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 > > >
哥布林殺手GOBLIN SLAYER! (01)
left
right
  • 庫存 = 9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哥布林殺手GOBLIN SLAYER! (01)

  • 作者:蝸牛くも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6-08-12
  • 定價:240元
  • 優惠價:85折 204元
  • ※本商品已最低價,恕不再打折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出版當週裸書空降AMAZON輕小說榜!TOP30內唯一原創新刊,首集力壓榜上當季新番與遊戲改編作! ◆人氣爆發撼動編輯部,同週宣布大量再版、續刊確定! ◆2016年日輕大黑馬,GA文庫年度重點書──這是一個,專殺哥布林的男子的故事。 「哥布林以外的與我無關。」 「我不拯救世界,只管殺哥布林。」 據說這間邊境公會裡,有個只靠討伐哥布林就升上銀等(位列第三階)的罕見案例…… 一名女神官成為冒險者後,首次加入團隊,就在冒險中陷入了危機。 而拯救了她的,正是這名人稱「哥布林殺手」的男子。 他不擇手段,不辭勞苦,潛心掃蕩哥布林。 女神官被這樣的他牽著走,公會的櫃臺小姐感謝他,兒時玩伴的牧牛妹等候他。 一名森人(Elf)少女聽聞他的事蹟,也現身委託任務…… 博得壓倒性人氣的網路小說作品,終於正式書籍化! 由蝸牛くも×神奈月昇聯手推出的黑暗系奇幻作品──隆重開幕!

內文試閱

  一陣腥臭的風呼嘯而過,令火把的火顯得無助地搖曳。      白晝的陽光,在踏進洞穴入口後被滿滿的黑暗遮住,根本照不進裡頭。      隨著火焰搖晃,粗獷的岩石影子彷彿成了壁畫上的怪物,在岩壁上蠢動。      男女合計共四名的年輕人,各自身穿簡陋裝備。      他們在深沉的黑暗中,膽戰心驚地組成隊形前進。      打頭陣的是握著火把的劍士,接著是女武鬥家,殿後的是擔任後衛的女魔法師。      而被夾在中間的第三人,則是手持錫杖、畏畏縮縮前進的神官服少女。      提議採這個隊形的是女魔法師。      她認為只要不在中途遇到岔路,應該就不需考慮來自背後的奇襲。      只要前鋒好好扛住攻勢,身為後衛的她們就很安全,只要負責支援就好。      「……真的,不要緊嗎?」      但女神官的喃喃自語中,仍帶著濃厚的不安。      打從進入洞窟後,她的不安變得愈來愈顯著。      「我們連對手的情況都不清楚,就這麼貿然闖進來……」      「妳實在很會操心耶。不過這樣也的確很有神官的樣子啦。」      劍士那與洞窟的空洞很不搭調的爽朗嗓音,碰出回聲而漸漸消失。      「哥布林這種東西,連小孩子也知道吧?我還曾經趕跑過跑來村子裡的哥布林呢。」      「打倒哥布林根本沒什麼好得意的,別拿來說嘴,多難為情?」      何況那也不算真的打倒過吧?      女武鬥家諷刺地這麼一說,劍士就噘起嘴脣:「我又沒說錯。」      女武鬥家一副拿他沒轍,卻又有些開心地嘆了一口氣。      「也是啦,就算這個笨蛋砍漏了,我也會一拳把哥布林打飛,妳就別這麼擔心了。」      「喂喂,說笨蛋也太難聽了吧……」      劍士沮喪的臉被火把照亮,但隨即轉而悠哉地舉起劍。      「沒關係啦,憑我們的本事,就算有龍跑出來,也總會有辦法的!」      「……你還真心急。」      女魔法師輕聲這麼一說,女武鬥家就嘻嘻笑了幾聲。談笑聲在洞窟中迴盪。      這些回聲又讓女神官覺得會從黑暗中吸引某些事物過來,讓她連開口都有所遲疑。      「可是,遲早還是希望能成為屠龍者呢。你們說是不是?」      