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VIP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為了N
left
right
  • 庫存 = 3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為愛犠牲,為愛算計,甚至……為愛殺人! 這一切,全都只為了心中那個N? 《告白》《少女》爭議名家湊佳苗 被譽為寫作以來的最高傑作! 我為你做盡了一切,你並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 為了你,即使會墜入深淵,我也心甘情願…… 說出口的不一定是真話, 做出來的不一定是真心, 那麼,到底什麼是真?什麼是假? 杉下希美。西崎真人。成瀨慎司。安藤望。 這四個人都是同一起命案的目擊者──十年前,野口貴弘與奈央子夫妻陳屍於大廈自宅內,丈夫被花瓶打破頭,妻子則被刀刺死。 嚴格說來,目擊證人應該只有杉下希美一人,因為成瀨和安藤都是事發後才抵達,而唯一跟杉下同在命案現場的西崎,則是罪證確鑿的兇手。 然而,事實真是如此嗎? 這四個人看似只是偶然交會,其實,命運早已將他們跟野口夫婦緊緊綑綁──在與這棟高樓豪宅遙遙相望的破舊公寓「野原莊」裡,在和這座豐饒之島遠遠相隔的孤嶼「青景島」上。 來自同一座小島的舊友、曾住在同一棟公寓的鄰居、同一間公司的上司與下屬、有著同樣一段不堪過往的男女……十年前的目擊證詞是實話,卻也是精心織就的謊言!而背後那一幕又一幕令人心碎的真相,十年後的今日,終將揭曉…… 最極致的愛,是分擔犯罪?是霸佔一切?還是默默祝福?原本單純地只是以愛為出發點,沒想到在層層交錯之下,最後竟導致陰錯陽差的結果!湊佳苗以精準的筆力,描寫了各種不同形式的「愛」,而在如俄羅斯娃娃般層層套疊的曲折情節中,瀕臨崩潰的情感,激盪出無比絢爛的火花! 【名家推薦】 齊聲讚譽! ◎ZEN(敦南新生活部落客) ◎小葉日本台(日劇達人) ◎陳建嘉(新銳影評人) ◎敷米漿(作家)

內文試閱

〈事件〉
  一月二十二日晚上七點二十分左右,××署接獲通報,公司職員野口貴弘(四十二歲)和妻子奈央子(二十九歲)陳屍在位於東京都××區××之三的自宅內。   警方趕往現場後,向在場的四個人詳細訊問了當時的情況。   N.杉下希美   我是杉下希美(Sugishita Nozomi),今年二十二歲。目前就讀K大學文學院英文系四年級。   地址──是戶籍地嗎?居住地也要嗎?   我的戶籍地址是愛嬡縣××郡青景村三十七之五。對,是村莊,其實那裡是島嶼。居住地是東京都××區××二十四「野原莊」一○二。那是一棟兩層樓的木造破公寓,和野口先生家有著天壤之別。   我在前年夏天認識了野口夫婦。   那年夏天,為了慶祝安藤求職獲得內定,我和比我大一歲、當時住在同一棟公寓的安藤一起去沖繩的石垣島,在參加浮潛旅行團時認識了他們。我們住的是廉價民宿,他們住的是著名的度假飯店,但兩家旅店剛好與同一家浮潛商店合作,所以,我們四個人一起參加了浮潛的初級課程。   那是我和安藤第五次浮潛,雖然我們的老家不同,但都是從小在海邊長大,所以浮潛時並不會有「害怕」的感覺。   船抵達了無人小島,從沙灘出發,第一次潛入水中時,很想抱怨氣瓶為什麼那麼重,但當看到很多五彩繽紛的小熱帶魚,充滿了樂趣,就忘記抱怨的事了。   第二次是要搭船到海上後再潛入水中。那裡是可以欣賞到魔鬼魟的著名景點,當初我們就是想看魔鬼魟,才咬牙參加了這個高團費的行程,但野口先生的太太奈央子潛入水中約十公尺後,突然恐慌起來,即使回到了船上,渾身仍然顫抖不已,結果,我們什麼都沒看到就折返了。   