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華文文學 > 散文
鏡前鏡後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鏡前鏡後

  • 作者:林青霞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出版日期:2020-11-03
  • 定價:580元
  • 優惠價:79折 458元
  • 書虫VIP價:45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435元
本書適用活動
會員日新書獨享禮,買就送$50E-Coupon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窗裏窗外》、《雲去雲來》 睽違六年,林青霞又一感性創作 「我的第三本書在我今年生日出版,算是給自己的生日禮物, 也好在疫情中跟大家分享我思、我想和我描寫的人物。」 ——林青霞 ◎美術大師張叔平設計 ◎精彩人物照片 ◎張愛玲百年誕辰紀念〈走近張愛玲〉、給故鄉〈我魂牽夢縈的台北〉 睽違六年,林青霞寫就第三本散文,再次與讀者分享她對人、情、物、事的細膩感受。 《窗裏窗外》與《雲去雲來》兩書,書中都曾寫及故友情誼,與張國榮、鄧麗君的相處舊事,筆調誠摯,情真意切;《鏡前鏡後》也同樣收錄了多篇與好友的故事,得見林青霞之重情與念舊,也一探巨星鮮為人知的生活面。 除了一篇篇動人的人物速寫,更有林青霞在台灣故鄉的遊歷感觸。〈我魂牽夢縈的台北〉,講述偶然經過永康街舊家的巷弄,憑著細碎的記憶影像,尋到了舊家,闖了進去,一腳踏進少女時的老家,只見角落一個當年Cappuccino色的胖沙發還在,時光彷彿停止……「我站在客廳中央,往日的情懷在空氣裏濃濃的包圍着我。八年,我的青春、我的成長、我的成名,都在這兒,都在這兒……」 而〈走近張愛玲〉一文,談及文學傳奇女子一生的故事與創作,不勝唏噓,恰逢張愛玲百年誕辰紀念,特此為記;本書亦收錄作家胡晴舫、電影監製施南生、舞蹈家江青、張一君律師、趙夏瀛醫生、黃心村教授等多位好友寫林青霞的文字。

目錄

自序 無形的鞭子 男版林青霞 閨密 知音 江青總是在笑 不是張迷 情字裏面有顆心 致十八歲的孩子們 夢想家 平凡的不凡 我是路人甲 高跟鞋與平底鞋 匆匆一探桃花源 我魂牽夢縈的台北 你現在幾歲? 九齡後的年輕漢子 我要把你變成野孩子 花樹深情 賺到 Faye 封面故事 像文化那樣憂傷 走近張愛玲 朋友的話 一點點幸福│作家胡晴舫 惜字如金│電影監製施南生 青青相惜│舞蹈家江青 遇見林青霞│張一君律師 尋覓彩虹的盡頭│趙夏瀛醫生 青霞的煮字生涯│黃心村教授

