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縱橫得天下神機妙算:三國演義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縱橫得天下神機妙算:三國演義

  • 作者:邵紅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出版日期:2016-07-12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85折 213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流傳全世界,一輩子必讀的文學經典 你,還記得多少精彩情節? 沒讀過的人、想要重溫精彩故事的人、想在短時間內瞭解經典的人、年輕時讀了卻半知半解的人—— ——此生唯一必收藏版本!—— 名家編撰群 淺白傳神的故事描寫 一天內徹底瞭解傳頌數百年的世界經典 帶領你走進經典殿堂, 書迷引領期盼,四大名著全新風貌——家中書架必收、青年學子必讀的文學讀本! 看見群雄之間的龍爭虎鬥——三國演義 作為中國的第一部歷史演義,三國時代梟雄群起、動盪的大時代下英雄們的風雲際會,在羅貫中以文學的手法描寫之下,不僅生動地將歷史的真實感還原,且無論是戰爭場面、英雄與梟雄之間、政治勢力之間的互相傾軋與勾心鬥爭,均有精采至極的著墨。

目錄

【導讀】龍爭虎鬥誰為雄? 邵紅 風起雲湧龍虎榜 一、桃園結義 二、孟德獻刀 三、孫堅匿璽 四、計獻貂蟬 五、移駕許都 六、血字密詔 七、擊鼓罵曹 八、掛印封金 九、坐領江東 十、躍馬檀溪 十一、三顧茅廬 十二、火燒新野 十三、結連東吳 十四、蔣幹中計 十五、赤壁鏖戰 十六、三氣周瑜 十七、議取西蜀 十八、合淝之戰 十九、智取漢中 二十、樊城之難 廿一、吳魏交惡 廿二、南征西討 廿三、出師未捷 廿四、三分歸— 附錄一 《三國演義》的文學特質及其悲劇藝術 羅龍治 附錄二 原典精選

序跋

導讀 龍爭虎鬥誰為雄?
◎文/邵紅      約在六七百年以前,三國的故事,由說話人的口中傳揚開來,我們的祖先在平淡的歲月裡,又該增添了多少熱鬧?在全民教育未被重視推展的明、清,我們的祖先能自我教育,自律自制,三國中或忠、或孝、或勇、或仁的人物,正是他們學習的最佳典範。這一齣了不起的傳奇,娛樂了每一個中國人,也教育了每一個中國人!      「想秦宮漢闕,都作了衰草牛羊野」,而我們何其有幸,通過了文字,近百年的光陰就在我們眼前流過,鼎足三分,變化曲折,紛爭擾攘的故事,使我們不但摸清了歷史的脈絡,確定了興與亡之間的隔距,更因此而經驗到人性的真實以及道德的可貴。我們甚而親炙了其中賢者的訓誨,細讀三國的故事,由不得我們不與書中人物同喜同悲,同起同落。      《三國演義》原是這樣的一本影響綿深的書啊!在改寫時,要把六十多萬字濃縮成十五萬字,還要不失大局,我常面臨顧此失彼,忍痛割愛的情形。因此有一些權宜的措施,要在此先向各位朋友表明:      章目:原書分章回是為了說書的方便,如今因時制宜,為求整體的效果,而把章回打散,分成廿四章。章目為求簡明,用四字句,然常不能收提綱挈領之效。      語言:原書以淺白的文言為骨幹,間雜摻用當時的口語。譬如某人說話穩重,便以文言表達;某人說話粗獷,便以口語表達。