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怪物血族5:紅淚的子彈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在血族中,地位僅次於伯恩斯坦家的卡魯邁爾,要求亞貝爾未來的妻子必須為純正的血族,才能繼承卡爾的首領之位,因此咲夜必須被咬轉化成吸血鬼,才擁有與亞貝爾在一起的資格,否則亞貝爾就得迎娶卡魯邁爾家的小女兒。 「妳永遠是我唯一的歸宿!」亞貝爾向不安的咲夜承諾。然而,就在卡爾為此事傷透腦筋之際,竟傳來呂根島的人魚血族被槍殺的噩耗! 面對馬克司密里安的追求、亞庫席爾的守護,咲夜究竟該何去何從?塵封已久的往事在一場激戰之後就要揭開面紗,而咲夜的身世也將真相大白?……

內文試閱

  1   純銀燭台燃燒著,上頭的蠟燭燭光柔和地照亮了室內。   其實不需要亮光。不管多黑暗,吸血鬼的眼睛都可以像白天一樣,清楚看見世界。   這個房間的主人艾亞斯托,在吸血鬼血族中也算活過了最長的歲月。是被稱為太古血族的古老怪物。   他躺在有著床幔的特大號床上,背靠著靠墊,對站在床邊的年輕人微笑。   「原來如此……安那托利亞的最高長老啊……」   點著頭的年輕人,是被稱為安那托利亞最高長老的吸血鬼阿拉.哈西斯的隨從,名叫山姆。幾百年前他自願讓吸血鬼吸血,離開了白天的世界。   艾亞斯托動著交握在胸前的雙手,垂下了視線。   「阿拉.哈西斯希望艾亞斯托可以回答另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伯恩斯坦家的養女——究竟是什麼樣的人?」   艾亞斯托漂亮的眼睛微微顫動了一下。不久,活了幾千年的古老吸血鬼發出沉重的嘆息聲。   「什麼樣的人啊……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呢。」他那被稱為太古紫色的眼眸,緩緩轉向安那托利亞的最高長老派來的年輕使者,並說道:「她是重感情的卡爾少爺,不顧長老們的反對還收養的女兒啊。他十分溺愛她呢,山姆。」   「那麼,我就這樣轉達。」   「嗯。」   山姆面不改色地行個禮後,走出了莊嚴的寢室。   艾亞斯托交代在寢室外面待命的鳥人,說他要休息一下,沒有他的叫喚就不要來打擾他,之後便注視著搖曳的蠟燭火焰思索。   「原來,你見過那個孩子了……」艾亞斯托對很久不見的朋友喃喃自語,他從床上下來,打開寢室裡面通往另一個房間的門。   這個沒有亮光的房間裡,沒什麼像樣的家具。中間設有壁爐的牆壁,裝飾著兩張精美的壁毯。   按下藏在壁爐右側的壁毯下牆壁浮雕的一部分,微弱的傾軋聲就會響起,而壁爐前的地板便往下降,出現通往地下的樓梯。   艾亞斯托走下樓梯。   踩著沉穩的腳步,在黑暗中走下樓梯的他,沒多久就到了充斥著地底下特有的沉滯味道的走廊。感覺走到了很下面,但艾亞斯托也不知道究竟有多深。   石廊很寬敞,艾亞斯托張開雙手也碰不到牆壁,天花板也很高,大概將近三公尺吧。   他往石廊前進,毫不猶豫地打開了最裡面的門。   