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素人之亂:日本抗議天王寫給22K崩世代的生存祕笈!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 素人之亂:日本抗議天王寫給22K崩世代的生存祕笈!

  • 作者:松本哉
  • 出版社:推守文化
  • 出版日期:2012-02-01
  • 定價:280元

內容簡介

法律是一條線,不踩真是不開心! 人窮沒關係,只要找對方法 資本主義算哪根蔥啊? 在校長的背上用噴漆噴上大大的「犬」字,他是怎麼辦到的!(驚) 正規軍太無聊了啦,熱愛造反的游擊隊才是王道! 在車站前廣場大罵對手陣營的候選人是豬,真的是太爽快了! 一本讓衛道人士看了半夜睡不著覺的書! 上腎下炎法師不推薦、鋰加銅拍桌大斥、飯蒂鋼剩飽鑼三世(誰?)堅持列為禁書! 要比人多?他打敗所有正式社團組織,創下日本反核遊行史上號召最多人次上街的破天荒紀錄。一戰成名!(遠目) 要比人少?他獨創的四人遊行引來日本警方的高度關切,創下鎮暴警察人數比遊行人數多的殺千刀首例。立馬進入警界黑名單XD。 松本哉著名事蹟一覽表——(以下僅列出輔導級片段) 粉碎黑心學生餐廳鬥爭:在學生餐廳門口偷接學校的電煮咖哩飯,瞬間搞垮餐廳生意。 啤酒祭抗爭:在校區內販售五百罐以上的發泡啤酒,造成校園出現大批的酒醉學生!趁著酒意還煽動眾人模仿李小龍,闖進校長室大鬧! 校長全身油漆事件:闖進正在和企業勾結改造學生計畫的會議室,摸到桌子就翻、拿著油漆就潑,看見爬在地上的大人物們,就用噴漆在他背上噴上大大的「犬」字,簡直是鬼哭神嚎的人間煉獄。太華麗了! 放鴿子遊行:以「粉碎充斥商業主義的聖誕節」為由申請遊行,宣稱會有數百人集結,結果「大家都臨時有事」,幾乎沒人到現場,讓待命的數百名鎮暴警察大囧,事後遭警方嚴厲斥責。 德國登陸作戰:趁著在德國宣傳紀錄片的機會,參加柏林等地的遊行。遊行現場煙霧彈、煙火、石塊、油漆彈、催淚瓦斯飛來飛去,還被警察追逐毆打。德國的警察超強。 一生辛勞努力賺錢,租房子、買房子、養孩子,最後再把剩下的錢拿去買塔位,這樣對嗎?我都要哭了! 旅日知名作家劉黎兒:「松本哉是個打游擊的造反王。他在日本儼然已是傳奇人物。」 資深媒體人黃哲斌:「社會不會自動改變,除非我們介入。這傢伙,真是太讚太有趣了。」 自轉星球出版社社長黃俊隆:「上知搭霸王車,下知賣咖哩飯,松本哉是窮人生活的街頭藝術家。」 參選議員是為了作亂!宣傳新書卻遭限制入境? 革命總是近在眼前的,振作點好不好! 牆在那裡,不塗鴉行嗎!街頭就在那裡,不上行嗎! 《素人之亂》二○○八年六月於日本出版,挾帶著日本經濟大動盪的社會氛圍,以及「造反天王」的稱號,成功征服日本次世代的心,隨後又推出《貧乏人大反擊》一書,同樣引發次世代追隨風潮。《素人之亂》一書,除了講述松本哉自大學時代就積極「自搞」小型學運,成功抵制了大學和企業的聯合改造學生行動,也分享其出社會後,成功以「非常規」方式抑制惡法通過,種種上街遊行的奇情怪況。 經常以「窮人」、「無路人之人」自稱的松本哉,且在此書中以「不花一毛錢過生活」的單元,分享其拒絕資本主義壓榨性引誘消費的生活經驗,雖難免惡搞,或遊走法律邊緣,但若以輕鬆角度看態,亦可接收到其「反過來看世界」的視角,體認到不同於世俗標準,但絕對有趣的人生可能。

目錄

推薦序01:造反才有自由與生存──傳奇性十足的松本哉∕劉黎兒 推薦序02:素人葷人都來亂∕黃哲斌 推薦序03:窮人街頭藝術家∕黃俊隆 自序:貧窮人的逆襲——免錢的生活方式 台灣版前言:歡迎光臨日本的白爛窮人社會 第一章:貧窮人救急生活術 第二章:無敵的席捲街坊大作戰 第三章:一起造反 第四章:連這種店都可以活下來 第五章:雨宮處凜(右翼)╳松本哉(左翼)對談集 松本哉年表 結語:窮人可是不會乖乖聽話的! 台灣版後記:We are the 99%!

