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499輕鬆升級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人文藝術 > 藝術設計 > 電影
戲如妳:陳淑芳的孤味人生
left
right
  • 庫存 = 8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戲如妳:陳淑芳的孤味人生

  • 作者:王昀燕
  • 出版社:遠流出版
  • 出版日期:2023-01-17
  • 定價:450元
  • 優惠價:79折 356元
  • 優惠截止日:2024年5月29日止
  • 書虫VIP價:356元,贈紅利17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338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內容簡介

★金馬獎雙料影后陳淑芳 首部正式授權專書★ ★見證台灣電影、電視逾六十年的時代軌跡與風華歲月★ ★國家影視聽中心、遠流台灣館 策劃製作★ 「專心演戲就是我的孤味。」——陳淑芳 ◢ 出身九份金礦家族,阿笑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 ◣ 本名陳笑的陳淑芳,出生於日治時期昭和十四年(1939),父親是台北州基隆郡瑞芳九份四番坑的承包商之一。家境優渥的她,是備受寶愛的掌上明珠,成長歲月更映照出台灣淘金史上最璀璨的一頁。 自省立蘭陽女中初中部畢業後,她考進國立藝術學校,成為第一屆學生。在崔小萍等老師的啟蒙下,學習戲劇表演,進而踏上星途,歷經轉折跌宕,一步步成為我們所熟知的專業演員。 在鏡頭前,她是我們眼中的母親角色專業戶、國民阿嬤;私底下,她性情爽颯又頂真,是獨立且周到的女性。本書透過第一手訪談,追溯陳淑芳曲折如戲的身世背景、成長過程、感情與婚姻經歷等,探觸她的價值觀與生活哲學,記述她充滿時代印記與個人風格的一生。 ◢ 從影迄今逾六十年,是台灣影視產業的縮影與切片 ◣ 1957年,芳齡18的陳淑芳以台語片《誰的罪惡》出道,電影、電視兩棲,從影至今逾六十年,共出演約八十部電影作品、一百二十部電視劇,還橫跨歌唱、配音等表演領域,以未曾停歇的個人藝界經驗,見證了台灣影視產業的時代遞變。 她歷經了1950、60年代,每年拍攝上百部片的台語片黃金年代,隨片登台風靡無數觀眾影迷;老三台創立,成為最早接受專業訓練的基本演員,面臨官方推動國語、限制台語節目等政策;參與現場直播的「群星會」歌唱節目;台灣新電影興起,在侯孝賢《風櫃來的人》、楊德昌《青梅竹馬》等作品中演出;兩岸熱,赴中國拍攝瓊瑤劇;有線電視頻道百家爭鳴,因鄉土長壽劇《飛龍在天》、《台灣龍捲風》等,走入家家戶戶,更廣為各階層觀眾所熟知。 陳淑芳始終致力於她所熱愛的影劇工作,她的演出履歷,是台灣影視發展史最鮮明的縮影與切片。 ◢ 始終在那裡,是她對表演所展現的,最深的愛 ◣ 陳淑芳演了一輩子戲,卻直到年過八十,才以短片《日後,回家路》拿到人生中第一座演員獎項:屏東電影節最佳演員獎。2020年,同時以《孤味》與《親愛的房客》,獲得第57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與女配角獎,成為最高齡的演員獎得主,並創下首位同時奪下影后與女配角的紀錄。 陳淑芳的演藝之路充滿戲劇性,她將台前幕後的種種經歷化為養分,從永遠的陪襯綠葉,一躍成為鎂光燈聚集的影后,期間的蛻變,不只激勵人心,背後的長期積累與自我磨礪過程,更教人想一探究竟。 書中同時收錄陳淑芳與電影導演林正盛、鄭有傑、許承傑,以及演員莫子儀充滿創作靈光的精彩對談,並穿插資深導播朱莉莉與徐秀華的長期觀察,透過其他影人的視野眼光,折射出陳淑芳的不同面向,展現一名專業演員的天賦、熱情、努力與迷人特質。 名家推薦 吳念真 │ 導演、編劇 杜篤之 │ 錄音師、音效師 林正盛 │ 導演、編劇 侯孝賢 │ 導演 莫子儀 │ 演員 許承傑 │ 導演、編劇 楊貴媚 │ 演員 廖慶松 │ 剪接師、監製 鄭有傑 │ 導演、編劇 藍祖蔚 │ 影評人 ——推薦(按姓氏筆畫排列) 專業好評 「用專業,在工作上、在生活上成就她自己的人生,我覺得很勇敢。這是我找她演出之前的印象,合作之後果然是這樣。作為一個女人,她不會怨嘆,不會活在過去的悲愁裡,她一路走,也就這麼走過來了。」——林正盛(導演、編劇) 「她能夠以六十年如一日的姿態走到這裡,我覺得非常不容易。而且她不會刻意表現出她有多不容易。對我來說,她活得很美,不管她的生活或是她的工作方式,很多東西超出我的理解。」——鄭有傑(導演、編劇) 「她永遠都覺得要不斷的學習,永遠都有進步的空間。這是我從阿姨身上學到演員的價值。」——莫子儀(演員) 「拍一場哭戲,阿姨還會問你,你要右邊流淚還是左邊流淚?我心想,怎麼可能?阿姨真的辦得到!不管是演電視劇或電影,阿姨都非常專業,我覺得那已經是工藝(craft)的一部分了。」——許承傑(導演、編劇) 「我非常欣賞她對自己的要求,以及她對專業的尊重。她尊重、信任所有專業的人,包括服裝、化妝,就像一個新生兒,全然把自己交付出去。她也接受所有的挑戰,特別值得年輕人效法的是,她保持開放,一直到現在都還在學習,不活在過去。」——朱莉莉(資深導播) 「她的人生是不斷往前衝,不斷開發新的可能性。她常說,管他的!我要嘗試!她不怕天不怕地,給人很多正向的能量。」——徐秀華(資深導播)