房間暗如深淵,艾亞斯托走進去,走到掛在牆上的畫前停了下來。這幅畫藏在暗得不見天日的地下房間裡,只有艾亞斯托等被稱為太古血族的族人才知道。   畫裡畫的都是從古老時代一起活到現在的族人。蛇髮三姊妹、年輕時的阿拉.哈西斯也在裡面。中間是被稱為「始祖」(艾亞斯托)之前的他,以及與他隔著一個族人,站在另一邊的年輕人,長相跟他一模一樣。   夾在他們中間,也就是站在所有血族正中央的女孩,笑得如花般嬌媚。   被稱為肯尼斯布拉歐的藍石,在她胸前閃爍發亮。   「阿拉,你應該知道了吧?」艾亞斯托輕輕伸出手,觸摸女孩的臉龐,以幾乎聽不見的聲音喃喃自語。   畫中的女孩什麼也沒回答,靜靜地微笑著。   艾亞斯托閉上了眼睛。「那是她的女兒啊,阿拉。」   如果跟血族往來密切的鄰人男孩東條要在現場,一定會看得目瞪口呆。   那幅畫應該是很久以前畫的。   被太古血族包圍,彷彿被所有人守護的女孩,長得跟某個女孩一模一樣。   那個女孩就是司堂咲夜。她被人類的雙親拋棄,成為吸血鬼血族首領卡爾的養女。   如果自己有妹妹,感覺就像這樣吧?   咲夜看一眼姬兒,逕自點著頭。   在家族裡,咲夜一直是最小、最脆弱的存在,總是最需要保護的一個。   但現在不同了,姬兒比她小、比她脆弱。   在伯恩斯坦家族的邁因茲府邸庭院的日式獨立小屋,穿著牛仔褲的咲夜坐在外廊眺望庭院。   六月下旬的德國邁因茲,是陽光和煦的天氣。初夏的陽光雖然耀眼,卻不會刺激皮膚,用來做日光浴剛剛好。但下雨的話就會冷得直發抖,必須隨身攜帶外套。   據日本人東條要說,天氣比日本涼爽許多,更好的是沒有梅雨,晴朗舒適。   咲夜的根在日本,但她還不曾去過那個國家。   「好想去一次看看。」   可以的話,現在就想去。   喃喃自語的咲夜,臉色跟柔和、耀眼的陽光相反,越來越凝重、陰鬱。   咲夜抱著膝蓋坐在外廊,看著在庭院玩耍的金髮女孩姬兒、朋友東條要,還有東方吸血鬼托戈。   姬兒和東條要跪坐在草地上,托戈在他們前面用小刀靈活地削著竹子。他說要做東西給他們玩,好像是日本的竹製玩具。   咲夜不知道姬兒的實際年齡,只知道她被克萊斯的實驗室當成了某種實驗品,更詳細的內容就不清楚了。   三月底,咲夜他們搭乘的豪華郵輪瑪莉.克莉絲汀號在挪威海沉沒。投靠克萊斯的異端者裝了炸彈,打算把整艘瑪莉.克莉絲汀號炸沉。船底最下層有個像實驗室的地方,排滿了各式各樣的機械、器具、數據檔案、注射藥瓶,裡面有石化的實驗動物,還有躺在棺材般的箱子裡的女孩。   這個女孩可能是被稱為克萊恩,但咲夜幫她取了新名字。   「咲夜,妳看!」眼睛閃閃發亮的女孩向她叫喊,聲音像指鈸的音色,高亢而清澈。   「我都看到啦。」咲夜苦笑起來。姬兒用雙手夾住竹製玩具的轉軸,在掌心裡快速旋轉,玩給她看。轉動細竹籤的轉軸,上面的竹子螺旋槳就會跟著轉動,飛上天空。   「喲……」咲夜驚嘆地眨著眼睛。   亞魯貝爾特在她旁邊坐下來,皺起眉頭說:「又來了……」   「又?」   亞魯貝爾特對疑惑的咲夜點點頭說:「我以前在城堡也常做……正確來說,是他會逼我做。」   