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科普 > 動物
當水母佔據海洋:失控的海洋與人類的危機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你可以笑水母無骨、無腦、無所事事, 但你必須承認,當海洋中只剩下水母時,那是多麼驚悚的事情…… 水母不壞,牠只是機會主義者,在一個個汙染又缺氧的海域中,比別人反應力更快,於是爆發再爆發。 .牠只是雜草般的生物,在一個個生態系崩潰,一個個物種瀕絕下,找到空出來的生態棲位,然後趁虛而入。 .牠只是不挑食,什麼都吃而且永遠吃不飽,吃掉魚卵和魚苗,又和魚類競爭其他食物,造成魚類的雙重打擊。 今日證據已證明水母正取代南極企鵝,並且已造成全世界漁業崩潰,讓鮪魚和劍魚絕跡,害鯨魚挨餓滅絕。是的,水母正讓自己聲名大噪。核電廠緊急停機、美國最強大的核動力航空母艦故障、好萊塢大片拍攝中斷並更改拍攝地點、雪梨奧運鐵人三項差點停賽,這都是近期水母爆發所引起的不便。 過去我們以為大海很廣闊,很有韌性,能承受任何人類所造成的傷害。但如今我們對海洋了解愈來愈多,知道海洋是如此敏感,牽一髮而動全身。誠如自然主義作家約翰.繆爾(John Muir)的一句名言:「當我們試著從自然中移除某物時,我們才會知道它與宇宙中的萬物是如何緊密共生著。」 在《當水母佔據海洋》這本發人深省的書中,作者澳洲水母專家蓋西文,結合自己和無數其他科學家的研究,對這個會影響所有地方、所有人的現象,表達了關切。 她講述水母在各個海域爆發的故事,探討水母爆發與魚類族群減少之間的關係,也解釋了造成沿海度假區和漁場大災難的水母族群大爆發之原因。提醒大家,當許多海洋物種瀕臨絕種,水母卻在這生病的海洋中生機盎然,我們就要瞭解,牠們的出現代表接著就是生態系的崩潰。水母的故事因此是海洋的故事,告訴我們海洋的歷史和未來。 作者以對話性的散文文體,加上辛辣又易讀的文字,激發我們對主題的關注,以及對這些半透明生物的崇敬。最後作者也饒富趣味地告訴我們,我們人類可以做的,就把它們吃掉。 【名人推薦】 .黃興倬(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生物學組研究員、無脊椎動物專家) .羅文增 (國立中山大學生物科技暨海洋資源學系教授) .方力行 (海洋生物學家,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創館館長) .廖鴻基 (海洋作家,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創會董事長) 蓋西文是位能寫、會寫的科學家 ——奧杜邦學會(Audubon) 上個世紀,同時是人類和水母的革命性時期,本書以美好的創意帶領我們一起探索人類與水母之間的關係。 ——席薇雅.厄爾 國家地理雜誌常駐探險家,藍色任務(Mission Blue)發起人,美國國家海洋與大氣總署首席科學家1990-1992

目錄

序 前言 第一部 水母不乖 第01章 任水母擺布 第02章 一些驚人的生態影響 第03章 水母全面失控 第二部 水母、黯淡的星球還有其他 第04章 水母的基礎知識 第05章 生態系擾動概論 第06章 過漁:生態系變動的強力推手 第07章 優養化幾乎總是導致水母增生 第08章 汙染使生態系變得不穩定 第09章 第十二災:生物性汙染 第10章 氣候變遷改變了一切 第三部 野草要承受土地 第11章 雅里氏效應(Allee effect)、營養梯階效應(Trophic Cascades)和變動的基準(Shifting Baselines) 第12章 水母雙重打擊 第13章 高能量和低能量生態系 第四部 海洋正在死去,以及這件事傳達給我們的訊息 第14章 海洋酸化「新」問題 第15章 黏液的崛起 致謝 附錄 詞彙表

