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怪物血族4:迷宮的歌姬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鳥人族」的歌姬亞麗桑朵拉在土耳其失蹤了! 聽聞亞麗桑朵拉失蹤,讓個性向來沉穩的執事狼人路伊,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心急如焚的他,立刻衝出了伯恩斯坦家,打算飛去土耳其尋找亞麗桑朵拉的下落。 與此同時,咲夜也突然被土耳其安那托利亞的血族最高長老阿拉‧哈西斯召見,哥哥亞貝爾決定陪著咲夜同行。 然而,就在他們一行人前往阿拉‧哈西斯的居城「方舟」的途中,卻竟然遭到傳說中的怪獸——獅頭羊身蛇尾的「奇美拉」攻擊……

內文試閱

  1   克萊恩。   克萊恩。   妳在哪裡?   快來這裡。   妳應該搭乘方舟來到這個地方。   等妳哦,   克萊恩──   一打開餐廳與廚房之間的門,甜甜的香味就飄散出來。   今天是每週一次的假日──星期天。   假日的下午茶時間,伯恩斯坦一家人,以及像家人般融入這個家族的少年都聚集在邁因茲的宅院。而隨身保護這名少年的怪物也被邀請入席。   住在另一棟日本小屋的年輕人也來了。執事等他們統統到齊後,才把先燙過的杯子擺在每個人前面。   輕薄到十分夢幻的純白骨瓷杯都擺好時,老婦人推著推車出來,上面擺著各式各樣的點心。   厚重的桌子上鋪有白色桌巾,這個家的主人坐在上座。而他的孩子們與年輕人則坐在他的左手邊;少年客人和少年的護衛坐在他的右邊。再剩下的右邊位子,是留給執事和管家的。   分別盛放在好幾個盤子上的點心,全都是現做的。烤得鬆軟的法式磅蛋糕被均等切片,金黃色的斷面美得閃閃發亮。   蛋糕四周環繞著馬卡龍。夾著自家製果醬的輕巧圓形甜點色彩繽紛,光看就讓人心花怒放。   還有烤成黃褐色的貝殼狀瑪德蓮、長方形費南雪金磚蛋糕、如波浪起伏的戒指狀巧克力色可麗露。以及像專賣店在販售的漂亮千層酥、夾著滿滿卡士達醬與鮮奶油,飄著香草味的閃電泡芙。   而放在橢圓形籃子中的,是撒上糖霜的可頌。   仿自巴黎歌劇院形狀做成的巧克力歌劇院蛋糕,如國王般坐鎮在中央。   看著被一片片切開的歌劇院蛋糕,東條要的眼睛像星星一樣閃閃發亮。   「看起來好好吃哦……這裡的茶點總是這麼豐盛。」阿要看著正在切歌劇院蛋糕的葛蕾泰爾,目光裡充滿讚賞。他激動地說:「這些都是葛蕾泰爾姥姥親手做的,實在太厲害了!」   被阿要大大讚賞的葛蕾泰爾眉開眼笑,咯咯笑著。   「哎喲,阿要先生嘴巴好甜哦。」   她將切得漂漂亮亮的法式磅蛋糕擺在麥森瓷器的盤子上,再配上鮮奶油與薄荷葉。   執事路伊在絕妙時機伸手拿起盤子,放在伯恩斯坦家的當家前面。   當所有人前面都擺著盤子時,他又在最佳時機把紅茶沉穩地倒入杯裡。   以黃金原則沖泡的紅茶,冒著蒸氣與芳香,療癒了在場所有人的心。   端著茶杯的卡爾,瞇起眼睛說:「喲,今天是瑪黑兄弟的馬可波羅?」   咲夜繼聞香味就能猜出品牌的卡爾之後接著說:「真難得呢,路伊,你向來很少沖泡法國紅茶……」   路伊苦笑起來,對往熱紅茶呼呼吹氣的咲夜說:「是嗎?