序跋

序:貧窮人的逆襲——免錢的生活方式
  歹勢!怎麼一開始就講得好像有點過頭了,什麼免錢的生活方式?科科,坦白講,其實是不大可能發生的事啦。   但是,請千萬冷靜!別急著打我啊!我早已研發出超越這個目標的無敵作戰法計畫了,大家請放心哪!   說起來,這世界真是愈來愈無聊了。老是有人要出來呼籲該怎樣過生活,這個不能做,要拿那個誰誰誰做榜樣……真夠煩的你們知道嗎!   最近有個很常被掛在嘴上的詞,叫做「格差社會」(譯註:指富者愈富、窮者愈窮的社會現象),是個大家一聽到,就馬上緊張地想拚命往上爬的詞。只是,我們怎麼可以被這麼笨的社會潮流給淹沒了呢!當我是白痴嗎!當個不上不下的上班族,用三十年的貸款買房,想跑也跑不掉。跟無聊的男人結婚,過著百般無聊的家庭生活,最後又受不了壓力掐死自己小孩?向公司宣示效忠,想像自己將被提拔成高級主管,結果卻發現自己只被當成耐操的廉價勞工,最後還得憂鬱症然後翹辮子!還有比這些更笨的事嗎?   嘿!但反正事情都已經演變到這地步了,那我們是不是更該豁出去,來過個任性的人生咧?   看看現在社會上的輔導就業政策,說要支援什麼尼特族(譯註:NEET,英文全名為「Not in Employment, Education or Training」,指不是學生,沒有工作,也沒有意願工作的)、飛特族(譯註:Freeter,非正式員工的打工族),結果還不是都在勸人「認真打拚」!   好,那我們看看什麼叫做認真打拚?薪水低得要命又要被操到半死,放假時想上街輕鬆一下,商店裡卻堆滿了一拖拉庫新產品,似有若無地不斷刺激著你的消費慾。剛領薪水的你很容易就被誘惑,一個不小心就買下十萬圓高級微波爐之類的白痴東西,口袋又再度一毛不剩。想找個地方休息,一到公園,卻發現長椅上被裝了幾個莫名其妙的手把,想躺下來睡覺也不行,車站的候車室被拆掉改裝為星巴克,走到哪裡都在向你要錢。百般無奈地回家,打開電視,就看到融資公司的正妹廣告說:「大家來借錢唷!」以為去借錢可以碰到美眉,結果那裡只有一台冷冰冰的自動借款機在等你,最後還會被臉色很難看的硬漢們討債……(喂!這跟當初說好的不一樣吧!)   那好,我們不借錢,每天辛勤工作,努力存錢,買了液晶電視,也買了乾洗衣機,再拚命點買台TOYOTA(當然是貸款),在千葉或埼玉等鳥不生蛋的郊區貸款三十年買棟小房子,花光退休金買塊好墓地。一直到死為止,你都必須把賺來的錢吐得一乾二淨,這就是在這個「格差社會」裡認真打拚的下場呢!   嗚嗚……這是什麼世界?聽起來未免也太無聊!   「我是正職員工,結了婚生了子,也買了自己的房子,我該算是人生勝利組吧?」正在想這些事的你,實在是又傻又天真呢!告訴你,你早就是個大窮人了。真正的贏家,是沒事幾年不工作,錢也會自動滾進來那群人。但是想成為這種人,必須心狠手辣,想辦法幹掉身邊的競爭者,也就是一般人通常做不到的事。更何況,錢會自動滾進來,正代表別人正在代替你辛苦工作。如果想過這種生活,最好覺悟一件事,那就是自己隨時可能被世上窮人窮追猛毆。   那……平凡的我們如果不工作,又會怎樣呢?當然是一下子錢就花光光,窮到連吭都吭不出聲來啊!必須一步一腳印生活的我們,真是不折不扣的窮人呀!我甚至可以說,現在日本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是這樣的窮人!頂多只是優秀的模範受刑人和麻煩製造者的區別而已,說穿了大家同樣都是囚犯唷!嗯……到了這個地步,看來是非逃獄不可了!   不過在這個社會上,只要一有人說出「我只想過自己喜歡的生活」這種話,一堆煩死人的傢伙就會馬上展開勸說:「不行,你要更努力才是啊!」、「要為社會貢獻哪!」……等屁話。而我,只想請各位記住一件事,那就是繼續相信著「為社會打拚→促進社會經濟繁榮→從中乞求一丁點兒溢出來的榮華富貴」的生活模式的人,不是被那群有錢人騙了,就是相當優秀的奴僕。所以,請別再自欺欺人了,為公司做牛做馬,最多也只是換得一點卑微的零用錢罷了!   相對的,如果是用「做喜歡的事→發生困難→想辦法解決」這種思考模式的話,就顯得正常多了,而且能為人生帶來許多大快樂呀!   好!那麼就決定任性地生活了!耶!我們再也不要聽那些無聊傢伙講的話了!一起輕鬆快樂地生活吧!屬於窮人的力量要開始猖狂了!就這麼決定了!慶典開始了!Party開始了!來亂了來亂了!   讓那些傢伙知道窮人的力量有多可怕吧!

