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 > > >
深表遺憾,我病起來連自己都怕(03)
left
right
  • 庫存 = 4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深表遺憾,我病起來連自己都怕(03)

  • 作者:小鹿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05-18
  • 定價:240元
  • 優惠價:85折 204元
  • ※本商品已最低價,恕不再打折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短短兩日,動漫節會場特裝版完售紀錄! ◆首集出版,囊括金石堂、博客來暢銷榜雙冠王! ◆《當戀愛成為交易的時候》、《山海相喰異話》話題作家小鹿全新力作! ◆前作特裝版創下旋風秒殺紀錄! ◆知名香港同人社團「風林火山」擔綱繪製精美插圖! ◆連續兩屆FF展,掀起話題熱潮! 保證病得你嫑嫑的!病氣王者 小鹿 魔性之作—— 身為妹控,你不容錯過! 只要罹患這種病, 就會獲得幻想中的妹妹喲~ 傳說,中歐某座古堡內, 藏著能拯救世界的「謊言」…… 如果有妹妹就好了。 於是,當我在古堡醒來後,多了兩個妹妹—— 葉柔,興趣是跟姊姊聯誼;葉藏,興趣是廁所練劍。 嗯?有什麼不對勁嗎? 不,我就只有兩個妹妹,沒有其他家人了。 但為什麼,總覺得似乎遺忘了某些重要的事? 奇怪的還不只如此,究竟是誰在暗處窺伺? 究竟是誰入侵了這座古堡?究竟—— 名叫「季雨冬」的人又是誰? 人身變換症(Fregoli Syndrome), 對陌生人感到熟悉,將其視為至親至愛的人。 眼前的葉藏真的是葉藏嗎?眼前的葉柔真的是葉柔嗎? 珍重的記憶和關係,又是否真實不虛? 當最為誠實的謊言揭曉時,我該如何抉擇?

