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假前的小確幸
目前位置: > > > >
陽光先生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20國際書展正式場/外版也好買!

內容簡介

★《太陽的後裔》、《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金牌編劇金銀淑最新力作 ★韓國有線台電視劇史上最高平均收視率《陽光先生》影視小說 「這是我的歷史,也是我的愛情故事。」 1871年「辛未洋擾」至1910年「日韓合併」期間,二戰前的朝鮮時局動盪不安,國土之上甚至沒有一樣東西是屬於朝鮮的——俄羅斯、美國、日本、英國、法國爭相逐鹿,蠶食鯨吞。 年少時因作為奴隸的父母被殺害而逃到美國的崔宥鎮,此時以美籍上尉軍官的身分重返祖國朝鮮,與父母抵抗日軍失敗遭陷害的貴族小姐兼義兵領袖高愛信,兩人在一次暗殺行動中偶然相逢。黑暗的夜空之下,命運般的相識,兩人在好奇心的驅使之下強烈吸引彼此,反覆堆疊的偶然化成了宿命。 「我和閣下是完全無法共創未來的。昨天閣下並不存在我的生命裡,但是今天卻出現了,只要這樣就夠了。」 即使,宥鎮對朝鮮懷抱著憤怒,愛信痛苦衝撞自己身分的壁壘,但一切糾葛在兩人的熱切下如風四散,兩人驚覺已無法放開對方…… 能並肩同行,真好。 對我而言,這一刻是絕無僅有的瞬間。 也許應該更往前行,朝煙火之中,再邁出一步。 「愛你,即使在這悲傷的命運裡都愛著你;即使說了謊才能結此良緣也都幸福。」 宥鎮不知不覺間將自己的命運投注於愛信身上。加上因為愛而遠離的熙星,因為愛而割捨的東魅,他們共同守護著如煙火般的女子。 明知終究搖搖欲墜,卻依舊熱切地隨煙火飛揚……

目錄

兩發槍響 望向天空的少年 持槍的花朵 黑色瞳孔 裙角的紅鮮血 渡船的同行者 異鄉人 美麗而無用的事物 也想往那方向走 彩球糖 進行吧,LOVE 無法嬝牧漁悗H 嫉妒的終結 三位男子 等待 綠袖子 我想你 告別 陽光先生 禮物 風車 告白 朝向煙花 高貴且偉大的人 思念 比大海更遙遠 請向我走來 壞心眼 再見 真心 深色的腳印 什麼都不能失去 斑駁的白衣 紅色髮帶 崩塌圍牆的彼方 遺言 多一天是一天 悲傷的謊言 愛戀著你 戒指 結婚照 晨間離別 藍色煙霧 再會 守護的理由 飄向血色天空 SEE YOU AGAIN

