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經典文庫:四大名著套書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流傳全世界,一輩子必讀的文學經典 你,還記得多少精彩情節? 沒讀過的人、想要重溫精彩故事的人、想在短時間內瞭解經典的人、年輕時讀了卻半知半解的人—— ——此生唯一必收藏版本!—— 名家編撰群 淺白傳神的故事描寫 一天內徹底瞭解傳頌數百年的世界經典 帶領你走進經典殿堂, 書迷引領期盼,四大名著全新風貌——家中書架必收、青年學子必讀的文學讀本! 老是覺得「經典」很難?厚厚一本紅樓夢讀了一年半載還沒讀完?就只知道施耐庵寫了水滸傳,一○八位好漢的故事你還記得多少?《三國演義》精彩的群雄爭霸,讓人忍不住沉浸其中的戰爭場面,是否想再度重溫一次呢? 由國內專業名家共同編撰的《經典文庫:四大名著套書》,保留原書文字的氣韻與精神,讓你在短時間內能快速領受四大名著《紅樓夢》《水滸傳》《西遊記》《三國演義》的精髓,無論是青年學子或是從未讀過經典的人,都能於其中發現閱讀經典帶來的樂趣與意義。 一起踏上充滿冒險的神怪之旅——取經的卡通神怪之旅:西遊記 花果山、水簾洞、觔斗雲、如意金箍棒,耳熟能詳的幾個關鍵字,你一定都知道; 但在《西遊記》活靈活現的故事裡,暗藏著豐富的寓意,如幻擬真的火燄山等等的場景中,《西遊記》帶給人們重要的啟示。 與腐敗對峙,加入英雄好漢陣列——一○八好漢忠義豪傑:水滸傳 四海豪傑聚集上梁山,反抗腐敗政治,後又為國效力;以宋江、晁蓋為首的一○八位好漢的故事,讓《水滸傳》成為家喻戶曉的經典。全書分為十五章,保留原書的精神與文字氣韻,以故事情節與人物為考量,以微幅的改寫與重新擬題,讓古籍經典有了新涵義。 看見群雄之間的龍爭虎鬥——縱橫得天下神機妙算:三國演義 作為中國的第一部歷史演義,三國時代梟雄群起、動盪的大時代下英雄們的風雲際會,在羅貫中以文學的手法描寫之下,不僅生動地將歷史的真實感還原,且無論是戰爭場面、英雄與梟雄之間、政治勢力之間的互相傾軋與勾心鬥爭,均有精采至極的著墨。 重回失去的大觀園——穿越大觀園絕美愛情:紅樓夢 賈寶玉、林黛玉、薛寶釵,三人的情感糾葛,造就了聞名世界的經典文學《紅樓夢》。 《紅樓夢》全書共一百二十回,是中國最知名的長篇小說,敘述榮國府與寧國府由興盛走向衰敗的過程。在曹雪芹筆下,人性真切自然流露,毫無刻意掩藏對人情的深刻洞察,感受到人物精神上的纖細情感。本書經由適度改寫,使讀者們毫不費力地領受《紅樓夢》之精華。

