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歐美文學
日人之蝕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歷史真實事件改編,被朝鮮偷走的日本人 敵國綁架他們,母國息事寧人 國際政治風暴中,是否還有他們回家的路? 法蘭西學院院士:「菲耶的才華即在於將深度藏在表面。」 1970年代晚期,北韓情報單位曾經從日本綁架了十三人,都是普通市民、甚至家庭主婦。北韓綁架普通日本人的目的,是為了訓練情報人員學會日本人的說話方式,甚至複製他們的日常回憶,創造出「外表和普通日本人一模一樣」的朝鮮特務。1987年南韓客機被行李炸彈炸毀,機上115人罹難,執行的朝鮮特務就是經過上述的特訓後,成功假扮為日本籍乘客而完成任務。這是真實的歷史。2002年,在北韓平壤舉辦的日朝首腦會議中,當時北韓國防委員長金正日才首次鬆口向日相小泉純一郎承認此事。 菲耶以這段真實歷史為靈感來源,講述了被捲入這個瘋狂敵對的國際政治關係之中,有家歸不得的人們。當中有被綁架的日本高中生、護士、考古學家,也有因恐懼厭戰而逃離前線的美國士兵,更有執行任務後才發現國家的謊言的朝鮮菁英情報員。加害者、被害者,監視者、無辜者,叛逃者、愛國者……,各式各樣不同立場的角色人物卻是共同迫降在一個不得已的國度,菲耶以小說家之筆鑿穿失語的壁壘,為他們發出聲音。 這段歷史畢竟太匪夷所思。日方從開始懷疑,到獲得證實,到交涉朝鮮還人,中間有十多年的時間,這些日本人和他們的家人獨自被留在不見光的黑暗裡。在小說中,菲耶也探討了母國因為國際政治局勢而息事寧人,要家屬忍耐﹔甚至在真相揭露之前,始終自欺欺人地認定「不可能」的心態,彷彿與敵國形成共犯結構,使得被綁架的日本人難以找到回家的路。 幾個在故事中出現的聲音: ★以為世界上的戰爭和自己很遙遠,卻竟被綁架到朝鮮的普通日本人:「這些蛤蜊,跟我一模一樣,以為自己躲在沙粒的遮蔽下安全無虞,安逸的日子卻被猛然剝奪。」 ★厭戰逃離前線,卻滯留朝鮮的美國人:「我還清楚記得第一次讓孩子們聽韓語版的美國之音那天。我這樣告訴他們:你們所知道的世界不是真正的世界。你們生長在這個韓國,它只是一道裂縫,時間掉了進去,被困在裡面出不來。」 ★曾經對朝鮮共黨政權懷抱幻夢的考古學家:「在日本海的另一邊,並非一片我曾經想像的人間樂土。那裡所上演的是一齣兩千萬個臨時演員演出的一場戲,一場悲劇,到最後,說錯台詞的人都在後台被消滅。」 ★發現真相,卻受到有關單位關切的記者:「永遠不要猶豫,把你們覺得最古怪荒謬的事寫出來。把你們的直覺已經預先感受到,但理智卻放棄了的事,寫出來。」 世界可以暴衝,可以脫序。世界會被意識形態與權力分割,使人類落入荒謬的處境。被敵對時空綁架的人們,是否還有機會回到家人的身邊?是否還可能重新信任這個世界? 歷史造成的荒謬處境,被國家暴力抹去的生命權利......,書中出現的每一段故事,遭遇都令人唏噓。多線交織之下,菲耶呈現了一個冰冷的世界,但臨到極冷處,落到極底層,卻又閃爍出微微的希望。 與本書有關的真人真事歷史報導: 北韓綁架日本人四十多年事件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15941 1987年北韓特務炸毀南韓班機事件 https://www.storm.mg/lifestyle/1165089 被綁架受害者家族會創立人橫田滋甫於今年辭世 https://news.tvbs.com.tw/world/1336861 推薦人 導讀作者:朱嘉漢 (法國第五大學社會學博士,小說家) 彭仁郁 (中研院民族所副研究員) 本書特色 菲耶是當代法國文壇備受肯定的作者。 法蘭西院士稱譽菲耶:「菲耶的才華即在於將深度藏在表面。」。 菲耶同時也是個世界的旅人,雖然用法語寫作,但從全世界取材。 他預定2020年十月將再次訪台,並駐台寫作兩個月。

