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奇想與微笑:太宰治短篇傑作選(森見登美彥編)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關東無賴派頹廢領袖太宰治 VS. 關西妄想系怪宅冠軍森見登美彥 跨越世代的才子結合 編選出太宰治十九篇最精彩的奇趣之作 「這些作品的每一篇全都充滿了我個人濃濃的回憶。此時此刻,把它們逐一謄寫進目錄裡,那感覺就像正在鋪擺世間罕見的珍貴寶石一樣。」 ──太宰治 「原來太宰治也會寫這種異想天開的有趣文章!」 「我尤其希望將這本選集推薦給年輕讀者,讓他們知道原來太宰治也會寫這種異想天開的有趣文章。儘管太宰治寫了不少苦悶積鬱的文章,可他也寫過讓人看了破涕為笑,一掃陰霾的文章。」 ──森見登美彥 藉由森見登美彥之眼,太宰治異想、奇想、戲謔的華麗文章就此展開! 「我來找妳玩囉,嘻嘻嘻!」狸貓的笑容中半是難為情,半是色瞇瞇。 「哎!」兔子毫不遮掩地露出厭惡的神情,彷彿在說「怎麼,是你呀?」……噢不,比那樣來得強烈,比較接近「你怎麼又來了呀?真是厚臉皮!」的感覺,……不對,還要更強烈一些,像是「哎呀,真討厭!瘟神又來了!」這樣的態度,……不不不,應該是更為強烈,幾近於「髒死了!臭死了!你去死吧!」這種極度的厭惡,非常明顯地寫在兔子的臉上。無奈的是,所謂的不速之客,通常不會察覺到主人家對他的厭煩。這是一種令人相當難以理解的心態,還請諸位讀者對此多加留意。倘若去拜訪別人時,出門前心想「好麻煩,好無趣」,不情不願地出門,反而會受到由衷的熱忱招待;相反地,若是滿懷期待地出門,想著「嗯,那一家的感覺真舒服,就跟自個兒家裡一樣」,甚至認為比自家更為舒適,簡直是吾人唯一的避風港,結果多半會給對方造成困擾、厭惡和懼怕,主人甚至會將掃把抵在隔扇的後方。只有傻瓜才會把別人家當成避風港。說得更確切些,那樣的人對於登門造訪這件事,有著天大的誤解。除非有特別的要事相談,否則即便是至親的住處,也不應該隨便上門打擾。倘使有人懷疑筆者的這番忠告,不妨看看這隻狸貓吧。 ******************************** 他們一接到原田喝賞雪酒的邀約,宛如得到了救星一般,頓時得以從除夕將至的煩憂中暫時脫身,各自張羅起衣裝,有人忙著撫平紙袍子上的摺痕;有人忙著探頭進壁櫥裡找傘、找布襪,把櫥子裡雜七雜八的物什統統翻了出來,最後在浴衣外面套上無袖外罩;有人總共穿上五件單層和服後,再拿舊棉布裹在脖子上遮掩領口說是有些傷風;有人將妻子的窄袖和服反過來穿,刻意捲起袖子以掩飾其原本的樣式;有人穿短襯衣下搭褲裙,外頭再罩上繡有家徽的夏用外掛;有人把綻了棉裡的防寒袍子下襬撩起來塞進腰帶後方,露出了一雙毛腿。總之,沒有任何一人的衣裝是得體的,可畢竟前來原田家聚會的人是一群武士,誰也沒取笑彼此身上的怪模怪樣,而是嚴肅地相互問安。 原田為大家布置了簡單的酒菜。來客當中有一位端著酒杯,顫抖了起來。眾人忙問何事,那位客人拭著眼淚答道: 「無何不妥,諸位無須掛心。在下因貧,許久滴酒未沾,說來羞愧,已忘記如何飲酒了。」說著,他露出了淒涼的笑容。 「彼此彼此!」那位穿短襯衣與褲裙的客人膝行向前,說道,「在下方才連喝了兩三杯後,忽然感到相當陌生,不知接下來該如何是好,連怎麼醉酒都不記得了。」 看來,眾人皆十分感傷,無不小心翼翼地低聲交談,把酒對飲,就這麼喝了一些時候,這才逐漸回憶起醺然的感覺 【本書特色】 以人間失格與四次自殺未遂的頹廢生活知名的太宰治,簡直就是黑暗與頹廢的代言人,「太宰治寫出有趣的文章」這樣的反差就成了本書的賣點。 只是,雖然是訴求有趣的作品,仍有濃濃的太宰治風格——這些作品的有趣,不是啪地一下跑出來堂皇地現身,而是在憋屈的現實中,一點一點擠出來,有點彆扭的感覺。 簡單來說,這本書所選的故事就是將各種無用之人匯聚一堂,一字排開大亮相。 因為太悲慘了,所以好笑,因為太荒唐了,所以好笑。 然而太宰治最棒的是,並沒有真的把這些悲慘的、荒腔走板的人生寫到最低點,而是賦予這些故事一點光亮,讓這些人們可以活下去。就如同他在〈穿衣哲學〉中寫的: 「我想再活下去。即便身處心志極端高傲和生活條件極端低落的生活中,我還是希望能夠活下去。」 不管是怎樣苦苦掙扎的人生,不管活著的樣子有多麼不堪,都要活下去,這大概就是太宰治流的勵志哲學吧!