劍士與女魔法師點了點頭,女神官也默默微笑附和。      她藉由陰影,遮掩住和櫃檯小姐同樣曖昧的表情。      ──真的是那樣嗎?      女神官絕口不提如此疑問,哪怕不安已經在胸中翻騰。      『憑我們的本事』。他是這麼說的。      但萍水相逢的一行人,又如何能相信彼此真有這種本事?      女神官也看得出他們不是壞人。看是看得出來,但……      「可是,還是多做一點準備比較好吧……我們連藥都沒有。」      「就算妳這麼說,我們既沒錢也沒時間去張羅啊。」      劍士對女神官發抖的嗓音也不放在心上,英勇地說了。      「而且我又很擔心被擄走的女孩子……要是她受傷了,妳應該會幫忙治療吧。」      「我的確蒙地母神賜予了治癒和光的神蹟,可是……」      「那就沒問題啦!」      只能用三次啊……女神官含糊其辭的這句話,沒有一個人聽得進去。      「自信滿滿是很好啦。不過你應該不會迷路吧?」      「喂喂,走到這裡明明都只有一條路,是要怎麼迷路啊?」      「誰知道呢。你這個人動不動就得意忘形,得時時看著才行。」      說是同鄉的劍士與武鬥家,就和先前一路走來時一樣,一團和氣地開始拌嘴。      女神官跟在他們兩人身後,輕輕用雙手抓住錫杖,口中無數次念誦地母神的名諱。      ──還請保佑我們,讓這一切平安結束。      她的祈禱並未形成回音,落在黑暗中而漸漸消失。      也不知道是祈禱傳進了地母神耳中,還是她為了祈禱而仔細傾聽。      「喂,妳落後了。不要拖垮隊形。」      「啊,好的,對不起……!」      最先注意到的,果然就是女神官。      就在女神官因祈禱而被女魔法師超前,經她這麼一催而小跑步趕過她時。      只聽見輕微的喀啦一聲──像是岩石滾動的聲響。      「……!」      「又來了?這次又怎麼啦?」      見女神官全身一震停下腳步,走在最後面的女魔法師不耐煩地問起。      她以優秀的成績從都城的學院畢業並學會法術,很受不了女神官這種人。      女神官膽戰心驚、畏畏縮縮,給她的第一印象就糟透了,而進入洞窟之後又變得更糟糕。      「剛剛,好像有什麼東西崩塌的聲響……」      「哪裡傳來的?前面嗎?」      「是……後面。」      ──真希望她不要太過分。      這樣根本就不是慎重,而是膽小了。對一個冒險者而言,那豈不是致命的缺陷?      因為女神官停下腳步,讓她們與走在前面的兩人已經拉開一大段距離。      他們聊得熱絡,顯然絲毫沒有察覺到異狀。      女魔法師在因為光源遠離而濃度更增的黑暗中,嘆了一口氣。      「我說妳喔,我們可是從入口就一直線走來的耶?後面怎麼可能會有什麼……」      說著女魔法師一副拿她沒轍的樣子轉過身去,冷靜的嗓音當場……      「哥布林!?」      ──轉為尖叫。      岩石的確崩塌了。不,是被挖開了。      一群醜惡的怪物從岩壁上的橫坑跳出來,大舉湧向不幸待在最後排的她。      手上握著簡陋武器,有著駭人表情、個子接近孩童的──躲在洞窟的小鬼。      哥布林。      「咿、咿!?」      女魔法師喊得口吃,舉起了做為畢業證明的石榴石法杖。      她打結的舌頭能夠編織出咒語,簡直是種奇蹟。      「『沙吉塔(箭)……印夫拉瑪拉耶(點火)……拉迪烏斯(射出)』!」      她塗消刻印在腦海中的咒語,能夠竄改世界、擁有真實力量的言語從口中迸出。      一道火紅的「火焰箭(Fire Bolt)」,從拳頭大的石榴石射出,命中了哥布林的臉。      傳來把肉燒焦的噁心聲響與臭味。      ──解決了一隻!      確切的勝利,讓一種昂揚感隨著剽悍的笑容而生。      她足足能夠施展兩次法術,這帶給她莫大的自信。      