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
周年慶 周年慶
目前位置: > > >
大裂:第六屆「BenQ 華文世界電影小說獎」得獎作品集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外版精選,非看不可

內容簡介

世代轉換,書寫強烈慾望! 第六屆「BenQ華文世界電影小說獎」,不同以往,今年喜見犯罪、武俠、科幻、驚悚等類型小說。 犯罪、推理、科幻類型布局縝密,商業性強 今年的作品內容多元,整體來說,作品的商業性都提高了,可以直接改編成電影的作品不少。科幻題材的作品,想像力強,設計周全,作者對想像世界的細節掌握力獨到。 ——袁瓊瓊 這次作品在犯罪或推理的布局上,較以往作品,更能掌握內容的布局與角色人物的心理描寫,對影像畫面感的經營也有長足的進步。 ——鄭秉泓 故事切入視角有趣,情感描述細膩 這次的作品商業性強,過往評審常見純文學或純小說的抒情作品,今年非常少見外,台灣與大陸寫作者的差異也越來越小,似乎科幻和推理已成為兩岸寫作者共同的書寫興趣。 ——郝譽翔 內容題材多元,格局宏大結構完整 今年的作品題材相較去年顯得更為多元豐富,作者的文筆靈活度,對故事情節的發展都能掌握。過往評選電影小說獎的作品時,往往需要權衡作品的文字表達與影像畫面感的經營,今年的作品兼具文字掌握力和影像畫面感,十分難得。 ——楊澤 內容收錄: 首獎/大裂/胡遷 貳獎/欲望與恐懼/倪子耘 參獎/101黃金分界線/鄭瑞瑞 佳作/追趕跑跳,碰!/姜華 佳作/換骨/黃兆德 首獎《大裂》 2009年,複讀四年後我考入一所全省最差的大專,並在學校裡找到以前複讀時遇到的朋友趙乃夫。學校坐落於郊區,與一所舊大專合併,周圍一片荒原,沒有管理者。 在這所糟糕的學校裡,老學生群將生活的希望,寄託於向新生發動一場戰爭。 一場發生於午夜的極端暴力事件打破了新生的安逸,於是新生開始謀劃著一場不計任何後果的復仇。我和趙乃夫,則堅信著,在荒原上所尋找到的藏寶圖,能指引我們挖出黃金,走向黃金的大道,那個入口感人肺腑,低吟淺唱著通向雲層的歌謠。 大量的冷兵器被集結起來,這所學校中的大戰即將發生。我們挖出骸骨,找到了前人的留書,又越來越接近真相。沒有任何人可以聽到這片荒原上無處可去之人的嘶吼。在這遺落之地,無盡的虛無下,神祕的指引等待著所有人。 貳獎《慾望與恐懼》 主角是一個三十歲的未婚都會女性,生活在民國116年(2027)的台北,擁有一份工作、一間公寓和面對三十歲的猶豫心情;一邊享受最新的科技發展,一邊感受古老的人性衝突。故事從她身為都市人的孤獨感、她對戀情的不安,以及工作的道德衝突展開。透過她的視角,看著科技如何滲入人生中的不同階段和生活中的不同面向;又如何幫助我們,如何侵蝕我們。我們站在她身後,看著她妥協、她接受,但同時她疑惑、她反思、她無能理解。無能理解科技和世界的複雜,也無能理解內心幽微的欲望與恐懼。偶爾,還能看見她懷著無知的勇氣試圖迎向她根本無能解決的問題。 這是一個描述人們不停演進的科技生活,和古今無異的人性世界,以及兩者之間永無止境的適應和衝突的故事;一個富人情的科幻故事。 參獎《101黃金分界線》 生長在象山山坡違建屋的泰武勇,幼年被粗暴的父親意外傷害成輕微的精神障礙,綽號「空勇」的他以自己獨特的思考方式生活在大千世界。 母親過世後,由久婚未生育的姊姊冰梅帶往土庫鎮撫養長大。在漫長的歲月中,經歷了奇異的青少年青澀期、見證梅姊與丈夫元彪政治夥伴般的婚姻,又因智能問題而無法當兵後,找到最喜愛的工作成為送報員。 機械式單調的日子對一向憑直覺行事的空勇,是舒服又最喜愛的生活方式。煩惱的事情總有別人去解決,憐憫和同情是弱者保護自己的絕佳工具。雖長姊如母的冰梅因選舉受害成殘障,姊弟仍憑藉著相依為命的深厚感情而堅強過日子。 年邁老父的第二位同居女友離去後,老報童返回陌生的101信義商圈。山坡地被市府開闢成中強公園,違建屋面對成群的億萬豪宅。國王皇宮裡住個神祕不可攀的大人物,離婚後的青梅竹馬女友再度重逢,靠每個月萬把元收入的空勇如何在台北曼哈頓生存下去? 母親說過,看見彩虹將遇見幸運的事。 那天,101黃金分界線的上空出現台北市罕見的美麗彩虹。騎破機車送報的他終於遇見心中仰慕的大人物。高喊:「司法不公,政治迫害!」的大人物同時也看到了彩虹。 彩虹無法建立在地面上,會悄悄消失。幸運的事即將展開……。 佳作《追趕跑跳,碰!》 