當時,我們真的很失望,很想叫他們還我們一半的團費,但幸好沒有說──那天晚上,野口先生邀請我們在他們住的飯店吃飯。   雖然野口先生說是藉此表達歉意,但聽說其實他之前就打算邀我們。   當時,我和安藤熱中於將棋。玩將棋不像女大學生會有的嗜好嗎?那是高中老師教我的。在第一次和第二次浮潛之間的休息時間,我們也在沙灘的椰子樹下,一手拿著午餐的飯糰,一手攤開攜帶型的將棋盤玩了起來。   野口先生也很喜歡將棋,當他遠遠地在一旁觀看時,發現我們行棋的水準相當高,很希望可以跟我們下一盤棋。其實我們只有業餘愛好者的水準,只是隱約記住了在電視上看到的職業棋手對局後,依樣畫葫蘆而已。   那天的晚餐很棒,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吃到那麼大的龍蝦。   飯後,我們一起在有燈光點綴的戶外露台酒吧喝酒,安藤與野口先生捉對廝殺。很巧的是,安藤內定錄取的那家公司剛好就是野口先生上班的公司,因此,他們先下一盤算是「見面禮」。   我和奈央子一邊看著他們下棋,一邊聊天,主要都是奈央子在說她上課的料理沙龍的事。   我記得她告訴我,一旦野口先生被派往國外,設宴招待當地人的工作就會落到妻子身上。雖然她不太會下廚,但她必須趁還在日本期間努力學習,才不會影響在同期中最迅速出人頭地的野口先生。   他們是一對很棒的夫妻。野口先生在大型綜合貿易公司「M商事」工作,身材魁梧,言談舉止都很爽朗。奈央子是那家公司董事的女兒,個子高高瘦瘦的,皮膚白白嫩嫩,很像模特兒,個性也很善良。我和安藤第一次見到他們,就被他們深深吸引了。   我覺得他們就是所謂「郎才女貌」的最佳代言人。   回到東京後,他們再度邀我們去家裡作客,我們當然不可能拒絕。他們住在赫赫有名的超高樓層豪宅「天空玫瑰花園」,那棟大廈總共五十二層,他們住在四十八樓,而且,這只是他們住在日本期間臨時落腳的地方,有錢人的生活真是令人難以想像……聽說野口先生的老家財力雄厚,但詳細情況並沒有聽他自己提起過。   因為要下棋,所以他們大部分時間都邀我們去他們家,每個月都會去一、兩次。我通常是和安藤一起去,去年四月安藤開始上班後,我便經常一個人去。   對局的時候,奈央子都會在旁邊哦!我可不想被誤會呢!   其實,安藤跟野口先生下棋的次數應該比我多,因為安藤被分在野口先生那個部門。聽安藤說,在公司午休的時候,野口先生經常邀他下棋。   我曾經和奈央子一起逛過幾次街。我們去看電影、聽音樂,買東西、吃飯,她像對待妹妹一樣疼愛我。   我臉皮真厚,居然自稱是美女的妹妹,況且,我們的外表和成長背景完全不一樣。   奈央子說她沒有一個人住的經驗,想看看我住的地方,我就帶她去了我住的破公寓,但只有那麼一次。她環視沒什麼家具的三坪大房間後,沉默了片刻,接著像突然想起什麼似的說:好像「大草原上的小房子」,感覺好棒。我並不喜歡蒐集一些可愛的小擺設,所以家具之類的也沒有所謂的鄉村風,也許她腦海中浮現出「拓荒」的感覺吧!   幾天後,她送我一個幾乎可以拿來當嫁妝的漂亮梳妝台,感謝我平時經常陪她作伴。   沒想到十一月以後,她突然不再邀我外出了。   我不記得曾經說過什麼讓她不高興的話,最後一次見面時,她還說想去看晚餐秀,也提到下個月有一家很棒的咖啡館新開幕,好像已經安排了計畫。所以我有點擔心,發了簡訊給她。   好久不見,最近好嗎?   但是,她沒有回我的簡訊,電話也打不通。無奈之下,我只能在假日打了野口先生的手機。野口先生他們住豪宅,卻沒有家用電話,而且我也不知道野口先生的E-mail信箱。   當我在電話中說我打不通奈央子的手機時,野口先生很快就把電話交給了奈央子。   奈央子在電話中說,對不起,最近身體不太好。