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
周年慶 周年慶
目前位置: > > > >
我們之間
left
right
  • 新書尚未入庫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以「愛」為名的謊言,能有多危險? 挑戰心機尺度,繼《控制》後最巧妙的心理驚悚小說! 律師娘X御姐愛X許皓宜X鄧惠文 聯手推薦 ★Goodreads好評4顆星,破14,000讀者著魔熱議 ★亞馬遜網站年度最佳書籍,攻佔《紐約時報》暢銷榜長達10週 ★暢銷作家與王牌編輯攜手創作,挑戰心機尺度 ★史蒂芬史匹柏製片公司搶下版權,即將翻拍電影! 一段婚姻,三人精心算計:當你閱讀本書時,請盡情預設立場 每一個人都願意在愛情中付出自我,只為了成就最美好的愛情, 把讚美視為甜蜜的束縛,卻不知不覺陷落,連拒絕都成為一種背叛 年輕貌美的奈莉,白天是幼教老師,晚上在餐廳打工,即將嫁入豪門,與完美的未婚夫結婚。 剛結束失敗婚姻的凡妮莎,在高級百貨專櫃上班,帶著僅剩的回憶投靠阿姨,試圖走出過去的陰影。 串起這兩個女人的共通點,是高大英俊、溫柔體貼、事業有成的理查。 凡妮莎無法接受理查這麼快就要再婚,想盡辦法接觸他的未婚妻,打電話、寄匿名信,甚至跟蹤。大家都說凡妮莎被嫉妒搞瘋了,只有她自己的良心知道,她必須阻止這場婚禮。她不能讓另一個年輕女孩掉入她一手設計的陷阱,她不能讓她們再受到傷害⋯⋯ 當你閱讀這本書時,會在不知不覺間做出許多假設,就像人們面對愛情時那樣。 你以為你看得透徹,直到結束的最後,才發現自己早已深陷其中⋯⋯ 名人推薦 律師娘     林靜如 作家      御姊愛 諮商心理師        許皓宜 精神科醫師/榮格分析師  鄧惠文 (按姓名筆劃排列) 好評推薦 【國外媒體與作家驚豔推薦】 「翻開這本小說就像搭上懸疑雲霄飛車,驚呼連連,停不下來。」——《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 「一場絕頂聰明的貓捉老鼠遊戲,非常過癮。」——《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 「繼《控制》之後最令人期待的懸疑小說!」——《魅力雜誌》(Glamor)年度最佳書籍 「這不只是另一個描寫嫉妒妻子跟蹤小三的驚悚小說,曲折堆疊的劇情將會在故事最後引出驚人真相,令人久久難以忘懷。」——《出版人週刊》(Publishers Weekly)星級評鑑 「從第一頁到最後一頁,作者都在試圖探討『信任』的問題:在一段感情中,我們可以相信誰?在一本書中,讀者可以相信哪個角色?從完美的情人到忠誠的好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要說,而我們該如何『選擇』真相?你大可以中途放下這本書,但我打賭你做不到。」——美國閱讀選書俱樂部(The Book of the Month Club) 「神祕的人物,扣人心弦的情節,這本小說會讓你一邊翻頁一邊猜測到最後。」——蘿倫.薇絲柏格(Lauren Weisberger),紐約時報暢銷書《穿著Prada的惡魔》作者 「心機滿滿的愛情驚悚小說,如同《控制》與《列車上的女孩》一樣讓人猜不到結局。」——安妮塔.雪瑞佛(Anita Shreve),紐約時報暢銷書《群星如火》(The Stars are Fire)作者 「閱讀《我們之間》彷彿走進一座鏡子迷宮,讓我猜測婚姻中的每一個角落,仔細研究錯綜複雜的愛情、友情與迷戀。」