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華文文學 > 散文
洛卡:其實我們,一直都在路上
left
right
  • 庫存 = 8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長腳背包客LOCA的旅遊傳奇 三年海外流浪,足跡遍六大洲四十餘國 「人生就是一場旅行,其實我們,一直都在路上。」 旅遊作家、達人真摯推薦 何献瑞(作家、「背包客棧」站長)專序 九十路公車(九○後青年背包客團隊) 工頭堅(作家、「米飯旅遊」創辦人) 布萊N機票達人(旅遊達人) 咖啡牛奶(批踢踢世界自助旅行板板主) 動感小帆(「用鏡頭和世界交朋友」版主) 詹宏志(作家、網路家庭董事長) 謝哲青(作家、知名節目主持人) 藍白拖(背包旅人) (依姓名筆劃排序) 作家詹宏志曾在著作《旅行與讀書》中說,他不愛「旅行計劃」,也不喜歡「安全旅行」,因為「如果我們沒有大膽一點,我們永遠只是戴著『家鄉之殼』去旅行的人,沒有接觸異世界,也就沒有短暫的另一個人生……。」而LOCA在這本書裡要分享的旅行故事,也是沒有計劃,甚至絕不安全!這三年的壯遊,是改變他一生的旅行,也是一場教會他了解人生意義的旅行。 學資訊工程出身的LOCA,從未想過自助旅行,卻成為幾乎是第一批澳洲度假打工的年輕人。連續三年海外流浪,足跡遍及六大洲四十餘國。他親身經歷了各種驚險離奇的旅行故事,也陸續將這些歷程在個人部落格書寫下來。 二○○六年底到澳洲擔任國際志工,接著開始打工旅行,一年後從伯斯出發,因為一張環球機票,意外踏上環遊世界之旅,立下壯遊世界的目標,三年探險四十國,僅花費二十多萬元,但也是因為他在澳洲一邊旅行一邊打工補足了大半的旅費;另外環遊世界時,克難地在歐陸搭夜車打地鋪,甚至從挪威僅靠著沿路攔便車跨越瑞典一路到芬蘭,這不是一趟舒適享樂之旅,而是一趟充滿毅力的驚險之旅,而整趟旅途所獲得的美景、眼界和人生體悟,更遠比省下的金錢還要可貴。 當環球之旅才剛開始,LOCA就在印度和黑幫交手,遭逢短暫軟禁,歷劫逃出後到了肯亞,下了飛機卻發現行李沒有跟著出現,在等待航空公司尋找行李的三周,卻遇到肯亞大暴動,目擊街頭上百人倉皇逃難,只好也跟著逃命。之後,他決定離開這個即將爆發內戰的城市,轉赴埃及。遺失主要行李的他幾乎孑然一身,在埃及等待三個月未果,臨時決定改訪以色列,他獨自到隱密大樓內的以國大使館辦簽證,過程也是刺激得讓讀者揪著一顆心;更別提之後還有在街頭被持槍搶劫等等,堪稱是一段探索世界與尋找真我的奇蹟之旅。LOCA甚至說,能活下來,就是為了繼續分享。 LOCA寫起旅遊中的驚險遭遇如此流暢,彷彿小說或電影場景,畫面感十足。讀者不但隨著他的文字環遊了世界,也定會生起一股獨自探索地球的勇氣。正如他自承,這是一個有關「信念」的故事。他堅信冥冥中所遭遇到的一切考驗,都是要他知曉「天命」,以及「愛」和「勇氣」。如果你問他,為何如此篤定?他會說:「因為這答案,是我經歷過無數次的生死交關,所交換得來的。」 【名家推薦】 「很高興看到LOCA這本穿插著豐富旅行經驗與自我對話的作品終於出版。相信每個讀完這本書的朋友都能獲得些許啟發,為自己的旅行與人生走出一條自己的道路。」 ——何献瑞 「在台灣很早便前往澳洲打工及環球旅行的LOCA,終於將多年的旅行經歷與體悟以精彩的文筆淬煉成此書,正如他書中所言『旅行,是一種有限度的生活;而生活,卻是一場漫長的旅行。』閱讀完此書,令人又激起旅行的熱血。」 ——批踢踢世界自助旅行板板主咖啡牛奶 「這本書等了十年,感謝作者洛卡的自我要求與堅持,它出版了。 閱讀時如同和洛卡一同行在環球路上,感受著他遨遊大千世界旅程裡的喜怒哀樂,及途中見聞與內心省思。