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升級
目前位置:首頁 > > 人文藝術 > 藝術設計 > 其他藝術
超級導覽員趣說博物館2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超級導覽員趣說博物館2

  • 作者:河森堡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出版日期:2020-02-18
  • 定價:380元
  • 優惠價:79折 300元
  • 書虫VIP價:30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85元
本書適用活動
超級VIP/ 外版精選!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繼《超級導覽員趣說博物館》,最會說故事的明星導覽員河森堡再次登場! 雅典國家考古博物館、以色列博物館、英國自然史博物館、美國自然史博物館、英國帝國戰爭博物館、墨西哥國立人類學博物館、柏林的博物館島、法國凡爾賽宮博物館、史密森尼學會旗下的博物館、古根漢博物館,還有《死海古卷》殘本、帕德嫩神廟的雅典娜女神像、始祖鳥的化石、阿加曼農的金面具、猶太人的第二聖殿模型、阿茲特克文明的遺跡…… 人類自步入文明以來,已經歷經了七、八千年的時間,在這麼長的時間裡,如此廣褒的地球上,創造了非常多元且多彩的文明,而博物館就像是一條如假包換、活生生的時空隧道,裡面每一件文物都是人類文明曾經存在的證據。 讓我們再次跟隨明星導覽員河森堡的腳步,盡情在紙上暢遊一座座精彩的博物館,享受每件文物百轉千折的故事! 各界好評推薦 吳冠德 庶民美術館館長、當代藝術家 張芸 旅讀中國總編輯 彭瀞儀 飛碟電台主播 游冉琪 人文遠雄博物館館長 蔡耀慶 臺灣藝術大學博物館學課程指導教授 薛良凱 國立故宮博物院顧問 偉大的藝術品和文物總能直指生命的核心,在深邃的內蘊中引發來自集體潛意識的共振。 走進博物館吧!想像在浩瀚星空中遨遊,享受孤寂與渺小,在一顆顆閃亮珍稀的文明幽光中省思…… ——吳冠德 庶民美術館館長、當代藝術家 這是一個博物館的江湖。你需要河森堡這位瑯琊閣主的指引,始得洞悉其間恩怨情仇;你亦需如瑯琊錦囊般的此書,方能得知哪幾樣寶物必熟之,而得識過去與未來。 ——張芸 旅讀中國總編輯

目錄

前言 如假包換活生生的時空隧道 Chapter01 雅典國家考古博物館:神祕的西方文明 Chapter02 以色列博物館:美麗與哀愁 Chapter03 英國自然史博物館:自然科學大教堂 Chapter04 美國自然史博物館:嘆為觀止的標本 Chapter05 英國帝國戰爭博物館:收藏武器 Chapter06 墨西哥國立人類學博物館:邊緣文明的回歸 Chapter07 柏林博物館島:最密集的博物館群 Chapter08 法國凡爾賽宮博物館:法國圓明園 Chapter09 史密森尼學會博物館:博物館聯合國 Chapter10 古根漢博物館:最會賺錢的博物館 Chapter11 奇奇怪怪的博物館:大開眼界 尾聲 我們今天所知的歷史是真實的嗎?