序跋

前言
  海洋中的生命連結實際上像是張極脆弱的絲網。如果移除其中一縷,就會整個解體,而且可能永遠不會再復原。——馬拉.科恩(Marla Cone)《洛杉磯時報》環境作家   站在威斯康辛州中部的砂岩採礦場中,會把我們帶回到五億年前,生命跟現今很不一樣的地球(見圖十六)。那時骨頭、爪子和牙齒都還沒演化出來,沒有生物的嘴有上下顎,有殼的生物才剛剛開始形成。大多數的生物都是水母和牠們的親戚,可能還有些蠕蟲。一些身體柔軟的生物在海上漂流,有些則卡在沙中。有些可能和現今的珊瑚一樣,和會行光合作用的生物共生,但是,那時還沒有壯觀的珊瑚礁,海底也沒有鋪著一整片的濾食性貽貝。海裡沒有鯊魚游過,更沒有逃命的成群魚兒。   莫西尼(Mosinee)是個鳥不生蛋的小村莊,但在這裡曾發生過地球歷史上最巨大且最不可能的事件。它們就像是一頁頁的歷史書籍,是層層相疊的連續層理。七層互不相關的獨立地層中,每一層都有數千隻水母化石擠在一起。水母會形成化石是很罕見的,而且是保存得這麼好的一大堆,更何況還有七次,這真是神奇。   是這些大大小小、四瓣或五瓣的身體,現在都已經動彈不得。牠們掙扎脫困所留下來「印跡」,訴說著牠們轉錯致命的一彎。但是,這還告訴我們另一件有不祥預兆的事:很久很久以來,水母就會頻繁地大量聚集……而且,牠們很可能都不會消失。   某種程度而言,這本來就是水母有可能會幹的好事,不過是否有可能是我們人類做了什麼有利於水母的事呢?說不定,是我們捕光牠們的天敵和競爭者,還把海洋變得更毒,讓敏感物種都無法生存下去?又會不會是海水暖化加速牠們的新陳代謝,並讓牠們的繁殖和生長變得更快?在此同時,牠們是不是消耗了海洋中的氧氣,讓魚類和甲殼類這些需要呼吸的物種都掙扎著喘氣呢?這實際上不是「會不會如此」的問題,這些都是真正發生的事。而這就是牠們的故事。   試想一下,如果魚消失了,蝦被捕光了,牡蠣不見了,那麼海底除了鼻涕蟲偶爾爬過留下的黏液,海床沉積物中依然繁盛的蠕蟲,還有主宰海洋的水母以外,還會剩下什麼呢?如果我提供的證據能證明水母正取代了南極的企鵝,而且這不是有一天會發生的事,而是今天正在發生的事,你會覺得如何呢?如果我說水母會造成全世界的漁業崩潰,讓鮪魚和劍魚絕跡,害鯨魚受餓滅絕,你會相信我嗎?   是的,就是水母。大多數人這輩子就算有、也從未花上比一點點更多的時間想到水母。不過事情正在發生變化;氣候正在變化,汙染正在增加,魚群正在消失,海洋變得越來越酸,物種組成正在重新洗牌。而水母的數量正在爆發,變成超級多,並以我們從沒想過的方式利用這些變化。牠們甚至不只是利用變化,有時還造成了變化。隨著海洋受到壓力,海中的水母就像是老鷹遇到受傷的羔羊,或是金黃葡萄球菌遇到手術後的病人——牠不僅是個虛弱的症狀,更像是死亡天使。   從會長到跟冰箱般大小的水母,到其他小如砂粒般的水母;從綿延數百公里大量聚集的水母,到兩分鐘內就可殺死一個健康成人的水母;水母在海洋中到處都是。而且隨著出現頻率與影響強度的增加,牠們正讓自己的出現聲名大噪。核電廠緊急停機、讓美國最強大的核子動力超級航空母艦故障、造成好萊塢大片拍攝中斷並更改拍攝地點(而且還遷了二次),還有差點造成奧運會鐵人三項停賽,這些都還僅是近期水母爆發所引起的一些不便而已。   水母爆發背後還有個更嚴重的問題,這問題會對我們的生態系和糧食安全有長遠的影響。生態系承受著壓力,而水母正好趁虛而入。   水母大約在五億六千五百萬年前或是更久以前就出現了。數億年來,牠們不太需要改變牠們的身體形態或生活方式……因為牠們的身體形態和生活方式都表現得不錯。水母是世界上最成功的生物之一,不論在冷凍、解凍、過熱的條件下,在大陸板塊飄移重組中,在大滅絕中,在隕石撞擊、捕食者、競爭者甚至是人類的影響下,牠們都活了下來。而且這段時間,儘管牠們周圍的生物都演化出尾巴、腳和大腦,學會呼吸和飛翔,水母還是維持著牠們原本的模樣。   是啊,你可以笑牠們無骨無腦無所事事,但你必須承認,這些活了幾百萬年的生物一定是做了對的事情……而且,看來牠們最近做得比平常還多。   我自一九九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起開始研究水母。當時,研究牠們是件超級不時髦的工作,人們只會看著我,眨眨眼……然後再眨眨眼,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當時在這個非常小的水母研究界中的「大新聞」,是法蘭克.扎帕(Frank Zappa)剛寫了首關於義大利科學家南度.博埃羅的歌,而博埃羅在幾年後將一種水母新種命名為扎帕。   一九九八年,當我在柏克萊大學讀博士班的時候,我獲得傅爾布萊特爾獎助金,來研究水母爆發對澳洲商業性漁業的影響。但是我很快就發現,這個題目很難做出來,因為大多數物種都沒有經過鑑定,或是被鑑定錯誤,原因在於缺少當地專家,還有水母在科學上不受重視,所以沒有培育這領域的專家。因此,我先開始進行水母的分類。十五年間,在我鑑定了一百六十個新種水母後,水母爆發出現和所造成的影響,已經成為全球性的大問題,包括:螫傷遊客、塞住漁網、殺死養殖的水產,造成發電廠和海水淡化廠緊急停機。數量非常多的水母爆發事件,造成公司行號和政府單位損失數百萬美元,而這些代價高昂的事件發生的頻率,看起來還在不斷增加。