他說學會靈活操作小刀或刀子沒什麼不好,而且這玩意兒不管做得多漂亮,不能做到均衡就飛不起來,如果連這種細活都做不好,問題就大了。所以,你就做吧。   什麼所以啊?亞魯貝爾特都還沒搞清楚,他就不知從哪弄來了粗大的孟宗竹,塞給了他鋸子、柴刀、小型折刀。   亞魯貝爾特沒什麼興趣做,但看到托戈用刀子輕鬆自如地切斷竹子,對他的刀法讚嘆不已。為了學會那樣的刀法,只好跟著做竹子工藝。   「哦,那是什麼呢?」   「那叫竹蜻蜓,聽說以前的日本小朋友都是玩那個。」   咲夜和亞魯貝爾特都看著阿要。   原本是日本小朋友的阿要,目光閃閃地看著竹蜻蜓飛翔,像是第一次看到。   「……」咲夜露出詫異的表情,默默指著阿要。   「托戈說的是他在日本時的事,可能阿要的時代已經沒有那種東西了吧?」   「對哦,有可能……」咲夜點點頭,望向托戈。   東方吸血鬼是在四百年前離開日本,遠渡重洋來到這裡的男人,被血族吸血後,就成了黃昏的住民。   從此以後,他就在高居怪物血族頂點的吸血鬼始祖艾亞斯托居住的城堡當食客,偶爾到世界各地流浪。亞魯貝爾特被迫住在城堡的十年間,托戈除了去呂根島的薩斯尼茨外,從來不會長時間不見人影。   現在,他住在這間獨立的日式小屋。   為什麼咲夜等人都聚集在這裡呢?因為府邸有客人來訪。   客人是家世僅次於吸血鬼血族首領伯恩斯坦家、卡魯邁爾家的長子沙姆艾爾,他的外表看起來只有三十多歲,實際年齡已經三百四十七歲,負責一家木材相關公司,也是卡爾經營的貿易公司「戴梅倫格」的關係企業。   在主張把咲夜趕出伯恩斯坦家的眾長老中,最頑強推動這件事的人,就是沙姆艾爾的父親,也就是卡魯邁爾家族的長老歐根。   歐根和沙姆艾爾都對咲夜很冷淡。咲夜也很討厭他們,盡可能不要跟他們有牽連。   突然接到他們的通知,說要來拜訪。   卡魯邁爾家是來要求伯恩斯坦家,把最近帶回家的小女孩帶去城堡。還有,順便把咲夜也帶去。   卡魯邁爾家積極想把咲夜趕出去,這回改變做法,要求咲夜去城堡讓吸血鬼吸血。   表面上的態度已經軟化,只要咲夜肯放棄人類的身分,就承認她是血族。   卡爾和路伊在府邸應付他們。   沙姆艾爾來之前,什麼都不知道的東條要突然跑來,就跟著他們一起逃到了這間獨立小屋。   在同一片土地上,有排斥自己的人讓咲夜的心變得沉重、僵硬,這樣的心情都清楚寫在臉上了。   他們的要求沒有任何強制力,因為艾亞斯托早已認定咲夜的血族身分了。在艾亞斯托頒給她銀別針和斗篷時,她就是怪物血族的一份子了,即便只是名義上。   然而,對血族的族人來說,咲夜仍然是鄰人。在心境上,他們很難接受一個沒有被吸過血的鄰人生活在黃昏的世界裡。   血族的族人非常團結,是排外主義。凡是血族的族人所選擇的伴侶都要被吸過血,與白天的世界訣別。為了成為血族的一員,訣別是必經的儀式。   咲夜垂下了眼睛。   卡爾的妻子愛美麗,直到病死都守住了鄰人的身分。臨終前,她還是拒絕被吸血。所以,如今早已過世的她依然不被承認是卡爾的伴侶。他們所生下的半人半吸血鬼亞魯貝爾特,在眾長老的要求下離開了卡爾,並在城堡接受艾亞斯托的教育長達十年,直到最近才獲得血族的證明,被指定為伯恩斯坦家的正式繼承人。   