內文試閱

尾聲 我們今天所知的歷史是真實的嗎? 愈來愈多證據表明,人類以往對於歷史的看法很可能存在著極大的偏見。 現今大部分歷史書都出自歐亞歷史學家之手,也就是說,都是站在歐洲人和亞洲人的立場而寫,導致我們腦中的世界歷史變成了一部「歐亞視角歷史」。我們也很少拿起一本伊朗學者或非洲學者寫的歷史著作來看。 這在客觀上造成了某種「文明歧視」,當我們欣賞電影《三○○壯士:斯巴達的逆襲》時,很容易認為古希臘一方是「正義」的,古波斯是「邪惡」的。但如果細看歷史就會發現,希波戰爭雙方其實都難言正義。再比如,我們提到漢朝與匈奴、唐朝與突厥、宋朝與契丹這些民族的關係時,總自覺或不自覺地為漢、唐、宋貼上「正義」的標籤,把少數民族都視為蠻夷、胡虜。 再進一步放眼全球,類似的文明歧視和文化偏見現象就更多了。 一九八二年,哥倫比亞大作家馬奎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後,在獲獎演說裡說了一句重要的話:「我們最大的挑戰是,無法用常規的方法使別人相信我們真實的生活。」 的確,無知和偏見往往來自我們接收資訊的管道和思維模式過於單一,導致真實的歷史消失無蹤,只剩下我們願意接受和相信的歷史。對此之外的東西,我們其實一無所知。 一路下來我介紹了很多博物館,不知讀者有沒有發現,人們對於古代文明的重視程度,其實是厚此薄彼,不太公平的。很多歷史上曾經非常輝煌的古代文明慢慢被邊緣化,尤其是那些和歐亞交集較少的文明,都有意無意「被淡出」了歷史,變成「失落的文明」。以至於現在我們提起古代文明,總覺得似乎世界上就只有過古埃及、古希臘、古羅馬、古印度,除此之外都不重要、不值得一提。 隨著近年歷史研究的逐步深入,我們發現這並不是歷史的真相。 那些被邊緣化的失落古文明,有些近年已逐步回歸人們的視線;有的仍然在歷史中沉睡,期待人們某一天能重新發現它們,意識到它們曾經存在於地球上。 第一個要說的和古埃及有關。 提到古埃及,我們總愛說「古埃及人發明了什麼」、「古埃及人建造了什麼」,說多了,留下的印象彷彿古埃及自始至終都是同一個人種、同一個民族,擁有同一種風俗習慣。 根據古埃及的壁畫、木乃伊棺木、雕塑等推斷,純正的「古埃及人」今已不存,今日與其血統最接近的是北非的科普特人。而且根據研究顯示,真正的古埃及人比現今的科普特人還高,皮膚呈古銅色,很可能兼具黃種人和阿拉伯人的特徵。 此外,古埃及地區並非一直由古埃及人統治。就像古代中國的歷史是由秦、漢、隋、唐、宋、元、明、清等組成的一樣,在古埃及長達幾千年的歷史裡,曾經有過三十一個王朝,統治者則來自不同的民族,甚至是完全不同的人種。 古埃及早在西元前十七世紀的第十三王朝時期就遭受到來自亞洲的喜克索斯人入侵。較為激進的專家學者主張,真正意義上的古埃及人在那時就被消滅了。等到西元前十一世紀,一支來自埃及南部尼羅河上游的神祕力量——努比亞人,異軍突起,建立了一個強大的王國,也就是庫施王國(Kush)。 努比亞人早期臣屬於古埃及,除了進貢象牙和黃金,也為古埃及提供大量奴隸,統治中心位於今日的蘇丹共和國納帕塔(Napata)一帶。西元前八世紀,庫施王國在國王皮耶(Piye)帶領之下,趁著古埃及內亂的機會,一舉征服整個埃及,建立了古埃及第二十五王朝。 二○一七年,中國國家博物館曾舉辦名為「大英博物館一百件文物中的世界史」展覽,展出了很多來自大英博物館的珍貴藏品。眾多藏品中,有一尊沙伯提雕像(Shabti)出自西元前六四四年的塔哈爾卡國王(Taharqa)陵墓。在這尊雕像的面容上,我們已經看不到之前古埃及雕像那種稜角和線條分明的臉,完完全全是純正的尼格羅人種,也就是黑人。很顯然,這座雕像雖然名義上來自古埃及,其實是庫施王國的傑作。 約於古羅馬帝國時代前後,庫施王國日漸衰落,最終在西元三五○年左右亡於新起於衣索比亞境內的阿克蘇姆王國(Kingdom of Aksum)。 阿克蘇姆王國於西元一世紀前後出現在今天的衣索比亞地區,並於西元四世紀左右達到極盛。領土包括今天的衣索比亞北部,南達索馬利亞,北抵埃及,還占了阿拉伯南部地區很大一部分,國力十分強盛,也是非洲第一個信奉基督教的國家。在軍事方面則擁有非常強大的海軍,還有武裝了大象的陸軍,就連當時的拜占庭帝國都主動與他們聯合。 