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母親的秘密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母親的秘密

  • 作者:郭慧玲(J. L. Witterick)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15-04-27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85折 213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榮登加拿大暢銷排行榜!Amazon書店讀者★★★★☆(4顆半星)感動好評! 愛,是唯一你付出越多, 便獲得越多的東西…… 我知道,母親小心翼翼地,收藏著一個秘密。 有時候,我會在夜晚驚醒, 擔心秘密被揭穿,希望秘密不存在。 但母親微笑地對我說: 我知道妳也會選擇一起保護這個秘密。 她是我見過最勇敢的母親。 我,真的也有這樣的勇氣嗎? 我們上一次還能相信,這個世界上有人願意不求回報地對我們付出善意,甚至冒生命危險,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是否已經久到讓我們不禁懷疑,所謂人類的善良與高貴,只不過是空泛的願景,或者浪漫主義者的想像?久到當有人對我們伸出援手,我們竟會忍不住懷疑對方別有居心? 然而,這個故事卻再次提醒我們,即使在最黑暗的地方,仍然有光明存在。書中的「母親」法蘭西絲卡和她的女兒海蓮娜,她們所要守護的,不僅僅是一個秘密,更是人性的光輝與尊嚴。 她們向我們證明,我們不需要是偉人、是勇者,即使過著平凡的生活,我們依然有能力選擇成為照亮別人的那一道光,而這個世界也依然值得盼望。 【勇敢推薦】 ◎Dorothy(圖文作家) ◎李欣頻(作家暨創意人) ◎徐玫怡(圖文作家) ◎陳安儀(親職教育作家) ◎鍾怡雯(作家) (按姓名筆劃序排列) 【各界好評】 「在醜惡的屠殺與歧視之中,真實故事反應出人性善良美麗的一面,如砂礫中閃爍的珍珠,珍貴而明亮。」 ——陳安儀(親職教育作家) 「我一直對猶太人大屠殺相關歷史有濃厚興趣。《母親的秘密》讓我屏息!」 ——布萊恩.格斯汀(加拿大按摩與水療學院校長)   「能夠閱讀非常大量的書是很奢侈的事,多數書都很好看,但有些會讓人駐足思考。這本書便是如此,有種《天地一沙鷗》的特質。」 ——理查.謝甫(RBC全球資產管理公司行銷與溝通部主管) 「故事會帶人走上相當真誠的旅程。寫作技巧真是傑出……簡潔卻深沉。」 ——瑪莉.梭普(桑莫丘資金管理公司董事長) 「《母親的秘密》真是太出色了!以低調卻令人難以忘懷的方式傳達如此強烈的訊息。」 ——潘.芒登(安妮特街圖書館分部主管) 「難以置信!太棒的閱讀經驗!我愛死這本書了。」 ——泰德.曼西亞里斯(海龜島資源回收公司董事長暨共同創辦人) 「充滿抉擇、勇氣,與生命意義的動人故事。」 ——金.夏儂(席安納基金經理人公司董事長暨資訊長) 「我預期這本小說將改變並感動許多人心……包含我的。」 ——安妮塔.匹科立克(主修文學與歷史) 「這本書具有促進和平與理解的龐大潛力。」 ——阿諾.挪耶克(加拿大官佐勳章受勳人,醫學博士) 「作者為我們帶來了一本非常重要的書。」 ——約瑟夫.葛茲(加拿大國家猶太書卷獎、美國國家猶太書卷獎得主) 「故事深深吸引了我,文字美麗又動人。」 ——崔佛.戴登(G4S前財務長與執行董事) 「故事引人入勝,描述了驚人的勇氣與英勇事蹟。」 ——派翠克.格蘭醫生(加拿大員佐勳章、勇士勳章受勳人) 「沒人看見或知道的才是真英雄!鼓舞人心又讓人嘆為觀止的好書。」 ——錢姆.伯亞斯基(猶太教士) 「《母親的秘密》讓人想不讀都不行!」 ——蘇珊.