序跋

無形的鞭子 董橋從來沒有對我説過重話,平常跟他吃飯他都是禮貎的聽人講話,自己不太發言。某一個星期六中午,我們在陸羽吃午飯,說到我第一本書的新書發佈會,他嚴厲的說:「你不能稱自己為作家。」我囁囁的說:「我只是在台上跟馬家輝開了個玩笑。」他臉上不帶笑容的:「開玩笑也不行。」我知道他是愛之深責之切,立即不敢出聲。 二○○四年十二月五日我的第一篇文章刊載於《明報》,至今已逾十五年,現在才準備出第三本書,我清楚知道自己不是作家。只是這十五年裏我養成了讀書的習慣,偶爾有所感觸,心中有話想說,就會寫篇文章跟大家分享。我習慣深夜寫作,通常是早上六點完成,然後我會迫不及待發給好友金聖華,等她七點半起床,請她打開電腦,聽完她對文章的回應,我才安心睡覺。 多年來,每逢一月一日元旦當天,我都會在中、港、台和新加坡的報章雜誌上同步發表一篇文章,有時一年只出這一篇,還是被聖華逼出來的。今年,因為新型冠狀病毒的關係,我們全家到澳洲農場暫住兩個半月。記得蔣勳說過,如果去到一個荒島,只准帶一本書,他會帶《紅樓夢》。這次我帶了一箱書,除了三大本《紅樓夢》原著,還有三大本《白先勇細説紅樓夢》、一本《王蒙的紅樓夢》、兩本高陽的《曹雪芹別傳》。平常看到厚厚的書就沒耐心看完,這回我下定決心一定要把白先勇那三大本書K完,結果一開始讀便放不下了。能夠在一本書裏看到當代作家白先勇談論世紀作家曹雪芹,聽白先勇仔細分析解讀他口中的天下奇書《紅樓夢》,真是一大享受。書中有對曹雪芹本人的分析,也説出《紅樓夢》好在哪裏,以及如何以神話的架構描寫賈府由盛轉衰的過程,看完這三本書可以說是結結實實的上了一堂文學課。 我常常形容金聖華總是手持着無形的軟鞭,只要我一懈怠,她就會抽我一下。避疫期間她又輕輕的提醒我,「青霞呀,你趁現在沒甚麼事好做就寫點文章吧,你可以把李菁那篇完成啊。」李菁一生的遭遇對我衝擊很大,一直想寫篇文章把我內心強烈的感受説一説,又怕說得不好,造成對她的傷害,所以遲遲不肯動筆,金聖華、胡晴舫和龍應台都極力鼓勵我寫下來,她們都説把你跟我們講的故事寫出來就成了。 看完白老師的書,我茅塞頓開,文思泉湧,開始寫〈高跟鞋與平底鞋〉,把在腦子裏來回思索了兩年的李菁故事一口氣寫完,〈閨密〉寫好友施南生,也只花了兩天時間,每篇三千多字,之後又寫了〈知音〉胡晴舫。想到要出書必須有篇自序,再加一篇〈無形的鞭子〉,平常一年一篇,現在竟然一個月寫出四篇,能夠寫得如此順暢,實在也是因為拜讀了白先勇老師的書所致。 天地圖書出版社要我把所有文章傳過去,算算共有多少字,我集結了二十篇,有約三萬字,我說太少,社長建議我請幾位朋友寫我,再補寫幾篇中、港、台都熟悉的人物,加上數十張照片,內容便很豐富了。於是我想到熟悉我的好友施南生、胡晴舫、江青。她們都說前兩本書寫我的是白先勇、董橋、章詒和、金聖華、蔣勳、瓊瑤、馬家輝這些紅牌作家,她們怎麼敢寫。「他們是紅牌作家你們是紅顔知己啊!」我説。江青姊兩天內就寫出一篇文情並茂的動人文字。南生從來沒有發表過文章,感到壓力很大,晴舫公務繁忙,我也不催促。現在統統交稿了,都是真性情之人,字字情真意切。 黃心村正忙着香港大學張愛玲的百年誕辰展覽活動,百忙之中也肯加入陣營為我寫上一筆。趙夏灜醫生和張一君律師雖然只見過一次面,但因為公益活動和對於寫作的愛好,就都連在一起了,他們各自主動為我寫了一篇文章。我好好珍惜的把這些朋友的話放在我的第三本書裏,希望能跟大家一起學習和成長。 回憶起初識聖華是SARS襲港的時候,今年更是新冠疫情席捲全世界,前後十七年,她總是我最初的讀者。沒有她的鞭策不會有《窗裏窗外》、不會有《雲去雲來》也不會有《鏡前鏡後》。永遠記得,十幾年前我們挽着手,漫歩於又一城商場地下室的Page One書店,瀏覽書架上的書,聖華説:「想想以後這書架上有你兩本書,那有多開心。」我撲哧一笑:「這是不可能的事。」數年後在那長長的書架上,真的有《窗裏窗外》和《雲去雲來》,我凝望着那兩本書許久許久,真是各種滋味在心頭。我的第三本書在我今年生日出版,算是給自己的生日禮物,也好在疫情中跟大家分享我思、我想和我描寫的人物。 前幾天早上我把剛改好的〈知音〉傳給聖華,她醒來打給我:「青霞,這篇文章改過以後簡直好得受不了了!」我咯咯咯笑得好開心,跟她聊起我的學生時代,初中聯考考不上只能讀夜間部,高中聯考考不上只能讀私立學校,大學聯考考不上只能拍電影。有一次跟朱經武、龍應台和董橋在太子大廈的Sevva西餐廳晚餐,他們三人一個做過香港科技大學校長、一個做了台灣第一任文化部長、一個是前《蘋果日報》社長,都是台灣成功大學畢業,聊起他們的大學生活話題不斷,看他們那麼開心,我説真遺憾沒讀過大學,他們聽了異口同聲的説:「你要是讀大學就完了!」我一時愣住了。後來想想也是,求取知識不一定要在大學裏,生活中隨時隨地都可以學習求長進。聖華非常驚訝我的聯考經歷,她是從小就讀那種我做夢都不敢想的名校,最後還在巴黎索邦大學拿到博士學位,她怎麼能夠體會我這落榜小子的心情呢。 從小書讀得不好,現在卻以讀書寫作為樂,萬萬沒有想到,我的文章竟然得到許多知名大作家的讚許,我當是拿了文憑,這也印證了我一生堅信的座右銘:「有志者事竟成」。 白先勇跟金聖華説,青霞現在真是作家了。 二○二○年四月十八日初稿寫於澳洲農場 二○二○年九月二十二日於香港定稿