內文試閱

第十二章 水母的雙重打擊
  這些水母不是吃掉年幼的下一代,就是吃掉下一代的食物。要等到隔年牠們吃的東西沒有出現在魚網中,我們才會知道影響是什麼。——貝拉.加利爾(Bella Galil)博士,以色列海洋研究所      長江獅吼   (中國,二〇〇三年)      我們這時代最偉大的工程,就是中國的三峽大壩了。在大壩注滿水之前,遊客蜂擁而至,為的是見長江三峽最後一眼。這座水力發電廠是全世界最大的發電廠,形成的水庫可容納一千零八十立方公里的水。這座水庫自二〇〇三年一月開始儲水,這也差不多是水母問題開始浮現的時間。(Xian, Kang, and Liu 2005)      備前水母因為口感爽脆,相當受到水母行家的喜愛;也因為是食物而受到過漁。這種曾在長江河口很常見的水母,逐漸被獅鬃水母也就是霞水母所取代。霞水母常被描述成「下面連著拖把的餐盤」,這樣的描述相當貼切,也跟牠有些落魄、有些野性的外表蠻一致的。而牠,就是一種機會主義的雜草。      受到長江大壩的影響,長江的鹽度、溫度、養分和浮游動物量都增加,而霞水母對於這樣的改變迅速反應。在一九九八年的取樣中,霞水母佔不到一半;不過到了二〇〇三年十一月,也就是築壩後不到五個月,霞水母的數量就增加到驚人的百分之八十五。      二〇〇四年五月,牠的豐度已是總漁獲量的百分之九十八,造成漁業混獲還有堵塞拖網的問題。      五月和十一月是長江口兩個重要的魚類產卵季節;在此期間,水母大量繁殖對魚類有害,無論是因為直接捕食魚卵,或是間接與之競爭其食物來源——浮游動物。據猜測,水母爆發也讓魚類離開。由於築壩之後進入河口的水量和沉積物量都減少了,海水倒灌入河口的時間提早、時間又拉長,基本上就是霞水母數量達高峰的期間變長了。      ***      在前面幾頁的內容中,我們看到水母如何成為其他物種的掠食者,同時又是競爭者。這看起來也許像件小事,但事實並非如此。這個問題的影響非常巨大,尤其對那些在食物鏈中較高層的物種而言,更是如此。      水母吃魚苗還有魚的獵物。如果拿陸域生態系來比較,就好像是斑馬吃幼獅,還有幼獅常吃的鳥類和小型哺乳類。又或像是雞母蟲(grubs)吃小雞,也吃其他雞母蟲一樣。水母殺害魚類的方式,不僅是吃掉魚卵和魚苗,還會間接透過跟牠們競爭食物,而害牠們餓死。      捕食和競爭的雙重打擊,還不是最糟糕的水母問題。透過這個過程,水母會導致長久以來以魚類為主的生態系,轉變成另一個穩定狀態;而原本以魚類為主的生態系很難或幾乎無法恢復。一旦水母透過捕食和競爭的雙重打擊來掌控生態系,牠們就能持續掌控下去,會發生的狀況就像是黑海中動物被淡海櫛水母大量殺害。而生態系要能恢復,只能透過許多誘發因子一起徹底翻轉。      水母不僅是其他物種的掠食者和競爭者,對於環境的變動,牠們也比其他物種更快做出反應,這使得牠們會在其他生物都還處於卵或幼蟲階段時,就大量繁殖然後爆發。此外,水母永遠吃不飽,這是說就算牠們的胃都滿了,牠們還是會繼續吃。而且因為水母會不斷抓取食物顆粒,所以水母爆發擁有能殺死大量獵物的能力。      水母是魚類的掠食者和競爭者      只要生命週期中有個階段是浮游生物的物種,水母都是牠們的掠食者和競爭者。