現在把這些語言全改寫成白話文,不免有損於原書一部分語言的奧妙。      對白:對白的出現,依書中原有的先題名的方式:「某曰……」。由於人物繁多的緣故而未能把對白穿插在情節的敘述中。      情節:採重點處理的方式。情節中涉及迷信的部分盡可能刪去,或者加以簡化。      書中的專有名詞,如官名、職稱、地名,為免影響整個故事的進行,依原典,不作解釋考證。      書中寫得最多是智與力的競賽,往往也能給我們許多啟示。我期望讀者從歷史學家羅龍治先生的力作〈《三國演義》的文學特質及其悲劇藝術〉一文中,去了解,從而去把握《三國演義》一書的精神;我亟盼因這本因陋就簡的小書,吸引讀者細讀原典,有朝一日,更能進入中國文化的深處。

內文試閱

三、孫堅匿璽
  在黃巾亂起的時候,吳郡富春地方有一位姓孫名堅的年輕人,是春秋時孫武子之後。十七歲時曾與父親到錢塘遊玩,看見海賊十餘人正搶掠商人財物,在岸上分贓。孫堅立刻奮力提刀上岸,揚聲大叫,作指揮狀,海賊誤以為官兵駕到,於是拋下財物就逃。孫堅因此被推舉為校尉。黃巾之亂大熾時,孫堅又聚集鄉中少年一千五百人組成精兵,上會稽縣助朱雋攻城,結果斬賊廿餘萬人。   等到曹操刺殺董卓失敗後,各路英雄好漢紛紛集合,商議進兵之策,力圖恢復漢室,孫堅也在群中。這時,曹操宰牛殺馬,大宴諸侯。會中太守王匡進策,以為既奉忠義之名,要討亂賊董卓,就當立盟主,以免群龍無首。曹操乃推薦袁紹,起初袁紹再三推辭,而後在眾人堅持之下,袁紹登上了壇,與群雄焚香歃血,以表同心。並說:   「今日我等既立盟主,就當聽任差遣,不計強弱,同心協力,以利國家。」   袁紹高居首位,環視四周,乃說道:   「我無德無才,今被群賢推舉,定當奮力以赴,有功必賞,有罪必罰。國有國法,軍有軍紀,唯望諸君與我共同遵守,以維綱紀。如今,我等當分路部署,各負己責。舍弟袁術可任總督糧草,供應諸營所需,不使有缺。目前更需要一人為先鋒,前往氾水關挑戰,其餘諸人分據各要塞,以為接應。」   孫堅此時已任長沙太守,聞言便自告奮勇,說:   「我自願任先鋒的工作,前去誘敵。」   袁紹也認為孫堅正是合適的人選。孫堅遂引本部軍馬殺往氾水關,孫堅手下有四將:程普,使一條鐵脊蛇矛;黃蓋,使鐵鞭;韓當,使一口大刀;祖茂,使雙刀。孫堅則身披銀鎧,閃閃發光,手持大刀,騎花鬃馬,在關上罵陣。董卓手下華雄的副將胡軫帶兵五千出關迎戰,被程普刺中咽喉,死於馬下。   孫堅揮軍攻關,但關上擲下大小不等的石塊,隨著箭矢,如雨般地下來。孫堅不得已引兵回到梁東紮營,派人向袁術報捷,又要求支援糧食。在袁術的謀士中,有一人因此遊說袁術,認為孫堅就如江東的一頭猛虎,如果他攻下洛陽,殺了董卓,就如同除去了狼禍而又有虎患一樣!當今最好的打算,不如將糧食扣押,斷絕孫堅的支援,而後收「鷸蚌相爭」之利!袁術覺得這話說得甚是有理,於是不發糧食。   在孫堅營中,因此軍心大亂。次日,華雄引兵下關,到孫堅寨前,已是半夜,華雄鼓譟直進,孫堅慌忙上馬應戰,雙方正鬥得不可開交時,華雄的謀士李肅便教軍士放起火來,孫堅部下軍士只好到處竄逃,孫堅、祖茂兩人趕忙縱馬逃走。祖茂對孫堅說:   「主公,你頭上紅色的包巾太顯目了,容易被賊人辨認,請您脫下和我交換吧。」   孫堅就將紅色頭巾給祖茂戴,自己戴了祖茂的頭盔,分兩路逃走。華雄的部下只望著紅巾追趕,孫堅乃趁機從小路逃走。祖茂被華雄追趕得緊急,索性將紅巾掛在人家燒過的庭柱上,自己躲到樹林中。