我聽了之後,心想我果然沒有猜錯,但聽到她說因為不外出,手機派不上用場就解約了時,感到十分驚訝。雖然她說沒什麼大礙,但我很擔心她得了什麼重病。   於是,我邀了進公司上班後就漸漸變得疏遠的安藤,找他一起去野口先生家探望奈央子。那是十二月的第二個星期六,我們中午過後就去了他們家。   奈央子在電話中的聲音聽起來很柔弱無力,實際見面時,發現之前便很白皙的她,皮膚更加蒼白、透明,很擔心她會這樣就消失了,看了讓人於心不忍。   不過,他們夫妻很熱情地歡迎我們。   野口先生在家裡有一間他專用的書房,隔音做得特別好,我們平時都去那裡下將棋。但那天,野口先生把將棋的棋盤拿到了客廳,當安藤和野口先生下棋的時候,我就和奈央子一邊聊天,一邊泡茶。   奈央子看起來不像外表那麼虛弱,一開始我鬆了一口氣,但聊了一陣子後,發現她會突然沉默不語,然後默默地流淚,手指也會發抖,情緒似乎很不穩定。野口先生平常下棋時全神貫注,即使電話響了也不接,那天卻始終很在意奈央子的情況。   當奈央子突然放聲痛哭時,野口先生也立刻起身,抱著她說:「沒事了,沒事了。」把她帶去了裡面的房間。   我們原本是來探望奈央子的,說不定反而造成了他們的困擾,於是我和安藤向野口先生道歉後離開了。野口先生送我們到門口,這時,我和安藤兩人同時發現了一件事,我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那種異樣的感覺,只能默默地看著它──   門上裝了一條門鏈。其他兩道鎖都是最新式的門鎖,甚至看不出鎖頭在哪裡,很符合這棟保全森嚴的豪宅,但下面裝了一條量販店賣的、和我住的公寓門上差不多的廉價門鏈,所以讓我們有一種異樣的感覺。但並非只有如此而已。   門鏈裝在門的外側。   比方說……野口先生家只能從那道門出入,假設強盜上門,他們便設法先逃出來,然後只要從外側用門鏈鎖住,把強盜關在裡面,就可以趕快報警。但我從來都沒聽過這種防盜方式。   我們假裝沒看到吧!我和安藤這麼交換眼神時,野口先生說:「你們可不可以再陪我一下?」邀我們去大廈頂樓的酒吧。   野口先生關上門後,隨手鎖上了門鏈。   這是怎麼回事……?當時的情景令我感到不寒而慄,覺得自己好像被關在屋裡。我突然感到呼吸困難,情不自禁地抓住了安藤的手臂。安藤也皺著眉頭看著門鏈,但野口先生已經走向電梯,背對著我們,所以不知道他臉上的表情。   到酒吧時,他恢復了平時的樣子,不,他似乎有點疲憊。   他告訴我們,奈央子上個月流產了。她才懷孕兩個月,還沒有察覺自己懷孕時,在雨天外出不慎跌倒了。   雖然她的身體已經恢復,但精神狀態依舊不穩定,野口先生出門上班時,她光著腳出門,打算衝到車道上。大廳櫃檯的人救了她並立刻報警,警察通知了野口先生。   所以,或許看在別人眼中會覺得很異常,他也不願意做出像在軟禁奈央子的事,但為了保護奈央子,他出門的時候都會從外側把門鎖上。   他還說,這是夫妻兩人必須同心協力克服的難關,所以沒有告訴別人,但奈央子的情況日益惡化,老實說,他為這件事感到一籌莫展。他曾經想過把奈央子送回娘家,但她和她大嫂不合。今天她看起來很高興,心情也比較平靜。他說或許我們會覺得很悶,但希望我們以後還是能偶爾去他家坐一坐,陪奈央子聊天。   說著,他再次低頭拜託我們。當時,我很後悔不應該盯著門鏈看,然後開始思考自己能為他們做什麼,雖然我能想到的都很簡單,無非是買一些什麼好吃的東西帶給她,或是送她聽了可以保持心情平靜的CD。   只要我們能幫上忙,隨時可以找我們。   我們對野口先生這麼說,然後就離開了他們家,但只有我對野口先生的話照單全收,深信不疑。   奈央子居然流產了,好可憐,不過有野口先生陪她,應該沒問題。感覺上,野口先生好像隨時都會保護她,每次看到野口先生,都可以感受到他深愛著奈央子。