這本書不單單只是旅行遊記,更加上他旅途歸來十年後所累積的生活歷練人生見解,在咀嚼年少生澀經歷後,將所萃取精華撰寫於書,也將旅途的視野昇華到另一個層次。 一趟澎湃的環球旅行,十幾年來的生活歷練,不同時空的體悟——原來,我們一直都在路上。」——動感小帆(「用鏡頭和世界交朋友」版主) 「讀完此書,彷彿跟著作者一同參與了整趟精采的環球旅行,促使人勇敢踏上屬於自己的旅程,是一部充滿能量與故事的背包客紀錄。」 ——阿勳(九十路公車創辦人、旅行Youtuber)

目錄

【推薦序】 你在意的是結果,還是過程? ◎何献瑞 【自 序】 我想,還是跳舞吧! 楔子 1. 開羅鬧市中的回憶 2. 撒哈拉沙漠的魔力 3. 起點——國際環境保育志工 4. 相信自己,我可以! 5. 塔蒂安娜和她說的故事 6. 粉紅城市的驚險之旅 7. 回到開羅 8. 我的行李呢? 9. 清真寺前的賊 10. 沙赫拉巴的甜 11. 轉向以色列出發 12. 來到「與神搏鬥者」之地 13. 是戰地,也是先進的古城 14. 人生第一次打擊 15. 極境、極限、極美 16. 挑戰雪場工作 17. 七段相遇、七個人、七個故事 18. 展開歐陸夜車旅行 19. 生命,是向「愛」的 20. 歐陸夜車旅行的終點 20. 活下來,為了繼續分享 22. 降落,是為了下一次的飛翔 23. 那山、那城、那人 24. 雷鬼頭洛卡的誕生 25. 沒有悲傷的別離 26. 夢境般的深海漫步 27. 來自地心的熱情 28. 迷霧,終將會被穿越 29. 娛樂首都?還是罪惡之城? 30. 愛讀《魯賓遜漂流記》的孩子 31. 領悟——這是一趟「天命」之旅 32. 原來,我一直都在路上 【後記】 圓夢計畫,不只是夢想

序跋

【後記】圓夢計畫,不只是夢想
回到台灣後,人們不時會問我,在那一段三年的旅行裡,是否有哪一件事情是影響自己最深的? 以及針對寫作的部分,倘若自己真如自序中所提及的,那麼地不擅長且又痛恨的話,那麼這些年來,背後又有什麼原因或動力,需要如此地強逼自己來將這些故事寫下? 現在就讓我,把這最重要的一個故事補齊吧! 一輛小型掀背的1塔塔汽車緩緩停下,塞在壅擠的車潮裡,周圍不絕於耳的汽車喇叭聲響,就像電影院裡的杜比環繞音效,來自四面八方,一波又一波地襲來,坐在車中前座的我,左顧右盼了一下兩旁的車流、遠方的紅燈,以及擋風玻璃前的無垠車潮,困滯在其中的我們,除了等待,似乎也無法再多做什麼,因為這裡是印度,一個永遠無法預料下一秒會發生什麼的國度,人們給它的標語是「不可思議的印度(Incredible India)」。 「叩~叩~叩~」車窗外突然幾下的玻璃敲擊聲,令我轉過了頭去,那是一位約莫五歲的女孩兒,她正用著乾癟孱弱的一雙手臂,抱著另外一位不過才幾個月大的娃兒在胸前,不論她身上的衣著再殘破不堪,亦或臉上沾有再骯髒的污穢,也都無法遮掩,她那一對烏烏亮亮的眼眸。 雙手抱著娃兒的她,只能勉強用其手指,輕輕地敲著我的車窗,我知道她是想要向我討錢,正當自己欲將車窗搖下時,身旁的司機印地(Hindi) 突然大喊:「千萬不可,如果你給了她一個,隨後蜂擁而上的孩子,會讓我們的車子動彈不得的!」 此時,雖然窗戶尚未打開,但前方車陣中的一群孩子,他們就像是嗅到獵物似地,全都朝向我們這裡擁來,我的左手突然頓停了一下,止住在車窗下的把手上,遲遲沒有動作;透過窗戶,我在那一雙無助的眼神裡,發現一個縮影,那是一個頻頻搖頭拒絕她的自己;然而,她之於我的眼神,卻絲毫找不著一絲的不滿,有的只是對現世的認命與絕望。縱然不久之後,她便抱著娃兒離開了,但那一雙從我身上移開的憔悴,卻早已在我的記憶裡留下深深的印記。 「先生,我知道你是好心,可是你一個人,也無法幫助到他們全部的人啊!」