華雄的部下在月下,遠遠瞧見紅巾,遂從四周圍住,發箭射出,卻不見動靜,上前去細看方知中計,於是向前取了紅巾。這時祖茂從林中殺出,揮雙刀要劈華雄,華雄大喝一聲,將祖茂一刀砍下馬。到天破曉時,程普、黃蓋、韓當三人,便來尋孫堅,再收拾軍馬、紮營;孫堅則因為祖茂為救自己而死,十分感傷。   在袁紹營中,此時已知孫堅敗於華雄之手,便聚集眾諸侯商議,正商議時,忽然探子來報:華雄用長竿挑著孫堅頭巾,來寨前罵戰。袁紹便命驍將俞涉、潘鳳前去應戰,不想兩人交戰不及三回合,都被華雄殺下馬來,袁紹和眾人大驚失色。忽然階下有一人大呼而出,嚷著要去斬華雄頭,原來是丹鳳眼、臥蠶眉,面色如赤棗、聲響如洪鐘的關羽。袁紹便問:   「這位勇士,如今任何職?」   關羽回說任劉玄德的弓手,袁紹便心中不樂,以為小小的弓手,何足以匹敵勇猛的華雄?此時曹操便說:   「這人儀表不俗,華雄哪裡知道他只是一名弓手?」   而關羽也說:   「這次我去和華雄挑戰,如果失敗,願意請斬。」   曹操遂教人燙了一盅酒,要關羽飲了再上馬。關羽說:   「酒且斟好,我去去就回!」   說著,走出營帳,手提大刀,飛身上馬。眾諸侯只聽得關外鼓聲大作,喊聲大揚,好似天地崩塌,群山動搖。眾人大驚失色,正欲派人去探聽,只見關公提了華雄的頭,回到帳裡,把斬下的首級擲向地面,而曹操所熱的酒,此時尚溫,正合入口!   話說在董卓處,董卓聽說上將華雄被殺,急忙召集李儒、呂布商議,一面派兵殺了袁紹叔父袁隗,又起兵二十萬要來攻袁紹。   董卓先將軍隊分作兩路,一路由李傕(傕)、郭氾引五萬兵,把住氾水關靜候;董卓自己率領十五萬人,和李儒、呂布、樊稠、張濟等人把守虎牢關,當軍馬已開到虎牢關上,董卓命呂布領三萬大軍,先去關前紮營。   袁紹手下的探子見到呂布已到關前,急忙來報,袁紹乃令王匡、喬瑁、孔融、張揚、公孫瓚等八路諸侯往虎牢關迎敵,曹操軍則往來救援。八路諸侯各自起兵,河內太守王匡引兵先到,呂布帶領三千鐵騎,飛奔而來。只見呂布頭戴三叉束髮紫金冠,身穿西川紅錦百花袍,外加獸面吞頭連環鎧,腰繫勒甲玲瓏獅蠻帶,弓箭隨身,手持畫戟,騎坐著嘶聲作響的赤兔馬,果然是拜董卓為義父的「人中呂布,馬中赤兔」。呂布驍勇善戰,轉瞬間,王匡便被呂布一戟刺落馬下。八路諸侯,一齊上馬,呂布在高處望見,先來衝陣,張揚部將穆順出馬不敵,孔融部將武安國上陣又不敵,曹操建議說:   「呂布忒會作戰,當今我方可會合八路諸侯共議良策,只要擒住呂布,董卓就容易對付!」   眾諸侯商議時,呂布又引兵前來挑戰,八路諸侯軍一齊上陣,公孫瓚親自迎戰呂布,不敵敗走。此時但聽得一聲大喝,張飛飛馬趕來,大叫:   「三姓家奴休逃,我張飛在此!」   呂布見了張飛,抖擻起精神,和張飛交手,連戰數十回合,不分勝負;關公見了,把馬一拍,便舞起八十二斤青龍偃月刀,來夾攻呂布,戰到三十回合,又擊不倒呂布;玄德一看,遂即掣雙股劍,騎上黃鬃馬,也來助戰。這三個人圍住呂布,就像轉燈兒般地繞著,奮力廝殺,八路人馬看得都呆了!呂布招架不住,往玄德面上,虛刺一戟,玄德急忙閃身,呂布趁機倒拖畫戟,飛馬跑回。劉、關、張三人急急趕上,來到關下,只見關上西風飄動著的青羅傘蓋,三人知是董卓所在,想要進攻,而關上矢石如雨般射下,劉、關、張及八路諸侯不得已退了回來。   在袁紹的營帳中,袁紹正下令孫堅進兵,孫堅帶著程普、黃蓋卻來到袁術寨中,孫堅以杖擊地,說:   「董卓原來和我並無仇隙,而我為了列位諸侯,奮不顧身,先行去挑戰,上為國家,下則為了將軍個人,將軍你卻聽信讒言,不發軍糧,以致我軍失敗,你這樣做,良心可安?」   