葛羅斯貝克(哈弗格爾女子學院校長) 「整本書我都好喜歡,每一句都讓人深深著迷。在危險、愛情與歷史間達到完美平衡。」 ——亞歷山大.菲利浦(十三歲) 「我開始閱讀《母親的秘密》後就無法把書放下。太吸引我了,我好喜歡這本書!」 ——巴德.辛普森(加拿大豐業銀行國際銀行副總裁) 「感人的人道作品,歌頌愛的力量、領導能力特質與家庭的重要。」 ——瑪格莉特.薩昇(加拿大同伴勳章、皇家維多利亞中尉勳章受勳人) 「描述猶太人大屠殺黑暗時期的故事,扣人心弦,《母親的秘密》將教育二次大戰後出生的年輕人,也喚醒老一輩的記憶。故事見證了兩位非常勇敢的女子。」 ——查爾斯.貝爾席爾(加拿大皇家軍隊榮譽主席) 「作者生動描繪出法蘭西絲卡.哈拉馬由瓦所生活的世界,這位女主角所在的波蘭遭到納粹佔領,而她與女兒海蓮娜不顧生命危險窩藏了猶太人。以動人並擄獲人心的方式呈現出那可怕的時期。」 ——艾米爾.吉辛(以色列駐多倫多暨西加拿大總領事館總領事)   「我孫女說這是她讀過最棒的書了!」 ——哈洛德.沃爾夫(猶太神學院董事) 「故事當頭棒喝,又充滿不可思議的勇氣。」 ——湯尼.蓋吉(維多利亞大學董事會)

內文試閱

第一部 海蓮娜
  1      小孩子總以為大家的父母都跟自己的沒兩樣,自己家裡發生的事情也會發生在別人家裡;哪知道其實不是如此。      因此,我以為每個人都懼怕自己的父親;我以為男人結婚就只是為了要找個人來煮飯打掃;我不知道原來有些男人真的會愛自己的妻子與小孩。      從小到大,我和哥哥戴米恩都與兩個迥然不同的人一起生活。      我父親是要求精準、性格冷酷又直線思考的人,我母親則是充滿想像力、有愛心又溫暖的人。      兩人的個性都非常強硬。      父親是烏克蘭人,母親是波蘭人,但我們舉家遷移到比波蘭有更多好機會的德國。      父親是機械技師,這份工作非常適合他,因為他充分具備了這個職務要求的精準度與測量能力。      母親在富裕的德國家庭擔任廚師,我們非常喜歡她不時會帶回家的剩菜,如果沒有她,我們永遠不會有機會吃到如此的珍饈。份量通常不多,但偶爾會有些許昂貴的碎肉塊,例如豬排肉,如果運氣好還能吃到一般人都很難享用到的水果及堅果。      帶剩菜回家時,她會全部放在一只盤子上供大家共享。雖然那時我們都已經吃過她早上出門前便預先為我們煮好的晚餐,還是很期待這樣難得的點心。一般而言,父親會大吃特吃,未闔上的嘴裡都還沒咀嚼完就伸手拿更多的食物。      有次我正要從盤子裡拿一塊蘋果,父親卻用力拍掉我的手,要我縮回去。因為,那是他要吃的東西。      母親看見後搖搖頭。隔週,她把一整顆蘋果藏在口袋裡,等到父親已經熟睡,開始像豬那樣大聲打呼,才拿出來。      她將蘋果切成兩半,給我和哥哥各一半。      不知道為什麼,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我迄今記憶猶新,印象遠比父親對待我的行為還要深刻。我到現在都還能聽見哥哥對我說的話,彷彿他才剛說過:「小蓮,」那是他為我取的小名,「我晚餐吃太多了,什麼都吃不下。我這半也給妳吧!」      我搖頭,「戴米恩,你吃啦。」但他拒絕,要我收下。      那顆蘋果因此更加甜美好吃。      好一段時間沒看到家裡出現蘋果,父親問:「法蘭西絲卡,妳為什麼不帶蘋果回來?」      母親聳了聳肩,「我是去那裡工作,不是買菜。人家給我什麼,我就帶什麼回來。」      我和哥哥互看一眼便低下頭,否則他會看到我們偷笑。      兩個性格強硬的人要生活在一起已經不容易,兩個政治立場不同且都相當堅定的人要生活在一起則幾乎不可能。      父親支持納粹,母親則徹底反對。      「希特勒能解決德國人的所有問題。」父親說。      才不過幾年前,根本沒人聽過希特勒的名字,現在他的名字卻掛在眾人嘴邊。