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
轉學生的惡作劇:穿越時空找回勇氣的成長冒險旅程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教師的工作不是對家長有求必應!」 《從謊言開始的旅程》作者 日本百萬國民作家喜多川泰首度探討親師生關係震撼力作。 「在對孩子保護過度的家庭裡,在功課成績至上的校園中,我們的教育到底是要教出什麼樣的孩子?值得我們深思。」 ——陳安儀(知名作家) 在學校不可以讓學生受傷。在學校不可以讓學生打架。在學校不可以發生問題。不可以讓學生功課不好跟不上。不可以讓學生因為考試受到挫折。不可以讓要升學的學生受到挫折。不可以讓學生受到大挫折。不可以讓學生受到小挫折。 這樣對嗎!? 作為一個小學老師,日高博史低調度日,所有行為以不接到家長投訴為最高準則,校長關愛的眼神也請不要看過來。但是,新來的轉學生石場寅之助,似乎不想讓他這麼好過…… 奇特的穿著(拿剪刀將大人穿的卡其褲剪短再反折)、談吐(敢問我可有何奇特之處?)以及對武士道的堅持(打架前居然會下挑戰書),這個石場寅之助到底是何方神聖?還有,不知道蛋糕是什麼?少騙人了!博史在心中吶喊。 看似難搞的轉學生,作錯事時卻會坦率道歉,對比自己厲害的人也不吝讚美,行事端正不虛偽,面對挫折與失敗也不逃避。在他的影響下,六年三班開始有了轉變,博史心中被現實澆熄的小火苗也重新燃起…… 「學校是個體驗『失敗』的地方。遇到失敗的時候,要把失敗變成『教訓』。只是這樣而已。只要能夠從這次經驗中學到東西,和過去的自己有所不同,這樣就夠了。」 從今天起,再也不要被家長牽著鼻子走了!趁還來的及,得讓孩子們多跌倒幾次,我才能將他們扶起來,告訴他們怎樣才不會再摔倒啊! 【專文推薦】 ◎陳美儒(親子教育家/建中資深名師) 【名家推薦】 ◎盧蘇偉(親子作家) ◎陳安儀(知名作家) ◎李偉文(知名作家)