正當孫堅嚴責袁術之時,忽然有人來報說:   「關上有一將,乘馬而來,要見孫將軍。」   孫堅一見,這人乃是董卓愛將李傕。李傕說:   「丞相敬佩的人,在諸侯之中,只有將軍一人,如今,特派我來和將軍結親,丞相有女,想要匹配給將軍。」   孫堅一聽,怒不可遏,罵道:   「董卓逆天無道,殘暴昏昧,我正想要殺他九族,以謝天下之人,如何能和逆賊結親!我不殺來使,饒你一命,你趁早離開,如果你還喋喋不休,我一定叫你粉身碎骨!」   李傕回去後,在董卓面前,直嚷孫堅無禮。董卓亦十分生氣,李儒乃建議董卓,不如領兵回洛陽,而把少帝遷往長安!因為缺少錢糧,又聽信李儒的話,在洛陽遍捉富戶,有數千家之多,在他們頭上插上「反臣逆黨」的大旗,推出斬首,而後奪取他們的財寶金器;又驅趕洛陽數百萬人民前往長安,軍隊押著百姓,在途中倒地而死的人,數也數不盡。   董卓又放任軍士奪人糧食,侮辱婦女,一路上啼哭之聲,真是驚天動地!臨行前,又在洛陽各城門放火,火燒居民房屋,以及宗廟、官府,南北兩宮,洛陽的建築,一時幾乎成了廢墟。董卓又差呂布去挖掘先皇及后妃的陵墓,奪取陪葬的寶器,軍士也趁機大掘官民墳塚,將金珠緞疋,載了幾千車,押了天子、后妃,開往長安。   此時,董卓手下的一員大將趙岑,見董卓已棄洛陽而去,便獻了氾水關。孫堅乃驅兵先入,只見洛陽火焰沖天,黑煙鋪地,孫堅就救滅了火,令諸侯各於荒地上紮營,安頓人馬。   這時,曹操來見袁紹,責問他何以不乘勢追趕董卓?袁紹託辭諸侯疲困,恐怕無法得逞。而眾諸侯也以為不可妄動,曹操一聽大怒,遂自領兵萬餘,命夏侯惇、夏侯淵、曹仁、曹洪連夜追趕董卓。大軍一行到滎陽,董卓用李儒計,命呂布埋伏在滎陽城外山旁,以偷襲來兵。呂布眼見曹操軍漸近,就將軍馬擺開,兩軍大戰起來,夏侯惇、夏侯淵抵擋不住,曹操只好棄軍自滎陽退回,在一荒山腳下埋鍋炊飯。不料,徐榮伏兵又殺到,曹操慌忙上馬逃走,徐榮搭上了箭,射中了曹操的肩膊。而後兩個軍士將曹操捉住,正在刻不容緩之際,曹洪騎馬衝來,揮刀將兩軍士砍死,在逃亡途中,夏侯惇、夏侯淵又領數十人前來營救,曹操終於能回到營中,乃決定聚集殘兵,回到河內。   在洛陽的眾諸侯,此時正分別在各處屯兵。孫堅救滅了宮中餘火,將營帳安紮在建章殿前;又命軍士掃除殿中瓦礫,凡是董卓所挖掘的陵寢,全部加以掩蔽。他還命人在太廟前,構築了簡單的三間殿屋,請眾諸侯立先人的神位,以太牢來祭祀先人。這一夜,星月交映下,孫堅按劍而坐,仰觀紫微星座,一片漫漫白氣籠罩著,低頭俯想人間的動亂,孫堅嘆息道:   「帝星不明,以致賊臣誤國,生靈塗炭,京城不保!」   說完了,眼淚便禁不住地流了下來。   孫堅正在傷感時,殿中有一軍士自井中得到一方玉璽,方圓四寸,上面刻著五龍,印旁缺一角,鑲以黃金,璽上有篆文八字,是「受命於天,既壽永昌」。孫堅得到這方玉璽,並不知道來歷,程普便將這玉璽的來歷一一說明,並且說:   「今天主公得到這方玉璽,是天授與的,將來必能登上天子之位!此處不能久留,我軍還是速回江東,再行圖謀大事吧。」   兩人商議已定,便拔營離開洛陽。袁紹恨孫堅得玉璽而不交出,乃差人連夜送書給荊州刺史劉表,希望劉表在半路攔截孫堅。   此時,曹操見袁紹、孫堅等人各有異心,不能合力完成大事,遂自領兵,投往揚州。玄德和關、張兩人聽公孫瓚的建議,離開袁紹。為防有變,乃拔營北行,到平原守地養軍。袁紹見眾人各自分散,也就領兵拔營,離開洛陽,投往關東。   