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苦苓與瓦幸的魔法森林【增訂新版】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苦苓與瓦幸的魔法森林【增訂新版】

  • 作者:苦苓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出版日期:2015-02-06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85折 272元
  • 書虫VIP價:25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40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特別活動
苦苓.回歸山林新書講座

臺北

3/7(六)14:00~16:00
新北市圖汐止分館(新北市汐止區大同路2段451號)
高雄
3/14(六)14:30~17:00
高雄市立圖書館城市講堂(總館8樓際會廳,高雄市前鎮區新光路 61號)

洽詢電話:(02)2306-6600分機 8330 曾小姐

內容簡介

◆2011年博客來「年度百大」總榜TOP52、童書TOP1 ◆2011年金石堂年度榜文學類 NO.6 ◆2011年臺北市立圖書館第60梯次好書大家讀知識性讀物 ◆2012年博客來「年度百大」童書(小學)TOP12 ◆2012年臺北市101年度兒童深耕閱讀好書推薦 ◆2012年第34次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推介 ◆2013年博客來「年度百大」童書(小學)TOP19 ◎最暢銷的自然文學,最長銷的親子讀本!全國高中職閱讀推薦好書! ◎年年熱銷,狂銷八萬本,囊括各大暢銷榜及優良讀物殊榮! ◎2015 年增訂新版,獨家公開18封苦苓寫給瓦幸的珍藏信 親愛的瓦幸: 認識妳以來,我一直覺得很慚愧的是:沒有學會妳的語言。 雖然一樣是泰雅族的泰雅語,每一個地區又都不太相同。例如新竹清泉與臺中梨山的,例如新北烏來與苗栗雪見的,有些字的發音都不太一樣——當然這不是我不會講泰雅語的藉口,而是要跟妳報告我的大發現:泰雅語沒有髒話! 親愛的瓦幸: 妳有沒有想像過一種畫面,當有人喊:「吃早餐了!」的時候,大家不是紛紛往餐廳集中,而是陸陸續續走到屋外,抬起頭對著太陽。不久之後,就有人說:「啊!我吃飽了!」、「好好吃喔!」 這不是天馬行空的科幻情節,而是我跟妳提過的,如果人也可以像植物一樣行光合作用,產生所需要的澱粉、蛋白質等,就不必為了每天找吃的而那麼辛苦,這個世界上也不再會有糧食危機,人類一定可以過著比現在好一百倍、一千倍的生活吧? 親愛的瓦幸, 讓我們回到森林,再次傾聽大自然的聲音;讓我寫信給妳,訴說他們的祕密。 聽苦苓與泰雅女孩瓦幸暢談生命的堅韌、聆聽自然的樂章、呼吸曠野的清新,明瞭生死的無常…… 讓洗淨鉛華的自然文學家,帶我們邁入最神祕的領地,享受大地之妙,山林之美! 【名家推薦】 ◎于美人(名主持人) ◎李偉文(荒野保護協會榮譽理事長) ◎洪 蘭(國立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陳茂春(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處長) ◎黃越綏(財團法人國際單親兒童文教基金會創辦人) ◎戴勝益(王品集團董事長) 森呼吸推薦!(以上按姓氏筆畫排列)

目錄

新版序 1. 在山裡遇見熊 2. 長黑斑的媽媽 3. 珊瑚礁與山胡椒 4. 會學貓叫的鳥 5. 最老的樹、最美的蝶 6. 兇暴的蜻蜓先生 7. 從一片葉子開始 8. 麥當勞也有花 9. 你是樹,我是藤 10. 想做一隻小小鳥 11. 乘著歌聲的翅膀 12. 你所不知道的鴛鴦 13. 草和它們的名字 14. 松的傳奇故事 15. 植物也要保護自己 16. 森林土地老公公 17. 蜘蛛、偶像、毛毛蟲 18. 我認識幾種杉樹 19. 瓦幸是一棵赤楊 20. 誰才是外來種? 21. 竹子也有可以講的 22. 蕨類的嘉年華 23. 「灰熊」厲害的地衣 24. 我們最寶貝的魚 25. 做個小小解說員 26. 花為什麼開得那麼美 27. 蟲蟲都是小英雄 28. 瀑布和陰離子們 29. 蝴蝶與花的邂逅 30. 生命在死亡處發生

