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愛閱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三生三世步生蓮(叁)足下千劫
left
right
  • 庫存 = 4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三生三世步生蓮(叁)足下千劫

  • 作者:唐七
  • 出版社:平裝本
  • 出版日期:2023-04-17
  • 定價:340元
  • 優惠價:79折 269元
  • 優惠截止日:2024年7月30日止
  • 書虫VIP價:269元,贈紅利13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55元
  • (更多VIP好康)

內容簡介

無論記得也好,忘記也罷, 再來多少次,一眼萬年的,只能是她。 出乎意料的劇情轉折、死生契闊的人神之戀,承先啟後的關鍵一集! 「三生三世」系列最高峰!已確定改編翻拍電視劇! 知名繪師 唐卡 精心繪製 唯美書封 為挽回成玉,觸犯天規的連宋受了七日冰瀑之刑,豈料一回到凡世,竟驚見愛人陷入昏迷。盛怒下他嚴懲元凶,卻也連帶失去了有關她的全部記憶。其實他並不知,她不過是光神祖媞轉世修行的一具凡軀,如今祖媞覺醒,這世間便再無成玉。 為踐行天道賦予她的使命,復歸的祖媞主動剝除了與連宋的那段刻骨銘心之情,然命運弄人,他們彼此相忘,卻再次相遇。乍見祖媞,莫名的熟悉感令連宋心頭為之一震,他隱約察覺,他與她,必有前緣。 隨著心中疑惑加深,連宋決定冒險深入埋藏記憶的秘密禁地,只是,接連被揭開的真相,卻令他痛不欲生。眼看「大限」將至,他們是否能跨越命運的阻礙,實現相守的承諾?