在荊州,劉表因袁紹的要求,在半路擊敗孫堅。孫堅幸得程普、黃蓋、韓當三員大將相救得以脫險,而軍隊折了一半,孫堅等人便急忙奪路回到江東,劉、孫兩人因此結為死敵。   稍後,袁術向劉表借軍糧,劉表不給,袁術遂挑撥孫堅伐劉表。孫堅也打算報仇雪恥。孫堅有四子:孫策,字伯符;孫權,字仲謀;孫翊,字叔弼;孫匡,字季佐。孫堅命黃蓋在江邊安排戰船,攜著孫策,殺向樊城,大勝;大勝之餘,又領兵要圍攻襄陽。   此時劉表手下謀士蒯良獻計,要健將呂公領一百人上峴山,尋石子並執弓伏在草叢樹林中。又令五百人馬出陣誘敵,追兵到山下時,山上埋伏的百人便矢石俱發,然後城中軍士便出來接應,兩面夾殺。果然,當孫堅和呂公交手,呂公詐走,孫堅隨後趕入,忽然一聲鑼響,山上石子亂下,林中亂箭齊發,孫堅身中石箭,腦漿迸流,人馬都死在峴山之下。孫策只得把父親葬在曲阿附近,罷戰回江東,在江都安頓下,努力招賢納士,羅致人才,而由於孫策屈己待人,一些豪傑也都漸漸投附他,樂於為他所用。
四、計獻貂蟬
  董卓來到長安以後,放肆奢華,一日甚於一日。聽說孫堅已死,十分高興,以為除去心腹大患。又得知孫策才十七歲,董卓更不以為意,從此愈加驕橫,自號「尚父」,出入所行都是天子之禮,有儀仗隨行。董氏宗族,不問年長年幼、無不封侯。   董卓在離長安城二百五十里處,驅役百姓二十五萬人築郿塢,城郭高下厚薄,完全和長安相同,城內宮室倉庫之中,又屯積了足夠二十年食用的糧食,強選民間少年及美女八百人,令他們離家背井住在郿塢。而在郿塢堆積的金銀財寶,已到無法勝計的地步。董卓時而往來長安,公卿還得列隊在城門外送行!   有一天,董卓出城門,大列賓宴,百官送行的時候,忽然從北方招降來的降卒有數百人經過此地。董卓即命人把他們抓到座前,或砍斷手足,或鑿出眼睛,或割掉舌頭,或用大鍋煮,哀叫的聲音震天動地。百官看了這一幕,無不膽顫心驚,站也站不住,坐也坐不穩,連手中的筷子也掉了下來,然而董卓卻談笑自若。董卓的濫殺無辜、草菅人命,也是到了令人不能忍受的地步。   司徒王允是個有心人,眼見董卓如此殘暴,總想設計除去他。一日,王允步入後園,在荼蘼架側仰天垂淚,忽然聽到有人在牡丹亭畔長吁短嘆。王允悄悄地走過去一看,原來是府中的歌妓貂蟬。這貂蟬自幼選入府中,色藝俱佳,王允對待她就像親生女兒一樣。王允便問她是何緣故,到了入夜時分還在園中長嘆?貂蟬回答說:   「妾蒙大人教養,自小訓練歌舞、學習禮儀,雖是粉身碎骨,我也難報教養之恩。近來只見大人兩眉深鎖,想來必是國家大事困擾,今晚又見大人坐立難安,因此長嘆。大人如果用得著妾,妾絕不推辭。」   王允一聽,忽然靈機一動,用手杖擊地說:   「沒料到大漢天下卻掌握在妳的手中!來,貂蟬,隨我到畫閣中來!」   王允和貂蟬來到閣中,王允忽然跪下,貂蟬大驚,急忙扶起。王允說:   「如今董卓專權,百姓痛苦不堪,正待人援救。又聽說董卓即將篡位,朝中文武百官,都無計可想。董卓有一位義子,名叫呂布,這人十分驍勇,幫著董卓為非作歹,濫殺無辜,這兩人務必要除去,天下生靈方能安居。我看呂布和董卓兩人都是好色之徒,我想用連環計,先把妳許嫁給呂布,然後把妳獻給董卓,用來離間他們父子的感情,叫他們父子反目,使呂布殺了董卓,然後再建立大漢社稷。妳是否願意解救天下蒼生?」   貂蟬一聽,便回答王允說:   「妾願意藉此報答大人!大人可以盡快把我獻出,妾心中自有盤算!」   第二天,王允將家藏的幾顆夜明珠,命良工嵌造金冠一頂,叫人密送呂布。