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愛在瘟疫蔓延時【典藏紀念版】人類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愛情小說!馬奎斯:寫完這本書,我整個人像被掏空了一樣!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愛在瘟疫蔓延時【典藏紀念版】人類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愛情小說!馬奎斯:寫完這本書,我整個人像被掏空了一樣!

  • 作者:加布列‧賈西亞‧馬奎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19-08-05
  • 定價:420元
  • 優惠價:79折 332元
  • 書虫VIP價:332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315元
本書適用活動

內容簡介

馬奎斯:有兩本書我寫完後整個人好像被掏空了一樣, 一本是《百年孤寂》,另一本就是《愛在瘟疫蔓延時》! 紐約時報:人類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愛情小說! 根據西班牙文版全新翻譯! 改編拍成電影,由影帝哈維爾.巴登主演! 花朵會乾枯,鹽巴會腐蝕。 愛情會讓人忘了蒼老,會讓時間變得具體而微, 他已經等她等了五十一年九個月又四天…… 費米娜沒有想過,一起生活了大半輩子的丈夫竟會以這種方式與她永別——他發現失蹤的鸚鵡停在芒果樹上,試圖把牠抓下來,卻不慎失足摔死。 失落與哀傷浸染著所有人的思緒,但費米娜卻有著複雜的心情,因為她的舊愛阿里薩竟在喪禮中現身。他曾為她寫下一封長達七十頁的情書,她是他的花冠女神,他們曾經愛得刻骨銘心,以為對方就是自己的一輩子,可是現實卻迫使費米娜放棄。 歷經戰禍與瘟疫,阿里薩從一個窮困潦倒的少年變成了航運大亨,不過他始終放不下對費米娜的感情。為了化解心中的痛苦,他與無數的女人交往,但痛苦卻不減反增。他的愛就像一種病,無論經過多久都無藥可醫。 等待了五十多年的時間,此刻滿頭白髮的阿里薩就站在至愛的面前,他再一次向費米娜求婚,並許下恆久不渝的誓言…… 《愛在瘟疫蔓延時》以戰火動盪的大時代為背景,在前後橫跨超過半世紀的時間裡,寫盡了愛恨嗔癡的眾生百態。馬奎斯巧妙地將愛情的相思之苦比喻成瘟疫的病狀,而這段無法觸碰、充滿無奈的戀情,也如同無法治癒的絕症般,永無止盡地蔓延下去。 【書封設計背後】 典藏紀念版:蔓延的思念 阿里薩的愛情就像是一種病,他為情癡狂,為愛迷戀,並執著等待了五十一年九個月又四天,癡情的他就像是一個與「時間」為敵的男人。書封設計以藍白兩色為主,綿延不絕的河水,象徵無窮的時間與蔓延的思念,它帶著阿里薩經歷了快樂與悲傷、挫折與渴望,還有回憶與死亡,而在這段漫長的等待之中,我們也隨著他一同見證了愛情的奇蹟。 ◎來自世界各地的最高評價!馬奎斯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之後的顛峰之作! 名人推薦 【作家】陳雪 專文導讀! 【作家】王定國、【演員‧作家】連俞涵、【作家】駱以軍、【作家】簡媜 深情推薦! 