目錄

目次 【輯一】故事 阿笑 少女時代 踏上星途 從台灣新電影走來 墜入低谷 影后的誕生 【輯二】對話 我不是要找一個有自覺、會講出一番道理的演員——林正盛X陳淑芳 她活得很真、很美,而且永遠覺得要不斷學習——鄭有傑X陳淑芳X莫子儀 專心演戲就是我的孤味——許承傑X陳淑芳 【輯三】有問有答 生平大事紀要 重要作品年表

內文試閱

阿笑 陳笑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 她出生於日治時期昭和十四年(一九三九),父親是台北州基隆郡瑞芳九份四番坑的承包商之一。四番坑位於九份溪畔,是瑞芳礦山最早開採的礦帶之一。 週歲時父母帶她出遊,在木柵指南山麓留下一張合影。在那個普遍貧窮的年代,他們一家三口皆穿著正裝,嬌嫩的她一襲小圓翻領格紋洋裝,頭戴帽沿略寬的紳士帽,頷下細巧地打著蝴蝶結繫帶,像一個被精心裝扮的洋娃娃。 陳笑出生前,父親在承包的礦區探勘到可觀的金礦礦脈,傳奇般一夕致富。陳家聘雇了礦工一、二十人,阿笑自小看著工人在家中進進出出,冶煉金條,見證了九份淘金史上最璀璨的一頁。 礦工們往往徹夜開採,直到早上才出礦坑,一下工,就到陳家吃飯喝酒。那是一幢樓高三層的古早透天厝,一樓前廳擺了張圓形大餐桌,平時由燒得一手好菜的母親負責掌廚,張羅工人們的吃食。大家下工時間不一,往往分批而來,陳家像是辦流水席似的,經常一整個上午熱鬧不休。 每當母親在廚房爐灶炸肉,聽到􃺔􃺔作響的油炸聲,阿笑就愛湊上前幫忙。灶又大又高,偏偏她個兒小,便搬來一張小板凳,雙腳一踩,高度正好。她拿著一副長長的筷子,在油鍋裡攪拌呀攪拌,見肉熟了,就俐落夾出。 母親最拿手的是宜蘭著名的手路菜西魯肉,以豬五花肉絲、大白菜、紅蘿蔔絲、香菇等食材燴煮,略勾芡,再添上炸蛋酥,那滋味阿笑至今仍念念不忘。 彼時九份、金瓜石一帶礦業盛行,工人很是搶手,為了慰勞底下員工,父親會到菸酒公賣局買清酒,自行加料調味。陳宅三樓有一個房間,擺滿了酒罈。一甕一甕深褐色大酒罈,上蓋用紅布捆住,外頭貼有紅紙,紙上以毛筆寫著「龍眼乾」、「人蔘」、「黑豆」等字樣,意指裡頭另添好料,滋味更勝。自家工人愛喝什麼酒,儘管自取。 一開始,他們原是用竹製酒勺盛裝入碗,後來大夥兒喝得愈發起勁,索性改用漏斗,直接從酒甕倒入酒矸仔,你一瓶我一瓶。 陳笑的父親身為礦主,也跟工人一道入坑採金,作息日夜顛倒。父親嗜酒,上午返家後即與工人們同坐一桌,大口吃肉喝酒,時常一路喝到中午,酩酊大醉才倒頭睡去。母親也因此練就了好酒量,她每炒好一道菜,端盤上桌,便豪氣地吆喝工人舉杯敬酒。 據說,當時在宜蘭的親友,一旦聽聞他們夫妻即將來訪,就滿心忐忑,深怕拚酒時敗下陣來,會醉得不省人事。