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 > > >
我與彼岸少女的煉愛交替(04)
left
right
  • 庫存 = 1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我與彼岸少女的煉愛交替(04)

  • 作者:D51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09-21
  • 定價:210元
  • 優惠價:85折 179元
  • ※本商品已最低價,恕不再打折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特別活動
◆首刷獨家限量:賽車女郎主題.老司機開車平安符畫卡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內容簡介

★ 連續登上金石堂暢銷總榜第一、博客來排行TOP 2 ★ 屢次登上蘋果排行榜、金石堂暢銷榜長銷作家D51 ★ 戀愛、說鬼、奇幻,全方位作家,出版逾四十多部作品 *嚴禁模仿* 「看完本書,不禁期待起農曆七月去游泳了呢!」讀者燦笑。 主人,想不想和龍族來一場烈火般的纏綿啊? 快快樂樂下水,七.天.之.後回家! 陰德散盡!!博客來輕小說榜強勢奪冠—— ——民間流傳—— 椅仔姑,相傳是被嫂嫂家暴虐待至死的女童, 因死時仍坐於竹椅上,故喚其名,能向她問事求卜。 這地方太棒了~好吃好喝好玩, 簡直是豪華版的中元普渡嘛! 這裡是世上最奢侈淫穢之地——罪惡之城索多瑪。 邪惡圈媲美奧運的盛事,世界惡魔召喚大賽即將開幕! 有別過往,此屆賽事竟牽涉到魔王與御前天使的賭約, 一旦穆里海無緣奪冠,「神之火燄」烏列爾將付出墮落的代價! 以優異成績通過第一階段支配惡魔賽後, 第二場賽事竟是考驗紅顏禍國能力的「惡魔選美」, 椅仔姑、墮天使、狐妖、吸血鬼、兵器少女…… 各方妖魔爭奇鬥豔,強勢風靡全場! 面對棘手強敵,穆里海卻得先苦惱自身清白問題, 為爭奪出場權,水鬼、魔龍、女僕私下展開了豪賭—— 「今晚誰能成功推倒阿海,誰就是參賽的選美佳麗!」

