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深夜12點的電臺奇蹟
left
right
  • 庫存 = 3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深夜12點的電臺奇蹟

  • 作者:村山仁志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16-04-25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85折 238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內容簡介

時間來到午夜12點, 這是今天和明天的交界, 也是「這裡」和「那裡」的界線最曖昧不明的時候…… 歡迎收聽!「午夜☆廣播站」! 地方電視臺的新人鴨川優才剛上任,就立刻被指派加入廣播部,和害羞怕生的少女佳澄搭檔,主持深夜12點的新節目「午夜☆廣播站」。 但優卻發現這份工作不太尋常,不但花美男導播陽一竟然是眷戀電臺不願離開的幽靈,從天花板傳真進來的「聽眾」更統.統.都.是.鬼! 曾是球隊王牌,卻無法再揮棒的打擊手;總在公園徘徊,不斷悲鳴的黃金獵犬;因為健康問題,不得不在最後一場比賽前退休的教練…… 當那些形形色色的思緒和紛紛擾擾的感情全部傳真進了電臺,優和佳澄該如何以廣播為媒介,替遊蕩人世的聽眾完成生前未了的心願、轉達來不及說出口的遺言呢? 最深的夜裡,一個又一個溫暖燦亮的奇蹟,正悄悄發「聲」……

內文試閱

  ——午夜十二點——   據說,每當時間來到今天和明天的交界,看不見的世界就會打開大門。今晚,錄音棚內那些不屬於這個世界的人,也許會乘著廣播電波,穿過大氣,到你家拜訪你喔。   第一話 洋房電臺   「我們公司的電臺真的好酷喔!」   鴨川優抬頭望著眼前的紅磚大洋房說。   這棟建於昭和初期(一九二〇~三〇年代)的洋房原是英國人開的銀行,後來才改建為廣播電臺。紅褐磚瓦配上灰白泥牆,呈現出摩登復古風格。常春藤從地面沿著紅磚一路延伸至二樓窗邊,綠葉映著春日和煦陽光。   「感覺再蓋個停車場就能開放觀光了……」   ——我們公司的電臺看起來真的很棒。   沒錯,「看起來」。   至於內部嘛……說實在話,優也不是很清楚。   「好冷!」   一陣冷風吹得優縮起脖子,他急忙拉緊外套。   三月都過一半了,山上因著海拔高,還是冷冽得很。空氣比山下市區來得清新,感覺有清鼻潤肺的效果。電臺旁的櫻樹含苞待放,還要再過一陣子才會開花。   優上班的地方電視臺是「廣播電視臺」,也就是電視臺兼營廣播電臺。廣播部因訊號設備等因素,設在離總部較遠的山丘上。優自新人培訓後就沒來過這裡,今天是因為接到調職令說四月開始改到廣播部上班,才特地過來打聲招呼。   「是說,廣播電臺啊……」   優自言自語說道。   在當上播報員之前,優和時下年輕人一樣不太聽廣播。   說到廣播,優只會想到老家的緊急逃生包裡有台收音機,以及高中前還在打棒球時,偶爾會在社辦聽棒球轉播的事。   不過,夏季大賽結束後優就不打棒球了,在那之後也不再聽棒球轉播。當初因為想當播報員而考進這家電視臺,後來才發現公司竟然有經營電臺,可見他跟廣播有多不熟……   播報員辦公室的電視隨時開著自家頻道,但收音機一般都關著。畢竟廣播節目是由廣播部製作,電臺又不在總部,大家的注意力自然都集中在電視上。   現今電臺節目多由在地藝人主持,唯一例外的只有已開播五年的午間綜合節目,目前由電臺專屬DJ海野葵主持。   