雖然奈央子很可憐,但也很讓人羨慕。   安藤在我家吃晚餐時,我這麼對他說。   他應該很愛奈央子吧!   向來直言不諱的安藤難得吞吞吐吐,似乎話中有話。他猶豫著該不該告訴我實情,在我逼問之下,他才勉強答應說出來,但他事先聲明,那只是在公司聽到的傳聞。   聽說奈央子有外遇。   奈央子在婚前是野口先生他們公司的櫃檯小姐,所以傳聞一下子就傳遍了整家公司。   有人見到她和看起來比她小的男人牽手走在街上。那個男的很英俊,奈央子也是美女,所以,即使他們覺得已經夠低調了,但只要他們出現的地方,就好像是偶像劇的一幕。聽說還有人看到他們進了旅館。   雖然傳聞就這樣而已,安藤卻說,奈央子遭到軟禁可能和流產無關,而是野口先生聽到了那些傳聞。如果傳聞和流產都屬實,不知道奈央子懷的到底是誰的孩子。她真的是跌倒而流產的嗎?杉下,雖然妳很尊敬野口先生,但他沒有妳想像的那麼優秀。   那一刻,我腦海中掠過野口先生把奈央子推倒,猛踹她肚子的畫面。   奈央子沒問題吧?   這時,我們同時想起了和我公寓的破門上那條相同的門鏈。   雖然當時我很擔心,但剛好那一陣子忙著打工,所以無暇思考奈央子的事。我在清潔公司打工,那時候剛好是年底大掃除的時期。   而且,自從那天之後,野口先生並沒有再找我們去他家。安藤的工作也很忙,我們幾乎沒有聯絡,直到過年我回老家時,才又想起奈央子。   因為我去參加了高中同學會。   在東京讀大學的成瀨正在和旁邊的同學聊他打工的事。我們那一屆只有我和成瀨兩個人離開小島,去東京上大學,在那天重逢之前,我和成瀨完全沒有聯絡,也不知道他的手機號碼。因為我剛好坐在他附近,便不經意地聽著他和其他人聊天……   聽到他打工的那家餐廳名字,我頓時驚訝不已。「夏堤耶.廣田」──奈央子曾經告訴我,她嫁給野口先生之前,野口先生曾經帶她去過這家法國餐廳好幾次。我和奈央子一起看雜誌時,曾經看到「特別的日子,特別的餐廳」特集中,介紹這家餐廳,她便告訴了我這件事,不,應該說是向我炫耀。她還說:希美,妳也叫妳男朋友帶妳去啊!我記得當時我聽了很火大。   我向成瀨打聽了很多關於餐廳和他打工的事。   成瀨對料理讚不絕口。他說,他之前向來覺得吃一頓飯要花幾萬圓很莫名其妙,但那家餐廳絕對物超所值。聽他這麼講,我想起他家之前開了一家高級日本料理店,可惜在幾年前歇業了。那家日本料理店歷史悠久,在最風光的時候,島上有任何喜慶活動都會在那裡慶祝。成瀨是那家餐廳的小開,應該也算是老饕,可見那家法國餐廳真的很棒。   我也是在那時候得知「夏堤耶.廣田」每天會提供一件外送到府服務。成瀨說,他主要負責外送工作。他還說,之前有一位先生為不良於行的妻子訂了外送到府服務,太太欣喜若狂。聽到他告訴我這件事,我突然想到了一個主意。   如果為奈央子請外送到府服務,不知道她心情會不會好一點。   我也很在意傳聞的事,再加上我認為比起奈央子和野口先生單獨用餐,我和安藤最好也一起在場。如果能夠像在石垣島相識那天一樣,大家開開心心地吃飯,奈央子或許可以振作起來。   新年剛過,我在一月八日星期六打了野口先生的手機,祝賀他新年快樂,然後和他討論了這件事。野口先生說:「我不知道還有外送到府服務,那一定要請他們來。」接著他把電話交給了奈央子。不知道奈央子的情況是否好轉了,她的聲音聽起來比之前開朗,還對我說:「謝謝妳,真令人期待。」   野口先生似乎要點一些他喜歡的菜,便由他負責向餐廳預約,他再通知我日期。他還說,他會在公司告訴安藤,要求我別向安藤提這件事。   一切都是為了將棋。   野口先生上次和安藤下的那盤棋,被安藤逼到沒有退路,他把棋局保留了下來,要和我商量對策,所以會要求安藤晚一點到。野口先生經常這麼做,所以我對他有點不以為然,覺得他怎麼連這種時候都還惦記著棋局。   