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首頁 > 套書館 > 文學小說
我的妄想症男友【上+下套書】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我的妄想症男友【上+下套書】

  • 作者:葉子
  • 出版社:高寶
  • 出版日期:2020-03-25
  • 定價:560元
  • 優惠價:75折 420元
本書適用活動
就是愛 讀小說 高寶×新經典 小說暨套書展/75折

內容簡介

★豆瓣讀書8.5分、當當網100%好評、影視籌拍中! 完美融合甜寵愛情與歷史懸疑,海量灑糖甜炸少女心! 高智商妄想症男神╳迷糊破產心理醫生,看兩人如何見招拆招,最終落入彼此的甜蜜陷阱! 我的妄想症男友〈上〉 「既是妃子,朕為何從未見過你?」 朱宣文,知名上市奢侈品TR集團繼承人,在一場車禍過後便得了妄想症,一直說自己是大明建文帝,還與助理「戴公公」一起住在郊外的「皇宮」。 羅開懷,實習心理醫生,戀愛經驗零。因為爸爸炒股失敗而不得不接下院長指派的高薪工作:住進朱宣文的「皇宮」醫治他的病。 羅開懷一「入宮」就碰到了一堆怪事,先是看到了一幅畫,畫中有個長得跟她一模一樣的古裝女子;接著又疑似在半夜碰到鬼,門口莫名跑出了一隻繡花鞋;最後還在擺滿了古物的房間裡看見夢中反覆出現的點朱桃花簪,就好像有人刻意想趕走她一樣。 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羅開懷,不僅沒有被嚇跑,反而和「皇上與太監」過了好幾次招,並且對朱宣文產生了難以言喻的奇妙情感。 某天,就在得知與TR集團繼承人有關的消息後,她開始懷疑「戴公公」可能心懷不軌,也開始搞不清楚朱宣文到底是真有病還是裝瘋賣傻…… 我的妄想症男友〈下〉 「這江山萬民都是朕的,朕便搶了你又如何?」 皇帝、太監、妃子三人到知名百貨「微服出巡」後,TR集團繼承人疑似罹患精神病的新聞就這樣在各大媒體傳開了。 在得知朱宣文病情並沒有「好轉」,無憂心理診所又派了另外一名實習醫生Linda「進宮」治病,卻沒想到病沒治成,反而發現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天大陰謀! 到底神秘委託人是誰?朱宣文寧可放棄一切,也不肯繼承TR集團的原因又是什麼?他父親的死究竟是不是意外? 另一頭,羅開懷又將如何發揮心理醫生的能力,揭開一連串事件的真相,幫助這位「皇上」重新回到原本屬於他的位置?戀愛經驗值零的她能不能發現自己的心,在這輩子和朱宣文一起打造不一樣的結局?

目錄

第一章 妄想症患者 「這位病人,是一位年輕優秀的海歸學子, 只是不久前突然遭遇一場車禍,醒來後就得了妄想症,說自己是皇帝。」 第二章 「入宮」 「還不參見陛下?」 第三章 初次交鋒 「一國之君,身系萬民福祉,豈可說退位就退位?這樣的話,愛妃以後不要再說了。」 第四章 初露端倪 「愛妃不必驚慌,朕自會派人救出國舅。」 第五章 出街「巡遊」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今日帝、妃同游,凡百姓有購物者,皆由天子付帳,以示君恩。欽此。」 第六章 入戲 「那如果,朕就是想做個昏君呢?」 第七章 前世回溯 「人在催眠狀態下說的話,本身就有半分不可信,所以被催眠者口中的‘前世記憶’,我們無法確定那到底是他的幻覺,還是真的前世記憶。」 第八章 「賢妃」 「哦,心理醫生是泥瓦匠嗎?人多力量大是吧?那你們全診所都過來,是不是我們家少爺明天就好了?」 第九章 底牌 「……朕,有些話要對你說。」 第十章 告白 「我知道你就在這個世界上,在上天安排好的某個角落,等著我來找到你。」 第十一章 家譜 「你告訴我,中國歷史上有那麼多皇帝,你裝瘋的時候,為什麼偏偏要做建文帝?」 第十二章 委託人 「原來你就是委託人?」她終於開口,聲音淡淡的,和笑容一樣帶一種意味不明的含意。 第十三章 險中求勝 「命運把這段奇特的記憶給了我們,絕不應該只是為了告訴我們命運天定,我想再試一次,朱宣文,你願意嗎?」 第十四章 強搶民女 「來人哪,」她咯咯笑著說,「強搶民女了。」 「這江山萬民都是朕的,朕便搶了你又如何?」 番外 約定