一個物種的一生中,不論是卵、幼蟲或是成熟階段,只要漂浮在水體中,這就幾乎保證牠們會受到水母的雙重打擊。雖然嚴格說起來,這樣的模式在海星、海螺和海鞘上也都如此,但我們更關心的是對魚類的影響,特別是那些受到過漁、混獲等非自然的影響的魚類。因為這樣的情勢對這些魚類來說,可說是腹背受敵。      在正常的情況下,水母吃魚苗、魚卵,以及各種橈足類、無脊椎動物幼蟲和其他浮游動物,這種廣泛的食性跟大多生活在水體中的生物重疊,特別是鯷魚、沙丁魚、鯡魚以及大西洋油鯡等這些餌料魚。在正常的情況下,水母的豐度夠低,生態系的平衡會維持在水母和餌料魚競爭食物之間。即使每年有季節性的大爆發,大量捕食的現象也很快就會回歸正常。      由於水母很少有天敵,控制牠們數量的條件主要是生態系中的內在力量,像是溫度、鹽度、食物量,以及生命週期有水螅體階段的種類。水螅體的生存空間也是影響因子(Parsons and Lalli 2002)。然而,如果沒有掠食者,或是來自魚類的競爭條件減少,水母的數量就會毫無限制地爆發。因為代謝率很低,水母爆發可以非常快速發生,而且生物量可以輕易超越生態系中的其他生物。      可以把水母和魚類族群想像成蹺蹺板,當魚類豐度較高,水母豐度就較低。魚類豐度下降,水母豐度就會增加。因此,當我們捉越來越多的魚,魚本來會吃的食物鏈下層獵物就會被其他生物給吃掉,水母就會利用這些食物,慢慢地把競爭性的平衡,調整成對牠們有利的條件。但水母不只是吃魚類的食物,牠們也吃魚卵和魚苗,當水母數量增加,牠們當然會吃得更多,這抑制了魚類從捕撈壓力中恢復的能力。隨著過漁、捕撈和水母之間的相互作用形成一個自我增強的回饋機制,魚類越少,水母就會越多,然後水母越多,又造成魚類越少,問題日益惡化。      中國漁業已因水母的雙重打擊而產生了嚴重的問題。自九〇年代末,水母爆發的情況急劇增加,現在已是每年發生的現象了。(Dong, Liu, and Keesing 2010)中國東海和黃海中,冰箱大小的越前水母爆發,被認為是造成重要經濟魚種小黃魚數量減少百分之二十的原因。同樣地,渤海可食用的備前水母漁業,因二〇〇四年發生的獅鬃水母爆發而減產了百分之八十,所造成的經濟損失估計有七千萬。      回饋機制要怎麼停下來?      水母雙重打擊的影響非常悽慘。在水母建立起族群並佔領海洋生態系之後,很難想像魚類要如何繁盛,並且再次主導生態系。即使過漁、汙染或是其他造成這狀況的因子消失,水母的生物量仍會因為掠食者與競爭者這雙重打擊,而抑制了魚類族群成長。由水母控制的生態系將成為新的穩定狀態,成為「新的常態」,並且非常強韌,很難改變或恢復。      可以用一個合理的比喻來說明。一位獄警給了犯人鑰匙,犯人再乘機瘋狂造反,接著犯人佔領了監獄,殺了一些守衛,其他人則被扣為人質,有些犯人逃跑,一片混亂。好吧,對犯人來說這不是混亂。管理階層可以把一開始給犯人鑰匙的守衛解雇,但這也改變不了犯人劫持並逃跑的問題。那麼,我們到底如何拿回監獄,並且圍捕那些脫逃的犯人?通常,實際的監獄暴動都會使用武力,像是槍或子彈等等,但是槍和子彈對水母沒用。而且不是只有我們看到的水母有問題;在超大的海洋中,那些微小水螅體在哪哩,只有天知道。      前面我們討論了氣候變遷的棘輪效應(ratcheting effects) ,水母跟魚類之間的動態平衡,會非常快速地轉向對水母有利的狀態。