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加碼
目前位置: > > >
戰爭遊戲外傳:安德闇影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唯一蟬連《星雲獎》、《雨果獎》,全美暢銷百大作者歐森.史考特.卡德嘔心瀝血之作。 ◆出版後獲獎無數《紐約時報》年度暢銷小說 ◆奇科幻評論網《SF SITE》讀者選書 ◆《美國圖書館協會》最佳青少年小說 ◆《美國圖書館協會》Alex獎最受青少年歡迎的文學小說……等重要獎項。 這男孩年僅四歲,卻擁有無法估算的驚人智力, 但若想成為第一,他就得與全人類的救星為敵…… 蟬連各大通路暢銷排行榜,世紀經典《戰爭遊戲》平行作品! 在外星「蟲族」的侵略下,地球各地資源匱乏,許多孩子無家可歸。小豆,一個從有記憶以來就獨自在鹿特丹流浪的四歲男孩,他的身材瘦弱、沒有同伴,頭腦是他對抗惡劣環境的唯一武器。 小豆在街頭的表現立刻引起國際艦隊的注意,被認為是安德.威金之外,最有希望拯救世界的天才,但小豆進入戰鬥學校後,不僅遭到教師孤立,還因為與體型、年紀不相襯的出色成績被其他學生排擠,更令人困惑的是,每個見過小豆的人都會拿他與安德.威金相比,甚至稱他為「另一個安德」。 安德.威金到底是誰?為什麼會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而在那些看似完美的形象背後,會不會只是他刻意營造的假象?出於好奇,也為了自保,小豆開始私下觀察威金的一舉一動,但小豆沒有料到,他的窺探將喚醒他在街頭那段可怕不堪的回憶,以及關於自己身世的驚人真相…… ◎橫掃博客來、誠品、金石堂暢銷排行榜,世紀必讀經典《戰爭遊戲》平行作品。 ◎售出英國、西班牙、日本、波蘭、法國、俄國、捷克、荷蘭、德國、韓國等多國版權。 ◎美國亞馬遜書店上千位讀者4.5顆星好評,紛紛力讚:「超越前作!」。 【名家推薦】 「大家會訝異於卡德筆下的孩童形象如此鮮明,將人性表達得淋漓盡致,縱使天賦異稟也不放棄與生命對抗,在悲劇之中尋找希望的曙光,奇異也奇妙。」 ——《出版人週刊》 「卡德在本書中依舊展現了他善於描寫孩童的功力,人物引人入勝近乎零瑕疵。」 ——《科克斯書評》 「歐森.史考特.卡德是當今最優秀的科幻作家。」 ——《休士頓郵報》 「《安德闇影》節奏明快、極具娛樂性,就算和前身《戰爭遊戲》一樣成為雨果、星雲兩項大獎的雙冠王也完全不令人意外。」 ——CNN.com 「《安德闇影》是整個系列中我最喜歡的一本。」 ——美國亞馬遜讀者 「即便沒看過《戰爭遊戲》,也一樣可以享受《安德闇影》,只不過看完後你極有可能會很激動地馬上把《戰爭遊戲》也找來看。」 ——美國亞馬遜讀者

內文試閱

第一部 流浪兒 第一章 小戳
  「你們找到合適人選,所以我的計劃就該被腰斬?」   「跟葛拉夫找到的孩子沒關係。單純是你找到的人素質都不夠。」   「我知道他們不適任,但那群孩子是真正為了生存而戰。」   「可是你找到的孩子之前過得太差,不用進行測試就看得出嚴重的心智問題。他們絕大多數無法建立正常人際關係,而且每天不是偷竊、破壞就是挑撥離間。」   「他們跟所有的孩童一樣,代表的是可能性。」   「這種想法就是你的計劃在國際艦隊眼中不可行的原因。」   小戳保持眼睛睜開。雖然有年紀小的孩子們幫忙看著,而且也挺專心,但是他們畢竟沒辦法判斷準確。所以小戳還是得靠她自己。   有很多必須注意的威脅。例如警察。警察沒有那麼常出現,但是一過來就要清空街上的小孩,而且他們手上有電磁鞭,打在年幼的孩子身上實在吃不消。在警察眼中,他們是害蟲、小偷、敗壞鹿特丹的瘟疫。