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同級生
left
right
  • 庫存 = 2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東野圭吾《綁架遊戲(經典回歸版)》新書延伸展/單本79折

內容簡介

彌漫在校園裡的惡意, 才是最致命的! 暢銷突破70萬冊! 東野圭吾繼《放學後》最經典的校園推理代表作! 我的同學死了,我的老師好像是共犯, 教室裡流傳著亂七八糟的謠言, 而我,我真的是清白的嗎? 修文高中三年級的宮前由希子死了。 西原莊一是由希子的同學,突然得知這個噩耗,幾乎無法接受。所有老師口徑一致,都說由希子是因為車禍而死,但卻極力隱瞞事故的細節。 奇怪的謠言開始在校園裡流傳……有人說由希子懷有身孕,發生車禍那天就是去婦產科看診,要回家的路上被貨車撞死;有人說莊一之前跟由希子過從甚密,並非只是單純的同學關係而已。 莊一試圖釐清真相,卻在此時,一名老師被人發現被勒死在教室裡。而警方從現場蒐集的種種證據在在顯示,西原莊一就是兇手…… 「東野圭吾的校園推理,比較特別是,在本格解謎為小說的骨幹之外,讀者隨著作者布局直探結局之後,謎底揭曉凸顯的卻是東野圭吾對於校園推理最咋舌的赤裸裸的設定,這可能是謎底本身,可能是動機,也往往是與校園清新最反差的汙穢。」 ──藍霄(推理小說耽讀者) 【名家推薦】 ◎藍霄(推理小說耽讀者) 專文導讀! 「當你以為那只是你們兩人的秘密,可是一次意外,讓這秘密不得不被公諸於世;你硬著頭皮承認,可是事情的發展卻令你變成了英雄;當你不自覺地沉醉在扮演這 個英雄的同時,一宗殺人事件,又把你變成兇嫌……東野圭吾生動地描繪了主角高中生西原這場不一樣的成人禮。寫實得有點殘酷的題材卻又不失本格推理的樂趣; 明明是校園推理,可是看完後,卻發現青澀、莽撞、憤怒,可能並不只是青春的專利……」 ──文善(推理作家) 「社會教導我們與人的禮貌,要求我們符合他人(師長、父母、朋友……)的期望,而實際上,面對最真實的自我時,這些話是不是真的想說,是不是真的想做,還是,只是為了別人的期望,扭曲自我? 我們總以為原諒和救贖是別人給予的,但其實真正的救贖,是如何面對自己。」 ──黃河(金鐘影帝) 「裡頭有一段老師對學生說:『如果你不做的話,又會遭人誤解。』 我們聽到這種類似的言語時,我們總在選擇,選擇前進亦或後退,同時又希望選擇後能超脫及追求。 老師對學生又說:『只要你……就會讓人覺得已經解決了。』 學生說:『從來沒有解決。』 『什麼都沒有解決。』 裡頭大人思維總是認為假裝就能解決問題,而少年總在經歷未知並吸收未知。一本東野圭吾描寫人心複雜面升級的全新力作。 最後我們,理應找到在巨大社會齒輪中自己適合的卡損的位置。」 ──溫貞菱(金鐘獎最佳女配角) 超好看推薦!