因此,播報員辦公室只會在幾個特定時間打開收音機——總部控制室放送的新聞和天氣預報時間,以及海野DJ的午間綜合節目。   目前電臺在我們公司裡的地位比較像是獨立在外的媒體,又或是事不關己的別家公司……有些毒舌同事甚至直白地說,電臺根本就是「夕媒」——夕陽媒體。   「真懷念廣播的全盛時代啊……」   今早播音課課長把優叫進會議室,語重心長地說。   會議室裡的暖氣對身形圓潤的課長而言似乎有些過熱,他鬆開領帶繼續說:「我們那個年代的青春少不了廣播!我的高中時代是深夜廣播的全盛期……當然,我也是忠實聽眾之一,是個標準的『明信片咖』。每當絞盡腦汁寫的明信片在廣播節目裡被唸出來時,我都會在被窩裡雙手握拳喊YES!隔天一到學校,班上同學們都在討論我寫的明信片,但因為明信片用的是化名,除了我幾個好朋友外,沒有人知道那是我寫的。那種欣喜若狂、全身彷彿有電流在竄的興奮感……你懂嗎?鴨川。」   「不懂……」   看著上司沉醉的表情,優尷尬地搖搖頭。   「也是啦。」   課長露出一個苦笑。時代變了,像優這種生於平成時代的年輕人,怎麼可能了解昭和世代的感慨呢?相較於從前,別說廣播節目性質變了,就連收音機本身都進化不少。目前電臺不但經濟拮据,收聽率也正面臨嚴峻的考驗。   就這一點來看,這個人事異動真是耐人尋味——課長心想。   那位導播應該有什麼有趣的用意吧。   「鴨川,你四月份開始調去廣播部喔!」   「啥?」突然其來的一番話,讓優雙眼皮的眼睛睜得老大。   課長翻開和他碩大體態不太相稱的黑色小手冊說道:「就某方面來說,這可是破格提拔喔!你就和去年調過去的海野一起在電臺好好幹吧!今天下午一點去電臺打聲招呼,知道嗎?」   「可是小弟我……」   「該把『小弟』兩個字拿掉了吧。」   課長提醒道。不知是否尚未意識到已脫離學生身分,優常以「小弟」自稱。   「不好意思。可是我今天中午要值班播新聞耶……」   之所以說「值班」,是因為某些整點新聞、天氣預報、交通資訊等短節目沒有固定的播報員,臺裡的播報員必須依播音課課長每月制定的值班表輪番上陣。   「叫同事代班,聽到沒?」   「喔,好。」   「我還有會要開,詳情你就問廣播部那邊吧!」   說完,課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走出會議室,留下滿頭問號、一臉茫然的優。   電視臺裡的前輩們一聽到優即將要調職的消息,紛紛圍上前來「恫嚇」他。   「廣播沒有影像,播報技巧比電視難很多喔。」   說老實話,這些話聽歸聽,優卻連「哪裡難」、「需要什麼技巧」都不知道。   在前輩的起鬨聲中吃完午餐,優離開員工餐廳,坐上心愛的金屬綠廂型車,遵照課長指示離開位於市區的總部,開了一個小時的車來到山丘上的廣播部。   一路上,優聽著海野前輩的午間綜合節目。前輩的口齒清晰、口條流暢,無論是介紹聽眾來訊、訪問大牌演歌歌手、播報新聞,無一不是信手拈來,讓人「嘆為聽止」。老實說,這些對目前的優而言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   雖然課長說這是「破格提拔」,但對一個至今連發音練習都還常被挑毛病的菜鳥播報員而言,真的有辦法主持廣播嗎?   佇立在眼前的厚重大門,彷彿在告訴優廣播界的門檻有多高。   優嘆了一口氣,隨意往腳邊石板地一瞥。   「咦?」   格狀鐵蓋下的水溝裡有一張人臉。   那是年約十來歲、閉著雙眸的西洋女孩,蒼白的臉龐上覆著金色的劉海,頸部以下埋在落葉之下,只露出藍色長袍的領子。   優急忙揉了揉眼睛,睜開眼時,腳邊的少女已不知去向。   