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as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同志文學
上癮5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上癮5

  • 作者:柴雞蛋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出版日期:2016-06-03
  • 定價:299元
  • 優惠價:85折 254元
  • 書虫VIP價:236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4元

內容簡介

◆收視人口破億!網路火紅BL劇《上癮》原著小說 ◆特別收錄:〈歡天喜地鬧洞房〉+〈猛其其〉番外篇! 「海洛因」幸(性)福最終章! 我不修來世,只求今生與你相伴。 街道變了,景色變了,行人也變了。 唯一不變的,是當年那顆赤誠相待的心。 「白洛因,我們結婚吧!」 「但我不能給你生孩子,你也不能給我生孩子。」 「你就是我的孩子,我這輩子,疼你一個人就夠了。」 顧海與白洛因從一開始出現在彼此生命裡,就已註定意義非凡。 但當他們好不容易下定決心堅守愛情,卻發現前方阻擋著重重難關,他們真能十指相扣,從此攜手一生? 【名人推薦】 曲家瑞(麻辣教師) 柴雞蛋不愧是BL創作的箇中翹楚!《上癮》劇情蜿蜒曲折,內心鋪陳到位,俊美的強攻vs強受兩位主角又更添風味,讓人一吃上癮! ——唐立淇(占星專家) 一波又一波毫不收斂的濃情密意,讓人一閱讀便無法自拔。一起接受這個超越性別的戀愛衝擊吧! ——Nikumon(暢銷圖文作家) 對我來說,《上癮》就像是綠茶半糖去冰,好想戒,明知道它不太健康,但又如何。 ——掰掰啾啾(暢銷圖文作家) 身為一個兄弟控,怎麼能錯過這種沒有血親又同床共枕的兄弟關係呢?呼嘶呼嘶~你說是吧?(舔嘴) ——蠢羊與奇怪生物(暢銷圖文作家)