小戳必須要注意遠方是否起了騷動,有騷動代表可能是警察來趕人,看見了就得吹口哨示意大家躲到安全地點等危險過去。   警察出現的頻率不高,更麻煩的是年紀大的那一群孩子。小戳才九歲,但她在這群小朋友裡面就像是媽媽(其實小朋友們根本不知道她是女生),只不過她也拿街上那些十一到十三歲之間已經發育的人沒轍。至於大人,都是乞丐、扒手、妓女,除了要小孩別擋路以外根本懶得管她們。   年紀大一點的孩子也受到成年人的忽視和欺凌,卻反過頭來欺負比自己年幼的人。每次小戳這幫人找到好東西——尤其是固定有人倒垃圾的地方,或者好下手偷錢、偷食物的目標——卻都只能將拿到的東西快點藏好,然後眼巴巴看著那些好地點被搶走。年紀稍長的那一群特別喜歡從他們手中掠奪,畢竟對小孩子下手比起對付路人要安全得多。另外,小戳看得出來,那些大孩子根本對欺負他人感到樂此不疲。他們看見幼童畏縮、求饒、抽噎的時候非常得意。   一個骨瘦如柴、看起來兩歲大的小孩站在街道對面的垃圾桶上,小戳立刻就注意到他。那孩子餓了,應該說餓很久了,手腳細瘦無比,關節不成比例地突出,肚子已經有些水腫。就算他不餓死,現在已經入秋,以他身上又薄又少的衣物恐怕也是等著凍死。   平常小戳不會太注意這樣的小孩,不過這個孩子的目光還沒有熄滅。他看著周遭的神情還很機警,不像很多孩子已經成了活死人,失去覓食、避寒的本能,只剩下繼續呼吸鹿特丹骯髒空氣的生理反應。或許因為對他們而言,死亡與這樣活著並沒有太大的差異。每個人都知道鹿特丹就算不能稱之為人間地獄,也是地獄的入口了,在這都市裡生與死的界限,是活人必須承受的苦痛並非永恆。   那個小男孩在做什麼?不是找食物,也沒有注意路人。也好,反正他就算找到什麼也留不住,年紀這麼小,誰都可以從他手上將東西搶走,何必做白工呢?假如他想活下去,唯一的辦法是跟在年紀大一點的拾荒者後面,撿人家吃剩的、舔著包裝上沾的糖粉或麵粉,當然也要人家沒有先吃乾淨就是。這孩子一個人在街上無法存活,除非有人願意收留他,但是小戳可不幹,他會變成拖油瓶,大家已經過得夠辛苦,不能養一張沒用的嘴。   這小子最後只能哭哭啼啼哀求人家幫忙,但只有有錢人才幫得了他。小戳打定主意要將夥伴放在第一位,既然這小子不是她的人,就算很可憐,她也自顧不暇。   兩個平常不在這兒的十二歲雛妓忽然轉過轉角,朝著小戳的基地靠近。她趕緊低聲吹口哨,夥伴們立刻散開,雖然都在附近但假裝不是同一夥的人。   可惜沒有用。人家早就知道小戳養了一票人,所以掐著手臂將小戳按在牆壁上,要跟她討「租金」。小戳心裡有數,聲稱自己一無所有沒什麼好處,為了預防遭到這些年紀大的孩子威脅,她確實會準備一些東西。近距離接觸以後,小戳不難理解為什麼兩個雛妓會挨餓:她們的長相並不是戀童癖喜歡的類型,太憔悴了所以顯老,恐怕要等到性徵發育以後去做比較正常的賣淫才會有錢賺,目前也一樣得靠拾荒為生。小戳遇到搶劫當然很生氣,但是也只能低頭,否則自己被毒打一頓,還有誰能照顧大家呢?於是她帶著兩個人去藏東西的地方,翻出一個烘焙坊的包裝袋,裡面有半個麵包。   麵包擺了幾天已經發霉,不過那兩個雛妓還是爭先恐後,其中一個人撕開袋子咬了超過一半才遞給朋友。或許應該說,以前的朋友。為了食物,誰還顧得了交情?兩個人就這麼打了起來,尖叫著甩巴掌出爪子。小戳留在旁邊,暗忖她們如果剩下一點就好了,可惜運氣不好,已經咬下一大口的那個女孩將麵包全搶過去吞了,而且也是她打贏,另一個女孩就這樣被趕走。   小戳轉頭的時候看見那個兩歲小男孩就站在自己背後,還差一點兒踩過去。辛苦存起來的食物被兩個妓女搶走,小戳已經很不高興了,於是她用膝蓋頂了過去,小男孩被撞倒在地上。   「不想摔倒就別站在人家背後!」她低吼。   可是那個男孩起來以後還是露出期待、索討的神情。   「門兒都沒有,臭小鬼,別以為你能從我這兒討到吃的。」