那天,一連串發生的意外與誤會,讓彼此毫不相干的幾個人,命運牽扯到了一塊。 道路工人趙阿隆,在誤以為自己意外打死人後慌張逃跑,沒想到這一跑,又讓他遭遇到更多倒楣的意外;身手矯健、長相帥氣,人稱「英雄哥」的偶像刑警李永祥,這次出了個大紕漏,竟讓三個偷車賊協助運送查緝到的大量槍枝,知情以後,他誓要逮到那三個跑掉的賊雪恥;初出茅廬的罪犯劉雲,與拉他入夥的鳥仔龍、阿阮劫下了一台據說載有「貴重物品」的車,在意識到那個「貴重物品」很有價值卻同時價值有限以後,決定找個黑市仲介,將那「貴重物品」賣回給原來的主人;遠圖集團的老董趙均衡,從黑市買來了一組「非法器官」要替久病纏身的自己續命,沒想竟讓人給劫了去,他命家僕錢三勢必要將「器官」追回;同時,他的獨子接班人趙近乾也遇上了麻煩,他被人給偷拍了一段「性愛影片」,他不願公開的同志身分即將要曝光……。 這些人究竟是怎麼在盤根錯節的事件中牽扯到了一塊? 而江湖上盛傳四葉隊王牌投手要打放水球的那個消息又是怎麼一回事? 因為種種連續性意外所編織出來的黑笑故事,在此無厘頭登場。 佳作《換骨》 楊玉是剛上大學的新鮮人,單親家庭,十三歲時喪母,之後和父親楊斌相依為命。 楊斌是刑警,適逢退休年齡,對多數案件失去了年輕時的幹勁。近幾年,他的轄區時常發生登山意外或自殺案件,他也僅是無奈工作量的增加而已。 某日,楊玉原先約定和楊斌登山健行,卻因學校活動人手不足,臨時放楊斌鴿子,讓他獨自踏青。想不到這一去天人永隔,楊斌摔落山崖喪命。 為此楊玉自責不已。在整理遺物時,赫然發現送給楊斌的護身符,竟然灰化,彷彿遭受火舌舔拭。暗覺事不單純的楊玉,偕同父親職場上的晚輩蔡衍宸著手調查楊斌的死因,卻不自知一步步踏向危難的頂峰,追隨楊斌的後塵……。 【聯合推薦】 小野(作家/編劇) 宇文正(作家) 何致和(小說家) 吳鈞堯(作家) 周芬伶(作家) 林靖傑(導演) 耿一偉(台北藝術節藝術總監) 袁瓊瓊(作家/編劇) 郝譽翔(作家) 張經宏(作家) 陳玉慧(作家/編劇/導演) 陳雪(小說家) 楊澤(詩人) 劉梓潔(作家/編劇) 蔡國榮(義守大學副教授/中華編劇協會理事長) 鄭秉泓(影評人) 駱以軍(小說家) 鍾文音(作家) 【名人推薦語】 《大裂》 你可以說這是一個中國版的威廉.高汀的《蒼蠅王》,但空間不是被大人遺棄的小島,而是像難民營的,歛財的、髒臭的大學宿舍。專注地寫暴力,一種人群眼神空洞,失去人的形貌,擠在鼠穴裡互噬的樣態。這後面有對當今中國,文明後面有什麼東西在最初時刻,被踐踏或羞辱了。譬如莫言、閻連科的小說,都有這種「核心的暴力」。這些大學生像蛆蟲躲在各自框格房間裡,他們之間的武鬥,近乎廢墟裡的巷戰。這整個疲憊、窮困、人在生存最低限時,對其他個體的莫名恨意,或挖地道、挖寶這種空洞的無出路之夢,這或仍存在於現今中國富起來後,人與人的生存關係中。這篇描寫暴力時的運鏡能力,調度光影的能力,非常強。 ——駱以軍 《欲望與恐懼》 雙線故事敘述人性永恆的衝突,有欲望便有恐懼,乃至孤獨。作者將劇情架構在2027年,巧妙地敘述科技如何浸蝕入現代人的生活,以及科技無限制發展終將抵觸道德底線,故事也讓我們知道現代人在未來將面臨的精神處境。沉睡器的發明自有必要,但夢境可否搖控?一個有深度的科幻故事,情節編織很完整,文筆通暢不落俗套。 ——陳玉慧 《101黃金分界線》 充滿社會意識的寫實手法,人物的設定用報童與守衛較表面,然描寫貧富階級之對立與不義,也寫出臺北城市的變遷與地理風貌,情節雖較平直,以臺北101大樓作為貧富、今昔之對照與分界,充滿對比性、諷刺性,也因此令人產生鮮明印象。 ——周芬伶 《追趕跑跳,砰!》 有工人誤以為打死人而逃亡,有偶像刑警追偷車賊,有罪犯搶劫到不值錢的「貴重物品」,有財團老董從黑市買來的「非法器官」被劫,以及他的獨子被人偷拍「同性戀影片」並遭高額敲詐,五條匪夷所思的戲劇線齊頭並進,又相互糾纏,過程緊湊,充滿動感,種種陰錯陽差令人發噱。 劇情匪夷所思,卻寓含人生哲理,對白活脫各色人等的聲口,又充滿笑趣,確是相當精采的黑色喜劇。 ——蔡國榮 《換骨》 民俗靈異傳說是一種可以討好大眾,卻不容易寫好的題材,因為親民,所以通俗,因為通俗,寫的時候容易掉以輕心,陳腔濫調。本作品在危險邊緣,文字敘述風格一開始像電視劇,父女互動看得出來想寫得活潑,但設定過於模式化,作品失去獨特的個性,開頭失分。幸而接下來關於靈異傳說的部分,寫來不慍不火,層層推進,用考據來落實奇想,不致於天馬行空不著邊際,難得地展現說服力。 ——林靖傑