他的支持率快速攀升。人民很窮,失業率又高。希特勒答應會帶給人民更好的生活,他對德國人說他們是更優越的民族。      「如果德國由希特勒掌權,一定會再次成為強權。」父親說。他在機械工廠的同事都要投票給他。      「如果你是德國人,然後人家說你生來就是比較優越的民族,那聽起來還真悅耳。」母親說。      「若日子難過,然後有人說都是猶太人的錯,那更好。比找出合理解釋要來得容易多了。」      母親不會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她相信個人造業個人擔。      「不是所有德國人都是壞人,猶太人也一樣。」她說。      她會勇敢說出自己的想法。      他們會因此大吵。我和哥哥雖然保持沉默,卻不喜歡希特勒承諾的未來。我們聽過一次希特勒的演講,見識過他催眠群眾的力量。      他對我們父親就有這種影響力。      父親才不會根據事實吵架,他都用人身攻擊來表達自己的看法。      手段總是相當低級。      「妳又懂政治囉?」他對母親說。「煮飯會讓妳變聰明就對了?」      「至少不會讓我盲目。」她這麼回應。      我對自己說,我絕對不會嫁給父親這種人。      2      我不清楚母親是否真的愛過父親。      或許,日子如此艱苦之際,愛情不是重點吧。      我和戴米恩經常擔心,父親這麼容易發怒,吵架時可能會出手打她。      母親非常矮小,只有他的一半高,真的挨打可能會受重傷。      吵架時她不曾退讓,所以都是我和哥哥在擔心。      我們倆都急於長大。      3      一如父親所預測的,希特勒在一九三三年一月三十日當上總理。      七個月後,德國通過法令禁止集會。      這下……沒有人能阻止這台納粹機器了。      4      或許只是於初春時不經意看見小小知更鳥站在我們的窗台上,讓母親心想:這隻小鳥想飛去哪裡都可以,我們卻得留在這裡。      也或許就是那麼務實:錢存夠了,可以離開了。      總之,某個風平浪靜的日子裡,她對我父親說她決定搬回波蘭。這麼說的意思跟說她要離開他沒兩樣,因為他不只一次說過自己絕對不會回去那個比德國還要落後的國家。      這時哥哥已經十八歲,我則小他兩歲,我們可以自行決定要跟誰住。      事實上,根本沒有什麼好決定的。      我們非常尊敬她,因為她竟敢反抗只要聽話便能保證生活安定無虞的父親。      有時我會想,是否因為我們向來與父親不親,因而選擇擁護母親的價值觀?我們很難明確說出自己為何成為這樣的人。母親認為這都是出於個人選擇。她說:「選擇做對的事情,一開始的確會是有意識的決定。但是,接下來就會變成第二天性,不再需要思考怎麼做才是對的,因為我們已經成為會做對的事情的人,就像反射動作。時間久了,行為就會內化為品格。」      「你們要是敢離開,就永遠不要回來。」是父親對我們說的最後一句話。      5      我們離開時沒帶走太多東西。      還好,母親很聰明,知道要把部分收入藏起來當私房錢。      母親用存款在故鄉波蘭的索科爾買了一棟小屋,還有一小塊地能養雞種菜。      從索科爾到華沙大概要搭一天的卡車。鎮上有條河流貫穿,岸上種滿雄偉的楊柳樹。夏季時,有種輕鬆自在的氛圍。      這裡的居民來自三個截然不同的社群:烏克蘭人、波蘭人,與猶太人。      烏克蘭人不信任波蘭人,波蘭人不信任烏克蘭人,然後兩個社群都不信任猶太人。三方之間存在著某種隨著時間淡化卻未曾消弭的衝突。      索科爾鎮上住了幾戶富裕家庭,但多數為小康人家。幾乎每個人都要努力工作才能生活。      鎮上比較昂貴的房子是磚造的,但是多數人都住在價格便宜許多的木板屋裡,在嚴寒的冬天時會點燃壁爐取暖。