小戳告訴他:「我連一顆豆子都不會分給你,你連一顆豆子的價值也沒有。」   大女孩離開了,小戳的夥伴又聚集起來。   「你為什麼要把吃的給她們呢,你自己需要吧?」男孩問。   「喔,可真是對不起啊!」她故意提高音量給大家聽見:「看樣子應該由你當家做主才對?看你人高馬大,一定很會找食物囉。」   「怎麼可能,」男孩回答:「我連一顆豆子的價值也沒有啊,忘記了嗎?」   「廢話,我當然記得。應該是你要好好記清楚,然後給我閉嘴。」   大家都笑了。   沒想到那個男孩繼續開口:「你們需要自己養一個惡棍。」   「我才不養惡棍,少一個是一個。」小戳回應,同時心想這小子用一副平起平坐的樣子和自己講話非常不討喜,等會兒可能就忍不住要打人了。   「你每天都要拿吃的給這些流氓,不如將吃的都給同一個流氓,由這個流氓趕走其他人。」   「你以為我沒有想過嗎,小笨蛋?問題是我拿什麼命令人家啊?人家為什麼要幫我打架?」   「對方不聽,就殺掉。」男孩這麼說。   小戳覺得真是荒唐,快要忍無可忍。他說的根本不可行啊!於是小戳又出了膝蓋,還趁男孩倒地以後多踹一腳。「我第一個要殺掉的應該是你!」   「忘了嗎?我連一顆豆子的價值也沒有啊。」男孩說:「你要殺的是那些惡霸,然後再找一個過來當保鏢。讓他需要你手上的食物,但是又會怕你。」   她聽了只覺得荒謬,不知道該說什麼。   「不然東西會被他們吃光的。」男孩繼續:「你們會沒有東西吃。唯一的辦法就是殺死一個,靠我這樣的小個子一起上。用石頭,不管多大的腦袋,都會被石頭砸爛。」   「你好噁心。」她回答。   「那是你不敢面對。」男孩說。   這小子竟然用這種語氣和她講話,真是找死。如果被小戳打傷,他支撐不了多久。   但話說回來,他早就與死神同行了,與死亡之間的距離已經不重要。   小戳回頭看看自己的夥伴,無法看透大家的想法。   「我不需要一個小嬰兒使喚我去招惹我們沒辦法對付的人。」   「小孩子跟在背後,你推一下,人就會倒下來。」男孩說:「事前準備好大石頭和磚頭,往頭上打。打到腦漿噴出來,代表他死了。」   「死了對我不救沒用了嗎?」小戳說:「既然是要找保鏢,要個死人幹嘛?」   男孩笑了。「所以你其實有興趣嘛。」   「可是年紀大的不可靠。」她回答。   「讓他守著你們去育幼餐廳,」男孩解釋。「你們要做的就只是進去,」他還是盯著小戳的眼睛,但提高聲音讓所有人聽見。「而那個人負責確保其他人都進得去。」   「年紀小的進去,會被年紀大的打。」說話的人外號班長,今年八歲,平常就一副小戳左右手的模樣,雖然小戳不這麼認為。   「你們找了保鏢,保鏢會處理那些人,」   「要他怎樣應付兩個人,甚至三個人?」班長問。   「剛剛說了。」男孩回答:「把人推倒,又沒大到推不倒。然後用石頭。當然要事先準備好。你不是軍人嗎?聽大家都叫你班長。」   「別和他繼續胡扯了,班長。」小戳打斷:「我們到底為什麼要和個兩歲小娃娃廢話這麼多。」   「我四歲。」男孩說。   「你叫什麼?」小戳問。   「沒人給我取名字,」他回答。   「你是說你笨得連自己的名字也記不得?」   「我是說沒有人給我取過名字。」男孩躺在街上被一群人包圍卻仍舊直視小戳雙眼。   「連顆豆子的價值也沒有。」小戳說。   「是呀。」他回答。   「哼,」班長幫腔,「爛豆子。」   「這下你有個名字了。」小戳說:「去垃圾桶上面坐好,我要想想你說的話。」   「我得吃點東西。」小豆說。   「等你的計劃成功,我找到保鏢,就有東西可以給你吃,」   「我現在就得吃。」小豆回答。   而小戳也知道事實如此。   她伸手從口袋掏出藏起來的六顆花生。小豆彎起上半身,從她手上拿起一顆,放進嘴裡慢慢咀嚼。   「都拿去。」她不耐煩地說。   