內文試閱

第一章妄想症患者 「這位病人,是一位年輕優秀的海歸學子,只是不久前突然遭遇一場車禍,醒來後就得了妄想症,說自己是皇帝。」 1 從記事開始,羅開懷始終做著同一個夢。 夢裡雨後初晴,奉天殿前的白玉長階越顯潔白寬闊,長階一頭立著他,一頭立著她,兩丈餘遠的距離,卻已是一生永隔。 「愛妃可還記得,朕與你有個遁世之約?」他笑著對她說,仿佛階下層層叛軍皆不存在,「朕不做皇上,你也不是妃子,你我攜手同遊,做一對神仙美眷。」 她眼裡也盛進笑意,仿佛頸邊森涼白刃亦不存在。「臣妾當然記得,今生來世,臣妾都記著與皇上的約定,請皇上看好這枚簪子,」說著拔下頭上玉簪,「茫茫人海,相見不相知,來世相認,唯以簪為憑。臣妾今日先走一步!」 一股鮮血自頸項噴出,血珠噴灑在藍天上,細碎在陽光裡。她有一瞬忘了身後叛軍逼宮,忘了此時何年,自己又是誰,只覺眼前紅雨好美,想要抬手去觸,卻帶不動手臂分毫。 我是死了嗎?那怎麼還會痛?不,不是項上痛,是心裡痛,原來死亡就是這樣的感覺啊。 恍惚感到身旁叛將驚慌,意識回歸,最後朝白玉長階上看去。他一襲黃袍立在藍天下,灼灼白光晃得她看不清他的容顏。她奮力地睜開眼。 上天啊!請讓我再看他一眼。 眼前華光更甚,天地間轉瞬只餘一片耀目的白。 羅開懷猛然睜開眼,發現枕頭又已經濕了一小片,抬手去擦眼淚,又覺手臂一陣酸麻。她費力地翻身坐起來,若有所思地揉捏被自己壓麻的手臂。 雖然是夢,醒後也記不太清具體情形,但那種透骨的悲傷卻每次都真真切切。 因為這個夢,她十幾歲時還被奶奶拖去看過神婆,無奈她這個夢特別頑強,神婆也趕不走。後來漸漸大了,她自己翻書,發現西方一些心理學家宣稱可以通過回溯療法,使人在催眠狀態下記起前世發生的事,她便覺得自己這夢境大概和前世記憶有關,甚至考大學的時候,還鬼使神差報了心理學專業。 誰知念了心理學才發現,回溯前世這種說法,在國內主流心理學界是不被認可的,心理學課程對它更是隻字不提。有一次她實在按捺不住,問一位老師回溯前世到底可不可信,結果得到了十分確切的回答: 「如果人有前世,還能回溯,那麼還要歷史學家做什麼?多募集些志願者,給他們每人催眠幾次,是不是許多歷史懸案就解決了?考古學家也不用再研究,說不定有人上輩子就是恐龍,可以直接告訴我們恐龍滅絕的原因。」 老師的話無可辯駁,羅開懷自此再也不敢向老師們請教這個問題,後來時間久了,她自己也漸漸覺得這個想法荒唐。心理學認為夢是人潛意識的呈現,她想自己反覆做同一個夢,大概是基於某種強烈而尚未知曉的潛意識吧。 這個解釋夠正統,她也終於放下了心中糾纏多年的疑問,只是偶爾她會允許自己發一小會兒呆,放任自己去想像:如果是真的呢……如果,那個猜想是真的呢? 壓麻的手臂好一些了,她抬了抬,按在仍有餘痛的胸口上。 突然桌上鬧鐘大作,她猛地從愣怔中醒來,這才想起今天是星期一,秦風昨天特地打過招呼的,說今早有個重要的會要開。 飛快地整理好自己,看一眼時間,早飯是不能吃了,還好餐桌上有個蘋果,她隨手拿起來。 「放下!」爸爸一聲厲喝,從廚房裡衝出來,手裡還握著把菜刀,「快放下,快!」 