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碼彩蛋
目前位置: > > >
妖怪旅館營業中2:歡迎光臨夕顏小食堂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妖怪旅館營業中2:歡迎光臨夕顏小食堂

  • 作者:友麻碧
  • 出版社:台灣角川
  • 出版日期:2016-09-26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85折 238元

內容簡介

被去世祖父當成債務擔保品的女大學生葵, 被迫成為妖怪旅館「天神屋」大老闆的妻子。 不服輸的葵在九尾狐銀次的幫助下, 以擅長的家常料理為武器,終於在別館開了間小食堂「夕顏」。 然而,除了地段差、預算被削減之外,還受到不知名的妖怪攻擊! 在這些風波中,葵仍然努力精進手藝, 從清涼溫潤的紅豆牛奶寒天涼點到入口即化的精燉東坡肉, 從健康營養的溫泉蛋佐涮豬肉沙拉到清涼暢快的綜合鮮果雞尾酒…… 令人垂涎欲滴的美味料理不斷登場, 也是她用來「收服」四方妖怪的最佳武器。 在偌大的「隱世」之中,還會出現哪些妖怪? 葵要如何用料理化險為夷?她與大老闆的感情是否有進展? 吵鬧而危險,美味又甜蜜的妖怪故事,精采展開! 【本書特色】 ★手鞠河童、九尾狐、鐮鼬、座敷童子、管子貓......看更多可愛妖怪用力耍萌,讓天神屋吵吵鬧鬧又溫馨無比! ★葵與大老闆之間若有似無的情愫、銀次與大老闆的祕密、葵與土蜘蛛、春日、阿涼、無臉三姊妹的友情......第二集故事更精采,令人一翻開書頁便欲罷不能!

內文試閱

  這裡是天神屋——座落於妖怪所棲息之世界「隱世」中的一間老字號旅館。      隱世今天也是萬里無雲的好天氣。      「曉,再往右邊一點啦。」      「這樣子呢?」      「沒錯沒錯,很好。」      我是津場木葵,目前人在天神屋的古民宅別館前,站在這裡的醒目路標——柳樹底下,抬頭看著正被掛上去的招牌。名為曉的那個一頭紅豆色頭髮的男人,正手拿鐵鎚爬在高聳的梯子上,替我固定招牌。      「啊,又歪掉了。你太粗心囉,曉。要再高一點啦,專心釘牢。」      「嘖,真是個愛差遣人的兇婆子。我可還沒到上工時間耶……」      「哎呀!是你自己起個大清早,說要幫忙而擅自跑來這的不是嗎?」      曉一臉苦悶。他脫去總是穿著的天神屋黑色外褂,露出裡頭深藍色的和服,衣袖用束袖帶挽起。紅豆色的頭髮亂翹一通,看來果真是起了個大早沒錯。他從剛才就為了調整招牌的位置而費了許多力。      曉身為天神屋幹部之一,擔任「大掌櫃」。他的原形是一種名為土蜘蛛的妖怪,過去還曾跟我的祖父一起在現世生活過一段日子。      也因為如此,在我剛來到這裡時,他對我的態度真的很差。不過自從上次一起做水餃以後,就變得會主動跟我聊天了呢。      「喂,葵,這樣子怎麼樣?」      「好,OK唷。等招牌弄好,午餐我就幫你做點好料,所以再加油一會兒吧。」      「又打算用吃的來釣妖怪,妳這傢伙實在是……」      「呃,這個嘛……哈哈哈。」      被曉以兇惡的眼神狠狠瞪了,不過這招反而輕鬆釣到坐在一旁草地上看戲的雪女阿涼。      「咦,有飯吃嗎~?」      「阿涼妳從剛剛開始就什麼忙也沒幫上吧,只是在一旁偷懶而已不是嗎?」      