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延禧攻略(共三冊)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延禧攻略(共三冊)

  • 作者:周末笑臉貓
  • 出版社:新經典文化
  • 出版日期:2018-10-03
  • 定價:1050元
  • 優惠價:75折 788元
  • ※本商品已最低價,恕不再打折
本書適用活動
外版精選79折
  • 外版精選79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突破160億點擊率,引爆亞洲2018年追劇新狂潮! 年度話題大劇《延禧攻略》影視小說 ★★兩岸三地最完整版本★★ 這座深宮高牆內,有一個人從未失去自己。 她,是魏瓔珞,也是後來延禧宮的令妃, 面對欺侮,她加倍奉還;面對愛情,她頭腦清晰, 從一介繡坊小宮女,步步成為紫禁城權勢最盛的女人…… 爆紅清宮劇延禧攻略── ★打破收視紀錄,累積播放量超過160億、海外破50億 ★引爆亞洲追劇潮,香港、越南、泰國……年度話題延燒 ★吳謹言、秦嵐、聶遠、佘詩曼、許凱、譚卓──領銜主演 關於延禧攻略小說── ★兩岸三地唯一完整版,上中下三冊完整收錄全劇劇情,並加碼收錄即將上演的番外篇 ★內附精美劇照,高冷經典色調、服飾道具細膩考究、各角色生動畫面一次珍藏 故事── 乾隆六年,魏瓔珞為追查姊姊死因,下定決心入宮。偌大的紫禁城內,下至宮女,上至妃嬪,為攀權彼此構陷的戲碼不時上演。性格剛烈的她不主動惹事,卻也從不怕事,一次次機智解圍,更有仇必報,要欺侮她的人加倍奉還。為接近可疑對象富察傅恆,她巧計進入長春宮,卻沒料到從蓄意接近、不斷刺探,直到動了真心,她與傅恆間的情愫日益升溫,更不自禁地將眼前這位教她讀書寫字的美麗皇后視若親姊,比為師傅。 魏瓔珞寧折不曲的性格令富察皇后疼惜,卻也憂心忡忡,諄諄善誘終不能軟化她為姊姊復仇剛硬的心。同時,後宮爭鬥越演越烈,先是皇后墜樓昏迷,後是高貴妃薨逝,皇家的厄運接連不止……一場大火帶走皇后拚性命產下的孩子,重重打擊下,她決心不再做世人眼中的皇后,從角樓一躍而下去尋找失喪的自由,也把魏瓔珞生命中第二個姊姊給生生帶走。 富察皇后崩逝後,魏瓔珞本想餘生守著供像,不再摻和後宮的爾虞我詐,卻發現皇后的自戕背後竟是一連串陰謀。