今天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沖泡這款紅茶。」   負責做飯的是葛蕾泰爾,沖泡紅茶卻是路伊的工作。其他飲料也由葛蕾泰爾負責,執事只沖泡紅茶。不知道其他家庭怎麼安排,但在伯恩斯坦家的規矩就是這樣。   亞魯貝爾特坐在咲夜旁邊,默默看著路伊。察覺到那視線的路伊,表情更加困擾了。   「真的只是心血來潮,沒什麼特別理由,請大家不要多想。」   咲夜與亞魯貝爾特四目相對。   說真的,路伊會選法國品牌,實在太稀奇了。   連卡爾都加入他們兩人,三對視線注視著年輕的執事。執事被看到渾身不自在,避開了他們的視線,將紅茶倒進羅德.司凱爾頓的茶杯中。羅德脫掉披風、佩劍,整個人相當放鬆。   阿要看著這一幕。   心想:「骨頭也要喝茶嗎?」   光輝閃亮的嶙峋白骨,不但無損他的魅力,還更襯托出了他的魅力。   值得信賴的骸骨騎士羅德.司凱爾頓,是動不動就被怪物騷擾的東條要的護衛。或許,應該說這就是與怪物往來的人類宿命。   羅德扭頭往後看。只有假日的下午茶時間,才可以進入室內的骸骨馬沛蕾妮亞兒.歐娜詩蒂,開心地回看主人的臉。當然,這只是阿要的感覺,因為她畢竟是骨頭。主人是骨頭,馬也是骨頭。雖然骨頭根本沒有表情,但阿要卻看得見他們表情其實非常豐富。   而他們明明是骨頭,所以阿要覺得他應該是用「心」在看。   正自己說服自己的阿要斜前方坐著的托戈,住在伯恩斯坦家邁因茲宅院內的另一間日本小屋,他是幾百年前從極東國家來到德國的東方吸血鬼。   他與吸血鬼血族的首領卡爾是老朋友,曾因某起事件被怪物血族追殺,但現在已經沒事了。   附帶一提,聚集在這裡的大部分不是人類。   有兩個是人類、一個原本是人類的怪物、一個的父母是怪物與人類,其他都是純正的怪物。   仔細想來,這是很不可思議的組合。就在阿要深深感嘆的同時,擁有伯恩斯坦姓氏的三人,依然緊盯著執事。   路伊先將紅茶倒給托戈,再輪到葛蕾泰爾,最後才倒給自己。倒完紅茶後,他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各位,我真的沒事,只是心血來潮。」   「是嗎?」合抱雙臂的咲夜,滿臉正經地說:「可是路伊,你幾乎沒有回去過你的法國老家吧?在我記憶中,你是第一次選擇瑪黑兄弟的紅茶。」   被咲夜質問的路伊望著天花板,搜尋記憶,確認她說的話對不對。   片刻後,路伊微閉著眼睛,露出罕見的苦澀表情。   因為他確定咲夜說得沒錯,不只假日的下午茶,連早晚餐後或閒閒沒事時所沖泡的紅茶都不曾是瑪黑兄弟的。   「咲夜小姐,妳的記憶力太好了。」   「謝謝。對了,馬可波羅有種獨特的香氣,很好喝呢!」   是中國與西藏的珍奇花朵、水果的高雅芳香,充滿優雅與高尚的氣味。   「說真的,你為什麼會選擇瑪黑兄弟的茶呢?」   又被問到這個問題,路伊歪著頭,顯得很困擾的樣子。   「我完全想不出為什麼耶,勉強來說……」路伊把手指按在嘴唇上,半垂著眼皮喃喃說道:「可能是某種感應吧。」   語調聽起來格外低沉。咲夜眨眨眼睛,扭頭望向亞魯貝爾特,看到他也眨了眨眼睛,注視著路伊。   