好評推薦 這部光芒閃耀、令人心碎的作品,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愛情小說!——紐約時報 《愛在瘟疫蔓延時》是馬奎斯最好的小說,書中關於男女之間各式各樣的愛情令人感歎不已。——泰晤士報 精湛、誘人的說故事技巧!馬奎斯筆下的愛情是挽救世界的恩典,也是讓生命充滿意義的偉大力量。——德國《明鏡週刊》 《愛在瘟疫蔓延時》是馬奎斯最著名的作品,他為我們描繪了愛情中的執著、忠誠與命運。——西班牙《ABC日報》 出於一種追求寧靜的狂熱,他下筆帶著強烈的克制……我從未讀過這麼驚人的結尾,爆發力和節奏有如一首交響曲,也像是一艘在我們眾所周知的河流上航行的客輪,作者宛如舵手,以畢生的經驗準確無誤地引導我們穿梭在懷疑與憐憫的危險障礙之間。如果沒有了他的導航,我們將會駛向無愛之地,而他對抗湍湍水流的努力,不僅在眾人心中留下了懷念,更是值得尊敬的美名。一部作品最好的結果是能夠將我們受傷的靈魂歸還給我們,而《愛在瘟疫蔓延時》這部既閃耀又令人心碎的小說,無疑是其中的佼佼者。——「美國國家圖書獎」得主/湯瑪斯.品瓊 一部華麗炫目的作品,寫盡了愛情、死亡和回憶,以及歲月的無情。——華盛頓郵報 愛情戰勝了死亡,馬奎斯把他對女性的認識融入字裡行間,並創造了一個世界,一個我們都夢想前往的世界。——哥倫比亞《星期週刊》 這是一部技法嫻熟的小說,完美詮釋了富饒的思想與人性。——出版家週刊 超越時間、充滿人情味的故事,馬奎斯是本世紀最有魅力的作家!——芝加哥太陽時報 馬奎斯在《愛在瘟疫蔓延時》裡開鑿出一條嶄新的道路,通往漫長且永恆的愛情。——法國《快報》 這本書為這個不安的國家帶來了愛!——哥倫比亞《時代報》 這是一個擁有無窮力量的愛情故事!——新聞週刊

序跋

導讀 什麼樣的愛可以持續到永遠? 陳雪/作家 馬奎斯是在拿到諾貝爾文學獎之後才寫下《愛在瘟疫蔓延時》,記得曾在一篇報導裡看到他談起此書,說他要寫一本談論愛情的書。許多人都說諾獎是死吻,幾乎得過此獎的人就等於是寫作生命的結束,此後若不是不再寫作,就是創作力衰退,無法再突破,但馬奎斯正值盛年,寫作最巔峰時,他回應諾貝爾文學獎的方式,是以世間最普常卻也最容易被輕忽的題材「愛情」,作為他諾獎之後的重要作品。 我不知道當時的世界文壇如何回應馬奎斯的舉動,但小說出版後,諾獎的死吻並沒有撼動馬奎斯,愛情的題材也沒有使馬奎斯受困,事實上他在《百年孤寂》裡也大量、反覆地辯證愛情,在他著名的短篇小說集《異鄉客》中,有幾個短篇也是以愛情為主題。《愛在瘟疫蔓延時》出版後依然成功且暢銷,在某個程度上來說,甚至也是馬奎斯的另一次寫作上的飛躍,此書始終名列馬奎斯重要著作的前幾名。 我自己第一次閱讀,是在二十多歲,剛開始寫作時,那時因為讀了《百年孤寂》受到衝擊,此後就開始收集所有馬奎斯的作品,《愛在瘟疫蔓延時》當然是必讀的書目。我記得第一次閱讀時,就被書裡的第一個場景迷住了,書的開始是一個死亡現場,死者自殺。 馬奎斯的小說經常是第一句話就抓住讀者的目光,「這是無可避免的:他總在聞到苦杏仁的氣味時,憶起受阻愛情的宿命。踏進依舊昏暗的屋內那刻,是要處理一件對他來說早在許多年前就不算緊急的案例。」 這是無可避免的。這句話下得真好,一開頭就抓住讀者的心,什麼是不可避免的?愛情?宿命?死亡? 