阿克蘇姆王國控制了整個紅海地區,形成了阿杜利斯(Adulis)這樣繁榮的港口貿易城市,東西方之間的金銀、象牙、香料、鐵器、酒、棉布之類的大宗貨品,每天在這裡源源不斷交易著。今日在衣索比亞,我們還發現了大量阿克蘇姆王國時期的教堂和宮殿遺址,最有特色的是高聳入雲的圓頂石碑,高度竟然高達三十三公尺,比十層樓還高,可見當時阿克蘇姆王國國力之強盛。 後來,阿拉伯帝國崛起,一步步擊垮了阿克蘇姆帝國。不過阿克蘇姆王國並不是非洲古文明的鼎盛階段,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曾經出現過比阿克蘇姆王國更強大的文明,比如十三世紀上半葉興起的馬利帝國(Mali Empire)。 馬利帝國在國王曼薩․穆薩(Mansa Musa)統治時的國力來到頂峰,軍隊人數近十萬,國土範圍南起非洲熱帶雨林地區,北到撒哈拉沙漠,西抵大西洋沿岸,是當時世界上的大國之一。此外,馬利王國盛產黃金。西元一三二四年,身為穆斯林的穆薩國王決定前往麥加朝聖,一路上大肆揮霍黃金,甚至他每到一地,當地黃金價格就開始下跌,富裕程度可見一斑。 馬利帝國在十七世紀衰落,並由於後來歐洲殖民者和連年戰亂的破壞,遺留下來的文物極少。今天,只有在馬利國家博物館和丹麥的哥本哈根博物館裡,我們還能看到一些仿照十七世紀馬利帝國末期樣式製造的面具,這種面具名叫「契瓦拉」,意指「羚羊」,是過去撒哈拉以南的人們參加慶祝豐收或祈雨儀式時戴的。偌大的一個馬利帝國,留下來的,只有這麼一點點痕跡。 縱觀非洲歷史,桑海帝國(Empire of Songhai)、貝寧帝國(Kingdom of Benin)、加奈姆—博爾努帝國(Kanem-Bornu Empire)都曾相繼崛起,這些帝國幅員之遼闊、人口之多、軍事之強、經濟之盛,遠遠超過了同時期的歐洲。當中世紀的歐洲人還蜷縮在陰暗仄小的小城堡、小鄉鎮裡時,這些非洲王國已經建造了規模宏大的宮殿和寺廟。但是,對於他們的歷史,今天很多人都一無所知,由於缺乏史料,甚至連歷史學家也一知半解。換句話說,這些曾經燦爛的文明,被我們已有的歷史紀錄邊緣化了,好像從未發生過。 好在,這些邊緣化的文明近年正逐步回歸。比如二○一八年上映了一部好萊塢電影《黑豹》,虛構了一個科技程度極高的非洲國家——瓦干達,其實就有很多非洲歷史上各個帝國的影子。這部電影的意義因此非常重大,告訴我們世界歷史不光只那麼幾個國家,「帝國」、「王朝」,也未必只能沿襲歐亞模式。 其實,即便在歐洲和亞洲內部,仍然存在很多「擠在歷史夾縫裡」的失落文明。比如,維查耶納伽爾王國(Vijayanagara Empire)。 維查耶納伽爾也譯為「毗奢耶那伽羅」,毗奢耶那伽羅王國在十四到十七世紀時統治了整個印度半島南部,從一三三六年開始,前前後後經歷了四個王朝,並於十五世紀中葉達到勢力頂峰,勢力範圍橫跨印度半島,囊括了德干高原南部。今天印度的卡納塔克邦、坦米爾納杜邦、喀拉拉邦、果阿邦、安得拉邦等,幾乎都是這一帝國的領土。 該國首都毗奢耶那伽羅城和帝國同名,意思是「勝利之城」,鼎盛時期容納了五十萬人口,來自各地、不同宗教信仰的人在這裡從事香料和棉花貿易。本地人還和葡萄牙人有貿易往來,明朝的鄭和船隊也不止一次來過這裡。 十六世紀後半葉,毗奢耶那伽羅帝國被北方穆斯林國家聯盟擊敗,王國幾乎毀於一夜之間。今天如果前往印度南部卡納塔克邦的亨比村旅遊,還能看到毗奢耶那伽羅城的遺址,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於一九八六將此城遺址列入了「世界遺產名錄」。在這裡,我們能看到美輪美奐、令人嘆為觀止的精美寺廟群,其中最有名的衛塔拉寺廟「音樂柱」只要輕輕敲擊就會發出清脆的回聲,如此工藝水準,就連今天都很難做到。 說完亞洲,再說美洲。 前面介紹墨西哥國立人類學博物館時提及了阿茲特克帝國、瑪雅帝國、印加帝國,其實在這些帝國北方,還有一個很少被人提及的文明——卡霍基亞(Cahokia)。 卡霍基亞位於美國伊利諾州,是古代印第安先民創造的一座古代城市,同樣列名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據推斷,西元一一○○年前後,這裡的人口有六千人到四萬人。