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岸邊之旅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甫在雜誌《文學界》連載即受到各大報關注,讚譽有加的感傷療癒之作。 與結縭六年、失蹤三年的丈夫再度攜手共遊, 重新了解,卻是在他死去之後—— 三年前突然失蹤的丈夫優介回來了。如同三年前消失那般令人措手不及,瑞希幾乎無法相信眼前光景。優介回來了,卻已是鬼魂,他的身體早已被茫茫海底的螃蟹啃食精光。輪廓五官分明,會肚子餓,有體溫,下巴的鬍碴觸感真實得令人哽咽,卻終究只是靈魂。 為了和優介在一起,為了瞭解優介離開後經歷的事,瑞希隨著他踏上旅程,拜訪優介返家之前邂逅的人。一直放不下派報業的島影先生、經營餃子館的神內夫婦、在山中村鎮種著菸草的星谷一家。這些人認識的優介,是不是她從未觸及的那一面? 而,這趟兩個人的旅行,註定回程只會剩下一人。何處是傷痛的終點? 這趟岸邊之旅,雖然漫無目的,她卻始終不想要踏上終點。 這是一段回溯之旅,一段了解之旅,也是一段,放手之旅。 「死亡與生存似乎有著相互承接的循環,我們從以前就在尋找著連結兩者的那條細細的道路吧。目前存活的世界也擁有如此的不確定和不可思議,因此我在寫這部作品時,覺得或許藉由描繪這條環繞著死亡的道路,就能夠描繪那個世界也說不定。」 ——湯本香樹實 湯本香樹實將我們埋在心深處,不願觸碰的議題挖出,輕柔細膩地抽絲剝繭,以一種盡情沉浸悲傷的治療方式,搭配靜謐如詩歌般的文字,洗鍊出切開雲層的透明感。 【專文推薦】 ◎黃小黛 (散文作家) ◎李瑾倫 (插畫與繪本作家) ◎楊翠 (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副教授) 「超乎意料的告別。」 ——張妙如 (作家) 「這是講述愛和生死,活著與脆弱,如詩的好書。」 ——廖輝英 (作家)