——美國The Book Table獨立書店 「令人驚嘆的故事和結局,揪住你的眼睛,奪走你的呼吸。這兩位作家可說是天生好手,為愛情驚悚小說開創新局面。」——美國Book Vault獨立書店 【國外讀者著魔熱議】 「你的心會欺騙你,親眼見到的不一定為憑。作者忠實地描繪出我們深陷愛情時會有多盲目,讓我闔上書後忍不住問自己,我也會跟主角一樣嗎⋯⋯」——Goodreads讀者Linda 「老實說,這不是我讀過最『嶄新』的故事,丈夫、妻子、第三者,對我來說也不是緊張刺激的類型,但作者處理劇情轉折的方式非常聰明巧妙(恕我無法暴雷),而且同樣身為女人,真的會對那種心境感同身受。我已經開始期待這對作家組合的下一本書了。」——Goodreads讀者Jessica 「我不知道在這個故事中到底有誰是值得信任的,每看完一章我的心就被動搖一次,故事節奏很快,我就這樣一直猜一直猜到結局,哇嗚,真心推薦喜歡心理驚悚的人來讀這本書!」——Goodreads讀者Melisa 「出版社很賊,在簡介上提醒我們不要做任何假設,結果呢?我忍不住不斷猜想、假設,然後又不斷被推翻,我不停翻頁,我好想知道真相,我感到同情、憤怒、快樂甚至惡意⋯⋯這也是為什麼我喜歡閱讀!一個好故事不只是令人震驚的曲折情節,也是一趟旅程、一個信息、一個教訓、一個強大而深刻的禮物,我們每個人都可以透過它領悟不同的真理。所以我推薦你閱讀這本書,並且盡情假設吧!」——Goodreads讀者Evgnossia O'Hara 「很多人拿這本書和《控制》或《列車上的女孩》互相比較,它們的確是同一種類型,但你要是以為它們讀起來都一樣,那就太荒謬了!建議你把它們都好好讀一遍,然後你就會明白閱讀《我們之間》的『樂趣』完全不輸另外兩本!」——亞馬遜讀者Larry S. PZFGirl 「我認為這本書寫得很好,不只是懸疑,而且對女性角色有很深入完整的描寫,從她的遭遇、身處的環境如何影響她的情緒和判斷力,讀起來特別有感。」——亞馬遜讀者PZFGirl 「找一天有空的時間,好好一口氣讀完這本書,享受那個過程和結局揭曉時的驚訝。雖然書有點厚,但非常容易閱讀。」——亞馬遜讀者K. Dodd

內文試閱

我脫下洋裝,任它在地板上皺成一團,然後跨出一步,彎腰拾起洋裝,掛在衣架上。我套上一件柔軟的灰色T恤和羊毛褲,爬上床。我很少看電視,夏綠蒂阿姨還是在我房間裡放了一臺小電視機。然而現在的我極度渴望陪伴,我拿起遙控器不停轉臺,最後停在脫口秀節目。我雙手捧住馬克杯,灌了一口。 螢幕上的辯論張力十足。我試圖投入,但那天的主題是外遇。 「外遇能讓婚姻關係更牢固。」一個中年女性來賓握著身旁男人的手,堅定地說。他變換坐姿,低頭看著地板。 外遇也能摧毀婚姻。 我瞪著那男人。她是誰?你是怎麼認識她的?出差的時候?在熟食店排隊買三明治的時候?她哪一點吸引你,強迫你越過那條引發災難的界線? 我將馬克杯握得如此之緊,手都發痛。我想將它砸向螢幕,手卻將杯子重新斟滿。 那男人交叉著足踝,然後又伸直雙腿。他清清喉嚨,搔搔頭。我很高興看到他渾身不自在的樣子。他虎背熊腰,一臉凶神惡煞,不是我喜歡的型,但可以想像他對某些女人來說極有魅力。 「重拾信任是個漫長的過程,但如果雙方都願意努力,就有可能辦到。」另一個女人說著。 在她的臉下方有一小條字幕,說明她是婚姻諮商師。 那無聊透頂的妻子喋喋不休地說著他們如何重建信任,如何失去對方又重新找回彼此。她聽起來像在唸卡片上的賀詞。 諮商師看著那丈夫說:「她說你們重新建立了對彼此的信任,你同意嗎?」 他聳聳肩。我納悶他是怎麼被抓到的。「我正在努力,但很困難。我老是會想到她和那傢伙—」他說的最後幾個字被消音了。 我搞錯了。我以為是男人劈腿。