有時阿笑母親外出辦事,下了公車,照理步行不久就可抵家門,卻過了兩個鐘頭還不見人影,原來是沿路跟鄰居喝了起來,一家喝過一家,回到家已是醉醺醺。母親這個「症頭」不知延續了多久,數年後,有一回母親央養子騎機車載她到羅東探親,回程時,泥醉的母親坐都坐不直,更別說攬著兒子的腰了,最後只好以揹嬰孩的布巾將她固定住,才能安全返家。 ◆ 陳笑的母親十八歲生下她,此後未再生育,唯之後在阿笑的央求下領養了年紀略長的姊姊,後又相繼領養兩個弟弟。然身為獨生女兒,阿笑特別受寵。 阿笑從小吃得好,每日食兩顆蛋、喝牛奶,牛奶喝膩了,使性子不願喝,家人還為她改換成羊奶。上九份小學,許多孩子都打赤腳,她卻總能穿著一雙光潔的皮鞋,雨天也是。運動會時,她老跑輸同學,因為沒打過赤腳,不曉得怎麼跑。 早期俚俗相傳,女子不得進入礦坑,一如漁家禁止女人登船,如果犯了忌諱,便可能有災。阿笑不聽,揣著父親衣角不放,說:「毋管,我欲入去看!講的是查某,我是囡仔啊!你若毋予我看,我就欲哭啊……」見她又蠻橫又楚楚可憐的模樣,父親只得無奈破例。 阿笑心願得逞,很是興奮。她一直很好奇礦坑裡頭究竟是什麼樣子,竟能夠變出許多亮晃晃的金子。一日,父親趁向晚入坑工作前,帶著阿笑前往四番坑。蜿蜒路途上,她稚嫩的小手緊緊握著父親那因長年勞動而滿佈老繭的食指,徐風吹來,看著兩人投射在山路上一長一短的影子,阿笑覺得心裡滿滿的。 抵達坑口,父親將她抱起,放進運礦的台車,叮囑她雙手牢牢抓著車廂前緣。阿笑頭戴裝有照明燈的頭盔,像是微服出巡、配戴閃亮鑽石皇冠的公主,一臉神氣。 父親手推台車,順著軌道,自窄隘的坑口緩緩進入,才走一小段距離,四周即陷入一片闃黑,阿笑心中探險的樂趣頓時滅了大半,生起小小的恐懼。抬頭,透過明暗閃爍的燈光,看見頂部與兩側釘滿了一根根的木條。那是俗稱「牛條仔」的相思木條,用來支撐坑道,防止壁面崩塌。再往前,坑道的支線更是崎嶇狹小,甚至必須彎身才能進入。 九份金礦蘊藏豐富,然而分佈零散,且礦脈厚薄不一,不利以機械大規模開採。一九一四年,台灣五大家族之一基隆顏家的顏雲年,自日人藤田傳三郎手中接下九份礦山的管理權後,採出租承包制,分區以「狸掘式」採掘旁支礦脈。顧名思義,這一採礦法講求機敏應變,工人必須化身為狸,靈活穿行在狹小的坑道之間,有時甚至必須在僅能容身的空間裡,橫躺著作業。 阿笑父親所屬礦區採得的礦石,會集中運送到專門冶金的地方,經過多道程序,煉製成粗金。因為金礦,陳家十足優渥,阿笑父親更是因此出手闊綽。 豪氣仗義的他,看不慣別人沒錢,往往只要對方開口,表明生活窘迫,他二話不說,就轉身走進房裡,打開專門存放黃金的斗櫃,取出金條,隨手一剁,交給對方,也不管究竟價值多少。 直到一九四九年,台灣物價狂飆,為抑制通膨,政府實施幣制改革,才有所謂「四萬換一元」,舊台幣四萬僅能換得一元新台幣的境況。