內文試閱

三章:一起造反
  和許多人一樣,我也是從大學時代才開始懂得造反。我在九○年代後期進入法政大學念書,當時的法政是間風氣不錯的學校。校園有點髒亂,飄散著貧窮氣息,相對的也充滿了自由的氛圍,學生可以做任何自己喜歡的事。只是好景不長,學校的經營團隊動起了賺錢的腦筋,開始計畫如何把學生訓練成「對企業有用的人才」。自從學校的經營方針改變後,不像話的事情就接二連三發生了。首先他們打掃校園,然後提出種種規定。這個不行,那個也不行,最後甚至宣布:「學生不得擅自進行活動。」整個事態可說是愈來愈離譜。   那時我胸口湧起一股怒意,想說辛辛苦苦繳學費讓你們賺,為什麼還要聽你們的話,去當什麼莫名其妙的企業人才?所以便組了一個「守護法政貧窮風氣協會」。一開始我做了一個長四米寬一米、上面寫著「法政大學是間窮學校」的巨大看板放在學校門口,還拿寫著「有錢人的大樓滾蛋!」的傳單到處亂發。本來只是想惡作劇一下,沒想到卻演變成接下來數年法政大學的風風雨雨,徹底讓那些混蛋知道了我的厲害。   粉碎黑心學生餐廳鬥爭   有一次,一位窮學生很生氣地跑來跟我說:「最近學生餐廳的食物份量愈來愈少!最過分的是白飯,少得不像話,叫我怎麼受得了!」的確,當時法政大學的學生餐廳風評很差,跟其他大學比起來,不但難吃,連量也不多,根本就是算準了要占人便宜!於是我登高一呼:「一起來懲罰學生餐廳吧!」最後決定來辦場餐廳抗議集會。   「守護法政貧窮風氣協會」雖然名字很響亮,但事實上成員也不過小貓兩三隻,是個有名無實的團體,就算辦集會也一定搞不起來。所以我們決定要虛張聲勢,先採取物量攻擊,印了三千張「十萬人將於餐廳前集結!」的傳單,從早到晚在校園四處張貼,然後每天拿著大聲公,在校園各處進行「學生餐廳的東西能吃嗎?」的演講會,還找來一些認識的朋友冒充聽眾,就怕人太少會露餡,還叫他們三不五時去變裝後再回來聽,製造出一股人來人往的氣勢來嚇人。我們的作戰非常順利,不久後校內就開始傳起「有個不得了的團體出現了」的謠言,周遭的氣氛也漸漸改變,大家開始心想:「集會當天可能會有大事喔。」   到了當天,謎團終於揭曉。一百多個窮學生聚集在餐廳前,毫無章法地對著餐廳亂罵:「賣那麼貴給誰吃呀!一群混蛋!※#&◎……」好像單純只是來一吐平日累積的怨氣一樣。可是緊接著,主角出現了!他開始哭訴白飯的量太少,造成生活上的種種痛苦。這番話讓大家的怒氣猛然急升,現場情況愈來愈難控制,一場名為「衝餐廳」的笨蛋鬥爭就這樣展開了。眾人大叫著:「難吃死了混帳!」、「一群節省白飯的守飯奴!」……接著突破餐廳大門,開始往裡面衝!這一衝,整個場面變得一發不可收拾。有人喊著:「還錢來!」然後趁亂把碗盤收進自己的包包,還有人跑進去廚房大鬧,嚇死了餐廳的職員們。   抗爭告一段落,後來或許是怕惹上更多麻煩,學生餐廳竟然自己開始了十圓折扣優惠,白飯也不敢再隨便亂盛,每碗都用磅秤量過才敢端出來。早知如此,一開始就這樣不就沒事了嗎?   這就是值得紀念的第一場抗爭活動。   暖桌鬥爭、火鍋鬥爭、喝酒鬥爭   大學和駕訓班或英語補習班不一樣,不是個單向傳授知識或技能的場所,而應該是讓學生能研究任何想研究的事、辦任何想辦的活動的地方。學生才應該是大學校園的主角,可是學校的經營團隊,竟然吐得出「上完課就快回家,多餘的事就別幹了」這種話。為了對抗這種不公不義,我們決定開始發起「校園逗留抗爭」。   首先是暖桌抗爭。我們拿著暖桌,突然出現在校園內的廣場(當然是戶外),招攬正要回家的學生,一起就地開大型同歡會。這個活動的反應很好,我們在天冷的時候煮火鍋,秋天時升起七輪炭火烤秋刀魚,讓大批學生紛紛停下回家的腳步聚集過來,氣氛相當熱烈,到最後甚至連掃地的阿伯、喜歡湊熱鬧的教授也加入了這場大宴會。