為了復仇,她必須再次進宮,但這一次,她要拿到更多籌碼──成為皇上寵妃!魏瓔珞用盡巧計,牢抓乾隆的心,眾嬪妃誰能忍受她獨佔聖寵?她和傅恆的那段舊情,猶如刺扎在乾隆心頭,會成為她最大的阻礙嗎?她心中真正所愛,是甘心默默守護的他,還是眼前萬人之上的他? 人物── 2018年夏,《延禧攻略》以清宮為背景,卻突破以往宮鬥劇異軍突起,博得高人氣。劇中女主角魏瓔珞個性鮮明,不同於以往常見的苦情角色,她以惡制惡,有仇必報,隨著情節的快速推進,像解單元任務般,立時痛快反擊,贏得漂亮又全面,為觀劇者提供遊戲般的快感,以顛覆現實生活的種種不得意。 除女主角外,各角色的刻畫亦是成功關鍵。在這個深宮內,他們位分不同於尋常,卻各個是血肉之軀一如你我,他們是──端莊自持,不爭不奪,盡己所能庇護六宮嬪妃,卻始終活在身分束縛下,被迫喪失自由從前的富察皇后;外表囂張跋扈,行事高調,實則缺乏安全感、被家族犧牲的高貴妃;用盡手段堅強自己,一心一意愛著乾隆,卻始終得不到半點憐愛的嫻妃;是毒舌又傲嬌的有情君王乾隆;是甘願一生默默守護的富察傅恆……有愛有恨有妒忌,他們活靈活現,鏡像現代人的心,即便是惡角也讓人不由得喜愛。 富察皇后:「本宮先是一個皇后,而後才是一個女人。」 高貴妃:「如果可能,我寧願不做貴妃,就做皇上的寧馨兒。」 繼后嫻妃:「只有我,全紫禁城最愛你的人只有我!」 傅恆:「這輩子我守著你已經守夠了,下輩子,可不可以換妳守著我?」 宮鬥劇異數!以惡制惡,正面擊破,最大快人心的宮廷冒險 看超強女主角越級打怪,解上班族不吐不快的職場怨氣! 小說看點── ★進宮前的故事:第1集魏瓔珞以一招「步步生蓮」強拉秀女烏雅青黛落馬,她怎能肯定乾隆會不喜歡?魏瓔珞進宮前對宮中瞭解有多少?小說獨闢兩章,將進宮前的事從頭說起。 ★細膩內心描寫:從憎惡、在意到喜歡得不能自拔,乾隆究竟何時看上了魏瓔珞?他是否真正走進魏瓔珞心底?那些在演員眼神中一閃而過的心理狀態,都在小說中被細細描摹。 ★情節細部補充:第28集裕太妃遭雷擊的真相為何?袁春望究竟是不是雍正帝的私生子?所有劇集中略去的細節、未交代清楚的重重謎團,一次解明。 ★被刪戲份補足:爾晴不自然的極速黑化,是什麼讓個女人一步步變化至如此?沉璧快速上下線,又刪去了多少重要戲份?因集數限制遭刪減的情節,一刀未剪,完整重現。 ★番外搶先曝光:魏瓔珞的女兒昭華公主有個秘密,傅恆的兒子福康安也有個秘密,兩人會代替父母前緣再續,還是另一場仇恨的開始?即將播映的番外篇內容搶先看。