羅開懷驚訝地看著爸爸,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蘋果,還沒反應過來,就見爸爸已拖著瘸腿疾奔過來,一把搶下蘋果,又雙手捧著,恭恭敬敬地放回餐桌正中央,眼中散發出陶醉的光芒。 「爸,這蘋果有什麼不同嗎?」 「大不同!」爸爸得意又虔誠地說,「這可不是普通的蘋果,它是我的祈福聖果。」 「……」 「警告你啊,絕對不許再碰它,它是要保佑我今天股票翻盤的,要是影響我今天翻本,看我怎麼教訓你!啊,對了,家裡別的東西也不許碰。」 羅開懷環目四望,果然見家裡一片紅:紅衣服、紅帽子、紅圍巾,連爸爸本命年那條紅腰帶都繫在了門把手上。也不是第一次見這種陣勢,她無奈地嘆口氣,拎著包去上班。 只是一隻腳才邁出門,忽然又頓住了,她低頭盯著那被拉開拉鍊的手包,皺了皺眉,轉身向小臥室走去。 「羅大笑,你給我出來!」 小臥室裡悄無聲息,空氣中彌漫著一股宿醉的酒味,羅開懷捏著鼻子,三兩步衝到窗邊「嘩」的一聲拉開窗簾。 「羅大笑,起來!」 床上的一大包一動不動,好像真睡著了似的。她一把掀開被子,拎著弟弟的衣領揪起來:「給你半分鐘,把拿走的錢還給我。」 終於挨不過去,羅大笑只好使出第二招——扮可憐:「姐,這回跟以前真不一樣,我今天是要去面試,要繳面試費的,你就幫幫我吧。」 羅開懷哼了一聲,冷笑道:「第一,裝睡代表逃避,逃避代表你心虛;第二,你雖然裝得可憐,但閃爍的眼神已經出賣了你;第三,哪家公司招人還收面試費啊?」她突然提高音量,成功嚇得弟弟一個渾身一震。 「哎喲,姐,我真沒騙你,」羅大笑驚嚇歸驚嚇,還是堅持使出了第三招——死撐到底,「人家是正經公司,招一次人那陣仗大著呢,光午餐都有一百多道菜,開銷大了去了,就這點面試費那都是象徵性收的。」 「呵,你應聘什麼職位啊?」 「大中華區……總經理。」 「羅大笑,你是真傻,還是以為我傻?」 「怎麼……怎麼是傻呢?姐你怎麼罵人呢?」 「不罵可以,把錢還給我!」 「一大早,吵什麼吵?」爸爸聽到動靜過來,看看羅大笑,又看看羅開懷,「大清早不快點去上班,在這裡和你弟弟吵什麼呀?」 羅開懷把弟弟偷錢、撒謊的事一清二楚地說完,爸爸聽完也是一嘆,想了想,皺眉說道:「開懷呀,不是我說你,你弟弟找工作是正經事,你做姐姐的怎麼著也該支持一下,不就是幾百塊錢嗎?」 「爸,他根本就不是找工作,他是偷錢、撒謊。」 「偷偷偷,你怎麼可以這樣說你弟弟呀?」爸爸不悅起來,「你是他姐姐,他拿你的錢也算偷?那上次我拿了你的錢沒打招呼,也是偷啦?」 羅開懷十分無奈,爸爸總是有這種幾句話之內把話引得離題萬里的本事。 「好,錢的事不提,可是他根本就沒有找工作,他撒謊。」 「誰說他沒找工作?我每天親眼看他一大早出去,天黑才回來,不是找工作是幹什麼?現在都要面試了,你還說他撒謊?」 「早出晚歸也不代表他找工作……」 「你就是看你弟弟不順眼!」爸爸氣得手杖篤篤點地,「也看不上我這個爸,是不是?咱們家窮,我這個爸爸沒本事,又帶著個弟弟拖累你,但是羅開懷,我告訴你,我把你從小養到大,雖然沒有錦衣玉食,但我供你吃供你喝,我不欠你的!」 