內文試閱

序幕
  「史郎同學,惠比神有鬼,這件事你聽說了嗎?」   朝陽下,黑岩史郎走在開了一半的櫻花行道樹下,赤木健一從後面趕上來,以這句問話代替了招呼。   「哦,聽說了。你看到了?」   史郎把雙肩背的書包從肩上拿下來,邊揚下巴邊遞給健一。意思是你來背。   健一連忙接過書包,雙手穿過背帶,把書包掛在胸前。於是他的身體被兩個黑色的小學生書包前後包夾。   「沒有。我沒看到,可是聽說信二的哥哥看到了。」   史郎邊走邊踢裝有白色營養午餐工作服的袋子。   還以為他在想什麼,只見他回頭對健一說:「吶,今天我們去看看吧。放學後,到惠比神集合!」   「……知道了。可是,我想一定什麼都沒有。春假大家就開始這樣傳,我去看了好幾次,結果什麼都沒有。」   「有沒有鬼不重要。問題是那裡是我們的地盤耶。要是大家都聽說有鬼跑來看,我們的院子可能會被搶走啊。」   其實,惠比神正好位於兩所小學學區邊界。兩所小學的孩童都會在這裡聚集,有時候會互搶場地。   健一擺出一個無奈的姿勢。   「一放學,就用跑的集合。」   史郎再次叮嚀。   健一朝著史郎的背影想說話,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那個地方,是佔地僅約一個網球場左右的小公園,南側只有三件老舊的遊樂器材--生鏽的單槓、溜滑梯、唧唧作響的鞦韆。這就是被大家稱作「惠比神」的地方。   西側孤伶伶地佇立著一個又老又小的神社般的建築,正是這個地方的名稱由來,但誰也沒放在心上。   「那裡就是惠比神。」   當別人這樣告訴我們,從這一刻,我們也開始稱之為「惠比神」。每個人都是這樣。   春假期間,大家很少有機會聚在一起,但學期中,放學後在惠比神集合玩到天黑,這是史郎他們五年級時每天的慣例。   然而,這個春假期間,健一開始補習了。   早上出門時,「今天要補習,一放學就要馬上回來哦。」   母親寬子這樣叮嚀,健一雖然記得,卻不敢把這件事告訴史郎。   健一已經看過好幾個同學因為惹史郎不高興,於是在班上被孤立,學校從此成為「苦行」之地。   「我才不要變成那樣。」   回家以後一定會被媽媽罵,但把被媽媽罵和在學校被大家當空氣放在天秤上量一量,挨幾句罵根本不算什麼。   回到家,「今天去補習了嗎?」   就算媽媽這麼質問,「不小心忘了。」   只要這麼說,今天應該可以混過去吧。   升上六年級的第一天,健一的心情就很沉重。   他把下巴擱在胸前史郎的書包上,嘆了一口氣。   清朗的陽光下,櫻花搖曳生姿,與健一的心情正好形成對比。   六年三班的新同學   日高博史看著前一天從學校帶回來他所負責的六年三班的點名簿,一邊啃著吐司。   在青柳信二、赤木健一等熟悉的名字底下,發現了一個陌生的名字。 「石場寅之助……。轉學生啊……」   博史服務的小學,五年級升六年級不重新編班。因此新學年獨特的緊張感在博史心中沒有那麼強烈。   博史為了使自己缺乏緊張感的心有所警惕,挺直了背脊,重新看了一次轉學生的名字之後,又再次將點名簿的名字從頭到尾確認一遍。   「一個新同學啊……」   耳中聽到女兒七海下樓的聲音。博史主動招呼:「早啊。」   七海沒有回應。   「要出門了?」   七海穿過客廳,走向玄關。   「喂,好歹要吃過早飯再去。這是奶奶特地為我們做的。」   「我不要吃。我來不及了。」   說完,只聽她急忙地穿鞋的聲音,反手關門就出去了。   七海出門之後,家裡像暴風雨過後般寧靜。   「真是的……」   博史不知道該如何和升上國三的青春期女兒相處。   若是她母親在,也許狀況會有所不同。博史三年前離了婚,當時七海念小六。也是上班族的妻子說光是和博史在一起就感到窒息,不想待在家裡,這樣的時期持續了一陣子,最後終於提出離婚,但其實當時妻子在職場上已經有了對象,事後博史聽說她一離婚便搬進那個對象家裡。   因為這個緣故,獨生女七海留在了博史身邊,但那正是七海最多愁善感的時期。她心裡受的創傷一定很深。對此,博史深感歉疚。同時,平日他便覺得自己的教師身分,可能也對女兒的行動和態度造成了許多限制。   因為離婚,博史搬離了住慣了的地方,搬來和母親信子同住。