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1ibf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驚悚小說
歡迎光臨!找死料理店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歡迎光臨!找死料理店

  • 作者:拓未司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16-02-15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內容簡介

好吃得要命的料理?本餐廳沒有這種東西。 我們有的是——吃了可能會要命的料理! 您是否想要嘗試看看? 「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大賞得主的異色推理群像劇, 徹底震撼你對飲食的價值觀! 傳聞有一家名為「HOLE」的餐廳,它們的招牌菜「好吃得要命」!為了品嘗這道人間極品,尋訪的饕客絡繹不絕,從毒舌美食評論家、不得客人緣的廚師、想成為大胃王的飛特族、為了取材而來的週刊記者,到追求樂活的家庭主婦和OL……「HOLE」就像是個吞噬一切的黑洞,讓所有追求極上美味的欲望在此交錯。 但說來奇怪,去過「HOLE」的人聽說都相繼死去,而且死法十分詭異。美食評論家上原洋一郎的助手武田奈美,獲知對吃一向非常龜毛的老闆竟然心臟病突發身亡後大感震驚,為了查明真相,奈美與週刊編輯水木正弘經過多方查探,終於找到了這間傳說中的餐廳,而等待他們的料理將會是…… 【驚駭推薦】 王蘊潔(知名譯者) 秀霖(作家) 陳正道(《催眠大師》導演) 張苡蔚(驚悚小說家) 謝庭菡(《屍憶》導演) (依姓名筆劃序排列) 「翻譯的小說多了,對「好看」的標準越來越高。翻譯完這本書時,我忍不住對編輯說,這本書好好看!」 ——王蘊潔(知名譯者) 「深具魅力的懸疑小說!冒死也想吃的神秘料理!故事中的各個饕客面對料理的心態各不相同,吃完神秘料理的結果也各有所異,作者藉由各段故事所欲傳達的食物觀發人省思,是部題材特殊的懸疑傑作!」 ——秀霖(作家)

