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
請勿對號入座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請勿對號入座

  • 作者:苦苓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出版日期:2015-09-18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85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請勿對號入座——但這本書裡一定有你認識的人! 終於等到最犀利的「苦式幽默」 精采再現膾炙人口的「極短篇」! 一幕幕真實上演的荒謬大戲,一次次讓人啼笑皆非的世間輪迴。 苦苓:「我敢發誓,這一切都是真人真事!」 帶老婆和情婦一起出國的「專業玩咖」; 免費送歌詞,反賺一千萬的「文壇大師」; 一生清廉,窩藏小三無人知的「正直法官」; 生前呼風喚雨、身後不得好死的「商場大老」; 照顧鄉里(去旅遊)、提拔青年(去頂罪)的「地方善人」…… 這些人,你可能聽過、看過、認識過;但那些怪事,你絕對想像不到! 40篇赤裸裸真實秘辛,苦苓親眼目睹之臺灣怪現象!

目錄

代序 1 在解嚴之前 2 大師發功 3 彪哥是好人 4 大師的功力 5 他去理髮了 6 噩運女主播 7 狗與狗碗 8 買車驚魂 9 相對正義 10 大家演一下 11 買票誰看得到 12 老大的錶 13 酒店驚魂 14 只能靠你了 15 A片初體驗 16 天兵做饅頭 17 幾乎綁架案 18 是人是鬼 19 師生相吐 20 懸疑綁架案 21 你看得到我 22 情婦的臉孔 23 王排的祕密 24 得/不得好死 25 郭董的遺願 26 院長與夫人 27 正直的法官 28 那一隻襪子 29 夢遊仙境 30 影印鈔票 31 婚紗事件 32 當街槍擊事件 33 那晚過後 34 遇見良家女 35 妞妞的鋼管 36 小確幸典禮 37 機場打耳光 38 另一種報恩 39 看子彈亂飛 40 意外的結局