目錄

第一章 劈棺 第二章 百鳥裙 第三章 進宮 第四章 蓮花 第五章 選秀 第六章 命在掌中 第七章 高下之分 第八章 作弊 第九章 爭執 第十章 壓制 第十一章 后妃的畫 第十二章 寢 第十三章 繡工 第十四章 餵藥 第十五章 掌摑 第十六章 新葉有毒 第十七章 初見 第十八章 侍衛 第十九章 孤男寡女 第二十章 告密 第二十一章 藕粉丸子 第二十二章 謠言 第二十三章 東窗事發 第二十四章 阿滿 第二十五章 主繡者 第二十六章 替代品 第二十七章 獻禮 第二十八章 請罪 第二十九章 好姊妹 第三十章 小偷 第三十一章 最後的繡品 第三十二章 針 第三十三章 血恨 第三十四章 少爺 第三十五章 探病 第三十六章 幕後主使 第三十七章 贈藥 第三十八章 回禮 第三十九章 心腹 第四十章 惡犬 第四十一章 叛徒 第四十二章 荔枝宴 第四十三章 荔枝亂 第四十四章 處置 第四十五章 壞人 第四十六章 夜會 第四十七章 吃肉分福 第四十八章 解釋 第四十九章 謠言 第五十章 查尋 第五十一章 生產 第五十二章 活埋 第五十三章 峰迴路轉 第五十四章 等待 第五十五章 侍病 第五十六章 蘆薈汁 第五十七章 怒意 第五十八章 苦與甜 第五十九章 獻禮 第六十章 舍利何在 第六十一章 仙女 第六十二章 餘波未了 第六十三章 仙女不思凡 第六十四章 毒藥 第六十五章 龍子龍孫 第六十六章 補償 第六十七章 復仇 第六十八章 以血還血 第六十九章 警告 第七十章 撫我心兮 第七十一章  賜婚 第七十二章 永不背叛 第七十三章 瘋 第七十四章 辛者庫 第七十五章 還情 第七十六章 襲擊 第七十七章  毒蛇 第七十八章 相互取暖 第七十九章 壽宴風波 第八十章 病與權 第八十一章 賑災 第八十二章 萬紫千紅 第八十三章 金汁 第八十四章 最後的心願 第八十五章 貴妃別君 第八十六章 探病(上) 第八十七章 探病(下) 第八十八章 禍不單行 第八十九章 辦法 第九十章 分手 第九十一章 恨與狠 第九十二章 首尾 第九十三章 決裂 第九十四章 甦醒 第九十五章 婚禮 第九十六章 雪中行 第九十七章 侍寢 第九十八章 同床異夢 第九十九章 難以忍耐 第一百章 回宮 一百零一章 生子方 一百零二章 懷孕 一百零三章 忌日 一百零四章 生產 一百零五章 喜訊 一百零六章 佔一嫡子 一百零七章 除夕夜 一百零八章 喪(上) 一百零九章 喪(下) 一百一十章 賜死 一百一十一章 放逐 一百一十二章 繼后 一百一十三章 重會 一百一十四章 真凶 一百一十五章 新靠山 一百一十六章 放生宴 一百一十七章 反目 一百一十八章 衣裡衣 一百一十九章 延禧宮 一百二十章 視而不見 一百二十一章 梔子花下 一百二十二章 若即若離 一百二十三章 牽牽掛掛 一百二十四章 若即若離 一百二十五章 歸來 一百二十六章 人皆有妒 一百二十七章 謠言 一百二十八章 誤會 一百二十九章 小偷 一百三十章 江南調 一百三十一章 贓物 一百三十二章 破鏡欲重圓 一百三十三章 眷舊 一百三十四章 幽會 一百三十五章 不求回報 一百三十六章 願如初 一百三十七章 刺 一百三十八章 真心 一百三十九章 後宮之爭 一百四十章 朝堂之爭 一百四十一章 休書 一百四十二章 不走 一百四十三章 相送 一百四十四章 墜馬 一百四十五章 黑子白子 一百四十六章 背水一戰 一百四十七章 毒 一百四十八章 水落石出 一百四十九章 大夢成空 一百五十章 無常 一百五十一章 取捨 一百五十二章 太后與皇后 一百五十三章 談心 一百五十四章 親蠶禮 一百五十五章 驚變 一百五十六章 背叛 一百五十七章 心成死灰 一百五十八章 當年約 一百五十九章 血經 一百六十章 催命符 一百六十一章 生母何人 一百六十二章 風暴 一百六十三章 輸家 一百六十四章 節義 一百六十五章 離去 一百六十六章 家書 一百六十七章 沉璧 一百六十八章 天女 一百六十九章 昔敵今友 一百七十章 朋友 一百七十一章 不想改變 一百七十二章 妖邪 一百七十三章 轉世 一百七十四章 麝香丸 一百七十五章 更多的報答 一百七十六章 金剪 一百七十八章 疑心 一百七十九章 禁閉 一百八十章 後悔 一百八十一章 真心 一百八十二章 方便行動 一百八十三章 私奔 一百八十四章 罪 一百八十五章 瘋 一百八十六章 有約 一百八十七章 下決定 一百八十八章 保重 一百八十九章 老 一百九十章 問題所在 一百九十一章 離間(上) 一百九十二章 離間(下) 一百九十三章 不復從前 一百九十四章 南巡名單 一百九十五章 凶手 一百九十六章 密謀 一百九十七章 治傷 一百九十八章 圈套 一百九十九章 斬青絲 第兩百章 來世約,今生誓 番外