「爸,你說到哪裡去了?現在是說我弟弟撒謊。」 「你不就是怕花你的錢嗎?」爸爸越說越氣,脖子上青筋突出,「行,我跟你說清楚,今天你弟弟面試這筆錢,就算我這個爸爸向你借的,等我股票翻了本,我連本帶利還給你,保證一分錢都不欠你的!」 羅開懷只覺胸中一陣悶,千言萬語堵在胸口,卻沒有力氣說。她揚了揚臉,將酸澀憋回去:「行,爸,我錯了,我支持他。羅大笑,我祝你今天面試成功。」 走出家門,關門前聽見飄出的罵聲:「自私自利!」 眼淚終於還是流了出來,她吸了吸鼻子,又用手背擦乾。生活從來都不容易,誰都不容易,學心理學幾年,她最大的收穫就是知道每一副柔軟或猙獰的外表下,都有不可碰觸的心靈之傷。爸爸年紀大了,拖著條瘸腿,身無長技,人生所有的希望都放在股票上,股票又總是賠本,脾氣大一點也是在所難免……一邊走下樓梯,一邊把手按在胸口上,雖然道理全都懂,可還是沒有辦法假裝不疼。 好在過一會兒就會好的,這個她很有經驗。當年媽媽去世,她以為天都塌了,可是過一陣子,生活還是繼續;後來爸爸打工摔斷了腿,她又以為天要塌了,可是撐一撐,慢慢地也過來了。媽媽去世後的這些年,生活絕非艱難兩字可以形容,在這些日積月累的艱難中,她最大的收穫就是明白了無論發生任何事,只要撐一撐,總會過去的。 只要你有撐下去的勇氣和力氣。 巷口早餐鋪飄來牛肉餅的香氣,她快走幾步過去。「老闆,一份牛肉餅。」想了想,又改口,「哦,不,兩份!」 2 無憂心理診所在大廈的十二樓,羅開懷站在電梯裡,對著鏡子調整笑容。這是秦風在他們這些實習生入職前提出的要求——作為一名心理諮商師,你工作的內容是疏導病人的問題,而不是發洩自己的問題,所以不管帶著什麼樣的情緒來上班,一定要在電梯停在十二樓之前調整好自己,面若桃花,心若明鏡,本我,忘我,無我…… 「叮!」十二樓到了,電梯門緩緩打開,羅開懷滿意地翹一翹嘴角,邁出門去。 「嗖!」一個瑩白物體突然飛矢流星般朝她飛來,她本能地一閃,只聽身後啪地傳來瓷杯的碎裂聲,緊接著又是嘩啦啦碎落一地的聲音。 「來啊,過來殺我啊!大不了一命抵一命!」 驚魂未定地抬頭,就見大廳一個歇斯底里的大男孩正揮著一把水果刀和保全對峙。幾個醫生護士戒備地遠遠站著,實習生Linda保持著兩公尺以外的距離,試圖讓男孩平復。一個四十幾歲的中年婦女躲在大廳一角,一邊啜泣一邊緊張地觀望。 「你別過來,你不是醫生!」男孩對著Linda大吼,「你們全都是黑暗組織的人,你騙不了我!」 大概明白了是怎麼回事,羅開懷悄悄挪到櫃檯去問護士小麗。 「Linda的病人?」 小麗也悄悄點頭:「被害妄想症,今天第一次來,Linda五分鐘就把人刺激成這樣了。」說著撇了撇嘴,斜瞧一眼Linda。 男孩大概是對峙得有些累了,持刀的手有些放低。保全看準時機,機靈地飛身撲去,誰知男孩比他更機靈,一個橫跳讓他撲了個空,又趁機飛起一腳把他踢倒在地,發出清晰的骨頭撞擊大理石的聲音。 羅開懷很疼似的閉了閉眼,護士小麗悄聲道:「這人腦子有毛病,身手倒蠻好的。」 「你說什麼?!」男孩猛地轉身看向這邊。 