「如果有飯能吃,我也會考慮幫忙囉~」      阿涼甩著一頭水藍色鮑伯短髮,帶著好心情站起身。隨後,她重新投入剛才一直打混的工作——刷洗牆壁。阿涼在不久前都還是天神屋的幹部之一「女二掌櫃」,不過現在則是一般接待員。      「欸,阿涼小姐妳只會幫倒忙,去拔拔庭院的雜草啦。」      「等一下,春日妳這是什麼意思?」      「因為牆壁要是交給散漫的阿涼小姐來擦,會結冰的啊。」      一直在勤奮地刷著牆壁的,是同為接待員的狸妖春日。她是個敢在前上司阿涼面前實話實說,古靈精怪的狸妖女。      我又再一次抬頭望向曉用鐵鎚與釘子釘上去的招牌。      招牌上寫著「夕顏」。這是退位的天狗大老松葉大人,為了我即將開張的食堂所取的店名。      「夕顏……嗎?」      座落於天神屋這間占地寬廣的老字號旅館一隅,於夕陽時分悄悄開門營業,為了妖怪所打造的餐館,因此取名為「夕顏」。      餐館開幕在即,現在我正一邊請天神屋的員工們幫忙,一邊進行準備作業中。曉幫忙掛招牌,阿涼跟春日幫忙擦拭清潔,庭園師鐮鼬則細心整理了中庭……      「葵小姐~方便打擾一會兒嗎?」      小老闆九尾狐銀次先生從別館裡探出頭來,把我叫進去。      銀次先生是負責幫我確認店內裝潢。      「啊,好的,我現在就過去。」      好,我也得捲起袖子幹活,不能再偷懶。      「來,大家辛苦了!我捏了飯糰當午餐,請儘管吃吧。還有準備冰涼的麥茶唷。」      搬來戶外的長桌上擺著裝滿飯糰的托盤。      四散著幹活的妖怪們紛紛聚集了過來。      「咦~飯糰啊~?我還幻想會有更豪華的午餐呢!」      阿涼立刻發起牢騷,而我露出得意的神情。      「那妳就嘗嘗看吧,如果妳以為這只是單純的飯糰的話。」      然而搶在阿涼前頭率先咬住飯糰的,是幫忙整頓中庭的鐮鼬們。他們穿著和式工作服,留著淡綠色頭髮,有一張娃娃臉與嬌小的個頭,負責庭園師的工作。最重要的是他們生性貪吃。雖然話不多,但對於他們的吃相我總是深感佩服。      「啊啊啊啊!要被鐮鼬們給吃完啦!」      阿涼穿進鐮鼬群之中,參與飯糰爭奪戰。      「妳剛才明明還對飯糰挑三揀四的……」      「畢竟阿涼小姐為了吃也是能不擇手段的啊~」      曉與春日並肩站在一旁搖頭,以傻眼的語氣說道。      我斜眼看著現場狀況,又端來第二盤飯糰。曉與春日沒有加入那邊的爭奪戰,直接從我新端來的托盤上拿走飯糰。      「嗯?」「啊!」      他們倆咬下一口,明顯露出驚訝的反應。      包了海苔的大飯糰裡頭,其實藏了不同口味的內餡。      「哇~小葵,這是什麼呀,脆脆的好好吃~」      「春日的是五穀飯混入切碎的昆布、醃梅干與醃蘿蔔所捏成的飯糰喔。」      「……那我的是什麼……有肉的味道。」      「曉的是把牛肉絲用醬油跟砂糖燉煮過,再捏進白飯裡。滋味鹹中帶甜,份量又夠多,不錯吧?」      問曉好不好吃,結果他「哼」了一聲撇過頭去,給了一如往常的彆扭反應。不過他大概三口就吞完一個飯糰,又伸手再拿一個,看來評價應該是不差吧。      「是蝦子!」      在另一邊的桌上,阿涼舉起咬了一口的大飯糰,眼中射出光芒。      「Q彈有勁的蝦子跟……這是啥?好像有一股超香濃的味道。」      「喔喔……那是用味噌跟美乃滋煎過的蝦子。」      「『美乃滋』?那是啥?」      「啊,妳不知道美乃滋吧?