內文試閱

第四章 蓮花   魏瓔珞偷眼看去,只覺眼前一亮,彷彿轉角之時暗香浮動,池中白蓮輕輕綻開。   那是一名白衣秀女,容色清麗,遠勝身旁諸佳麗,最為難得的是那顧盼之間的柔弱之態,彷彿西子捧心,我見猶憐。   但這兒是後宮,能夠心平氣和欣賞另外一個女人美貌的女人,鳳毛麟角,當中絕不包括眼前這位名喚烏雅青黛的秀女。   「陸晚晚,閉嘴!」她轉頭瞪去,「我沒問你!」   白衣秀女縮了縮肩,似乎被她嚇住了,此刻她身旁一名端麗秀女扯了扯她的袖子,附耳低語:「你真是,為個不懂事的奴才,不值當和烏雅姊姊生氣。」   陸晚晚張了張嘴,最後將話吞回肚裡。   「救人就救到底啊,她這算什麼?」錦繡壓低聲音抱怨。   魏瓔珞看了她一眼,陸晚晚好歹為吉祥說了一句話,你這種話都不敢站出來說一句的人,又能苛求她什麼?   見陸晚晚被自己一句話喝退,烏雅青黛更是得意,重新將目光落在吉祥身上,眼中閃過一絲凶光,面上卻帶著甜美微笑,道:「嘖嘖,剛入宮的宮女啊,難怪這麼沒規矩!既然弄髒了我的衣裳,就用你這隻手來賠吧!」   言罷,一隻腳便重重碾在吉祥的手背上。   劇痛襲來,吉祥冷汗如雨,眼前一陣泛黑,又不能躲,只能趴在地上哭喊著:「好疼,好疼啊!主子饒命,主子饒了我!」   主子完全沒有饒了她的意思,反將她的哭喊當做一件有趣的事兒,竟噗嗤一下笑出聲來。   這笑聲讓吉祥心裡發冷,平生第一次發現,有些人,是將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其他人的痛苦之上的。   「爹……娘……」終究是個孩子,難過的時候忍不住求助於自己親近的人,「救救我,幫幫我,方姑姑、喜兒、錦繡……瓔珞!」   忽然之間,手背上的痛楚消失了。   與此同時,耳邊一片吸氣聲。   發生了什麼……   吉祥茫然抬頭,淚水朦朧了她的眼睛,花了好幾秒,她才看清楚眼前的狀況,忍不住發出跟旁人一樣的吸氣聲。   只見魏瓔珞不知何時跪在了她身旁,手中握著一隻腳——烏雅青黛的腳。   「烏雅小主。」魏瓔珞垂著頭,恭聲道,「請高抬貴腳。」   烏雅青黛居高臨下地望著魏瓔珞,臉上浮現出一個令人膽寒的笑:「你一個小小宮女,也妄想請我容情?」   說完上下打量了魏瓔珞一番,先前也說了,她從來不是一個能夠欣賞其他美人的女人,妒色一閃而過,笑道:「倒也不是不行,你來換她,怎樣?」   「小主想要奴才的手,奴才自然心甘情願的奉上。」就在眾人覺得魏瓔珞要倒楣的時候,卻聽她話鋒一轉,「只不過,今日是小主殿選的日子,乃是大喜之事,不宜添上血腥,汙了小主的好心情、好運道。」   烏雅青黛皺了皺眉,眼角餘光掃向其他秀女。   她自己是個喜歡暗地裡下絆子的人,就覺得其他人也如她一樣。 踩斷兩個小宮女的手是小事,就怕有人背後告狀,說她身上帶了血腥氣,此乃血光之災,不宜面聖……   只是就這樣放過這兩人,又有些心有不甘,於是冷著臉道:「你倒是挺會說話的,可現在這鞋子弄髒了,我不高興!」   魏瓔珞看了眼吉祥的手。   白胖胖的手背上,烏青一片,烙印著一朵黑色的蓮花,花瓣花蕊,皆向外滲著血。   