隨後馬奎斯展開對細節的描述,那個充滿苦杏仁味的死亡現場,屍體蓋著毯子,毯子底下是發現屍體的人多年的朋友,我非常喜歡馬奎斯展開細節的方式,光線的明暗、各種氣味飄散、一件一件器物如何擺設、每一個家具的位置,這一段在十二行句子裡就將這個死者的生命展現在讀者眼前。 當然,這不是一本偵探小說,這個死者也非小說主角,只是作者透過書寫這個角色展開本書中關於愛情這命題的第一次辯證,並且將書中第一個主角胡維納爾.烏爾比諾醫師的性格、生活習性隨著這個死亡事件的推演顯示出來。 隨著這個死亡,故事開始推向烏爾比諾醫師與他的妻子費米娜.達薩,這對相處數十年的夫妻,多年後為了一塊肥皂吵架嘔氣,烏爾比諾醫師在一次意外中不幸喪生。 真正的男主角弗洛雷提諾.阿里薩是在烏爾比諾的葬禮上才出現。 很少愛情故事描寫老年人,但馬奎斯就這麼做了,這兩段蔓延幾十年生死不渝的愛情,在小說裡讀者看見的不是才子佳人,而是一對老夫妻,以及苦苦等待多年的另一個老先生,在馬奎斯筆下雞皮鶴髮沒有阻礙愛情,反而是愛情的證明。 當然,即使是最老的人也有年輕的燦爛時光,阿里薩與費米娜這對分散的戀人亦然,阿里薩在烏爾比諾醫師的喪禮上大膽出現,並且對費米娜宣稱:「費米娜,我等這個時間,等了超過半個世紀,我想再跟您重申一次我的誓言,我永遠的忠誠,和我恆久不渝的愛。」費米娜當然怒斥了他,然後在當晚她嗚咽著入睡時,才發現她對阿里薩的思念比對丈夫還深。 這個描述是馬奎斯最擅長也是最高明之處,他揮動手指,就把時空拉回了半個世紀以前,阿里薩與費米娜相識之初,隨後登場的是費米娜的丈夫,烏爾比諾。 多年前我閱讀此書,有些難以理解的是「阿里薩式的癡情」,他等待費米娜長達半世紀,但等待期間他並非閒著,也沒有守貞,而是開啟了他自己非常獨特的狩獵,他甚至費心記錄下超過六百多次的愛情,那些守貞的寡婦、孤獨的遺孀、那些獨屬於阿里薩的女人,陪伴他度過這漫長的等待。這樣算是癡情嗎?一邊與寡婦嬉戲,一邊等待著費米娜,也是一種守貞嗎? 我三十九歲時,再度與早餐人重逢,我們在花蓮的民宿秘密結婚,到太魯閣的飯店度蜜月,我記得那個情景,我躺在飯店的沙發上,阿早坐在沙發旁的地毯背靠向我身側,我對她訴說分開的這六年時光裡,我的所有經歷,那之中有孤獨的長夜,有懊悔的時刻,也有狂野的冒險、瘋狂的追尋,我說著這人、那個人,描述當時的心境,阿早安靜地聽著,她竟然毫無嫉妒之意,我彷彿透過那些敘述,更貼近了當時的自己,就是在那時我想起了《愛在瘟疫蔓延時》這本我年輕時代就已經讀熟的書,想起阿里薩的苦等與冒險,我突然理解那些向旁支分岔出去的歷險,那些風情各異的女人,其實都是通往費米娜的道路上必經的風景,那是讓阿里薩變得更好、更適宜費米娜的人,必要的經歷,正如我也是要經過那些探索,才知道自己真正所愛的,想要一生相守的人就是早餐人。 什麼樣的人值得終生守候?什麼樣的愛可以持續到永遠?這並沒有標準答案,我想可喜的是,馬奎斯以他驚人的小說技法,展示了各式各樣的愛情,描繪出了一整個時代的燦爛繽紛。這樣一本可以穿越時空,不受年代侷限的愛情之書,經典重出,值得新讀者或舊讀者重新閱讀。

內文試閱

