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 > > >
延禧攻略(下)
left
right
  • 庫存 = 2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超火外版

內容簡介

突破160億點擊率,引爆亞洲2018年追劇新狂潮! 年度話題大劇《延禧攻略》影視小說 ★★兩岸三地最完整版本★★ 這座深宮高牆內,有一個人從未失去自己。 她,是魏瓔珞,也是後來延禧宮的令妃, 面對欺侮,她加倍奉還;面對愛情,她頭腦清晰, 從一介繡坊小宮女,步步成為紫禁城權勢最盛的女人…… 爆紅清宮劇延禧攻略── ★打破收視紀錄,累積播放量超過160億、海外破50億 ★引爆亞洲追劇潮,香港、越南、泰國……年度話題延燒 ★吳謹言、秦嵐、聶遠、佘詩曼、許凱、譚卓──領銜主演 關於延禧攻略小說── ★兩岸三地唯一完整版,上中下三冊完整收錄全劇劇情,並加碼收錄即將上演的番外篇 ★內附精美劇照,高冷經典色調、服飾道具細膩考究、各角色生動畫面一次珍藏 情節提要:當六宮嬪妃用盡心思只求博得聖寵,她卻為復仇踏入深宮── 對應集數:1集【殿選時 瓔珞助吉祥】~24集【瓔珞報復弘晝】 自姊姊入宮以來,魏瓔珞日夜盼著她歸來,望眼欲穿整整九年,等到的卻是一具冰冷屍體。所有人都告訴她,姊姊是自殺的,但姊姊頸上的瘀痕,卻讓真相不言自明,為了找出凶手替姊姊復仇,魏瓔珞下定決心進宮。 偌大的紫禁城內,下至宮女,上至妃嬪,為攀權彼此構陷的戲碼不時上演。性格剛烈的魏瓔珞不主動惹事,卻也從不怕事,以一計「步步生蓮」為繡坊好姊妹吉祥化險,反將秀女烏雅青黛一軍;憑一句「新葉有毒」識破高貴妃毒害詭計,巧吞「藕粉丸子」裝傻全身而退,而後被誣陷與侍衛有染、孔雀羽線遭竊……,她一次次機智解圍,更有仇必報,狠踩方姑姑、錦繡、玲瓏……,要欺侮她的人加倍奉還。 同時,魏瓔珞從未放棄追查姊姊的死因,為了接近可疑對象富察傅恆,巧計進入長春宮侍奉富察皇后。從太監謀害、御花園放狗、珍珠粉掉包,到大亂荔枝宴,面對高貴妃與嘉嬪一次又一次的構陷,魏瓔珞盡忠護主,招招化險為夷。深獲富察皇后信任的她,卻也不自禁地將眼前這位教他讀書寫字的美麗皇后視若親姊,比為師傅。 魏瓔珞睚眥必報、寧折不曲的性格令富察皇后疼惜,卻也憂心忡忡。隨著姊姊遇害的真相越顯越明,魏瓔珞報仇的心志也比頑石更堅,皇后的諄諄善誘,能軟化她剛硬的心嗎?從為報復而蓄意接近,不斷刺探直到動了真心,她與富察傅恆間日益升溫的情愫,又該如何收拾? 人物── 2018年夏,《延禧攻略》以清宮為背景,卻突破以往宮鬥劇異軍突起,博得高人氣。劇中女主角魏瓔珞個性鮮明,不同於以往常見的苦情角色,她以惡制惡,有仇必報,隨著情節的快速推進,像解單元任務般,立時痛快反擊,贏得漂亮又全面,為觀劇者提供遊戲般的快感,以顛覆現實生活的種種不得意。 除女主角外,各角色的刻畫亦是成功關鍵。在這個深宮內,他們位分不同於尋常,卻各個是血肉之軀一如你我,他們是──端莊自持,不爭不奪,盡己所能庇護六宮嬪妃,卻始終活在身分束縛下,被迫喪失自由從前的富察皇后;外表囂張跋扈,行事高調,實則缺乏安全感、被家族犧牲的高貴妃;用盡手段堅強自己,一心一意愛著乾隆,卻始終得不到半點憐愛的嫻妃;是毒舌又傲嬌的有情君王乾隆;是甘願一生默默守護的富察傅恆……有愛有恨有妒忌,他們活靈活現,鏡像現代人的心,即便是惡角也讓人不由得喜愛。 富察皇后:「本宮先是一個皇后,而後才是一個女人。」 高貴妃:「如果可能,我寧願不做貴妃,就做皇上的寧馨兒。」 繼后嫻妃:「只有我,全紫禁城最愛你的人只有我!」 傅恆:「這輩子我守著你已經守夠了,下輩子,可不可以換妳守著我?」 宮鬥劇異數!以惡制惡,正面擊破,最大快人心的宮廷冒險 看超強女主角越級打怪,解上班族不吐不快的職場怨氣! 小說看點── ★進宮前的故事:第1集魏瓔珞以一招「步步生蓮」強拉秀女烏雅青黛落馬,她怎能肯定乾隆會不喜歡?魏瓔珞進宮前對宮中瞭解有多少?小說獨闢兩章,將進宮前的事從頭說起。 ★細膩內心描寫:從憎惡、在意到喜歡得不能自拔,乾隆究竟何時看上了魏瓔珞?他是否真正走進魏瓔珞心底?那些在演員眼神中一閃而過的心理狀態,都在小說中被細細描摹。 ★情節細部補充:第28集裕太妃遭雷擊的真相為何?袁春望究竟是不是雍正帝的私生子?所有劇集中略去的細節、未交代清楚的重重謎團,一次解明。 ★被刪戲份補足:爾晴不自然的極速黑化,是什麼讓個女人一步步變化至如此?沉璧快速上下線,又刪去了多少重要戲份?因集數限制遭刪減的情節,一刀未剪,完整重現。 ★番外搶先曝光:魏瓔珞的女兒昭華公主有個秘密,傅恆的兒子福康安也有個秘密,兩人會代替父母前緣再續,還是另一場仇恨的開始?即將播映的番外篇內容搶先看。