目錄

1. 失敗園 2. 咔咔山 3. 貨幣 ──擬人化作品三部曲 4. 香魚閨秀 ──作為前後兩批文章的銜接 5. 穿衣哲學 6. 酒的追憶 7. 佐渡 ──自虐性隨筆三篇 8. 傳奇小說 ──森見登美彥認為是最華麗的傑作 9. 滿願 ──極短篇 10. 家犬談 ──太宰治描寫自己新婚不久遷居至妻子娘家所在地都市生活的散文 11. 摯友交歡 ──描述人際關係 12. 黃村先生言行錄 ──以井伏鱒二為雛形的小說 13. 《井伏鱒二選集》 後記 ──文集解說 14. 猿面冠者 ──諷刺文青 15. 女人的決鬥 ──以森鷗外同名作品為底本的改寫之作 16. 人貧志氣存 出自《新釋諸國故事》 17. 破產 出自《新釋諸國故事》 18. 風流雅士 出自《新釋諸國故事》 ──以井原西鶴作品為底本的改寫之作 19. 梅洛斯,快跑! ──日本中學的國文教科書選文 20. 編輯後記 森見登美彥

序跋

編輯後記
◎文/森見 登美彥   我曾經以太宰治的〈快跑啊,梅樂斯〉為底本,大筆一揮,改寫成《快跑呀,梅樂斯 與其他四篇 新譯》的短篇集,結果引來了不少批判。若要問為何將這部名作拿來改寫,我只能回答:因為打從心底渴望這樣做,於是就振筆疾書了。我既敢做出這般輕率的舉動,必然是胸有成竹地認定「就算太宰治知道了這事,也會笑著原諒我吧」;然而擅加揣測一位辭世作家的想法,說到底也只是我行我素罷了。所謂厚顏無恥,莫此為甚。   今年適逢太宰治百歲冥誕(注:太宰治生於一九○九年,本書之日文版於二○○九年出版),出版社提議由我擇選彙編一部太宰治的文集,形同給了我登堂入室的絕佳機會,況且這回並非拾人牙慧,而是幫忙推廣太宰治的原作。我覺得這個主意挺不錯的。   我和太宰治的第一次邂逅,是在讀中學時於祖父母家的書櫃裡翻出了他的著作,那是一本破爛不堪的小開本,此後便和太宰治結下了若即若離的不解之緣。這回,我重新拜讀了這些年來有緣相逢的太宰治作品,並從中挑出了喜歡的文章,編輯成書。   時至今日,太宰治仍是一位廣受歡迎的作家,多年來已出版過不少他的短篇集選。倘若我鞭策自己非要「精選出傑作中的傑作」,反而會受到前人的影響,選文將會與其他文集多所重複。因此,我決定不刻意廣納其知名大作,而是著眼於「奇特」與「有趣」這兩項條件,至於題材晦暗的作品,我幾乎都沒有選錄。這樣的揀選取向,使得這部文選稍有偏頗之處。   那些太宰治深入剖析自身黑暗面的作品,我向來敬而遠之。當然,有些段落我亦心有所感,也知道那些作品之所以歷久不衰,必定有其受歡迎的奧祕。我是用了很長一段時間,才慢慢喜歡上太宰治的文章,而不像很多人那樣,在中學或高中時代一翻開《廢人》(該書日本原文為《人間失格》),便廢寢忘食地耽讀。如果問我:既然沒有深受著迷,又為何要繼續閱讀他的作品?我的答案是,他那些述寫人性且節奏明快的文字打動了我,我還曉得他有幾篇作品讀來格外有意思。   我尤其希望將這本選集推薦給年輕讀者,讓他們知道原來太宰治也會寫這種異想天開的有趣文章──儘管太宰治寫了不少苦悶積鬱的文章,可他也寫過讓人看了破涕為笑,一掃陰霾的文章。   太宰治的人生之路走得並不順遂。從其年表可以發現,尤其是在二十至三十歲的這段歲月,他曾經遭逢一連串悲慘的失敗,教人目不忍賭,難以一笑置之。過了三十歲之後,太宰治的生活稍微安頓下來了,但他終究是個無法適應現實世界的人。不過,縱使給親友們帶來了數不清的麻煩,太宰治的天性仍希望把歡笑帶給大家;當然,又或許是一連串的失敗,愈發強化他想讓大家開心的欲望。   對太宰治而言,寫小說是他給自己最大的鼓勵。我猜他應該想過,撰寫具有實驗性的有趣作品是給自己的激勵,而暴露自身過去的失敗同樣是對自己的勉勵。   我喜歡太宰治那些想方設法、只為博君一笑的作品。或許有些嚴謹的讀者認為「為了取悅讀者而絞盡腦汁,這樣的做法似乎不妥」,可依我之見,為讓讀者享受閱讀之樂而努力不懈,正是太宰治所秉持的寫作態度。並且,我認為他做得恰如其分。