印地他一臉誠懇地對著我說。 而我看著他,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能抿著嘴,趕緊別過頭去,將含著淚光的雙瞳朝向遠方,凝視不語。 經過幾日在印度的旅行,某日來到2法第普西克里(Fatehpur Sikri),比起其他景點的外圍,這裏的環境確實更為髒亂,再加上不停地前來騷擾遊客的小販,總是讓人心情容易煩躁,或是感到不悅。 「Money……money……」二位衣著殘破的小孩,一大一小迅速朝我跑來,一齊伸出雙手討錢。 「No…no…,No money !」連日來的佯裝無情,竟讓自己也有了反射性的回答。 二位孩子,在得到立即的冷酷回絕後,他們頭也不回地轉身離去;然而就在那一秒裡,我才驚覺到,現在看到乞討的孩子,已經學會能夠毫不遲疑地開口拒絕,對於這樣無情的自己,開始心生恐懼,也逐漸產生一連串的自我質疑。 無論是上一次車窗外頭,抱著娃兒的女孩的眼裡,那一個不停向她搖頭拒絕的自己,還是這一次在朝向我討錢的二位孩子面前,那一個能夠不帶一絲猶豫,就拒絕他們的自己;我知道,那些都不是真正的自己! 「究竟,是什麼改變了自己?」 「是什麼改變了,一顆原本不忍他人受苦的心?」 曾經有人和我說:「不管你現在做什麼,這個世界,也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但我真的好想做些什麼,好想好想為他們做些什麼!」看著他們逐漸離去的背影,內心湧起一陣憤慨的吶喊,這是自己第一次感覺到那麼地無能為力,也不由得地讓我想起那一次,車窗外的女孩離去時的憔悴眼神;終於含在眼裡的淚,還是止不住地流了下來,我趕緊張手掩面退至路旁,痛哭失聲。或許,是不願他人見著自己的軟弱,見到那一個想做些什麼,卻又無能為力的自己吧! 人們總說,自己的力量微不足道,但我卻認為每一個人,都有能力去改變世界,而與人分享,就是那一個最為簡單,也是最為強大的一種力量;同時自己也一樣堅信著,「分享」就是完成所有夢想的起點,也是一切事物轉好的關鍵。 於是在那一個當下,我便下定決心,自己無論如何都要將旅程中的見聞分享出來,也期許日後的自己,能夠去幫助別人完成他們的夢想,不論是在物質上或精神上的協助,並使他們也有能力去分享,然後再一起去幫助到更多的人來完成夢想。 我希望透過一連串的分享,建構出一個恆久延續的分享計畫,同時經由此計畫,將這一股分享的力量不斷地散播開來,直至世界上每一個需要受助的角落。 在這裡向各位讀者預告,我打算成立一間3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在此書出版後,首先可利用八成的個人版稅所得,來成立一個公益旅行的贊助計畫,而在這個計畫裡,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經由評選的方式,來挑選出欲贊助的旅行計畫,並且希望受助的旅人回來之後,也能貢獻出其旅行期間的創作品(例如:文字、音樂、圖畫、影像……等等),接著再彙整這些作品,以獨立或合編的方式來進行出版,其中最少五成以上的版稅收入,也將再次回饋至此計畫中,好以用來助此計畫永續運轉。 希望這些日積月累的旅行創作將發揮出精神層面的影響力,慢慢地驅使人們藉由去探索世界的方式來更加認識自己;至於不斷回饋的版稅收入,不論多少,都能給予下一批旅人們實質的旅費資助。 但願這樣的計劃能滋養出許許多多的夢想,而這些不斷出走的夢想,也同時茁壯了這一個計劃,不斷的分享,將孕育出更多的夢想,並使它們都能獲得實現的機會,而這一股由眾人所架起的分享力量,將穿透到世界上的每一個角落,直到每一個夢想都被完成為止。 