而在那之前幾年,正是陳家產金最盛的時期。 當時父親有意在宜蘭五結買地,原打算以金條支付,但賣方不肯,堅持收現款。為此,父親將大捆大捆鈔票分裝在幾個麻布袋裡,帶著家人及一票工人同行,除了年紀尚小的阿笑,每人皆須負責看管一只布袋。一夥人浩浩蕩蕩徒步至瑞芳車站,搭乘火車前往宜蘭,因深怕途中遭搶,一路上小心翼翼。 日治時期,火車票價不菲,且車廂分為三等,大多台灣老百姓只能搭乘較為廉宜的三等車廂,富裕闊氣的陳笑一家卻能乘坐頭等車廂,極為風光。 台灣光復前夕,陳笑舉家搬遷到宜蘭礁溪山上,阿公、叔叔等親人則仍留在九份。他們在礁溪養豬、種芭樂。嗜吃芭樂的阿笑,還曾因貪嘴而便祕,父親拿著鉤子幫忙疏解,絲毫不嫌髒。 當時,私藏物資是會被抓去關的。向來孝順的阿笑母親,若是宰了豬,為成功運回九份孝敬阿公和叔叔們,刀工精湛的她會將五花肉切成薄片,服貼藏在雙層的揹巾內裡,捆在阿笑的胸口、腰際。幼小纖瘦的她,綁了揹巾再套上外衣,壓根看不出異狀。母親則提個小竹籃,裝著宜蘭盛產的金棗、李子等果物,與她同行。 路上盤查的日本警察,一見母親攜帶物產,立即扣留,並帶往警局訊問。這時,悄悄尾隨在後的舅舅隨即上前,護送阿笑上車,確保她能安全到達九份,好將肉品送交親友。母親雖沒念什麼書,但腦子動得快,她這招調虎離山之計,讓當時不過五、六歲的阿笑順利躲過盤查。 ◆ 阿笑自小面貌秀麗,遺傳自母親。而對這捧在手心裡的獨生女,母親寶愛都來不及了,自是捨不得打罵。唯獨一次例外。 那是母親得知丈夫在外頭另有情人時。嚥不下這口氣的她,竟要尚年幼的阿笑,與領養來的姊姊,一起去給對方「一點顏色瞧瞧」。對於母親交派的任務,膽怯的阿笑只能聽命行事。一路上,她想像父親的情人見到兩個不速之客,必定會當場拍桌斥罵,將她們掃地出門。阿笑愈想愈緊張,腳步愈走愈慢。 萬萬沒料到,雙方短兵相接,對方竟笑臉迎人,不僅熱情地招呼,還準備了點心,說笑逗弄姊妹倆,跟阿笑原先設想的劇本天差地別。如此一來,叫她如何下得了手?飽餐一頓後,兩姊妹抹淨嘴巴,起身告辭。 這下問題大了,該怎麼向母親交代呢?機靈的阿笑突然心生一計,要姊姊跟她串謀,繪聲繪影地編造她們倆是怎麼對付人家的。阿笑湊到姊姊耳邊說:「你小等共母ちゃん(kãchan,母親)講,咱一个掠伊的頭毛,一个共伊揍落去!」想到這妙計,阿笑臉上不無得意。 待姊妹倆返家,母親卻將阿笑關在三樓,把姊姊帶往二樓,分頭審問。 「你共我照實講喔,恁姊仔攏佮我講矣!」母親果真不是省油的燈。阿笑嘔在心裡,氣惱姊姊怎麼不守信用,說溜了嘴。母親一得知實情,氣憤極了,抽出竹掃帚中的一兩根細長竹條,朝她身上揮去。阿笑疼痛難當卻強忍淚水,她擔心一哭,母親下手更重。 看似豪放爽快的母親,一談及感情,仍是鑽進了死胡同。 ◆ 那年夏天,阿笑剛滿八歲。 