「沙吉塔(箭)……印夫拉瑪拉耶(點火)……拉迪──呀!?」      但敵人遠比他們要多。      女魔法師尚未詠唱完下一次法術,細瘦的手臂就被哥布林抓住。      她甚至來不及用力抗拒,整個人就被重重摔到岩石地面上。      「啊,嗚!?」      眼鏡飛了出去,當場摔破。      她視野立刻陷入朦朧,法杖轉眼就被搶走。      「啊、啊……!還、還給我!那不是你們這種東西可以碰的……!」      法杖或戒指等魔法的發動體,是施法者的生命線,更是她的尊嚴所在。      但法杖就在歇斯底里大喊的女魔法師面前被折斷了,彷彿故意要折給她看。      女魔法師立刻表情扭曲,名為冷靜的面具已經完全被扯了下來。      「混帳……混、帳!」      她搖動豐滿的胸部,甩著沒怎麼鍛鍊過的腳瘋狂亂踢、掙扎、抗拒。      但這個舉動害了她。小鬼不耐煩了,毫不留情地將生鏽的短劍往她腹部插了下去。      「嗚啊啊啊啊……!?」      一聲五臟六腑被割開而悲痛的女子尖叫。      其他同伴……不,應該說女神官當然並未袖手旁觀。      「你、你們!離她遠一點!住手……!」      女神官用她纖瘦的手臂拚命地來回揮舞錫杖,試圖趕走哥布林。      神職人員當中,當然也有人擅長武術。      相信也有人在長期的冒險之中,練就出了像樣的力量。      但女神官的攻擊軟弱無力。      何況在恐怖驅使下莽撞揮動的武器,自然不可能有效擊中對手。      錫杖的杖頭不斷砸中岩石或地面,發出輕響。      但也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這些哥布林遲疑地退開了一步。      不知道是提防她有可能是武僧,還是不想被這種雜亂無章的攻擊打中。      女神官抓準這一瞬間的空檔,把女魔法師從大群哥布林裡拖了出來。      「妳振作點……振作一點!……!?」      沒有反應。她一邊呼喊一邊搖動女魔法師,手卻沾到一種黏膩的深紅色液體。      女魔法師肚子上仍然插著那把生鏽的刀刃,而且已經慘不忍睹地被割開、攪動過一番。      這幅慘狀太悽慘,讓女神官的喉嚨發出細小的深深吸氣聲。      「啊……啊……」      但她還活著。即使頻頻痙攣,但尚未死去。      還來得及。非得來得及不可。女神官咬緊了嘴脣。      「『慈悲為懷的地母神呀,請以您的御手撫平此人的傷痛』……!」      她將錫杖拉回胸前,一手像要壓住內臟以免破肚而出似的按著不放,懇求神的神蹟。      若說魔法是竄改世界的定律,那麼「小癒(Heal)」無疑是諸神的作為。      女神官的手掌接收到了這磨耗靈魂的祈禱,發出淡淡的光芒,轉移到女魔法師身上。      隨著這陣光芒起泡似的消失,破開的肚子開始漸漸癒合。      這群哥布林當然不會任由她悠哉地治療,然而……      「你們這些該死的哥布林!竟敢把她們!」      既然劍士總算察覺到後方異狀,衝過來保護同伴,哥布林也就無法隨心所欲。      他丟下火把,雙手牢牢握住長劍,往前就是一刺。刺穿了哥布林的喉嚨。      「Guia!?」      「下一個……!」      他強行拔出劍,轉身之際一劍斜斜劈出,砍中另一隻哥布林的上半身。      劍士在駭人的怪物鮮血飛濺下,威武地吼叫:      「好啊,怎麼啦!來啊!」      有句話說,殺紅了眼。      他──劍士,是個農村家庭的次子,從小時就夢想能夠成為騎士。      雖然不知道要怎麼做才能成為騎士,但至少可以確定,太弱小就當不上騎士。      因為床邊故事裡描述的騎士,都會打倒怪物,討伐邪惡,拯救世界。      而自己像這樣擊潰大批小鬼,拯救無力的女性、拯救同伴的模樣,實實在在就是個騎士。      想到這裡,劍士臉上露出了笑容。      