目錄

取經的卡通神怪之旅:西遊記 一○八好漢忠義豪傑:水滸傳 縱橫得天下神機妙算:三國演義 穿越大觀園絕美愛情:紅樓夢

內文試閱

  摔玉   放下筷子,廳堂仍是一片寂然,滿室人影,卻不聞一個微聲的咳嗽。黛玉正暗自讚歎著,背後的丫鬟已經捧上茶來,她接過手,卻想起自己家裡的規矩,素來父親總教她飯後要稍待片時,才可慢慢飲茶,如是,養身惜福,不致傷了腸胃。但這不是自己的家呀!少不得要隨和些,打從上岸開始,她就這麼小心翼翼,亦步亦趨,行禮如儀,唯恐出錯。   才接了茶,又有漱盂捧來。看看別人,原來這茶是漱口用的。黛玉依樣葫蘆,照章行事。再一會兒,二度奉茶,這才是正式飲用的茶。   賈母打發開二舅母、珠璉嫂子,留下四個年輕女孩兒,有一搭、沒一搭說著家常話。   問黛玉讀書沒有?黛玉老老實實說剛念了四書,她想幾個姊妹不知進度如何,就回問外祖母,沒想到賈母只是輕描淡寫:   「讀什麼書?不過認幾個字罷了,不是睜眼瞎子就成了。」   匆匆步履的聲響打斷了閒閒的對話。   「寶玉來了!」丫鬟笑著進來,告與賈母。   這個寶玉還不知是怎樣一副嘻皮笑臉、吊兒郎當不長進的樣子呢?黛玉在心裡隨意勾勒一個不堪的人形,她沒忘記,剛才二舅母是怎樣一本正經地叮囑她,千萬不要招惹這個「混世魔王」。   黛玉猛地被匆匆進來的「混世魔王」吃了一驚,不!毋寧說,她被自己吃了一驚。   是個風采翩翩的混世魔王呢!紫金冠下一張神采飛揚的臉,血色極好,泛著健康的紅色。帽箍齊眉,繡金的兩條龍,正戲弄一雙明珠。眉下的一對眼睛,極溫暖、極柔和的眼神,清亮的一泓水,盛著盈盈的笑、脈脈的情。頸間的纓絡,垂著五色絲縧綰繫的一塊美玉。   她習慣性微微摀著心,幾乎害怕,那劇烈的跳動會一下蹦出胸懷來。不只因為駭異來人出乎意外的英姿煥發;而是,而是燈下初晤一份奇異的熟稔,輕輕蹙起眉尖,黛玉努力思索著—   「好奇怪,會在哪兒見過呢?怎麼這等眼熟?」   會在哪裡呢?她恍恍惚惚,暈船的感覺。斜暉脈脈水悠悠,好像到了一個無人之境,水聲潺湲,水花拍打岸邊的一塊孤石,點點清涼噴濺在石上的一株孤草   再睜開眼,水波退去,燈火下仍是一張煥發明朗的臉。他頭上的佩戴已經褪下,身上也換了家居便服。   「還沒見過遠客,怎麼著,就脫了衣裳?快,見你林妹妹!」   寶玉長長作揖,這才閒閒坐定。   剛一進屋,就見那人在燈火眾人裡,但好奇怪,這個林妹妹明明在燈火眾人間,又偏偏像遠遠在燈火眾人外,竟像驀地在寂寂溪澗的一個照面呢!而且還不該是第一次的照面,老早以前就見過的不盡往事悠悠。   靜靜不動的當兒,是臨水顧盼的一株嬌花。稍稍舉手投足,又像春風拂過嫩柳的枝椏,極其優美的一番韻致,寶玉深深吸引了,嘴裡卻嚷著—   「這個妹妹,我曾見過!」   黛玉又是一陣心跳。   「可又胡說了,你何曾見過你林妹妹來著?」   做祖母最喜兒孫繞膝,忍不住就要搶個白、打個趣。   「沒見過呵!說是沒見過,但看著真是面善眼熟,就像久別重逢一樣呢!」   「這樣就更好了,相處起來不更要和睦親愛些!」   賈母呵呵笑了起來,聲音裡流露一種自然的慈藹。   寶玉索性坐到黛玉身邊,一雙眼專注看著表妹!   「妹妹讀了書沒?」   這回,黛玉卻淡淡含混地答道:   「還沒呢!只上了一年學,馬馬虎虎認幾個字罷了。」   「請問:妹妹尊名是哪兩個字呢?」   黛玉細聲細氣地回答著。寶玉又問是否別有字號,黛玉搖搖頭。寶玉計上心頭,一副喜孜孜的模樣:   「我送妹妹一個字,不如就叫『顰顰(顰拼)』,真是妙得很,妙得很!」   「『顰顰』?可有什麼來由?又是打哪本書上得來的典故?」   探春眼眸一轉,突然插話過來,詢問的口氣,顯出她與眾不同的敏捷來。   「《古今人物通考》上的嘛!《古今人物通考》上說,西方有種石頭,就叫做『黛』,『黛』可以用做畫眉的墨呢!