內文試閱

  宮前由希子在五月中旬的星期一死了。   但我在隔天的星期二才得知這個消息。   那天,我一無所知地到了學校,看到幾個女生在教室裡抽抽搭搭地哭泣,也有好幾個男生神情凝重地聚在一起說話。   「發生什麼事了?」   我問其中一個同學,那個同學小聲地回答:「聽說二班的宮前死了。」   我的心臟感到一陣鈍痛,內心祈禱著自己聽錯了,向那個同學確認:「你說誰死了?」   「宮前啊,就是頭髮到這裡的那個女生。」他用手比在肩膀的位置後,看著我的臉說:「對了,她不是你們球隊的經理嗎?」   我沒有回答他的問題,立刻衝出教室。來到二班的教室,發現教室裡有更多女生在哭泣。我從她們的態度知道,那個不吉利的消息並非空穴來風。我感覺到自己心跳加速,耳朵也嗡嗡作響,在教室內尋找楢崎薰的身影。但她不在教室內,我問了旁邊的女生,薰去了哪裡。那個眼睛和鼻子都哭紅的女生告訴我,薰可能在教師辦公室。   我走去教師辦公室時,在走廊上遇到了楢崎薰。她圓圓的臉頰很紅,一路目不斜視地快步走來,如果我不叫她,她可能走過我身邊也不會注意到我。   「啊,西原,你聽說由希子的事了嗎?」她一看到我的臉,似乎又想哭了。我之所以說「又」,是因為她的眼睛看起來已經哭過了。   「聽說了。」我回答說。   「我無法相信。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楢崎薰把眉毛皺成了八字形。   「不知道。」她搶先問了我想問的問題,我只好對她搖頭,「她真的死了嗎?」   「真的,好像是真的,因為老師也在討論這件事。」薰似乎忍不住流了淚,慌忙拿出了手帕。   「到底是哪個老師說的?」我在老師的「老」字時加強了語氣。我向來討厭所有的老師,想到有老師散布宮前由希子死訊這種負面消息,更讓我痛恨他們。   聽楢崎薰說,二班的值日生去教師辦公室拿日誌時,從副班導師的口中得知了由希子的死訊。   「沒說原因嗎?」   「沒有,好像他也不知道。」    一定在隱瞞。我忍不住想。這些老師遇到這種情況,都會先隱瞞真相。   「西原,為什麼?由希子為什麼會死?」楢崎薰用手帕擦著眼睛,聲音微微發抖,「她不是好好的嗎?不久之前,不是還好好的嗎?」   其他班的同學剛好經過,好奇地看著我們。我狠狠地瞪了他們一眼,但我很清楚,自己此刻的眼神完全沒有威力。   鈴聲響了,我們走回各自的教室。班上的女生在討論由希子的死訊,我問她們是否瞭解詳情。   「完全不知道,但校方好像很慌張。」一個理著像男生一樣短髮的女生小聲告訴我。   「慌張?」   「我看到學生輔導室的人神色緊張地在教師辦公室進進出出,我猜想可能和宮前的事有關。」   「是喔……」我搞不懂為什麼學生輔導室的老師要為由希子的死奔走。   「她不是棒球隊的經理嗎?你是棒球隊隊長,有沒有接到什麼通知?」   「完全沒有。」   「是喔。嗯,也有可能。」   不一會兒,我們的班導師走進教室。班會時間除了點名以外,幾乎沒有任何意義。我們的班導師是名叫石部的國文老師,瘦巴巴的,站起來彎腰駝背,一副窮酸相。說話也口齒不清,好像把話含在嘴裡吐不出來。   我以為他會提宮前由希子的事,但石部嘀嘀咕咕說了一大堆無關緊要的事。什麼放學後要直接回家,不要在外面亂逛;有人把可樂罐丟在校園角落,裡面還有菸蒂。   「各股長有什麼事情要通知大家嗎?」石部說完一大串無聊的話後,形式化地問道。擔任保健股長的男生舉了手,一臉不耐煩地告訴大家驗尿的注意事項,有一個學生說了關於尿的笑話,幾個學生跟著笑了起來,但大部分人一臉無趣地無視那個玩笑。   保健股長的報告結束,石部準備走出教室時,好像臨時想起似的說:「二班的同學發生了車禍,請各位同學也要小心。」   教室內立刻喧譁起來,但石部已經走出了教室。   心不在焉地上完第一節課後,我去了二班的教室。我在教室門口向內張望,楢崎薰看到了我,吸著鼻子從教室裡走了出來。   「聽說是車禍。」我說。   「是啊,是車禍。」薰用手帕捂著眼睛說道,她的手帕已經濕透了,恐怕無法再吸收一滴眼淚。「山田說,昨天傍晚,她衝到馬路上,被貨車撞到。」   山田是二班的副班導師。   「地點在哪裡?」   「不知道。」   「由希子又不是小孩子,為什麼會衝到馬路上?」   「不知道。」   「什麼都不知道,」我忍不住咂著嘴,「妳沒有問山田嗎?」   「問了啊,我問了他很多問題,但他除了由希子死了以外,什麼都沒說,只說目前還不太清楚具體情況。怎麼可能嘛?他們只是不想告訴我們而已。」薰頻頻拭淚,氣鼓鼓地說。   「有沒有人知道是怎麼回事?」   「不太可能,畢竟連我也不知道啊。」   薰說得很有道理,我看著她的臉點了點頭。   「今天晚上是守靈夜。」薰停頓片刻,讓心情平靜後說道:「你也會去吧?」   「在由希子家嗎?」   「在她家附近的寺院,等一下我再告訴你地點。」   「拜託了,」說完之後,我也嘆了一口氣,「今天球隊的訓練只能暫停一次了。」   「所有隊員都要去守靈夜嗎?」薰露出球隊經理的表情問。由希子死後,她必須一個人扛起球隊經理的工作。   「想去的人去就好,守靈夜只是形式而已,但即使在這種時候訓練,恐怕也無法專心。」   「當然不可能專心。」薰用力擤著鼻涕。   回到教室時,發現川合一正坐在我的座位上。他是棒球隊的王牌投手。   「有沒有打聽到什麼消息?」川合兩條細腿放在我桌上,雙手抱在腦後問我,他的臉色很不好看。   「聽說是被貨車撞到。」   「是嗎?」川合盯著我的臉看了半刻,然後收起放在桌上的雙腿站了起來。「是不是有守靈夜?」   「對,今天晚上。」   「你要去的時候叫我一聲。」川合說完,走出了教室。他的背影比在被迫替換下場,離開投手丘時更落寞。   之後的課也像往常一樣在無聊中度過,唯一的不同,就是老師的閒聊廢話變少了,但也並沒有太明顯的差異。   放學前的班會時間,班導師石部稍微說明了宮前由希子的死。她在放學後沒有直接回家,在路上發生了車禍,所以叫我們放學後不要到處亂走。   石部在黑板上寫了守靈夜的寺院地址,但只有少數人抄下地址。   車廂內沒什麼人,我找到座位後坐了下來,閉上眼睛,思考著宮前由希子和川合一正的事,突然有人坐在我旁邊。我有一種異樣的感覺,斜眼看了一下,發現是水村緋絽子,頓時坐立難安起來。我和她接觸的部分漸漸發燙,腋下滲出了汗。   「我剛才說了謊。」緋絽子看著前方說。   「說謊?」我轉頭看著她問:「說什麼謊?」   「關於車禍,我說什麼都不知道,其實我可能知道你們不知道的事。」   「我聽說由希子衝到馬路上,撞到貨車,難道不是嗎?」   「沒錯,就是你說的那樣,」水村緋絽子緩緩轉過頭。我們的視線交會,但我先移開了視線。   「只不過,」緋絽子說:「她並不是處於普通的狀態。」   「什麼意思?」   緋絽子沒有馬上回答,電車即將抵達下一站,我著急起來。因為她要在下一站下車。   「什麼意思?」我又問了一次。   「由希子她,」緋絽子在站起來的同時小聲說:「她懷孕了。」   「啊!」我抬起了頭。   「是真的。」她低頭看著我說完這句話,走向車門。   從車站走路到我家差不多十分鐘,在這片規劃得很整齊的住宅區內,有幾十棟類似的房子,我家就是其中的一棟。   一打開門,看到玄關有一雙嶄新的女式球鞋。我立刻知道是誰的鞋子,慌忙脫下鞋子。   「不是明天才出院嗎?」一走進客廳,我立刻問。   妹妹春美坐在沙發上,和父親一起拼拼圖,母親正在廚房做飯。   「哥哥回來了。因為我精神很好,所以就提前一天出院了。」春美微笑著回答。她細得像樹枝般的手腳、缺乏圓潤感的臉頰和蒼白的膚色稱不上是健康,但臉上的表情的確很有精神。   「那學校呢?」   「明天在家休息一天,後天開始上課。爸爸說,他會送我。」春美興奮地說。   「爸爸,你沒問題嗎?公司怎麼辦?」我問正把玩著拼圖片的父親。   「一天的話沒關係。」父親背對著我回答。每次提到春美,他就背對著我。   「莊一,你有沒有撒鹽?」母親從廚房走出來,「你不是去參加守靈夜嗎?」   「撒了。」我才懶得做這麼麻煩的事,但怕母親繼續囉嗦,所以就隨口回答。而且,我也不希望現在提守靈夜的事。   「誰死了?」春美果然好奇地問。   「那個啦,」我決定向她隱瞞實情,「我同學的奶奶死了,九十歲,衰老死亡。」   「是喔。」春美完全沒有起疑心,嘟著嘴點了點頭。   回到自己的房間後,我沒有換衣服就倒在床上,水村緋絽子說的話好像不斷重播的錄音帶般在我腦海中響起。   由希子懷孕了──   懷孕、孩子。   緋絽子不可能胡說八道,她沒必要說這種謊。   我覺得胃很沉重,心裡好像有一塊巨大的石頭,從內側不斷刺激我的神經。   如果懷孕的事是真的,這件事和這起車禍有關係嗎?況且,緋絽子怎麼會知道?是由希子告訴她的嗎?……   由希子的死在校園內掀起話題,她為什麼會發生車禍?老師們又為什麼三緘其口?與由希子關係密切的莊一,在聽到她懷孕的消息後,忍不住開始擔心,由希子的死,很可能跟他有關……