在隱世的確不常見呢……」      我是用雞蛋加醋和油自己打成的,而聲稱第一次嘗到這滋味的阿涼,連連咬了好幾口確認味道。      「美乃滋……口感滑潤又濃郁……這味道真不可思議。」      「話雖如此,可不能吃太多喔。美乃滋雖然是無敵的調味料,但我聽說卡路里很高,而且會吃上癮的。」      「……美乃滋……美乃……」      看來沒聽進我的話呢,阿涼嘴裡呢喃著望向遠方,已經完全中了美乃滋的魔法。      手上的都還沒吃完,她又伸手抓了另一個味噌美乃滋蝦飯糰。      「……阿涼原本是那樣的傢伙嗎?」      「我說啊,大掌櫃,阿涼小姐被小葵餵養之後,整個人圓了一圈喔,大掌櫃你也小心點方為上策唷。」      春日皺起雙眉嘻嘻嘻地笑著。      曉嚥下咬進嘴裡的飯糰,臉色些微發青。      「真失禮呢,餵養了這些只會蹭飯的傢伙,對我也沒什麼好處啊。」      「不過小葵啊,阿涼小姐她雖然被撤掉女二掌櫃的位置,現在卻變得比較平易近人,我很喜歡現在的她唷。這全多虧小葵做的飯。」      春日大口大口飲下麥茶,伸手再拿了一個飯糰。      沒錯。阿涼以前曾企圖加害我,也因為那次事件而失去女二掌櫃的頭銜。即使如此,春日還是稱她為「阿涼小姐」。      「哇,是飯糰呀?真不錯呢。」      「銀次先生,辛苦了。」      前一刻才將手邊工作告一段落的銀次先生,邊解開束袖帶邊走到別館外。      我將麥茶倒入清涼的玻璃杯中遞給他。      「這些飯糰該不會是以構思菜單用的剩餘食材做成的吧?」      「沒錯,我們用了很多不是嗎?因為各種食材都剩一點,我就嘗試做成不同口味的飯糰。」      銀次先生不愧是在我身邊協助夕顏開店的第一功臣,觀察力一等一。他的外貌雖然是銀髮的有為青年模樣,還長著醒目的耳朵與尾巴,不過在天神屋可是位居小老闆的地位,對我而言是最親近的上司。      「啊,對了對了,我有個東西想請銀次先生嘗嘗看。」      「請我嗎?」      「這個,福袋稻荷壽司!」      一排耀眼金黃色的稻荷壽司排列在托盤邊緣,豆皮用葉菜梗綁起,做成束口袋般的造型。      「哇,造型也非常可愛呢。」      「是花了一點時間啦,也因為鴨兒芹的莖剛好有剩。」      銀次先生仔細端詳稻荷壽司的外型,接著說了句「那我就不客氣了」,拿起一貫塞入口中。      「……喔,以稻荷壽司來說,這口感非常奇特呢。」      「醋飯裡頭放了搗碎的煎鮭魚、牛蒡跟香菇,還有混入切碎的紫蘇末,所以口味有點成熟呢。」      「清爽的風味很棒,這實在是一道絕品。對於愛稻荷壽司成痴的我來說,是停不下來的好味道喔。」      「真的嗎?太好啦。」      這道算是我的信心之作,所以很開心銀次先生能喜歡。      「飯糰的口味有很多種唷,盡量吃。還有咖哩口味的。」      「咦!咖哩口味的飯糰?是哪個?」      吃完福袋稻荷壽司的銀次先生,現在則對咖哩飯糰特別好奇,那對毛茸茸的銀色耳朵豎了起來。他一副滿心期待的樣子擺動一下尾巴,從托盤上無數的飯糰之中尋找出咖哩口味的。      我沒想到銀次先生會對「咖哩口味」這麼感興趣。      不只是他,連一旁的曉與春日也有類似的反應。      之前我曾一度從隱世回歸現世,那一次我突然浮現想吃咖哩的慾望,而在現世的超市內大量採買材料,回到隱世後就在天神屋的別館煮了咖哩。把咖哩飯端給天神屋的大家享用時,獲得超級熱烈的好評。      