妳看,這個妹妹的名字本來就叫『黛玉』,妹妹的一對眉頭又總喜歡微微蹙著。而蹙眉就是顰,顰就是蹙眉,叫做『顰顰』正好點出眼眉的意思,也合了可以畫眉的『黛』石呢!」   「得了!得了!才不信古書上有這麼一款。聽你胡謅,準是呵,自己無中生有,隨意編派的,對不對?」   探春一點也不放過她同父異母的這個哥哥。寶玉倒是哈哈大笑起來:   「妳想想,除了四書有憑有據是聖人說的,又有哪本書,不是作者自己想出來的,編出來的?怎麼著?別人這樣就成,偏我不成?」   寶玉不再理會探春,又轉身過去,款款問道黛玉可也有玉沒有。黛玉見這話問得突然,心裡猜想,一定是因為表哥自己有玉,所以要這樣問她。   「玉,我可沒有。又不是普通的東西,這麼樣的稀奇寶貝,哪裡是人人都有的呢?」   唰—寶玉站起身來,狠狠摘下頸間的美玉,說時遲、那時快,就已重重把玉摔在地上了,那姿態一反剛才的溫文,幾乎是一種粗暴和傷心:   「什麼稀奇的寶貝?連人的好壞美醜都分不清,還說什麼通靈不通靈?我也不要這個鬼東西了!」   平地爆起一聲響雷,大夥兒都被這個舉止給嚇著了。也不理會玉的主人如何氣急敗壞,傷心欲絕,倒是一窩蜂都擠到地上拾玉去了。只有賈母心疼地緊緊摟著她最為鍾愛的孫兒,好言好語地百般安慰:   「你這要命討債的,要生氣,打人、罵人都隨你,幹嘛好端端地要惹那塊玉?那是你的命根子呀!」   寶玉滿臉是淚,一邊哭、一邊喊:   「家裡的姊姊妹妹,沒有一個有玉的,就只我一人有,我早就覺得好沒意思啊!今兒來了林妹妹,這麼神仙似的好模樣,一問起來,也是沒玉,那個玉還會是什麼好東西?」   「誰說你林妹妹沒玉的?她也有呵!只因為你姑媽過世,捨不得你林妹妹,也沒法子,只好變通一下,把妹妹的玉也帶了去。一方面,就添作陪葬的禮物,算是你妹妹一番孝心。另一方面,你姑媽在天之靈,也因為玉的陪伴,就像見著你妹妹一樣。你林妹妹說沒有,是她客氣,不好誇大。你的情形怎麼能和她比?還不好好小心戴上?小心你娘知道了,看你怎麼辦!」   哄了這番話,賈母又向丫鬟接過玉來,親手替寶玉戴上,寶玉止了哭,因為覺得祖母的話大有道理人情在,再鬧下去,就是自己不懂事了。   總算雲散雷隱,一場風暴過去。王嬤嬤進來詢問有關黛玉臥眠休息的瑣事,賈母的意思是讓寶玉暫時搬出,跟著祖母一處,黛玉就先在寶玉原來的地方,等殘冬過了,天氣暖時再作安排。寶玉不肯,執意要留在原處,賈母想想,也覺沒什麼不妥。就依了寶玉的意思,讓這兩個孩子同處一室。   這才是第一天,但已夠柳暗花明,峰迴路轉的了,黛玉早覺體力不勝。然而倚在床榻,卻是不能即刻安歇,倒是在那兒默默垂淚起來。   她這麼努力辛苦一場,到底是徒然的。她是怎樣力求隨和從俗,不要顯出生分突兀,但最後一句沒有玉的誠實答覆,畢竟還是惹出一場風暴。   她纖柔的頸項低垂著,呈現優美的弧度,眼淚湧出,露水一般沾滿了眼睫雙頰。賈母剛剛派給她的丫頭紫鵑在一旁勸解著,黛玉卻不能釋懷。萬一寶玉出手重了,玉給砸壞了,那麼,豈不是她的罪過?   黛玉想到這兒,越發抽抽嗒嗒哭個不止,雪雁、王嬤嬤早已習慣黛玉這種愛哭的毛病,懶得搭理。倒是紫鵑,方才認了主僕,就死心塌地等候著女主人。   那邊寶玉和他的奶娘李嬤嬤已經睡了,倒像沒事人一般,大約沒想到摔玉的風暴雖已解除,帶來的雨水卻仍緜緜不止。先前在王夫人處,看見紅綾襖的丫鬟悄悄走到黛玉這邊來,她是寶玉身邊服侍的襲人,原來跟著賈母,現在跟著寶玉,盡心盡職的一個女孩,看見這裡人燈未靜,不免要來探問探問。   紫鵑說了原由,襲人啞(餓)然失笑:   「姑娘快別這麼著!以後只怕比這個更奇怪的笑話還有呢!如果為這些莫名其妙的事傷心,那可有傷不完的心了,快別多心了。」   黛玉稍稍止住了淚,這麼一來,她倒是對寶玉的那塊玉,以及整個人好奇起來了。