咲夜朝正在玩耍的姬兒和阿要瞥一眼。這個鄰人男孩,跟她一樣誕生在白天世界。   在這之前,她都只想當個鄰人,不想勉強自己跟白天的世界訣別。   但現在多了姬兒。就像大家保護她那樣,她也想保護姬兒。因此,她心裡明白,自己必須盡可能降低風險。   眾長老提出條件,要她讓吸血鬼吸血,成為名副其實的血族。這麼做,眾長老或許就不會再處處為難她了,最好還會因此多少考慮她的意見,但她想應該不可能吧。   亞魯貝爾特伸出手,輕輕撫摸咲夜的頭,再把她拉向自己。咲夜順著他的動作,把頭靠在他的肩膀上。   「沙姆艾爾那傢伙,怎麼不趕快離開呢……」咲夜低聲嘟囔,深深嘆息。   發出微弱聲響旋轉的竹蜻蜓,掉落在草地上。姬兒撿起竹蜻蜓,跑向阿要,偷偷看了咲夜一眼。   看到靠在亞魯貝爾特肩上的咲夜表情陰鬱,姬兒好心痛,好難過。   「咲夜怎麼了?」姬兒低聲問,托戈回她說:「有她不想見的客人來,大概是想到他們,心情就不好吧。」   姬兒把嘴唇緊閉成一直線。   大概就像吉恩給自己的感覺吧?   這麼想的姬兒,全身微微顫抖。光想起吉恩,她就害怕得不能動彈,卻還是不時會想起,還會聽見他責怪自己擅自離開他的聲音。但是,浮現在腦中的畫面裡的吉恩總是帶著微笑。   那個笑容很溫柔卻也很冷漠。不管姬兒怎麼不情願、怎麼哭泣、怎麼慘叫,他都帶著微笑。   姬兒安靜下來,臉色發白。阿要從她手中拿走竹蜻蜓。   「開始有點冷了。天氣還不錯,可是風好冷。」   阿要用自己的大手包住姬兒的小手。姬兒又瘦又小,手腳也很小。   姬兒穿的是咲夜在小時候的衣服。那些衣服的設計,與姬兒的外在氛圍不太搭調。   姬兒全身僵硬,但很快就搖著頭說:「沒關係,我沒事,因為平時就冷慣了……」   看到女孩緊繃的笑容,托戈搖搖頭站起來說:「進去喝茶吧,還有葛蕾泰爾準備的點心。」   沙姆艾爾決定來訪時,路伊和葛蕾泰爾考慮到咲夜他們可能會在獨立小屋待到晚上,所以準備了點心和輕食。   阿要左手拿著竹蜻蜓,右手牽著姬兒的手。   「喔,好期待,一定很好吃哦,姬兒。」   剛開始,姬兒對咲夜之外的人都抱持高度戒心,顯得很害怕。但上個月在土耳其習慣了與亞魯貝爾特、路伊的相處,回到家一個多月後,就跟常來伯恩斯坦家玩的鄰人男孩慢慢打成了一片。   姬兒雖然還會反射性地退縮,但比剛來時好多了。   阿要邊走向玄關邊問托戈:「對了,托戈叔,您是日本哪裡的出身呢?」   回頭往後看的托戈滿臉訝異,問:「怎麼會突然想到要問我呢?」   「我爺爺的母親那邊的親戚,住在神奈川附近,聽說以前是在鑄造刀劍。之前您不是說過,您來自鑄造刀劍的村落嗎?所以我想會不會很近。」   他單手旋轉竹蜻蜓的轉軸,響起了微弱的嗡嗡聲。   「不過,日本也很大,應該不會吧,哈哈哈。」   如果是同一個地方,他們說不定就有血緣關係。這樣的話,阿要就是見到了自己的祖先。真是這樣就好玩了,所以阿要對這件事很有興趣。   但如他自己所說,這種可能性很低。   起碼他是這麼想,只是拿來當聊天的話題而已。   姬兒好奇地看看阿要,再看看托戈。她看起來年紀很小,但很聰明。雖然沒什麼知識,但感覺很敏銳。