內文試閱

失敗園
  (寒舍有個約莫六坪大小的院子,內人在裡面隨意種了好些植物,一眼望去,盡是雜花穢草。那些樣貌欠佳的植物們時而竊竊私議,在下將之速記下來。那些交談聲確實是聽得見的,不盡然是法國人勒納爾氏文章的仿作。閒話休提。)   玉蜀黍和蕃茄。   「我總是只長個子不結果子,簡直羞得無地自容哪。掐算一下,也該是結出果子的時候了,可我肚子沒氣力,實在使不上勁。我猜,大家都當我是蘆葦了吧?真洩氣。蕃茄大叔,借我倚一倚吧。」   「怎麼,妳不是竹子啊?」   「您這話當真嗎?」   「別往心裡去。妳這是夏季易瘦的體質,別有一番韻味吶。俺聽這家主人說過,妳長得頗像芭蕉,他挺中意的哩!」   「就因為我只長葉子,才故意這樣揶揄,這家主人淨說些胡話哪。我對這裡的太太真是過意不去,她那麼用心照料我,可我卻老長高、不生肉。倒是蕃茄大叔您,好歹算是結果子了呢!」   「哼,好一個『好歹』吶!俺是賤命一條,就算扔著不睬也會自個兒長果子。別小看俺,太太倒是喜歡俺的。這果子可是俺結實的肌肉咧!看好嘍,俺一用力,瞧,果子就猛地鼓得圓嘟嘟的,只要再使上勁,這果子就熟啦!哎,頭髮蓬亂了些,真想剃一剃啊。」   核桃樹苗。   「我雖是孑然一身,但有把握早晚能闖出一片天。真希望快些長成大樹,大到能讓毛毛蟲爬上身來。啊,今日同樣徜徉在遠大的冥想中吧。誰都不知曉我的出身何等高貴。」   合歡樹苗。   「核桃樹苗那個小不點,到底在叨念些什麼呀?想必是個愛發牢騷的小子,保不準還是個不良少年呢。倘若現下我開花了,他肯定要過來說些不三不四的,我得當心才好。咦,是誰搔得我玉臀發癢?啊,居然就是旁邊的小鬼!氣死我了、氣死我了!沒想到區區一個小鬼,樹根卻紮得既深又廣,還故作高深地說什麼遠大的冥想,真是個不像話的傢伙!對他來個相應不理吧。嗯,像這樣把葉子收攏起來裝作睡了吧。儘管我現在只長了兩片葉子,可再過個五年,就會開出美麗的花唷!」   胡蘿蔔。   「你們這一個個崽子真不像話,老夫可不是垃圾!別瞧眼下這副模樣,老夫可是如假包換的胡蘿蔔嫩芽咧!話說,打從一個月前到現在,老夫一直是這高度,沒再長個頭了。看來,這輩子就這德行了,實在太不體面啦!你們誰行行好,來把老夫給拔了吧,老夫不想活嘍,哈哈哈!瞧老夫笑得跟個傻蛋一樣。」   白蘿蔔。   「都怪這塊地不好嘛,處處都是石子,害奴家這雪白的玉腿沒法舒展,好像變成了毛茸茸的粗腿,不如冒充牛蒡算了。老實說,奴家已經沒指望了。」   棉花樹苗。   