從丈夫發生慘劇的下午開始,這是費米娜第一次流淚,她唯一會哭的情況,是趁四下無人的時候。她為丈夫的死,為自己的孤單和氣憤哭泣,當她踏進空蕩蕩的臥室時也為自己哭泣,因為她失去童貞之後,孤單地睡在這張床上的次數寥寥可數。所有丈夫的物品都讓她哭得更傷心:他的流蘇拖鞋,枕頭下的睡衣,梳妝臺缺了他的身影的鏡子,他皮膚特殊的氣味。一個讓她發顫的念頭隱隱約約浮上腦海:「丟下心愛的人離開時,應該一併帶走所有的東西。」她不想要人攙扶上床睡覺,她不想空著肚子入夢鄉。她被沉重的哀傷壓得喘不過氣來,她乞求天主讓她就在這一晚的睡夢中過世,於是她抱著這樣的癡想上床睡覺,赤腳,但是穿上衣服,一沾枕立刻入睡。她不知道自己睡著了,但是她知道她在夢中還活著,知道床的另一半是空的,知道她跟以往一樣側躺在左邊。她在夢中想著她再也無法跟從前一樣睡覺,開始嗚咽,她在睡夢中嗚咽,但是沒換睡姿,直到公雞啼叫過後許久,令人討厭的陽光喚醒她,讓她在失去丈夫的早晨醒來。一直到這時,她才發現她並沒有死,而是睡了很久,還在夢中嗚咽,當她在睡夢中嗚咽時,對弗洛雷提諾.阿里薩的思念竟比死去的丈夫還深。 至於弗洛雷提諾.阿里薩,他從費米娜.達薩直截了當拒絕他,不顧他們那段飽受阻礙的久戀之後,沒有一刻不想著她,自那之後已經過了五十一年九個月又四天。他不需要怕忘記,日復一日在內心那座監牢的牆壁上畫線計算日子,因為每天總會發生讓他想起她的事。他們分手當時,他二十二歲,跟母親崔絲朵.阿里薩住在窗戶街一幢租來的普通房子,他的母親從非常年輕時候,就在那裡開了一間雜貨舖,也在店裡拆些舊襯衫和碎布當作傷兵用的棉紗販售。他是她的獨生子,是她跟赫赫有名的船東皮歐.金托.洛亞薩一段逢場作戲關係生下的結晶,這位先生是創立加勒比海航運公司的三兄弟之一,靠著經營蒸汽船,替馬格達萊納河的航運注入新的活力。 皮歐.金托.洛亞薩先生在這個兒子十歲時過世。他一直暗中支付他的生活花費,但從沒在法律上正式承認他,也沒替他決定前途,因此弗洛雷提諾.阿里薩只有母親的姓氏,雖然大家都知道他真正的身世。父親過世後,弗洛雷提諾.阿里薩只能輟學,到郵局當學徒,負責拆郵袋和整理信件的工作,以及郵件抵達時,在郵局門口升起寄信地的國旗告知大眾。 他的聰明才智引起洛塔里歐.杜固特的注意,這位來自德國的移民是郵局的電報員,但也在大教堂的盛大節慶演奏管風琴,和到府教授音樂課。洛塔里歐.杜固特教他認識摩斯密碼和操作電報系統,至於小提琴課,他僅教了短短幾堂,弗洛雷提諾.阿里薩就能憑藉聽力學習拉琴,儼然像個音樂家。他在十八歲那年認識費米娜.達薩時,當時他是他那個社交圈最搶手的年輕小伙子,最會隨著流行樂跳舞,最懂得背誦感性的詩句,總是任憑朋友隨時召喚,拿起小提琴為他們的女朋友獻上小夜曲獨奏。他從那時就身材瘦弱,塗抹香膏固定一頭鬈髮,臉上的近視眼鏡,替他的外表添上文弱氣質。除了視力的缺陷,他多年來還飽受便秘之苦,讓他不得不一輩子倚賴浣腸劑。他只有一套體面的禮服,是過世父親的遺物,不過崔絲朵.阿里薩對衣服的保養非常得宜,讓他每個禮拜天都像穿新衣出門。儘管他個性靦腆,打扮老氣,看起來弱不禁風,他那個圈子的女孩卻在背地裡抽籤決定誰能跟他在一起玩樂,而他也這麼跟她們胡混,直到他認識費米娜.達薩那天,他的天真自此結束。 他第一次見到她的那天下午,洛塔里歐.杜固特差他將一封住址不詳的電報,交給一個叫羅倫佐.達薩的人。他在福音公園一批較古老的房子區找到他,他家是一棟半頹圮的屋子,內庭有著跟修道院一樣的迴廊,長滿雜草的花圃,和一座乾涸的石頭水池。當弗洛雷提諾.阿里薩跟在一個打赤腳的女僕後面,走過一條拱廊,並沒有聽到任何人聲,拱廊上堆著還沒打開的搬家紙箱,水泥匠的工具就散落在水泥殘跡和成堆的水泥塊之間,這間屋子正在徹底整修。