「那一次買回來的咖哩塊跟咖哩粉都還有剩,所以就……我看看。」      我伸手指向托盤上的第三列飯糰,告訴他「這一排應該是咖哩口味的」,自己也伸手拿一個,咬下後確認是咖哩飯糰沒錯。將洋蔥與菠菜切末炒過,再加上玉米跟白飯,以切碎的咖哩塊與咖哩粉調味成類似抓飯的口味,炒過之後捏成型。香辣的咖哩風味加上玉米的甘甜,和白飯非常搭。      「嗯,我個人最喜歡這個咖哩口味的飯糰呢。」      銀次先生聽到嘴巴裡塞滿飯糰的我如此一說,便輕笑著說「那我也來一個吧」,隨後拿起咖哩口味的飯糰。      「我也吃一個。」      「我也喜歡咖哩這東西,之前小葵做的咖哩飯超好吃的耶。」      繼銀次先生之後,曉與春日也拿了咖哩飯糰,結果最後大家嘴裡都塞滿咖哩飯糰。      在現世受到男女老少喜愛的家常滋味——咖哩。在隱世雖然不算主流料理,但可能因為跟白飯很搭,所以這裡的妖怪們看來都很捧場。      「啊……說到這,曉啊,櫃檯那邊開始進行七夕祭的準備了嗎?」      「是,小老闆,櫃檯中央會裝飾三棵矮竹,並為客人準備祈願箋。祈願箋採用彩色的薄木片,已經向廠商下單。只不過經費上有一些問題……」      「……這樣啊,這方面也只能跟會計長交涉了呢。」      「我很不擅長應付他呢。」      「我也是。不過七夕祭將近,這是一場勢必要打的硬仗吧。」      小老闆銀次先生與大掌櫃曉邊吃著咖哩飯糰,邊商討著工作上的話題。      由於幾乎從未見過這兩人談論公事,我覺得很新奇。不知道在說些什麼呢?傳過來的隻字片語之中也有我很好奇的關鍵字,於是我不假思索地加入他們的對話。      「現在才五月,已經在準備七夕了?」      「妳是笨蛋嗎?五月已經過一半了,距離七月剩下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耶。」      「唔……」      我被曉罵笨蛋了,被那個曉耶。      不過他的話一點也沒錯,我找不到能反駁的點。      「好、好,兩位別吵了。葵小姐,七夕祭是天神屋每年的一大盛事唷。」      「是喔?」      「沒錯,不僅限於天神屋,在這鬼門大地,七夕祭是聯合天神屋與境界石門所座落的那座小山之間的通道——銀天街——一同舉辦的大規模祭典唷,現在才著手準備都算晚了。這活動將吸引大量遊客來此,也是大筆生意上門的旺季。」      「旺、旺季啊……」      「是的,天神屋與鬼門大地內的商店,每年都會展開『七夕祭商戰』,推出七夕祭期間限定的住宿方案、特別活動、七夕特別版料理與土產紀念品等。這些都需要提早籌劃準備。」      「總覺得好像很盛大耶。」      七夕祭商戰啊……      銀次先生與曉交頭接耳地討論著工作與經費等問題。雖說是妖怪,他們骨子裡可是徹底的旅館商人。      我又吃了另一個飯糰,同時想著「對於除了做菜以外一無是處的我而言,真是個未知的領域啊」。      此時,我看見天神屋的大老闆從別館與本館間的連接走廊走了過來,無臉三姊妹隨行在他身後。      「啊,大老闆。」      「哦?大家都齊聚在葵的店啊。」      大老闆駕到,身為員工的妖怪們慌慌張張地端整儀容,低頭恭迎。      「啊,阿松、阿竹、阿梅!哎呀~總覺得好久不見了!妳們都還好嗎?」      然而我卻越過大老闆,衝向退居後方待命的無臉三姊妹,張開雙臂抱住她們。這三人是隸屬於大老闆的接待員,在我剛來隱世時實在對我照顧有加,不過最近都沒什麼機會碰面。      