內文試閱

  魔王彼列。      美麗的墮天使,統率地獄軍團的王者,擁有極大的權能,也是膽敢向神舉起反旗的大惡魔。      他一舉手一投足都充分展現出王者的氣勢,俊美的臉龐上掛著無畏的笑容,既深沉又迷人,站在幻想翩然的花車遊行隊伍中也不顯得突兀。      彼列拉起烏列爾的右手,在她手背上禮貌性的一吻。      烏列爾一臉厭惡的甩開他,雙手扠腰仰視著魔王。      「混蛋彼列,你為什麼會在這裡啊!」      「當然是來和久違的老友見面,我可是很期待妳墮落呢。」      「我才不像你們這些意志不堅定的傢伙,稍微受到誘惑就墮落。我可是擁有就算冰淇淋在眼前,也不會動搖的鋼鐵意志。」      ——這是什麼比喻,難道彼列是因為受不了冰淇淋的誘惑而墮落的嗎?      「喔,那的確很了不起,尤其是淋上焦糖的香草冰淇淋,那滋味真是無法形容的美味,要我為了它征服世界也不是不行。」彼列頷首。      ——竟然同意了!為了冰淇淋墮落的到底是什麼魔王啊?      穆里海強忍著吐槽的衝動,他必須先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只好安靜的聽烏列爾與彼列對話。      「我沒興趣跟你閒聊,既然你會出現在這裡,表示我們約定的時間快要到了吧?」      「千年的賭約,惡魔與人至今仍無法共存,雖然時間還沒到,但看來是我贏了。」      「那可不一定,我這邊可是也用自己的方式在努力著,要不是被米迦勒封印了記憶,我也不用在這裡看你那張噁心的嘴臉。」      穆里海試圖釐清狀況,卻越聽越混亂。      「等等,你們到底在說什麼,什麼千年的賭約?」穆里海終於忍不住開口。      彼列將目光投向穆里海,報以溫柔的微笑。      「原來如此。烏列爾,這位少年就是妳選中的人嗎?」      烏列爾揚起嬌俏的鼻尖,用力拍著穆里海的背,得意洋洋地說:「他可是同時收服了兩位強大惡魔,並且能與破魔者和平相處的召喚師。怎樣?這種人才以前從來沒出現過吧?如果是他的話,一定能替我贏得這場賭局,所以我也將力量託付給他了。」      望著一臉木然的穆里海,彼列顯得有些訝異。破魔者與惡魔召喚師一向水火不容,彼此互相鬥爭了近千年的歷史,這名少年身為召喚師卻能與破魔者和平相處?      更令他驚訝的是,神聖高潔的烏列爾竟然會把力量託付給跟惡魔打交道的人?      「所以你才沒有被我的力量影響,還能自由活動。」彼列打量著穆里海,竟然伸手捏了捏他的手臂和大腿。      「充滿彈性的肌肉,而且蘊藏著無法想像的強大力量,加上在我面前也毫不畏懼的膽色,少年,你是個上等的容器啊。」      「我看起來像是什麼瓶子或罐子之類的東西嗎?別亂摸別人的身體行不行。你叫彼列是吧,你和烏列爾到底賭了什麼?」      一千年前,服侍神的熾天使與墮落至地獄的魔王之間發生了一場辯論。      辯論的主題是:人與惡魔是否能夠共存。      惡魔與神是對立的存在,彼此爭戰了很長的時間,每每受苦的都是人類,崇拜惡魔邪術的國家會受到神的制裁,甚至以大洪水清洗充滿罪惡的世界。      身為慈愛的天使,烏列爾曾受神的指使通知諾亞洪水將至,讓他建造方舟躲過被洪水淹沒的命運。      《以諾書》中稱烏列爾是神聖的天使,世界與塔耳塔羅斯的掌管者。      塔耳塔羅斯在希臘神話中是地獄的意思,烏列爾是眾天使之中與地獄關聯最密切的天使。      因此,她才能以不同的角度看待這些生活在地獄的惡魔們。她認為並不是所有的惡魔都罪無可赦,就算是墮落的路西法也有得到救贖的權利。      但是魔王彼列反對她的看法,並且與她激烈辯論了七天七夜,卻沒有任何結論。      「我聽懂了,所以你們立下一千年的賭約,如果在這段時間內烏列爾能讓惡魔與人類和平共處的話,就贏了嗎?」      「正確,但就我看來,這一千年裡神的使徒仍然鍥而不捨的追殺著惡魔,情況似乎沒有什麼改變啊?」      「那、那是因為我與你立下賭約之後不久就被米迦勒發現了,被祂封印了記憶,什麼事都做不了啊!」烏列爾不服氣地說。      彼列愉快地笑著:「賭約就是賭約,可不會因為妳的任何情況產生變化,我等了一千年,終於等到贏得賭注的這一刻。」      