仔細想想,水溝又淺又窄,還積滿了枯葉,根本沒有空間可以躲人。水溝蓋也被鎖得死死的,照理說無法輕易打開。   是我眼花了。   和煦的春陽灑進電臺門口,一對白蝴蝶舞動著翅膀,飛過窄溝上的格狀鐵蓋。   『聽說廣播電臺有阿飄喔。』   想到前輩說的訛傳,優不禁失笑出聲。   怎麼可能有那種東西!優既沒撞過鬼,連鬼壓床都沒有遇到過。不過沒碰過也是理所當然的,畢竟阿飄不過是膽小鬼「憑空想像的產物」罷了。   虛脫的優轉頭望向背後的市區,春霧縹緲的天空下是一片大樓群和悠悠港灣,柔和的景致令人心曠神怡,怎麼看都不像會鬧鬼的地方。   ——我一定是太緊張,才會把枯葉看成女孩的臉。   自我安慰後,優伸手推開大門。堅固的木門相當沉重,不使點力根本推不開。推門的手感和開門發出的金屬摩擦聲,讓優感到這一切是如此的真實。   穿過厚重的大門,進到三樓高的洋房後,眼前是一片挑高的天花板。洋房內部裝潢充滿了昭和浪漫的復古風格,就連吊燈等日用擺設也不例外。   「您好!」   優拉開嗓門,很「菜鳥」地向門口警衛打招呼。   「我叫鴨川,四月開始在這裡工作,請多多指教!」   一臉親切的年邁警衛「喔」了一聲,向他頷首示意,隨後指著樓梯說:「請上樓,臺長和工作人員都在二樓喔。」   向警衛行禮致意後,優走上鋪有胭脂紅地毯的木製樓梯,木板隨著優的腳步吱嘎作響。沒開燈的樓梯間有些昏暗,斑駁脫落的白色牆壁上處處可見修補的痕跡,散發出老舊建築物特有的歷史感。然而,在這古色古香的洋房中,天花板和門框卻串接著許多五顏六色的電線和最新播送機器,形成一個奇異而混沌的空間。   二樓入口處有間房間,門口掛著一塊和古老洋房毫不相稱的塑膠牌,上面寫著「製作課會議室」。   門是開著的,房內雖昏暗,但隱約看得見有人坐在那裡。窗邊的遮光厚窗簾緊閉,卻沒有開燈,大概是為了節能減碳吧。   「喲!」   年輕人注意到優的到來,從木椅上一躍起身。   他和優一樣是普通身高,雙腿卻相當修長。身上的白襯衫和粉色背心和他非常相稱,年齡應該介於二十五到三十歲。   「你是播報員鴨川優,對吧?歡迎加入廣播部。」   明亮的褐色瞳孔,稍長的微鬈髮,活脫脫就是從少女漫畫走出來的花美男。優想起新人培訓時曾在唱片儲藏室見過他,雖然只是遠遠看一眼,卻對他那不輸明星的俊美臉龐印象深刻。   「小弟是導播蓮池陽一,多多指教囉!」   令人安心的嗓音、優雅的微笑,雖說優常因自稱「小弟」被課長唸,但眉清目秀的陽一卻格外適合「小弟」二字。   「……你怎麼了?」   「嗯?……啊!」   發現自己看男人看到入迷,優連忙鞠躬。   「請、請多多指教!我是四月份要調到廣播部的鴨川優!」   這句話簡直是用喊出來的,優不禁臉頰發熱。   「我知道。你真是活力四射呢!」   陽一掩口笑了起來,眼神一垂,露出長長的睫毛。   「我聽說過你的事喔,你高中打棒球對吧?」   這句話讓優表情瞬間凍結。   自高中畢業後,優就沒有向任何人提過棒球的事。沒想到都已經遠走他鄉加入這間電視臺,自以為能逃離過去時,竟然會有人向他提起棒球的事……   陽一似乎沒有察覺到優的表情變化,笑盈盈地繼續說道:「我覺得,你外型成熟穩重,但內心應該很熱血澎湃。畢竟是運動社團的人,骨子裡的力量藏也藏不住。我能感受到你身上流瀉出的,喔不,應該說是爆發出的活力。」   陽一指向天花板。   「如今天空掛著春陽對吧?雖然現在陽光還很微弱,但之後到了夏天,地面就會充滿溫暖能量。人的活力和太陽能量是一樣的,能夠乘著電波,溫暖聽眾的心房。」   「喔……」   「其實啊,」陽一伸出食指,衝著一臉僵硬的優微微一笑。「是我拜託臺長把你調過來的喔,我們廣播就需要你這種精力充沛的人才。」   