內文試閱

1. 在山裡遇見熊
  「你們走這條路,要小心黑熊。」   要進入這條越嶺古道時,路旁做工的人這麼說,我不以為意的笑笑,泰雅小妹妹瓦幸卻樂了:「真的會有黑熊嗎?就是那個胸前有白色V字型的臺灣黑熊嗎?」   「妳知道臺灣黑熊為什麼都有V嗎?」我逗她。   「為什麼?」   「妳看這張照片就知道了。」我把數位相機裡剛剛拍的照片放給她看,一個黑髮大眼的小女孩盈盈的笑著,舉起右手比的正是個V字。   「厚!你說我是黑熊。」她嘟起了嘴巴,一逕往步道深處走去。   越來越昏暗,越來越沉靜,這條路似乎人煙罕至,說不定……真的會有黑熊出現呢,那可怎麼辦好?   「瓦幸,如果我們真的碰到黑熊,那怎麼辦?」   「嗯……我看過一個童話故事,有兩個人碰到黑熊,其中一個人就裝死……那我就裝死好了!」   「可是黑熊最喜歡吃腐肉,妳裝死不就直接被牠吃了?」   「是哦,那我想想看,啊,另外一個爬到樹上去,爬樹我最厲害了,我就爬到樹上去!」   「可是黑熊也會爬樹啊,妳在電視上沒看過嗎?」   「對耶,」她俏皮的吐吐舌頭,「那怎麼辦?那……只好拚命跑囉!」   「喂,熊的時速可以跑到五十公里,妳跑得過嗎?」   「哇,比我亞爸載水果的車子還快,我一定跑不過……」小女孩烏黑的大眼睛忽然轉呀轉的。   「不管,如果我們碰到黑熊,我還是跑!」   「就跟妳講跑不過黑熊了。」我兩手叉腰,瞪了她一眼。   「我不必跑的比黑熊快,只要比你快就行了!」   「哈哈哈!哈,」我哈哈大笑,她說的還真有道理。你不必比黑熊快,只要比同伴快就可以了。瓦幸也咯咯的笑著,陰鬱的森林裡,迴盪著我們一老一小的笑聲。   「可是我亞爸說,黑熊不會吃我們的,我們又不是牠的菜。」   「對啊,其實熊說不定還更怕人呢,因為熊吃人還沒有人吃熊來得多,除非妳剛好碰到帶著小熊的母熊,媽媽為了保護小孩,就有可能攻擊人類了。」   「嗯,這樣也不是牠的錯,」小女孩咬著下唇,認真的想著,「而且是我們自己跑到牠們家裡來的,我們好像錯比較多,」她擔心的拉拉我的手,「那怎麼辦?」   「不要緊,萬一我們真的碰到熊了,首先就是要把自己的身體變大,因為動物通常不會攻擊比牠自己還大的對手,像非洲那些坐車去看獅子的人,因為車比較大,獅子就不會怎麼樣,可是人如果一離開車子,獅子一看你那麼小,吼!」我做出張牙舞爪的樣子,「就撲過來了!」   「啊!不要,」瓦幸趕忙蒙上兩眼,又從指縫間偷偷看著我,「那我們要怎樣變大呢?」   「例如說我們有雨衣啊,」我拿出雨衣,伸直兩手把雨衣從身後張開,身體左右搖晃,想像自己是一隻遇見掠食者,不得不張開頸傘的蜥蜴,瓦幸卻被逗的咯咯笑。   「還有還有,我們還可以發出各種奇怪、尖銳的聲音,」我拿出哨子猛吹,瓦幸的反應也快,馬上拉出我背包裡的水瓶和鐵碗,鏗鏗鏘鏘的敲打起來,刺耳的噪音響徹密林,相信就是最凶猛的巨獸也會逃之夭夭。   「如果既沒有雨衣也沒有哨子,那就只好請馬罵唱歌了,你可以唱那首最厲害的:回憶過去……」   「為什麼?為什麼要我唱歌?」   「因為,因為……」小女孩憋不住了,鼓鼓的雙頰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因為那就是奇特的聲音啊。」    竟然輪到她整我了,我啼笑皆非,但還得把「課」上完,「如果黑熊因為這樣子暫時停了下來,我們再面對著牠慢慢的後退、後退,而且不要忘了拿出相機……」   「什麼?這時候你還有心情幫黑熊拍照,要趕快逃走了啦!」   「瓦幸妳不知道,」我又擺出「專家」的架勢了,「因為國家公園都有把黑熊登記、列管②,吶,就好像你們老師有班上所有小朋友的名字和紀錄一樣,所以如果有人拍到一張黑熊的照片,這隻熊又是他們不認識的,就可以得到十萬元的獎金哦!」   「真的?那麼好?」小女孩瞪大了眼睛問我,其實這也是我聽說的、久遠以前的事了,重點是要讓她知道,人類不應該害怕,而是應該保護包括黑熊的所有生物。   「那還用說?」