小麗嚇得花容失色,一個字也不敢再說。男孩手持尖刀,一步一步朝這邊走來。眼看男孩越逼越近,小麗嚇得幾乎快哭出來。 羅開懷咬了咬脣,突然一個一百八十度轉身面向小麗,大叫道:「不許傷害他!」 整個診所的人都呆了一秒鐘。男孩也驚呆了,刀尖停在小麗身前半公尺處,他驚訝地打量羅開懷,好像還是不相信她吼叫的對象真的是小麗,而不是他。 「離他遠一點,我絕不允許你們傷害他!」羅開懷一邊展臂保護男孩,一邊對小麗眨眼睛,小麗心領神會,一點一點挪開,兩步之後咻地逃開了。男孩沒料到竟然有人保護自己,一時有些錯愕。 羅開懷慢慢靠近他:「別怕,我是光明組織的,專門對抗黑暗組織,今天是專程趕來救你的。」 男孩更加驚訝:「光明組織?有這組織?」 「當然,我們專門拯救被黑暗組織迫害的對象。」 「可是我從沒聽說過你們。」 「那是因為敵在明,我們在暗。」 「……我憑什麼相信你?」 「就憑我是今天唯一能救你離開這裡的人。」 男孩猶豫了一會兒,肩膀終於略略降低:「你真的能救我?」 「當然,」羅開懷快速朝男孩身後瞥了一眼,保全已經站起來了,正在慢慢靠近,「看到那邊的安全出口了嗎?現在閉上眼睛,聽我數一二三,當我數到三,立刻朝那邊跑,出去就有人接應你。」 男孩緊盯了她一會兒,終於閉上眼睛。羅開懷伸出三根手指向保全示意:一、二……還沒數到三,保全猛地從身後躍上,雙臂緊緊箍住男孩上身,男孩立刻瘋了一樣地掙扎,嘴裡啊啊大叫。羅開懷不顧危險衝上去,從男孩手上奪下了刀,其他醫生護士也紛紛上來合力制伏了男孩。 兩個男醫生用繩子捆住男孩手腳,羅開懷看著男孩瘋狂地掙扎,心裡暗暗愧疚。如果不是情勢危急,她也不願這樣對待病人。 心理診所如今已漸漸被許多人接受,但還是有很多人沒有正確認識它,有的是不願來問診,有的是把精神病人送過來。其實心理診所的病人很普通,就是那些帶著心靈之傷,或光鮮或頹廢或強大或軟弱地行走在人流之中的普通人,他們穿著沉重的鎧甲,舉步維艱地裝作若無其事,卻不知什麼時候就會跌倒。心理醫生努力做的,就是幫助他們卸下鎧甲,釋放那些不堪重負的靈魂,幫助他們成為他們自己。 而這名男孩的症狀,已經超出了心理疾病的範圍,他們能做的其實並不多。 所長秦風不知什麼時候走過來,伸出肥厚的手掌拍拍她肩膀:「開懷啊,剛才真是多虧了你,關鍵時刻機智果敢,真不愧是我的好學生啊。」 羅開懷笑著往旁邊站了站,悄悄保持合適距離:「哪裡,還不是因為秦老師您教得好。」 「哎呀呀,你的手流血了!」秦風一下抓住她的手,現出心疼神色。 羅開懷一驚,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被劃了個口子,剛才腎上腺素爆發,竟然都沒覺得疼。 「那個,所長,我去洗一洗。」 「那怎麼行?我那裡有藥水,過來我幫你擦。」 「哦,不用了,我自己有OK繃。」她說著急忙把手抽出來,逃跑似的往茶水間跑去。 秦風是她念書時的老師,現在的所長,聽起來應該是十分親厚的關係,可是這世上的事如果都如聽起來那麼簡單,又哪會有他們心理診所和心理醫生的存在? 