內文試閱

  3/彪哥是好人   口述者:許家阿婆,67歲   我們彪哥,真的是一個好人。   也不知道那些名嘴,為什麼一天到晚在電視上說他是黑道,他黑到誰了?我問親戚朋友厝邊隔壁,沒有人被他欺負過啊,就算他是黑道,關我們什麼事?   我只知道他人很好,附近新開一個眼鏡行,老闆是北部搬來的,也不認識他,他就直接送一個匾過去,人家好高興!像我們這些老住民更不用說,小孩想進什麼學校進不去的,公務員想換職位、調地方的,有違建縣政府說要拆的……只要託里長去跟彪哥說一聲,沒有辦不好的,啊民意代表不就是要這樣服務人民的?哪像有些人,選舉前到處拜託,選完連個人影都看不到。   所以彪哥在選舉,從來不掛布條貼海報開宣傳車,最多就是透過老人會招待我們去玩、坐遊覽車到處逛一逛,看風景買東西,還發一個便當,也沒有叫我們投票給他(聽我們鄰居說那叫「期約賄選」,他不用跟我們約)。要不然就是辦流水席,很澎湃哦,不是米粉隨便炒一炒那種,有龍蝦有鮑魚隨便你吃,連我這個老阿婆一年都會被他請到兩、三次,像這麼慷慨、這麼夠意思的人,大家怎麼會不投票給他?   所以我們里長在彪哥面前走路也有風,像上上次選舉我們這里說要開八百票出來,就真的開了八百票出來,一票也不少,大家都很有信用的啦!平常讓彪哥那麼照顧,選舉前又家家戶戶發「走路工」,除了少數不同派的,怎麼可能不投給他?   到上次選舉,有一個彪哥支持要選副議長的,投票前聽說票不夠,還差七百多票,彪哥就叫我們里長,把我們這個里的八百票都撥給他,結果開出來,剛剛好那個人就上了,多準呀!彪哥自己的票當然還夠當選,他如果不是那麼有義氣撥來撥去,每次得的票恐怕要選上三個議員都有剩喔。   我其實沒見過他本人,但是我孫子有,我孫子也是可憐,媽媽跑掉了,爸爸在臺北做工地,只好在鄉下跟著我這個老阿婆。有一次他說去同學家玩,大家在一起打電動,就有一個剃平頭、臉圓圓的「阿伯」走過來,嘴裡還嚼著檳榔跟他們說:「小朋友,有沒有做功課?」然後搖搖擺擺的走了,後來才知道他那個同學就是彪哥的孫子。   「那他看起來……有沒有很兇、很可怕?」我問。   「才沒有,超親切的,一點都不像什麼黑道的壞人!」   我這個憨孫很愛玩,根本不是讀書的料,我老阿婆沒沒讀什麼書也沒辦法教他,他勉強讀到國二就讀不下去了,變成那個什麼?……中輟生,對啦,每天晃來晃去,沒事幹。   本來想叫他去學「八家將」算了,沒想到不久後他卻說在跟彪哥。   「你跟他在做什麼?那麼細漢,也不能當保鑣,不會讀書,更不可能做祕書?」   我老阿婆腦筋還是很清楚的,孫子不敢騙我,說是跟彪哥底下一個叫「阿良」的,也沒什麼事幹,整天吃吃喝喝,有時候哪裡跟人家對嗆需要人就去充人場,有時候臨時去什麼店做圍事,也有時穿上黑衣服去參加黑道老大的喪禮……每次都有五百一千的可以拿,也不用動刀動槍的,算起來也是一個不錯的「頭路」啦!   後來聽說好像是水利會長的選舉,兩邊搶得很兇,彪哥出來「喬」一個退出,沒想到那個人怎樣都不肯退,過了幾天在自己家門被人家「砰砰」兩槍打死了,這下也不用選、更不用喬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彪哥幹的,警察查了幾天沒結果,反而是我孫子去自首,他跟的那個阿良有來跟我說,我孫子未成年又是自首,不會判很重,最多十年,說不定關個三五年就出來了,他們會吩咐好,他在監獄裡不會吃苦、更不會被欺負,叫我放心,在他關出來以前,每個月十萬塊的安家費他會親自送來……當我看見他從身上拿出一個裝滿千元大鈔的信封時,眼淚忍不住流了下來,這個憨孫我養了十幾年、操了多少心、替我惹了多少麻煩,從來沒有想到有一天他會用這個方法「報答」我,我兒子不用再辛苦寄錢回來,我這個破破爛爛的房子可以整修了,我還可以買一臺新電視、打一條金項鍊……不管怎麼說,我的苦日子算是過完了。   你說你說,我們彪哥是不是真正的好人?   4/大師的功力   口述者:鍾小姐,32歲,私人祕書   大師的文采真的沒話說,三兩下就寫出了一首動人的情詩。   詩的內容很平實,不像那些文藝作家寫的、不知所云的現代詩,雖是簡潔的文字卻有深刻的感情,很容易打動我們年輕人。而且大師的詩是有押韻的,光用唸的就很好聽,如果當成歌詞請人譜曲,一定會大受歡迎。   我跟大師講自己的想法,他卻只冷冷地笑笑:「請人做歌?我這一生只有人家請我,沒有我請人家的。」   大師這樣說也不過分,確實一天到晚有人請他,不管是開幕剪綵,或者是聯誼聚餐,各種講座更不用提了,大師興趣卻不大,因為他個性原本就很孤高,「懶得應付那些凡夫俗子」,除非……除非確定在場有標準的長腿美女,或者人家出的價碼達到六位數以上。   今晚的聚會既然兩個條件都符合,大師當然欣然赴會,而我這個小跟班也沾了光,不但親眼看見媒體界的幾個大亨、企業界的幾個大老闆,還有一個剛出道不久的美女小歌星……如果不是僥倖當了大師的小助理,我可能一輩子也只會在電視上看見這些人吧?   