意味著這片現今已經徹底成為遺址和廢墟的荒野,一千多年前曾經是北美洲最大的城市,一直要到十九世紀八○年代,費城的人口才超過了它。 卡霍基亞遺址最引人注目的,無疑是碩大的僧侶土丘(Monk's Mound)。 這個巨大的土製金字塔高三十公尺,長三百多公尺,寬二百多公尺——埃及第二大的卡夫拉金字塔(Pyramid of Khafre)邊長也不過二百多公尺。而像這種形制小一些的土丘,在卡霍基亞有一百多座。 遺址附近,考古學家還挖出了石器和陶器、精美的砂岩做成的裝飾品、大規模的墓葬、制銅的車間等。根據這些考古遺跡還原,距今一千多年前的卡霍基亞是個巨大土金字塔林立、夾雜著住宅區的龐大原始城市。這些大土堆大部分都是神廟或獻祭的平臺。整座城市規劃整齊,建設精美,非常壯觀。 卡霍基亞在十三世紀前後開始衰落。有人認為是密西西比河的洪水,以及集中生活帶來的疾病,導致了人們的離去。很快地,卡霍基亞也就消失在人類的歷史之中,沒有留下太多遺跡。 除了大陸上的文明,還有海洋上的文明。 幾乎在卡霍基亞古城消逝的同時,一個東南亞太平洋上的文明古國——滿者伯夷王國——正走向鼎盛。今日的旅遊勝地峇里島就有很多滿者伯夷王國遺存下來的古建築。 一提起東南亞,很多人往往有偏見,認為那裡的人特別「軟」。事實上,滿者伯夷王國曾經打敗蒙古人。 很多人都以為,蒙古帝國當初在亞洲只有日本未能征服,其實除了日本,還有滿者伯夷王國。西元一二九二年,元朝一千多艘戰艦組成的大軍在今天的爪哇登陸,迅速滅了當地的小國家後,緊接著就將矛頭指向了滿者伯夷王國。 誰也沒想到,這個並不出眾的東南亞小國居然在國王的帶領下,一舉打退了元軍。這件事正史有載,該國靠自己真正的軍事實力打贏了蒙古人。連蒙古人都被揍趴,滿者伯夷聲望大振,之後便統一了爪哇。 雖說和蒙古人交手贏了,但滿者伯夷人明白,強大的元朝並不好惹。得勝之後,他們主動和元朝交好,互通使者,穩定局面之餘,也形成一股勢力強大的滿者伯夷海上帝國。 勢力極盛時,滿者伯夷王國統治了今天一整個「馬來世界」,包括馬來群島南部、加里曼丹島、蘇門答臘島、峇里島。經濟方面,他們不但有蘇木、白檀香、豆蔻等特產,還向過往的航船徵稅。 明朝建立之後,滿者伯夷與明朝往來密切,朝貢貿易做得有聲有色,今天的印尼東爪哇省就出土了大量的明朝瓷器。如果前往印尼東爪哇省首府泗水市旅遊,滿者伯夷博物館裡就展示了很多滿者伯夷時代的文物,良好保存著那個時代的建築遺址。遺址顯示,滿者伯夷人不但修建神廟、寺院,也修建了相當有品質的運河與調節洪水的水利設施,規模之宏大,設計之科學,同樣遠在同時代的歐洲之上。 其實,無論是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也好,北美洲也好,東南亞也好——人類自步入文明以來,已經歷經了七、八千年時間。在這麼長的時間、這麼廣袤的地球上,我們當然不只創造了古埃及、古希臘、古羅馬等眾人熟知的少數幾個文明,更多元、更多彩的文明,大多數被我們埋沒了。 所幸,隨著全球化進程的推進,學者和專家已經開始逐步意識到這個問題,很多曾經失落的文明,正一個又一個被我們從歷史的縫隙中找了回來。許多非歐美國家學者的著作,也愈來愈獲得世人的重視。在這樣一個時代,很需要把我們過去認為的那些所謂「歷史」都先打個問號,解放自己的想法與觀念,才能重新審視這顆地球上到底發生過什麼。

作者資料

河森堡

本名袁碩,畢業於首都師範大學,現為中國國家博物館講解員。 在國家博物館工作八年。 先後為近50,000名觀眾講解超過3,000小時。 知乎高人氣科普專欄作者,微博十大影響力人物。 2017年被中國科學協會評為十大影響力科學類格主。 被媒體譽為「2017年知識型網紅」,2016年《壹站到底》單期NO.1。 著有歷史科普作品《超級導覽員趣說博物館》、《進擊的智人》。

基本資料

作者:河森堡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Across系列 出版日期:2020-02-18 ISBN:9789571380841 城邦書號:A2202917 規格:平裝 / 全彩 / 224頁 / 17cm×23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