內文試閱

  我攪拌磨好的黑芝麻和砂糖做餡,心想接下來要包進湯圓時,不經意抬頭,發現丈夫優介站在廚房工作台後方的暗處。湯圓是他喜歡的食物,我半夜突然想吃湯圓也很奇怪。所以當我一看到他的臉,馬上心想:「原來如此。」果然如此嗎?優介已經失蹤三年,這三年當中我也不是沒有想過他或許還在人世。他可能在其他地方展開新生活,和新的對象共度新的人生。   鍋裡的水已經沸騰了。我迅速地完成黑色內餡的湯圓,一個接一個丟進熱水中。優介的身影浮現於蒸氣後方,一直盯著我的手看。以前他也常常這麼做,當我做飯的時候在我身邊晃來晃去,沒完沒了地說著當天發生的一切。如果有想說卻說不出口的話,他也會站在廚房一直看我做事。失蹤的前一天,他也在廚房站了好一會。當我抬起頭來想跟他說話時,他已經轉身要走回房間了。如果那時候我叫住他的話。如果我那時候硬是叫住他,隨便說點什麼的話。   你回來啦。我對優介說道。當我回過神來之前,就已經脫口而出了。對方似乎因此放心下來。   「我這還是一路趕過來的。」   他在找藉口。他的聲音聽起來好像在生氣,但是辯解的聲音會比真正生氣的時候更加扁平。這點和以前一點也沒變。   「因為我得一路用走的。」   「用走的?」   「對啊。」   「從哪裡?」   優介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反而問我:「過了多久了?」   「三年。」   優介一聽到回答,馬上發出小聲的驚嘆。張成圓形的嘴裡一片漆黑,看不見牙齒。「我走得可真久。」   湯圓在鍋子裡滾動。從白色外皮可以隱約看到裡面的黑色內餡。我關起火,將湯圓連同滾燙的熱湯一同舀進紅色的小碗。   「吃吧。」   優介坐在餐桌前,凝視碗裡之後突然抬頭說道:「關掉廚房的燈。」   我關上螢光燈,房間彷彿籠罩於一片深紅色的薄紗當中。餐具櫃上方只有一盞我們夫妻稱為「紅燈」的檯燈還亮著。紅色的彩繪玻璃所組成的方形燈罩是優介從舊貨店找來的。暗紅色的薄紗背後滲出墨黑的夜色。我在宛如古人居住的狹小房間中,滿心感慨地觀察久違的丈夫臉龐。大概是因為紅色燈光的影響,纖細的臉部線條和細長的單眼皮看起來彷彿木雕。比起廚房的螢光燈,感覺更加清晰明確。我下意識地尋找某種印記。雖然我不知道是什麼印記,但是只要找到那個印記我就能說服自己。我就是在找那種印記。   優介如同以往,先喝一口碗裡的熱湯,然後吞下一顆湯圓。吞到一半,他突然縮起臉頰。   「好燙。」   加了油的芝麻餡一直保持同樣的溫度。   「小心點。」   「今天的湯圓……很好吃……餡都沒有漏出來。」   優介看也不看我,鼓著臉頰,嘴裡呼呼吹氣。看來他肚子很餓。   「你刮鬍子了嗎?」   「這麼久沒見,我想滿臉鬍碴不好看。」   發現我沉默下來,優介又加上一句:「很奇怪吧,但是其實我鬍子長長了。妳要摸摸看嗎?」   「嗯。」   優介放下筷子,稍微挺出下巴。我伸出左手的中指與無名指,輕輕地撫摸他的下巴。指尖感覺到毛孔深處冒出無數的黑色尖錐,忍不住縮回手。   「嚇了一跳嗎?」   「……有一點。」   「我的身體已經在海底被螃蟹給吃了。」   「咦?」   「吃了我的螃蟹,有些被人吃了,也有些還活著。活著的螃蟹還是一樣在海底優游等待。」   我雖然心想在等什麼呢,說出這句話的本人卻只是一直戳著碗底,直到筷子終於戳到一個湯圓。優介一邊露出凝視標本的表情看著湯圓,一邊說:「很麻煩啊。長鬍子這件事。」   「留長就好啦,你很適合留鬍子。」   「可是妳不是說過嗎?」   他仔細地將筷子上的湯圓放進口中,像魚吞噬獵物一樣快速吞下。   「希望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帶給別人好印象,最好把鬍子剃乾淨。」   「我是說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喔。」   「我啊,去旅行了一趟喔。一路上都是靠別人照顧。」   「我可以再摸一次嗎?」   「好啊。」   我撫摸優介粗糙的下巴,想起他刮鬍子之後皮膚會紅腫。因為他說我比較會用剃刀,有時候還會要我幫他刮鬍子。   「好了吧?」   優介突然不高興地縮回身體,一直凝視碗裡。低下的雙眸像一對月亮浮現於幽暗當中。   我向優介搭話:「你剛剛說走得可真久。」   「是啊,我走到這裡花了三年。」   優介繼續凝視碗中:「我花了三年才到家啊。一路躲躲藏藏,沒有拖拖拉拉的。」   優介的聲音聽起來平淡呆板。   「沒有拖拖拉拉的……你怎麼了嗎?」   優介沒有回答我的疑問,只是喝下煮湯圓的水。   「為什麼失蹤了呢?」   「因為我生病了。」   「不是所有生病的人都會失蹤吧。」   優介把空碗放在桌上,發出咚的一聲。「是啊,就像妳說的一樣。」   「我找你找了很久呢,當然也去報警了。不過警察什麼忙也沒幫就是了。」   「警察也很忙啊。好端端的一個大人隨便消失,他們當然不會隨便理睬。」  「你離開家是去哪裡了?」   「你不吃嗎?」   優介往前傾,盯著我的碗看。   「嗯,你吃吧。」   但是他只是動也不動地盯著碗,一副光靠眼睛品嚐湯圓的樣子。   「那是很不可思議的感覺喔。真的,一下子就……」   優介瞄了我一眼,視線又回到碗裡。我把碗拿到他的面前,他重新挺直背脊坐正。   「一下子。只要踏出一步,就再也無法回頭。事情一下子就發生了。我還以為是慢慢沉進去,結果一下子就被用力拉進去。」   我很明白被用力拉進去的感覺。小時候一個發瘋的男人把我推進河裡,害我溺水。眼前是河水混濁的顏色,發現自己的手在河裡看起來像大人的手,無數上升的泡泡和散開搖曳的格子裙……最後是蔬果店的外送大叔救了我一命,送我進醫院。當我醒來的時候,父親對我說:「沒事了,妳註定要活下來。」父親平常是個木訥的人,不會隨便流露自己的真心。但是那時候父親的臉上流露不可思議的光輝。雖然不懂註定要活下來是什麼意思,但是溺水過的我不但不怕水,還能變得擅長游泳,應該是託父親的福。   (待續)

作者資料

湯本香樹實(ゆもとかずみ)

一九五九年出生於東京,東京音樂大學畢業。文筆清新自然、細膩感人,作品主題多半與親情、友情和生死有關。處女作《夏之庭》(玉山社出版)獲日本兒童文學家協會新人獎、兒童文藝新人獎。同作品除搬上舞台及拍成電影外,並被翻譯成許多國家的語言出版。此外,亦獲得美國文學家獎、波士頓全球書獎,在台灣也榮獲《中國時報》開卷年度好書獎。。其他著作有《白楊樹之秋》(玉山社出版)等。《西日之町》,獲選第127屆芥川獎候補作品。作品《熊與山貓》榮獲講談社出版文化獎繪本獎。

基本資料

作者:湯本香樹實(ゆもとかずみ) 譯者:陳令嫻 出版社:木馬文化 書系: 出版日期:2015-06-24 ISBN:9789863591269 城邦書號:A050032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24頁 / 14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