內文試閱

所以,為了活下去,我做了什麼? 我只放棄了一切希望。 我有孩子,我告訴自己: 「為他們而活!放棄妳回日本的夢想!」 ————孔枝泳 你既已進入此地,放棄所有希望吧! ————但丁 第一部 展開一段敘事的方法有很多種。這個故事可以從一九六六年二月的某個夜晚開始說起,沿著南北韓「非軍事區」,就在分隔兩方戒備軍的幾公里範圍內。或者,一九七八年夏天的某個午後,日本某座島上。也可能在某個傍晚,在新潟的某條街上萌芽;又或者在一艘船上,為了躲開偵測,全速航行。那片海域,有人稱之為「日本海」,而另一群人則說「東海」。 這樣的故事就像尼羅河,起點不只一個,有無數個。而那所有的源頭,衍流出許多溪溝,一條接著一條,注入敘事的主幹 —— 匯成大河。 且讓我們選其中一個源頭來說吧!一九七七年十二月中旬,夜色籠罩新潟市。田邊直子(Naoko Tanabe),十三歲國中女生,上完羽毛球課回家。她走的路線人煙罕至:她的雙親住在一個都是兩層樓房的住宅區。這附近沒有任何商家,幾乎沒有車流。這個時刻,白領階級還沒下班。直子手提運動袋,肩背書包,往前走。 如果,一九七七年十二月的這一天,羽球老師扭傷了腳踝或為了其他原因沒來上課,田邊直子就會提早一個小時回家。她會跟媽媽和好,前天晚上為了那點芝麻蒜皮的小事鬧出的不愉快就會過去。但是,在十三歲這個年紀,芝麻蒜皮的小事很快就膨脹到令人擔憂的程度。 直子運氣不好,羽球老師沒有扭傷腳踝,照常上了課。於是,晚上六點三十四分,直子經過一輛停在路邊的白色小客車,完全沒注意到車內有兩個人影。其中一人搖下車窗,叫住她,向她打聽一些資訊,在此同時,另一人像個忍者似的,一身暗裝,無聲無息地下了車。 幾個月後,另一道源流注入,跳出一個名字:節子(Setsuko)。岡田節子(Setsuko Okada)三個星期後即將滿二十歲,準備從事護士工作。她剛和母親一起採買購物。在一九七八年八月這個午後,佐渡島上暑氣逼人。兩位女性決定先繞去賣冰的攤子,然後再繼續上路。 她們不該這麼做的。不該選在那個時候:那個時間沒有人外出,大馬路被烈日曬得發燙,只有蜥蜴經過。另外就是洋傘下的,她們母女兩人。她們離家只有五百公尺了。節子已經想好,到家之後一定要喝杯啤酒,她母親則盤算著晚餐要做些什麼料理。兩人現在正準備過橋渡河。突然冒出三個人,一把抓住她們。整個過程不過幾秒鐘。她們太過驚嚇,甚至沒想到要高聲呼救。那些人把她們按倒在地用布條封住嘴捆綁手腳分別丟進兩只大麻袋裡。 隔天,在往南幾百公里的地方,九州的最南邊,傍晚結束時分,有人通報一輛汽車被廢棄在一座沙灘附近。車門緊閉。副駕駛座上的女用手提包引發檢調人員的好奇,何況包包旁邊還有一台精美的相機。手提包裡有基本化妝用品、太陽眼鏡和身份證件。相機裡的底片沖洗出來後,顯示的是當天在附近拍攝的幾張照片。調查沒有任何眉目。然而,鹿兒島到水俣之間這段海岸,海面並不危險。檢方一度認為是一起殉情事件,然而兩名婚約者預訂近期內結婚。兩人的關係沒有半點烏雲罩頂。 幾天後,距離鳥取沙丘不遠處,一名年輕人和女朋友游完泳後躺在沙灘上休息。他們發現,在大約二十公尺外的地方,有兩名一點也不像泳客的人。這沒什麼大不了。然而,當這兩人朝他們走來,年輕男子只來得及暗自心想:「極道幫派分子。他們想對我們幹嘛?」便已被塞住嘴巴,被罩在身上的麻袋給蒙蔽了視線。