我根本不覺得這是什麼壞事,但這似乎造成了那群臣服於企業的學校高層很大的困擾,也激怒了一些教職員跑來痛罵我們。可是他們再怎麼罵,我們也只是在那煮煮火鍋而已,所以學校一直不敢做出太強勢的鎮壓。   在校園內煮火鍋、烤魚的光景實在太白爛,久了之後大家竟然也習慣起來,群聚過來的笨蛋愈來愈多,如此一來就更沒人能阻擋了!許多上完課的學生,經過這就開開心心地坐下來,還不只是在暖桌上煮火鍋而已喔,有人拿了電視、有人搬來冰箱、有人帶電鍋來煮飯,荒謬的傢伙們陸續出現,大家一起喝酒喝到天亮,然後直接去教室上課,上完課再回到這裡聚集,有些人根本就像是住在那裡了……廣場上人來人往,成員陸續交替,這場暖桌鬥爭(這樣也叫鬥爭?)就這樣持續了數個禮拜,著實是個令人畏懼,而且能頻繁執行的戰鬥!   不過,學校高層最後果然還是受不了,在理事會上提案商討對策。學校職員發了好幾封「立刻解散」的警告書來,還在公布欄上張貼告示,處罰首謀犯(也就是我)。公文上寫著:「松本哉於校園內擅自陳設暖桌、喝酒等暴行……」由於這個內容實在太可笑,反而讓我的知名度暴漲,廣場上的人也愈來愈多,簡直是一發不可收拾。   就這樣,當時只要一到傍晚,進入大學校園,就會看見誰正在煮火鍋或烤肉的景象。處處都有狼煙升起,呈現出一種異常的風貌。連完全不認識的人也開始在一旁辦起烤肉派對,一經過就會有人問你:「要不要喝杯再走?」這些事竟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走在路上就能交到朋友,真是間好大學哪!   最高決戰!校長全身油漆事件   學生時代最後的最後,二○○一年時,發生了一場華麗的戰鬥。   當時,學校高層正與企業家們一起在動些壞念頭,看來是想把大學從「學生可以自由學習、研究、自主活動的場所」變成「企業的即戰力養成所」。什麼跟什麼嘛,實在太愚蠢了。明明是我們在付學費,為什麼還要乖乖受人擺佈?如果真想要學生聽話,那就還錢來呀!   於是在九月二十一號,法政、早稻田等校的校長、歐力士集團的宮內會長與許多企業高層聚集在法政大學,準備召開一場邪惡的作戰會議。當時的法政可是貧窮人的叛亂據點,豈可允許這種會議在本校舉行?「好!我們就衝進會場懲罰這群壞蛋!」大家這麼說著,找了二十幾個人便一起衝了進去!   在新蓋好大樓的二十七樓樓頂、大約有五十個大人物聚集在觀景大廳的一場嚴肅會議,就這樣一瞬間被搞得面目全非!雖然我們這邊有的只是一群笨學生,但管他那麼多,看到桌子就翻、拿著油漆就潑,還有人拿起一旁的滅火器亂噴,看到爬在地上的大人物們,就拿噴漆在他背上噴下大大的「犬」字,簡直是鬼哭神嚎的人間煉獄。這是個超乎預料的戰果!太華麗了!   葛飾別墅作戰   油漆攻擊大成功是很不錯,但敵人可不是省油的燈,馬上報了警來抓我,這一抓就被送去了拘留所。   「慘了!這次栽了……」這個懊惱的意念在我進拘留所後馬上就消失了。因為我發現那明明是個好玩到翻的地方!拘留所是六人房,跟我同房過的有黑道大哥、藥頭、從福建省來卻簽證逾期的拉麵店老闆、賭博遊藝場店長、喝醉酒生氣像藍波一樣打人的阿富汗風美國人、色狼、殺人犯、偽卡製造專家的香港人……等平時只有在晚間新聞才看得到的人物,還有個有二十六次前科的詐欺犯!每個人的故事都非常精彩,幾乎每天都聊天笑到肚子痛。從沒想過牢房這麼有趣,可以聽到平時絕對聽不到的極惡資訊、詐騙集團談話術、殺人犯的人生觀……等,無疑是場相當棒的社會學習。   整天跟這群人關在一起,大家閒閒無事就在那邊滾來滾去看漫畫,感覺上也不過就是個房客看起來有點兇的青年旅館而已,各位如果有機會一定得去瞧瞧才行。   補充說明一下,一開始我被送到築地署的拘留所(築地魚市場就在附近,一開始還以為能吃生魚片,結果來的是普通便當……),後來被轉送到位於葛飾的東京拘留所,四個半月後才出來。   