目錄

一百三十六章 願如初 一百三十七章 刺 一百三十八章 真心 一百三十九章 後宮之爭 一百四十章 朝堂之爭 一百四十一章 休書 一百四十二章 不走 一百四十三章 相送 一百四十四章 墜馬 一百四十五章 黑子白子 一百四十六章 背水一戰 一百四十七章 毒 一百四十八章 水落石出 一百四十九章 大夢成空 一百五十章 無常 一百五十一章 取捨 一百五十二章 太后與皇后 一百五十三章 談心 一百五十四章 親蠶禮 一百五十五章 驚變 一百五十六章 背叛 一百五十七章 心成死灰 一百五十八章 當年約 一百五十九章 血經 一百六十章 催命符 一百六十一章 生母何人 一百六十二章 風暴 一百六十三章 輸家 一百六十四章 節義 一百六十五章 離去 一百六十六章 家書 一百六十七章 沉璧 一百六十八章 天女 一百六十九章 昔敵今友 一百七十章 朋友 一百七十一章 不想改變 一百七十二章 妖邪 一百七十三章 轉世 一百七十四章 麝香丸 一百七十五章 更多的報答 一百七十六章 金剪 一百七十八章 疑心 一百七十九章 禁閉 一百八十章 後悔 一百八十一章 真心 一百八十二章 方便行動 一百八十三章 私奔 一百八十四章 罪 一百八十五章 瘋 一百八十六章 有約 一百八十七章 下決定 一百八十八章 保重 一百八十九章 老 一百九十章 問題所在 一百九十一章 離間(上) 一百九十二章 離間(下) 一百九十三章 不復從前 一百九十四章 南巡名單 一百九十五章 凶手 一百九十六章 密謀 一百九十七章 治傷 一百九十八章 圈套 一百九十九章 斬青絲 第兩百章 來世約,今生誓 番外

