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美的日用品:現在就想使用的日本好東西——CLASKA Gallery & Shop「DO」選品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你想過怎樣的生活? 生活中需要用到的物品,只要稍加講究,就能讓每一天更加愉悅。 與某件東西的解逅,甚至能深刻改變一個人的生活。 本書介紹由「DO」精選,琳瑯滿目「誕生於日本的好東西」。 只要稍稍體會、用心使用,就能發現好東西為生活帶來的心靈豐收。 由老建築改建的設計旅店CLASKA,位在東京目黑的寧靜住宅區,2003年開幕,當時引起了不少矚目。之後,旅館內陸續增建餐廳,Bar以及Gallery跟Shop,成為一個複合型的文化設施,由設計師鄭秀和領軍打造,集結了許多日本創意人士,是極具設計感的複合式生活風格旅店。 CLASKA Gallery & Shop「DO」於2008年設立,位在CLASKA旅店2樓,不僅在自己的旅館開設,包括丸之內的KITTE、澀谷的PARCO及大阪等地也都有分店。店裡陳列的「商品」以Made in Japan為主,從民藝品到新銳作家的創作,全都是總監大熊健郎所構思、精挑細選,圍繞著食、衣、住,貼近「現在的生活」的日常用品,包括:肥後守小刀、今九谷燒、箸勝利休筷、野田琺瑯、minä perhonen嬰兒用品、伊萬里陶器等生活用品,經過大熊總監和全體工作人員的巧手布置,美得讓人想馬上帶回家使用。

目錄

004 如何過生活——關於CLASKA Gallery & Shop「DO」 008 選品眼光的祕訣 014 STANDARD╱DO的常備經典商品21品項 Studio GALA「常滑急須茶壺」╱箸勝本店「吉野杉赤染散裝利休筷」╱九谷吉臣窯「山茶花鉢」╱仁城逸景「漆碗」╱HOKEN化妝品「蜂蜜化妝品」╱Raregem「皮革波士頓包」╱F/style「藤籃」╱POSTALCO「皮革製品」╱野田琺瑯「TUTU」╱佐原張子「招財貓」╱松澤紀美子「布製品」╱ 大谷敬司「圍巾」╱相澤工房「直筒燒水壺與牛奶鍋」╱堀越窯「研磨鉢」╱安東藝廊「葛西薰月曆」╱minä perhonen「嬰兒用品」╱東屋「銅壺」╱ SHOES LIKE POTTERY「帆布鞋」╱ 松德硝子「薄玻璃杯」╱九谷青窯「白磁器皿」╱YUKO SAKOU「玻璃風鈴」 097 THE THINGS AROUND YOUR LIFE╱關於圍繞我們四周的這些「東西」 098 CLASKA Gallery & Shop「DO」 總監 大熊健郎 102 Talk session_1╱麥可.艾伯森(POSTALCO設計師) 110 Talk session_2╱菲利浦.威茲貝克(藝術家) 116 Talk session_3╱皆川明(minä perhonen設計師) 124 Talk session_4╱西條賢(raregem 靈魂人物) 132 Talk session_5╱堀井和子(食物造型師) 143 MADE IN NIPPON CRAFT╱DO嚴選!日本的名家手工藝 津屋崎人形的陶笛(福岡縣)╱永尾駒製作所的肥後守(兵庫縣)╱深田惠里的皮革首飾(埼玉縣)╱長崎風箏(長崎縣)╱坂本和歌子的杯盤組(大分縣)╱桑添勇雄商店的棕櫚掃把(和歌山縣)╱司製樽 × YUKAI社中SORAGUMI飯桶(德島縣)╱KUTANI SEAL的菊小鉢(石川縣)╱ 伊萬里陶苑的棗型土瓶與杯(佐賀縣)╱奧順結城釉的披肩(茨城縣)╱古賀充的紙盒(神奈川縣)╱藤城成貴的框架(東京都)╱郡司庸久的器皿(栃木縣)╱前島美江的竹皮編織物(群馬縣) 173 ORIGINAL╱DO製作物的故事 因合作而誕生的商品 與產地的製作者合作的商品 197 EXHIBITION & SHOP╱DO的企畫展與商店 至今舉辦過的主要企畫展 DO的各家店介紹