內文試閱

  剛結束了一場令人失望的美食評鑑會,洋一郎的心情有點沮喪,但為了填飽肚子,顧不得那麼多了。只要可以喝酒,不是餐廳也沒關係,只要有自己愛喝的酒,就對料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   「呃,我曾經聽說傳聞……但聽起來不怎麼可靠,所以無法確定真偽。」   「喔,是什麼傳聞?說來聽聽。」   洋一郎追問道。事到如今,在這個不怎麼可靠的傳聞上賭一把,似乎也很有意思。   「有一家名叫HOLE的餐廳,聽說只要去那裡,就可以吃到好吃得要命的料理。這是我聽以前搭我車的客人說的,詳細情況就不太瞭解了。」   風呼呼地吹,積滿灰塵的燈罩似乎微微顫抖著。滴答、滴答。掛鐘的鐘擺有規律地發出聲響,但可能已經壞了,時針從剛才就一直指著相同的位置。   所謂店如其名,這家名叫「HOLE」的餐廳正是如此。洋一郎不禁想道。   洞穴——   原本以為是日文中「穴場」的意思,也就是內行人才知道的好地方。推開餐廳大門時,隱約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但陳舊的裝潢和某種獨特的氣氛,反而讓他產生了期待。   然而,此刻的感受完全顛覆了他進門時的期待。這裡是黑洞,是和外界隔絕,完全孤立的漆黑洞底。身處這個鴉雀無聲,讓人有點不安的混沌空間時,這是最貼切的形容。   話說回來,也讓人等太久了吧。洋一郎嘆著氣。年邁的侍者說完「我這就把誠意送來」這句話,消失在餐廳深處已經十幾分鐘了。或許準備「誠意」需要花一點時間,但也未免太久了。   「喂!」他叫了一聲,但沒有聽到任何反應。啪、啪。他拍了幾下手,年邁的侍者仍然沒有出現。到底在幹什麼啊?洋一郎托腮坐在餐桌旁,不停地抖著腳。   葡萄酒杯已經空了,紅酒瓶裡的酒也喝完了。雖然以前沒聽過這個牌子的酒,但味道很不錯,也可以在隨筆中提一下,一旦收到好評,再去向酒廠索取酬謝。   洋一郎無所事事,再度打量著餐廳。這裡有一種熟悉和懷念的感覺,好像很久以前,也曾經在這種只有一個侍者服務的冷清餐廳內用餐。   洋一郎突然想起當年讓他起心動念,決定踏入美食評論這一行的餐廳,也是差不多規模的店家,也同樣門可羅雀,只是沒有這麼陰沉,也沒有這麼陳舊。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當時他在某家貿易公司當業務。記得是在歲末的忙碌季節走進那家餐廳。他拜訪了好幾位老主顧後,已經精疲力竭,打算在回公司之前先吃晚餐,經過一條巷弄時,剛好看到那家餐廳。   當時,洋一郎對食物毫不挑剔,甚至覺得食物只要別太難吃就好,對飲食也沒有太大的興趣。正因為如此,他才會走進那家看起來簡直可說是粗糙,菜單上的菜色也絲毫沒有魅力可言的餐廳。那天特別累,沒有力氣去找其他餐廳了。   但是,那家餐廳的菜餚令洋一郎驚嘆不已,只是灑了鹽巴燒烤的料理入口後齒頰留香,令他感動得忍不住顫抖。那也許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對料理產生感動。   「這麼簡單的料理為什麼這麼美味?」   洋一郎問道,那家餐廳的侍者露出驚訝的笑容。   「這位先生,沒想到您的舌頭這麼靈光。」   洋一郎感到訝異。因為以前從來沒有人這麼說過他,而且他向來認為自己的味覺很遲鈍。   「為什麼這麼認為?」   「本餐廳的料理追求極致的恰到好處。」   「極致的恰到好處?」   「是的。」侍者點了點頭,「恰到好處對料理的味道有莫大的影響,通常都指鹹淡和火候的恰到好處,除此以外,還有攪拌、醃製得恰到好處,食材的生長和熟成也要恰到好處,說起來真是不勝枚舉。只要能夠在所有這些方面都掌握得恰到好處,即使不需要高級食材,也可以創造出色的美味。」   「是喔……太了不起了。」   洋一郎並不是嘴上說說而已,而是發自內心地認為很了不起。他覺得剛才吃的料理的確有這種感覺,雖然無法清楚解釋哪裡到底怎麼樣,但可以感受到整體的味道很和諧。   「而且,本店還會觀察客人的狀態。您看起來有點疲累,所以為您稍微加強了一點鹹味和甜味。」   「了不起……真的太了不起了……我第一次遇到這種餐廳。」   洋一郎雙手放在胸前,瞪大眼睛表示感嘆,侍者露出欣慰的微笑,但突然露出憂慮的表情。   「很遺憾的是,幾乎很少有客人滿意本餐廳的料理,雖然也許不該對客人說這些話,我雖然尊重料理的文化,但對過度追求抱持著疑問。飲食的本質是為了生存,所以料理只是扮演輔助的角色而已,讓飲食不會變成一種痛苦。然而,我認為時下人類對飲食的欲望已經過度,沒有限度的欲望很可能會導致自我毀滅。大部分人都迷失了飲食的本質,搞錯了方向這個現實令人悲哀。」   