嗯,大致上就是這樣。可惜礙於版面,無法一一介紹清楚。其實當時(現在我想是更過分)日本的大學漸漸都有把學生當成賺錢道具的傾向,開始打起一堆不像話的餿主意想控制學生,所以有許多場激烈的鬥爭,都在此時展開。有人在課堂間的空檔揹著啤酒架(就像日本職棒比賽時穿梭在觀眾席間的啤酒小妹/弟一樣),在校園正中央開始兜售啤酒,開起露天啤酒大會,讓大家都喝得東倒西歪後,我們再趁勢拿起大聲公喊:「那裡有壞蛋!」一群醉鬼就這樣衝進校長室,引起了一場大騷動。(之後我被勒令停學一個月)   那時候,我只要一到外地旅行,就會帶一堆傳單到處亂發。結果這股騷動的風氣就這樣從北海道延伸到九州,在許多學校或咖啡店蔓延開來!事隔多年,不知道現在變怎樣了?但總之騷動是件好事!   好,照順序介紹下去。或許是在大學引發太多騷動了,後來一些不大去上的課都莫名其妙地PASS過去,在幾乎是被校方強制驅離的情形下,我離開了校園,開始步入街頭。   那是二○○一年的事。   只是,才決定換個心情,好好重新觀察這個城市,卻發現不管到哪,都非常無趣。以前雜亂的街道變得整齊劃一,一眼望去什麼都一目瞭然。人們聚集的廣場也被收納在大型的商業複合設施中,一切都愈來愈合理化。「來,這裡是一家人買東西的地方」、「來,情侶想看夜景一定要來這」、「來,這裡是看了流行雜誌,來東京玩的高中生血拚的地方」……整個街道就這樣被規劃在許多框架中。可是……一個混沌不明、隨時都會有意外驚喜出現的城市不是有趣多了嗎?那才叫文化不是嗎?像這種井然有序的都市,實在是太虛偽了!別開玩笑了!還我錢來!就這樣,我開始嘗試將街頭奪回到自己手中。   路上大宴會作戰   為了讓在街上徘徊的窮人們站出來騷亂,當時我們組成了一個驚世駭俗的軍團—「貧窮人大反亂集團」。一開始,我們做了一堆印有「窮人可不會乖乖聽話喔!」、「從職業介紹所瞄準高級住宅區田園調布攻擊!」、「我要去首相官邸放火!」、「老子就是窮!」……等聳動字眼的T恤,在東京都內到處亂賣。   賣著賣著,逐漸認識起新的朋友。我們開始在許多車站前舉辦游擊式飲酒聚會,意外地好玩,強烈建議大家一定要試試看!   首先,我們印了一千張寫著「窮人要出來放肆了!站前路上飲酒趴!」的傳單,把傳單放在停於站前的腳踏車籃子裡。車站附近的腳踏車多得要命,一千張一瞬間就發完了。傳單上面寫著我的手機號碼,果然馬上就有一群笨蛋接二連三地打電話來問:「你們要幹什麼?好像很好玩耶!」我就回答:「呆子!我們在車站前喝酒啦!快點來!」(喝酒的地點,絕對是任何人都能輕易加入的路旁)就這樣呼朋引伴一下子變成了二十人的宴會。覺得有趣的路人也停下腳步,愈來愈多莫名其妙的人聚集過來,令人熱血沸騰。   人一多,自然就會形成一股力量。「我在那邊開店。」、「那邊小巷子進去有間可笑的傻店,建議你下次去看看!」……許多神奇的資訊或人脈,就這樣紛紛在場子裡現了形,然後下次就能去見識更多地方,街道從此也脫離了無聊的宿命。   嘗到甜頭的我們,開始走向更多車站。我們也發現,隨著地域不同,每條街聚集過來的人也不大相同。例如中野、高圓寺……等年輕人較多的地方,就會有些剛從大阪上來的搞笑藝人(雖然一點都不好笑)、附近有名的人妖(之後才聽別人說他真的很有名)、看起來很窮的學生、打工族……等。在新橋站前喝酒時,則是會有喝醉的上班族跑來咒罵上司,或是流浪漢在那怒嗆行人說:「喂!你們這群有錢上班族!口袋裡的錢肯定超過兩千圓吧!」……真是相當刺激的場面。至於像池袋那種觀光地,則都是遠道而來的遊客,大家都不願聚集,反而比較冷清。   不過最好玩的還是新宿。在那一帶流連的年輕人很多,也有許多不得了的傢伙。有剛從鄉下上來、二十出頭的黑道小弟,一開始擺著臭臉從遠遠的地方監視我們,我們過去跟他說:「來嘛!喝一杯嘛!」