確定不是自己想太多的咲夜,又把視線轉回路伊身上。   向來表情柔和的年輕執事,難得露出對自己的行為感到訝異的神色。   過了一會兒,他嘆口氣說:「請不要想太多,接下來沖泡咲夜小姐喜歡的,施萬德納的伯爵紅茶吧?」   咲夜眨了眨眼睛,給了他無言的回應,並把茶杯端到了嘴邊。   阿要聽著他們交談,等告一段落便開口說:「對了,那個小客人已經復元了嗎?」   阿要口中的小客人,就是在幾天前的遊艇沉沒事件發生後,被帶回伯恩斯坦家的小女孩。   端著杯子的阿要,冒出一身冷汗,心想這會不會是不能提的事情?   話說,他怎麼知道小女孩的事呢?因為上學途中,他跟護衛羅德.司凱爾頓漫不經心地閒聊,聽說了在遊艇上發生的事。   羅德並沒有隨行,是由他的愛馬歐娜詩蒂以人類的模樣與咲夜他們前往。愛馬把所有事都告訴了他。題外話,歐娜詩蒂在報告時,都維持骸骨馬的模樣,所以阿要只聽到窗外的嘶嘶馬鳴聲。從窗戶往外看,就是穿著馬服的骸骨馬站在街燈下,而骸骨騎士站在馬前,英挺地合抱雙臂點著頭,不時拍拍骸骨馬的側面給予獎勵。   這是主人與愛馬在白色街燈下所展現出的溫馨光景。但問題是,雙方都是骨頭。不是有點恐怖,而是十二萬分的恐怖。儘管知道是羅德和歐娜詩蒂,阿要仍嚇得手腳發軟。   原以為差不多該習慣了,沒想到每次看見全新的畫面還是會嚇到。   「她啊……」咲夜皺起眉頭說:「一直在睡覺呢。」   小女孩沉睡著,及肩的卷髮是金色,眼皮緊閉著,在那之下的眼眸則是亮麗的藍色。   那是部分古老血族才有的顏色,被稱為「神祕的藍」。   葛蕾泰爾的眼睛就是那種顏色,咲夜偷瞄她一眼。   老婦人的表情沉靜,把杯子送到嘴邊。她一有空,就會去小女孩睡覺的客房,看看她的狀況。   遊艇瑪莉.克莉絲汀號的最底層有間實驗室,小女孩就沉睡在那裡的黑箱內。   咲夜想起,留在實驗室裡的資料看似數據,其中有一張寫著數字和「克萊恩」這幾個字的手寫文件。   「克萊恩」這個名詞是小小孩的意思,可能指的就是這名小女孩。   小女孩的確很小,因此極有可能被稱作克萊恩。   但克萊恩並不是一般的小孩。   咲夜瞥了一眼身旁的亞魯貝爾特,他正用叉子戳著盤子上的歌劇院蛋糕。   那天發生在實驗室裡的事還歷歷在目。被叛離血族、投靠克萊斯的異端者咬了一口,而變成黑暗轉化者的鄰人小男孩,他將手中的針筒刺進了為保護咲夜的亞魯貝爾特的左臂。裝滿針筒的液體,是克萊斯的研究人員用絲西娜的左臉之血所製作出來的石化劑。刺進亞魯貝爾特手臂的針筒,注入了石化劑到皮膚底下。   「……」   咲夜現在想起來還會發抖。當時,她只能默默聽著皮膚逐漸石化的聲音,從亞魯貝爾特的指尖傳到手肘、上臂。   那樣下去,亞魯貝爾特會完全石化。是睡在客房的小女孩克萊恩,用她右臉的一滴血救了他。喝下那滴血的亞魯貝爾特,停止了石化,變成石頭的部分也恢復了柔軟。   蛇髮三姊妹的左臉之血可以把所有生物變成石頭,右臉之血則能夠解除石化。老三梅杜莎光靠眼神就足以讓人石化,但老大絲西娜、老二尤瑞艾莉都不行。   克萊恩擁有和蛇髮三姊妹的雙頰之血相同的力量。   而且,據說克萊恩與絲西娜長得很像。   猜測那孩子與絲西娜關係匪淺,應該不會錯吧?   亞魯貝爾特察覺到咲夜的表情有些僵硬,默默把自己的瑪德蓮放到她的盤子上。   