有關欲贊助計畫的旅行方向,目前將暫定如下:旅行區域主要鎖定在第三世界的國家,並以「公益旅行(Volunteer Travel)」的概念來進行,以自助旅行為主,但希望在旅程的安排上,能夠至少有三分之一以上的時間,是用來做第三世界國家的志工服務。 一來,這樣可以給予當地的弱勢族群帶來實際上的幫助;二則相信經由當地志工服務後再去進行的自助旅行,所看到的層面也會更加多元豐富,這就好像,一位外國背包客來到台灣的偏鄉進行部落服務後,接著再到其他鄉鎮或是都市旅行時,他所觀察的角度、思考的問題、獲得的想法,應該也會較單純旅遊有所不同? 每一位今日受助的旅行者,都將成為未來影響他人的分享者 ,獨自旅行是用來認識自己的最快途徑,而一次帶有分享責任的旅行,更是會讓人充滿能量,並開始慶幸,原來自己也是一位能夠分享的人。 有一天,我做了一個夢。 夢裡的世界,每一個人都熱於分享,都知足感恩,都先想到利他再來利己;世間上的貧窮、痛苦、冷漠越來越少,人與人之間總是互助關懷、互信互愛,四處充滿著對於生靈萬物的尊重,以及最重要的,人人都懷有這一個世界,會因為自己的努力而變得更好的相信。 夢醒了,是否也意味著夢想的幻滅? 不,如果光只會做夢或是空想,夢想是絕無可能實現的,你必須先找到一個能夠說服自己相信的實踐方式,因為每一個夢想,都是經由每一秒的堅定相信,所聚積堆砌而成的。 回到台灣已經十年,在這十年的歲月裡,自己從未輕言放棄,而這一本書的出版,正是見證著這一個相信,也代表著過去一段旅程的終結,並開展岀迎向這一個夢想的未來旅程,只是這一次將有所不同,我不會再感到孤單,因為我有你們,和我一起相信,一齊邁步向前。 1塔塔汽車(Tata Motors):印度最大的汽車公司,隸屬於印度十大集團之一的塔塔集團(Tata Group)旗下。 2法第普西克里(Fatehpur Sikri):又名「勝利之都」,建於十六世紀,為蒙兀兒帝國阿克巴大帝所建,位於阿格拉(Agra)西南方卅五公里處。 3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簡稱「社企」,一種新興的企業型態,透過市場機制來調動社會力量,將商業策略最大程度運用於改善人類和環境生存條件,而非為外在的利益相關者謀取最大利益。

內文試閱

降落,是為了下一次的飛翔 二○○九年七月澳洲佛斯奎克山 阿斯特拉的窗外,積了不少雪。 從那外頭透射進來的晨曦,漫射出一道又一道,迷離撲朔的流彩。 「先生早安。」恭敬地,我對著第一位走進餐廳的客人問好。 「早安。」他也親切地回我。 「昨晚有睡好嗎?」我一邊設置吧檯,一邊問他。 「我沒有睡好,因為昨晚你說的故事,實在太驚悚了,」他突然扳起臉孔,一臉嚴肅地對著我說:「而且,我下週就要去紐約,害我一整個晚上,都擔心得睡不著覺。」 「……」我停下手邊的動作,表情正經地看著他。 「哈哈,開你玩笑的啦,但你也太扯了吧,槍都抵在你身上了,竟然還敢那樣做。」 「拜託,」知道他是在開我玩笑後,我輕鬆答道:「如果當時我沒那麼做,你哪來精采的故事可聽?」 「那倒也是,不過我拜託你,這種故事一個就夠了,下次不要再這麼不要命了好嗎?」 「我的故事可多的,晚上再和你說。」 「真的假的?那好吧,我們留著晚上再說,先給我來一杯咖啡。」 「沒有問題,和昨天一樣雙倍濃的卡布奇諾?」 「沒錯,你這小子記性可真好。」 「擯啦擯啦擯啦~」焦褐色的咖啡豆,一粒一粒,在磨豆機裡不停地滾動。 「喀~喀~」快速俐落的清脆兩聲,恰足份量的現磨咖啡粉,落至沖煮把手裡迅速隆起一座焦黑色的粉丘,我用右手拿起填壓器,將之均勻壓平,左手再將沖煮把手準確地,卡進高壓蒸氣咖啡機裡,並旋即按下啟動按鈕。 「咕嚕咕嚕~咕嚕咕嚕~」一注馥郁的細緻,從把手上的缺口流下,綿延流至一個潔白的杯器裡,迅速漫成一杯濃純的黝黑。 