而且,海洋要恢復到以魚類為主的狀態並不容易。      水母成為頂級掠食者      水母是頂級掠食者這件事違反我們的認知。我們通常覺得頂級掠食者,是有著大牙的龐然大物,像是鯊魚、鯨魚等等。但就科學的意義而言,頂級掠食者是沒有掠食者的物種,跟尺寸一點關係也沒有,跟牙齒也無關,只跟誰吃掉誰有關。      水母可說是「營養傳遞的死路」,也就是食物鏈中的死路。牠們吃其他生物,但很少被吃。因此,牠們能在任何生態系中成為主要的掠食者,從頂端控制食物鏈。      由上而下與由下而上的控制      我們一般認為群聚結構是受到由上而下(掠食者控制)或是由下而上(有限資源控制),兩者的控制。然而,水母會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同時用這兩個方向夾擊,掌控並轉變生態系。雖然由上而下的控制,可能比由下而上的控制更為明顯,但這兩種力量同時作用,使得水母能讓其他生物靠邊站,維持主要的操控局面。      由上而下的控制      水母直接捕食魚類和其他物種的卵和幼蟲,這就是由上而下的控制。水母讓整個食物鏈中的生物不論是生長快速、體型龐大或是有大牙的物種,生存都困難重重。因為水母在牠們還很小的時候就把牠們吃了,以至於這些物種的卵和幼蟲無法對牠們的下一代有所貢獻。      水母以捕獵和競爭累積極大的生物量掌控生態系之後,牠們吃足了幼蟲,也毀掉了魚類等物種恢復族群數量的能力。      我們最容易看到的是水母抑制了魚類族群,因為這會反應在漁獲量上。但事情不僅僅如此,水母身為頂級掠食者,牠們會直接獵食幼蟲或成熟個體,或是間接跟牠們競爭食物,因此水母可說是控制了生態系中的所有物種。      由下而上的控制      橈足類等浮游生物是群游的鯷魚和沙丁魚之主要獵物,也是許多其他魚類幼魚的獵物。橈足類也是大多水母的主要獵物,因此水母和其他生物競爭食物,導致其他生物挨餓,這就是由下而上的控制。      我們一般認為,由下而上的控制因子是如營養、繁殖空間、日照長度等,水母無法直接控制這些物理因素,但能間接控制養分,並影響食物鏈。即使像是光線穿透量和生活空間這些因子,有些時候都會直接或間接受到水母爆發的影響,使得條件適合水母,而不利於其他與牠們競爭的生物。      營養控制。由於水母大量食用橈足類和其他初級消費者(浮游動物),所以初級生產者(浮游植物)受捕食的壓力減輕了。牠們不受控制地爆發,而牠們的生物量常會促使牠們下方靠近海底水體中的死區形成,這又造成很多無脊椎動物死亡。接著,就是吃浮游植物的浮游動物消失,如此一來,就有更多的浮游植物沒被吃掉,而是死後沉入死區中。因此,由上而下控制某一種生物的影響,會以由下而上的方式呈現在其他生物上。      光穿透量。想一下挪威路爾峽灣的例子。過去四十年中,峽灣中的水越來越「暗」,這對依賴觸覺捕食的掠食者來說是好事。而近年來,至少有兩個峽灣的生態系都變成由水母主導。儘管我們並不確定,到底是不是水母造成這樣的改變,但毫無疑問的是,牠們正利用著這樣的改變。      空間可及性。第二章中提到的納米比亞是個很好的例子。