小豆伸出小手,非常孱弱,根本沒辦法握拳。「我沒辦法一次抓在手裡,拳頭握不太緊。」他說。   小戳暗忖:可惡,把花生浪費在一個遲早要死掉的小毛頭身上。   可是她想要試試看這小鬼的主意。聽起來有點魯莽,卻是小戳截至目前為止唯一一次聽見有可能改善大家處境的計劃,否則就只剩下她親自換上女孩服裝下海賣淫這條路。既然是小豆的點子,她得善待這小鬼,當首領最重要的就是公平。   所以她一直伸著手,等到小豆將六顆花生都吃完。   小豆吃光了以後,又與小戳對望了一陣子。後來開口說:「你要準備好殺掉他。」   「我要活人啊。」   「假如不是適合的人,就得殺掉。」說完以後小豆走回對面,辛苦地爬上垃圾桶。   「你根本沒四歲吧!」班長朝他大叫。   「我四歲,只是個子小。」他叫了回去。   小戳把班長推到一邊,大家開始找石塊和磚頭。若真要發動戰爭,就得先武裝自己。   小豆並不喜歡這個名字,但至少是個名字。有名字,代表有人認識他、需要稱呼他,這是好事。六顆花生米也很不錯,雖然他一開始也不知道怎麼吃,光是咀嚼都會痛。   另一件好事大概是看著小戳把計劃搞砸。小豆找上她,並非因為小戳是鹿特丹這兒最聰明的孩童幫派領袖。事實上正好相反,這群人是因為小戳沒那麼精明才勉強生存下來。   而且她太感性了。她根本沒想過應該讓自己多吃一點,看起來才會體面。現在跟著她的小孩或許因此喜歡她,但對外人來說小戳看起來就不是個厲害的首領。   更重要的是,如果小戳能幹,根本不會聽他的話,甚至不會給他接近的機會。另一個可能是就算聽完以後有興趣,也會想辦法除掉小豆。在街上生存就是如此。好人總是先死,小戳就是活不下去的類型。小豆一開始賭在這點上,現在卻也擔心這一點。   他花了這麼多時間,身體已經吃不消了,要是小戳沒成功一切都是白費。其實小豆自己也浪費不少時間,一開始他躲著觀察街上其他孩童的行為模式,發現大家只懂得你爭我奪、自相殘殺,再不然就是出賣肉體,能怎麼賣就怎麼賣。小豆暗忖:只要有一個人多用點腦袋,狀況將變得截然不同。不過他對自己沒有把握,認為一定錯過什麼重要的環節。於是他決定學習,掌握所有的知識。小豆想要先識字,這樣才可以確定卡車、商家、貨櫃以及垃圾桶上都寫了些什麼。荷蘭文以及國際艦隊通用語程度不夠的話,就無法瞭解自己身邊所有的資訊。不過飢餓使他分心,而他如果不花那麼多時間去研究其他人,或許找到的食物會多一些。過了一段時間以後,小豆才驚覺:其實打從一開始他就什麼都懂,其他小孩之所以做出那麼笨的事情,是因為他們真的笨。   他們很笨,但是他很聰明。那麼為什麼他餓得快死了,其他小孩子還活得下去?於是小豆開始行動,找上小戳。現在,他坐在垃圾桶上面,看著小戳毀掉自己的計劃。   小戳選錯人了。她需要的明明是一個夠高壯可以嚇唬人的小惡棍,最好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結果她居然認為應該要找一個體型小的。大錯特錯!太笨了吧!小豆看見的時候真想對她大吼。小戳的目標竟然是那個拿漫畫主角當自己名字的鄂希爾(譯註),這傢伙個子不夠高,但是腦袋轉得快加上個性難纏,而且還跛了一條腿。小戳就因為那種理由覺得人家比較好對付。怎麼那麼笨!重點根本不在於把人家撂倒,第一次出手不管對手是誰都會倒下,因為他們壓根不會預料到,重要的是找到倒下不會再起來的人!   可是小豆沒有講話。還不是可以惹怒小戳的時候。靜觀其變。   先看看鄂希爾行動的樣子,小戳應該也會發現他不適合,然後只好殺掉他,將屍體藏起來以後找下一個。   鄂希爾搖搖擺擺、或著該說一跛一跛靠近了。小戳演技並不好,假裝害怕想逃走,但是表現得太誇張,鄂希爾已經察覺不對勁。演戲就是要自然啊!   因為她的笨,鄂希爾東張西望的頻率明顯增加了。