內文試閱

兩發槍響 為了觀賞街燈的點燈儀式,人潮湧上了鍾路大街。和人群熙攘的大街相比,街旁的高級日式餐館花月樓顯得寂寥冷清。傍晚夕陽西下,穿著華麗和服的藝妓掛著冷靜的微笑迎接客人,羅根在日本浪人的保護下,走進花月樓的二樓榻榻米房,在包廂內相迎的是朝鮮外交大臣李世勛。 在羅根和世勛面前擺設的酒席令人醺醺然,兩人的兩隻膀子挽著藝妓女人,眼神流動著某種貪念。 「今天,美國的技術照亮了朝鮮,朝鮮應該向美國致敬。」 「這點無庸置疑啊! 來,我做為朝鮮代表,敬一杯。」 羅根說著日語,世勛跟著以日語幫腔舉起酒杯。桌上個人火爐炙的燒肉冒出煙氣,正夾菜來吃的羅根不禁皺起眉頭,開始咳嗽。 「好像是被煙嗆到了。」 坐在羅根旁的藝妓機靈地起身,快速打開木窗。窗外的遠處傳來了機械運轉的聲音,這聲音來自為了點燈而啟動的發電機。羅根滿意地笑著,舉起酒杯:「現在開始蛻變成現代國家吧,敬我們未開發的朝鮮!」 這一瞬間--砰……砰! 伴隨明快的槍聲,從窗外飛來的子彈擊中羅根的心臟。 「槍…….另外還有一把?」 花月樓對面建築的屋頂上,有位蒙面男子思索著,快速再將子彈上膛。擊中羅根心臟的子彈是一發,但有兩次槍聲。 花月樓的浪人們因為羅根遭受奇襲而奔出院子,朝子彈飛來的地方掃射。受驚嚇的群眾因為突來的掃射四處哀號,浪人射擊的一發子彈,從男子身旁掠過,男子踩踏的瓦片瞬間破裂。他壓低了身軀瞄準浪人。就在這時候,從他後方飛來一顆子彈,擊中正在瞄準他的浪人胸膛。之後,接二連三的子彈,一一精準地擊倒浪人。 瞄準羅根的另一把槍正在幫著男子,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非常出色的射手。」 男子回過頭,幫助他的狙擊手立即回避,朝反方向奔去。男子則開始沿著屋簷朝另一個方向逃亡。從一個屋簷跳上另一個屋簷,跨過再一個屋簷,踏著圍牆飛快奔跑。湧出的浪人們則分頭追擊男子和另一位狙擊手。 羅根雖然是美國人,卻向日本販賣美國和朝鮮之間的情報而獲取利益。這分明是有損名譽的事。對美國而言,朝鮮是立足於太平洋的要塞,是面對中國的重要戰略之地。因此,上級無法放過羅根。白宮挑中一位從美西戰爭中帶著勝利歸來的男子,對他下達了命令:帶著「和藹的話語和嚴厲的鞭子」去朝鮮斃了羅根吧! 「狙擊如果成功我就是美國人,失敗的話還是朝鮮人,就是這次發布命令的用意吧。」 男子的名字叫尤金崔,是美國海軍陸戰隊太平洋司令部的大尉。尤金在朝鮮出生,有個韓文名字叫宥鎮,很久以前離開故鄉到了美國,又再次回到朝鮮,這次狙擊如果幸運成功的話,他就繼續是美國人尤金崔。 避開浪人逃離花月樓的巷弄,宥鎮瞬間戴上絨帽走入大街。有位在街上等著看點燈的行人,四處左右張望,不停叨唸著:「剛剛沒有聽到奇怪的聲音嗎? 好像槍聲……」 「槍聲? 不是發電機的聲音嗎?」 宥鎮毫不猶豫混入行人間,仔細觀察四周,突然間放慢了腳步,在他深邃黑色的眼中,見到一位穿著漂亮韓服的女子,用銀色發出光澤的綢緞斗篷圍著頭部,她有著雅致的臉蛋。他和女子的距離漸漸縮短,兩人擦過衣角走過對方身旁,卻無法再多走幾步,宥鎮停下腳步回過頭,槍上膛時併發的聲音,有一個足以抓住他腳踝的東西:「火藥的味道!」 「是那位男子?」 被逮住的不是只有宥鎮,女子也停下腳步慢慢回過頭。 面對面站著的兩人,透過來來往往的路人間隙中相互對望,但黑夜妨礙了視線,這時在他們之間燃起了希望之光,一排街燈瞬間被點亮,現場響起了歡呼聲,聚集的人群開始騷動,所有的東西變得明亮清晰,在鬧哄哄的吵雜聲中,兩人終於可以好好看清對方。 「那位……是女人?」 宥鎮回想不久前在屋頂上幫助自己的狙擊手,矯健又嬌小的身形,和面前這位女子一模一樣,宥鎮的表情頓時呆了。 「有人死了!」「洋人死了!」街上傳出喊叫聲,引起了騷亂,路上的人開始成群移動。浪人們正撥開人群,不分青紅皂白在街上搜索,主要鎖定看似會帶槍的男人。宥鎮觀察這幫浪人,再次看向女子。 女子正快速從人群間逃出去,宥鎮不假思索朝漂亮的綢緞身影追趕。 一直到達了人跡稀少之處,女子才放慢腳步,放眼望去,只看見房子和房子之間經過的行人,在後頭追趕的人不見蹤影,終於可以歇口氣,這時卻從後方傳來低沉的聲音:「如果是在找我的話,我在這裡。」 腳步居然沒有一點聲音,女子心一震,咬了一下下唇讓自己鎮定。從巷弄後方走出來的宥鎮步伐從容,女子盯著他的容貌,回答道:「我沒有在找閣下。」 