午后,窗外日光燦燦,蟬聲狂噪,母親在梳妝台前細細打扮。她穿上最鍾愛的旗袍,緊緻合身,襯出玲瓏身段。母親也幫阿笑換穿那件腰後繫著蝴蝶結的蓬蓬紗裙洋裝,再套上一雙擦拭得晶亮的絆釦皮鞋。 阿笑問:「咱欲去佗位?」母親淡漠地說:「欲𤆬你去𨑨迌。」臉龐卻不見一絲喜色,反而罩著隱隱的哀愁,令阿笑摸不著頭緒。 兩人從九份家中出發,沿著逶迤的山路,往瑞濱海岸的方向行去。青巒重重,依稀可見遠處的海面波光瀲灩。暑氣逼人,母親走得又快又急,阿笑只得不時小跑步跟上,無法貪看沿途風景。 不知不覺走到了沙灘。這時母親下意識地把她牽得更緊,毫不遲疑地直直朝海走去。阿笑開始意識到不對勁,囁嚅著:「母ちゃん……」 「恁阿爸無愛咱矣……」母親像是回答她,又彷彿喃喃自語地,一邊說一邊繼續往前走,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剛上小學的阿笑個頭小,一道浪打來,海水隨即淹至胸口,她一個踉蹌,險些摔倒。她害怕得掙脫母親的手,轉身跑上岸,卻又放心不下,回頭大喊:「母ちゃん!母ちゃん!」但母親頭也不回,意志堅定地往更深處走去。 「救人喔!緊來救人喔!阮母ちゃん佇海內底,緊來救伊!」阿笑瞥見不遠處正好有人經過,慌忙跑去求助。 幾個人七手八腳將母親拉上岸。此時母親已臉色慘白,神情木然。全身濕漉漉的母女倆被帶往附近警局,警察立即聯繫九份分局,過了好些時候,父親以及一位與母親交好的乾媽才趕來接人。 「你欲死,家己去死死咧就好,𤆬囡仔去死創啥物!」回到家裡,夫妻倆又是一陣爭吵。 母親知悉父親在外頭與人相好,一心尋死。那年夏天沒及胸口的浪頭,成了阿笑童年記憶裡最深刻的一瞬。長大後,阿笑有個心願,若哪天有機會拍攝個人傳記電影,片頭要是母親帶著她跳海這一幕。她大聲呼救,一陣陣浪花拍擊海岸,翻湧出無數白沫,此時銀幕轉黑,打上片名—我、就、這、樣、過、一、生。 她沒說為什麼,但熟識她的人會知曉,從八歲時母親帶著她跳海的那一刻,這小女孩即展現了無比強韌的生命意志。 (未完待續)

作者資料

王昀燕

政治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著有《再見楊德昌:台灣電影人訪談紀事》。嗜睡,多夢。天真執拗矛盾之人。喜歡跳舞,喜歡走很長很長的路。這些年,寫著點點滴滴的字,在理想的鋼索上奮力保持平衡,有時企圖無限,有時也想像一隻貓被溫柔豢養。

基本資料

作者:王昀燕 出版社:遠流出版 書系:生活館-Taiwan Style 出版日期:2023-01-17 ISBN:9789573299431 城邦書號:A1201125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