「葵小姐,是的,我們都非常好唷。」      三人雖然沒有表情,但看起來活力充沛的樣子,一致彎起胳臂露出二頭肌秀給我看。      確實是很結實的二頭肌……這樣看來應該真的是活力充沛吧。      「比起我大駕光臨,葵好像看到三姊妹更開心呢。」      大老闆看起來有點不開心,不過眼神帶著從容。我斜眼望向這樣的他。      天神屋的大老闆——鬼中之鬼的鬼神,在隱世中名列八葉之一,聲名遠播的高等大妖怪。      順帶一提,他好像還是我的未婚夫。若要介紹一下我的身世背景呢,我直到最近都還是個凡人大學生,有一天成了品行爛得出名的祖父欠債的擔保品,而被帶來這間位於隱世的旅館「天神屋」。      被迫要成為大老闆新娘的我,最後拒絕這項約定,選擇工作還債——在天神屋的別館開一間餐館幹活賺錢。      現在正處於開店準備作業的階段。      「大老闆來這裡幹嘛?」      「這問法還真過分啊,葵。當然是來看看夕顏的狀況怎麼樣囉。」      「是喔?啊,大老闆也要吃飯糰嗎?」      「……」      大老闆維持著雙臂交叉的姿勢,雀躍地走過來,拿起一個飯糰咬下。      啊,大老闆拿的是味噌烤飯糰。在混入魩仔魚的飯糰塗上甜甜鹹鹹的特製味噌醬,再以炭爐火烤過,現在應該還熱熱的,散發美味香氣。      「……怎麼樣?我想你應該會喜歡喔。」      我一派自然地問了大老闆,原本仰望夕顏招牌的他突然轉過來對我露出微笑,只說了句「很美味喔」。      真是的,我總是摸不透鬼內心的想法。      「不過這氣派的招牌也掛好了,看來開店準備可說大致完工了是嗎?銀次。」      「是,大老闆,一部分也是因為這裡本來就是餐館,所以基本雛型都還在,準備作業一個月便能完成。剩下的是……嗯,畢竟這裡是鬼門地段……」      「『接下來端看客人會不會發現這地方而上門』,是吧。」      「是的,因為屢屢經營失敗,會計長給這間別館的預算也頗吃緊。雖然這完全是我的責任,但宣傳費用遭到刪減,不確定是否能成功打響這裡的知名度……」      現在換成大老闆跟銀次先生煩惱地竊竊私語,連我都連帶感到不安而狂冒冷汗。不過看他們倆最後傻愣愣地笑著做出「哎呀,船到橋頭自然直」這樣的結論,真令人傻眼。      「真是的……妖怪還真隨興耶。」      「葵小姐葵小姐!」      「啊,小不點,你跑哪去啦?」      被我從現世帶過來的手鞠河童小不點,不知何時跑來我的腳邊,拉著我的和服下襬。小不點的身型差不多等同手鞠球,是隻軟Q軟Q的可愛河童。      「我剛剛在對面的池塘裡游泳。因為頭上的盤子如果不時常補充水分,我會乾涸而死的。結果剛剛差點成了鯉魚的食物……」      「你啊,真的是很弱小的妖怪耶,隨便一條鯉魚都可以把你吃掉。」      小河童的臉頰上還留有咬痕,實在是弱到讓我一陣鼻酸。      手鞠河童運用他們可愛的外貌做為武器,在艱苦的現世生存下來,然而這隻小不點因為特別弱小,連同伴都拋下他,於是被我撿來隱世。      小不點擺出惹人疼愛的模樣,張開雙手喊著「肚子餓惹」,開始巴結我,我便從托盤拿起一個飯糰給他。      「哇~是梅子小黃瓜滴。」      「你喜歡小黃瓜吧?把這吃了,快治好臉頰上的傷唷。」      小不點一屁股在原地坐下,張嘴大口吃著飯糰。      我親手做出來的料理似乎蘊含了能幫助妖怪大幅回復靈力的法術,希望小不點吃完之後傷也能痊癒。      