洋一郎吐了一口氣,他深受感動,覺得這種想法太精闢了。   「所以,你們餐廳的料理調味都很簡單。」   「您說得對,您是不可多得的客人,具備了很出色的感覺,能夠洞悉飲食的本質。我衷心祈願有更多像您這樣的人。」   雖然洋一郎並沒有因為聽到這樣的稱讚就得意忘形,但的確因此受到感化和啟發。走出那家餐廳時,洋一郎下定了決心,要發揮自己的潛能,研究料理文化,從事美食評論工作。   原來我具備了能夠洞悉飲食本質的出色感覺——   洋一郎從回憶中回到了現實,忍不住苦笑起來。至今過了二十多年,自己變了。原本清瘦的體型變成了滾圓的肥胖身材,但對料理的價值觀和態度有了更大的改變。   雖然當初他被追求極致的恰到好處,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追求極致簡單的料理所感化,因為侍者對料理的想法深受感動,如今他卻追求頂級美食,以美食評論家的身分耀武揚威。   他並不認為自己墮落了,追求美食是在提升料理文化,不能用所謂飲食本質這種冠冕堂皇的理由把人類和豬、狗混為一談。人類是喜新厭舊的動物,不可能整天都吃同樣的飼料。   他只去過那家餐廳一次而已。在改行成為料理評論家之後,雖然曾經想再去那家餐廳,卻始終找不到。當時為了能夠在業界闖出名號,他不眠不休地工作,等到終於能夠抽空再度前往時,已經過了將近三年的時間,那家餐廳可能在那段時間內倒閉了。   他完全想不起那家餐廳叫什麼名字,也許原本就根本不知道。事到如今,也根本想不起那家餐廳的地點。如果沒有走進這家名叫「HOLE」的餐廳,那家餐廳的事也許會一直沉澱在記憶底層。   他很想再度品嘗那家餐廳的料理,經過歲月的磨鍊,培養了和當年無法相提並論的敏銳味覺,不知道會對那道料理做出怎樣的評價?至今仍然會感動嗎?還是會感到失望?此生再也無緣造訪,所以這件事也成為無法實現的願望。   ——嗯?洋一郎用力吸著鼻子。好像有什麼香氣飄來,那是從餐廳深處,八成是廚房飄出來的味道,廚房好像在製作什麼料理,發出了刺激食欲的香氣。   搞什麼啊?洋一郎悵然地想道,原來不是去準備「誠意」,而是重做料理嗎?說什麼意味深長的話!他回想起年邁侍者可怕的臉,越來越火大。   雖然他剛才一口也沒吃,但從那道菜就可以瞭解這家餐廳的水準,難道以為憑那麼差勁的廚藝,能夠讓我滿意嗎?果真如此的話,他們也未免太不把上原洋一郎放在眼裡了。   心情惡劣的洋一郎決定等料理端上來後,除了一口也不吃以外,還要不發一語地掃在地上,然後憤然起身,假裝要離開。到時候他們就會乖乖拿出「誠意」。   話說回來——洋一郎閉上眼睛,用鼻腔品評著飄來的香味。   這股香味是怎麼回事?雖然知道是料理,但以前從來沒有嗅聞過這麼奇妙的香味。我對對鼻子的敏銳度有絕對的自信,如今卻不知道廚房裡正在做什麼料理,甚至連輪廓都抓不到。   他確確實實感受到充滿美味成分的香味,這股香味不斷刺激食欲,但是,有一股充滿原始魅力的香味直接衝向腦髓,好像要把整個腦髓都帶走。   洋一郎的喉嚨發出了咕嚕的聲音,嘴裡滿是唾液。   也許那個傳聞真有其事?真的有「好吃得要命的料理」嗎?這個想法掠過他的腦海,內心不由自主地激動起來。他發現自己正迫不及待地等待那道料理的出現。   過了一會兒,年邁的侍者終於現身了。他飄然走了過來,手上什麼都沒拿。   「目前正在準備,請您再稍候片刻。」   說完,他就準備轉身離去,洋一郎慌忙叫住了他。   「喂,等一下,我有事想要問你。」   「請問有何吩咐?」   「就是、那個,」洋一郎清了一下嗓子,動了動嘴巴,「就是關於目前正在做的料理……那該不會、就是傳聞中的料理?」   年邁的侍者面無表情地回答:   「請問傳聞中的料理是怎麼回事?」   「不,沒事。我覺得那個傳聞很荒唐,也完全不相信,只是有點在意而已。」   「請問是怎樣的傳聞?」   洋一郎把幾乎快流出來的口水吞了下去。   「傳聞說,這家餐廳有好吃得要命的料理……」   「呵。」停頓了一秒後,年邁的侍者發出好像衣服摩擦般輕微的聲音。沒有血色的嘴角微微上揚,雖然難以判別,但他似乎在笑。   「您真會開玩笑。」   「是、是喔……我就知道,我早就猜到會是這麼一回事。」   洋一郎嘆著氣。雖然他嘴上這麼說,但內心很失望。   「這位先生,您剛才說的傳聞——」   「沒事。」他伸出手掌制止了說到一半的年邁侍者。他為自己竟然相信無聊的傳聞感到羞恥,也後悔自己問侍者這個問題。他不想繼續聊這個話題。   「不好意思,只是玩笑話,你別放在心上。」   洋一郎把手伸向已經喝空的葡萄酒杯,在桌上轉動著,似乎想要化解眼前的尷尬,但侍者並沒有閉嘴。   「那個傳聞錯了。」   「好了啦,」洋一郎不耐煩地說:「我不是說別再聊了嗎?」   「不是這樣的。」   年邁的侍者緩緩搖著頭。