內文試閱

如何過生活
  位於東京都目黑區的旅館「CLASKA」,在2008 年設立了「CLASKA Gallery & Shop DO」。店裡的陳列是由總監大熊健郎所構思,以貼近「現在的生活」, 而且是Made in Japan 為主, 圍繞著食、衣、住的各式「東西」。   不管是吃飯、煮水沖咖啡,生活當中必定無法避免使用「東西」。這些器物並非只是興趣喜好,而是不可或缺的「道具」。在選用這些生活所需的道具時,只要能稍加講究,就可以讓每一天更加美好愉快。而與某件東西的解逅,甚至可能深深的改變一個人的生活。本書中,我們將介紹由DO精選,琳瑯滿目的「誕生於日本的好東西」。希望大家也能稍稍體會到仔細挑選、用心使用,以及與這些好東西一起生活的喜悅。   「CLASKA Gallery & Shop DO」 選品的訣竅   從日本各地的民藝品到新銳作家現代感十足的手作商品,店裡各式各樣Ma d e i n J a p a n 的好東西都是由總監大熊健郎先生所挑選。關於他的選品標準或稱祕訣為何呢? 其背後所需要的,正是他長久以來的所見所聞, 以及親自觸摸各式各樣物品的經驗累積。   傳承了人們生活中「實用」意義的器物   九○年代進入後期時,大熊先生經由友人介紹而得知《少年民藝館》一書。此書的作者,正是談到日本的民藝運動時,不能不提的重要人物——染織藝術家外村吉之介。   當時,正是國外設計師設計,富有設計意識的生活用品與家具風靡日本的時期。然而,在此書當中所介紹的,可以說是與潮流背道而馳,在生活中背負著「實用」意義,幾近「反設計」的生活用品與民藝品。不分日本或外國, 以作者外村的眼光,選出了能體現「實用之美」的器物。   「因為這本書,讓我重新發現日本的器物與手工製作的魅力。DO經手的東西雖然以日本製品為主,但我們也會選購擺在一起不突兀的進口器物。在區分是外國製或日本製之前,重要的是以持平的態度來觀察器物本身,就是這本書教會我這個概念的。」   我想描繪的事物/菲利浦.威茲貝克   1942年出生於法國。1966年自國立高等裝飾藝術學校畢業後,於1968年移居紐約,從事藝術與插畫工作。目前以巴黎及巴塞隆納為據點進行創作。在DO至今已舉辦過三次作品展。   紅色漆碗、郵筒、札幌鐘樓。配合DO各店鋪形象繪製了購物紙袋、周邊商品圖案的法國藝術家菲利浦.威茲貝克,從他的作品當中,可看見他從生活道具、建築物等日常生活中所見的東西裡挖掘出的美感。他真正想畫的,究竟是東西的哪一種樣貌呢?   不是藝術品, 而是以器物的形式存在。   大熊(以下簡稱O):去年我去巴黎時,到過威茲貝克先生的工作室叨擾,也參觀了你的眾多收藏。那些東西大概是什麼從時候開始收藏的呢?從小開始嗎?   菲利浦.威茲貝克(以下簡稱W):是的,從很年輕的時候開始的。大概從青春期一直持續至今。我嬸嬸在里昂經營骨董店,小時候一放假我就很常去玩。我那時就很喜歡舊東西。當時根本沒想過未來會從事什麼職業,只是非常喜歡骨董。而我叔叔當時在巴黎東邊一個叫馬恩的城鎮有一棟宅邸,閣樓裡放了舊報紙、舊傳單。我會躲在閣樓裡看這些報紙傳單,一看就是幾個小時,深深被它們吸引。   O:在巴黎的時候,威茲貝克先生還帶我一起去凡夫的跳蚤市場買東西。那時吸引你的東西,就像你家裡的收藏,並不是價格貴或有名的,但是是你喜歡的東西。記得你當時買了舊的水彩畫紙跟T型尺。你說你在收藏舊水彩畫紙跟T型尺。最後還把它們單手夾抱著,真的很有你的風格。平常威茲貝克先生會被哪類東西吸引呢?   W:除了舊東西之外,我也喜歡有機能性的東西、對某件事有功用的東西。簡而言之就是「普通的東西」吧!爺爺手工做給自己孫子的東西、職人做的東西,我都很喜歡。基本上我是一個質樸的人,不太會買很貴的東西。何況普通的東西,本來就不會是價格多高的東西。我甚至比較喜歡,在金錢層面上價值不高的東西。另外就是簡約的東西。這些東西,也會成為我畫作系列發想的契機。有時去跳蚤市場,我也會沒買東西空手而回,單純去找靈感。   對我而言逛跳蚤市場就像在森林裡採野菇一樣,有時可能找再久也找不到,也可能不特別找就出現了。說起來其實就只是散步而已。   