此時,我的肩膀被拍了兩下。轉頭一看,大老闆就站在我身旁。      「葵,太陽下山後我們出門,去這鬼門大地的大商店街『銀天街』逛逛吧?」      「出門?離開天神屋?我還沒忙完店裡的準備作業,可沒有時間跟大老闆出去玩耶。」      面對難得的邀約我卻面有難色,就連我自己都覺得自己實在難搞到了極點。大老闆僅微微瞇起雙眼,咳了兩聲。      「還真是冷淡得驚人的小姑娘啊。我原本是想,最近準備開店的事應該讓妳忙得天昏地暗,所以稍微喘口氣比較好……對了,那邊有很多美味的名產喔,我請妳一頓吧。」      「這倒不壞呢。」      「美味的名產」、「請我一頓」,這兩句話輕易就打動我,讓我上鉤。      畢竟難得有機會被允許踏出天神屋外,老實說我很有興趣。      「既然餐館要開張了,也勢必要跟銀天街的店家打好關係吧。過去逛一趟可以認識在這片土地上做生意的妖怪們,看看各種特產與地方特色料理,在料理上應該能提供做為參考,絕對有益無害唷,葵小姐。」      「這個嘛……銀次先生說的沒錯呢,來投宿的客人們應該也對這地區的當季料理感興趣才是……那我就暫時放下準備工作,去一趟銀天街看看吧。」      我被銀次先生的強力推薦給說服,老實地點頭答應,大老闆卻不知怎地露出不太滿意的臉。      不過最後,我還是跟大老闆與銀次先生三人在傍晚一起外出。畢竟機會難得,而且我很期待能吃到好料。      「那麼葵小姐,難得的出遊,請先入浴淨身、梳妝打扮一下吧。」      「為您換一套美麗的和服吧!」      「頭髮為您重新盤個造型比較好呢!」      一說要外出,無臉三姊妹松、竹、梅便帶著興奮的心情依序向我逼近。      這三姊妹老是想幫我進行變身大改造。我又被輕輕鬆鬆扛起來,丟去洗完澡之後上了妝,換上藤花圖案的縮緬布材質和服。      即將邁入夏季的這個時節。      清爽涼快的髮型與和服上的花樣不太搭調,於是插了大老闆送我的山茶花髮簪。水藍色花樣配上紅山茶花,整體造型帶著初夏風情。      山茶花的花苞還未到綻放的時候。   
第一話 眾妖怪與銀天街
  「哇啊啊啊,好漂亮——!」      這裡是名為銀天街的大型商店街。      銀天街指的是連接祭祀鬼門大地的境界石門的那座小山,與老牌旅館「天神屋」之間的大街。      此時,天空中還掛著淡橘色與紫色的漸層。      在太陽沒入地平線的瞬間,大商店街上的燈籠與提燈便點起色彩繽紛的燈火,簡直像是從空中灑下滿滿一片金平糖。      我把跟大老闆借來的鬼面具斜戴在頭上,搶第一個走在大街上。      陣陣香味從四面八方飄來,還伴隨著熱鬧的慶典奏樂聲。      最吸引目光的是大批人潮,擠得簡直像舉辦廟會的日子,然而這只是天神街平凡的日常一景。      「葵小姐,一個人走太快可會迷路的唷。」      後方傳來擔心的關切聲,是銀次先生。      「沒關係啦,銀次先生,就算走丟了,天神屋就在視線範圍內啊。而且就算真有什麼萬一,我還有天狗圓扇,遇上壞妖怪就用這個把他們吹走。」      「嗯……連這種算盤都打好了,葵果然是個可怕的姑娘。」      大老闆用手指捏了捏眉間咕噥道。      「我想葵小姐一定不輸史郎殿下,大老闆。」      「也許吧。我一直避免深入思考這個問題,但常常不得不體認到這一點。葵身上果然流著祖父史郎的血,讓我覺得有點恐怖呢,銀次。」      「說得沒錯……其實我也……」      「我全都聽見了耶。」      