線索就在眼前,我卻解讀錯了。反正這也不是第一次。 我又喝了幾口紅酒,馬克杯不小心撞到門牙。早知道就別打開電視。 該如何分辨他是玩玩而已,還是認真的?我以為理查只是要找點樂子。我期待猛烈燃燒的外遇激情也會迅速熄滅。我假裝不知情,睜隻眼,閉隻眼。我又怎麼能怪理查?我不再是他十年前想要娶的那個女人。我體重增加,總是宅在家,開始觀察理查的一舉一動,拚命尋找任何能夠證明他已經厭倦我的線索。 她是理查所渴望的一切。她是以前的我。 理查的泌尿科醫生將我們介紹給霍夫曼醫師。她大約五十多歲,氣質高雅,臉上帶著微笑,領著我們進入諮詢室。我在她的醫師袍底下瞄到一抹桃紅色。我們跟著她走過走廊,即使她穿著八公分的高跟鞋,我還是得小跑才能跟上。 理查和我並肩坐在沙發上,面對她整齊的辦公桌。我將雙手放在大腿上,不斷絞扭,上下轉動手指上細細的金色戒指。霍夫曼醫師一開始先解釋,很多夫妻都是在結婚六個月之後才懷孕。 「百分之八十五的夫妻會在婚後一年內懷孕。」她向我們保證。 我鼓起勇氣微笑。「嗯,那麼……」 但理查插嘴:「我們不在乎統計數字。」他伸手過來握住我的手。「我們現在就想懷孕。」 我早該知道,事情不會那麼簡單。 霍夫曼醫師點點頭。「你們有百分之百的自主權,決定是否要接受受孕治療。但我必須先說,治療很花時間,而且很貴,還有副作用。」 「恕我直言,我們不在乎那些。」理查說道。也許這就是他工作時的模樣—習慣指揮一切,充滿說服力,不容拒絕。 我怎麼會如此天真,以為我能夠對他隱瞞那麼重要的事? 「寶貝,妳的手好冰。」理查搓揉我的手。 霍夫曼醫師轉頭直視我。她的頭髮往後梳,在後腦勺綁了個時髦的髮髻。她的皮膚光滑,沒有皺紋。我真希望自己穿了更高雅的衣服,而不是身上這件黑褲和乳黃色套頭毛衣。我剛剛才注意到毛衣袖口有小塊血漬。我將那塊污漬藏在受傷的那根指頭下面,試著揚起嘴角。 「沒問題,那我先從凡妮莎開始。我會問她一些問題。理查,也許你想到候診室等一下?」 理查看著我。「甜心,妳想要我離開嗎?」 我著實猶豫。我知道他想聽到什麼答案。他特地請假來陪我,如果我請他離開,最後他還是發現真相,背叛的感覺會不會變得更嚴重?也許霍夫曼醫師基於職業道德可以幫我保守祕密?或者,瞄過我病歷的護士哪天會不小心說溜嘴? 我沒有辦法思考。 「親愛的?」理查催促著。 「抱歉。你留下來當然沒問題。」 開始了。霍夫曼醫師的聲音低沉,每個問題都像子彈打在身上:妳的經期多久一次?持續幾天?妳用過哪些避孕方式? 我的胃揪得緊緊的。我知道,她遲早會問到那個問題。 「妳曾經懷過孕嗎?」 我低頭看著地毯上的灰色和粉紅色方格,開始數格子。 我感覺得到理查視線的熱度。「她從未懷過孕。」那是個聲明。 我常會回想我的人生,然後把那些記憶緊緊鎖在心內。 這問題非常重要。 我無法撒謊。 我抬頭看著霍夫曼醫師。「我有懷過孕。」我的聲音聽起來非常尖細,所以我清清喉嚨。 「我那時只有二十一歲。」 我用「只有」兩個字,是在向理查求情。 「妳墮過胎?」我聽不出理查聲音裡的情緒。 我抬頭再次看著我的丈夫。然後我知道我不能說出全部的真相。 「流產。」我再度清清喉嚨,避開他的瞪視。「只有懷孕短短數週。」六週。至少這部分是真的。 「妳為什麼從沒跟我說過?」理查往後靠,與我拉出距離。他的臉龐掠過一抹震驚,隨即換上其他表情。那是憤怒?還是受傷? 「我有想過……我只是⋯⋯我就是沒辦法想像該如何告訴你這件事。」那實在是個很不恰當的回答。我竟然笨到以為他永遠不會發現。 「妳會告訴我嗎?」 「聽好。」霍夫曼醫師打岔。「這類對話會讓人變得情緒化。你們需要私下談談嗎?」 她的腔調冷靜,手中用來做筆記的鋼筆停在那,彷彿發生這種事對她來說稀鬆平常。但我無法想像有多少妻子像我一樣,會對丈夫保守這類祕密。