內文試閱

  1   當天下午,顧海從香港「滿載而歸」,白洛因也和顧洋正式攤牌。   「你又要忽悠點兒什麼?」顧洋問。   白洛因平定了一下呼吸,「今兒不忽悠了,說點兒實在的。」   顧洋的眼中淨是嘲諷之色,扎得白洛因心裡很難受。   「顧洋,這程子發生的所有事,全是我一手掌控的。顧海可能是出於惡作劇的目的,但我是認真的。這八年來,我無時無刻不想報復你,我恨你恨得入骨,每當我想起顧海滿身是血地躺在我的懷裡,我就恨不得把你千刀萬剮!   「你從來都不知道我為什麼恨你,你總覺得是這八年在部隊受的苦讓我不能原諒你,其實這對我而言都是無所謂的。我之所以恨你,完全是因為顧海。你知道麼?顧海身上有兩個疤,這兩個疤全是你留下的。他每次提起你,從來都是用『哥』這個稱呼,而你每次說起他,卻從不掛『弟』這個字。   「也許你愛得深沉,深到我看不到;也許如你所說,當初你製造那一場車禍,是為了保護你弟弟。那我在這謝謝你,發自內心肺腑地感謝你,沒有你就沒有我白洛因的今天,我的心機和城府都是你顧洋一手打造的!   「但是你也必須接受一個現實,你弟弟無需你來保護了,我有足夠的實力來保護他,請你安心撤出吧!從今以後,顧海吃虧與享福均來自我一個人,我禁止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對顧海進行傷害!包括你,包括顧威霆,包括任何凌駕於他之上的人,都不成!」說完這番話,白洛因心裡痛快多了,憋了八年了,終於在今天一吐為快。   顧洋沉默了許久,看著白洛因的眼神已經褪去了方才的嘲諷,更多的是一種感慨,雖說也捎帶著那麼一抹玩味,可已經看不到任何敵意了。   「說完了?」顧洋問。   白洛因傲然回了句,「完了。」   「瞧見我被你倆耍得團團轉,這回過癮了?揚眉吐氣了?」   白洛因挑了挑眉毛,「不錯。」   顧洋哼笑一聲,好像並不在意似的。   白洛因用目光冷厲地掃著他,「我和你說真的呢!別以為我鬧著玩的!」   「我知道。」顧洋的臉色突然一變,再次轉向白洛因時,目光已經變得暗沉深邃,「關於你的指控和報復,我全部接受,但是你也要明白,我現在想整垮顧海,也照樣有的是辦法。你有兩條路可選,要麼繼續用這種態度對待我,咱們反目成仇。要麼你就把我當普通人對待,之前的恩怨一筆勾銷,以後誰也不再干涉誰的生活。」   白洛因炯炯有神的目光看著顧洋,一副寬厚待人的表情。   「本來我就沒想和你成為敵人,你是顧海的親哥,也算是我的朋友,我沒理由和你過不去。只不過人做了壞事就要付出代價,我這麼對你已經相當仁慈了。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們現在達成協議,在這之前獲得的關於彼此公司的機密檔案統統銷毀,各自回去收拾自個的爛攤子,從今以後再不以私人緣由向對方公司下黑手。」   顧洋面無表情地回了句,「這個無所謂,那些資金就算是支援你們了。」   「少抬高自個的形象,那就是你欠我們的,本來就應該還。」   為了少聽幾句風涼話,顧洋就算忍了,他打小就沒缺過錢,從不把錢當好東西。 「還有麼?」   白洛因想了想,「暫時想不出來了。」   「能否讓我說幾句?」顧洋難得客氣一次。   白洛因揚揚下巴,一副首長聽下級闡述意見的表情。   「你的這個協議只把我和顧海扯進去了,關於我們兩人,你隻字未提。那我給你補充吧,從今以後,你切忌再拿八年前的車禍說事,我以正常態度對待你們,你也要以正常態度對待我。至於什麼是正常態度,我想不用我說,你也應該明白吧?」   白洛因謙虛了一句,「我還真不太明白,勞駕您再解釋明白點兒。」   顧洋微斂雙目,語氣不急不緩地說:「就是我再對你表達好感,你別再用一種懷疑的精神來回答我。請你從心底把我放在眾生平等的那個『生』裡面,正視我的付出,輕鬆地與我交往,摒除你內心的一切偏見。」   白洛因深吸了一口氣,「這個事吧,不是人為控制的,你也知道,人的心是最自由的,經常不管不顧,稍不留神就跑偏了。