小戳告訴他自己有藏起來的食物,到這邊看起來還沒有大問題,不過當小戳帶著鄂希爾到巷子裡埋伏的地點時,他謹慎的神情明顯提高戒備。恐怕不會成功了。   沒想到,最後計劃還是實現,而原因就在於鄂希爾那條跛腿。他看見埋伏了,可是來不及逃走,於是兩個小孩從後面衝上去撞他的腿,小戳與班長則從前面用力推。鄂希爾倒在地上。   緊接著是磚塊一陣亂打,朝著他的身體、朝著他那條腿,而且大家出手毫不留情。雖然小戳是個笨蛋,幸好小孩們很認真。這就夠了,鄂希爾怕得要命,他真以為自己會死在這裡。   小豆從垃圾桶上跳下來。他靠近巷子口繼續觀察,但是有人擋在那兒,只好擠到裡面。還好那些小孩認得他,也認為他有資格目睹現場情況,所以就讓出一條路。小豆站在鄂希爾的腦袋旁邊,小戳高高舉著一塊煤渣磚頭開口。   「帶我們進去育幼餐廳。」   「好、好,我帶你們進去,我發誓。」   別相信他啊。看看那雙眼睛,檢查有什麼破綻。   「鄂希爾,與我們合作,你也會有比較多東西可以吃。我的人會幫你,等我們吃飽有力氣了,效率會更好。你需要幫手,否則最後也是被其他流氓趕跑。我們都看見了,其他高個子不是就把你給推開了嗎?但如果有我們撐腰,你就不用怕那些人。你也看到了吧?我們是一支軍隊。」   很好,看樣子他上鉤了。這的確是個好主意,鄂希爾不笨,所以會有興趣。   「小戳,這麼聰明的辦法,你怎麼現在才想出來?」   小戳當然不知道怎麼回答,還不由自主地望向小豆。   雖然只是一瞬間,鄂希爾注意到了。小豆知道他腦袋裡轉著什麼,太明顯了。   「殺了他。」小豆說。   「說什麼傻話。」小戳回答:「他已經加入了。」   「對啊,」鄂希爾附和:「我加入。這是個好主意。」   「快點殺了他,」小豆提醒:「你不殺他,他會殺了你。」   「你都讓小不點這樣跟自己講話?」鄂希爾煽風點火。   「他死,否則你亡。」小豆說:「殺掉他,換一個。」   「下一個可不一定腿受傷,」鄂希爾說:「而且人家也不一定覺得需要你們幫忙。我知道我的處境,所以願意配合。我就是你們需要的人,這計劃聽起來會成功。」   也許小豆的警告還是起了一點作用,小戳沒有立刻被鄂希爾說服。「難道你待會兒不會反悔,覺得和一群小不點混在一起太糗?」   「他們是你的人,又不是我的人。」   騙子。難道你看不出來他在說謊嗎?   「對我來說,」鄂希爾又開口:「大家是家人,他們就是我的弟弟妹妹。我當然要照顧自己的弟弟妹妹,對吧?」   小豆看得出來鄂希爾已經贏了。一個惡棍居然說要把大家看成自己的弟弟妹妹,小豆能夠察覺其他人眼睛裡的那份饑渴——不只是對於食物的渴求,還有更深層的欲望。他們要的是愛、是歸屬感、是一個家庭。跟著小戳並沒有填補這些精神上的空洞,但是鄂希爾一出現就承諾了溫暖的未來。小戳無論如何都無法勝過他。   現在殺他為時已晚。   太遲了,但小戳似乎傻到在這時候想要出手。她高高舉起煤渣磚,準備敲下去。   「住手,」小豆開口:「別這樣。已經是一家人了。」   小戳將手放下,緩緩轉身瞪著小豆。「你給我滾出去,」她罵道:「你根本不是我的人,別以為可以分一杯羹。」   「誰說的。」鄂希爾叫道:「你這樣子對他的話,那就先殺我好了!」   呵,聽起來真有勇氣呢。但是小豆很清楚,鄂希爾不是什麼大膽的人,他只是腦袋靈光,知道自己已經處於有利的地位。即使他躺在地上,小戳拿著磚頭又如何?旁邊其他孩子已經跟定他了,小戳不知道自己已經失勢。除了小豆和鄂希爾,其他人要過一陣子才會意識到局勢變化,不過領導權的爭奪會在此時此地結束,勝出者是鄂希爾。   「這孩子就算不是你的手下,」鄂希爾說:「也還是我的弟弟。你不可以叫我的弟弟滾蛋。」   小戳猶豫了。猶豫了好一會兒。   夠久了。   鄂希爾起身,拍拍身上的瘀青和挫傷,然後一臉欽佩的望向剛才那磚塊往自己身上打的那些小鬼。