內院的盡頭有一間臨時搭蓋的辦公室,有個非常肥胖的男人就坐在辦公桌前睡午覺,他留著八字鬍和兩頰鬈曲的連鬚鬍。事實上,這個男人就叫羅倫佐.達薩,城內不太有人認識他,因為他搬來不到兩年,況且不是廣交朋友的人。 他收下電報,彷彿那是一場不祥夢境的部分場景。弗洛雷提諾.阿里薩帶著一種憐憫,仔細注視他那雙青紫色的眼眸,那些試著拆掉封印的發抖手指,他曾經那麼多次在那樣多收件人身上看過這種打從心底冒出的恐懼,而他們都忍不住把電報跟死亡聯想在一起。他在讀了電報之後,重拾冷靜。他嘆口氣說:「是好消息。」接著他按照慣例打賞弗洛雷提諾.阿里薩五塊錢里亞爾幣,露出鬆口氣的微笑,讓他明白如果是壞消息,就不會賞錢了。接著,他握緊他的手道別,這不是一個會對電報差使做出的動作,而女僕送他到臨街大門口,但不是為了領路,而是要監視他。他們沿著同樣的拱廊往回走,但這一次弗洛雷提諾.阿里薩知道屋內還有其他人,因為明亮的內庭迴盪著一個女人的說話聲,她正在反覆誦讀一篇課文。當他經過縫紉室,他望見窗戶裡有個女人跟一個小女孩,她們各坐一張椅子,靠得很近,兩個人正讀著打開放在女人膝上的一本書的內容。他有種錯覺:彷彿是小女孩正在教母親閱讀。他的觀察只有部分猜錯,因為那個女人並不是小女孩的母親,而是她的姑姑,儘管姑姑視她如己出。她們繼續閱讀,不過小女孩抬起頭看了一眼是誰經過窗前,而那不經意的目光掀起了一段驚濤駭浪的愛情,持續半個世紀還沒結束。 有關羅倫佐.達薩,弗洛雷提諾.阿里薩唯一查得到的,是他在霍亂流行過後,帶著獨生女和單身的妹妹從聖胡安省謝納加市搬到這裡,看見他們下船的人毫不猶疑他們會定居在這裡,因為他帶來所有需要的物品,足以把一棟屋子好好地布置一番。他的妻子在女孩還非常小的時候過世。他的妹妹叫艾絲可拉絲蒂卡,四十歲,她正施行還願諾言,出門必定穿上方濟各會的修女長袍,在家頂多繫上一條腰繩。小女孩只有十三歲,取了個跟過世母親一樣的名字:費米娜。 據猜測,羅倫佐.達薩家財萬貫,因為他沒有一定的工作,卻過著優渥的日子,並拿出零散的鈔票現金買下福音花園的屋子,那筆整修費用恐怕是他花了兩百塊黃金披索買房的兩倍。他的女兒就讀聖母奉獻日中學,兩個世紀以來,名門千金都在那裡學習作為勤奮和嫻淑的妻子所需要的技能和職責。在殖民時代和共和國初年,學校只接收姓氏顯赫的女性繼承人。但是那些古老的家族在獨立戰爭期間家道中落,學校不得不正視新時代來臨的事實,打開大門歡迎所有支付得起學費的女學生,他們不再侷限她們的貴族頭銜,但是基本的條件是天主教婚姻生下的合法後代。總之,那是一所昂貴的中學,費米娜.達薩在那裡就讀,證實她家經濟無憂,儘管她的社會地位並非如此。這些消息讓弗洛雷提諾.阿里薩熱血沸騰,因為那位有著一雙杏眼的美麗女孩是他伸手可及的夢中情人。然而,她的父親訂下的家規甚嚴,很快地,這變成一道無法跨越的鴻溝。她跟其他女學生不同,其他人都是結伴或者由年紀大的女僕陪同上學,她的身邊則總是跟著獨身的姑姑,這樣的舉動說明家人不容許她有任何娛樂。 就這樣,天真的弗洛雷提諾.阿里薩默默展開他孤獨狩獵者的人生。一大早七點,他就一個人坐在小公園比較不顯眼的靠背長椅上,頂著杏樹樹蔭假裝讀一本詩集,直到看見那位只可遠觀的女孩走過去,她穿著學校的藍條紋制服,及膝的白色吊帶長筒襪,鞋帶交叉綁的男用短靴,拖著一條粗辮子,尾端繫上蝴蝶結,垂在背後直到腰肢。她走路時散發一股天生的傲氣,抬頭挺胸,眼神直視,步伐輕快,鼻梁高挺,斜背的書包壓在胸前,那像小鹿的走路方式似乎像無重力般飄浮著。