咲夜眨眨眼,輕輕瞪了他一眼。   「葛蕾泰爾做得那麼辛苦,你起碼吃一個嘛!」   「我吃這個就夠了。」   亞魯貝爾特指給她看的歌劇院蛋糕只剩下三分之二,被叉子戳得千瘡百孔,看起來慘不忍睹。   咲夜吃掉亞魯貝爾特放在自己盤子上的瑪德蓮後,也把可頌放在亞魯貝爾特的盤子上,做為交換。可頌的話就沒那麼甜了。   但亞魯貝爾特還是為難地看著可頌,臉上寫著我不要吃了。不只可頌,連歌劇院蛋糕都不想吃了。   「亞魯貝爾特從以前就吃得很少。」   說話的是十年來鍛鍊亞魯貝爾特的東方吸血鬼托戈。   他在黃昏之城時,就一直注意著亞魯貝爾特的飲食習慣。   「比起在城堡的時候,他現在算吃得很多了。」   而且,亞魯貝爾特吃飯時的表情逐漸變得愉悅了。跟哪些人一起吃飯,是影響味道的一大要素。   亞魯貝爾特盯著可頌好一會兒,似乎已經投降,他嘆了口氣放下叉子,抓起可頌塞進嘴裡。   咲夜頻頻點頭稱讚他,也吃了自己盤子裡的一片歌劇院蛋糕。清爽、淡雅的甜味在嘴裡擴散開來,有濃郁的巧克力味,再加上咖啡味、橙味甜酒的香氣。對亞魯貝爾特來說,味道是重了一點。   往旁邊一看,葛蕾泰爾正把推車上剩下的歌劇院蛋糕切成小塊。盤子上還擺著瑪德蓮、費南雪、可頌。   葛蕾泰爾察覺到咲夜的視線,瞇起眼睛苦笑說:「我想拿一點去給那孩子吃……」   在這棟屋子裡,沒有人使用克萊恩這個稱呼。   葛蕾泰爾對長得很像姊姊絲西娜的小女孩有著深厚的感情,殷殷期盼著她會早點甦醒過來。   不只是她,咲夜、亞魯貝爾特、卡爾、托戈也都這麼希望。   然而,他們目的並不相同。他們是想知道這個小女孩是誰?為什麼會有那雙眼睛?來自何方?又要往哪裡去?   還有,她的父母是誰?   她的眼睛顏色與絲西娜一樣,容貌也酷似,肯定與絲西娜有血緣關係。   古老血族絲西娜,是從神話時代活到現今的長命血族,已經超越種族,被稱為「太古血族」。吸血鬼血族的始祖艾亞斯托,也是太古血族。   克萊恩的事也向艾亞斯托報告了,連他都很驚訝克萊恩的存在。   該如何處置這個孩子,在黃昏之城聚集的長老們眾口紛紜。最後的結論,是交由可能有血緣關係的葛蕾泰爾照護。   但咲夜明白,說好聽是照護,其實是把她放在這裡監視。不只咲夜,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小孩子都喜歡甜食。」   聽到葛蕾泰爾笑著這麼說,從小就不太喜歡甜食的亞魯貝爾特瞄了她一眼。咲夜察覺他的眼神,低聲笑起來。   她想起現在並不是很喜歡蛋糕的自己,小時候也曾很喜歡葛蕾泰爾或愛美麗所烘焙的甜點。   葛蕾泰爾把擺滿歌劇院蛋糕、點心的盤子放在托盤上,跟卡爾說了一聲,便走出了餐廳。   目送她離開的所有人都喝乾了變溫的紅茶。不是為了享受紅茶的味道,而是為了滋潤莫名感到乾渴的喉嚨和嘴唇。   路伊起身準備沖泡新的紅茶。這次應該會如剛才所說,沖泡施萬德納的伯爵紅茶。   對於雖不討厭香甜的馬可波羅,但對偏愛柑橘味的咲夜來說,還是比較喜歡伯爵紅茶,尤其路伊沖泡的最好喝。關於這點,全家人與阿要也都贊同。   路伊剛走進廚房沒多久,放在門邊的古董電話就響起了笨重的鈴聲。   阿要第一次聽見那台電話響起鈴聲,他來的時候從來沒響過。   