水母在三度空間中製造出一個排除其他物種的區域,在水母之下的死區除了能自己儲存氧氣的水母還有能憋氣的蝦虎外,幾乎沒有生物能存活。然後這層「水母簾幕」,像是看守黃金聖杯的警衛,蔓延在整個大陸棚之上。牠們那透明會螫人的身體,還有牠們分泌在水中會螫人的黏液,都會驅走其他生物。此外,水母就像是生態系工程師般,改變環境條件和食物鏈的動態平衡,最終改變了生態系中生物群落的組成(Breitburg et al. 2010)。這又使得生態系更適合水母,更不適合食物鏈中能量較高的物種。下一章會對這個現象有更深入的探討,      ***      經由捕魚引起的由上而下梯階連鎖效應,加上由下而上優養化的梯階連鎖效應,我們正讓海洋生態系越來越單一,也越來越適合水母爆發。然後,水母爆發透過由上而下的捕食,加上由下而上的競爭,對海洋生物產生了嚴重的影響,並且對漁業造成了災難性的影響。生態系重組成以水母為主的狀態,被稱為是「生態巔峰」(ecological climax)(Kirby, Beaugrand, and Lindley 2009)。當水母數量還很少的時候,牠只會造成其他物種的麻煩;但數量很多時,牠們就會變成數量眾多又裝備精良的強大敵人,幾乎無法擊敗。      種子庫是另一個雙重打擊      這很容易想像,當水母爆發擴大,牠的幼蟲沉降面積就會增加,所以爆發會一次比一次強烈。這種方式有點像是水螅體有爆發「記憶」。      這是個問題沒錯,但還有更大的問題。可看到的水母爆發時間間隔,也是水母爆發擴大過程中的一部分。當本來在海底的生物之生活空間減少,水螅體和水螅就會擴散開來。可以想像,牠們是在城市中較窮地區的地產大亨,只要一有機會,就會取得土地。牠們不是只取得土地,還會迅速增加佔滿那塊土地,導致下次爆發的數量更多。只要條件對水螅體有利,牠們的數量就會增加。      於是,當條件適合水母體的時候,牠們就能以極大的數量爆發。然後,因為水母體數量非常密集,需要向外擴散,牠們就會釋出幼蟲到原先沒有的地方,不斷擴張。      水母的每個階段都同時是佔位子也是搶位置的人。水螅體在空間所及之處不斷複製,增加水母體爆發的潛能;然後水母體擴散,又增加更多的水螅體。就是這樣,水母生活史中的兩個週期都可以互相助攻,不斷增加族群豐度。      所以,當冰箱大的越前水母和澳洲斑點水母的數量減少,我們以為可以放鬆一下的時候,這都只是假象。在海浪掩護之下,水螅體正在建立供下次大爆發用的種子庫。同樣地,淡海櫛水母在深海中增加族群數量,等待好時機。就像二〇〇九年時,我們在地中海看到的水母爆發,水母就像是在海中突然出現,而且數量多到橫跨以色列、義大利到西班牙。      我們可以將人類對海洋的影響程度清楚地條列出來,海洋生態系中受人類喜愛的物種,已經因為人類而加速走向生態性滅絕,並且一直持續。而在這些生物生活之處,我們正目睹過去罕見的物種爆發;而伴隨新生態系的,是生物多樣性降低,以及供人類使用的生產力降低。許多像是水母這些數量變成很多的物種,取代了本來是魚類的生活空間。有毒的渦鞭藻則是取代了浮游植物本來的優勢,它們就像是陸地上的老鼠、蟑螂和病原體。此外,有很好的理論依據和大量的實證顯示,這些新優勢物種一旦建立起新的群聚,就會穩定下來,並開始在被牠們改變的環境中形成正向回饋機制。(Jackson 2010, 3772)