O:我第一次知道威茲貝克先生的作品,是在二○○三年出版的《Hand Tools》這本日本道具作品集,那已經是十年多前的事了。那個道具系列的作品,聽說是你待在京都九条山的時候畫的。去到京都會看到寺廟、佛像等讓人更覺得有京都風格的東西,但對威茲貝克先生而言,讓你喜歡到想畫成作品集的,卻是道具。你是以什麼想法在畫道具的呢?   W:我自己很喜歡各種物品(器具),而道具類又是其中特別喜歡的。要說原因的話,就是因為不需要設計。更進一步說明,就是它既不需要設計,功能也直接表現在外形上,我才會這麼喜歡。那時是基於自己喜歡道具,再加上外形簡約這兩個原因,才會想要畫成作品。我不管到世界哪個國家、哪個城鎮,一定會去看看當地的五金行。當時我對京都並沒有什麼先入為主的想法,而是有天不經意走在路上,看到兩個職人坐在路邊修理舊鋸子、小心翼翼使用老舊的刨木器的樣子;這景象讓我心生:「啊,我一定要來描繪這個畫面。」會有這些想法,其實都是很偶然的事啊!我的畫風是極簡的風格,太複雜的製品,我想我也畫不好吧。   O:從那之前開始,威茲貝克先生就是畫身邊的製品嗎?   W:開始挑身邊的製品來畫,這種畫風算是最近的事。雖然我當插畫家的資歷很深,但因為都是依客人要求去畫,跟現在的風格有些不同。一九九八年左右,我很常幫美國雜誌畫圖,但那時覺得差不多可以停止單純只是依客戶要求來畫的情況了。那之後我開始趁工作空檔,畫美國卡車的素描。當時我住在紐約,美國的卡車跟我故鄉法國的非常不同,我很喜歡它們有稜有角的外形。我把它們畫在筆記本裡,累積而成我第一本的系列作品集。之後我開始蒐集釘子、螺絲啦,金屬製品、鞋底這類我喜歡的東西,分門別類畫在筆記本裡。也開始畫簡單的建築物了。就這樣到了二千年,銀座的「Gallery G8」邀請我,舉辦了我個人的作品展。這次的展覽,給了選擇往新方向前進的我很大的勇氣,也支持了我的創作。在那之前,只從事插畫的工作,我並非百分之百的滿足,因此到了六十歲開始思考之後要做什麼的時期,剛好出現這個展覽,讓我徹底看清楚自己的方向。   美國雜誌《THE NEW YORKER》因為可以畫自己想畫的東西,是目前唯一還有持續接的插畫工作。日本則有很多要我以自己的風格來畫的客戶,我會承接這類的工作。   O::當初要拜託威茲貝克先生畫DO紙袋上的圖時,原本是打算請你畫日本的茶道具。不過你不會把複數個東西畫在一起,而是單件單件地畫,因此我才提議請你畫「盛裝了餐點的木碗」。你仔細想過後發現,這其實也是(兩個東西的)組合, 畫起來很困難。後來你送過來的稿子,分成兩張的餐點跟木碗的圖,大家還說很像日之丸(譯注:日本人常以此稱呼國旗)很不錯之類的。現在則成為對於DO有象徵意義的視覺表現。謝謝你總是配合我們的要求。   W:別這麼說,我才要謝謝大熊先生。除去要求的部分,你還是讓我好好地畫製品類。日本的客戶,起碼跟我有往來的各位,在委託工作時都很尊重我的風格。   O:剛剛威茲貝克先生提到喜歡極簡的東西或道具類的製品,你的工作室裡有一個整理得很整齊的書櫃裡放了玻璃瓶,裡面裝了泥膏、罐子、整捆的線這類的東西,呈現一股很特別的感覺,從很多地方都能感受到你生活的方式跟喜好、幽默感。   W:我認為自己生活中的一切、生活周遭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風格的展現。所以我也做家具,也做果醬。做果醬的時候我會用跳蚤市場買來的舊瓶子裝,再用石蠟紙封蓋綁起來。也有人會用舊瓶子裝果醬,但通常都是用螺旋蓋封口,但覺得那樣並不好。解開石蠟紙蓋上的繩子,打開紙蓋來吃,對我來說是讓我喜歡上果醬的過程。我希望好好重視自己喜歡的形象,並根據這個形象來打造一切。大熊先生看到的整捆線,買的時候是捲在縫線軸上的,就算覺得買來有一天可以用到,也絕對不會用。即使如此還是想買的原因是,整捆捲在一起的狀態,就製品來說非常完美。而這類東西,大致都很簡約。   我自己是很注重視覺感受的人,只要有醜的東西進入我的視線就會覺得礙眼。圍繞我身邊全部的工作及生活,就是我的世界。所以我在家的時候,經常在調整東西的配置。我總是很在意眼睛看得到的東西的整體平衡或擺放方式,總是在摸在移動它們,惹得老婆不耐煩。就這個角度來說,我跟日本是相通的。