最冷的那幾個月份裡,常可見居民為了保暖在室內穿得幾乎跟在戶外一樣多。      如果需要用水,就到社區的井裡汲水。農民會把農產品及肉品帶到市場賣,多數人都在市場購物,只有有錢人才會去商店裡買東西,店裡有來自德國或其他地方的舶來品。      母親會去市場販售家裡母雞下的蛋以及她種的當季蔬菜。哥哥在相隔幾個鎮外的煉油廠工作,只有他休假時才能見面。他會帶物資回家,對家裡的照顧遠比過去父親的付出還要多。      每次回家看我們,哥哥第一件事情便是抱起我轉圈圈,彷彿我還是小孩子。我每次都被轉得暈頭轉向,卻非常喜歡這種感覺。身高超過一八○公分的他比我高出許多,我必須抬頭才能看著他,因為我比一五○公分的母親高不了多少。      「我跟你們的爸爸長得這麼普通,真不知道怎麼能生出你們這麼好看的小孩。」母親說。      我們似乎真的遺傳了父母雙方最出色的特徵。      我遺傳了父親的棕色眼睛與栗色頭髮,微微的自然波浪隱約透露出源頭是如何扎實的鬈髮。哥哥遺傳了母親的白皙肌膚與淺色頭髮,我真是羨慕他們閃亮的灰色眼睛。      戴米恩每次來看我們都會帶一顆蘋果給我。      水果內蘊含著愛與犧牲。      他會帶母親最愛的嚼菸給她。      我十七歲生日那天,戴米恩為我帶來的驚喜是蘋果樹。「小蓮,以後妳隨時想吃蘋果都有,不用再等我帶來了。」他說。「告訴我妳想把它種在哪裡。」      我選的位置就在房間窗戶外,早上起床第一個映入眼簾的便是蘋果樹。      我迫不及待想要自己賺錢;我也想買禮物讓他驚喜一下,而且我已經想好要買什麼了。      到市場途中的店裡有件很漂亮的棕色皮夾克,非常適合戴米恩。      我一直對自己說,拜託拜託,希望那件外套先不要賣掉,要等到我賺夠錢。      6      當地報上有一則徵才廣告:鎮上製衣工廠總經理要找秘書。我向母親透露,雖然自己的機會渺茫,還是想要嘗試應徵。「到時候會有很多女生跟我一起競爭這份工作。」我說。      她對我說:「妳還記得剛開始學打字的時候嗎?妳想要成為班上打字最快的人,但是我們家裡沒有打字機,妳就把鍵盤畫在紙上當成真正的打字機來練習。海蓮娜,妳總是想要成為最厲害的,所以日夜不停練習。妳的老師跟我說,她不曾見過有學生能夠一分鐘打八十個字。當時的妳是班上第一名,這次應徵工作有什麼理由落選呢?再說,有多少女生德文講得像妳這麼好的?」      母親說的我都知道,但有時候聽別人說出自己已經知道的事情感覺真好。      母親竟然不知道從哪裡變出我所見過最漂亮的洋裝,讓我穿去面試。布料是只有富人買得起的柔軟羊毛,顏色是米白色,看起來很專業,但又相當清新典雅。洋裝腰部以上很貼身,搭配七分袖與V領,下半身則是傘狀裙身,將我的身材襯托得更好。脖子戴上一條簡約的珍珠項鍊,是母親擁有的唯一飾品。鞋子很舊,但我用鞋油擦得光亮。洋裝徹底改變了我,也帶給我信心,讓我能去與那些我知道教育程度比我高、家世背景也遠比我好的女孩子一同競爭。      我出門前,母親說:「那些人聰明的話就會請妳。妳那麼有能力、誠實又努力。海蓮娜,妳笑起來的時候整張臉都會發亮,沒有什麼比妳的笑容還美。所以,如果面試妳的是男人,就對他微笑。」母親就是這樣,永遠知道什麼時候該說什麼話,而且能提供很有見地的建議。      科瓦斯基先生約二十多歲近三十,比我所預期的還要年輕英俊。他身旁坐的芙達是年紀稍長且身材頗有份量的女子,跟他一起負責面試。他考我德文會話,接著以波蘭語快速口述,要我聽打一封波蘭語短信。      我知道自己德文很好,打字速度也比誰都快,因此兩項測驗分數都很高。他最後的問題是:「海蓮娜,如果只能擁有一樣東西,妳會選擇沉魚落雁的美貌、淵博的學識,或龐大的財富?」      他想透過這個問題看出我是什麼樣的人。回答正確與否非常重要,但我選擇說出自己認為合理的答案:「我會選錢。」      他一臉訝異,芙達則對於我的愚蠢回答擺明不屑。