看起來很古老,是放在客廳古董飛翼沙發旁也不顯突兀的設計。   在廚房的路伊單手拿著茶壺衝出來,接起話筒。   背對著大家、小聲應對的路伊,動作突然靜止了。   「────」   最先注意到的是托戈。   他眨眨眼睛,注視著路伊的背影。一股寒意掠過托戈的背脊,他猛地屏住氣息。   卡爾察覺托戈的動靜,循著他的視線望過去,看到路伊的背影,睜大了眼睛。   亞魯貝爾特屏息凝氣,咲夜起身跑過去,手伸向路伊。但路伊都沒看咲夜一眼,直接把茶壺遞給她,抓起話機,拖著長長的電話線,走向通往走廊的門。   阿要呆呆看著這一連串的畫面,搞不清楚現場的嚴肅氣氛是怎麼回事。   他眨眨眼睛環視伯恩斯坦家的所有人,再轉向正要走到走廊的路伊,他拿著話機用手肘推開門,嘴裡似乎唸唸有詞。   「啊……?」   拿著話筒,難免會低著頭,路伊的臉被劉海蓋住,看不見他的表情。但阿要清楚聽見,路伊發出了稍微提高語尾的低嚷聲。   路伊的身影消失在走廊上,門被電話線卡住,沒有完全闔上。   路伊的說話聲從微微敞開的門縫傳來。   阿要不禁懷疑自己的耳朵。說話向來斯文客氣的路伊,斷斷續續傳入客廳的說話聲竟無比尖銳。   他不由得環顧伯恩斯坦家所有人,發現他們都低頭看著餐桌。   咲夜將紅茶倒進卡爾的杯子裡。托戈和亞魯貝爾特把冒著蒸氣的杯子湊到嘴邊,視線飄忽不定。羅德遞了放在杯托上的杯子給咲夜,歐娜詩蒂站在他背後直立不動。   咲夜最後才走到阿要這裡。   「要紅茶嗎?」   阿要對輕鬆拿著大茶壺的咲夜點點頭。   骨瓷杯倒滿紅茶後,阿要也跟卡爾他們一樣,先用新紅茶潤喉。   喝進嘴裡的紅茶,因為悶過了頭,味道太澀又太濃,留下澀剌剌的口感。在這棟屋子裡,他們第一次喝到這樣的紅茶。   阿要盯著苦澀的伯爵紅茶,開口說:「路伊哥怎麼了?」   拿著茶壺的咲夜茫然地說:「可能是天敵來的電話。」   「天敵?」   狼人路伊的天敵是什麼呢?   「不會又發生了什麼大事吧?」   「會是大事嗎?啊,不過,」咲夜把茶壺放在餐桌上,皺起眉頭說:「會直接打電話給路伊,的確可能是件大事。」   亞魯貝爾特、托戈和卡爾都同時點頭表示贊成。   「那……」   正當阿要想往下說時,路伊拿著話機推門進來。話筒掛在話機上,應該是講完了。   咲夜悄悄走回亞魯貝爾特和托戈之間,不經意地靠向亞魯貝爾特,輕輕抓住沉默的他的手臂。阿要看見她的神情明顯緊繃。   路伊把話機放回古董的圓形電話台上,表情異常平靜,轉向卡爾,走到他旁邊。   「卡爾先生,我有個請求。」   「怎麼了?」   執事對回應的卡爾說:「我想請幾天假,發生了十萬火急的事。」   路伊邊說邊脫下經常戴著的白手套,從胸前口袋掏出懷錶,確認時間。   「現在出發,傍晚應該可以到英國。」   卡爾仰頭思索了一會兒,才轉向執事說:「海力沃多說了什麼?」   阿要在心中重複著海力沃多這個名字。聽他們兩人的對話,這應該是在英國血族的名稱。   卡爾的姓氏「伯恩斯坦」、路伊的姓氏「貝里爾」(綠柱石),都是比人類與這個世界共存的時間還要悠遠的石頭之名,確實很適合用來做為壽命比人類長遠許多的血族姓氏。   阿要記得,海力沃多也是石頭的名字。