目錄

首獎 大裂 /胡遷 作者感言.簡介 評審的話 貳獎 欲望與恐懼 /倪子耘 作者感言.簡介 評審的話 參獎 101黃金分界線 /鄭瑞瑞 作者感言.簡介 評審的話 佳作 追趕跑跳,碰! /姜華 作者感言.簡介 評審的話 佳作 換骨 /黃兆德 作者感言.簡介 評審的話

內文試閱

首獎 大裂
  1 暴力   那場近似於屠殺的暴動,發生於沒有任何人察覺的夜晚,在我們連續打牌的第七天。   這是一種六人打的牌,需要四副撲克。這種牌,生來就是為了更快捷地浪費時間,更多的人,更多的摸牌時間,每個人手裡都會捧著書本厚的一摞紙牌,讓時間一張一張地拍在桌面上,發出啪啪的鏗鏘有力的聲音。我們都樂此不疲地沉浸其中。我跟丁煒陽在最開始都不會打這種牌。此牌有很多技巧,燒、悶、點,而所有的技巧都為了一個目的,就是讓上家或對家生不如死。   宿舍總共有六人,此前我們沒日沒夜地打夠級,凌晨一點收攤子,躺在床上睡覺,到了中午用幾本書壓住未完的牌局,吃完飯回來接著打。在我熟練技巧之後,丁煒陽還沒摸清這種牌的門路,而他又經常是我的上家,他常常在手裡還拖著半副紙牌時就被我燒悶帶走,然後捧著厚厚一遝撲克牌恍惚地盯著牌堆。   終於在凌晨要收工的時候,我再一次悶燒,帶走了丁煒陽。他握著自己的牌,迷茫地看著四周。   那天就是如此,丁煒陽默默地放下紙牌,緩緩走出屋子,我們覺得那是跟往常一樣的一個夜晚,丁煒陽被我悶燒後,洗把臉,刷刷牙,上床睡覺,第二天繼續努力。   然而我們聽到走廊裡傳來丁煒陽撕心裂肺的吼聲,那巨大的聲音在這一大片被城市遺棄的荒涼土地上迴盪,近似於一種哀號聲。我們都怔住了,那哀號令所有人感同身受。我之後才想明白,那是動物臨死前的叫聲。與此同時,我們覺得周圍有什麼東西改變了。   在丁煒陽咆哮的聲音綿延過後,我們聽到從宿舍窗戶裡傳來二樓混亂的腳步聲。緊接著丁煒陽破門而入,說,「他們來了。」   有人說,「誰?」   丁煒陽睜著眼睛,還沒等他說話。一個啤酒瓶在門口爆裂開,有碎片從門縫裡滑進來,丁煒陽急忙關上門。   「他們好像有刀。」丁煒陽抵在門上。   又有三五個啤酒瓶碎裂在門外的地板上,響聲巨大。可以聽到走廊盡頭一間宿舍的門被一腳踹開,數十個叫罵的聲音重疊一起,湧進了那間宿舍。然後就是哀嚎聲,鐵器在床上的撞擊聲,那種凶狠讓人不寒而慄。   接著他們撞擊第二間宿舍門,顯然已經從裡面掛上了門鎖,我們聽到五六雙腳密密麻麻地踹著,震動沿著牆壁傳過來。然後那間宿舍的門倒了,在叫罵的間隙裡可以聽到玻璃碎渣在地上摩擦出的滋滋聲,一個床被整個掀翻了。踹門聲密集地傳過來,此時多個宿舍同時被破門。   這是老廣院的人,他們大概有一百個人,正排著隊朝三四樓衝,一間間宿舍地毆打。老廣院的人住在二樓,我們是學校更迭後的第一批新生。   躲牆角的人在瑟瑟發抖,屋子裡的六個人都屏氣斂聲。   「出不出去?」有人說。   丁煒陽的大舌頭更嚴重了,「出去,幹什麼?」   我們都不知道出去可以幹什麼,隨著房門一扇扇的被摧毀,門鎖哐當當的掉落在地,老廣院的人一點點逼近著我們所在的宿舍。那聲音極其混亂,有鐵器在牆上,床上,櫃子上的敲打和摩擦聲,還有肉體的撞擊聲,這些聲音讓我們不知到該怎麼辦,我們沒有計畫,如果一個宿舍的人貿然冒然出去,不知會被打成什麼樣。   這時我們聽到了走廊裡一聲叫喊,嗓音極其渾厚。   這個新生的宿舍原本在走廊的另一頭,按照現在速度,估計還會有一段時間才會踹開他門。他站在走廊裡喊,「大家都出來!」   老廣院們突然安靜了下來,他們可能在心理嘀咕,如果這一層的新生聯合起來,人數上是他們的兩倍還多。   他聲嘶力竭地喊,「我們人多,大家不要怕。」   