內文試閱

我魂牽夢縈的台北   朦朦朧朧中,不知有多少回,我徘徊在一排四層樓房的街頭巷尾,彷彿樓上有我牽掛的人,有我牽掛的事。似乎年老的父母就在裏面,卻怎麼也想不起他們的電話號碼。   二○一九年夏天徐楓邀請我去台北參加電影《滾滾紅塵》修復版的首映禮。有一天晚上,朋友説第二天要去看房地產,對看房地產我沒甚麼興趣,只隨口問了一句去哪兒看?一聽説永康街,我眼睛即刻發亮,要求一起去。朋友知道我也住過永康街,看完房地產,體貼的提議陪我去看看我曾經住過的地方,我不記得是幾巷,到底三十多年沒回去過,彷彿天使引路,我逕自走到永康公園對面的六巷中,在一家門口估計着是不是這個門牌號碼,剛好有人出來,我就闖了進去,一路爬上四樓,當我見到樓梯間的巨型鐵門,我驚呼:「就是這間!我找到了!」原來夢裏經常徘徊的地方就是永康街、麗水街和它們之間的六巷。顧不得是否莽撞就伸手按門鈴,應門的是一名十八歲的女孩,我告訴她我曾經住在那兒,請她讓我進去看看,她猶豫的説家裏只有她一個人,剛才跟着我一起上樓的郝廣才即刻說:「她是林青霞!」   拍完第一部電影《窗外》,我們舉家從台北縣三重市搬到台北市永康街,一住八年,這八年是我電影生涯最輝煌、最燦爛和最忙碌的日子,也是台灣文藝片最盛行的時期。   重重的鐡門閂嘎吱一聲移開,一組畫面快速的閃過我的腦海。媽媽在廚房裏為我煮麵、樓下古怪的老爺車喇叭聲、我飛奔而下、溪邊與他一坐數小時、鐵門深深的閂上、母親差點報警。那年我十九,在遠赴美國舊金山拍《長情萬縷》的前一睌。   走進四樓玄關似的陽台,竟然沒有變,一樣的陽台,母親曾經在那兒插着腰指駡街邊另一個他。   走進客廳,真的不敢相信,彷彿時光停止了,跟四十多年前一模一樣,我非常熟悉的走到少女時期的臥室,望着和以前一成不變的裝修,我眼眶濕了,媽媽不知多少回,坐在床邊用厚厚的旁氏雪花膏,為剛拍完戲累得睡着了的我卸妝。轉頭對面是妺妹的房間,走到另一邊是父母的房間,他們對門是哥哥的房間,突然間我呆住了,那張cappuccino色的胖沙發還在,靜靜的坐在哥哥的房間中,那是我不拍戲的時候經常坐着跟母親大眼對小眼的沙發。   我站在客廳中央,往日的情懷在空氣裏濃濃的包圍着我。八年,我的青春、我的成長、我的成名,都在這兒,都在這兒。這間小小的客廳,不知接待過多少個說破嘴要我答應接戲的大製片。瓊瑤姊和平鑫濤也是座上客,在此我簽了他們兩人合組的巨星電影公司創業作「我是一片雲」的合約,這也是唯一的一部一林配二秦。在這小客廳裏,也經常有製片和導演坐在胖沙發上等我起床拍戲。 •••   九歲時搬到台北縣三重市淡水河邊。中興橋離我們家很近,那時最開心的是大人帶我們坐着三輪車,經過中興橋到台北吃小美冰淇淋。高中讀新莊金陵女中,放學總是跟着住在台北的同學一起搭公共汽車,過中興橋吃台北小吃店的甜不辣配白蘿葡,上面澆點辣椒醤,那滾燙甜辣之味至今記得。高中時期,幾乎每個週末都跟同學到台北西門町逛街、看電影,我們穿着七十年代流行的喇叭褲、迷你裙、大領子襯衫和長到腳踝的迷地裙,走在西門町街頭不知有多神氣。