這不是他們預期中的答案,也不是其他面試者的答案。      他清了清喉嚨,「為什麼妳會選擇錢?」      「嗯……因為美貌不會持久。學識淵博是很好,但是肚子餓要有錢才有飯吃。而且,我要是有錢,想讀什麼、想學什麼都可以。我有錢就買得起書、請得起老師。錢讓人有選擇,讓人有自由及能力去照顧他人。所以,沒錯,我會選錢。」      我聽見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比實際上還要有自信。      科瓦斯基先生臉上露出興味盎然的表情,他沒想過我會這樣回答。      他說:「非常感謝妳前來,我們很快會作出決定並通知妳。」      轉身離開前,我直視著他,朝他微笑。      我得到了這份工作。      7      開滿白色花朵的蘋果樹讓空氣充滿甜美的氣味。微風吹來時,芳香會從我的窗前拂過。這種早晨總會讓我覺得,只有好事會發生。      我不知道是怎麼開始的,或許就是因為那抹微笑,總之,科瓦斯基先生顯然比較喜歡與我共事,而非辦公室主任芙達。每回專案截止前,他都會請我跟他一起加班。他總是風度翩翩,我也不曾感到不自在。      有天傍晚,他問我既然兩人都加班,是否願意與他共進晚餐;我說很樂意。這是實話。我們在鄰近餐廳裡享用簡單的晚餐,暫時不討論公司業務,而是像一般共進晚餐的人那樣認識彼此。      他是德國富裕工業家暨工廠老闆的兒子。他的波蘭母親是他父親的情婦。他很欽佩父親,卻也對自己與母親必須在他合法家庭的陰影下生活感到埋怨。      我知道他受過良好教育,因此想必是他父親出的錢。他在工廠裡也位居最高職位,那是多數與他同年齡的男人才正在努力想爬上的職位。      我看得出來,他很清楚自己是因為父親才有這番地位,那便是他的弱點。      我對他說:「你或許是因為父親才獲得這份工作,卻是由於自己的能力而能把工作做好。」      我想他很高興聽到我這麼說。      真是有趣,連最成功的人有時也會需要受人肯定,無論是來自於誰的肯定。      我也對他說,無須與人共享父親也不表示親子關係就比較好。「我們離開德國後便再也沒聽過父親的消息了。」我刻意小心略過父親是納粹支持者的事。      現在我跟卡司米爾比較熟了,所以敢問他從面試過後我便一直感到好奇的問題。「你為什麼選擇我?當時還有那麼多應徵者。」      「嗯,要是給芙達選,我們現在就不會坐在這裡了。」他露出看來有些孩子氣的調皮微笑。      「妳有勇氣告訴我實話,我需要能夠信任的人。海蓮娜,誠實讓人耳目一新。而且妳的笑容那麼美,打字也飛快。」      他大笑著說完話,我也開始大笑。      我為什麼會浮現那些陌生的感覺?因為他夠信任我,會對我揭露自己的黑暗面,還是因為我沒想過會跟與嚴厲父親截然不同的男人相處?      我們來自不同的世界,但那天晚上之後,彼此的距離卻感覺更近。      8      我注意到自己現在出門上班前會特別打扮一番。我會提早起床整理頭髮,會挪一點錢買口紅,還問母親能不能再找到像之前那樣漂亮的洋裝。      我很期待去上班,看見他時也很興奮。在公司,我們會彬彬有禮地稱呼對方科瓦斯基先生與哈拉馬由瓦小姐。不過,在私底下共進晚餐時──如今至少每週一次──我們會以卡司米爾及海蓮娜互稱。      我不記得禮物是何時開始出現的,但通常都是他從德國回來之後。他會送巧克力、書、圍巾等,不會貴重到暗示一段認真的關係,但總會有些什麼讓我知道他有想到我。      因為沒有什麼可以回送,我偶爾會帶母親做的德國家常菜給他。      「海蓮娜,妳母親怎麼知道我最喜歡吃什麼?或許我也該送她禮物。」他總愛說笑。卡司米爾非常喜歡那些家常菜。      我覺得很幸福,但是在這種時候感到幸福其實有些詭異。      整個世界正處於動盪不安之中。      