由於怪物血族首領卡爾的姓氏是伯恩斯坦(琥珀),所以從前他曾查過,有沒有其他可用來當名字的石頭。   英國的海力沃多,也是吸血鬼吧?或是新的怪物血族呢?   卡爾與路伊之間飄蕩著一股緊張的氛圍,阿要打了個寒顫卻暗自興奮起來,同時還有點擔憂。   自己該留在這裡聽嗎?但好像沒人在乎這件事,應該可以吧?何況都聽到這麼多內容了,托戈和羅德也沒說什麼,就當作沒關係吧。   就在阿要逕自做出這個結論的同時,耳邊飛來一句狠話。   「詳細內容等我滅了海力沃多再跟你說。」   阿要瞠目結舌。   「咦……?」   等等,剛才是不是聽見很驚人的話?   阿要張大眼睛望向路伊。冷酷、面無表情的路伊,接著又淡淡地說:「那群老頭瞞著我把桑朵拉帶走,在半路上把她給搞丟了,現在下落不明,還敢打電話來問我她有沒有來這裡。」   路伊把手套塞進外套口袋後,又把懷錶放回胸前口袋,轉過身去,粗暴地鬆開領帶,嚴厲地瞇起眼睛說:「早知道三十年前就該把他們全滅了。」   年輕人的眼睛平時都是深綠色,現在則亮起了琥珀色的光芒。   「這次我一定會滅了他們。不管他們逃到哪裡躲到哪裡,我都會追到天涯海角,讓他們生不如死。」   路伊的語氣平淡沉靜,聽起來卻相當可怕。平時的柔和都不知道跑去哪裡,他的臉更增添了幾分厲色。   因為一通電話就變了一個人的路伊,不等卡爾回答便離開了餐廳。   不曾被他粗暴地關上的門,發出抗議般的激烈聲響。   阿要啞然無言目送路伊離開後,緩緩扭動脖子。   他看到卡爾等人都苦著一張臉。   咲夜嘆著氣,把乾掉的歌劇院蛋糕放入嘴裡,喝口紅茶沖進喉嚨。儘管食不知味,她還是覺得不該剩下,用叉子切開蛋糕,大口大口吃著。   卡爾、亞魯貝爾特、托戈也同樣默默吃著甜點。   阿要也跟著他們大口大口吃起盤裡的甜點。原本應該很美味的甜點、蛋糕,不知道為什麼變得毫無味道,他覺得好可惜。   當所有蛋糕、甜點都被吃光時,路伊出來了,他把平時穿的三件式西裝換成了方便行動的便服。   「不管海力沃多來說什麼請都不要理會。那麼,我告辭了。」   卡爾還來不及開口,門就關上了。路伊是在告訴大家,不要插嘴、不要干涉。   響起玄關門的開、閉聲後,餐廳就被不自然的靜寂盤據。

作者資料

結城光流(ゆうき みつる)

8月21日生,住在東京,獅子座,O型。非常喜歡紅茶、寶石、中島美雪、織田裕二、槙原敬之。 她以「雙面冥官」小野篁為主角所寫的《篁破幻草子》正式出道,而由「晴明的孫子」安倍昌浩擔綱演出的小說《少年陰陽師》,則將她推上暢銷作家高峰,不但已動畫化,改編成漫畫、有聲書、廣播劇及舞台劇,累計銷量更衝破四百五十萬本!在讀者千呼萬喚下,她終於讓「昌浩的爺爺」安倍晴明站上舞台,展開了《大陰陽師 安倍晴明》年輕時的修練大冒險。 除了古典味濃厚的東方奇幻故事,她也寫出了華麗刺激的西方吸血鬼傳說《Monster Clan》系列(暫譯),不愧是日本奇幻小說界的不敗天后!

基本資料

作者:結城光流(ゆうき みつる) 譯者:涂愫芸 出版社:皇冠 書系:YA! 出版日期:2015-06-15 ISBN:9789573331599 城邦書號:A1300250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