我就是在高中畢業前後那段時間,在西門町被人在街上找去拍電影的。   台北的大街小巷、陽明山的老外別墅、許多咖啡廳通通入了我的電影裏,如果想知道七十年代台北的風貌,請看林青霞的文藝愛情片。從一九七二年到一九八四年我都在台北拍戲,這十二年共拍了六、七十部電影,台北火車站對面的廣告牌經常有我的刊板,我讀高中時期流連無數次的西門町電影街,也掛滿了我的電影招牌。我人生的轉變比夢還像夢,回首往事,人世間的緣份是多麼微妙而不可預測。   白先勇小說《永遠的尹雪艷》裏的女主角住在台北市仁愛路,仁愛路街道寛敞整潔,中間整排綠油油的大樹,很有氣質。我喜歡仁愛路,八十年代初,我用四部戲換了仁愛路四段雙星大廈的寓所,電影的路線也從愛情片轉成社會寫實片,拍寫實片,合作的人也寫實,那時候手上的戲實在多得沒法再接新戲。有個記憶特別鮮明,一天晚上,製片周令剛背着一個旅行袋,旅行袋裏全是新台幣,拿出來佔了我半張咖啡桌,人家一片誠意,不接也説不過去。他走了我把現鈔往小保險箱裏塞,怎麼塞都不夠放,只好把剩下來的放在床頭櫃裏,好多天都不去存,朋友説我真膽大,一個人住在台北,竟然敢收那麼多現金,而且還放在家裏。   八四年後大部份時間都在香港拍戲,偶爾回到台北拍幾部片。九四年嫁入香港,結婚至今二十五年,我魂牽夢縈的地方還是台北。這次回到永康街,才知道夢裏徘徊的地方,我進不去的地方,就在永康公園對面六巷x號的四樓。

作者資料

林青霞

祖籍山東煙台,生於臺灣嘉義,臺灣電影女演員。一九七二年在台北西門町逛街時由星探發掘。以瓊瑤愛情電影《窗外》出道。一九七六年轉往香港發展。 林青霞曾主演超過百部電影,主要包括:《窗外》、《我是一片雲》、《新蜀山劍俠傳》、《天山童姥》、《刀馬旦》、《新龍門客棧》、《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東方不敗-風雲再起》、《白髮魔女傳》、《刀劍笑》、《重慶森林》和《東邪西毒》等等。一九七五年以《八百壯士》,奪得了亞太影展最佳女主角;一九九○年則以《滾滾紅塵》一片贏得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的榮譽。二○一一年出版第一本散文創作《窗裏窗外》;二○一四年出版第二本散文創作《雲去雲來》。

基本資料

作者:林青霞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PEOPLE 出版日期:2020-11-03 ISBN:9789571384177 城邦書號:A2203068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7cm×22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