「賭注是什麼?」      「就是她的墮落。親手引領神之火焰的墮落,啊啊——這是多麼偉大的功績,多麼至高無上的榮耀。」      「聽起來好像很嚴重的樣子。烏列爾,墮落了會怎樣嗎?」      烏列爾哇哇大叫:「當然嚴重啦!墮落就會變成墮天使耶,光是想到我的火焰之翼要變成那種髒兮兮的烏鴉翅膀,就讓我不寒而慄了。而且你不覺得墮天使都特別中二嗎?我才不要變成那樣子。」      「好像是這樣沒錯……狄妮特絲那傢伙的招式名稱也是一招比一招中二,用的時候還必須大喊招式名稱,簡直就是羞恥Play,真的沒辦法想像要有多中二才能一點都不害羞的喊出那些招式。」      兩人不時偷看彼列,讓他尷尬不已。      「呃……麻煩你們放尊重一點行嗎?我怎麼也算是魔界代表性人物啊。而且別滿嘴中二中二的,礙到你們了嗎?我們可是兼具帥氣和夢想的生物,是許多青少年的夢想耶。」      「可是很多人長大以後都把那個夢想當成黑歷史啊。」烏列爾噗哧一笑。      彼列似乎有點惱羞成怒,指著烏列爾破口大罵:「天使就不中二嗎?你們還不是青少年幻想的元素之一,什麼神聖之力、天使光輝、聖潔的火焰之類的,簡直中二到不行好嗎?天使有什麼了不起,老子以前也是天使啊!」      「稍微講一下就生氣,還敢自稱魔王,一點肚量都沒有嘛。」      「算了,我可不是為了和妳爭論中二病的話題才來到這裡。不久之後就是世界惡魔召喚大賽,盡情期待我的活躍吧。」      ——這可是個不得了的大消息。雷卡爾說過,在奧斯朋以自己的性命為代價召喚哈艮地之前,已經近七十年沒有召喚師能召喚出魔王級的大惡魔。      彼列將要參加召喚大賽,代表他是被某個召喚師召喚到現世。      追擊蔣三元的那個晚上,哈艮地也曾提到讓樂靈受重傷的魔物擁有「王」的資質。      「喂!等等,那種比賽你怎麼可以出場,這不是犯規嗎?再說,又有誰能準備等價的祭品和你簽訂契約啊?」      彼列笑得很得意,就像班上跑最快的男孩站在百米賽跑終點時露出的那種欠打的、游刃有餘的笑容。      「身為魔王,我可是很有肚量的,區區祭品才不看在眼裡,這趟來到現世只是為了好玩。世界惡魔召喚大賽是能撼動全世界的賽事,像我這種惡魔紳士怎能不共襄盛舉呢?」      烏列爾厭惡地看著他,「反正你就是想要從中作梗,在世間掀起混亂,越是加深人類對惡魔的偏見,你就越有機會贏得賭約。」      「不愧是我的老友烏列爾,這次我也會盡情的妨礙妳唷!」      烏列爾氣得咬牙切齒,彼列親自出手的話,勢必會引發難以想像的軒然大波,讓人類與惡魔和平共處的夢想似乎又更加遙遠了。      賭約期限在即,大惡魔的微笑讓她毛骨悚然。烏列爾可以忍受屈辱的敗果,唯獨墮天這件事她不能容忍,完全無法想像自己變成墮天使會是什麼噁心的模樣。      烏列爾渾身發抖,喃喃說著:「太犯規了,好過分……人家被封印記憶,根本使不上力,哪有這樣的啦……」      「咈哈哈哈,天使顫抖的呢喃真是悅耳,還有什麼比這更美妙的畫面呢?」      彼列那彷彿無窮無盡的魔力恣意地噴發著,就連星辰也變得黯淡無光。      這時,一隻厚實的手掌在烏列爾的頭上輕輕拍了兩下。      她抱著頭,嘟著嘴嬌嗔:「太無禮了!誰准你摸我的頭?」      穆里海咧嘴一笑,反而更用力揉著她的頭髮。      「嗚、嗚哇!愚民,快停止你無禮的舉動!」      「放心吧。我不會讓這傢伙得逞的,不管是蔣三元的書,或是妳的賭約,我都要贏到手。」      彼列收起笑容,閃爍著幽冥之火的雙瞳盯著穆里海。      他正釋放出強大的壓迫感,別說是普通人,就算是破魔者也無法抵抗這股強大的威壓,會立即昏厥過去。      「少年,你這句話,可以視為對我的挑戰嗎?」      「我也有不能輸的理由,不管對手是誰,我都會獲得惡魔召喚大賽的優勝。」      「有趣,有趣!你這份膽識我收下了,我以魔王之名接受你的挑戰。雖然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但若是你贏了,與烏列爾的賭注就算我輸;反之……哼……讓我想想,除了烏列爾的墮落之外,就外加你的靈魂吧。」      「就這麼決定。」      