我想我得私下告訴霍夫曼醫師所有細節。 「不必,我們沒事。繼續吧。」理查對我微笑,但幾秒鐘後,他蹺起腿放開我的手。一連串的問題終於結束後,霍夫曼醫師帶我去做了幾項檢查。理查坐在候診室,用手機讀他的工作電郵。在離開診間前,霍夫曼醫師一隻手放在我的肩膀上,輕捏了一下,感覺像是母親對女兒會有的親暱舉動。我喉嚨哽咽,努力不掉下眼淚。我原本希望理查還是會和我去吃午餐,但他說,他將客戶的會議延到一點,他得趕回辦公室。我們跟幾個陌生人安靜地搭乘同一臺電梯下樓,所有人都盯著前方。 走出大樓時,我抬頭看理查。「對不起,我應該……」 他在諮詢時將手機調成靜音,現在它開始大響特響。他看了看來電顯示,然後親吻我的臉頰。「我得接這通電話,寶貝。我們家裡見。」 我瞪著他的後腦杓,希望他轉過頭來對我微笑或揮手。但他只是轉過街角,消失不見。 那不是我第一次背叛理查,也不會是最後一次。那不是最糟糕的一次,根本算不上。 我從來就不是他以為他娶的那個女人。 理查和他的未婚妻這麼快就要結婚,不可能懷孕了吧?我的呼吸暫時停止,全身漸漸變冷,一種熟悉又強烈的感覺襲來。但我強迫自己對抗即將淹沒我的恐慌。 我今天得見她一面。我需要確定。 奈莉感覺胃裡不斷攪動,她朝著馬桶彎腰俯身,然後癱倒在大理石地板上。 昨晚殘存的影像蜂擁而至,酒、菸、吻,還有他們搭計程車時理查臉上的表情。她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差點毀了他倆的未來。 她看著全身鏡裡的倒影,臉上睫毛膏糊成一塊,頭上髮夾閃著銀光,身上是理查的「紐約曼哈頓」T恤。 她掙扎著起身,伸手拿毛巾要抹嘴,卻猶豫了。潔白的毛巾滾著藍邊,就像理查公寓裡的每樣事物那般潔淨優雅—除了她。她改從面紙盒裡抓了一張面紙,抹完臉後丟進馬桶沖掉。理查的垃圾桶總是空空如也,她可不想留下骯髒的痕跡。 她用冰冷的水刷牙洗臉,蒼白的皮膚看得見明顯的斑點。儘管她渴望鑽回羽絨被窩睡回籠覺,她還是想辦法穩住腳步,走向客廳,準備承受理查將要對她說的任何話。 她沒找到未婚夫,反而在光可鑑人的大理石流理臺上發現一瓶礦泉水和一罐止痛藥,旁邊壓著一張淡褐色紙卡,上頭寫著:「我不想叫醒妳。要飛亞特蘭大,明天回來。希望妳今天會好多了。愛妳,R。」 爐子上方的鐘顯示十一點四十三分。她怎麼會睡到這麼晚? 還有,她怎麼會忘記理查今天要出差?她甚至記不得他曾提過亞特蘭大。 她吞下兩顆止痛藥,研究理查整齊的字跡,試圖讀出他的情緒。昨晚的影像片段又破碎,但她記得他讓她躺上床,替她蓋好被子,然後離開房間關上門。就算他最後有睡在她身邊,她也沒注意到。 她拿起流理臺上的無線電話,撥了他的手機號碼,但直接轉進語音信箱。「我會馬上回電。」他保證。 聽到他的聲音,她突然很想念他,想到發疼。 「嗨,親愛的。」她思索著正確的字眼。「嗯……只是想說我愛你。」 她看著走廊牆上掛的大幅裱框相片。理查用家族照片裝飾牆壁,說明了他有多重視家人。她真希望理查的父母沒有這麼早就去世,但至少他還有姊姊。奈莉明天會去理查最愛的餐廳,和莫琳共進晚餐。 電話鈴響起,打斷她的白日夢。是理查打來了吧?她衝回廚房拿起話筒,雀躍萬分。 電話那頭卻傳來女人的聲音:「理查在嗎?」 「他不在。」奈莉猶豫片刻。「請問是莫琳嗎?」 電話那頭一陣靜默,然後女人回答:「不是。我再打給他。」語畢只剩連續不斷的單調嘟嘟聲響。 奈莉納悶,誰會在星期天打電話給理查,又不想留言?她猶豫半晌,檢查來電顯示。但沒有來電顯示。那女人沒有口音,也聽不出年紀。 離開公寓,她走向電梯時,這層樓唯一的鄰居基恩太太正好牽著她的比熊犬走出公寓。無論何時碰見她,理查總會假裝要看信箱,或臨時編個藉口避開她。