那裡並不是博史原本生活的家,而是外婆家,但對經常不在家的博史而言,一方面有人幫忙照顧七海令人安心,另一方面也不放心高齡的母親獨居,所以事情很快就決定了。   於是,今年是博史在目前的小學任教的第三年。   「我對不起七海。」 越是這樣想,越是不敢嚴格管教女兒。   想教訓幾句時,七海刺人般瞪著博史的眼神,甚至令博史感到她在責備自己:「你以為是誰害我變成這樣的?」   每次看到她那種眼神,想到曾經那麼溫柔善良的女兒竟會變成這樣,便不禁感到自責。   博史嘆了一口氣,啜飲咖啡。   靜悄悄的客廳後面的房間傳來哼哼唱唱的聲音。博史的母親信子,難得在化妝。   「我要去看戲呢。好久沒看了,好期待呀。」   信子說著,心情一反往常好極了。   平常信子都待在家裡,代替七海的母親負責所有的家事,平日的娛樂也只有傍晚重播的時代劇。所以雖然不知道母親要去看什麼戲,但偶爾這樣出去外面喘口氣,博史的心情也為之一鬆。   博史看了看表。   「喔,我得走了。媽,門窗麻煩妳關一下喔。」   博史邊站起來邊向後面高聲說。   「好、好,我知道。」   信子盯著鏡子,邊繼續化妝邊答。   博史將點名簿收進公事包,穿上外套。   今天是個適合新學期的好天氣。窗外,開了一半的櫻花正隨著春風起舞。   「日高老師,請到校長室。」   在教職員辦公室整理重新分配的辦公桌時,又高又瘦的教務主任佐佐木雙手背在身後,從博史頭頂探頭過來說。   「啊,好的。我知道了。」   博史立刻起身走向校長室。   校長室就在教職員辦公室隔壁,中間有一扇門相通,但那扇門只有校長和教務主任可以走。這是上一個學校沒有的不成文規定,但也沒辦法。博史先走出辦公室,經過走廊,敲了敲校長室的門。   「請進。」   中川校長那與他圓滾滾的體型不符的尖銳聲音響起。   「打擾了。」   博史大聲說了之後,打開門。   坐在沙發上的校長中川映入眼簾。   等門大開,便看到一個少年與一位老人隔著茶几坐在對面的黑色皮沙發上。   兩人站起來打招呼,中川也連忙跟著站起來。   看到那個少年的模樣,博史倒抽一口氣。   「這……這是……」   博史因為太過驚訝,連打招呼都忘了,當場呆立。   可能是沒有帶室內便鞋來吧,少年穿著學校來賓用的拖鞋。   連襪子都沒穿的赤腳曬得很黑,小腿肌肉緊實發達得令人不敢相信是小學生。不合身的褲子如五分褲般,感覺像是拿剪刀將大人穿的卡其褲剪短再反折,以皮帶束緊,在腰際形成了許多縐折。看起來也像日本傳統男用褲。褪了色的T恤都拉長變形了,舊得看不出本來是白色還是米色。這大概也是大人的吧。尺寸不對。   「簡直就像從二戰後的世界來的……」   這是博史的第一印象,但犀利的眼神、端正的長相強調了如仁王像般挺立著的這個孩子非比尋常的氣質。   最具特徵的是他的髮型,不受控制的鬈曲長髮在腦後綁成一束。用來綁頭髮的東西看似繩子,不是橡皮筋。   「日高老師。這是今天要加入日高老師班上的石場寅之助同學。」   被介紹的這名少年緩緩將身體轉向博史,視線確實注視後,略略朝下,慢慢行了一禮。   這一連串的動作美得令博史看出了神,他驀地回過神來。   因為事出突然,反而是博史慌了。   「啊,寅之助同學,你好。我是級任導師日高。」   這幾句招呼慌張得令人感覺不到一絲老師的威嚴,博史內心大感羞愧,差點就要嘖出聲。   即使如此,在校長室、而且是校長也在場的情況下介紹轉學生,這還是頭一次。   「他的母親很忙沒辦法來,所以由我帶他來。」   站在少年身旁的高個老人發出低沉的聲音。從氣氛看得出這位老人正是少年獲得特別待遇的原因。   「這位是寅之助同學的監護人之一,根來先生。」   看似一臉緊張的校長補充說明。博史雖想不出這位老人是誰,但他對這個老人有印象。也許曾經在哪裡見過……。   「敝姓根來。這孩子就麻煩老師多關照了。」   這位體格結實的老人深深行了一禮。   抬起頭之後,老人面向校長說:「中川老師,那麼我就此告辭。」   校長挺直背脊,有禮地行禮,邊說:「謝謝您特地前來。請代我們向寅之助同學的母親問好。」   這位姓根來的老人,不等校長說完,便已邁步走向出口。   他在門口回過頭來,對寅之助露出笑容。   