內文試閱

一百三十七章 刺 夜,養心殿寢殿內。 守夜的是李玉,他抱著拂塵,腰背挺直地立在床沿,都已經是三更天了,帳子裡仍然傳來翻來覆去的聲音。 最後,弘曆終於一掀被子:「睡不著,朕要出去走走!」 這一走,便走進了延禧宮。 龍靴踩在雪地上,嘎吱嘎吱作響,弘曆一腳深一腳淺地走著,一個不小心,一隻腳踩進雪坑裡。 「皇上小心!」李玉忙伸手扶住他。 「怎麼搞的!」弘曆將腳抽出來,有些惱怒道:「這延禧宮的雪,難不成從入冬開始就沒掃過嗎?」 他鬧出的動靜雖不大,但也不小,理應有守夜宮人起床探看,但直至弘曆走到寢殿外,仍無一個人出來。 弘曆的眉頭蹙了起來,李玉察言觀色,道:「哎,皇上,這些下人太沒規矩了……」 弘曆忽然一擺手,示意他噤聲。 漆黑一片的延禧宮,亮著一點光。 弘曆朝著那道光走去,走得近了,才發現是一星燭火,在燭台裡微弱地搖曳著,將一點光,一點熱度,打在破了一洞的窗戶上。 弘曆就站在窗外,透過那個洞,藉著那一點光,看著窗內的她。 延禧宮裡的人都不知哪兒去了,就留了魏瓔珞一個,孤獨地坐在燈下,都已經夜半三更了,還在做著繡活。 屋子裡一定很冷,因為她時不時要停下來一會,揉搓一下雙手,將略顯青紫的手指放到嘴邊呵氣,等手指恢復了些知覺,才重新拿起針線刺繡。 只是屋子裡不但冷,還暗,也許是為了讓蠟燭能夠燒久一些,故而將燈芯掐得極小極細,魏瓔珞坐在這樣一根蠟燭旁刺繡,繡一會就要揉揉眼睛。 如此潦倒之姿,連李玉看了都有些心生不忍,更何況是……他小心瞥了弘曆一眼,果然在他臉上看到了心痛。 說弘曆心中沒怨氣,是假的。 但再多的怨,他也只是對她避而不見,並沒有刻意為難她……至少他從未想過要在衣食住行上為難一個人,為難他的女人! 吃點東西好嗎?穿點厚衣服好嗎?再不濟,將蠟燭點得亮一些好嗎?別讓朕這樣內疚好嗎? ——這些話在弘曆心中翻騰,卻遲遲說不出口。 呼——屋內的燭火忽然一跳。 魏瓔珞忙放下針線,伸手護住燭火,免得它被外頭灌進來的冷風吹滅。 燭火劇烈搖曳了一陣,好不容易穩定下來,魏瓔珞嘆了口氣,目光不自覺地朝窗口看來,弘曆急忙避開,還不忘把李玉也扯到一邊,兩個人像壁虎一般在牆上貼了許久,直冷得李玉低頭打了個噴嚏。 弘曆狠狠瞪他一眼。 李玉忙雙手捂嘴,無辜地看著他。 等了一會,弘曆悄悄往窗內看了一眼,見魏瓔珞仍在低頭刺繡,鬆了口氣。 「皇上。」李玉壓低聲音問:「不進去嗎?」 弘曆搖搖頭,轉身就走。 人雖走了,心卻留了下來。 這一夜他翻來覆去睡不著,一閉上眼,就是她朝手心裡呵氣的模樣,就是她瘦得尖尖的下巴,就是她手裡那幅觀音像。 ——卻不想,第二天,他竟又見到了這幅觀音像。 在太后的宮殿裡。 屋子裡燒著無煙炭,縱是冬天,也溫暖如春,太后將繡像捧在手裡,眼中流露出毫不掩飾的喜愛:「這觀音大士端莊可親,悲天憫人,肌膚又圓融乾淨,褶皺衣帶也十分立體,繡坊這回倒是下了工夫!」 純貴妃微微一笑:「太后謬讚,這幅觀音像是獻給您的禮物,他們又怎敢不盡心呢?」 