「別瞧人家現在才這麼丁點小,聽說以後會變成一只坐墊呢。也不知這話是真是假,忍不住想自我消遣一番哪。不過,您們可別瞧不起我唷。」   絲瓜。   「呃……應該是從這邊爬過去,再往這邊旋上來吧。這棚子搭得也太馬虎了,單是要攀附上去就得費上好大一番功夫呢。這也難怪,畢竟在搭這座棚子的時候,這家的丈夫和妻子吵了架嘛。在妻子的百般纏磨之下,那位愚蠢的丈夫一副包在他身上的模樣,動手搭了這棚子。唉,無奈他實在笨手笨腳,一旁的妻子不禁笑了出來,把滿頭滿臉汗津津的丈夫惹得動了怒,忿忿說道:『乾脆妳自己來搭!搭什麼絲瓜棚的,太浪費了!我討厭身邊充滿這種家居氣味的東西,咱們家不是那種階級!』妻子被丈夫掃了興,頓時一改正色,出言反駁:『這我知道,我只是覺得有個絲瓜棚也挺好的。想想看,這麼窮的家也能搭出個絲瓜棚來,簡直是個奇蹟,太美好了!我多希望自己能夠體會這種感覺:啊,真不敢相信咱們家竟也能擁有絲瓜棚,簡直教人欣喜若狂哪!』聽妻子說得心酸,丈夫只得臭著一張臉繼續搭棚子了。說來說去,這家的丈夫對妻子是寵了點。所以嘍,我總不好糟蹋人家的這番心意嘛。呃……大概是由這邊爬過去,再從這邊旋上來吧。哎,這棚子搭得實在太糟糕了,根本沒法攀附上去嘛,真不曉得究竟是搭來做什麼用的。這麼看來,我或許是個不幸的絲瓜吧。」   玫瑰和蔥。   「說到底,我才是這個院子的女王!儘管現在看來渾身髒汙,葉子也沒了光澤,但不過就在幾天前,我才剛剛一朵賽一朵地綻放了十來朵花呢!只要有鄰居阿姨誇我漂亮,這一家的先生必定會從屋裡鑽出來,向那些阿姨們哈腰作揖連聲致謝,那沒出息的模樣真教我沒面子,他腦袋有問題嗎?雖說先生對我疼愛有加,卻老是弄錯了照顧的方法。當我乾渴得快枯了的時候,他只會六神無主,急得滿屋子亂轉,還把夫人臭罵一頓,其實什麼忙都幫不上,到頭來還跟個瘋子一樣,把我寶貴的新芽一枚枚摘了下來,然後煞有介事地說:唔,這下總算有救了……。我呀,只能苦笑哪。他腦子不好,也沒法怪他嘛。若不是那時候被他摘掉了那麼多新芽,我肯定能開上二十朵花的!眼下開不成了。怪就怪前些時候拚了命地開花,以致於提早老衰了,恨不得早點歸西呀。咦,你是誰?」   「好歹請稱在下一聲『龍鬚』。」   「你不是蔥嗎?」   「被識破了?真沒面子。」   「不懂你在說什麼。長得還真瘦哪。」   「哎,面子全丟光了。一切都怪時運不濟,倘非生不逢時……,罷了,敗軍之將,不可訴苦。在下告辭就寢去也。」   不開花的鬼燈檠。   「是生滅法。盛者必衰。倒不如變成女鬼出來嚇唬人哪。」