揮劍的手上也充滿了力氣,沸騰的血液沖腦引發耳鳴,一切都集中到眼前的一隻敵人身上。      「慢著!你一個人不行的!」      女武鬥家這句話尚未傳進耳裡,就有一把生鏽的短劍插上劍士的大腿。      「!啊!?臭、臭傢伙!」      是隻胸前有著一道極深傷口的哥布林。沾上鮮血與油脂而變鈍的刀刃,就差了那麼一點,沒能徹底殺死牠。      劍士嚴重失去平衡的同時,揮出了第二劍,這次哥布林終於無聲無息地斷氣。      但下一瞬間,又有別隻哥布林朝劍士背上撲了過去……      「少、礙事!」      為了回身砍去而揮到底的長劍──發出喀的一聲悶響,卡在洞窟的岩壁上。      他的氣數就到這裡。      掉在地上的火把燒完,一湧而來的黑暗中,悶濁的哀號響亮得令人吃驚。      劍士因為嫌不好看又沒錢買,既沒有盾牌也沒有頭盔,只有薄薄一件胸甲能夠保護自己。      他被拉倒而一刀刀凌遲,已經無從迴避就這麼毫無價值死去的命運。      「……!怎麼會……!」      女武鬥家未能來得及出手相救,目睹這名她其實並不討厭的男子之死,臉色蒼白地站在原地發愣。      光是能握緊發抖的拳頭擺出架式,或許已經算是很了不起。      「……妳們兩個,趕快走。」      「可、可是……!」      女神官反駁女武鬥家這句平靜的指示,但她也看出事態已經無可挽回。      女魔法師明明在她懷裡接受了「小癒」的神蹟,但呼吸仍然淺而急促,反應也很微弱。      仔細一看,大群哥布林正朝著剩下的獵物慢慢逼近。      現在他們多半還在提防女武鬥家,但顯然再過不久就會一擁而上。      女神官看了看女魔法師與女武鬥家,以及還在凌遲斃命劍士的哥布林們。      女武鬥家見她們兩人不動,微微啐了一聲。      「嘿,呀……!」      她做好覺悟而發出的吆喝聲顯得十分堅毅,主動衝進大群哥布林當中。      鍛鍊得強健有力的四肢,使出的是亡父傳授的格鬥技精髓。      自己不能死在這裡。亡父的武術,不可能會敗給這些小鬼。      ──最重要的是,你們殺了他。這件事我絕對不會原諒!      身心都鍛鍊到極致的這記正拳,漂亮地打進了一隻哥布林的心窩。      她甩開吐得滿地都是而往後倒地斃命的敵人,回身手刀一閃。      致命一擊(Critical Hit)。      哥布林的頸子受到強烈的損傷,往不應該彎折的角度折斷。      同時她朝因此空出的間距猛力一跨步,右腳橫空掃去。      這是一記精純無比的迴旋踢,踢得兩隻哥布林一起重重撞在岩石上斷氣……      「啊……!?」      但這一腳被第三隻哥布林輕而易舉地擋下,腳踝更被抓住。      人們說哥布林的個子只有孩童大小。然而……      「HURGGGGGGG……!」      這隻喉嚨咯咯作響,吐出腐臭氣息低吼的哥布林,卻很巨大。      體格差距大得連絕對不算嬌小的女武鬥家,都必須抬頭仰望。      被抓住的腳痛得像是骨頭都要散了,讓她發出哀號。      「!啊、痛、痛死了……!放開,我──啊!?」      這一瞬間,巨大的哥布林就這麼抓住女武鬥家的一隻腳,隨手將她往洞窟的牆上摔去。      乾燥的物體碎裂的聲響。      女武鬥家痛得連聲音都發不出,接著又被摔向另一邊的牆上。      「咿、咕!?」      怎麼聽都不像是人類會發出的哀號。女武鬥家嘔出摻了血的嘔吐物,被往地上一扔。      剩下的哥布林立刻朝她一擁而上。      「嗚嘎!?咿嗚!?嘎!?咳!?咦!?嗚!啊!」      女武鬥家大聲哭喊,卻被無數棍棒毫不留情地毆打,衣服也被撕破丟開。      哥布林對於來殺他們的冒險者,不抱任何慈悲心。      受到駭人暴行的少女高聲尖叫。      女神官確切地聽見了尖叫聲中的話語。      ──快、逃……      「……!對不起……!」      