我不是幫安藤,而是成為野口先生的智囊,這樣很奇怪嗎?   我不應該一開始就說安藤是我朋友,其實,他算是我的對手,所以在玩將棋時,即使中間有野口先生介入,只要是和安藤對戰,我就不想輸給他。安藤上班後,我很少有機會與他直接捉對廝殺,所以很期待野口先生向我討教。   但安藤並不知道我幫野口先生出主意。   幾天後,我接到野口先生的電話,通知我外送七點會到,叫我五點半去他家,他約安藤七點之前到他家。   沒想到會在那裡發生那樣的事。   難道一切都怪我多管閒事,想出了那個餿主意嗎?……

延伸內容

推薦序:究極的扭曲之愛──以謊言、暴力、背叛與犯罪編織的愛欲羅生門
◎文/ZEN(敦南新生活部落客)   所有人心中都曾有過最重要的人。為了那個人,不惜犧牲自己,說出彌天大謊,可以做任何事情,可以殺人。──《為了N》   人非全能、全知的上帝,只能憑個體有限的眼界、心思,建構出自己對「物自身」的詮釋,並且相信那就是「物自身」。   所以康德說,「物自身」(真實)不可知。自以為看見了真實,其實不過是「瞎子摸象」。人在生活中所經歷的大小事件,就像「瞎子摸象」,我們自以為窺見事件的全豹,只不過是碰巧讓我們看見 / 經歷的那一部分。   湊佳苗是近年來最擅長於讓小說中的主人翁「瞎子摸象」的作家。透過每一個與事件相關的人(每一個出場人物都是自己人生故事的主角,為自己說話,並不只是故事主人翁的配角),根據無可迴避的具體事件(通常是殺人事件),以及每個出場人物在事件中扮演的角色,與其他人物之間的關係,說出自己所看見的事件 / 真實(物自身),對事件做出詮釋。   《為了N》以一對住在豪華公寓的夫妻之死,透過四位證人之口,對事件的描述與詮釋,引領讀者進入人性黑暗深淵。   兇手殺人,是無意間窺見了不願面對的真相,一時暴走失控;說謊做偽證,是為了守護自己所愛之人,守護自己對愛的信念。故事中每個出場人物都被各自的童年創傷形塑的扭曲之愛推動著,以「自我合理化」的偏差人生觀思考、行動,超越了世俗的是非善惡,就算因此而必須付出慘痛的代價,也在所不惜。   「大家都只想到各自心目中最重要的人」,每個人都只相信自己所看見的真實,相信自己對事件的詮釋,各自盤算著怎麼做最好,「思考如何用讓最重要的人不受到傷害的方式,使事情落幕」,即便被保護者不知道自己被保護,即使並未掌握事情的全貌,即便真相將永遠被掩蓋也沒有關係。   在寫作技巧方面,《為了N》比作者過去的作品來得更純熟洗鍊,故事情節編織得更綿密而嚴謹,保留了作者原本就擅長的羅生門書寫,深化了故事中各個角色在針對無可迴避之絕對事件進行詮釋時的豐富性,強化了渴望解開殺人事件原貌的懸疑性,製造出一本從頭到尾、全無冷場的精采作品。   全書峰迴路轉、百轉千迴,不讀到最後一頁,無法了解事件的真相(發生經過)。   其實,就算只有一條敘述軸線(好比說四位證人一開始對警方所做的「偽證」),也已經是夠精采的故事。但是,作者卻不滿足,她讓故事中每一個出場人物都有自己對事件的解讀(各自成立,沒有矛盾不合理之處),讓每個出場人物彼此環環相扣,交織成一張複雜的人際網絡,每一個人的作為都影響了另外一個人的作為,幫助者其實是陷害者,原以為是不知情者其實全然知情,原以為知情者其實全然無知(且被騙),各懷善意 / 鬼胎,彼此幫助卻又彼此背叛,彼此證成卻又彼此推翻,成了莫比斯環。   每一段真相被揭開的同時,也埋入了一段謊言,虛實交錯的同時,也增強了故事的戲劇張力,令人期待後續發展的演變(卻是完全無可預測的),讓人更深入人心的黑暗深淵,強化故事本身所欲探討之主題(以謊言與暴力構成的扭曲之愛的正當性)。   就算直到故事的最後,被殺害者以一句話全盤推翻了兇手原本的想法,翻轉了讀者對整個故事的理解,撕裂了莫比斯環,卻只令人感覺從此又多了一種詮釋事件發生的角度,坐實了多重真實並存的力道,不得不令人讚佩作者的敘述功力之高。   一開始閱讀時,恨不得早點解開殺人兇手與犯案過程之謎,但是到了最後,解謎反而不再是閱讀的重點──了悟人性的幽暗難明,明知身陷錯誤之中卻無法擺脫,以愛之名遂行的各種善行惡行,對人之行為選擇的拉扯、干擾,心存謙卑地接受所發生的一切,令人期盼光明射入故事人物們潮濕黑暗的心靈深淵,從一切的絕望中解脫,免去苦難的折磨,能擁有再平凡不過,微小而確定的幸福。