美男子露出惡作劇般的笑容。   「拜託臺長?」   優睜大了雙眼。   「雖說我們公司是電視臺兼營電臺,但我覺得你那高亢有力的聲音、骨子裡隱藏的熱情,實在太適合主持廣播節目了!哎呀,真的很謝謝你加入我們。」   「呃,沒有啦……也沒你說得那麼好啦……」   不習慣被讚美的優顯得有些不知所措,自他進公司以來,還是第一次被捧得這麼高。   「臺長和播音課課長是同梯進公司的,所以很好說話。當然,播音課課長也非常贊成這個人事異動。」   「是、是喔。」   「是啊。我以後可以直接叫你優嗎?」   陽一為人似乎率直又親切。   「可……可以。」   「謝謝你,優。」   陽一向優眨了眨左眼。人帥真好,這些做作的行為若是別人做只會惹人厭,但換了陽一這種彷彿不食人間煙火的花美男,就是怎麼看怎麼討喜。   「我相信,能夠重拾年輕人對廣播的興趣的人應該就只有你了,希望你能加油。」   「是!」   陽一活潑俏皮的個性讓人倍感魅力,才剛見面不久,優的心就已被陽一牢牢擄獲。「他一定有很多朋友吧」,對有些內向的優而言,眼前的前輩是如此光彩奪目,令人無法移開視線。   「對了,優,你想當什麼樣的播報員啊?」   「呃……」   面對突如其來的問題,優有些驚慌失措,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你為什麼會考播報員?」   「呃,因為……」   陽一看著欲言又止的優一陣後,靜靜開口說道:「不知道嗎?沒關係,不用勉強自己回答。這不是在面試,不需要冠冕堂皇的答案。你可以仔細思考這個問題,找到答案後再告訴我。我希望以後能和你多真心交流,好嗎?」   「……好。」   「OK!」   王子般的花美男露出一口貝齒。   「總之,你我一起加油吧!對廣播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問我,好歹我在廣播界也打滾三十年囉!」   ——三十年?   他是把自己當聽眾的時候也算進去了嗎?不,這樣算也不對啊!眼前這個彷彿從少女漫畫走出來的花美男,怎麼看都不到三十歲。   「對了,優,你是晨型人還是夜貓子?」   「嗯……小弟,喔不,我比較習慣在白天活動……」   「是喔,我可是極端的夜貓子喔。」   花美男微微一笑。   「不知道是體質還是天性使然,我就是不喜歡白天。月光再怎麼明亮也不及太陽炫目,所以白晝只能見到淡淡白白的月亮,你聽過『晝行燈』1 嗎?我就是晝行燈,一碰到陽光就沒轍。」   「喔……」   「那就今天半夜見囉。」   陽一向一臉疑惑的優眨眼示意後,便從門口離開了。   「請問,今天半夜是什麼意……」   優急忙追了出去,然而走廊上卻沒有陽一的蹤影。   「奇怪?」   「喂,你怎麼了?」   「哇啊啊啊啊?!」   優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放聲大叫,尖銳的聲音傳遍了整條走廊。   「吵死人了!」   後腦勺被人用力打了一下,優往後一看,發現門的陰影處站了一個手拿拖鞋的彪形大漢。   「……臺、臺長……」   那人是廣播部的創業元老,以能幹著稱的電臺臺長。   「有些棚還在現場直播跟錄音,雖然有隔音設備,在臺內你還是給我保持安靜!」   臺長比著「噓」的手勢,板起面孔說道,微鬈的長髮散發出雄獅般的野性。他年齡雖已超過四十五歲,但人高馬大、體格健美,讓人聯想到古希臘的雕像。   「可、可是……」   「可可是?我還可可亞咧!」   媽呀這是什麼冷笑話,優心想。但對一個進公司不到兩年的底層員工而言,怎麼可能嗆臺長。   