她好像覺得我小看她了,「我 一ㄚˇ ㄍ一ˋ(泰雅語:祖母)說過,我們還沒有來這個山的時候,那些熊啊鹿啊山羊啊,老早就在那裡了。」   是啊,老早就在那裡了,我悄悄握緊小女孩的手,慢慢走進了,不知道還是不是黑熊的故鄉。   【寫一封信給瓦幸】   親愛的瓦幸:   還記得妳說如果我們在森林裡遇到黑熊,妳一定轉身就跑,雖然跑不過黑熊,但只要跑得比我快就好了嗎?   其實對許多動物,尤其是掠食者來說(掠食者就是吃人家的,獵物就是被人家吃的,安捏懂不懂?),只要看到有動物在跑,牠通常就會直覺的以為是獵物,立刻拔腿追趕。所以小朋友在看到狗時,千萬不要因為害怕而逃跑,因為妳一跑狗就會馬上來追妳,豈不是更可怕?   聰明的妳一定會問:那郵差看到狗並沒有跑,為什麼狗狗卻常會吠他、追他、咬他?那是因為我們人類在害怕的時候,內分泌會產生不同的味道,這個味道很微弱,人是聞不出來的。但是狗的嗅覺是人的五百倍(也有說法到一萬倍),所以牠們可以聞出這種味道,既然知道妳怕牠,牠當然就來兇妳囉!   反過來說,如果妳對狗狗是充滿友善的,牠也聞得出來,像我每次在外面碰到不認識的狗在吠我,我都會蹲下來(和牠一樣高度以示平等),一邊伸出手一邊嘴裡發出嘖嘖聲,絕大多數的狗聞到我的「友善」,都會停止吠叫,搖著尾巴並靠過來聞我的手,甚至躺下來讓我舒服的撫摸……   有一次去斯里蘭卡,因為在公園裡施展這個「絕招」,好幾隻沒有主人的狗被我收服的乖乖的,同行的隊友還懷疑我會巫術呢!   下次碰到陌生的狗狗,妳也不妨試試看。什麼?被咬了怎麼辦?喔,依我的經驗,就是要下山看醫師,打破傷風和狂犬病的針,不會很痛的啦!哈哈。
3. 珊瑚礁與山胡椒
  「我們來玩一個遊戲吧!」   「遊戲?好啊好啊。」   其實我是看泰雅小妹妹瓦幸的腳步越來越沉重,一定是因為漫長的山林步道,讓她覺得有點煩悶、無聊了。畢竟我認識的樹木花草有限,而沿路也沒有太多鳥類和小動物出現,彷彿永無止境的行走,對一個小女生而言確實不免乏味,那就得動腦筋逗逗她。   「我們來找珊瑚礁,誰先找到的可以……」   「踢人家的屁股,嘻嘻。」她笑著往步道兩邊的草叢去了,很認真的東張西望,撥撥弄弄,卻什麼也沒發現;又換了幾個地方,甚至還蹲下去細看,仍然是什麼也沒找著。   「真的有珊瑚礁嗎?」她皺起了小小圓圓的鼻子。   「對啊!海邊才有珊瑚礁,山裡怎麼會有?」我故意這麼說。   「誰說沒有?我們有一次去旅行,在墾丁的山裡面就看到過,你不知道嗎?有的山是從海裡面升上來的,不但有珊瑚礁,還有螃蟹、烏龜……」   「好了好了,我知道妳是生態小博士好嗎?」我趕忙哄她,「可是妳在這裡就找不到珊瑚礁,對不對?」   「那你也找不到呀!」她又嘟起了小嘴。   「誰說的?妳看!」我往上一指,是一棵掛滿了黃色花苞的樹,在陽光下像一顆顆閃亮的小金球。   「看什麼啦,那是馬告嘛!」   「對啊,馬告就是山胡椒,我要妳找的是山上的山胡椒,不是海裡的珊瑚礁。」   「不行,你賴皮,不算你贏,不可以踢我屁股。」   「我怎麼捨得踢妳?」我輕輕搓揉一朵花苞,把兩手放在瓦幸面前,「來,請妳聞。」   「嗯,好香哦,真的很像胡椒的味道耶!」   「不只是花,它的葉子和果子,都有一樣的香味哦。」   「我知道,我亞訝(泰雅語:媽媽)會用它的果子煮馬告雞湯,還有馬告豬腳,好好吃哦!」   山胡椒不只美味,聽說還有健身、美顏等等功效,由於採集不易,還曾經有部落為了爭奪而起衝突;而以馬告之名要成立的馬告國家公園,也因無法取得部落的共識而胎死腹中……這些恐怕都不是小小年紀的瓦幸能理解的。   「咦?我記得我們部落的尤勞,就是在山下做廚師那個,不是送過你一整罐馬告嗎?」小女孩忽然想起來了。   「對啊,那時候我的眼淚都流下來了。」   「為什麼?」她好奇的看著我,「太感動了?」   「不是。」我故作一臉頹喪,「太晚了,因為我的身體已經強健不起來了。」   「哈哈哈!」瓦幸開心的笑了,又在林道上奔跑起來,彷彿已經忘卻了先前的無聊。   「我們泰雅很厲害耶。」她忽然風一般的跑回來,「有的馬罵只要帶一把刀,就可以自己在山裡過很久。」   