儘管速度不快,但也會思考,而且有判斷事情對錯的智能。   阿要察覺她的視線,眨眨眼睛,看著托戈。   東方吸血鬼的表情平靜得出奇。「是相州。」   「啊?」聽到陌生的地名,阿要反射性地反問。   「相州……相模國,啊,就是現在稱為神奈川那一帶,算是鑄造刀劍相當有名的地方。」   「咦……?」阿要知道自己剛才的表情一定很呆。   他心想不會吧?自己只是隨便問問而已,沒想到真的是那一帶。   三個人不經意地停在玄關前面。   阿要戰戰兢兢地問:「那麼……托戈叔的真名是?」   托戈眨一下眼睛,抿嘴一笑說:「這個嘛……太久了,忘了。」   阿要啞然失言,托戈瞇起眼睛對他說:「不過,在這麼遙遠的異國有緣相識,說不定真的有血緣關係呢,有的話就好玩了。」   回溯到十代前,最少超過千人。這麼多人的基因連綿相傳,才有了東條要這個存在。在某處與那些人的基因連上關係,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   阿要望著走上走廊的托戈的背影,心想:對哦,我爸媽各自都有父母,一直往上追溯,就有很多祖先。一代算五十年,十代就是五百年,這期間的祖先少說超過一千人吧?   「好驚人哪……」   不只東條家族,還有很多家族的很多人的血液在自己體內流傳呢!這麼想來,就覺得自己的身體也會成為很多生命的先驅,在今後延續下去,成為這種連鎖的其中一環。   然後,他突然想到,司堂咲夜當然也有親生父母。她的某些部分,一定也是由很多人的基因延續下來的。   假如某天她讓吸血鬼吸血,放棄了人類身分,是不是會就此失去了原來的模式呢?   「……」看阿要面有難色地陷入沉思,姬兒拉了他的手好幾次。他看看姬兒,慌忙從玄關門走進去。   直到太陽完全下山,沙姆艾爾才離開了邁因茲的府邸。   卡爾從作為沉重談判場所的會客室移到客廳,像滑壘般滑進壁爐前的毛皮墊子上。大灰熊的毛很長,現在是六月了,所以有點熱。   在墊子上把手、腳伸直,趴著動也不動的卡爾,聽見頭頂上響起了聲音。   「哎呀,卡爾小主人,你太沒規矩啦!」   卡爾動動肩膀,靠雙臂撐起身體,對拿著托盤的老婦人不悅地說:「不要再叫我小主人了,姥姥。」   「是、是,那就快起來吧,衣服會沾滿灰塵。」   「沾上灰塵又怎樣?剛才我還在大腦模擬打死這隻大灰熊時的情境呢,想在下次見到沙姆艾爾時就把他掐死。」   很久很久以前——對鄰人來說很遙遠——對血族來說只是不久前。   從家鄉出走,流浪全世界的年輕時候的卡爾在加拿大野營時,遇上了比一般灰熊大三倍的大灰熊。   當時是沒有食物的初冬,卡爾正好帶著乾糧,那隻大灰熊想把乾糧和卡爾都吃了,大飽口福。結果大灰熊反而被打死,卡爾取得毛皮,作為勝利者的象徵。   後來,葛蕾泰爾聽見這件事,一陣暈眩,蹲了下來。那隻可是大灰熊呢,即便是吸血鬼,可以毫髮無傷也是奇蹟了。大灰熊揮一下前腳,就可以折斷人類的頭。只要被牠輕輕撫摸一下,鼻子以上的部位就會被削掉。   卡爾雖然從血族出走,還是會定期向葛蕾泰爾悄悄報平安。葛蕾泰爾收到他送來的戰利品時,涕淚縱橫地拜託他不要再做這種危險的事,最後還說了一些威脅的話。   