太后微笑著點頭,轉身叫人將繡像掛起來:「皇上,你也來看看。」 湊近之後,弘曆更加確定,眼前這幅繡像就是魏瓔珞繡的那幅,他瞥了一眼純貴妃,見她只顧與太后說笑,半句也不提魏瓔珞,鬼使神差之下,突然伸手摸了摸畫像:「觀音頭髮如此逼真,不像是繡線,難道……這是真人的髮絲?」 太后看向純貴妃:「繡娘用青絲入畫了?」 純貴妃看了一眼佛像:「漢人與滿人不一樣,若滿人斷髮,是大不敬,可漢人用根根青絲入繡,更顯對菩薩一番虔誠之心!這是早有的做法,叫髮繡。」 弘曆手指劃過觀音眉心一點紅:「這一點,分明是血跡。」 純貴妃垂了垂眼:「皇上,這可能只是個巧合,繡娘的血落在繡繃上,為了怕被看出來,才會化為眉心一點紅。」 太后感嘆:「這繡娘真是心思巧妙,我還真想見一見。」 純貴妃怎肯讓魏瓔珞分薄恩寵,當即笑道:「太后,繡像並非一人完成,而是整個繡坊最出色的繡女通力合作。您若要見,臣妾親自去宣。」 太后捧著繡像,點頭:「一手好繡活的繡娘,宮裡比比皆是,肯這樣用心的卻是極少數,是該好好賞賜。」 弘曆看著滿臉純良的純貴妃,神色複雜。 回到養心殿,他仍久久無法釋懷,腦海裡一會兒是菩薩眉心一點紅,一會兒是魏瓔珞一邊咳嗽一邊刺繡的模樣,坐立不安了半晌,忽然發洩似地,一腳踢上火盆:「把這個送去延禧宮!」 李玉看他一眼:「嗻。」 「等等!」皇上喊住他:「記住,這不是朕送去的!是……」 李玉:「是內務府想彌補過失,特意送去了新炭盆,奴才明白,皇上放心!」 弘曆冷哼一聲。 李玉捧著火盆要出去,弘曆敲了敲桌子:「再送一盞琉璃宮燈去,朕不喜歡瞎子!」 「嗻。」李玉應完,忽問他:「皇上,您既然捨不得令嬪,怎麼不過去見她?」 弘曆喝斥道:「住口!」 李玉立刻往自己臉上甩了一個巴掌:「奴才多嘴!」 弘曆卻不是生他的氣,他豁然而起,負手在屋子裡來回走動,頗有些咬牙切齒道:「朕不是關心她,只是不願後宮有人受到苛待,內務府這些狗奴才,就算令嬪再不受寵,也容不得他們作踐!」 李玉:「皇上放心,奴才一定重罰!」 窮居鬧市無人問,富在鬧市有遠親。一見弘曆回心轉意,原本門可羅雀的延禧宮又重新熱鬧起來,太監們忙著端火盆,掛宮燈,連床上的幔帳,窗戶上的窗紙都換了新的。 活計雖多,但人手卻更多。 原本四下尋門路的宮人,如今又回了延禧宮,為了將功補過,在主子面前表忠心,一個個搶著幹活,沒一個喊苦,也沒一個嫌累。 苦或累不可怕,怕就怕魏瓔珞要秋後算帳。 「哎呀,這不是吳總管嗎?稀客稀客。」明玉叉著腰過來:「您老人家今兒怎麼有空,紆尊降貴來這延禧宮呀?」 吳書來賠笑道:「明玉姑娘,這不入冬了嗎?延禧宮還沒佈置好,讓令嬪娘娘受苦啦!奴才剛知道,立刻就帶著他們來了,只求娘娘寬恕!待奴才回去後,一定狠狠削他們的皮!」 宮裡頭捧高踩低的人多了,其中之一就是這吳書來。 按理來說,有著繡坊時落下的交情,他就算不幫魏瓔珞,也不該落井下石,但實際上呢?他管著內務府,延禧宮裡卻缺這少那,有時候熱飯都吃不上一口。 