此時空氣中瀰漫著,一種苦中帶香的愉悅芬郁。 我用左手,將咖啡機上的蒸氣噴管推了出來,再套上一杯裝有牛奶的鋼杯,讓蒸氣噴管斜傾地立在一片乳白裡,最後才轉開蒸氣旋閥。 「唧唧唧唧~」熱氣,開始從管孔裡噴了出來,乳白色的漩渦,同時也在鋼杯裡快速迴旋,不停流轉著…… 「碰~媽的!」一個翻滾,我又跌坐在雪地上,「我就不信,非得要請教練,才能學會這玩意兒!」 拍一拍身上的殘雪,我再一次敏捷地站起,獨自坐上四人座的吊椅(Quad),向著頂上的山頭前進。 在吊椅緩慢攀升時,我的雙腳,綁著一塊讓人吃盡苦頭的滑雪板,然而在那視線下方,一個接著一個,挑戰極限的滑雪玩家們,看著他們不停地快速衝刺、跳躍旋轉、再緩衝降至地面,那一次又一次充滿張力的動作,真是讓人看得熱血沸騰。 「再試一次吧!你一定可以的!」每次摔倒,我總是這麼地告訴自己。沒有人是一生下來,就會走路的,每一位學會走路的嬰兒,也都是先從摔倒開始學起的。 「似乎心越年輕,就越不怕摔,而我究竟,是從何時才開始畏懼跌倒的?」記得孩提時,手指不論吃了多少次蘿蔔,可自己卻也未曾害怕過籃球啊,反倒還越打越兇。 「不,我要在自己還可以的時候,盡量試、用力摔,我不怕跌倒也不怕失敗,只怕自己不願再一次地,鼓起勇氣去挑戰自己,因為那才是自己,唯一可以容許的害怕。」 每一位熱衷挑戰的人,就像是獨身前進的旅人,他們都有著自虐的傾向,而那一股探索自我極限的熱情,正是推演人類持續進化的動力。 「碰~~」重重跌下,我的屁股垂直撞在地上,早先那一處的雪白,已受太陽化融,成了為一塊堅硬發亮的冰面。 「啊嘶~~」我用盡全力,吸了一大口氣,強行忍住那一陣直衝腦門的痛楚。 「你以為這樣,我就會害怕了嗎?」我瞪大了眼,咧開了嘴,朝向自己大喊: 「你~休~想~~」 「呼呼~」我的指腹微微感到燙手,差點就要因為分心去想昨天的滑雪練習,而將牛奶熱過了頭,我趕緊把蒸氣旋閥關上。 「唧~~」尖銳上揚的一聲尾音,代表牛奶已經加熱完畢。 「叩叩~」我用右手,拿起鋼杯敲了二次桌面,握緊厚實的杯把,再以順時針方向,輕輕地畫圓搖晃,綿密細緻的白乳,在杯中不斷迴旋,卻也不停地透散出,淡淡的香甜。 右手拿起一只小瓢匙,略微地擱擋在杯口,我將香甜濃郁的乳白,徐徐倒入白色咖啡杯裡,儘管在那之前,沉甸甸的鬱黑早已搶先占領一步佔領,一苦一甜,兩種相互衝突的滋味,卻被我調和成一種令使人滿足的鎮靜,又或許就是這種衝突,才能擊撞出如此絕佳的平衡吧! 「先生,這是你的雙倍濃卡布奇諾,請慢慢享用。」優雅地,我將那一杯咖啡遞上。 「小夥子,謝了。」他放下手上的報紙,迅速拿起咖啡,啜了一口。 經過一番忙碌後,早餐的服務也告一段落,於是我走進廚房的冰箱裡,拿出一條醃漬黃瓜、兩片火腿、三葉美生菜。我將一片土司放在一張盤子上,兩片火腿疊在那一片土司上,再把醃漬黃瓜先對切,再各自對半橫切成為四片,一片一片地,我將黃瓜均勻擺放在火腿上,再放上三葉美生菜,最才將另外一片土司蓋上,我用雙手小心夾著拿了起來,再送進口中,大咬一口。 吃完簡易的自製午餐後,下午得到滑雪村莊的入口,將補給品拖運回旅館。 步出旅館大門,外頭一片蒼茫雪白,樓梯欄杆上還屯積不少昨晚剛下的粉雪,門口下方停放著一輛雪上摩托車,後面還加掛一架平板拖車,我走了過去,掀起罩在前頭的深色帆布。 「轟隆轟隆轟隆~~」我將鑰匙插進孔裡,迅速發動引擎,一腳跨了上去,壓下油門,馳騁在綿軟軟的雪道上。 村莊入口,停滿從山下運貨上來的卡車,他們均已開始卸貨。 「嘿,大哥你好!」下車後,我向一位司機大哥打了一聲招呼。 「阿斯特拉的貨,我都已經卸好囉。」他一邊跳上卡車,一面回過頭來對我說。 我走進倉庫,拉開冰櫃仔細查看,不論是大的小的、冷的熱的、吃的用的,全部都得一一確認才行。 