他才逐漸卸下武裝,開始跟我們喝了起來,還一邊訴苦說:「其實我沒朋友……」我只好回答:「那我告訴你我的手機號碼吧,再聯絡喔!」……明明先前還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突然就撒起嬌了。還有公司倒閉、徬徨在街頭的前社長阿伯,開始在那展開大演講:「現在的社會制度就是讓窮人愈來愈窮!真是太奇怪了!」其他還有從事特種行業的女人、沒有護照的外國人、翹家少女……等,平常躲在社會陰暗處的人們紛紛聚集,形成一個最強軍團。在新宿,絕對能認識到一堆很厲害的傢伙,不信你可以來試試。   六本木之丘集會   我們不只是在街頭呼朋引伴,有時也會挑戰敵人的大本營。   二○○三年,那個邪惡之首—六本木之丘大廈開幕。試圖搶錢的黑心商家在這齊聚一堂,掛上了一些沒品位的燈飾及聖誕樹,說是要迎接六本木之丘的第一個聖誕節,引起了一番話題。嗯……搭聖誕節便車搶錢加上黑心商業大樓登場,這肯定是敵軍最費盡心力的一場大活動!還能說什麼呢?攻擊的時刻到啦!   就這樣,我們決定要大鬧一場。行動名稱就叫做「六本木之丘粉碎聖誕節火鍋集會!」目的則是灌輸大家不必被黑心商店吸金也能享受快樂平安夜的觀念。我們召集了暖桌、火鍋和窮人,在大樓前面熬湯煮團圓飯,實在是一場相當可怕的鬥爭!   因為我們事前印了一萬張「六本木之丘將陷入一片火海!」的傳單,在東京都內到處亂發,結果當天一到現場,就發現排山倒海的警察以及鎮暴隊,都在那裡恭候著。整個警察部隊加起來大概有四百多人……完全是一群低能兒!我們只不過是來這煮火鍋而已耶!火鍋,是火鍋!你們就算沒事幹,也不用這樣搞吧?   我們約在現場集合,大家都三三兩兩到來。可是現場整個被包圍住,根本無法靠近。也有便衣刑警在周圍監視,一看到有人拿著鍋子還是青蔥走過來,就立刻大喊:「喂!你們想幹什麼?」看起來真的很白痴。還有,刑警們喜歡把「貧窮人大反亂集團」簡稱為「窮人」,結果他們看到一個偶爾路過、看起來有點窮的人就怒吼:「喂!你是『窮人』吧!想煮火鍋是吧?快點滾回家吧!」害那個人心靈嚴重受創。後來一打聽,才知道那個人真的是什麼都不知道的純路人,只是個存了點錢,努力從鄉下跑來東京玩的遊客而已……這些警察真是太過分了!   雖然火鍋煮不成,但整個大樓周邊擠滿了警察跟臉色很臭的刑警,什麼聖誕節的氣氛都被搞砸了。好奇的路人們也開始圍過來,大家一直問著:「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我們就故意散播謠言說:「在拍電影呀!」、「等一下木村拓哉要來喔!」沒想到大家真的信以為真,還以為警察的大隊人馬都是臨演,可以拒絕接受他們的指揮,場面於是愈來愈無法收拾,真是白爛中還帶點幽默。   如此一來,一些被商家廣告騙來的情侶們也開始匆匆離去,反倒是愈來愈多木村迷湧入。想利用聖誕節吸金的六本木之丘邪惡計畫就這樣徹底瓦解了。真是令人驕傲的成果。   眼看目的達成,再待在這也沒什麼意思,於是我們緊急變更場所,回到新宿站前廣場,桌子一擺開始煮火鍋。很可笑的是在這煮火鍋一點問題也沒有。一些兩手空空的閒人、被資本家騙上街頭才發現沒錢沒搞頭的貧窮情侶、搭訕美眉失敗的笨男、臉色凶悍的黑道……等,跟以往一樣,又是一群莫名其妙的傢伙聚集了過來。   真是場奇妙的派對。就連路過的警察也只說了一句:「垃圾要自己帶回家喔!」就走了。喂!剛剛還在那邊嘮叨著什麼「法律」、「規矩」,結果換個地方就差這麼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順道一提,二○○三年時的新宿還很和平,煮個火鍋不算什麼。不過最近不管是警察或政府都變得非常神經質,在路上煮火鍋可是會被很兇地趕走喔!只能說這個世界,終究還是朝無趣的目標不斷在前進哪。