內文試閱

  醒來的我,正處於一個空無一人的房間中。      我環顧四周,刀劍、鎧甲、頭盔、地毯、燭臺……      盡是中古世紀的建築擺設。      從石製牆壁的孔洞向外一看,可以看見環繞中央城樓的塔樓和廣大的護城河。      「這裡是……城堡裡頭……?」      我究竟是怎麼來到這邊的?      曾聞中歐地區有著保存狀況非常好的城堡,我現在就在該地嗎?      「不行……什麼都想不起來。」      記憶有著巨大的斷層。      我先試著深呼吸,平復一下自己的心情。      吸——吐——吸——吐——      很好,冷靜下來了。      首先從基礎面的事情開始確認。      我是季武,今年十七歲。      不久前,我歷經了「病能者研究院」、「家族之島」兩起事件。      在這之後,我的身體和記憶出現了劇烈的變化。      因為「死亡錯覺」深植腦中,我會不定時的陷入死亡狀態。      也是因為如此,我的記憶不斷出現缺痕,讓我的認知開始產生混亂,有時甚至會連自己是誰都搞不清楚。      再從頭回想一次吧。      「家族之島」事件後,我帶著妹妹葉藏和葉柔逃了出來——      ——滋。      腦袋深處浮現出雜訊,在此同時,我也感到有些頭痛。      不過別在意,這是最近常見的狀況。      撫著額頭,我繼續回想。      被捲入「莊周」和「滅蝶」兩大組織的鬥爭後,我們兄妹三人好不容易活了下來。      但在那之後,世界陷入巨大的混亂中。      製造病能者的方法外洩,使得各國都開始競相開發病能者和病能武器。      世界正式進入了「病能開發時期」,有關病能者的犯罪、武器和衝突越來越多。      「要不是『莊周』的首領季晴夏發明了病能,這世界也不會變成這樣……」      病能的出現,將人類分成普通人和病能者兩邊。      現在世界的鬥爭也都是源自於此。      「要是季晴夏不存在於世上就好了。」      就在我說出這句話的同時,腦中浮現了她率領八百名病能者圍攻我、葉藏和葉柔的情景。      她毫無疑問的是敵人。      「對……她是敵人。」      ——滋滋。      雖然腦中再度出現雜音,但這個認知應該不會有錯——      季晴夏是……我的敵人。      『——武大人。』      此時,某道呼喚從我心底響起。      我猛然回過身去,卻一個人都沒看到。      那是誰?      是誰……會這樣叫我?      我究竟……忘了什麼?      ——滋滋滋滋滋滋滋。      巨大的雜音再次迴盪於腦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劇烈的疼痛讓我雙手抱住頭,發出淒厲的喊叫。      就像被關了燈,我再度失去意識。      *      等到我醒來後,我發覺這次身在一個簡約的房間。      雖然周遭的裝潢依然是中古世紀的歐式風格,卻有著現代的木質衣櫃、單人彈簧床,以及樣式簡單的梳妝臺。      這裡又是哪裡?我又是躺在誰的床上?      真是的……這個「死亡錯覺」造成的後遺症真的很麻煩。      我完全不記得失去意識的期間,究竟做了什麼,發生了什麼。      「那個……真的要嗎?」      此時,一個女孩子的聲音從房間外傳來。      我先是愣了幾秒,接著馬上感到大事不妙——一個男生躺在女生房間的床上,要是被誤會是來實行什麼犯罪的,也完全不奇怪。      這個房間沒有窗戶,出入口也只有一個,現在已經來不及逃跑了!      我得趕緊找個地方躲起來!      床底下——不行,該處空間被一堆可愛的動物玩偶給填滿。      衣櫃中——大量女孩子氣的洋裝掛在衣架上,可以看得出主人很寶貝這些衣服,每一件都好好燙過,並用防塵套罩起來。      「雖然有些勉強……」      但我還是硬擠進去,蹲在大量的衣服下方。      就在我將衣櫃門關起的那刻——      房間的門打開,葉藏和葉柔走了進來。      「真是的……原來是我的兩個妹妹啊……」我鬆了口氣。      早知道是她們,我也不用躲起來了,害我剛剛嚇得半死。      「咦?哥哥呢?怎麼不見了。」      透過門縫,我發現葉藏先是看了空無一人的床一眼,接著開始四處張望。      「季武哥哥不見了?」      盲眼的葉柔因為看不到房間的情景,歪著頭問道。      「是啊……剛看他暈倒在走廊,因為怕他出什麼意外,我還特地將他搬到我的床上呢。」      也就是說,這裡是葉藏的房間囉?      剛剛看到的大量洋裝和布偶浮現在我腦中……      總覺得有些對不起葉藏。這種感覺,就像是到朋友家,然後一不小心翻到他的日記一樣。      「或許季武哥哥醒來後去找我們了?」      「剛好錯過彼此嗎……」      葉藏細長的眉毛皺了起來,神情擔憂。      本來我想等到適當的時機再現身,但要是讓她們太過擔心也不好。      還是現在就從衣櫃出來吧——      「季武哥哥的事先放到一邊。」      就在我要打開衣櫃門時,葉柔的話停止了我的動作。      她裝模作樣地輕咳幾聲後,扭扭捏捏地說:「總、總之呢,姊姊,我們先來做我剛剛說的『那件事』吧。」      「喔喔……『那件事』啊……」      面對害羞的葉柔,葉藏不知為何也別開了目光,雪白的臉頰透出一抹羞紅。      「那……姊姊要在哪裡做『那件事』?」      「哪、哪裡都可以吧?不就是為了不讓其他人看到,才挑我的房間做『那件事』的嗎?」      「嗯、啊、嗯——說得也是呢!」      「那件事」到底是什麼!      為什麼妳們之間的氣氛這麼奇怪!說話的聲調也都比平常高了些!      