丁煒陽把手按在門把上,他深深地喘著氣,頎長的身體一伸一縮。   「開門。」宿舍裡有人說。丁煒陽沒有回頭,他仍然在喘息,呼吸越來越急促。   門被丁煒陽打開了,同時我們也聽到別的宿舍細碎的開門聲。一旁的郭仲翰從抽屜裡摸出一把剪刀。宿舍裡有掃帚、拖把,他摸起剪刀的時候,我知道他心裡一定是恐懼極了,剪刀的殺傷力比棍棒要厲害得多。   其中一個老廣院嘶啞地說,「對,開門。」那聲音像是鋼絲球刷在生鏽的鐵鍋上。   我們紛紛往門邊走著,六米長的宿舍變得無比漫長。我抓起了拖把,我不知道這個布條包裹的棍子能派上什麼用場,丁煒陽已經探出半個身子。   只聽重重的砸擊。那是頭部被打中的悶響,那一下極其狠毒,被砸的人直接撲到地上。   所有人開門的結果就是,老廣院們不需要再踹門,而是三四人一組直接衝入宿舍,掄起棍棒就猛抽,那抽打聲已經越來越濕潤,我知道肯定流了不少血。   我從門縫裡看到了一個肥碩的影子,一晃而過,丁煒陽迅速關上了門。那時一個舍友剛離開他所在的位置有半米,也就是這五分鐘他只走了一步。   幾個沉重的腳步聲朝著走廊另一頭衝去,好像每一步都要踏穿三樓的樓層一樣。   冒頭的新生獨自反抗,他吼叫,但無濟於事,想衝出來的人被重新堵回了宿舍,而且挨了更殘暴的棍擊。丁煒陽再次背靠著門,宿舍裡的人已經到了承受壓力的極限,舍長蜷縮在椅子上,椅子跟他一起顫抖。   我們沒料到,宿舍門被突如其來地踹開了,丁煒陽重重摔在地上,他還沒有反應到用手掌撐住地,額頭撞到瓷磚,趴在地上一動不動,四個老廣院進門後大喊,「剛才誰開的門?」   沒有人回答,郭仲翰往前跨了一小步。驚恐的舍長抬起彎曲的手指,指著地上的丁煒陽。   老廣院用鐵棍的頭朝丁煒陽肩胛骨砸去,丁煒陽還是一動不動,幾雙腳朝丁煒陽踩踏下去。我伸出手,想要去攔,但門口攢動著十幾個老廣院的腦袋,我被內心的軟弱控制著。「我真的打不過他們。」我在心裡默念著,但這一點也不會讓自己好受。   直到我們看到丁煒陽的腦袋下面有一條紅色小溪流出,他想掙扎著爬起來,又被一腳踩下去。在兩次支撐起身體都被重擊下去之後,角落裡有人大吼一聲,看起來他腦袋似乎要爆掉了,那是從胸腔裡爆炸出來的吼聲,他憤怒的朝老廣院衝了過去。   當我們要反抗的時候,我還未走到宿舍門外,就在鐵器的毆打下,一下肚子,一下頭部,沒有疼痛,只有暈眩的漣漪從大腦沸騰起來,便已經失去了行動力。在我歪倒在門框的刹那,看到沿著走廊,混合著閃爍的玻璃渣,一條血跡向遠處綿延,冒頭新生那肥大的身軀被兩個手持棍棒的老廣院拖著,繼續向遠處走著。而我的腹部沾著紅色,不知道是哪人沾染在鐵棍上的血液。   大約在三點左右,老廣院回到了二樓,走廊裡已經混亂的如同屠宰場,散亂著各種碎片,以及一片片血跡。宿舍裡大吼一聲的趙乃夫被打的昏迷過去,他的眼角綻裂開,是一條觸目驚心的傷口。   那是維持了數個小時的靜寂,所有挨打的人都一動不動呆在各自宿舍,沒有人說話,沒有人移動。   這突如其來的暴力事件讓所有人沉浸在一種莫名的狀態裡,沿著走廊走一圈,會看到巍然不動的每個人,在碎片和血漿裡思索著什麼。   丁煒陽被攙扶到椅子上,他瘦弱的身軀經歷了一次徹底的侮辱,鼻血乾涸,魚鱗一般沾在脖子上。而舍長一直背對著所有人,不停的揉搓那根彎曲的手指,那手指已經被搓的腫脹起來。   我跑到樓頂上,看到渾身瘀腫,胳膊被翻折過來的冒頭新生,他的臉蓋在地上,腮上的肉將腦袋跟地面的縫隙填的一絲不漏,幾乎看不到呼吸。而我瘀青的眼角壓著半個世界,我向遠處望去,已經凌晨五點,冰冷徹骨的空氣包裹著這片荒地,他不知死活地趴在那,像一頭被宰過的豬。   也許這是我們決定去相信藏寶圖的那個起點。