「……說吧,發生什麼事了?」   臺長用他那低沉沙啞的聲音問道。   「咦……沒什麼,我剛在和蓮池導播說話……」   「已經見到了啊。」   臺長瞇起眼睛呢喃低語。   「什麼?」   「你見到蓮池導播了?」   因臺長銳利的眼神而備感壓力的優回答道。   「見、見到了……他長得超帥的。」   「你們聊了什麼?」   「嗯……他說他在廣播界已打滾三十年,然後還說,是他推薦我調到廣播部的……」   「原來如此。」   臺長露出耐人尋味的表情。   「鴨川你聽好了,那位蓮池陽一是新節目的導播,也就是你的責任導播。另外,蓮池導播習慣自己混音,所以身兼導播和混音師二職。你們就兩人三腳好好加油吧!就這樣。」   「請、請等一下!」   見臺長轉身就要走,優急忙叫住他。   「責任導播?不好意思,可以再說清楚點嗎?」   「他啊,要怎麼說呢?算是幽靈員工吧,總是神出鬼沒的。」   臺長諷刺意味深重地呢喃道。   「啊?」   「然後,你主持的節目是,」臺長對優的滿臉問號視若無睹,繼續說道:「週一到週五的帶狀深夜綜合節目,開播時間是午夜十二點。」   「帶狀深夜節目?之前完全沒人跟我說耶。」   優嚇到眼睛差點失焦,雖說是深夜時段,但要他主持帶狀綜合節目未免也太強人所難了吧……   「是喔?你應該沒問題吧。」臺長一臉無所謂。「反正你應該是夜貓子吧?正好配合你的生活步調。」   「不,其實我很不擅長熬夜……」   優是個超級晨型人,不僅早起,還一到晚上九點就昏昏欲睡。對他而言,午夜十二點根本就是三更半夜。   聽到優這麼說,雄獅般的臺長歪頭道:「喔,像你這種年輕人現在已經很少了。沒關係,你就從今晚開始練習熬夜吧!」   「今晚開始?」   「播音課課長沒跟你說嗎?我已經和他說好了。」   「什麼?他只說詳情叫我問廣播部。」   「那傢伙還是這麼隨興啊,從以前就這樣,一點都沒變。」   臺長蹙眉露出不悅之色。據說他們兩人是同期進公司的,播音課課長的個性與其說是「隨興」,倒不如說是「過於大膽直白」,這可是播音課全體公認的。   「今晚十二點要進行新節目《午夜☆廣播站》的助理徵選,蓮池導播建議把時間安排在半夜,我想這樣也好,可以配合節目開錄時間,所以就批准了。就這樣。」   臺長轉身就走,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下樓梯離開,留下傻在原地的優。   半夜——凌晨三點。   優作了一個夢。   一個從高中時代就反覆作的惡夢。   他在棒球場上追球。   盛夏的陽光刺眼奪目,汗水混著砂土流進口中。   在嘆息和辱罵交錯的球場上,優不斷地追。   追著那顆絕對接不到的球。   他能做的只有不停地跑,永無止境地向前跑……   「鴨川。」   「鴨川?」   「鴨川!」   「喂!死鴨川!」   「有、有!對不起!」   被前輩DJ的聲音驚醒,優從椅子上掉下來,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好痛……」   「真是個笨蛋。還好嗎?有沒有受傷?」   海野葵捂嘴竊笑。   「我……我沒事……」   看來優工作到一半在桌上睡著了。   「我在你睡覺的時候把事情都做完了,你欠葵姐我一個人情!」   現在位於二樓的製作課會議室,在戰前是銀行會議室,現在傳來清脆明亮的人聲。   「對、對不起……」   「騙你的啦!其實你才睡了五分鐘。話說回來,你真的好不擅長熬夜喔。」葵吐舌笑了笑。   晨型的優早已意識朦朧,海野葵卻是精神抖擻,彷彿不知疲累為何物。身材高䠷的海野葵穿著一席水藍色的褲型套裝,全身散發出等會就要外出採訪的活力。   