作者資料

東野圭吾(Keigo Higashino)

東野圭吾(1958-) 出生於日本大阪,大阪府立大學畢業。 1985年以第31屆江戶川亂步獎得獎作《放學後》出道。 1999年以《祕密》獲得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 2006年以《嫌疑犯X的獻身》獲得第134屆直木獎以及第6屆本格推理小說大獎。 2012年以《嫌疑犯X的獻身》入圍美國愛倫坡最佳長篇小說獎、巴利獎(The Barry Award)新人獎,並獲得美國圖書館協會推理小說部門選書。 2012年以《解憂雜貨店》獲得第7屆中央公論文藝獎 2013年以《夢幻花》獲得第26屆柴田鍊三郎獎 2014年以《當祈禱落幕時》獲得第48屆吉川英治文學獎。 東野圭吾早期作品多為精巧細緻的本格推理,最具代表性的即是「加賀恭一郎」系列,主人翁加賀刑事冷靜帥氣,風靡不少女性讀者。之後作風逐漸超越推理小說框架,其創作力之旺盛,讓他躍居日本推理小說界的頂尖作家。 出道已超過30年,推出了80部以上的作品。 相關著作:《綁架遊戲(經典回歸版)》《殺人之門(經典回歸版)》《名偵探的枷鎖(經典回歸版)》《名偵探的守則(經典回歸版)》《怪人們》《沒有凶手的殺人夜》

基本資料

作者:東野圭吾(Keigo Higashino)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皇冠 書系:東野圭吾作品集 出版日期:2015-01-05 ISBN:9789573331285 城邦書號:A1300194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