在日本,不管是廁所還是東西的擺放方式都很完美。而且包裝的方式、食器的擺放方式等等,每一件事物對我而言都是完美的處理方式,讓我很有共鳴。   O:如此追求完美的人,感覺很難跟他人共同生活啊(笑)!但威茲貝克先生跟太太還是一直感情很好地一起生活,是因為興趣很相近嗎?還是因為你太太是個很寬宏大量的人?   W:我太太蘿珍,的確是個寬宏大量的人(笑)。但同時,我覺得自己也變的比較能容忍了。她喜歡松果、樹果、小石頭這類自然的東西。但我自己是喜歡工業製造的東西,一開始對於她拿回來的東西,我會覺得怎麼會喜歡這種東西?這種東西沒有需要吧?但她願意來習慣我的世界,比如會把松果放進玻璃瓶裡,配合我的喜好來擺放東西。   O:我也很喜歡製品類的東西。我喜歡的不是有價值的東西,而是破銅爛鐵類的。我家那麼狹窄的空間當中,放了各樣的東西。但之前日本發生很大的地震的時候,我正好休假在家,因為我家是老公寓搖晃得非常嚴重,很多東西都壞了。從那之後,擁有東西這件事變得有點空虛,或者該說東西本身讓我覺得開始有距離感。但我那個又小又窄的房間,威茲貝克先生之前也來過呢。那時你看了很多東西,不過那時我們世代、國籍、語言都不同,我只不過是你的畫迷而已。但因為找到很多關於我們關注世界的共通點,有種我們變得很相近的感覺,我非常開心。那時我發現,原來「器物」是可以串聯人跟人的媒介。多虧這件事,讓我又重新對器物產生喜愛的情感了。器物也繼續增加了(笑)。   W:我想我們能夠一起工作,是因為我們對器物的感受很相似。其實不需要去到大熊先生家,從店裡的選品就能感受到你的眼光。裡面有非常多有質感的東西。這種情況之下,質感未必跟東西的價格成正比。   我們上次一起去神保町買東西。大熊先生在家用雜貨店買了一個舊的正紅色信箱,如果你當時沒買的話,我就會買了。   O:神保町一帶,還留有老五金行。威茲貝克先生說想看看的店裡深處,有個紅色的個人用的信箱。感覺是三十年前就一直賣剩的(笑)。我在猶豫該不該買的時候,威茲貝克先生說:「這個很棒,我要是住東京的話絕對會買喔。」因為被推了這一把,就不小心買了(笑)。我把它當作一件紀念品掛在房間裡裝飾。 另外我們還去了神保町的舊書店。「你有想要的書嗎?」我問道,你說你想要「北齋漫畫」。另外還有「橫濱浮世繪」,這是明治維新西化後的木刻版畫的書。在書店的店員介紹之下看了之後,又是一件很能了解為什麼威茲貝克先生會喜歡的畫。洋式的建築以曖昧不明的遠近法來表現。那天真的逛得好開心。   最後再請威茲貝克先生談談,你會用什麼話來形容器物?   W:器物,應該就是人最後會遺留在世上的事物。人類是會製作東西的生物,即使人消失了,器具還會遺留下來。不管是誰的東西,被遺留的東西雖然不知道去向,還是會遺留下來。也就是說,器物,是人最後會遺留在世上的。我自己的素描也是,與其說是藝術,更希望它們是以器物的方式存在。就算是掛在牆上,它也只是對於自己的存在謹慎低調,不將技巧、畫作者的感受強加於人,不自我主張的器物。我想它的存在感應該跟桌子、布料是差不多的吧。自己說起來有些不好意思,但我畫的是與流行無關,本質的部分。在畫的時候,也沒有打算畫成所謂的經典傑作。

作者資料

大熊健郎(CLASKA Gallery & Shop「DO」總監)

出了名的愛蒐集東西。自己家裡擺了一大堆古道具、知名無名的家具、跳蚤市場入手的製品或日用品、日本的民藝品與作品器皿,以及他在意到無論如何都必須擁有,本人稱為「破銅爛鐵」的雜貨。 至2006年為止,在家飾店「IDÉE」負責採購、商品企畫等工作。曾歷經ANA全日空機上雜誌《翼之王國》編輯工作,目前以CLASKA企畫負責人的身份,成立CLASKA Gallery & Shop「DO」,負責總監與營運工作。

基本資料

作者:大熊健郎(CLASKA Gallery & Shop「DO」總監) 譯者:王筱玲郭台晏 出版社:合作社出版 出版日期:2016-05-25 ISBN:9789869186186 城邦書號:A3590003 規格:平裝 / 全彩 / 208頁 / 17cm×22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