女神官摀住耳朵,不去聽洞窟內迴盪的凌辱聲響,攙扶著女魔法師跌跌撞撞地舉步奔跑。      奔跑。奔跑。再奔跑。差點一跤摔倒,又拚命站穩腳步,繼續往前跑。      即使身在黑暗中,腳下又滿是石塊,看不清楚路況,女神官仍然拚命奔跑。      「……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她一口氣喘不過來,呻吟著張開嘴。      即使明知自己被逼得不斷深入已經沒有燈光的洞窟內……      「嗚、嗚、啊……!」      哥布林留下迴盪的哀號,腳步聲慢慢地、慢慢地逼近,讓她覺得比什麼都要可怕。      別說停下腳步,連回頭都不敢。      雖說即使回過頭去,黑暗中也看不見東西。      此刻,她終於理解櫃檯小姐之所以表情曖昧的理由。      原來如此。哥布林的確很弱小。      就連還是菜鳥冒險者的劍士、女武鬥家、女魔法師,也都各自打倒了幾隻哥布林。      無論體格、智力、力量,幾乎全都和孩童差不多。就和人們說的一樣。      然而,如果有十名以上的孩童,各自懷抱殺意與凶器,發揮他們的狡猾展開襲擊,又會是什麼情形呢?      女神官他們想都不曾想過。      他們弱小、不成氣候、生疏,沒有錢也沒有運氣,而哥布林的數目遠比他們多。      就只是這麼一件……常有的事。如此罷了。      「啊……!」      女神官的腳被神官服的衣襬一絆,狼狽地摔倒在地。      比起臉與手掌被沙土磨傷的痛,不小心把女魔法師摔了出去要更加嚴重。      女神官趕緊跑過去,抱起才剛認識的同伴身體。      「對、對不起!妳還好嗎!?」      「嘔、噁……」      女魔法師不回答,而是吐出一口血。      女神官只顧拚命奔跑,所以並未注意到,女魔法師已經全身痙攣,頻頻顫動。      她全身發起高燒,汗水讓這件厚實的魔法師長袍變得又濕又沉。      「為、為什麼……!?」      女神官第一個就懷疑起自己。會不會是自己的祈禱,未能正確地送進神的耳中?      女神官想到這裡,於是花費寶貴的時間,掀開女魔法師的服裝,摸索著檢查她的傷勢。      但神蹟早已正確降臨。      即使被血弄髒,但她的腹部很平滑,摸不到一處傷痕。      「……呃、呃,這、這種時候,這種時候,該怎麼辦……!」      她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做才好。      她多少有急救的知識,相信也還施展得出神蹟。      但只要再施展一次治癒的神蹟,就能治好她嗎?是不是該試試別的方法?      不,憑自己現在早已紊亂如麻的心思,有辦法讓請願上達天聽嗎──……?      「嗚,啊啊……!?」      而這一瞬間非常致命。突如其來的劇痛,讓女神官痛得軟倒在地。      黑暗中才剛聽到咻的一聲輕響竄過,緊接著就是一陣火熱的劇痛貫穿左肩。      轉頭一看,肩上深深插進了一枝箭。紅色的鮮血滲到了法衣上。      女神官並未穿著鎧甲。這枝箭貫穿衣服,毫不留情地撕裂了她嬌嫩的肩膀。      這固然是因為戒律禁止神官進行過度的武裝,但更主要的原因是她沒有錢。      只要微微一動,痛楚就會擴大成幾百倍,就像被火鉗插進傷口似的又燙、又痛。      「嗚嗚,嗚嗚嗚嗚……!」      女神官能做的,就只有咬緊牙關,忍住眼淚,瞪著這些哥布林。      拿著武器接近的哥布林,只有兩隻。      他們咧嘴賊笑,口水從嘴角滴下。      如果能夠咬舌自盡,也許還比較幸運。      但她的神不允許教徒自絕生命,讓她眼看將無法避免地走上與同伴們相同的末路。      會被一刀刀凌遲,還是會受到可怕的侵犯,又或者兩者皆是?      「咿、嗚、嗚……嗚……」      她的齒列咯咯作響,顫抖個不停。      女神官把女魔法師擁進懷裡,像是要保護她,忽然間卻覺得自己的下半身傳來一陣暖流。      