「真的厚,有刀子就可以打獵,可是他怎麼生火煮東西呢?」   「松樹啊!」瓦幸指著路旁的二葉松樹幹,「你看它的皮那麼油,一點就著了。」   「那煮東西不是要放鹽嗎?」   「有啊!有一種很像漆樹的,果子裡就有鹽,叫做什麼……什麼鹽青的……」   「妳說的是山鹽青啊,那如果再找到山胡椒,不就可以煮很棒的食物了嗎?」我大力稱讚她,小女孩也得意的抬高了頭,走不到幾步,卻又低下頭來。   「怎麼啦?我們在說泰雅很棒,妳為什麼不開心?」   「我是覺得泰雅很棒,可是有時候在亞大(泰雅語:阿姨)店裡會聽到人家說,原住民很懶惰、不愛工作,不會賺錢也不懂得儲蓄,好像我們是很差勁的一種人。馬罵,泰雅真的很差嗎?」   這下可不能嘻嘻哈哈了,我停下腳步,和小女孩在一截枯木上對坐下來。我深深的注視她黑亮的大眼睛,「每個人都是在自己的地方比較厲害,像我上次跟妳亞爸去爬山,我只背了一個小背包,他背的東西大概比頭還高吧,我穿的是很貴的登山鞋,他穿的是雨鞋,結果我回頭問他說:『你們走的很習慣了哦?』妳知道他怎麼說嗎?他說:『不習慣,你走太慢了啦!』」   「對啊對啊,我亞爸在山上好像在飛一樣,那你後來有走到嗎?」   「有啊,我喘的要命、累個半死才走到山屋,他早就搭好營帳,煮好晚餐,在小溪裡面游泳了。」   「所以在山裡面,是我們泰雅比較厲害。」   「對,可是現在你們要到山下,在城市裡生活,大家一定不習慣要每天工作,因為從前山就是你們的寶庫,要吃什麼到山裡面去捉就好了,而且也不會貪心,打到一隻水鹿就回來了,為什麼?」   「因為他只背得動一隻啊,傻瓜。」她咯咯的笑著。   「對,而且打回來之後,不是自己躲在屋裡吃,是整個部落一起分享。對不對?」   「嗯,我聽尤大史(泰雅語:祖父)說過。那你的意思是說,因為有山的寶庫,大家又可以分享,所以我們泰雅不會拚命的工作,也不想要很多東西,更不懂得要存很多錢……這些是你們比較厲害,並不是我們比較不好對不對?」   「沒錯,像我在山裡面就不習慣,就像你們在都市裡不習慣一樣,沒有誰好不好。妳想想看,如果現在所有的人都住在山裡面,那你們會不會每天笑我們?」   「不會啊,亞訝有說過,如果人家不如我們,就要教他、幫助他,不可以笑他,不然祖靈會生氣的。」   「所以那些批評你們的人是不對的,他們不懂事,我的小公主可以原諒他們嗎?」我拱起雙手,做求饒狀。   「好吧。如果是你們不對,那你讓我踢一下屁股,我就原諒你們全部的人。」瓦幸還真的一腳踢來,幸虧我逃的快,一下子撞上了身旁的山胡椒樹,在紛紛落下的黃色花苞中,又聞到了那股濃烈辛香的味道……。   【寫一封信給瓦幸】   親愛的瓦幸:   記得我們曾經討論過:每一種人都是在自己熟悉的地方比較厲害,在陌生的地方就比較弱。所以在平地,原住民可能有些格格不入;但若在山上,那我們這些平地人就都成為「肉腳」了。   在美國曾經發生一件有趣的事:有一個原住民青少年偷了人家的東西,被送到法院去審判,雖然辯護律師用盡了各種手段,仍然沒有辦法讓他免於牢獄之災。就在陪審團通過這名青少年有罪、法官準備宣判刑期時,這個律師急中生智,要求用當地的原住民法律來審判!   原來美國為了尊重各地的原住民,都設有「原住民自治法」,也就是犯了法的原住民,可以從美國一般法律和原住民法之中,選一個來接受審判。這下子法官不得不接受了,於是就去找了兩位同一族的原住民長老來,問看看竊盜罪要怎麼懲罰。   結果一問之下,這一族的原住民如果偷東西,就要罰他一個人除了一把刀什麼都不能帶,到深山裡去生活一個星期,一星期後他如果吃盡苦頭的回來,就算是懲罰過了──對,但他如果沒有回來呢?妳一定會問這個問題吧!他如果沒有回來,那就是上天給他的終極處罰了。   「聰明反被聰明誤」的律師,這時候後悔也來不及了,早知道讓他的當事人(就是那名青少年)去坐牢也許還安全一點!但一切都太遲了,這名青少年只好帶著一把刀,一步一步的走向深山裡……至於他有沒有回來,哈,妳自己「孤狗」一下就知道了!