作者資料

森見登美彥(Morimi Tomihiko)

1979年出生於奈良。1998年進入京都大學農學系,畢業後進入農學研究所就讀。2003年研究所在學期間,以描寫京都大學生日常生活的處女作《太陽之塔》獲日本奇幻小說大獎,驚豔文壇。誰也沒想到一個內向害羞的京都大學高材生,腦中的「宅男狂想」竟能如此生動逗趣,又富有內涵。 2007年,以《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一舉拿下第20屆山本周五郎奬、日本書店大獎第2名,達文西雜誌讀者票選最愛小說第1名。以幽默、擬古的「森見文體」風靡全日本,受到各大書店店員和一般讀者的熱烈推崇。就連日本最毒舌的文學評論家大森望也對他讚譽有加,盛讚:「大傑作!毫無疑問是2007年的戀愛小說NO.1!」 2008年,以《有頂天家族》拿下日本書店大奬第3名,奠定暢銷作家地位。 而森見登美彥的登場與成功,也使得日文文學在「寫實」與「幻想架空」等傳統分類之下,又開創另一「打破類型疆界、以閱讀享受至上」的新體裁。 2009年7月,日本著名讀書社群網站「閱讀計數器」公布一項調查:「上半年度最多人閱讀的小說」,即由《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堂堂登上冠軍寶座! 森見登美彥可說是日本目前最炙手可熱、最受讀者喜愛的新銳作家! 有讀者說,閱讀森見登美彥,就像在看日本大文豪夏目漱石將搞笑漫畫家高橋留美子的漫畫(《亂馬1/2》、《福星小子》)小說化。想像力天馬行空,幽默感渾然天成,作品既優美又歡樂! 其他著作有《四疊半宿舍,青春迷走》、《狐狸的故事》、《美女與竹林》、《戀文的技術》、《宵山萬花筒》等。 在苦悶的時代,人人都需要歡笑的出口。 南無南無!感謝老天爺!賜予我們森見登美彥!

太宰治(Osamu Dazai)

(1909-1948) 日本現代知名作家,也是日本文學史上一位頗具爭議的傳奇作家。 本名津島修治,一九○九年六月十九日出生於日本青森縣北津輕郡金木町的仕紳之家,父親曾任眾議院議員、貴族院議員,經營銀行、鐵路等事業。中學時期,受芥川龍之介等人作品影響,立志成為一名作家。一九三○年進入東京帝國大學法文科就讀,師從井伏鱒二,後因參與左翼運動怠惰學業遭革除學籍。一九三三年開始以太宰治為筆名寫作,一九三五年以短篇《逆行》入選第一屆芥川賞決選名單,並於一九三九年以《女生徒》獲第四屆北村透谷獎,在他短暫的寫作生涯中總共創作了三十多部作品,包括《晚年》、《富嶽百景》、《津輕》、《斜陽》、《人間失格》等皆為日本家喻戶曉的經典作品。一九四八年,與情人山崎富榮於東京三鷹玉川上水投河自盡,結束其苦惱、矛盾而充滿傳奇性的一生。 太宰治的人生充滿濃郁的悲劇色彩,自二十歲起五度自殺,酗酒、女性關係複雜、還曾麻藥中毒,畢生寫作以自身為藍本,自傳體式的回憶貫穿文本,作品以負疚、否定、頹廢為底色,文字富哲思同時帶著幾分幽默,廣受文學愛好人士推崇。他與川端康成、三島由紀夫等作家被視為日本戰後文學臻至巔峰的大師級巨匠。

基本資料

作者:森見登美彥(Morimi Tomihiko)太宰治(Osamu Dazai) 譯者:吳季倫 出版社:野人出版 書系:人間模樣 出版日期:2015-02-04 ISBN:9789863840329 城邦書號:A1010284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