就在剛才,優主持的春季新節目《午夜☆廣播站》的助理徵選正式落幕,六名女性參加者也各自搭上計程車回家。   都已經是這個時間了,會議室高雅華貴的窗戶外,除了一盞路燈孤單地發亮外,幾乎不見燈火。剛送參選者出門口時,還可見到天空無數繁星閃耀。   「我很喜歡徵選會。你不覺得看著那些參加者,心裡也會跟著熱血起來嗎?雖然我跟這個節目沒關係,但很慶幸自己有來幫忙。」   相較於葵的精力充沛,優顯得非常無精打采。一方面是因為睡眠不足,一方面是因為優本身也是新人,不小心對那些參加者產生了移情作用,所以精疲力盡。   「鴨川,你為什麼會考播報員?」   「啊?!」   優不禁驚呼出聲,轉頭看向葵。   「你嚇死我了!為什麼那麼驚訝?」   「不好意思,」優低頭道歉,「因為蓮池導播下午也問了我同樣的問題。」   「的確很像陽陽會問的問題,他可是用生命在做廣播喔。」   「是啊,他說他已經在廣播界打滾三十年了。」   「對對對,那是他的口頭禪!」葵拍手大笑,「然後呢?你怎麼回答他?」   「下午我一時答不出來……後來仔細想想,我會當上播報員,純粹是因為崇拜吧。」   「崇拜?」   「對。畢業前準備找工作時,我問自己想找什麼樣的工作……突然想到,小時候很崇拜一位常轉播棒球的知名播報員。」   「轉播棒球?你喜歡棒球啊?」   「……嗯,算是吧。應該說是以前喜歡啦……」   優低著頭,暗自祈禱葵不要再追問下去。一直以來他都刻意閃避棒球的話題,這次卻莫名其妙地自己提起了。   「我討厭棒球。」   「咦?」   「我.恨.死.棒.球.了。」   優被葵強烈的語氣嚇得抬起頭,一抬頭就看到葵靠過來的近臉,睫毛可真長。   「哼哼,你嚇到了?」   「是、是啊。」   「以前啊……」   身材高䠷的葵將臉移開,雙手十指交握,悠悠地往上伸了個懶腰。   「一個我很喜歡的人也打棒球,我跟棒球最後他選了後者,所以我才討厭棒球。」   葵說話的同時憋了一個哈欠,她眼角的淚光不知道是哈欠造成的生理現象,還是……   「好久沒有這樣跟人聊天了,雖然我們才第一次見面。」   「是、是啊。」   「一定是時間惹的禍吧,深夜的魔法。」   「魔法?」   「跟你說喔……深夜時段有一股神奇的力量,能讓平常隱藏在人內心深處的東西悄悄探出頭來。我想,你的新節目一定會收到許多聽眾最真實、最純粹的想法,有戀慕、夢想和希望,相反地,也會有錯綜複雜的慾望、悲傷和悔恨。」   身為早睡早起的晨型人,卻誤打誤撞進入了廣播部的新人鴨川優,竟然還要負起主持深夜12點新節目的大任!   先後認識行蹤神秘的導播陽一、不拘小節的前輩DJ海野葵……擁有神奇力量的深夜時段,優還會在電臺遇上什麼不可思議的事呢?

作者資料

村山仁志

1968年生於長崎。日本大學藝術學系畢業後,進入長崎廣播電視臺(NBC)工作,現為長崎廣播電視臺播報員。 2014年轉調至電視部,主持晨間綜合節目,同年又再度調回電臺。2008年以筆名「三井雷太」榮獲第一屆「女神小說大賞」金賞,隔年以得獎作品《Paradise Lost》正式出道成為小說家。 《深夜12點的電臺奇蹟》是他備受好評的代表作,並已出版續集《夏服少女的留言》、《星空下的現場直播》,另外著有《Again:我與死神的300天》(均為暫譯)。

基本資料

作者:村山仁志 譯者:劉愛夌 繪者:福毛 出版社:皇冠 書系:mild 出版日期:2016-04-25 ISBN:9789573332299 城邦書號:A1300291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