這就要看你的水準了,如果你水準足夠高的話,你的這些要求自然而然就滿足了……」   說實話,這時候顧洋眼中的白洛因,有那麼一丁點兒欠抽,也有那麼一丁點兒可愛,總之就是讓人愛恨參半,卻又說不出狠話來。   最後,顧洋拋給白洛因一個無所謂的表情,「隨你。」   於是,白洛因就如同卸下一個萬噸巨石般,陰霾的心情瞬間萬里無雲,陽光普照。   *   回去之後,白洛因朝顧海問:「你到底是怎麼說服佟轍來這邊的?」   「我覺得佟轍很像你,我就告訴他,我哥之所以器重他,是把他當成一個替身。」   白洛因目露窘色,「事實上呢?」   「事實上,我也不知道。」顧海攤手。   白洛因眉間兩道縱折,越想越不對勁。   「我發現所有便宜都讓你占了,你才是最大的贏家啊!」   顧海強忍著笑,「我占什麼便宜了?」   「你想想,這事總共牽扯到幾個人?四個吧?這四個人裡,哪個人沒遭整?哪個人沒吃虧?數來數去,就他媽你一個!」   「傻人有傻福。」顧海笑得挺憨厚。   「傻你姥姥!屬你丫最精了!」   回到白洛因宿舍,剛一進門,顧海就聞到一股奇怪的味道。   「幾天沒通風了?」   白洛因指指窗戶,說得和真的似的,「我每天都按時通風。」   顧海去開窗戶的時候,落了一手灰。十多天沒見了,這會兒也捨不得罵了,只是挺心酸的。我說媳婦兒啊!你能不能讓我省點兒心?你老是這樣,以後我都不敢出差了。   白洛因從被子裡,櫃子裡,枕頭底下,床底下找出一大堆的髒衣服塞到顧海的懷裡,「喏,都是給你留的。」   顧海又愛又恨地看了白洛因一眼,一句話沒說,轉身進了浴室。   洗衣機是顧海前不久新買的,走之前把什麼都設定好了,洗衣液和柔順劑也一次倒好了。只要把衣服放進去,水龍頭打開,按一下開關,拿出來就是乾淨的衣服了。就是這麼省事的過程,白洛因都懶得親力親為。   不過顧海倒是挺理解他,留多少衣服都無所謂。當一個人整天對著檔案或是電腦的時候,體力活兒對他而言就是一種放鬆和享受。相反,像白洛因這種人,每天除了訓練就是訓練,哪怕有一絲機會偷懶,他都不願意錯過。   好在兩人不是一種職業,可以相互包容,相互體恤。   顧海把外衣都放在洗衣機裡面洗,內褲和襪子都用手洗。洗之前先數了數,發現不對數,就朝外面喊了一聲:「少了一隻襪子。」   「沒啊,我都放進去了。」   顧海又數了一遍,還是不對,「你再找找。」   白洛因翻箱倒櫃地找,終於在床墊和床頭中間的縫隙裡找到了那隻遺落的襪子,走過去扔到洗衣盆裡,低頭一瞧,一大盆的白襪子啊!   「都是白色的,你怎麼知道少了一隻?」   「廢話!臨走前我給你買了二十雙襪子塞在床頭櫃裡了,就是怕你不愛洗,讓你一天能換一雙。我還不了解你?只要有乾淨襪子穿,絕對不洗髒襪子。我一共走了十二天,這有二十三隻,不是少了一隻麼?」   白洛因嘿嘿笑了兩聲。   「你還有臉笑呢?」顧海抹了白洛因一臉的泡泡。   白洛因低頭瞧著顧海洗,他特別愛看顧海幹活,他每次看顧海做家務活,都有一種錯位感,總覺得顧海不是在幹活,而是在秀一種特長。因為無論誰第一眼看到顧海,都會覺得這是一個被光環籠罩的男人,他的生活一定是奢華迷幻的,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   所以,觀賞這樣一個男人下廚、洗衣服,真的就像是欣賞一段表演,一段脫離現實的表演。因為只給白洛因一個人看,所以再怎麼脫離現實,也只是他夢裡的一部分,別人連幻想的權利都沒有。   「內褲也是一天一換吧?」顧海問。   白洛因回過神來,「嗯,每天都換。」   顧海點點頭,「這就對了,別怕麻煩,內褲就得勤換。」   洗澡的時候,兩人相互搓著背,顧海看著白洛因腰上的傷,忍不住開口問:「到底是怎麼弄的?」   「訓練的時候留下的。」   顧海納悶,「什麼訓練這麼傷腰?」   「……轉呼啦圈。」   「你們部隊還有這種訓練?」顧海揪了小因子一下。   白洛因回揪,「不僅有,還比過賽呢!」   顧海仔細瞧了瞧白洛因腰上的傷,再次唏噓道,「你們的呼啦圈上是不是還黏了一圈玻璃碴子啊?」   白洛因語塞,又開始含糊其辭,顧左右而言他。   