「那……地點就挑床上吧?姊姊覺得怎麼樣?」      「喔……床上嗎?很、很好啊。」      「…………」      「…………」      兩姊妹正座在床上面對彼此,陷入一股尷尬至極的沉默。      葉柔緊張地把玩頭上的羽毛頭飾,葉藏則低著頭,不斷以眼角餘光偷瞄葉柔。      「雖、雖然是親姊妹——」      過了約五分鐘,臉紅得跟蘋果一樣的葉柔終於打破沉默。      「但一想到真的要做『那件事』,就感覺好緊張呢。」      「對、對啊……」      所以說妳們兩個現在到底是想做什麼啊!      害我完全不敢從衣櫃出來了啊!      「事到如今——」葉柔有些不好意思地搔著臉頰道:「還要『想辦法增進姊妹之間的情誼』,真的好不自在呢。」      原來「那件事」指的是「想辦法增進姊妹之間的情誼」啊!為什麼要說得那麼容易讓人誤會!      「那麼……具體來說,我們該怎麼做呢?」      不安的葉藏死死握著腰間的刀,緊抿薄脣問道:「要做什麼,才能增進姊妹之間的感情呢?」      「怎麼做嘛……」      面對葉藏的疑問,葉柔抱起雙臂開始思考。      因為一些意外,這對姊妹有五年沒見面也沒說過一句話,難怪她們會想設法彌補這段欠缺的時光。      不過……      「首先,先來自我介紹吧?」葉柔像是想到什麼好點子地說。      「原來如此,不愧是葉柔。」葉藏一臉敬佩地點著頭。      「小女子名叫葉柔。」      「小女子名叫葉藏。」      她們兩個同時向彼此拜了下去。      「………………」      「………………」      「這樣好像不太對……」      「是啊……」      這、這對姊妹究竟是怎樣!?      笨拙也該有個限度吧!      「會不會是自我介紹的方式不對?」      「是這樣嗎?」      「自我介紹原來是這麼深奧的東西嗎?」      葉柔歪著頭,滿臉困惑。      這傢伙平常聰慧無比,一旦遇到有關葉藏的事就完全變了一個人啊。      「要不然我們試著再說得更詳盡點好了?」      「嗯、嗯。」      可能是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吧?面對葉柔的提議,葉藏再次拚命點頭。      這副乖順的模樣,彷彿她才是年紀比較小的妹妹。      稍稍調整了坐姿,葉柔再度伏下身去說:      「小女子名叫葉柔,今年十四歲,興趣是聽音樂。」      「小女子名叫葉藏,今年十七歲,興趣是廁所練劍。」      「我有一個哥哥、一個姊姊。」      「我也有一個哥哥、一個妹妹。」      「目前沒有跟父母同住,請您之後多多指教。」      「目前一樣沒有跟父母同住,還請您之後多多指教。」      妳們兩個是在相親嗎!      「………………」      「………………」      「話說……我們的父母好像是同一人。」      「……對啊。」      「……總覺得還是不太對。」      「嗯……」      「平常大家都是怎麼增進感情的?」      「我不知道,我沒有朋友。」      「啊……」      聽到葉藏這麼說,葉柔露出「大事不妙」的表情。      低下頭,葉藏臉色暗沉地說:「……我大概是這世上,最不適合回答這個問題的人了。」      「那個……我不是故意的,抱、抱歉,姊姊。」      「妳不用道歉,不如說妳的道歉反而讓我更加難過……」      「………………」      「………………」      又是一陣尷尬至極的沉默。      妳們的自我介紹是怎麼回事?怎麼可以弄到彼此都受傷啊!      是不是因為太在意彼此,行動起來反而才綁手綁腳呢?      連在一旁看著的我,都替她們兩個著急了。      「嗯、嗯……對了!」      葉柔在拚命苦思後,握拳敲了一下手掌,說道:「不是有種增進彼此情誼的活動,叫做『聯誼』嗎?」      「那個不是用在男女之間嗎?」      「女生跟女生……應該也可以吧?」      「是這樣嗎?」      「大概……不,應該說就是這樣沒錯。」明顯在逞強的葉柔繼續說:「與其什麼都不做而後悔,不如做了什麼再後悔——對,就是這樣。」      不……我真心覺得妳們兩個什麼都不做,說不定還比較好。      「具體來說,聯誼是要做些什麼?」      「自我介紹——」      「……可以跳過嗎?」      「嗯……我也覺得這樣比較好。」      我差點以為她們又要第三次自我介紹了。      「印象中,聯誼時會玩一種叫『百吉棒遊戲』的活動。」      也不知道是不是早有預謀,葉柔從懷中拿出一包巧克力棒。      「那個……姊姊,要試試看嗎?」

作者資料

小鹿

小鹿,在西元3016年時被封為「閉月羞花楚楚可憐美麗動人國色天香傾國傾城沉魚落雁這些形式詞都不適用但是非常會寫後記的作者」。

基本資料

作者:小鹿 繪者:Mocha 出版社:尖端 書系:浮文字 出版日期:2017-05-18 ISBN:9789571073705 城邦書號:SPP7B000407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88頁 / 12.6cm×19cm
注意事項
  • 購買漫畫、輕小說產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及「滿本折扣」。
  • 若單筆訂單漫畫未購滿3本(每1組套書以1本品項計算)或未加購其他書籍,需加收50元物流處理費。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