魏瓔珞心中一片霜冷,面上卻更加恭敬溫順,垂首對烏雅青黛道:「小主匠心獨運,特意將鞋底雕刻成蓮花形狀,可惜還少了一樣東西,奴才斗膽,願為小主分憂。」   「哦?」烏雅青黛挑了挑眉,「如何分憂?」   魏瓔珞解下腰間香囊,頭也不回地喊道:「玲瓏,你身上的香囊呢?」   被她喊到名字的宮女吃了一驚。   「給我。」魏瓔珞一邊說,一邊解開香囊,將裡面的玫瑰香粉倒在地上。    雖說一點也不想在這個時候出頭,但眾目睽睽之下,玲瓏只得不情不願地走出來,解下香囊遞過去:「拿去。」   同色的香粉倒在一起,累成了玫瑰色的小小一團,魏瓔珞跪在地上,雙手向上一捧:「請烏雅小主抬足。」   頭頂上傳來一聲輕笑,然後一隻鞋底帶血的繡鞋落在她乾淨的手掌心裡。   魏瓔珞雙手捧著烏雅青黛的繡鞋,然後以香囊沾粉,均勻地將香粉塗抹在烏雅青黛的鞋底,神情專注,似乎在做一件極為重要的事。   「咦。」看著她的側臉,陸晚晚咦了一聲,「納蘭姊姊,這個小宮女長得挺好看的。」   被她喚作納蘭姊姊的,正是先前阻止她幫助吉祥的端麗秀女,名喚納蘭淳雪,她搖了搖手裡的宮扇,淡淡道:「生得漂亮又如何,還不是包衣出身,天生的奴才,給烏雅姊姊提鞋的命。」   「好了。」魏瓔珞放下烏雅青黛的腳,畢恭畢敬,「請小主走兩步試試。」   「你究竟在搞什麼名堂……」烏雅青黛走了幾步,面色陰沉,「若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今日我不辦了你們,回頭……」   「哎呀。」陸晚晚不顧身旁納蘭淳雪的阻止,以扇掩唇,幫腔了一聲,「步步生蓮,好生別緻,你回頭看呀。」   烏雅青黛聞言一愣,她回頭望去,只見自己剛剛走過的青石板上,竟留下迤邐一串蓮花印。   耳邊同時響起魏瓔珞的聲音,她道:「奴才讀書少,卻聽說書先生說,東昏侯為最寵愛的潘妃作金蓮貼地,潘妃行走其間,宛如步步生蓮,美麗不可方物,因此備受寵愛。今日瓔珞雕蟲小技,用玫瑰花粉嵌入鞋底,祝願小主心願得償、步步高升!」   烏雅青黛瞥了她一眼,又搖著扇子,來來回回走了幾步。   青石板上一朵又一朵蓮花,像青色的湖水裡慢慢盛開白色的花。   烏雅青黛頓時不急著懲罰這兩個小宮女了,只想快點讓皇上看見這一幕,晚了,誰知道那些個狐媚子會不會效仿她,弄出一地玫瑰花、牡丹花來。   「行了行了。」於是她無所謂地揮揮手,對仍跪在地上的魏瓔珞道,「就衝著你這哈巴狗的樣,我饒她一命!」   說完,她不再久留,踩著一地蓮花匆匆離去。   她這一走,此地也沒別的好戲可看,眾秀女便也一個個跟著離開,陸晚晚走到一半,回頭衝魏瓔珞和善一笑。   只可惜她是站著的,而魏瓔珞是跪著的,所以這一笑,魏瓔珞沒有看見。   待腳步聲離遠,魏瓔珞才緩緩起身,來到仍跪在地上不敢動的吉祥身旁,深嘆一口氣,伸手將瑟瑟發抖的她扶起:「吉祥,沒事了。」   「哦、哦……」吉祥似乎還沒從剛剛的事裡回過神來,魂不守舍的應著魏瓔珞的話。   「我先給你簡單包紮一下。」魏瓔珞取出條乾淨帕子,小心翼翼地為她包紮,「待會帶你去找大夫……」   被她如此溫柔對待,吉祥的心慢慢定了下來,如同湖中飄萍漸漸靠了岸,含著淚應道:「嗯……」   「吉祥,你可真是笨手笨腳的!」