兩隻哥布林嗅出這股氣味,露出下流的表情。      女神官撇開眼睛不去看,拚命念誦地母神的名諱。      神並未伸出援手。      然而……      「……啊……?」      黑暗深處卻有了光。      就像被湧來的黃昏填滿的天空中,一顆驕傲發出光芒的夜空明星。      小小一丁點,卻又鮮明的光芒,慢慢接近過來。      同時一陣信步前行,卻又充滿決心、毫不猶豫的腳步聲,響徹了這一帶。      兩隻哥布林不解地轉過身去。是他們的同伴讓獵物給跑了嗎?      下一秒,女神官隔著怪物的肩膀,看見了他。      是一名實在太過寒酸的男子。      他穿戴髒汙的皮甲與鐵盔,綁著一面小盾的手上拿著火把,右手握著一把要長不長,要短不短的劍。      還是菜鳥冒險者的他們幾個,身上穿著裝備還比較像樣。女神官這麼想。      ──不行……!不可以,過來……!      要是能喊出這句話就好了。恐懼讓她整個舌頭都動彈不得,發不出聲音。      自己沒有女武鬥家那樣的勇氣,讓她無地自容。      多半是覺得像她這種無力的獵物,大可晚點再來慢慢料理。      轉身面向男子的兩隻哥布林當中,其中一隻彎弓搭箭,射了出去。      這枝箭十分簡陋,箭頭是石製的,弓術也稚拙得不值一提。      但黑暗站在哥布林這一邊。      從人類不能視物的黑暗中射出的箭,終究無從閃躲……      「哼。」      但男子哼了一聲,並以犀利揮出的一劍輕易拍掉這枝箭,幾乎是在同時。      在無法理解這代表什麼的情況下,另一隻哥布林就撲了上去。      哥布林飛身刺出的,同樣是把生鏽的短劍。短劍朝著肩膀的鎧甲縫隙,深深插了進去。      「啊啊……!」      女神官發出尖叫。然而耳中卻只聽見自己這聲尖叫,再來就是輕微的金屬碰撞聲。      擋住短劍的,是皮甲底下的鍊甲。      哥布林大惑不解之餘,仍然灌注力道試圖刺穿。      「GYAOU!?」      這一瞬間非常致命。      在一聲悶響中砸上來的盾牌,把哥布林按到牆上壓扁。      「先是一隻。」      他淡淡地說道,女神官立刻聽懂了意思。      男子隨手將火把的火焰──按上哥布林的臉。      一陣肉燒焦的臭味,伴隨渾濁得令人不忍聽下去的哀號,瀰漫在整個洞窟中。      哥布林半發狂地掙扎,但遭到盾牌阻擋,連伸手去搔臉都做不到。      男子確定哥布林很快地不再動彈,四肢無力垂下後,慢慢放開了盾牌。      咚一聲沉重的聲響,臉被燒焦的哥布林從牆上軟倒。      男子隨意一腳踢開,往前踏上一步。      「下一隻。」

作者資料

蝸牛くも

本來只是過著每天都泡在TRPG、電影與網路創作的日子裡,仔細想想,還真是來到了不得了的地方。 用異能系規則創些平常不會創的能力,結果搞出了個肉體1知覺1精神6社會2的平民。 「我決定當個只有弓箭很高竿人了。」 「只有弓箭很高竿人。」 戰鬥吧別認輸啊只有弓箭很高竿人!

基本資料

作者:蝸牛くも 譯者:邱鍾仁 繪者:神奈月昇(Noboru Kannatuki) 出版社:尖端 書系:浮文字 出版日期:2016-08-12 ISBN:9789571067056 城邦書號:SPP7B000273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368頁 / 12.6cm×19cm
注意事項
  • 購買漫畫、輕小說產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及「滿本折扣」。
  • 若單筆訂單漫畫未購滿3本(每1組套書以1本品項計算)或未加購其他書籍,需加收50元物流處理費。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