穆里海一口答應,目送著彼列的身影走入一道傳送魔法陣。他離開的瞬間,穆里海忽然覺得有點腿軟。      這就是魔王的氣勢,雖然他的外表看起來是個俊美的青年,但透過那雙魔眼,穆里海似乎能看穿他的真實面貌。      隱藏在青年外貌下的是一股深沉巨大的黑暗,他曾是古代腓尼基西頓人崇拜的神,在墮落之後依然擁有崇高的地位,與哈艮地那種純粹的力量不同,彼列給人的感覺是無法預料的邪惡。      「真是的,為什麼擅自和他做出那種約定?我雖然將希望寄託在你身上,卻不想讓你因為我和他的賭注丟了性命。」烏列爾輕輕的抱怨道。      「妳救過我兩次,這就算是我的回報吧。況且我本來就不能輸了召喚大賽,欠李達源的人情可不能不還。」      烏列爾的身體開始發光,暫時解開的封印似乎又要恢復了。      「彼列一出現,我的封印就隨之解開,看來我的猜想沒錯。」      「什麼意思?」      「只要接觸到魔王級的強大魔力,就能將米迦勒施加在我身上的記憶枷鎖暫時解除,那傢伙應該是認定我不可能會去找魔王求救吧。」      「這麼說的話,上次救我的時候,妳恢復記憶不是偶然囉?」      烏列爾點頭,「也許我們可以借用隱藏在你體內的力量試試,如果這樣就能恢復記憶的話,對你也會有很大的幫助。時間不多了,記住,我的身分是絕對機密,絕不能讓其他人知道。」      穆里海點頭同意,讓雷卡爾知道第五支會裡除了有破魔者借住之外,還住著一位熾天使,那恐怕不是口吐白沫倒地這麼簡單而已。      烏列爾變回哈利路亞的瞬間,停滯的時空也恢復正常,樂靈拿著手機猛拍花車遊行,言祈御也沒有察覺任何異狀,依舊驚奇地看著華麗的隊伍。      「阿海哥哥,人家看不到啦。」哈利路亞拉著他的手說。      記憶枷鎖恢復之後,烏列爾的存在就會被完全封印,變成完全沒有天使記憶的哈利路亞。      穆里海把小女孩抱到肩膀上,一邊思考著彼列的企圖,結束了今晚的遊樂園約會。      *      遠離熱鬧喧囂、歌舞連天的星光樂園,這裡是在澄澈的星夜之下顯得異常沉靜的住宅區。由於周圍幾乎沒有商店,只要一入夜,街上就幾乎沒有行人,道路兩旁的家家戶戶雖然都亮著燈,但也會顧慮到左鄰右舍,彼此都會控制說話的音量。      化身為俊美青年的彼列悄然出現在這個街區,心情大好似的哼著歌,漫步到一戶人家的圍牆邊,忽然化身為一隻白貓跳上圍牆,沿著屋簷上到二樓。      白貓用爪子刮著窗戶,發出惱人的高頻噪音。      一名妙齡少女連忙打開窗戶,將白貓抱進房間。      「不可以抓窗戶,要是被媽媽發現你在這裡就糟了。」      白貓用人的姿勢坐在少女的書桌桌緣,笑著說:「如果妳的母親知道妳收留了一隻會說話的貓,不知道會有什麼表情。」      「還敢說,你一定會被丟掉的啦。」少女薄嗔微怒的表情很美,白貓喜歡她這種表情。      少女與白貓的相遇是一場意外,起因為一個小小的「實驗」。      少女的名字是徐薄香,取自一種淡雅的顏色。她就像她的名字一樣文靜淡雅,在學校是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喜歡讀書,不太擅長和陌生人交談,在班上有著冰山美女的外號。      這樣的她,平靜的生活在升上二年級的新學期開始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起因都是那個男孩,曾經被她誤會為超級不良少年的穆里海。      原本以為他只是個愛打架的不良,卻三番兩次被他所救,還一腳踏進了黑魔術的世界。      一開始只是覺得這個人有點奇怪,老是找奇怪的理由來接近自己,卻不知不覺走進他的生活圈,認識了以前絕對不可能認識的——女鬼、惡魔、召喚師,以及破魔者。      圍繞著穆里海的女孩之中,似乎只有自己是個什麼都不會的普通人,既不能戰鬥,也不會魔法,尤其是察覺塔奧芬妮似乎也有點在意穆里海之後,她有些著急,希望能更融入這個群體。      因此她開始研讀雷卡爾借給她的那些魔法書,想要從中獲得一些能派得上用場的知識。      她一直想要召喚出像伯爵那樣可愛的使魔,在苦讀了好幾本入門的黑魔法書後,終於鼓起勇氣在自己的房間畫了一個小小的召喚魔法陣。      