推薦序:為了受傷,為了愛
◎文/陳建嘉(新銳影評人)   那是一個暖冬的下午,我初在誠品書店時邂逅了湊佳苗的處女作《告白》,看似平淡無奇的文字敘述裡面,卻包藏著極為強大的情感能量,她的故事很殘酷,但就是因為這些殘酷,才讓我們更懂得愛的真諦。   《為了N》應該是湊佳苗的小說中,充滿著最純淨無瑕的「愛」的作品,小說是個微型劇場,在一座公寓裡面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心思,他們的共同處是過去的回憶都充滿著悲傷,也都有著自己存藏的小小夢想。這樣多支線的故事劇情其實在湊佳苗先前的小說都很常見,沒有人是壞人,只是在錯的時間遇上了對的人。   故事唯一的共同處是每個人名字的羅馬拼音都有「N」這個英文字母,有些人互相相戀,有些人卻互相誤解,但在無意間卻造成無可彌補的誤會。對文學充滿極度狂熱的大學生,看似幸福實則充滿秘密的夫妻,一對貌合神離的社會新鮮人情侶,再加上一個天賦異稟卻甘願放棄未來的打工族,這群人在一天之內所發生的故事,都足足影響了他們的一生。   厲害的是,湊佳苗早在《贖罪》、《告白》之中就把「愛」完全解構,所有的孤獨,所有的傷痕,都是為了愛,而這分扭曲的愛意,也讓每個主角都產生截然不同的生命結局。   這就是湊佳苗的小說始終迷人的原因。《為了N》雖然仍是更寬廣的生命悲劇,但不同以往的是,湊佳苗又在這本精采的小說裡娓娓道來,洋溢著一股溫柔的筆觸,即使傷痕累累,我們也都願意,這一切,不一定是為了N,但絕對是為了愛。

作者資料

湊佳苗(湊かなえ)

一九七三年生於廣島,是日本當前最受矚目的暢銷名家。曾入選二○○五年第二屆「BS-i新人劇本獎」佳作,二○○七年則榮獲第三十五屆「廣播連續劇大獎」,同年又以短篇小說〈神職者〉得到第二十九屆「小說推理新人獎」,而以〈神職者〉作為第一章的長篇小說《告白》於二○○八年獲得《週刊文春》年度十大推理小說第一名,更贏得了二○○九年第六屆「本屋大賞」。二○一二年以〈望鄉、海之星〉獲得第六十五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短篇小說部門獎,二○一六年以《理想國》榮獲第二十九屆「山本周五郎賞」,二○一八年再以《贖罪》入圍世界推理文壇最高榮譽「愛倫坡獎」。 出人意表的爭議情節,引人入勝的文字功力,以及闔上書之後仍令人反芻再三的懸疑餘韻和人性掙扎,是她的作品能夠博得讀者和評論家一致好評的最大魅力所在,被譽為「黑暗系小說女王」。 她的作品也是熱門的影視改編對象,除了《告白》外,《贖罪》、《白雪公主殺人事件》、《為了N》、《少女》、《望鄉》、《反轉》和《惡毒女兒.聖潔母親》也陸續被改編拍成電影或電視劇,備受好評。 另著有《未來》、《藍寶石》、《母性》等書。

基本資料

作者:湊佳苗(湊かなえ)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皇冠 書系:大賞 出版日期:2011-09-26 ISBN:9789573328414 城邦書號:A1300204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