大師喝了不少酒,在大家左一句右一句的恭維,以及美女歌手的撒嬌之下,一高興就信口把剛做的情詩唸了出來,大家果然擊節讚賞,而且感覺不像是巴結,因為有好幾個人都要求看看詩稿,害我趕快跑到餐廳櫃檯影印了幾份,於是人手一張吟哦朗誦,我好像沒跟大師參加過這麼有文藝氣息的聚會。   「太好了!我們就找人來譜曲,這首歌一定火熱大賣!」現場一個唱片公司老闆打鐵趁熱,立刻掏出支票簿來,「大師這首歌就賣給我,我保證請人做成最動聽感人的情歌……」   「對啊對啊,還可以做為我們下一張唱片的主打歌。」長腿歌手的經紀人也立刻跟進、敲鑼打鼓。   「我不賣。」大師臉一沉,全場隨即鴉雀無聲,不知哪裡得罪了他,「大家都是好朋友,賣什麼?這首詩送給你!」頓時全場掌聲如雷,剛剛開口的兩個人感激得不斷點頭,大家紛紛讚美大師的高風亮節、不同流俗,也把這場聚會的氣氛帶到最高潮。   後來他們果真很認真的請了有名的人作曲、編曲、拍攝MV,而且開始對媒體放消息,暗示大師親筆創作的第一首國語流行歌即將問世,我一方面替大師高興,一方面也好奇一向看錢很重的大師,這次是怎麼了?   大師出版的書銷量雖好,但大師仍然擔心出版社偷他的版稅、沒有每一本跟他算錢,居然要求在每一本書的版權頁上蓋他的私章,因此每隔不多久,我就得跑到出版社去,在剛印出的每本大師的書上逐一蓋章,有時候蓋的頭都暈了,晚上睡覺夢裡都是一顆顆印章……   還有去電視臺錄影,例如他一集是兩萬元,有一次錄影錄得較長,製作單位說要剪成兩集,其他來賓不以為意,大師卻馬上說不行!那得給足他四萬才可以。   而這一次的情歌,就算現在市場不好,畢竟打著大師的名號,如果能賣個一萬張,那大師應該也有幾十萬的版稅好拿,他何時變這麼慷慨了?連對方打電話來說還是要簽個正式的合約,都被他三言兩語頂了回去:「簽什麼約?不是說好送你的嗎?送禮還有簽約的呀?做朋友還有簽約的呀?再囉哩囉嗦我就收回,不給你們出了!」   終於大功告成,整張以大師情歌為主打的唱片完成了,長腿歌手的MV也攝製完成,熱烘烘的幾千張CD正待送往全臺,大師要我打電話給唱片公司:「請付這首歌的作詞權利金:一千萬!」   「什麼?不是說免費送給我們?現在都要出片了反而要一千萬!哪有那麼高的行情?早知道就不出了!」   唱片公司老闆在電話裡的聲音,大得連旁邊的大師都聽得見,他十分淡定的說:「你跟他講,誰答應送他了?同意書在哪裡?有簽合約嗎?叫他馬上付一千萬來,不然就請他銷毀所有的CD、停播MV、停掉宣傳活動……這樣損失應該不只一千萬吧?你叫他自己好好考慮,我給他二十四小時決定。」   大師不愧是大師,太準、太狠、太絕了!如果當初這首詩他用賣的,了不起拿個十幾萬吧(說不定還不到),用「送」的卻可以拿到一千萬……我講完電話後竟然全身發抖,不知道是興奮、還是害怕。   5/他去理髮了   口述者:AMY,24歲,報社助理編輯   報社社長打電話來時,A哥剛好不在座位上。   A哥和B姐是我們報社副刊的兩名副主編,表面上各司其職、合作愉快,其實明爭暗鬥、不擇手段。   問題出在我那個表舅,也就是副刊的主編身上。   副刊主編還兼報社副總編輯,表示他很重要,所以很忙,所以不常到副刊辦公室來,每次都是在日本料理店吧,一邊喝著清酒一邊吃沙西米,然後打電話來問今天都登哪些人的作品,某某人的某篇什麼時候登,都安排好了那OK可以上版了,然後他就沒事了繼續喝酒吃肉——這個位子也太好幹了。   當然主要幹事的就剩下A哥和B姐了,兩個人也共事多年了照說應該很有默契,壞就壞在我這個表舅主編最近不想幹了,我大惑不解:天下還有比他輕鬆的工作嗎?他說應該沒有了,但他現在有機會去替一個宗教慈善團體管財務,「那有多好賺你知道嗎?神不知鬼不覺。」   「那我……」   「你放心,我已經交代了,你在報社的位子不會丟,有機會自己爭取升任編輯。」   編輯上去就是副主編,再上去當然就是這個即將空出來的主編位子,於是最有希望「接班」的A哥和B姐展開了熱烈的鬥爭,首先就是爭取在副刊工作的人馬,大家各自選邊站,以「奠定」自己未來的基礎,這時當然要慎重衡量局勢:   論名氣、人脈和能力,A哥明顯強一些,B姐唯一的優勢是資歷比較久而已,除非報社也來個「女性保障名額」,否則B姐的勝算不大,但她做人周到,經常幫編輯們帶咖啡甜點零食的,又很少疾言厲色罵人,所以也拉到了近一半的人馬。   唯一沒表態的就是我了,我的靠山大家都知道,所以也沒人逼我選邊,我倒是很好奇表舅主編的態度。   「那你要離職,也得推薦繼任人選給社長吧?」   「那當然,人不在,影響力要留著,將來多少用得到。」   「那你會推薦A哥和B姐讓社長挑一個嗎?」   「傻瓜,那萬一他挑選了不是你心目中的人,不就慘了?」   「那怎麼辦?只推薦一個?」   「那也不行,上面會認為你有私心。」   哇!沒想到大人的世界那麼複雜,我聽的一頭霧水。   「你要把自己心目中的理想人選,和明顯不怎樣的兩、三個人,一起提在名單內,上面只要還沒腦殘,當然會選最優秀、也就是你中意那個,而他還以為是自己的英明抉擇呢!」   一番話說得我恍然大悟,忍不住好奇心:「那……你會選……我猜是A對不對?」   「錯錯錯,A是比較強,但是比較強的人以後表現可能比我好,大家會認為我不如他,我雖然要離開了,難保以後不會回來或去別的地方,如果讓人留下他比我強的印象,那我還怎麼混?」   