「可惡,你們打得可真夠力!」   孩子們笑了。一開始都還有點膽怯,怕鄂希爾會想要報復。   「別擔心,」他又說:「我看到你們的本事了。但是還得像剛剛那樣對付很多人喔,所以得確定你們不會失手。幹得好,你叫什麼名字?」   鄂希爾一個一個將大家的名字記起來,假如叫錯了他就很誇張地道歉,然後裝出努力記住的模樣。只不過十五分鐘,那些小孩子就被鄂希爾籠絡了。   小豆的疑問是:既然他有拉攏人心的本事,為什麼之前他沒有這樣做?   結論是因為這些笨蛋的腦袋裡面只有權力,而在上位的人不會願意分享權力。那還期待什麼呢?他們不會給自己好處。反過來,面對在下位的人,只要給他們一點點希望和尊嚴,他們就願意將權力交付給你,因為他們以為自己完全沒有力量,所以不會在意將自己的力量交到別人手中。   鄂希爾站起來,腳步還有點搖晃,受過傷的腿比起平常還要痠。   大家讓出空間給他。假如他想要離開,現在沒有人會阻攔。   離開,然後永遠不再回來,或者帶其他大個子過來懲罰這群不自量力的小傢伙。可是鄂希爾站在原地,臉上掛著笑容,伸手從口袋裡面掏出東西。不可思議,是一把葡萄乾。一大把。小孩子們盯著看,眼睛被釘住了似地。   「弟弟妹妹先吧,」他說:「從年紀小的來。」鄂希爾望向小豆,「你先。」   「怎麼會!」第二小個兒叫道:「我們根本不認識他。」   「而且小豆說要殺你。」另一個嚷嚷。   「小豆——」鄂希爾開口:「小豆,你也只是想要保護大家,對吧?」   「是啊。」小豆回答。   「要不要吃葡萄乾?」   小豆點點頭。   「你先吃吧。其實是你讓大家聚在一起的吧?」   鄂希爾會不會想除掉他還是未知數,但此時此刻重要的是葡萄乾。小豆拿了放進嘴裡,但沒有咬,他想讓唾液浸泡,好好品嘗那滋味。   「你要知道,」鄂希爾說:「不管泡在嘴裡多久,葡萄乾都不會變回葡萄哦。」   「葡萄?」(譯註)   鄂希爾看他還是不嚼,笑了起來,開始將葡萄乾發給其他孩子。小戳可從來沒有拿出這麼多葡萄乾給大家,事實上她也從來沒有這麼多食物可以分享,但是這些孩子們才不會在乎她有什麼苦衷。對他們而言,現實就是小戳只會拿出發霉的東西,可是鄂希爾一開始就給了葡萄乾。   因為他們很笨。

作者資料

歐森.史考特.卡德(Orson Scott Card)

當今美國科幻界最炙手可熱的作家之一,也是知名科幻經典《戰爭遊戲》(Ender’s Game)、《安德闇影》(Ender’s Shadow)、《亡靈代言人》(Speaker for the Dead),以及其他【安德】系列的作者。《戰爭遊戲》發表於1985年,一舉奪得科幻小說界最高榮譽星雲獎及雨果獎,其續集《亡靈代言人》(Speaker for the Dead)發表於次年,也獲得星雲獎和雨果獎,使卡德成爲唯一一位曾連續兩年贏得這兩項大獎的作家。2008年,他更獲得美國圖書館協會所頒發的「愛德華終生成就獎」(Margaret A. Edwards Award),以表彰他對青少年文學的傑出貢獻。卡德的作品不僅被全世界成人和青少年讀者喜愛,也被廣泛運用在學校教學。【安德】系列小說,更衍伸出漫畫、電玩遊戲,改編電影也於2013年11月全球上映。除了寫作之外,卡德也在南維吉尼亞大學教授寫作及文學課程。現與其妻居住於北卡羅來納州的綠堡市。

基本資料

作者:歐森.史考特.卡德(Orson Scott Card) 譯者:陳岳辰 出版社:親子天下 書系:少年天下 出版日期:2015-08-03 ISBN:9789869188166 城邦書號:A3320029 規格:平裝 / 單色 / 41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