作者資料

胡遷

  胡波(筆名胡遷),男,1988年生。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創作有長篇小說《小區》、《牛蛙》、《臟杯子》,拍攝過許多電影短片。

倪子耘

  倪國耕(筆名倪子耘),1980年生,政大中文系肄業。退伍後打過工、上過班、創過業。十七歲第一次萌生以寫作為生的念頭,但未曾實踐,只是利用閒暇不間斷地閱讀和斷斷續續的創作練習。直到這二年才開始認真地挑戰各大文學獎。

鄭瑞瑞

  鄭端端,1953年生,彰化和美。自幼喜愛閱讀與寫作,受家族宗教的薰陶,求學期間擔任惠明盲校和台中生命線的義工。目前,參與台北市信義少輔組已逾十一年,輔導青少年身心成長是最大的興趣,也是終身志業。   曾獲耕莘文學獎、林語堂文學獎、九歌少兒小說文學獎、新北市文學獎。

姜華

  柯政廷(筆名姜華),1986年生,畢業於中國文化大學史學系,從小喜愛閱讀歷史故事,因此大學也進了歷史科系,渾渾噩噩唸了五年差點沒能畢業,才開始審視自己的喜好,從而正視到自己喜歡的並非歷史而是故事,更進而發現光是閱讀故事已經沒法滿足自己,遂開始了寫出自己作品的路。幾年下來創作了無數短篇以及幾部石沉大海的中、長篇,此前未有著作出版,僅有一部描寫活屍末日的小說《屍落之城》於網路上緩慢連載中。

黃兆德

  黃兆德,1991年生,台北。目前就讀東華大學碩士班,第一次獲得全國性競賽獎項,不勝惶恐。

基本資料

作者:胡遷倪子耘鄭瑞瑞姜華黃兆德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新人間 出版日期:2016-07-22 ISBN:9789571367194 城邦書號:A2201588 規格:平裝 / 單色 / 49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