箭,閃電嘶嘶作響,在天空中劃出一道軌跡,朝他奔去。當我的箭矢射中他時,他全身亮起某物閃閃發光,是屏障。一道道白光在屏障上爆裂,屏障隨即破裂了,但他馬上施放能量封住裂縫。他抽回手,掄起斧頭擲向我,斧頭在空中旋轉,如一團銀色殘影。我撲倒在地並壓低身子,手掌跟臉頰按在塵土裡。斧頭從我上方呼嘯而過,重重地砍向一棵桂花樹,花瓣如雨般落下。武器抽動幾下後鬆脫,飛回剛師傅手中,我趕緊翻滾跳躍起身。他手裡發出危險光芒,而我指尖也正引箭射出,朝他飛去。他巧妙躲開,同時光球消失於夜空中。 「妳還能再攻擊幾次?」他口氣愉悅,似乎在跟我聊天。 「直到能殺了你。」 我抓住能量,臉龐流下汗珠。他再次轉向我,但這次我站穩腳步,掌中釋放出閃亮的魔法氣旋,快速圍起並束縛他。我手一揮,將他甩到地上,後腦勺重擊在石頭上。他喉嚨發出一聲呻吟,眼皮眨了眨後闔上,四肢癱軟,斧頭從他的手中鬆脫掉落。我帶著上弦的箭小心翼翼地接近他,我神經緊繃,他看似很強壯,應該沒如此容易倒下,之前就是被他的偽裝欺騙—— 一聲喊叫劃破寧靜:「剛師傅!你受傷了嗎?」平兒在我身後大喊,並衝向他倒地之處。 「平兒,回來!」 我跳起來擋住她的去路,但是太遲了。剛師傅的雙眼猛地睜開並跳起身,伸手抓住平兒的肩膀並將她原地按住,他的斧頭飛回手中,將毛骨悚然的刀刃架在平兒的脖子上。 「你在做什麼?」平兒奮力想掙脫他,他抓得更緊,刀鋒劃過她的皮膚,她立刻僵住,胸口上下起伏。 「放開她。」我深吸一口氣,抑制我做出魯莽行為的衝動。 「放下妳的武器並向後退。」他警告我。「放我走,大家都不會受傷。」 「然後你能保證之後不會殺我們?」我嚴厲地問。 「我跟你保證。」他說得好像他的話很值得相信似的,彷彿他未曾以偽裝走進我家門。 我猶豫不決時,他將斧頭刺入平兒的肉裡,一道深色鮮血從她淺色衣袍滲出,她喉嚨發出哽咽聲,嚇得一動也不敢動。 「你膽敢再傷害她,你會十倍後悔。」我用我最強烈威脅的口氣說,「我不需要武器就能讓你付出代價。」 他張開嘴,牙齒發亮,「當然,我不敢與如此有名的戰士交手。」他語氣裡帶著一抹嘲諷。 我壓抑住怒火,放下我的弓。他立刻將平兒推向我,轉身拔腿就跑,當我接過平兒,一朵雲早已俯衝而下將他帶往空中。 我原本想追過去,但平兒抓著脖子喘氣,手上沾滿鮮血,倒在地上。我感到一陣難受,蹲在她身邊並雙手緊握她冰冷的雙手。我的能量緩緩地注入,治療她的傷口,撕裂的血肉漸漸閉合成一條白色細線。我做得很笨拙,但此刻聊勝於無。 平兒揉著太陽穴呻吟,「星銀,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為什麼剛師傅要這麼做?」 我皺了皺眉頭,「我不知道,他是個騙子,還是個竊賊。」 她撐起身子,從她黃色長袍皺褶中掉落某物。一條細金鍊,上頭掛著一枚橢圓珍珠。珍珠裡閃著火焰,就像龍珠一樣,然而沒有蘊含一絲龍的強大力量。她一直戴著這條項鍊嗎?之前都被長袍遮蓋住了嗎? 「平兒,這是什麼?」我用手撫過珍珠光滑的表面,感覺很暖和。 她的臉蒙上一層烏雲,「這是我離開家鄉時形成的,對南海神仙來說,只有來自最深刻情感流下的淚水才會化為珍珠。」 「妳想念妳的家人嗎?」真是個不經大腦的問題,很愚蠢。她當然會想念,平兒從來沒有回去過,這幾十年來一次都沒有。 雙眼閃著淚光,她眨了眨眼。我轉過身,給她一點緩和獨處的時間。草叢間某物閃閃發亮:是月桂樹的種子。我撿起來,放在指尖上滾動,我很熟悉種子外殼的冰涼堅硬觸感,但這是我第一次不是在樹梢上握著它。一股能量掠過我的皮膚,為何剛師傅想要月桂樹的種子?為什麼他千里迢迢而來?我看向月桂樹,樹幹上布滿深深的漕痕,彷彿被猛獸抓傷,上頭還被一些深色液體沾染了。那是剛師傅的血嗎?他在砍伐月桂木時也把自己弄受傷了嗎? 一股木質香氣撲鼻而來,樹幹上的裂痕滲出帶著光澤的金色樹液,並漫延至樹皮,樹幹上的漕痕邊緣延伸並編織融合,直到再次合為一體。我目光飄向月桂樹種子,它們像銀霜般晶瑩透亮,從樹葉間窺探著。我一直認為它們很美,珍貴且稀有。然而,當我開始懷疑它們閃耀的深處裡隱藏了什麼祕密,一股寒意籠罩著我。

作者資料

陳舒琳(Sue Lynn Tan)

陳舒琳出生於馬來西亞,倫敦及法國求學,目前與家人定居香港。 陳舒琳對故事的熱愛源自一份父親的禮物,是她第一套來自世界各地的寓言故事集。 翻遍圖書館裡能找到的所有寓言故事書之後,她發現了奇幻小說,並在她大多數青少年時期裡沉浸在這些魔法世界中。 寫作或閱讀之餘,她喜歡探索住家附近的山丘及湖泊,寺廟、海灘及蜿蜒窄巷。她很喜歡珍珠奶茶及辛辣的食物,不過她很遺憾這些食物她還不會自己做。 作者🌙 官網www.suelynntan.com ✩ IG及推特 @suelynntan

基本資料

作者:陳舒琳(Sue Lynn Tan) 譯者:曹琬玲 繪者:麻繩 出版社:燈籠 出版日期:2024-02-17 ISBN:9786269792610 城邦書號:A6130003 規格:平裝 / 單色 / 58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