這些事明玉都記在心裡,如今時來運轉,自不會對他客氣,當即冷笑道:「入冬可都一個多月了,哪個宮裡沒有火盆宮燈,吳總管說的話,您自己信嗎?」 吳書來也是個狠人,也不顧身旁還有下屬在,重重打了自己兩巴掌:「是奴才不好,全是奴才疏忽!令嬪娘娘大人大量,千萬寬恕奴才!」 他當然不願意在下屬面前丟臉,但面子重要,裡子更重要。 宮裡已有了風聲,說皇上震怒,要追查內務府苛刻令嬪一事,此時若不討饒,過些日子怕是連討饒的機會都沒有了。 ……真是後悔啊!他怎麼就豬油矇了心,幫那位折騰起令嬪了呢? 要知道他們可是老交情!在繡坊時,他就已經看好令嬪,幾次三番施以援手,可以說令嬪有今天的地位,其中也有他的一份功勞。 若是能將這份交情一直經營下去,他今天就不必憂慮追查一事,而是應該想著要怎麼更上一層樓了。 傻,他真是傻啊!吳書來悔不當初,此刻只能眼巴巴看著魏瓔珞,指望她看在過去的情分上,饒過自己這次,在皇上面前替自己說說好話。 可是他眼巴巴地看了半天,魏瓔珞只是低頭刺繡,看也不看他一眼。 吳書來更加忐忑,神態之間也就越發諂媚恭維:「令嬪娘娘今後有什麼吩咐,只要您說一聲,奴才一定辦到,一定辦到!再發生這種事,奴才就把腦袋摘下來,給娘娘當椅子坐!」 「好了!」明玉看了眼魏瓔珞,然後對他道:「吳總管,令嬪怕吵鬧,您還是帶著人趕緊走吧!」 「馬上就走!奴才馬上就走!」吳書來一步一回頭,可魏瓔珞始終沒有抬頭看他一眼。 都說衣不如新,人不如故,但這種人,還不如一件衣服。 衣服還能在天寒地凍時提供一絲溫暖,他呢?他在繡坊時的確幫過魏瓔珞,但魏瓔珞也沒有白白得他好處,他今天之所以能穩坐內務府總管之位,將其他人壓得頭都抬不起來,其中就有魏瓔珞的功勞在。 卻不想幫了他,臨到她需要幫助的時候,他連一盆炭都吝嗇。 「娘娘。」明玉道:「他已經走了。」 魏瓔珞這才抬頭看了眼大門。 「也別怪我無情。」她心道:「若是這一次輕描淡寫地放過你,那人人都會覺得我軟弱可欺,可以今日攀附我,然後在我處於低谷時將我一腳踢開……反正日後只要隨隨便便道個歉,我就能輕而易舉地接受。」 又有一行人的腳步聲進了延禧宮。 一個端著火盆子,一個提著琉璃燈。 延禧宮已不是幾天前,宮裡已經不缺這兩樣東西了,如果魏瓔珞願意,甚至可以將弘曆賞賜下來的夜明珠取代燭火,滿滿一大盒擱在桌子上,璀璨光芒足以輝亮整個寢殿。 「娘娘。」明玉看向魏瓔珞,眼神詢問,這兩樣東西該如何處置。 魏瓔珞若有所思片刻,失笑道:「他這是在提醒我……該去謝恩了。」 夜,養心殿。 弘曆批閱著奏摺,心思卻全沒在奏摺上,一聽外頭傳來腳步聲,立刻丟下筆,等看清來人,臉上的笑容一點點消失,問:「令嬪不來謝恩?」 李玉一愣,賠笑道:「皇上,令嬪娘娘不在宮裡。」 一枝筆丟他臉上,弘曆冷冷道:「下去!」 「是、是。」李玉忙躬身退下,臨走之時給身旁一個小太監使了使眼色,那小太監低著頭,端一碗蓮子羹走上前去。 