「如果你讓她開口,她會說個沒完沒了。」理查提醒過她要小心。 奈莉猜想,基恩太太一定很寂寞,所以在按下電梯按鈕的同時對她綻放微笑。 「我才想說這陣子怎麼都沒看到妳,親愛的。」 「我幾天前才來過。」奈莉回答。 「下次來順便敲敲我的門吧,我請妳喝茶。」 「妳的狗好可愛。」奈莉揉了揉那團白色小毛球。牠和牠的主人分享了同一個髮型。 「毛茸茸先生喜歡妳。妳的男朋友呢,他人在哪?」 「理查去亞特蘭大出差。」 「出差?星期天?」狗兒聞聞奈莉的鞋子。「他好忙,不是嗎?總是在趕飛機。我跟他說過,他出遠門時可以替他看家,但他說不想麻煩我……所以妳現在要去哪?」 奈莉不禁想,真是寂寞又愛八卦的女人。電梯門打開,奈莉用前臂抵住門,等基恩太太和狗兒都安全地走進去。 「我其實要去上班,我在幼兒園教書。學期末了,我得打掃我的教室。」 明天要舉行畢業典禮,雖然依據傳統,老師會等學生都離開幾天後才清理教室,有點像道別派對,若能偷帶上一瓶葡萄酒更完美。但奈莉必須提前整理,因為這週末她要飛去佛羅里達。 基恩太太讚許地點點頭。「真有責任感。我很高興理查找到像妳這麼棒的年輕女孩。上一個可不太友善。」 「喔?」 基恩太太挨近身子。「我上星期才看見她在和門房麥克交談,看起來很激動的樣子。」 「她來過這裡?」理查沒有提過這件事。 基恩太太的眼底閃過一絲光芒,那眼神告訴奈莉,能說溜這個消息讓她有多開心。「是的,是的。她還遞給邁克一個袋子,蒂芬妮的,我認出那個特殊的藍色。她說要還給理查。」 電梯門再次打開,基恩太太的狗兒撲向另一位牽著巴哥犬走進大樓的鄰居。 大樓的大廳就像個小型藝廊,玻璃桌上安放著一大盆蘭花,兩旁是舒適的矮背沙發,牆上的抽象畫讓乳黃色牆壁更為活潑。星期天的門房是法蘭克,戴著乾淨的白色手套,操著濃厚的布朗克斯口音和她打招呼。在所有門房中,她最喜歡他。 「嗨,法蘭克。」看到他的燦爛微笑,奈莉也感染了他的好心情。她回頭看見基恩太太正和另一位鄰居聊得起勁。聽起來理查的前女友只是來歸還他曾送她的某樣東西,他甚至沒有見到她。誰知道袋子裡是什麼?他們的分手顯然充滿火藥味。 奈莉告訴自己,很多情侶分手都是這樣。但她仍舊覺得不安。 理查的前女友是什麼模樣? 苗條又美豔動人?也許他的前女友喜歡古典樂,懂得如何品嚐紅酒。奈莉賭他的前女友在唸「charcuterie」時一定自信滿滿,不像她只會用手指著菜單,支支吾吾。 奈莉認識理查不久後就提過她,她對於曾和他分享人生的女人很是好奇。他們在一個慵懶的星期天早晨做愛、一起沖澡,交換看著《紐約時報》。奈莉用理查特別替她買的牙刷刷牙,穿著她前幾次留下的T恤。她覺得很奇怪,理查的公寓裡完全沒有前女友的痕跡。他們在一起這麼多年,沒有忘在浴室櫃子裡的髮圈,沒有無精打采躲在食物櫃深處的花草茶罐,沒有讓麂皮沙發變得較為柔和的漂亮抱枕。 那間公寓散發的陽剛氣息,彷彿他的前女友從未存在。 「我在想……我們怎麼都沒談過你的前女友?你們為什麼會分手?」 「原因很複雜。」理查聳聳肩,翻過報紙的財經專頁。「我們變得越來越疏遠……」 就是那時,他說了在奈莉腦海中盤旋不去的那句話。她不是我以為的那個人。 「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奈莉開玩笑地拍了一下他正在讀的報紙。 「別問了,甜心。我現在和妳在一起,而我最不想談的人就是她。」他的字眼柔和,但口氣強硬。 「對不起,我只是很納悶。」 她沒有再提起前女友的事。畢竟,奈莉自己也有不想讓人知道的過去。 理查現在應該已經抵達亞特蘭大。奈莉想著,一邊拉開遊樂場的圍籬,走向教堂大門。也許他正在開會,也許正單獨在旅館房內。他現在也是滿腦子想著她和前男友親熱的影像嗎?