呂布便親自到王允府邸來道謝,王允請入後堂,殷勤勸酒,酒至半酣,二名著青衣的婢女引著貂蟬出來,呂布一見,驚為天人。王允說道:   「這是小女貂蟬。允承蒙將軍錯愛,將軍對於我,就好像至親一樣,所以令小女前來和將軍相見。」   王允便命貂蟬把盞勸酒,貂蟬和呂布兩人,眉來眼去,呂布請貂蟬坐,貂蟬假意要進去,王允便勸止貂蟬,假稱將軍是至友,稍陪坐無妨。貂蟬便坐在呂布旁邊,呂布目不轉睛地看。又飲過數杯酒後,王允便問呂布,願不願意納貂蟬為妾?呂布大喜過望,連聲道謝!王允許諾再過數天,定將貂蟬送入呂布府中。並說:   「王允本來想留將軍在舍下過夜,但恐怕太師懷疑。」   過了幾天,在朝堂上,王允見呂布不在,伏地向董卓邀請到家中小宴,董卓同意前往。王允回到家中,在前廳大事布置,以錦繡鋪地,內外各設幔帳,預備許多山珍海味。   次日近中午時分,董卓來到,王允穿上朝服跪迎。在席間王允不住地讚美董卓,將他比為伊尹、周公,董卓十分高興。天晚酒酣時,王允又請董卓進入後堂,王允捧著酒杯阿諛董卓理當繼漢室為天子,董卓更樂。當堂上點上畫燭,王允便告訴董卓,要請家妓獻歌舞。王允放下簾櫳,笙簧聲起,貂蟬在簾外起舞。舞罷,貂蟬又轉入簾內,向董卓深深再拜,董卓一見,驚為天人,稱賞不已。王允乃命貂蟬敬酒,董卓笑道:   「真正美如天仙!」   王允就說:   「允想把這妓獻給太師,不知太師是否肯接納?」   董卓大喜,再三稱謝。王允就命人駕車,把貂蟬送入相府。回程時,車行到半途,只見呂布騎馬執戟而來,呂布一見王允,便一把揪住衣襟,厲聲問道:   「有人告訴我,你用車把貂蟬送入相府,是何緣故?你既然以貂蟬許我在先,怎麼又把貂蟬送給太師?你如何這般戲弄我!」   王允連忙請呂布到家中,說道:   「將軍如何能怪我?昨天太師在上朝時對我說,要到舍間,有事相告,允因此準備,等候太師。酒席間,太師對我說:『我聽說你的女兒名喚貂蟬的,已許配我兒奉先,我想看一看貂蟬。』老夫一聽太師此言,不敢違命,便喚貂蟬出來見太師,太師說:『今日是良辰,就是今天,我把你女兒帶回去,和奉先完婚吧。』將軍,您想一想,我王允豈有不答應之理?」   呂布聽了這番解說,自覺魯莽,便向王允道歉,遂回府去了。到了次日,呂布到太師府中打聽,一點消息也沒有,呂布直入中堂,侍妾們對呂布說:「太師和新人共寢,還未起身呢!」   呂布一聽,憤然大怒,就偷入董卓臥房,這時貂蟬已起身,見窗下池中有一人影,正是呂布,貂蟬隨即故蹙雙眉,作憂愁不樂之貌,又頻頻以香巾拭淚。當董卓起身用餐,呂布侍立在董卓背後,但見繡簾內,貂蟬微露半面,以目傳情,呂布真是神魂飄蕩,董卓一見,心中猜忌呂布,便令呂布退出。   從此以後董卓為美色所迷,經常三四十天不理政事。有一回,董卓患病在床,貂蟬衣不解帶地細心看護,董卓心喜,而呂布卻常藉探病的機會前往董卓寢室和貂蟬相見。有一次董卓正假寐時,貂蟬以手指心,又以手指董卓,揮淚不止!呂布覺得十分心碎。正在眉目傳情時,董卓朦朧中看見呂布目不轉睛地注視著貂蟬,就大怒罵呂布說:   「小子大膽,竟敢戲弄我的愛姬!」   董卓把左右叫來,拉呂布出門,不許他再進入內室。呂布憤恨而歸。   董卓病癒後,入朝議事,呂布執戟相隨,見董卓與獻帝正談得起興,便溜回相府,尋找貂蟬,貂蟬要呂布到後花園談話,呂布遂提戟前往,在鳳儀亭旁等候。不久,見貂蟬分花拂柳而來,正如月宮中的仙子,貂蟬哭泣著對呂布說:   「妾雖非王司徒的親女,然王司徒待我如己出,妾自從見到將軍,又得父命許配將軍,於願已足!