內文試閱

第一章 殷臨再次見到連宋,是在南荒和西南荒交界處的嶓塚山。 那是祖媞沉睡後的第兩萬七千四百三十六年,他同昭曦一道去嶓塚山獵殺紅色天犬。 紅色天犬是二十多萬年前被火神謝冥封印的洪荒異獸,誰也沒料到有朝一日牠會衝破封印重臨世間。天犬現世,所臨之處,必有兵禍。紅色天犬身負的這種邪能雖影響不了神、魔、妖、鬼四族,但凡人卻無法躲避牠帶來的厄運。 若八荒已無人族血脈,那即便天犬重現世間,其實也沒什麼所謂。問題就在於自少綰將人族送去十億凡世後,八荒中雖再無什麼純粹的凡人部落,然洪荒之時五族雜居,為後世留下的半人族混血後裔卻不少。 當初若木門開之時,這些半人的混血們並未跟隨少綰一起前往凡世,而是留在八荒,於神族的庇護下建立了幾十個小國。 八荒生靈仍喚這些混血為凡人,稱他們建立的國度為凡人之國,而因著他們凡人的血脈,紅色天犬臨世,也必將給這些國度帶來兵災。 祖媞神歸位之時曾為世間降下法咒,在法咒中自稱人神。人神,乃一切凡人之神,庇佑世間所有凡人。混血的凡人亦是凡人,姑媱自然不會坐視這些凡人罹厄。這便是殷臨和昭曦趕來嶓塚山獵殺紅色天犬的原因。 不過他們卻來遲了一步──在他們趕到之前,神族已派神君下來收拾天犬了。神族派下來的其中一位神君,便是九重天元極宮的三殿下,他們的老熟人──水神連宋。 嶓塚山草木蓊鬱,林麓幽深,桃枝竹與鉤端竹遍植於山巔。 藉著翠竹的掩隱,殷臨目光複雜地望向籠罩於嶓塚之上的玄光結界。結界覆地千里,幾乎將整條南荒山脈都納入其間,令殷臨不由想起兩萬多年前水神在凡世裂地造海時,亦築出了如此廣博的結界。 只是彼時,水神在結界中,而此時,他卻在結界外。 鎮厄扇結金輪懸於中天之上,一身白衫的矜貴青年於雲端憑几而坐,從前在凡界就跟著他的那個叫粟及的道士如今已修成仙身,跪坐在矮几另一邊,時而傾身同他說話。青年撐腮看向結界內,神態很是閒適,偶爾一笑,風流蘊藉,如芝如蘭。 這樣的連宋同兩萬多年前殷臨最後一次在北海之濱所見到的那個心若死灰的水神,全然不似同一人。 或許那些事,他已忘了,連同尊上,他也忘了。殷臨想。這本該是他樂於看到的結果,但不知為何,他心中卻有些五味雜陳。 玄金色的結界中驀地迸出紅光,吸引了殷臨的視線。 原是紅色天犬自遠方疾馳而來。 被結界困住的異獸左衝右突,動作快若流星。天犬身後緊跟著一個身姿高䠷的玄衣少年。少年一邊追逐著天犬,一邊分神護著身旁一個持鞭的黛衣少女。天犬最大的優勢便是速度快,那少年看著年紀不大,凡人十六、七的模樣,但爆發之時,速度竟也及得上天犬,可因要留神照顧身旁的少女,好幾次眼看便能追上天犬與其近戰了,卻被生生拖累著錯過了時機。如此虛耗半晌後,少年似乎感到生氣,突然停下來將少女定在原地,又給她結了一層護身結界,而後獨自向天犬疾追而去。 一紅一黑兩道虛影在結界劃定的範圍內你追我趕,就在那黑影追上紅影的一瞬間,冷冽劍光似閃電掠過,天犬哀號一聲,獸首驀地墜地。鮮血似烈焰自獸頸噴薄而出,玄衣少年退後兩步以劍風築起屏障擋住鮮血,卻不料在他後退之時,那噴血的獸頸裡突然躥出了一線殘魂。少年一愣,揮劍便斬,那泛著妖異紅光的殘魂卻抵擋住了劍氣,如流矢一般直向被定在原地的黛衣少女而去。殘魂雖被護身結界擋了一擋,卻仍有少許紅光穿過了結界,眼看便要近少女的身。 便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忽有人影閃過,一推一拉之間,少女已被拽至那人身後,原本高懸於空的鎮厄扇亦於同一時刻出現在來人手中。穿過結界的紅光與扇體相撞,哀叫一聲,那人輕鬆地一收扇,殘魂沒入扇中,頃刻無影。 那黛衣少女嚇蒙了似的,一歪便要倒地,幸被隨之趕來的粟及扶住。 玄衣少年匆匆按下雲頭,落在收扇的白衣青年面前,神色端肅地請罪,「方才是侄兒大意了,請三叔降罪。」 隱了氣息藉著一叢鉤端竹掩住自己身形的殷臨,同他們尚有些距離,但因耳力極好之故,清晰地聽得了此語,方知這眉目如畫的少年竟是九重天上那位天資絕倫的兩萬歲便飛昇上仙的天族儲君──太子夜華──連宋大哥的兒子。 