「好了,剩下的,得留到下一趟了。」我擦一擦額頭上的汗水,看著方才自己搬運過來的貨物,它們已經塞滿整架拖車。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因為承載過重的貨物,引擎吃力咆嘯著,快速拉轉的履帶陷入雪中,將白雪捲得飛高,但是車體卻仍聞風不動,旁邊的眾人見著了,都趕緊踏雪過來幫忙,他們的腳邊,紛紛揚起飛灑的白雪,瑩瑩亮亮的。 「一~二~三~~」大夥兒一行人,一齊在拖車後頭幫忙,我再順勢壓下油門,車子這才順利駛離窒礙,開始移動。 「吁~~」我喘了一大口氣,並和後方的朋友道謝。 在這村莊裡,大夥都彼此認識,儘管在生意上互為競爭對手,但若有誰遭遇困難,大家總是相互幫忙,就像ㄧ家人一樣。 一路上,因為負載過重,我還得直挺挺地站在車上,側身壓車才能順利過彎,十足摩托賽車手的模樣,我想從遠處看來,自己鐵定帥翻了。 經過一番波折,終於回到旅館門口,但還有著兩層樓高的樓梯得爬。 仗勢著自己手長,我每次最少都是兩大箱的瓶裝啤酒上手,平均一箱約為十五公斤,甚至有時為求效率,一次就是三箱,旁人見著了,無一不是讚歎。 我總是一耳掛上耳機,聽著快節奏的電子音樂,飛也似地跑進跑出。我做任何事情的效率,向來無需他人從旁監看,因為那些都是為了挑戰自我,好滿足自我期許,以及潛藏在內心深處的驕傲。 「勤奮,就是你的本質!」我又想起,最初來到阿斯特拉試工的那幾天,亞當和沃利,他們曾經對我的讚譽。 這也又讓我想起,自己曾寫過的一段話,就寫在應徵這一份工作的履歷上: 「或許我不是,你請過最為專業的員工,但我將會是,最勤奮、且最為好學的那一位。」 對我來說,盡全力去做好每一件事情的態度,是絕無任何妥協的,也唯有這樣的自己,才能熱情地去呼吸當下裡的每一口氣,因為就算是失敗了,自己也早已了無悔憾。 搬運工作結束完後,已是下午三點,依照慣例我又換上滑雪裝備,迅速來到雪場,坐上纜車,朝向山頭奔去。 站在板子上的感覺真好,隨著耳機裡疾速攀升的電氣節拍,我也開始越滑越快,身旁絢爛的景,迅速變換,絲毫沒有頓停。我在一片雪白的林道裡,放肆且大膽地穿梭,和我同行的,只剩下來去自如的風,我對祂說:「我做到了,我終於做到了!」 面對突然升起的一個上坡,我敏捷地,將上半身順勢拉起…… 飛翔,沒錯,我正在飛翔! 此時湧入內心的感動,簡直無法言喻,隨著一次又一次的躍起,那富有神性的欣悅,在我體內變得愈發強烈。 熱情,總是給人帶來無限可能,祂將領你至寬廣的天空翱翔,無邊無疆。 2008年 四月 挪威 特羅姆瑟 午後,偶然停在枝梢或是屋上的雪,都不約而同地滑溜落地。 一名老婦牽著一隻小狗,越我而過,狗兒身上的毛,又長又捲,和剛才我鬧笑話的那隻有些相似。 小狗在一棟現代公寓前逗留停滯,老婦踏在雪上,走過來對著牠說話,那棟公寓風格俐落,從透明玻璃可以見到裡面只有幾張藤椅,除此之外,簡約悠適沒有多餘之物。 走過一座學校,一群挪威少年正在雪地上互踢足球,看著他們滿臉通紅地,將體內的熱氣狂呼而出,讓人不難體會,在雪地上奔跑是多麼累人的事,這可不比跑在沙丘上輕鬆多少,至少曾到過撒哈拉沙漠的我,是這麼認為的。 我曾獨自跑在淡水河畔,前方是一座橘紅色的拱形大橋,理著小平頭的我,正踏著腳步,搭配呼吸、心跳,喘著氣,心神抽離到虛無縹緲處。不知那一段過去的身體記憶,是否也和前方的孩子相同。 金黃耀眼的餘暉,如聖光般地貼浮在水面,或是鑲在房舍的屋頂上,使得彩色小屋成了一間間打上金箔的黃金屋,而這也正宣告著,黑夜即將降臨。躺在前方的斜影,受光芒圍繞著,那是我的影子,一個孤伶的圖像,也就只剰下它,還伴著自己踽踽獨行,隨我踏上歸途。 「如何?山頂很美吧!」一台筆電擱在她的膝上,美蘭妮一見我進門,便停止鍵盤上的敲打,熱情問我。 