不料太師起不良之心,將妾淫汙,妾憤恨而尚未自盡,就是等著和將軍一見!如今能見到將軍,表明心願,真是死而無憾了。」   貂蟬說完,手攀池邊的曲欄,便要往荷花池中跳。呂布慌忙抱住,激動地說:   「我今生不能娶妳為妻,就不是英雄!」   呂布摟住貂蟬,好言相勸,兩人偎偎依依,不忍分開。此時董卓在殿上,一回頭不見呂布,心中懷疑,連忙向獻帝告辭,驅車回府。一看,呂布所騎之馬就繫在門前,問門吏,得知呂布在後花園,急忙趕到後花園,正好瞧見呂布和貂蟬親熱地在鳳儀亭下談心,畫戟倚在一邊。董卓火冒三丈,大喝一聲,呂布回身就走,董卓搶了畫戟來追趕呂布。董卓肥胖,趕不上呂布,就擲戟刺向呂布,一刺不中,董卓再拾起戟來追趕,呂布已經走遠了。   董卓不得已,回到後堂,叫貂蟬來問話,貂蟬一見董卓,頓時淚流滿面,哭著說:   「妾在後花園看花,呂布突然來到,妾立刻迴避,不料呂布說:『我是太師之子,何必迴避?』提著戟趕妾到鳳儀亭。妾見其存心不良,要投荷花池自盡,卻被他抱住,正在生死之間,幸好太師及時趕來,救了我性命!」   董卓有些不相信,就假意問道:   「我就把妳賜給呂布,怎麼樣?」   貂蟬大哭,說道:   「妾已身事貴人,如今竟要把妾賜給家奴,還不如死的好!」   貂蟬要拿壁間懸掛的寶劍自刎,董卓慌忙抱住她,表明自己不捨之意,董卓又安慰貂蟬,欲將貂蟬安置在郿塢。在百官送行之時,貂蟬在車上遙見呂布亦在眾人之中,立即虛掩其面,假裝痛哭。呂布望著車騎揚起的塵土,嘆息痛恨,正想用什麼法子才能得到貂蟬時,王允相邀到府中,對他說:   「太師竟然淫汙我的女兒,強奪將軍的妻子!我恐怕天下人笑的不是太師,而是我和將軍!我年已老邁,被天下人恥笑也就罷了!可惜將軍啊,將軍你是蓋世英雄,怎能受此侮辱!」   呂布被王允一激,怒氣沖天,說:   「我誓當殺此老賊來洗雪我的恥辱!唉,只是念及父子之情,恐怕後人議論。」   王允一聽此言,微笑著說:   「將軍姓呂,太師姓董。當太師擲戟要追殺你的時候,又哪裡念到父子之情了呢?」   呂布至此心意已定,便和同郡騎都尉李肅商議,請李肅往郿塢,假獻帝之旨宣董卓來朝。次日,董卓擺列儀隊進朝,李肅手執寶劍,扶車而行,到了北掖門,只見御車女十餘人一同進入,董卓遠遠地看見王允等人各執寶劍立在殿門口,大吃一驚,王允遂即大喊:   「反賊在此,壯士們在何處?」   自兩旁轉出一百多人,有的持戟、有的挺槊,向董卓刺來,不料董卓身披甲衣,刀槍不入,董卓大叫:「我兒救我!」呂布從車後厲聲說:「有王命要討賊!」一戟直刺董卓咽喉,接著李肅一刀,把董卓首級割下。   董卓死後,兵士從他的肚臍裡取出膏油來點燈,百姓經過董卓屍體時,無不取石投擲其頭,用足踐踏屍身!

作者資料

邵紅

  曾任:台灣大學中文系教授。   著作:《敦煌石室講經文研究》—書,以及〈敦煌石室的歷史故事〉、〈敦煌石室的佛經變文〉、〈公安竟陵文學理論的探究〉、〈陶□夢——書的性質〉等文章。

基本資料

作者:邵紅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經典文庫 出版日期:2016-07-12 ISBN:9789571366791 城邦書號:A2201579 規格:平裝 / 單色 / 34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