作者資料

邵紅

  曾任:台灣大學中文系教授。   著作:《敦煌石室講經文研究》—書,以及〈敦煌石室的歷史故事〉、〈敦煌石室的佛經變文〉、〈公安竟陵文學理論的探究〉、〈陶□夢——書的性質〉等文章。

傅錫壬

  民國二十七年生於浙江省東陽縣,民國三十六年舉家遷台,先後就讀台北市師範附屬小學、文山中學、淡江大學、台灣大學、台灣師範大學。曾任淡江大學中文系系主任、文學院院長、教務長等職。現為淡江大學中文系榮譽教授、文化大學中文系兼任教授。著作有:《楚辭讀本》、《楚辭古韻考釋》、《楚辭語法研究》、《山川寂寞衣冠淚──屈原的悲歌世界》、《水滸傳》、《樂府》、《歷代樂府詩選析》、《中國神話與類神話研究》、《李清照》、《牛李黨爭與唐代文學》、《白話山海經》、《中國文學史初稿》(合編)等及論文百餘篇。

黃慶萱

  臺灣師大國文研究所畢業,國家文學博士。   曾任:台師大國文系教授、香港浸會大學、中文大學客座高級講師、韓國外語大學客座教授、高麗大學兼任教授。   2000年自台師大退休。   著作:《修辭學》、《中國文學鑑賞舉隅》、《學林尋幽》、《與君細論文》等。

林明峪

  淡江文理學院(今淡江大學)中文系畢業。   曾任:民生報記者、編輯。   現已退休,優遊林下,雅好木頭雕刻。   著作:《歷代名流趣談》、《禪機》、《台灣民間禁忌》、《淡水河故事》、《東北角傳奇》等書。

龔鵬程

  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研究所博士。   曾任:南華大學、佛光大學校長等職。   現任:北京大學教授。   著作:《中國文學史》、《文學開門:兩岸大學生必修的十堂閱讀課》、《龔鵬程文化遊記》、《龔鵬程四十自述》、《武藝:俠的武術功法叢談》、《大俠——俠的精神文化史論》、《六經皆文:經學史.文學史》、《文化符號學》等等書八十餘種。

康來新

  臺大中文系畢業,美國印第安那大學文學碩士。   現任:中央大學中國文學系。學術專長為紅學、宗教學及明清小說。成立、主持「紅學研究室」。著作:《失去的大觀園》、《可愛—我讀美人詩》、《紅樓長短夢》、《晚清小說理論研究》、《發跡變泰——宋人小說學論稿》等書。

基本資料

作者:邵紅傅錫壬黃慶萱林明峪龔鵬程康來新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經典文庫 出版日期:2016-07-12 ISBN:4712966621071 城邦書號:A2201570 規格:平裝 / 單色 / 136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