兩隻高等大妖怪在說人類的閒話。      只要被人說我很像祖父,都會令我不禁無奈嘆氣。畢竟祖父不論在人類還是妖怪的世界,都是個惹事的禍端。      老實說,被講成跟那個人一樣,感覺真是糟糕透頂。      「是你說要帶我吃好料,我才把店裡的準備工作擱一旁耶。」      「呵呵,那就跟我來吧。」      看我雙手扠腰發牢騷,大老闆摸了摸下巴輕笑,走在我的前頭。      他在人群之中特別醒目。      一身天神屋黑色外褂的打扮,任誰都會多看一眼。從烏黑的髮絲間可窺見那雙宛若紅水晶的雙瞳,眼神卻帶著與熾熱的紅完全相反的冷冽,怎麼看都充滿鬼怪的詭譎氣質。      雖然是個可疑的鬼男沒錯,不過端正的外貌可以算是美形。能成為眾妖怪的憧憬對象,外貌也具有一定的威嚴。      「哎呀,這不是天神屋的大老闆嗎?啊啊,連小老闆也一同大駕光臨!」      一踏入銀天街,就聞到一股難以言喻的香甜滋味從某間店面飄出來。      從大街上能看見一位綁著頭帶、正用鐵板烤著麻糬的老人家,他發現大老闆便出聲攀談。      「石藏殿下,您身子看來依然硬朗呢。」      「哈哈,畢竟我還沒退休呀。」      店門口的門簾上寫著「甜點屋 星枝」,還畫有星星的圖案。      立著的旗幟則寫著「專售星枝麻糬」。      「噢?那邊的小姑娘究竟是哪位呢?哇,仔細一看是人類呢。」      老人家發現了我。      話說這位老爺爺的耳垂,看起來跟麻糬一樣拉得好長呢。      「這位是津場木葵,是那個史郎的孫女,同時是我的未婚妻。」      「咦……那個史郎?」      「就是那個史郎。」      老人家露出淺顯易懂的反應,一臉想喊「呃?」的表情。      我雖然覺得尷尬,還是點頭向他致意。      「葵,這位是洗豆妖石藏殿下,長久以來負責製作銀天街最有名的人氣點心『星枝麻糬』的名人,是支撐這條銀天街的甜點師傅之一。星枝麻糬也有在我們館內的土產店販售唷,是一種烤麻糬點心。」      大老闆向石藏先生點了三個星枝麻糬。      石藏先生馬上拿了三個包有紅豆餡的麻糬,放入鐵板的凹洞中炙烤。      香甜的氣味飄散而出,挑逗著我的食慾。      在石藏先生身後幫忙的女性帶著和藹的笑臉,用紙包起鐵板上烤好的麻糬,放在托盤上端了過來。啊,這個店員的耳垂也好長。      「久等囉,剛烤好的,小心別燙到舌頭喔,年輕夫人。」      「不,我還不是什麼夫人……」      「葵,妳看看,麻糬的表面印有星星的圖案。」      「啊,真的耶。」      大老闆將麻糬表面的星星圖案拿給我看,企圖打斷我的話。      「這個就是要現烤的才好吃。」      「沒錯沒錯,這裡的星枝麻糬果然還是剛烤好的最棒。」      銀次先生也故意出聲附和大老闆。

作者資料

友麻碧

在網路默默連載的小說作品受到讀者支持,進而推出首本出道作《關於我未婚妻的結婚大小事與大魔獸》(暫譯)。 從小就吃口味偏甜的九州醬油長大,因此被養成了一隻嗜甜的螞蟻。

基本資料

作者:友麻碧 譯者:蔡孟婷 繪者:Laruha 出版社:台灣角川 書系:輕.文學 出版日期:2016-09-26 ISBN:9789864732784 城邦書號:A2860183 規格:平裝 / 單色 / 299頁 / 14.7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