她的姑姑一襲繫著腰繩的方濟各會棕色長袍,踩著非常吃力的腳步,緊跟在她的身邊,不讓人有機會靠近。弗洛雷提諾.阿里薩看著她們一天四次出門和回家,到了禮拜天,則是一次出門參加大禮彌撒,他覺得這樣看著小女孩就心滿意足。慢慢地,他把她理想化,賦予她一些未經證實的美德和想像的感覺,過了兩個禮拜,他已經滿腦子都是她的倩影。因此,他決定用他抄寫員的優美字體,寫一封一頁共正反兩面的簡單書信給她。但是他把信放在口袋好幾天,思考該如何交給她,就在他思考的同時,他在睡前又多寫了幾頁,因此,最初的那封信變成了一部甜言軟語大全,全是他在公園等待時,從反覆閱讀的書本中學來的詞句。 當他尋找送信的方式時,也試著認識幾個聖母奉獻日中學的學生,不過她們跟他的世界天差地別。此外,在那兒徘徊幾次過後,他認為不太妥當,可能有人會注意到他的出現。然而,他終於得到消息,聽說費米娜.達薩到這裡不久後,便受邀參加禮拜六的一場舞會,不過她的父親以一句斬釘截鐵的話,禁止她參加:「每件事都有該做的先後順序。」當那封信已經累積到了正反兩面的六十頁時,弗洛雷提諾.阿里薩再也無法壓抑他的秘密,他毫不猶豫地全告訴母親,她是他唯一能吐露一些心事的對象。崔絲朵.阿里薩對兒子純純的愛感動不已,甚至流下眼淚,她試著當一座指引他的燈塔。她說服他別送出厚厚一疊文情並茂的信,那只會嚇到他的夢中情人,想必那個小女孩在情事上跟他一樣青澀。她告訴他,第一步要讓她知道他的心意,以免她對他的告白感到不知所措,也能給她時間考慮。 「最重要的是,」她對他說。「你首先要征服的不是她,而是她的姑姑。」 這兩個建議都很有道理,只是已經太遲。其實,費米娜.達薩替姑姑上課的那天,她分心了一會兒,抬起頭看看是誰經過走廊,她對弗洛雷提諾.阿里薩弱不禁風的模樣印象深刻。到了晚上吃飯時,她的父親跟她提起電報,就是這樣,她知道他為什麼會來家裡,以及他的職業。這些消息引起她的注意,因為她跟當代許多的人一樣,認為電報的發明跟魔法有關。因此,當她第一回看見弗洛雷提諾.阿里薩出現在小公園的樹下看書,就認出他來,但她沒感到不安,一直到姑姑跟她說,他已經出現在那兒好幾個禮拜了。後來,她們禮拜天彌撒結束後出來也看見他,她的姑姑相信這樣多次的碰面絕不是巧合。她說:「他絕不會是為我這般殷勤。」她的姑姑艾絲可拉絲蒂卡.達薩行為嚴謹,做苦行修女打扮,但她最大的美德是對生活的直覺,樂於助人,一想到有個男人對姪女有意思,內心的情感立刻洶湧澎湃。然而,費米娜.達薩對愛情還沒有一絲好奇心,她對弗洛雷提諾.阿里薩只有一點難過的感覺,因為她以為他生病了。但是姑姑對她說,要活到年紀夠大,才足以透悉一個男人真正的本質,她相信那個坐在公園看她們經過的男人害的只可能是相思病。 艾絲可拉絲蒂卡姑姑是這位來自一樁沒有愛情為基礎的婚姻所誕生的獨生女,尋求理解和情感的庇護所。她從小女孩的母親死後開始養育她,對於羅倫佐.達薩來說,她比較像是個同袍角色,不單單只是個姑姑。因此,她把弗洛雷提諾.阿里薩的出現,當作是為了打發死氣沉沉的日子,所想像出的眾多內心娛樂方式之一。一天四次,每當她們經過福音公園,總會匆匆一瞥在那兒站崗的那位瘦弱、靦腆和不起眼的衛兵,不管天氣多熱,他幾乎都穿一身黑,在樹下假裝看書。「他在那裡。」第一個找到他的人會忍著笑意說,接著他抬起視線看見表情僵硬的她們,這兩個離他的人生非常遙遠的女人穿過了公園,連看都沒看他一眼。 