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響起,卻是錦繡叉腰走來,薄唇向外吐著風涼話,「差點把咱們都害慘了!」   「你還好意思說!」吉祥鼓起兩邊面頰,「剛才要不是你推我,我根本不會犯錯!」   「好了好了,都別吵了!」大宮女喝止她倆,教訓道,「宮女留用,都要經過持帚、刺繡兩關,別光會耍嘴皮子,得手上有真功夫,快走!」   包括魏瓔珞在內,眾宮女都低頭應道:「是!」   長長隊伍跟在大宮女身後,猶如一池青魚,順水而遊,朝牠們該去的地方流去。行至一半,魏瓔珞的袖子被人扯了扯,她轉過頭,見吉祥四下張望了下,警惕的像隻小老鼠,顯見剛剛的事兒實在嚇壞了她,現在說話,聲音都壓低了好幾拍,生怕被人聽見。   「瓔珞!」她帶著一絲小孩子的天真依賴,可愛地埋怨著,「烏雅氏那麼壞,你怎能幫她中選?」   「中選,她嗎?」魏瓔珞頓住腳步。   吉祥疑惑地看了她一眼,然後順著她的目光看去。   不知何時,她們已經走到了蘭花苑。   蘭花遍地,清香葳蕤,然而魏瓔珞的目光卻不在任何一朵蘭花上。   她看著的,是一口井。   吉祥打了個哆嗦,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明明離得那樣遠,卻能夠感覺到順著井口飄出來的那股子寒氣,冰冷刺骨,宛如颳過亂墳崗的晚風。   ……或許冰冷的不是井,而是魏瓔珞此刻的目光。   「……到底是中選還是落選,只有老天才會知道了。」魏瓔珞微微一笑,這一笑散去了她眼底的陰寒,她牽起吉祥的手繼續往前走,「對了,吉祥,你剛剛哭著喊我的時候,很像從前的我。」   「嗯?」吉祥一楞。   「我從前也跟你一樣,總是闖禍,自己處理不來,就哭著喊我姊姊。」魏瓔珞背對著吉祥道,「她每次都會來救我。」   「你姊姊真好。」吉祥天真地回應著,「好羡慕你有這樣的姊姊。」   「不,是我羡慕你。」魏瓔珞的聲音越來越低,「你喊我的時候,我會回應你,但我姊姊……再也不會回應我了。」   眼前的背影又蕭索又寂寞,像冬天凋零的葉子,萬般不捨,卻又無可奈何地離開了自己生長的大樹。   僅僅只是看著這樣的背影,吉祥就覺得心裡難過起來,忍不住緊緊握住她冰冷的手,想要溫暖這隻手,溫暖這顆心。   「沒事了,我會陪著你的。」吉祥輕輕說,「我會陪著你的……瓔珞姊姊。」

作者資料

周末

  《延禧攻略》影視劇編劇,原著作者。

笑臉貓

  南昌作協會員,愛奇藝文學簽約作者,能駕馭各種題材與類型,尤擅古代小說。已出版長篇小說《三王一后》、《開門見夫》《豔骨》、《恃寵而驕》等。《豔骨》、《阿拉丁神鏡》、《夢魘王座》等多部小說作品已出售影視版權。

基本資料

作者:周末笑臉貓 出版社:新經典文化 書系:文學森林 出版日期:2018-10-03 ISBN:9789869689212 城邦書號:A1410103 規格:平裝 / 部份全彩 / 11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