「你和我說實話,你這腰到底怎麼弄的?」顧海的眼神嚴肅起來。   白洛因見瞞不過,只好如實相告。「訓練不達標,受罰了。」   顧海臉色一緊,「怎麼罰的?」   白洛因沉默了半晌,開口說道:「用腰拖飛機五十米。」   顧海猛吞一口氣,渾身上下的血液都在倒流。   「又是那個周淩雲吧?」   「你別去找他!」白洛因眼神很堅定,「我已經決定了,以後歸順他,再也不耍小聰明了。那天演習,我和他第一次交手,發現我倆的差距太大了,我必須要努力超過他!」   顧海都替白洛因覺得累,「你要達到那麼高的水準幹什麼?」   「只有我足夠優秀了,你爸才可能接受我。除此之外,我想不到我還能為你做些什麼。」   顧海沒再說什麼,心裡有種說不出來的滋味。   2   難得的一個週末,顧海決定包頓餃子吃。   白洛因在旁邊幫忙擀著餃子皮兒,勉強看得過去,就是速度太慢了,供不上顧海包餃子的速度。於是顧海嫌惡地將白洛因推到一旁瞧熱鬧,自個連擀皮兒再包餃子,好一陣忙乎。   顧海包的餃子典型的薄皮大餡兒,一個個滾肚兒圓,看著特喜興。白洛因也想試吧試吧,抽過來一個餃子皮兒,用勺子舀一點兒餡放上去,學著顧海那麼捏,捏完之後修繕了一下,舉到顧海眼前兒。   「怎麼樣?也不賴吧?」   顧海幽幽地看了白洛因一眼,硬朗的薄唇微微揚起。   「行,挺好,拿著去一邊玩吧,聽話!」   白洛因:「……」   兩人吃餃子能吃一家人的量,顧海一個人包到手酸,白洛因實在閒得無聊,就在旁邊憶苦思甜。   「小時候,家裡只有逢年過節才吃餃子,那會兒我爺爺、奶奶還挺硬朗的。一般都是我奶奶擀餃子皮兒,我爺爺包,我在旁邊瞧著,我爸在飯桌旁等著吃。」   顧海停了停手裡的動作,忍不住感慨道,「我一生下我爺爺就沒了,在我印象裡,我奶奶從沒下過廚。那會兒部隊給我家分配了兩個廚子,還有保母、勤務工,我小時候吃東西都有人管著,不能想吃什麼就吃什麼。」   白洛因目露詫異之色,「你等下……我記得咱倆剛認識的時候,你和我說你爺爺一直癱瘓,大小便失禁,怎麼這會兒又說你爺爺在你出生前就沒了?你到底有幾個爺爺啊?」   「就一個啊!」顧海懵了,「我說過我爺爺癱瘓?你記錯了吧?」   白洛因目光篤定,「沒記錯,就是你說的。那會兒你來我家吃飯,我爺爺噴了一桌飯,回去的路上我給你道歉,你和我說你爺爺也那樣。」   顧海心裡咯噔一下,他想起來了,他確實那麼說過。草,怎麼這麼點兒小事都記得?   白洛因立刻瞧出顧海心裡所想,表情恨恨的。「你丫那會兒沒少矇我吧?」   「哪啊?」顧海訕笑,「我那不是為了和你套近乎麼?」   白洛因冷哼一聲,扭過頭揉攥手裡的麵團。   顧海突然就想起那時的白洛因了,背著一個破書包,穿著一件漏風的校服,頭髮整天睡得像雞窩一樣,偶爾還穿趿拉板兒來上課……越想越可樂,忍不住把手伸過去,一把扣住白洛因胯下的小怪獸。   「猴子偷桃!」伴隨一陣淫邪的笑聲。   白洛因嚇了一跳,惱恨地朝顧海的屁股上給了幾拳,然後從衣兜裡摸出一個小東西,遞給顧海。   「把這個包進餃子裡。」   顧海拿起來看了看,問道,「這是什麼?」   「就是個小玉墜,一個新兵蛋子送我的,說是在老家開了光的,戴上能保一生平安。」   顧海眼睛瞇成一條線,「他送你這東西幹什麼?」   「下級給上級送禮不是常事麼?」白洛因催促著,「快包進去,小時候我奶奶老是包鋼兒,說是誰吃到誰有福。咱倆也試試,看看誰更有福。」   顧海拗不過白洛因,只好把玉墜清洗之後包進了餃子裡。   吃餃子的時候,顧海朝白洛因說:「這程子公司資金又有結餘了,我在奧運村那邊購置了一套豪宅,送你的。」   白洛因手裡的筷子猛地頓住了,抬起頭看著顧海,目光裡充溢著暗火。   「你腦子有病吧?!我自個有房,我爸我媽都有房,你自個也有房,你又買房幹什麼?」   顧海似笑非笑地看著白洛因,「哪天咱倆分手了,你好歹也能落點兒東西……」   白洛因夾起一個餃子扔了過去,顧海嗖的一伸手,竟然用筷子夾住了。   噙著笑容塞進嘴裡,言歸正色,「拿來給咱倆養老用。」   「養老要那麼大房子幹嘛?