「所以你要選比較弱的B?」   「對啊,比較弱就沒有這個問題,而且她不強,又知道自己不強我還選她,就會感恩圖報,我才能繼續發揮影響力啊!」   第二番話又說得我瞠目結舌,果然「大人」的世界太複雜,思路太繁密,好在我還小(既指年紀也指位置),不用煩惱這種問題。而表舅主編已把辭呈和這份建議書寫好了。   但不知社長為什麼會親自打電話找A哥,電話響了兩聲,他的親信正要伸手去接時,B姐從對面衝過來搶走話筒:「喂,副刊部,哦是社長呀,您找A呀,呃……」她故意頓了一下,環顧四周,「他去理髮了,有什麼——」「咔!」的一聲,社長重重掛電話的聲音,好像現場每個人都聽得到。   通常有人漏接電話時,我們都會說「他(她)不在位子上,待會請他(她)回電給你。」這種既不必說謊又保持彈性的說法,算是最起碼的互相掩護吧,沒想到B姐這麼狠,讓社長以為有人膽敢在上班時間去理髮,這不是「無法無天」嗎?何況她明知A哥昨天吃壞肚子,今天在辦公室跑廁所跑了好幾趟……   不久B姐果然榮升主編,A哥憤而請調別的單位,表舅主編請我吃日本料理時說:「本來社長是不太想用B的,所以特別打電話要叫A來談談,誰曉得他去理髮了,哈哈!這一招夠狠!」   6/噩運女主播   口述者:謝小莉,33歲,銀行職員   姐姐出事了。   我知道她早晚要出事的,勸過她好幾遍,她不聽。   她是有線電視臺的新聞主播,不是第一線的,通常播早上、下午或假日的新聞,偶爾也會吃螺絲,雖然不像那些大主播那麼有名,但畢竟天天上電視,走在路上常被人認出來。   說好聽是主播,其實不過是發音標準、字正腔圓的「讀稿機」,每天行禮如儀的播幾遍新聞就沒事了,薪水不多不少,但「電視臺主播」這個頭銜還頗唬人的,好像再來就是要嫁入豪門了。   她還有一個工作就是陪吃飯,本來也不能說是工作,應酬嘛,例如業務部主管來找新聞部主管,新聞部主管就來找她,說是有個大客戶找兩位主管吃飯,請幾位主播作陪,這樣好像很難拒絕厚?總不能讓上司為難,而且不過是吃個飯而已,到時寒暄幾句、低頭吃飯,找空檔先走也就算「完成任務」了。   第一次吃飯比料想中好,兩個男主管,主播只有她一個,客戶是個中年微禿的男子,長相平凡,但說話客氣,也只跟她短暫交談幾句,帶著一個中年女祕書,在旁邊瞇瞇的笑著。   五個人連喝了兩個鐘頭,大家分頭告別,女祕書說要送她去搭計程車,臨走塞給她一個紅包,她來不及推拒,心想可能是禮劵什麼的,回家打開,是十萬元現鈔。   陪吃飯就有十萬,那如果更進一步……姐姐跟我講這件事時,我還義正辭嚴的罵她,她卻說跟男友還不是做,而且一毛錢也拿不到,看來她心意已決,是阻擋不住了。   以後她就很少再提跟人吃飯的事,好像也不用主管出面了,對方自然會派車來接她,有幾次我來電視臺接她下班,看她就被人載走了,每次的車子都是豪華名車,但都不一樣品牌,看來這個客戶夠闊氣——後來才知道車上是不同的人。   我不想說姐姐已經開始「賣」了,但她有一次喝多了,回來告訴我這錢真好賺!通常是被接去一流大飯店的最好餐廳,吃一餐最貴的,再在飯店的禮品店或商店街逛一逛,她愛買什麼包什麼鞋自然有對方付帳,然後再到頂樓的豪華套房春宵一度。   「妳這樣很像一場又一場的麻雀變鳳凰耶!」我挖苦她。   她卻哈哈大笑,「麻雀?鳳凰?什麼鳥都一樣,錢才是最重要的!」她醉了,打開新買的柏金包,抓出一大把鈔票,撒的整個房間都是。   這種「銀貨兩訖」的事,為什麼會變成報紙上的標題「女主播美色詐騙/日本男人財兩空」的新聞呢?看內容大概是姐姐跟一個專程慕名而來的日本人,拿了人家錢卻沒「交貨」,日本人就跑去她的電視臺投訴,才造成了這個沸沸揚揚的大醜聞,重點還不是以色詐財,重點是應證了大家長久以來的想像:女主播,至少某些女主播有在賣,那又可以聯想到更多女藝人、名模……電視上的名嘴們鼓起如簧之舌,一個個大爆市場、交易、行情各種黑幕。   姐姐關機了,還好我知道她住家電話,她剛接時還怕怕的,一聽是我就開始哭訴:「我完了!天啊!我怎麼知道會這樣!是張姐(想必是她的經紀人)說有一個日本人想找我,我心想日本人言語不通,吃飯逛街就免了,省得浪費時間,就加他一倍錢直接約在╳╳飯店的房間就好了,反正最後還不就這個目的,對方也答應了,張姐告訴我到八三一號房,我如約去了,果然是一個日本人開的門,他看到我也很高興,二話不說就辦起事來,大概很滿意吧,我臨走時還給了我八千塊,照說錢都是由張姐先收的,我想這大概是多給的小費吧!我高高興興的回到家,半夜卻接到張姐的電話說我怎麼沒赴約,我說放屁!事都辦完了怎麼會說我沒去,一生氣就關上電話不接了,沒想到第二天報上就寫我這樣了……」   「那到底是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房間是八三七,我聽成了八三一了,白白便宜了另外那個日本人,他一定也是在飯店叫了小姐正在等吧,剛好我來了……唉!真倒楣。」   我還沒說真正倒楣的事呢,由於報上挖出姐姐在美國的大學學歷是假的,和她一樣學歷的我也被銀行調查,把我開除了。