作者資料

松本哉

現為日本以東京高圓寺為核心據點的知名二手商店「素人之亂」五號店店長。以既非環保團體,也不是抗爭組織的身分,輕鬆於二○一一年四月十一日號召一萬五千人走上街頭的東京反核遊行一戰成名。 松本哉從在校園抗議食堂漲價而大辦「火鍋派對」、向校長砸蛋糕而被拘捕共約四個月的輝煌大學生活退役、進入社會後,不改其「無法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個性,和素人之亂這群夥伴一共策劃了包括阻止PSE(電器用品安全法)通過的大遊行、二○○八年在札幌用歡樂的電音卡車進行sound demonstration把反G8的示威現場搞成大派對的卡車遊行、玩弄迂腐警察的「三人遊行」、為了合法在車站前吵鬧集會而參選區議員,到今年讓日本媒體和警察都跌破眼鏡的萬人反核遊行……其慣用之惡作劇般的塗鴉式抗爭,帶起了日本青年之間全新的次文化風潮。其著作《素人之亂》更一路挺進韓國市場,造成書市搶購。

基本資料

作者:松本哉 譯者:陳炯霖 出版社:推守文化 書系:好點子系列 出版日期:2012-02-01 ISBN:9789866570698 城邦書號:A1220034 規格:平裝 / 單色 / 23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