就像她現在滿腦子都是他前女友一樣。 她無法想像,要是她看到理查吻別的女人,那會有多痛苦。她懷疑,到最後,理查會不會也認為她不是他以為的那個人。 她想打電話給他,隨即又打住。她先前已經留過言,她不想質問他前女友來訪的事。他已經贏得她的信任,她卻自己搞砸了他的信任。 「嗨,妳好!」 奈莉抬頭,看見教堂的青年團領袖為她撐住門。「謝謝。」她快步走向他,給了他一個燦爛微笑,彌補她叫不出他名字的尷尬。 「我正要鎖門。我不曉得學校的人會在星期天來這裡。」 「我想提前打掃我的教室。」 她從牆壁摘下孩子們用色紙做的蝴蝶,將它們放進檔案夾,打算讓他們帶回家。一隻蝴蝶的尖銳紙緣劃傷她的食指尖端,她不禁皺了眉頭。 「鬼蛋。」自從她有次嚇到小康納利之後,這麼多年她再也沒有說過髒話了。 她將指頭含在嘴裡,另一手伸進醫藥箱拿出繃帶。在包紮時,她聽到走廊傳來聲音。 「有人嗎?」她叫道。 沒有回應。 她走到教室門口往外窺看。窄窄的走廊空無一人,貼皮地板反射著黯淡的日光燈。其他教室的門緊閉著,裡頭黑壓壓一片。老舊的教堂建築有時會發出嘎吱叫聲,剛剛一定是木頭地板伸縮發出的聲音。 少了笑聲和吵鬧聲的學校,安靜得讓人寒毛直豎。 奈莉伸手從皮包拿出手機。理查還沒打電話過來。她猶豫了一下,然後傳簡訊給他:「我在學習階梯……如果可以的話,請打電話過來。這裡只有我一個人。」 小珊知道她在哪,但小珊在睡覺。如果讓理查知道自己的行蹤,奈莉會感覺安全一點。 她原本要將手機收回包包,但想一想又將它塞進緊身褲的口袋。她再次探頭窺視走廊,傾聽良久。 然後奈莉回頭繼續拆下牆上的孩童創作,但動作變快,直到牆壁變得光禿一片。她從畫架拿下活動行程表的大字報,從布告欄剝下大型月曆,上面用魔鬼氈貼滿了天氣符號卡片。星期五的位置仍貼著一個微笑的太陽。 奈莉望向窗外。開始下雨了。雨滴輕柔地拍打著地面。 她注意到有個女人站在大門後面。 高大的爬行梯擋住了部分視野。那女人撐著綠色的傘,遮住了她的臉。奈莉只能辨別出她身上的棕褐色雨衣,還有長長的棕色頭髮隨風飛舞。 也許是有人出來蹓狗。 奈莉伸長脖子,想從另一個角度看過去。她沒有看到狗。 可能是打算把小孩送進這所幼兒園的家長來察看環境?但這說不通,星期天沒有上課。 可能是教友……但彌撒早在幾小時前就結束了。

作者資料

奎兒・漢德瑞克斯(Greer Hendricks)

哥倫比亞大學新聞碩士畢業,曾任職於美國Simon Schuster出版集團,擔任旗下Atria Books出版社的副總編資暨深編輯超過二十年,一手打造出許多暢銷女性小說及非文學書籍,她自己的文字作品也常見於《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及《出版者週刊》(Publishers Weekly)。《我們之間》是她的第一本長篇創作小說。

莎拉・佩卡寧(Sarah Pekkanen)

國際知名暢銷作家,著有七本小說。她同時也是一名自由記者,其文章經常刊登在《今日美國》(USA Today)和《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上。《我們之間》是莎拉與奎兒的第一本共同創作,大受好評。

基本資料

作者:奎兒・漢德瑞克斯(Greer Hendricks)莎拉・佩卡寧(Sarah Pekkanen) 譯者:廖素珊 出版社:三采文化 書系:i READ 出版日期:2019-08-30 ISBN:9789576582110 城邦書號:A2001341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