寅之助也報以笑容,緩緩點頭。   在門碰的一聲關上的同時,一臉解除緊張的中川朝寅之助瞥了一眼,對博史下了指示:「開學典禮就要開始了。請帶這孩子一起前往體育館。」   「好的。」   博史回答。   「那麼,寅之助同學,跟老師一起來。我們到體育館去吧。」   寅之助點了一下頭,跟在博史身後離開了校長室。   大人穿的拖鞋在走廊上啪嗒啪嗒作響。   「實在穿不慣。」   才說完,寅之助便脫下拖鞋插進腰間。   「這樣才好。」   自言自語般說完,便光著腳愉快地邁開腳步。   博史本來想說點什麼,卻因為太過突然,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只是看著寅之助。看著寅之助邊發出啪啪腳步聲,臉上笑咪咪的表情,他就什麼都不好意思說了。 博史的心情很複雜。   五年三班從去年便問題不斷,在那群學生裡加進這個學生會有什麼變化?若樂觀地想,也許能意外地相處融洽。   另一方面,卻也擔心他無法順利融入班上。   「五年級的家長打電話來的,幾乎都是日高先生班上的家長。」   教務主任時不時都要這樣叨念,而這個班上又要多一個個性鮮明的學生了。   博史再次偷眼看笑咪咪地走在身旁的這個嬌小而穿著特異的少年。   寅之助發覺了博史的視線,並沒有放慢腳步,看著前方便問:「敢問我可有何奇特之處?」   「沒有……只是,明天起別忘了帶室內便鞋來哦。」   博史維持著笑容這麼說。   寅之助嗤地一笑。   「所謂的室內便鞋,便是老師腳上所穿的那鞋嗎?不巧我沒有此物。   明日也將赤腳前來。由衷感謝老師關懷。」   寅之助古人般的說話方式害博史差點笑出來。   「真是個怪人。」   心裡這麼想,但忍住了沒說。   所有的學生都已經在體育館裡排好隊。   博史將寅之助帶到轉學生排的最後一排。   「你先待在這裡。開學典禮後,我會把你介紹給同學,你先想想要說什麼。」   博史這樣告訴寅之助,然後走到學生們排的行列前端,邊要他們排好隊,警告幾個講話的孩子,邊走到班級隊伍的最後就定位。   學生們的視線投向寅之助。   黑岩史郎回頭,跟排在他後面的青柳信二說話。   「信二,你看看那個。那是不是轉到我們班的?」   「哦,好像是。他是怎樣啊。」   兩人對寅之助異樣的穿著笑出來。   「頭髮還留長綁起來耶。跟女的一樣。」   史郎右手背貼著左臉頰,做出女生的姿勢。   看到他這樣,信二大笑。   「而且他穿的衣服……那什麼東西啊。」   明知看來怪異,但兩人沒有足夠的語言能力來表達。所以互相說著:「那什麼東西啊!」   在那裡竊笑。   博史從隊伍後面感覺到孩子們的氣氛。   黑岩史郎和青柳信二正看著轉學生寅之助取笑。身為級任導師,不可能沒發現。話雖如此,卻不能光憑想像便如此認定。就算博史的直覺應驗,「我們在講完全無關的另一件事。」   如果他們這樣講,話就接不下去了。當然也就無法教訓他們:「不要以穿著外表來評斷一個人!」   「真是前途多難啊……」   博史心中咕噥。   開學典禮感覺比以往更長。

作者資料

喜多川泰(Kitagawa Yasushi)

1970年生於東京,在愛媛縣西条市長大。東京學藝大學畢業。98年於橫濱市創立「聰明舍」補習班,不斷追求新式的教學法。2005年開始寫作。獨特的文學筆觸深受讀者喜愛,作品內容多為勵志激發人心之作,是日本暢銷與長銷皆備的心靈作家。目前仍持續不斷在全日本巡迴演講。作品有《從謊言開始的旅程:熊本少年一個人的東京修業旅行》、《從謊言開始的夢想:相聲少年與演講少女的奇蹟尋夢之旅》、《轉學生的惡作劇:穿越時空找回勇氣的成長冒險旅程》(以上由野人文化出版)、《圓夢的手紙屋》、《築夢的手紙屋》、《賢者之書》、《因為遇見你》、等。

基本資料

作者:喜多川泰(Kitagawa Yasushi) 譯者:劉姿君 出版社:野人出版 書系:人間模樣 出版日期:2015-05-06 ISBN:9789863840251 城邦書號:A1010304 規格:平裝 / 單色 / 296頁 / 13cm×19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