咱倆又沒有兒女……」   顧海撂下筷子,硬朗的目光中透著絲絲憧憬,「我都想好了,那套房子一共有三層,每層十多間。咱倆住一間就夠了,剩下的房子都用來養狗,各種各樣的寵物狗,外面的那塊地咱可以規畫一下,弄幾個棚子,用來養驢,你覺得怎麼樣?」   說實話,顧海這個不靠譜的憧憬,白洛因打心眼裡覺得……挺好。到那時自個退休了,每天遛彎兒回來,剛一進家門,一群狗撲到身上,想想就覺得很美好。   「戶主改成你的名字。」白洛因說,「哪天組織上調查個人財產,發現我有一套豪宅,懷疑我貪污受賄怎麼辦?」   「誰敢查你?」顧海目露兇悍之色,「正軍職他也敢查?軍委的人他也敢查?空軍總司令他也敢查?」   白洛因眼睛都放光了,當即拍桌大笑,「這話我愛聽。」   「為了我們的美好將來,乾杯!」   一杯酒下肚過後,白洛因才朝顧海說:「我過幾天可能要走了。」   顧海嘴裡的餃子差點兒噎著。   「走?走哪去?」心突然揪到一起。   白洛因臉色漸暗,「下個月空軍部隊要接受中央軍委的檢閱,為了達到最佳訓練效果,我們可能需要轉移訓練場地,全封閉訓練。這次閱兵上級很重視,我不僅要帶兵訓練,而且要進行飛行表演,任務挺重的,所以……」   顧海艱難地將嘴裡的那口餃子嚥下去了。   「行,你去吧,好好表演,沒準我還會申請入內觀看。」   「你這次怎麼這麼痛快?」白洛因挺納悶。   我痛快?我都快堵心死了!但為了讓白洛因好受點兒,顧海還是硬撐著說:「支持你的工作嘛。」   白洛因臉色變了變,沒再繼續說什麼。   兩人把餃子全都吃光了,一起到廚房洗碗,洗著洗著,白洛因突然想起來什麼,扭頭朝顧海問:「我那餃子哪去了?」   「什麼餃子?」顧海問。   白洛因一副驚愕的表情,「包了玉墜的那個餃子!你忘了?咱倆誰吃到了啊?」   顧海面色一滯,「我沒吃到。」   「我也沒吃到。」   可……餃子一點兒沒剩啊!   「……!」   晚上,兩點多鐘,顧海突然坐起身,肚子一陣翻騰。   白洛因揉揉眼看著他,「你怎麼了?」   顧海面露糾結之色,「佛祖顯靈了。」   白洛因:「……」   *   第二天上午,白洛身穿筆挺的軍裝,腳踩軍靴,一步一個響兒,英氣逼人地走到訓練場上,操起一貫的嚴肅面孔在隊伍前來回走動,凌厲的目光在各個士兵身上穿梭。   「首長好!」齊刷刷的軍禮,嘹亮的口號。   白洛因面朝著各個士兵,臉上依舊沒有一絲表情。   「好幾天沒看你們訓練了,最近有沒有偷懶?」威嚴的質問聲。   底下稀稀拉拉一片,「沒有。」   白洛因立刻黑臉了,「都沒吃飯麼?重新喊!」   「沒有偷懶!」震撼人心。   白洛因滿意地點點頭,走到隊伍中間,查看每個人的精神面貌。   突然有個士兵打報告,「首長,我肚子疼。」   白洛因點頭的同時,突然想起昨晚上的顧海,心裡一個勁地狂樂。但是在士兵面前他不能樂,他得保持一貫嚴肅的形象,於是就拚命忍著。忍著忍著,他發現距離自個不遠的幾個士兵也是一副忍俊不住的表情。   難不成他們看出了我心裡所想?還是說我臉上的表情出賣了我的內心?白洛因神經一緊,但很快就排除了這種想法,他掩飾得這麼好,怎麼可能被人察覺。於是繼續昂首闊步,穩健的步伐在一排排士兵之間穿梭。結果,他發現偷著樂的人越來越多,而且目光都是朝向自個的。   終於,白洛因暴怒,狠狠揪住一個士兵的領子,厲聲質問道:「訓練是件嚴肅的事,你這麼嘻嘻哈哈的像話麼?」   這個士兵不僅沒像平時那樣駭然失色,而且還沒繃住,噗哧一聲笑出來了。   他這一笑,後面整個部隊全都笑了。   白洛因的臉驟然變色,還沒來得及發作,就有個軍官走過來,把白洛因拽走了。   「我說,嫂子夠豪放的!」   白洛因沒明白,疑惑的目光看著他。   這個軍官輕咳一聲,示意白洛因往下看。   白洛因一看不要緊,看了之後臉都紫了。   他的褲襠上一個清晰的五指印,白色的,覆蓋了整個命根子。   「猴子偷桃!」   白洛因的腦中浮現顧海偷襲自個時說出的這四個字,心臟差點兒氣爆炸了。平時這麼鬧鬧也就算了,昨天他手上可是有麵的啊!有麵的啊!