玄光結界已撤,連宋垂眸看向垂首請罪的少年太子,笑了笑,「降什麼罪,在天君跟前攬下這事兒原本就是為了給你練手,雖然出了點小差錯,但你終歸也將天犬斬於劍下了,何罪之有?」 少年的神色仍是端肅,「可若不是三叔及時出手,天犬亡魂便已入煙瀾仙子之體了。天犬雖是異獸,然並不兇猛,三叔雖不曾說,但侄兒也知三叔帶侄兒來此斬殺天犬,乃是希望以此異獸鍛煉我在護住同伴前提下的對敵之術,」少年停了一停,含著愧意,「是我太心急了。」 聽少年太子提起煙瀾,殷臨想了一陣,才想起來那是誰。然後他朝那黛衣女子認真看了一眼,發現眉眼果然很熟悉,的確同當初熙朝的十九公主煙瀾無甚差別。蓋因如今她雙腿完好,不再坐在輪椅上,他方才打眼一瞟,才沒將她認出來。 殷臨憶起,兩萬多年前他好像是聽到了一個傳聞,說東華帝君做主,將煙瀾給提上了九重天,還給她安了一個什麼仙位。但因這是天族的內事,他聽過便聽過了,也沒怎麼在意。 其實當初在凡世時,殷臨同煙瀾並不相熟。然因太安公主煙瀾之名極盛,開初,他倒也聽說過煙瀾乃什麼九天仙子轉世的傳聞。彼時他並沒有放在心上,只以為無稽之談罷了。而後卻見連宋出現在了這位公主的身邊,他才終於想起一些舊事,猜出了煙瀾究竟是何許人。 煙瀾同他,應該算有一點淵源。 或許不止一點。 當年祖媞獻祭混沌後,留下的那口靈息化為了一顆紅蓮子。昭曦依照祖媞的囑託,將這顆紅蓮子送去了九重天,親手交給了墨淵上神。兩位女神謀劃紅蓮子之事時,倒是想得很好,以為只要告訴墨淵這是少綰以灰飛的代價為他換來的新神紀的花主,他便一定會珍惜善待它。可在墨淵看來,若不是為了留下這顆紅蓮子,少綰不至於連具仙身都留不下,故而對那紅蓮子十分厭憎,隨手將其拋落在南荒便不再過問。多虧被墨淵撿回去養在身邊的那個叫作令羽的小童子記住了昭曦的話,生出了惻隱之心,時不時地以崑崙墟中的靈泉水去澆灌那紅蓮子,才使得蓮子存活了下來。 殷臨是在幾千年後,方得知了蓮子的遭遇。彼時墨淵已失蹤了許久,天地也已是另一番造化,紅蓮子久無人看顧,流落在南荒,幾乎虛耗掉最後一絲靈氣。畢竟是祖媞靈息所化的靈物,殷臨不忍見它就此凋萎,主動承擔起了照顧它的責任。 如此,幾萬年過去,蓮子順利長成紅蓮。再是幾萬年過去,有一天,紅蓮化形了。 化形後的紅蓮第一眼看到的人便是殷臨。但她並不知她是他看顧著長成的,只以為他是生在她旁邊的一隻普通花妖。且不知為何,她固執地認為他比她小,非要認他做弟弟。他懶得跟她爭執,從了她。她問他叫什麼名字,他放眼一望這四海安定八荒長平的世間,胡謅說他叫長平,紅蓮便照著他的名字給自己起了個名字,叫長依。 紅蓮化形後不久,殷臨等待了許久的祖媞神終於自光中復生,開啟了她在凡世的十七世輪迴之旅。自此,殷臨便不常在南荒待著了,泰半時候都在凡世護佑轉世成為凡人的祖媞修行。長依對此一無所知,只以為他是在外遊歷。 殷臨至今記得,那是在祖媞結束第十六世轉世的兩千兩百年後,他終於助祖媞將受損之魂將養好,趁著將養好的魂魄得以重回光中靜息,他得空回了趟南荒。他的洞府緊鄰著長依的洞府。他剛在自己的洞府門口現身,一隻已在那兒等候了許久的白鵺鳥便匆匆迎了上來,急急向他求救,說長依為採靈藥誤闖了雙翼虎的七幽洞,被困在洞中生死不知。 人,是得去救的。可剛耗費了許多神力助祖媞之魂回到光中靜息,他著實很疲憊。結果就是,七幽洞中與那雙翼虎一場鏖戰後,他雖將長依給救了出來,自己卻也被那畜生傷得不輕。 長依在他養傷的榻前哭成了個淚人。後來不知道她從哪裡打探到若要治好他的傷,需以神族的白澤為質,輔以三十六天無妄海邊生長的西茸草,以老君的八卦爐煉丹。 似乎是為了收集白澤給他煉丹,長依才結識了連宋,而後有了成仙的機緣。 殷臨一直覺得這很好。她原本便是少綰留給這新神紀的花主,卻為墨淵所棄,眼看就要在南荒以妖的身分碌碌一生,沒想到最後仍得了機緣化去妖澤證得仙果,成了萬花之主,這豈不是上天注定? 自長依當上花主後,殷臨自覺任務已成,無需再細細照看她,而為了準備祖媞的第十七世轉世,他待在凡世的時間越來越長,很少再回到八荒中來。 