雖然照理說不可能,但洋一郎聽到骨頭摩擦的吱吱聲。他的手臂上不由地起了雞皮疙瘩。   「這位先生,您誤會了。」   「誤會?」洋一郎眨了眨眼睛,「什麼意思?」   「本餐廳提供的不是好吃得要命的料理。」   年邁的侍者說到這裡,又撇了撇嘴角,發出「呵」的聲音。   「本餐廳提供的是——」   呼。一陣強風吹來。燈罩好像害怕似地瑟瑟發抖。洋一郎心潮起伏,背後好像有什麼動靜,他陷入一種錯覺,好像有那雙溼手摸在他的肩上。   「——是吃了可能會要命的料理。」   一陣寂靜。風聲中,只有滴答滴答的掛鐘用和心跳同步的節奏搖晃著鐘擺。   「……噗、噗哈哈。」洋一郎低聲笑了起來。   他完全沒想到這個不苟言笑的年邁侍者竟然會說這種玩笑話。因為他臉上幾乎沒有表情,再加上外形看起來有點可怕,洋一郎差一點上了當。   「原來不是好吃得要命,而是吃了可能會要命啊。太有趣了,只要是讓我感興趣的料理,那就來嘗一嘗。」   「謝謝。」年邁的侍者深深地鞠了一躬,「可能會要命,這樣也沒問題嗎?」   「噗哈哈,夠了,看到你的臉,會影響我的心情。你趕快下去吧。」   「好,敬請稍候……」   這時,傳來好像風鈴般的「叮鈴」聲,年邁的侍者輕輕「啊」了一聲,看向餐廳深處。   「料理好像剛好完成。」   「是嗎?太好了,端上來。」洋一郎揚了揚下巴,然後把酒杯舉到視線的高度,輕輕搖了搖,「還有這個,和剛才一樣的就好。」   「知道了。」   年邁的侍者飄然離開陰暗的外場,洋一郎看著他的背影,聯想到深海的水母。在陽光無法照到的黑暗世界內,水母發出可怕的光。   洋一郎的膝蓋發抖,內心湧起了不安。這是怎麼了?他忍不住自問。我到底在害怕什麼?該不會相信了侍者剛才說的話?   呵哈。洋一郎隨即發出自嘲的笑聲,搖了搖頭。那只是無聊的玩笑話?而且只是吃料理而已,完全沒必要害怕。   不一會兒,料理就送上來了。隨著年邁的侍者漸漸靠近,奇妙的香味越來越強烈,幾乎讓他感到窒息。當那道料理放在洋一郎的面前時,他雙眼緊盯著餐盤。   那道料理的外觀和剛才沒有太大的差別,既無美感,又感受不到絲毫創意,簡直糟透了,但此刻的他心潮澎湃。雖然大腦判斷根本不值得一吃,但本能強烈地主張「我想吃」的欲求。   洋一郎感到混亂。原本已經決定要把這種糟糕透頂的料理掃到地上,卻無論如何都做不到。他覺得人類根源性的欲求,吞噬了他身為美食家的驕傲。   前一刻湧起的不祥預感、隱約的不安形成了一道發出明確危險訊號的防護牆,擋在這種欲求面前,如今正用盡所有的力氣,呼天搶地般發出警告聲。   「請享用,酒馬上就送來。」   「喔,喔喔……」   洋一郎拿起刀叉。   那是一種魅惑而危險,離經叛道的興奮感覺。香味讓他的意識恍惚,心臟卻陣陣抽痛。   他已經把評論味道這件事拋在了腦後,只是純粹想要大快朵頤。他不想細細品嘗,狼吞虎嚥。洋一郎無法抵擋那股欲望,不由自主地被餐盤上的料理吸了進去。   擋在前方的防護牆在腳下崩潰,欲望張牙舞爪,他情不自禁地伸出了手。強烈的誘惑力粗暴地愛撫著神經,難以言喻的快感在血管內奔騰,全身不由地發出陣陣抖動。   「嗯、嗯啊啊。」洋一郎忍不住發出喘息聲。   大腦不知道叫喚著什麼。他沉浸在恍惚的快感中,在渙散中豎起了耳朵。   回來!趕快回頭!   這句話在腦海中產生繚繞的回音,但很快就遠去,消失不見了。   洋一郎忘我地用刀叉吃了起來,年邁的侍者為他倒著紅葡萄酒,眼珠子發出白色混濁的光芒……   不吃會死,但吃了也可能會死!欲望之胃不斷地哭喊著——還要更多!還要更多!這道由「HOLE」餐廳所提供的神秘料理,究竟是什麼人間極品?請您一定要親自來品嘗看看!五星主廚拓未司經典美味上菜,《歡迎光臨!找死料理店》!           

作者資料

拓未司

一九七三年生於日本岐阜縣,現居神戶市。畢業於大阪辻料理專科學校,曾在神戶的法國餐廳工作,之後又從事各種各樣的餐飲業工作。 他受到宮部美幸作品《火車》的影響,開始進行小說創作。二○○七年以《禁斷的貓熊》贏得第六屆「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大賞後,二○○八年以作家的身分正式踏入文壇。 他的作品經常融合自己在餐飲業的工作經驗,被譽為「美食推理作家」。另著有《蜜蜂的甜點》、《紅葉的夏季發生的事》、《彩虹色的餐盤》和《戀愛病要在餐前》等書。

基本資料

作者:拓未司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皇冠 書系:奇.怪 出版日期:2016-02-15 ISBN:9789573332053 城邦書號:A1300276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