延伸內容

◎文/方力行(正修科技大學 講座教授、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 創館館長)   讀書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有些書讀起來輕鬆愉快,像看一個美麗的肥皂泡泡,來的炫,去的快,少數書讀起來像爬山,爬的時節一身大汗,怨聲載道,登頂後卻突然博覽群山,眼闊胸寬。《當水母佔據海洋:失控的海洋與人類的危機》,就是這樣的書。   不過這本書不只是講水母的故事,水母只是一根用來從頭穿到尾的軸線,不過驚悚的卻是水母既是危機來臨時的表徵,也是災難發生後的結果,如果我們用等閒的眼光看牠,沒有隨著作者麗莎安.蓋西文的佈局走入更大、更殘酷、更血腥的真實海洋世界,就真犯了見樹不見林的誤謬。   麗莎安是一位非常紮實的海洋學者和作家,書中收羅了迄今我讀過最多、具體,而且有直接數字陳現的海洋生態創傷,每一刀都是人類砍的,她也不厭其煩地分析了這些傷害的來龍去脈,包括科學的原理,生態的變動,人為的破壞,以及預期的後果,當然最後都指向一個終點:骯髒、毒化,沒有生物多樣性,只有黏液(水母、細菌、鞭毛蟲……)的原始海洋,就像我們常指責不長進的人一樣,「你怎麼活回去了?」只是這次是全人類都不長進,讓海洋活回去了。   如果海洋真回到了數十億年以前的狀態,那依靠現今生態系統而活的人類要怎麼生存?   對於許多自認已頗瞭解海洋汙染、過漁或全球暖化的人,這本書中也有許多新的觀念和知識,如:營養瀑布、高能量和低能量的食物鏈、水母也會加速全球暖化的生態機轉……等等。因此只將本書定位為科普書籍,其實低估了它的價值,對許多從事環境或海洋科學的老師、學生或關心人士,蓋西文的書都是很好的參考資料。   嚴肅的書中也有些有趣的事,譬如葡萄酒品質最好的年份和某種水母大爆發的年份相同,若能善加應用,真是專業研究者的生活紅利。不過這正是「知識的紅利」,愛讀書的人既能反省過去,瞻望未來,充實自己,更能享受美好又合理的生活。

作者資料

麗莎安.蓋西文(Lisa-ann Gershwin)

澳洲海洋毒物諮詢服務中心(Australian Marine Stinger Advisory Services)主任,1998年獲得傅爾布萊特獎金(Fulbright),補助他進行水母爆發和演化的研究。她發現了超過一百五十種新種,其中至少有十六種具高度危險性的水母,還包括新種海豚,她也寫了無數科學論文和受歡迎的出版品。

基本資料

作者:麗莎安.蓋西文(Lisa-ann Gershwin) 譯者:吳佳其 出版社:八旗文化 書系:ALPHA 出版日期:2017-05-24 ISBN:9789869457279 城邦書號:A1390103 規格:平裝 / 單色 / 384頁 / 17cm×22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