「真的好美,我好喜歡這裡。」 「是啊,所以我才決定留下。」她愉悅地向我微笑,表示贊同,然後又將視線移回她的筆電。 夜裡,幾杯苦艾酒 入喉,一份熾灼開始蔓延,如同夏日裡燥乾的山林,遭逢野火燎燒著,無法遏止。 我從背包裡拿出一本小說,或臥或坐地,任由炙熱在體內流竄,最後又移至沙發,望了瓶中的碧綠一眼,它們看似聖潔無害,可你我都再清楚也不過,無數的人甘願醉沉其中,也不願甦醒,只求換來短暫迷幻,得以忘卻充滿苦痛的真實。 瞬間,原本一片漆黑的窗外,湧起一層若有似無的淡綠,蕩漾在黯黑邊緣,那裡的氛圍似乎有些詭譎,剎那間,一縷青光襲出天際,我貼著窗戶,驚訝地咧開了嘴。 「那就是極光,對吧!」我不經意地脫口而出。 早已顧不及室外的低溫,我還未搭上外套就直奔而出,但,頭才剛探出門外,就被眼前的一片驚豔懾服。 一襲搖擺的婀娜,時而輕飄倏速,時而泱鬱徐緩,沒有固定形體的她,就像一位不停變換面容的綠色精靈,或一隻甫剛羽化的綠蝶,在空中舞出一道又一道的自由弧線。 滿天空的極光將我圍繞,沒有固定形體的她,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變化,還化成一條綠茵茵的河,自屋上川流而過,我目不轉睛地抬望,深怕一個眨眼瞬間,這美麗的妙曼,就會一溜煙地消失在黑夜裡。 「洛卡,你真幸運,今晚的極光比之前的,都還大上許多!」 究竟是,極光會帶來幸運,還是幸運,會把極光帶來? 在不同的世紀裡,女神歐若拉攜來不同的綠色傳說,親眼見證此刻的我,確定自己是幸運的。 此時綠仙子仍在體內不停翻飛,令人心頭發熱。如果說,看到極光會得到神的祝福,此刻的我,只想和妳一起看見,我用雙眼記下,並將這份絕美的感動,投入心湖…… 漣漪,它又散開了。

延伸內容

【推薦序】你在意的是結果,還是過程?
◎文/何献瑞(背包客棧站長小眼睛先生) 當資訊的傳遞搭上了無線網路與行動裝置後,旅行的方式與心態改變了許多。 以我自己的經驗,過去的旅行,二十年前,甚至十年前,我有時會像隻無頭蒼蠅,就算手裡拿著印好的地圖,也還是會在景區迷路,找不到想去的地方。有時抵達一個新地方,我會在車站裡喝著咖啡,不動聲色觀察環境與其他的旅行者在做些什麼,然後迅速做出當下最有利的判斷:跟隨,或者不跟隨。又有時,我像是個情報員,在青年旅社裡,和人攀談交換著實用的資訊與經驗,只為決定接下來該往哪裡去。 但現在的旅行,我覺得自己有更多時候,像是蜜蜂或是螞蟻,不斷著敲打的鍵盤,利用網路與其他人交換或尋找資訊。在閒來無事的片刻空檔,拿出手機與親友傳訊息聊天,或看看其他人目前的動態,或分享自己的眼見,上傳一張自己正在旅行中的照片! 雖然仍是一個人的旅行,但孤獨的時間少了。取代孤獨的,是一種與世界仍維持聯繫的熟悉感。 提供這熟悉感的,正是手機與網路,或者說是科技。 身為一個中文旅遊資訊網站的創辦人,二十年來,我不斷的在旅行者與自助旅行網站經營者的角色間轉換。我不能否認科技帶給了旅行便利與安全,但也必須承認,如今的旅行者,希望透過旅行所獲得的,冒險、獨立、自我認識,拓展眼界的意圖,雖然字面上與過去無太大差異,但實際上已有根本性的不同。 一代人難理解另一代人。這句話,隨著年紀與經歷,更有不同的體會。 由於經營旅遊網站的緣故,認識LOCA超過十年,當年就聽過剛結束三年旅行回來的他,分享過這段精彩刺激的旅行的部分內容,比方: 在印度因為一時輕信或貪心,讓自己陷入的困境; 在澳洲憑著決心與毅力,終於得到的景觀餐廳工作機會; 在歐洲利用歐鐵票,連續一個月夜宿火車上的旅行; 在紐約遇到的持槍打劫…… 如今回頭再看這些已經付梓成書的故事們,多了時間上的距離後,精彩的部分仍是精彩,但對一些當時未能察覺的細節,也有了一些不同體會。 