那一次,殷臨足在凡世待了一百六十年才再次回到八荒。沒想到迎接他的卻是花主長依已於十年前殞命的消息。 長依命殞鎖妖塔之事很是有名,他稍加打探便探出了因由,同時他還探到了一個很有幾分可信度的消息:說長依雖在鎖妖塔下魂飛魄散了,但一向照拂她的天君三皇子連宋卻不忍她如此,因此散掉半身修為斂回了她的一些散魂,而後又將這些散魂凝成了一顆明珠,欲請靈寶天尊補全她的魂魄,令她再世重生。 若長依果真是個靈胎降生修成神仙的仙者,此種方法或許的確可以救回她。可她畢竟不是。她的原身,只是兩位尊神的一口氣息,死了便是死了,氣息自將回歸於天地,又還能有什麼以後呢。 相伴了許多年,對於長依之死,殷臨也感到悵然惋惜,但畢竟生來心性堅定,他很快有了考量:當日連宋斂的自然不會是長依的散魂,而應是祖媞的靈息。既然靈息未能回歸天地,反陰差陽錯被水神給凝聚了,那必不能由著天族用它去造個什麼別的怪物出來。靈息本就是祖媞一息,自當重歸祖媞的魂體。 打定主意後,殷臨很快去凡世鎖了隻凡人的魂魄,洗淨了那魂魄的前生事後,帶著它偷偷潛進了靈寶天尊的宮邸,尋到了已被天尊補綴得差不多、存放於紫金養魂罐中將養的那顆魂珠。他小心地將魂珠中祖媞的靈息萃取了出來,又將那隻洗淨的凡人魂魄填放了進去。那口靈息當年被祖媞精煉過,與魂魄無二,被打散後更看不出它只是一口氣息,或許正是因此,補綴這魂魄的靈寶天尊才不曾懷疑長依的來歷。原本殷臨有些擔心凡人之魂和仙魂瞧著畢竟還是有些區別,他偷梁換柱這事兒可能瞞不了多久,但沒想到長依在九重天的記憶竟也被收納進了那顆魂珠裡。凡人的魂魄融進那珠子,被帶著仙澤的記憶一裹,不仔細查探,根本發現不了魂珠裡的內容已被他動了手腳。 取回祖媞靈息後,殷臨在南荒待了十八年。十八年來,沒聽說靈寶天尊關於那魂珠有什麼懷疑。 十八年後,祖媞在凡世的最後一次輪迴契機終於到來了。殷臨便提前回到了凡世,在那叫作成玉的小孩子降生之時,將隨身攜帶的靈息放入了那孩子的身體裡,希望它能順利融進祖媞之魂。卻不想即便一口靈息,也不是一具凡軀所能承受,即便那是謝冥所造的凡軀。小成玉無法掌控與靈息伴生的全知之力,若不是他及時發現,請來百花族長鑄成「希聲」封印此力,險些釀成大禍。 殷臨全身心都投放在轉世的小成玉身上,靈寶天尊那紫金養魂罐中的魂魄最後怎麼樣了,他沒有再關心過。直到他在凡世看到了出現在連宋身旁的太安公主煙瀾,他才知曉那魂魄的最終歸處。 所有人都以為煙瀾是長依的轉世,唯有他清楚真相:煙瀾不過是個承載著長依部分記憶的凡人罷了。長依早已不存於世。想來東華帝君將煙瀾重提上天,也是深信煙瀾乃長依轉世吧。殷臨有些心不在焉地想道。畢竟聽說從前在九重天上,帝君也很是賞識長依。 殷臨無意去拆穿這一切,終歸當年他偷偷潛入靈寶天尊宮邸之事不太光彩,雖說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卻究竟不該是他這等身分的神使所為。

作者資料

唐七

超人氣網路小說家,曾以筆名「唐七公子」寫作,作品風靡兩岸三地,其中成名作「三生三世」系列更引發讀者瘋狂追捧! 她的文風極富特色,在細膩優美的遣詞用字中,含藏不著痕跡的幽默,人物的形象與性格躍然紙上,情節則常出人意料之外,讓讀者時而被逗得開懷大笑,時而心弦緊繃、感動落淚,有「虐心女王」的稱號。 另著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三生三世步生蓮》、《四幕戲》等書,本本暢銷,並多已改編拍成電視劇與電影,叫好叫座!

基本資料

作者:唐七 繪者:唐卡 出版社:平裝本 書系:☆小說 出版日期:2023-04-17 ISBN:9786269653355 城邦書號:A1080160 規格:平裝 / 單色 / 43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