作者資料

苦苓

本名王裕仁,1955年生,祖籍熱河,宜蘭出生,新竹中學、臺大中文系畢業。 曾任中學教師、雜誌編輯、廣播電視主持人,獲《中國時報》散文獎、《聯合報》小說獎,《中外文學》現代詩獎及吳濁流文學獎,著作五十餘種,其中「苦苓極短篇」系列,奠定苦苓幽默形象、犀利文風,更創下暢銷逾百萬冊的紀錄。 現為雪霸國家公園解說志工,沉潛八年,驚豔於天地萬物超乎想像的各種生命形式,遂提筆書寫自然。2011年開始,陸續出版《苦苓與瓦幸的魔法森林》、《苦苓的森林祕語》,成功開創新型態書寫,以生動詼諧的方式開啟認識自然的全新視角。2013年寫下《我在離離離島的日子》,以散文形式深刻反思人類與自然的親密關係。2015年最新力作《請勿對號入座》,則用諷刺中帶有戲謔的筆鋒,描寫各種奇人異事,再掀膾炙人口的「極短篇」風潮。 苦苓好好玩部落格:coolingplay.pixnet.net/blog

基本資料

作者:苦苓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苦苓作品集 出版日期:2015-09-18 ISBN:9789571363622 城邦書號:A2201237 規格:平裝 / 單色 / 20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