延伸內容

腦洞開到最大的極致妄想,浪漫得教人上癮!
◎文/唐立淇(占星專家)   相信很多對BL有興趣的人都跟我一樣,因為追了網路劇的關係,開始回頭尋小說來看,畢竟,劇裡很多細節沒顧到,看得人一頭霧水。好比顧海對白洛因產生興趣的開始與原因,怎麼沒頭沒腦被罵幾句後就「眼裡只有他」了?讀了小說,才知原來白洛因字寫得好看,而顧海是個字控,這才恍然大悟。   讀《上癮》小說也讓我終於大大滿足,從等劇的焦慮中被拯救,雖然第二季遙遙無期,但反正已看過第一季了,知道後面的劇情,所有畫面都可以自動腦補,誰叫我們是有特異功能又擅長妄想的腐女呢。   唯一要敬告「圈外人」的是,請勿以文學的標準看待BL創作,若以此為準,《上癮》絕對有許多值得吐槽之處:好比父親把兒子關在地洞八天不吃不喝,這真的很不實際啊!照說到第三天,人就會死了吧,哪有父親還能無動於衷?或墜機在全世界都尋不到的地方,愛人卻能第一時間自帶GPS般搜尋而至,成就分離八年後,終能「綁在一起哪都別想去」的夢幻療癒場景(當然是療癒腐女)……   通篇之中,諸如此類「不合理但腐女能接受且釋然」的安排比比皆是,因為那都是超受歡迎的老哏,而能成老哏,就因為管用、受歡迎啊!因此要問的並非劇情合不合理,而是老哏運用巧不巧妙,不用老哏,腐女才悶呢。   所謂老哏,就是用不可思議的阻礙來凸顯熱戀忠貞;面臨死亡才知道愛有多濃烈(只能瀕死不能真死);集優點於一身,卻對愛虐待他的人死纏爛打,才顯得出專情至極……是的,我們終生都在期待這種不切實際能發生在自己身上吧,否則怎會被這些不合理吸引?(是的我們自己知道)。那,既然都不切實際了就不切到底吧……畢竟我們知道老哏的作用是什麼,畢竟尋常強度已不能動搖心旌,腦洞只能一開再開,才能得到我們的笑容。   這也是許多腐女親自下海動手創作的原因,靠人不如靠己,乾脆當起自耕農,妄想自己來,腦洞沒有最大只有更大,能寫出妄想本身就很幸福、很過癮了,若能得到他人共鳴更棒。柴雞蛋絕對是箇中翹楚,《上癮》劇情蜿蜒曲折,內心鋪陳到位、細膩,毫不打折,主角個性夠鮮明,俊美的強攻vs強受又更增添風味,難怪讓人一吃上癮。   嗯,這是部能滿足腐女妄想的BL創作無誤,也能勾起「有為者亦若是」的雄心,是否該把高中時寫的BL小說再拿出來瞧瞧、繼續寫下去呢?

作者資料

柴雞蛋

1989年生,熱門網路作家,擅長寫耽美BL小說,擁有廣大粉絲。著有《鋒芒》、《逆襲》、《勢不可擋》、《上癮》等作品。 2016年,《上癮》網路劇於視頻網站愛奇藝、騰訊視頻播出,開播首日即創下超過千萬人次收看,累積點擊率破億,成為愛奇藝播放次數第二高的電視劇。並在臺灣、東南亞等地均獲得好評,引發熱潮。

基本資料

作者:柴雞蛋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Story 出版日期:2016-06-03 ISBN:9789571366425 城邦書號:A2201525 規格:平裝 / 單色 / 384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