有消息說納粹很快會入侵波蘭,我們知道這件事,卻無能為力。      人人自危。      我認識的人當中,可能只有卡司米爾對這一切發展能夠冷靜看待。他的朋友畢竟包含了德國人及高階官員。      9      德國於一九三九年九月一日入侵波蘭,只消一個多月便征服了整個國家。波蘭的武力防禦效率如此低落,讓全國人十分洩氣。      我不了解戰爭,更不懂希特勒為何要入侵波蘭,於是我問似乎非常了解這些事情的卡司米爾。      「希特勒入侵波蘭是因為他覺得英國和法國不會管他。」      我說:「什麼意思?」      卡司米爾為我做了一個更簡單的解釋:「就是說,他認為那兩國不會因為這樣而對德國宣戰。      「到目前為止,多數人仍認為共產主義的威脅大過希特勒。因此,雖然在經歷了一次世界大戰後,根據條約,德國不能加強武裝軍備,但過去幾年英法兩國任由德國這麼做。他們認為強大的德國可以與蘇聯相制衡。      「想想看,德國三年前不是才主辦了奧運嗎?      「全世界都想要把他當成好人。      「希特勒指望的正是如此。      「德國軍隊進入波蘭時,英國人在做什麼?儘管宣稱支持波蘭,強大的英國皇家空軍仍然只是空降傳單要德國對入侵行動重新考慮。」      卡司米爾降低音量:「他們如果是認真的,應該要空降炸彈才對。」      這時我才意識到,波蘭並沒有自以為擁有的盟軍。這個世界怎麼會如此識人不清?      卡司米爾繼續分析。「英國與法國在德軍入侵後終於清醒,向德國宣戰,表示希特勒錯估了他們的反應。但是他已經跟史達林聯合鞏固自己的地位,而且同意一起瓜分波蘭。」      這就是為什麼在我們的鎮上,河的一邊是德軍,另一邊是俄軍。      我們在俄國瓜分到的這邊。      10      俄國人剛抵達時,他們設法用自己的共產文化同化大家,於是著手逮捕波蘭官員、知識分子、大型房地產的擁有人,及卸任的公務員。      波蘭社群經歷激烈動盪,任何對共產主義思想造成威脅的人,不是遭到處死便是送進勞改營。      鄰居反目成仇。      任何有過節的人都可以隨意指控,讓對方遭到逮捕。      在這樣的情況下沒有人覺得安全,情勢相當緊繃。      無足輕重又貧窮反而成了好處,沒人會在乎我或母親。      戴米恩是不可或缺的勞動人口,所以他也很安全。      卡司米爾人脈非常廣,他也不受影響,只是與我們的方式不同。      想在這個世界生存,最好的方式是沒沒無聞或不可或缺,不然就是交遊廣闊。     

作者資料

郭慧玲(J. L. Witterick)

出生於台灣,一九六八年隨家人移民加拿大,抵達時全家僅有兩百元加幣的財產,年僅七歲的她便協助在外工作的父母,擔負起照顧弟弟的責任。 她靠著獎學金與打工所得完成有「加拿大的哈佛商學院」美譽的理察‧艾菲商學院(Richard Ivey School of Business)學位,畢業後投入金融業,曾任多倫多金融分析師協會會長,並在二○○四年創辦Sky Investment Counsel投資顧問公司,堪稱叱吒金融界的女強人。 因為受到一部講述猶太人大屠殺紀錄片的啟發,她在忙碌的工作行程中,利用所有閒暇時間寫下拯救了十多位猶太人的勇敢女性——法蘭西絲卡和她的女兒海蓮娜——的故事,希望能讓光明永存人間。 本書在加拿大原本以自費形式出版,結果卻贏得廣大迴響,甚至被翻譯成九國語文。郭女士並計畫將所有海外版稅收入均捐贈給慈善機構,回饋社會。

基本資料

作者:郭慧玲(J. L. Witterick) 譯者:柯乃瑜 出版社:皇冠 書系:CHOICE系列 出版日期:2015-04-27 ISBN:9789573331544 城邦書號:A1300217 規格:平裝 / 單色 / 19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