年輕女子試圖反抗,呻吟哀嚎,鬧到其中一個傢伙對她用日文吼了一句,卻是古怪的禮貌形:「敬請保持安靜!」她也被制服了,化為靜默。不過,一隻狗無預警地在周遭吠了起來。從麻袋裡面,年輕男子聽見幾個人的聲音。這些襲擊者在做什麼?胡亂推倒東西,拔腿就跑。接下來的好幾秒他完全茫然不懂。突然,有人解開了捆綁麻袋的繩子。自由了!一對散步路過的夫婦剛替他們鬆綁。他們的狗狗仍在尖聲狂吠。遠方,一輛汽車的引擎聲逐漸消散。 隔年,沿著青森縣的海岸,考古學者林茂(Shigeru Hayashi)徒步前往小泊村(Kodomari)裡。身為繩紋時代和土偶的專家,他正在一片挖掘區裡工作。他注意到,那天是個無風的日子。津輕海峽的海水出奇平靜。一輛汽車從後面超越他,停了下來。駕駛搖下車窗,向他問路;後車門咔啦一聲,一個男子走出車外。考古學者才剛解釋自己不是本地人,可能沒辦法回答,就被重重一記擊昏,失去意識。 現在,讓我們看看南韓停戰線上的一個觀測哨,那裡由美軍下士吉姆‧賽科克(Jim Selkirk)及其手下入駐。他們所監視的可不是一個尋常的邊界。時隔兩千年,如今,羅馬帝國的長城再次與亞洲的陸地接壤。如果這道邊界能夠用聽診器來聽聽,診斷內容應該會顯示:在一九六五年到一九六六年那個嚴冬,這條防線的緊張程度十分輕微。造成這個局勢的原因是天寒地凍,兇不可擋;但也因為,偶爾,歷史會鬆懈,睡意朦朧。然而,只需要一點星星之火,即可燎原,氣氛隨即擦槍走火。這燎原之火,即是挑釁,分歧爭端。一切過後,歷史又陷入冬眠,這道傷痕的兩側皆然。 一九六六年二月十七日的傍晚,吉姆‧賽科克在營區的商店裡買了兩箱啤酒。回到宿舍房間後,他一罐接著一罐地猛喝。每喝下一罐,暈眩的感覺就更強烈了些。必須這麼做。你能辦到的。接近午夜時,有點醉,但絕對沒有太醉,他多套上一件厚毛衣,然後,朝他睡了一年的小房間看了最後一眼,關上門出去。 午夜,當他來到帕里胥(Parrish)上尉面前時,還標準地敬了個禮。巡邏隊出發上路。天凍得連石頭都能裂開。踩在厚厚的積雪上,這幾個男人順著一條理論上已清除過地雷的路線前進。他們在一座山脊停了下來,停留了很長一段時間,警戒狀態。大約凌晨三點左右,寒風吹起,大片大片的雪花紛飛落下。這時下士已完全酒醒,他向手下宣佈:他要去探查一條他們來的時候所走的小徑。他相信當時他聽到一聲雜響。我很快就回來,他說。 他再回來時,已是三十八年後。

作者資料

艾力克.菲耶(Éric Faye)

一九六三年生,路透社記者,一九九一年出版第一本散文集,隔年出版第一部小說,已有散文及小說作品十餘部,包括《我是守燈塔的人》、《雨海上的郵輪》、《我的未來灰燼》、《一段沒有你的人生》、《我的夜車》、《可憐蟲工會》、《孤獨將軍》、《沒有痕跡的男人》,以及《三境邊界祕話》、《Parij》等等。曾多次獲得文學獎項,二○一○年的《長崎》更榮獲法蘭西學術院小說大獎。最新作品是二○一六年出版的《失蹤日本人》。

基本資料

作者:艾力克.菲耶(Éric Faye) 譯者:陳太乙 出版社:衛城出版 書系:Beyond 出版日期:2020-07-08 ISBN:9789869889056 城邦書號:A1690097 規格:平裝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