「可憐的傢伙。」姑姑說。「他不敢靠過來,因為我跟在妳身邊,可是,如果有一天他決心夠堅定,或許會放膽一試,給妳一封情書。」 她的姑姑預見了種種阻礙,於是教小女孩用手語溝通,這可是談受阻的愛情不可或缺的工具。費米娜.達薩對這場接近天真、毫無準備的冒險感到新鮮而好奇,但她萬萬沒想到,這種好奇會在短短幾個月內更進一步發酵。她不知道,單純的消遣從何時開始轉變成渴望,她迫切想見他時,感覺熱血翻騰,有一天夜裡,她驚恐醒來,因為她看見他站在床腳的暗處凝視她。於是,她真心希望姑姑的預言都能成真,她在禱告時哀求天主賜給他勇氣把情書交給她,她只想知道信裡說什麼…… 如果《百年孤寂》是一部「死亡百科全書」,那麼《愛在瘟疫蔓延時》就是一部「愛情百科全書」。這部馬奎斯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後的首部巨作,將帶領我們見證一場長達半世紀之久的愛情故事!

作者資料

加布列‧賈西亞‧馬奎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

1927年3月6日生於哥倫比亞阿拉卡塔卡,自小與外祖父母一同生活在炎熱多雨的小鎮巴蘭基亞,鄰近一個名叫「馬康多」的香蕉園。1940年與父母一同遷往內陸小鎮蘇克雷,1947年進入位在首都波哥大的哥倫比亞大學修讀法律,並沉迷於卡夫卡與福克納的作品,同時也開始在《觀察家報》發表短篇小說。1948年因內戰舉家遷往卡塔赫納繼續大學學業,並兼任《環球日報》記者。1954年出任《觀察家報》的記者與影評人,1955年發表〈一個船難倖存者的故事〉系列報導廣受好評,隨後出任該報的駐歐記者。1957年在巴黎與海明威邂逅,並奉其為「大師」。因景仰古巴革命,1960年擔任古巴的拉丁美洲通訊社駐波哥大和紐約記者。 1965年駕車前往墨西哥城途中萌生《百年孤寂》的寫作構想,在閉關十八個月後,終於完成這部醞釀了二十年之久的經典之作。1967年《百年孤寂》甫出版便造成轟動,並於1969年獲頒義大利「基安恰諾獎」與法國「最佳外國作品獎」。1970年《百年孤寂》英譯本在美國出版,並被選為年度12本最佳作品之一,同年馬奎斯並獲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授予榮譽文學博士學位。1972年馬奎斯再獲頒美國「紐斯塔特國際文學獎」以及拉丁美洲文學最高榮譽的「羅慕洛‧加列戈斯獎」,1981年則獲法國政府頒發「榮譽軍團勳章」,1982年更榮獲「諾貝爾文學獎」,並擔任法國西班牙語文化交流委員會主席、哥倫比亞語言科學院名譽院士。 其他作品包括《預知死亡紀事》、《愛在瘟疫蔓延時》、《迷宮中的將軍》、《異鄉客》、《關於愛與其他的惡魔》、《苦妓回憶錄》等,每每一推出都成為舉世矚目的焦點。 2014年4月17日逝世,享年87歲。

基本資料

作者:加布列‧賈西亞‧馬奎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 譯者:葉淑吟 出版社:皇冠 書系:Classic 出版日期:2019-08-05 ISBN:9789573334613 城邦書號:A1390171 規格:平裝 / 單色 / 41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