這小太監一身箭袖馬褂,足蹬朝靴,身形嬌小,弘曆一眼望去,極為陌生,以為是李玉新帶的徒弟,便冷冷道:「東西放下,你也出去。」 「嗻。」小太監掐著嗓子應了聲音,蓮子羹放在書桌上,手卻不規矩地撫上弘曆的手指,弘曆一驚,剛要發火,卻忽然一愣,一把掀去他的帽子:「魏瓔珞!」 一根烏溜溜的大辮子從右肩垂下,魏瓔珞朝他歪頭一笑,說不出的嬌俏。 弘曆大怒:「誰准你進來的,李玉!李玉!」 手指輕輕放在他的唇上,魏瓔珞輕輕道:「皇上,我想你了。」 如同脖子上拴上鎖鏈的老虎,如同被線牽住的風箏,原本暴跳如雷的弘曆竟一下子安靜下來,雙眼凝視著她。 「您呢?」魏瓔珞輕輕撫摸他的嘴唇,又輕又癢,「皇上就一點兒都不想見嬪妾嗎?」 弘曆抓住她不安分的手指,埋怨道:「李玉這狗東西,竟敢隨便放你進來!還有,你這穿得什麼樣子,越發不成體統!」 嘴上雖埋怨,雙手卻老實得很,一下子環住她的腰,將她放在自己腿上。 魏瓔珞身嬌體柔,坐在他腿上,像個孩子似的,手腳也如孩子似地不安分,一隻小腳丫子輕輕踩著弘曆的腳背,輕哼一聲埋怨道:「若不是皇上胡亂吃醋,嬪妾也不至於穿成這樣,才能出宮見您一面。」 「還敢怪朕!是你和傅恆——」弘曆說到這裡,臉色再一次陰沉下來,放在她腰上的手,竟也不知不覺地鬆開。 瓔珞卻拉住他的手,重新放在自己腰上:「皇上可真是小心眼,氣了這麼久,還耿耿於懷。是,先皇后的確有意,將嬪妾許給富察大人。」 弘曆:「你!」 瓔珞毫不避諱:「可皇上不是親自駁回了嗎?」 弘曆:「那是朕怕你禍害傅恆!沒有半點私心!」 「瓔珞卻希望您有私心,因為瓔珞對您也有私心。」魏瓔珞正色看他,道:「也許在皇上心裡,瓔珞微不足道,但瓔珞已經是您的妻子了,因此只有您一個主子,也只會有您一個丈夫!」 沒了炭火,屋子裡有些冷,但弘曆的心卻因為這句話而熱了起來。良久之後,他輕輕握住她的手,貼在心口上:「再也不提這件事了,你不提,朕也不提,也不許宮裡的人提,誰再散播類似的謠言害你……朕殺無赦!」 「皇上……」魏瓔珞眼中隱隱淚光,她輕喚一聲,然後伏在他胸口,肩膀微微顫抖。 弘曆嘆了口氣,憐愛地將她環在心口,只覺得這女人就像他心頭的一根刺,不拔心疼,拔了心也疼,久而久之,竟長進肉裡,成了他血肉當中的一部分,再不能分離。

作者資料

周末

  《延禧攻略》影視劇編劇,原著作者。

笑臉貓

  南昌作協會員,愛奇藝文學簽約作者,能駕馭各種題材與類型,尤擅古代小說。已出版長篇小說《三王一后》、《開門見夫》《豔骨》、《恃寵而驕》等。《豔骨》、《阿拉丁神鏡》、《夢魘王座》等多部小說作品已出售影視版權。

基本資料

作者:周末笑臉貓 出版社:新經典文化 書系:文學森林 出版日期:2018-10-03 ISBN:9789869689205 城邦書號:A1410106 規格:平裝 / 部份全彩 / 36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