事實上她念書時和秦風並無深交,只是快畢業時,秦風突然以心理診所所長的名義向她發出邀約,她覺得薪水不錯,家裡又急等她賺錢,便高高興興地答應了。當時有幾個同學還很羡慕她,說沒想到成績好是這麼重要,一找工作效果就立竿見影。她自己想了想,也深以為然。 傷口不長,卻很深,洗了好久才總算不大流血了,可是腎上腺素也降了下去,這會兒一陣比一陣疼,她便繼續用自來水沖著。 「喲,血都不流了,還沖呢?」Linda端著個杯子走進茶水間,倚在水槽旁邊斜眼瞧著她,「生怕大家不知道你受傷了?」 職場定律一:你的優秀代表別人的平庸。羅開懷暗自嘆了嘆,剛才Linda的病人被她制伏,Linda覺得臉上無光,對她心懷怨恨也是正常的。 她一邊繼續沖著水,一邊說:「剛才那種情況,如果我不採取行動,病人可能會傷害小麗,我也只是為了救人。」 「可不是嘛,所以我得謝謝你,感謝你急中生智化解了一場危機。」 「不敢當,是大家合力制伏了病人。」 Linda一聽,「哧」地就笑出了聲:「一般居功至偉的人呢,總喜歡在事後這樣說:我一個人的力量有限,這是大家的功勞。從表面上看,這是一種謙虛,可實際上,是潛意識在把『我』和『大家』區分開,是一種更深層次的驕傲。」 職場定律二:當有人把你當軟柿子捏,你一定要清楚地告訴他——你捏錯人了。羅開懷想了想,轉身笑著說:「那也沒什麼不好啊,居功至偉嘛,也有驕傲的資格。」 Linda一聽氣得瞪眼睛,似乎在懊惱自己的話給她留了空子。 羅開懷接著說:「不過Linda,如果你今早在辨別病人時,能發揮出剛剛一半的專業精神,也許我的潛意識就不會有機會享受這次驕傲。」 「你什麼意思?」 「很簡單啊,剛才那個病人有妄想症,你第一眼就該知道不屬於我們的收治範圍,應該送精神病院。」 「你是在指點我嗎?」Linda聲調突然高了起來,「羅開懷,是不是剛才出風頭的感覺太好,你都忘記自己是誰了?你是秦所長的學生,我也是秦所長的學生,我是實習生,你也是實習生,你有什麼資格教訓我?」 「過度敏感是缺乏自信的表現,Linda,你是因為念書時成績不好而缺乏自信嗎?」 「羅開懷,你不要太過分!」 門突然被推開,秦風光亮亮的腦袋探進來:「開懷啊,你的手……啊,呵呵,Linda也在?」 羅開懷擠出一絲笑:「我的手已經不流血了。」 Linda冷著一張臉不說話。秦風靈敏地察覺到異樣,笑著點點頭:「都在就好,開會時間到了。」 哦,對了,那個會。被Linda這一氣,差點忘了。

作者資料

葉子

原名王丹丹,人氣青年作家、編劇、優閱優劇簽約作者。 熱愛自由與夢想的水瓶座女子,畢業於東北大學日語系,書單包羅萬象,喜愛新奇的事物和陌生的地方,一輩子不妥協的理想主義者。 擅長將歷史人物和事件有機融入到文學創作之中,想像力極為豐富。 已出版《史上最牛日本人》等多部作品。

基本資料

作者:葉子 出版社:高寶 書系:致青春 出版日期:2020-03-25 ISBN:9789863618256 城邦書號:A52A850 規格:平裝 / 單色 / 51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