她的語調如同所顯露的門第一樣高昂。女子的回答令宥鎮覺得很有意思,明明很驚慌,卻完全不露聲色。 「分明在找。」 「您誤會了。」 「你往那個方向走?」 「為什麼如此問?」 「想跟你同個方向,四處都是浪人,而我們彼此都好像被揭穿了什麼。」 宥鎮溫柔又低沉的嗓音別具一股壓迫感。 「被揭穿?」 女子的眼神似有所動搖,不過就算揭穿,如同這位男子所言,被揭穿的不是只有自己,女子沉著地望著宥鎮:「是同志嗎?」 雖然槍口瞄準共同的目標人物,但到底是同志還是敵人,還沒能確切地斷定。女子將圍著頭的斗篷解下披在肩上,瞬間露出了臉蛋,窄窄的鼻翼、粉色端正的唇,仰著頭望著宥鎮的女子,眼裡散發著銳利的光芒,她見到宥鎮端詳自己的臉,不由得冷笑了一下。 「您好像看錯人了,不過因為是異鄉人,我會救一命的。」 異鄉人? 因為這句話,宥鎮緊鎖了眉間,在美國常被人這麼說。但在這裡,除了這身洋服,自己的容貌和來來往往的人群並沒有不同,為何會立即判斷我來自外地,實在無法理解。 「這身稀有的華服,放肆的說話語氣,最重要的是,再怎麼觀察也不明白所以然的眼神,閣下不知道我是誰吧。」 女子的話透著某種威嚴。 「在朝鮮,不管什麼樣的男人都不敢讓我駐足街頭。」 自己錯過了什麼嗎? 女子的話依舊無法理解,宥鎮皺了下眉正打算反駁的時候,藥房老闆和腳夫剛好經過,發現了女子馬上跑過來。他們的歲數看來比女子大了許多,對待她卻像對待尊長似的,謙遜地行禮。 「啊! 是小姐。」 「您還好嗎,小姐,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 怎麼沒帶上咸安大嬸!」 他們對這位女子站在街上所顯露的忐忑不安,似乎印證她剛剛說的話。女子回答時望著宥鎮,像是要他聽好:「我讓他們跑腿去了,約在藥房門口見面。」 服侍女子的人剛好提著大包小包抵達,咸安大嬸和行廊大叔向藥房老闆和腳夫兩人打招呼,大叔語帶失神地說:「大家為什麼這樣站著,這裡也發生什麼事嗎? 現在泥峴那邊出亂子了!」 「泥峴那邊,那個有日本女人的酒樓,裡頭死了洋人,完全搶了點燈的鋒頭。」 咸安大嬸加油添醋一番,藥房老闆和腳夫馬上做出驚慌的神色。 「天色不佳,街頭又混亂,看來得抓緊時間了。」 女子裝作初次聽到這個消息,沉著逃離當下的僵局。宥鎮不為所動看著女子所做的一切,就算想多留住一刻,她好像也不是可以留住的人。女子指著宥鎮向腳夫說:「他迷路了,關照一下。」 「是,請慢走,小姐。」 腳夫低頭送行,女子再度將斗篷圍住頭頸。 「您要去哪裡,老爺?」 「美國公使館在哪裡? 請告訴我該往哪裡走?」 直到剛才和女子對話都還用朝鮮語的宥鎮,脫口而出的卻是英文,對西洋話完全聽不懂的腳夫一臉驚慌。而宥鎮卻望向遠處,看著已經走掉的女子背影。 能夠開槍射擊,和我兩眼相視,視線卻一點都不散亂的女子的背影。 「是朝鮮變了,要不,只是那女子很特別?」 宥鎮一邊想著,一邊望向周圍四處。朝鮮不過就是個在地圖上被標示的作戰地區,這地方索然無味,即使街上點亮了路燈好像改變許多,但其實沒有什麼不同。對於朝鮮,宥鎮的感觸除了一項之外沒有別的。 望著女子的背影,被觸動的心思在某一刻又恢復了僵硬。在陌生的美國土地上活了下來,用自己的手剪掉母親所綁的髮束,從那一天起朝鮮對於宥鎮只是個出生地,不再具有其他的意義。母親和父親在這裡死去,九歲的自己也跟著死去。 在朝鮮這塊土地上。

作者資料

金銀淑

電視劇劇作家,畢業於首爾藝術大學文藝創作系。首部作品為SBS特別企畫《太陽之南》,之後發表的作品包括「巴黎戀人」、「布拉格戀人」、「戀人」戀人三部曲,以及「On Air」、「市政廳」、「祕密花園」、「紳士的品格」、「繼承者們」、「太陽的後裔」、「鬼怪」。每部電視劇都以獨特的題材和鮮明的人物角色,深受觀眾喜愛。 2005年和2011年獲得百想藝術大賞電視類劇本獎。2016年獲得KBS演技大獎編劇獎,並獲頒韓國大眾文化藝術獎總統獎狀。

金洙蓮

基本資料

作者:金銀淑金洙蓮 譯者:黃秀華宋美芳 出版社:遠流出版 書系:文學館-Cosmos 出版日期:2020-01-15 ISBN:9789573286998 城邦書號:A1201052 規格:平裝 / 單色 / 51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