時間是昨天深夜的零時,蠟燭、祭品、儀式用道具也準備齊全了,徐薄香按照魔法書中教導的步驟一步步進行。      當她艱澀地念出書中記載的咒語時,圍繞著魔法陣的燭光忽然變得非常熾盛,一陣怪風吹開了緊閉的窗戶,她被一股神祕的力量彈開,撞上門板。      房間的燈光忽明忽暗,房間裡響起了惡魔的高笑聲。      「成、成功了嗎?」徐薄香不敢相信,只是個普通人的自己竟然能成功完成召喚儀式。她內心忐忑不安,不曉得召喚出來的是什麼東西。      「小香!這麼晚了還不睡,吵吵鬧鬧的幹什麼?」      徐薄香的母親用力搥打房門,她嚇了一跳,連忙回應:「沒事啦,我剛才不小心摔倒了,我還在讀書。」      「念完就早點睡,雖然明天是假日,還是得早點起床喔。」      「知道啦,妳趕快去睡啦。」      母親離開之後,她總算是鬆了口氣。      白蠟燭被剛才那陣怪風吹熄,魔法陣的中央出現了這次的召喚物……      一隻正用後腳搔著耳朵的白貓。      「呀——好可愛,是像伯爵一樣可愛的貓。你就是我的使魔嗎,你叫什麼名字,我可以替你取名字嗎?」      徐薄香立刻把白貓抱在懷裡用力磨蹭,第一次召喚就成功,再也沒有比這更令她開心的事了。      白貓用力掙脫,跳到書桌上,竟然用人類的方式坐下,兩隻後腳還蹺起二郎腿。      「卑微的人類啊,能召喚出本人是妳莫大的榮幸,哀悼自己的運氣吧,因為妳已將一生的好運用盡了。」      對彼列來說,召喚主是誰並不重要,為了參加即將舉辦的世界惡魔召喚大賽,他需要的是被召喚到現世的機會,以及一位召喚師。      他在數以千計的召喚請求中隨意回應了一項,就這麼來到徐薄香的房間裡。      彼列也沒想到會被一個頂多只能召喚魔力微弱的小妖靈的初階魔法陣召喚出來,而且通過魔法陣的時候似乎出了什麼差錯,讓他變成一隻毛皮蓬鬆的白貓。      試著確認自己的魔力後,似乎沒有什麼問題,隨時可以變回自己原來的樣子。      召喚自己出來的少女似乎什麼都不懂,見她欣喜若狂的樣子,彼列心中立刻浮現邪惡的計畫。      「哼哼……就讓這個無知的少女成為我的傀儡,為我奉獻一切,讓我贏得千年的賭約喵。奇怪……我的聲音怎麼會,喵?」      這個拙劣的初階魔法陣不但讓他變成了貓,還附帶奇怪的效果。      「奇怪,我的召喚成功了,為什麼祭品沒有消失?」      徐薄香準備的祭品是今晚的點心巧克力蛋糕。彼列心裡暗笑,想要透過正式召喚與他簽訂契約所必須準備的祭品,可不是妳這個小妮子能夠弄到手的東西,至少必須是上萬人份的靈魂,或是遠古時代留存至今的惡魔遺物才有可能。      彼列沒有索取祭品,直接回應了召喚,因此作為祭品的巧克力蛋糕沒有消失。      他跳下書桌,大口大口的吃著蛋糕。      「反正是祭品,就讓我填飽肚子吧。嗚喵,竟然是上等的巧克力奶油,如此柔滑綿密的口感,真是香甜的滋味喵。」      徐薄香大驚失色,一把抱起白貓,「貓不可以吃巧克力,會死掉!」      「我不是貓,是惡魔!惡魔吃巧克力不會死!喵!」彼列酷愛甜食,無法忍受吃蛋糕吃到一半被打斷,呵氣兼露爪炸毛。

作者資料

D51

十一月生,天蠍座。喜愛各式坑物的大叔,明明沒玩過艦隊收藏依然跳入坑內的勇者。 目前房間被各種宅物堆爆,夢想是買頂到天花板的大書櫃。 筆名D51就是PTT的帳號,曾經因為FB不能使用英文加數字當名字而困擾兩個禮拜之久。

基本資料

作者:D51 繪者:KAWORU 出版社:尖端 書系:浮文字 出版日期:2017-09-21 ISBN:9789571076492 城邦書號:SPP7B000475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48頁 / 12.6cm×19cm
注意事項
  • 購買漫畫、輕小說產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及「滿本折扣」。
  • 若單筆訂單漫畫未購滿3本(每1組套書以1本品項計算)或未加購其他書籍,需加收50元物流處理費。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