作者資料

苦苓

本名王裕仁,1955年生,祖籍熱河,宜蘭出生,新竹中學、臺大中文系畢業。 曾任中學教師、雜誌編輯、廣播電視主持人,獲《中國時報》散文獎、《聯合報》小說獎,《中外文學》現代詩獎及吳濁流文學獎,著作五十餘種,其中「苦苓極短篇」系列,奠定苦苓幽默形象、犀利文風,更創下暢銷逾百萬冊的紀錄。 現為雪霸國家公園解說志工,沉潛八年,驚豔於天地萬物超乎想像的各種生命形式,遂提筆書寫自然。2011年開始,陸續出版《苦苓與瓦幸的魔法森林》、《苦苓的森林祕語》,成功開創新型態書寫,以生動詼諧的方式開啟認識自然的全新視角。2013年寫下《我在離離離島的日子》,以散文形式深刻反思人類與自然的親密關係。2015年最新力作《請勿對號入座》,則用諷刺中帶有戲謔的筆鋒,描寫各種奇人異事,再掀膾炙人口的「極短篇」風潮。 苦苓好好玩部落格:coolingplay.pixnet.net/blog

基本資料

作者:苦苓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苦苓作品集 出版日期:2015-02-06 ISBN:9789571361963 城邦書號:A2201036 規格:平裝 / 彩色 / 26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