其實,無論是旅行或者人生,每個當下的決定,都影響著未來。而,促成每個人做出不同決定的原因,都是當時的心境。所以要說心境,影響當下與未來,也並不為過。 有人因為不滿現況,而想要突破。 有人因為心中有一份更好的未來,而努力追求。 有人因為想要被他人或自我肯定,而改變自己。 有人因為想探索未知的自己,刻意去嘗試過去未曾有過的經驗。 但在這些原因之前,或許我們可以先自問: 是什麼樣的過去,造就了現在的我。 我的價值觀,是有多少是完全出於自我,又有多少是因為遵循(或反抗)社會價值而來? 在這個數十億人的星球上,不同的歷史文化,不同的社會環境,不同的自然條件,造成了不同群體間的差異。想要透過旅行來認識這個世界的我們,是以什麼樣的心境來在面對每一個存在於自己與別人間差異? 這實在是一個大哉問,連我也無法好好回答。 但我相信,對自己與他人人性的體察,和想像力的運用,是回答這個問題的鑰匙。 過去的台灣,以考試成績作為錄取標準的升學制度並不鼓勵我們進行這方面的探求。一次聯考的成績,決定或影響了多少如我一般懵懂少年的未來。 或許,有人會認為: 「在每所學校的名額有限的情況下,競爭是理所當然的。」 的確,大多數的時候,競爭是必然的。但是在義務教育的過程中,要求每個人以運動競賽的方式競爭,一次定勝負,所要付出的代價,不只是必然有人的努力得不到預期回報,更可能造成個人甚至整個社會的單一化價值觀。 而受其影響的我,或者我們,為未來的人生裡,又得花費多少的心力才能察覺這些根深蒂固的觀念,並做出改變? 我想說的是: 「如果每個人都只在意結果,而忽略了享受過程。 那人生會少了多少樂趣,又會多了多少不如意?」 很高興看到LOCA這本穿插著豐富旅行經驗與自我對話的作品終於出版。 相信每個讀完這本書的朋友都能獲得些許啟發,為自己的旅行與人生走出一條自己的道路。 只有越來越多的人願意獨立思考,有勇氣去實踐,並分享自己的所得,這個社會才會更多元,更能接納每一種不同的聲音,尊重每個人的差異性。 相信,世界也會因此而更值得期待。 祝福LOCA,也祝福每位與這本書有緣的讀者。 (本文作者何献瑞,為小說家,出版有《任意門俱樂部》、《線索》、《跳吧》等書。同時以背包客棧站長小眼睛先生的身分為人熟知。)

作者資料

LOCA(林煌彬)

一九八二年生,身高一九○公分的他,朋友們都叫他「LOCA」(台語「長腳」之意),留了十年已經過腰的雷鬼頭。遠遠的就可以被辨識。是第一批澳洲打工度假的年輕人,曾經連續三年海外流浪,至今足跡遍及六大洲六十餘國。精通英文及初級西班牙文,皆為旅行中自學。目前為雄獅旅遊國際領隊、滑雪教練、社區大學講師,也曾擔任中時、Citytalk、udn等網路旅行專欄作家。時常受邀至各媒體及學校單位演講,分享他的自助旅行與人生經歷。 這是一位信仰旅行,但平日卻足不出戶的旅者,性格既孤僻又友善,行為既安定又躁動,一個十足矛盾的生命體,喜好穿梭在主流和次文化之間,四處都能融入,卻都格格不入,只好出沒在夜深人靜時,並在漆黑的舞池裡不停地旋轉,好以遁入自我衝突的核心,去尋找永恆的靜謐,去接近真我的愛。 「瘋狂長腳走天下」 Blog:http://loco-loca.blogspot.com FB:https://www.facebook.com/locolocafb/

基本資料

作者:LOCA(林煌彬)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新人間 出版日期:2019-12-03 ISBN:9789571380193 城邦書號:A2202855 規格:平裝 / 單色 / 39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