卡爾不情願地答應了。他說他不會再離開歐洲,也會盡量避免跟大灰熊那種兇猛的野生動物打鬥。   不知道是不是想起當年的事,葛蕾泰爾把托盤放在小圓桌上,雙手托著臉頰,嘆了一口氣。   「你花那麼多力氣在沙姆艾爾那種人身上,那隻大灰熊恐怕會化成鬼魂出來。既然要做,就做得俐落一點。」   「姥姥不阻止我嗎?」   「你希望我阻止你嗎?」   「不,完全不希望。」卡爾像個鬧脾氣的小孩,盤坐在墊子上。   「現在才來叫我們交出姬兒、交出咲夜,那些傢伙在想什麼嘛。」   葛蕾泰爾沉下臉,對繃著臉的卡爾說:「不知道。不過……最近卡魯邁爾好像有奇怪的舉動。」   卡爾緊張地瞇起了眼睛。「什麼奇怪的舉動?」   「安那托利亞的最高長老把咲夜小姐和亞魯貝爾特少爺叫去時,卡魯邁爾也幾乎在同一時間,開始調查十六年前的事,是城堡裡的鳥人族告訴我的。」   位於土耳其的吸血鬼血族阿拉.哈西斯的城堡「方舟」,收留了鳥人血族的公主亞麗桑朵拉.海力沃多。   前些日子,亞麗桑朵拉失去了蹤影。   她的男朋友路伊和咲夜、亞魯貝爾特都被叫去位於高原東側的方舟,一起找到了她。而且,他們也都見到了安那托利亞的最高長老。   伯恩斯坦家盡全力把海力沃多的公主平安救回來,鳥人血族心存感激,所以察覺卡魯邁爾的奇怪舉動,便悄悄通報了葛蕾泰爾。   鳥人們都待在城堡的最深處,負責接待、關照來城堡的血族們,並掌管所有家務雜事。精靈血族中的地精靈,把廣大的庭園整理得井然有序。   城堡裡經常有幾個血族留宿。鳥人雖然只是輔佐艾亞斯托,但待在城堡裡,自然就會聽到來自世界各地的血族的消息。   卡魯邁爾家祕密調查了城堡的資料庫,並假裝不經意地套問知道當年那件事的族人。他們在探聽伯恩斯坦家所收養的鄰人嬰兒一事,也就是養女艾莉安.克莉絲汀。   葛蕾泰爾把放在茶托上的茶杯遞給卡爾,愁眉苦臉地說:「之前不是有個蠢蛋,來叫亞魯貝爾特少爺娶血族的小姐嗎?那件事說不定也是卡魯邁爾牽的線……」   卡爾接過茶托,嘴巴緊閉成一直線,沒有回應。

作者資料

結城光流(ゆうき みつる)

8月21日生,住在東京,獅子座,O型。非常喜歡紅茶、寶石、中島美雪、織田裕二、槙原敬之。 她以「雙面冥官」小野篁為主角所寫的《篁破幻草子》正式出道,而由「晴明的孫子」安倍昌浩擔綱演出的小說《少年陰陽師》,則將她推上暢銷作家高峰,不但已動畫化,改編成漫畫、有聲書、廣播劇及舞台劇,累計銷量更衝破四百五十萬本!在讀者千呼萬喚下,她終於讓「昌浩的爺爺」安倍晴明站上舞台,展開了《大陰陽師 安倍晴明》年輕時的修練大冒險。 除了古典味濃厚的東方奇幻故事,她也寫出了華麗刺激的西方吸血鬼傳說《Monster Clan》系列(暫譯),不愧是日本奇幻小說界的不敗天后!

基本資料

作者:結城光流(ゆうき みつる) 譯者:涂愫芸 出版社:皇冠 書系:YA! 出版日期:2015-08-17 ISBN:9789573331742 城邦書號:A1300245 規格:平裝 / 單色 / 22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