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 > > > >
東京下町古書店VOL.07:誰是偷書賊 LADY MADONNA
left
right
  • 庫存 = 2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東京下町古書店VOL.07:誰是偷書賊 LADY MADONNA

  • 作者:小路幸也
  • 出版社:野人出版
  • 出版日期:2014-11-12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79折 253元
  • 書虫VIP價:25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40元

內容簡介

◆梅菲斯特賞得主 小路幸也 ◆日本超人氣話題劇作 熱銷超過1000000冊 ◆2006年本之雜誌BEST4 ◆2009年被讀者評選為「最希望搬上螢幕的小說」第一名 ◆2013年同名日劇 龜梨和也、多部未華子、玉置浩二 領銜主演 失落的珍本書籍,神秘的竊書盜賊, 奶奶生前最終的遺憾是否夠圓滿落幕。 研人翹課逃家, 驚訝之餘的亞美即將絕技再現, 媽媽才不是省油的燈!!! 東京下町古書店7 正式豋場 東京下町古書店 「舉凡與文化、文明相關的諸般問題,皆可圓滿解答」 不死百年愛書魂X硬漢搖滾推理精神+永無止盡的LOVE=東京下町古書店 書歸其所,書這東西會自尋歸宿,去到最合適的主人手裡。只有真心與書交流方能領略書中樂趣,而人與人之間亦是如此。 這是一則流傳在東京下町地區的百年傳說。 凡有任何困擾於心的疑難雜症,只要走進這家標榜著「舉凡與文化、文明相關的諸般問題,皆可獲得圓滿解答」的古書店,所有問題立刻迎刃而解。

目錄

CASE1 承諾.約定 神秘的客人接二連三出現在古書店裡,無論是豪氣的買下整格書架的舊書,或是拿出收藏完好的罕見珍本委託收購,怪異的行徑引起眾人的好奇心,原來這都是風流欠下的帳….。 CASE2 誰是偷書賊? 趁著天氣晴朗,勤於整理的阿紺和阿青打開了書庫讓空氣流通。數日後赫然接到古書店同行岩書院的警示電話,告知珍藏在書庫中的五本珍本書已被拿出去兜售,誰能從滴水不漏的戒備中竊取書籍,到底誰是偷書賊呢? CASE3 最難說出口的是愛 搖滾吉他手中川先生最大的秘密是他有個即將上大學的私生女潤子,然而潤子一直以為中川先生是一家大企業的董事長。渴望見到父親的潤子提出了要與父親相見的要求,身為音樂夥伴的我南人又將使出何等怪招,來挽救這位父親的尊嚴。 CASE4 阿幸奶奶的遺憾 阿幸奶奶生前的遺憾是沒有尋回因戰亂而失落的一本書,這本書乃是奶奶父親的五条辻子爵自費出版的手札,上面題有『給我最愛的女兒咲智子』,而今這本書據說落到了死對頭山端文庫手裡……。 CASE5 煩惱的智子阿姨 與秋實情同姐妹的智子阿姨突然來訪,告知因為財務問題,即將收掉經營多年的育幼院,而熱心公益的古書店家族又將有何對策,來挽回育幼院即將關門的劣勢。 四季更迭,充滿歡笑、淚水和LOVE的故事,就此展開……。 冬天 在雪中遇見你 春天 烏鴉窩裡就這麼出了鳳凰 夏天 風中的回憶 秋天 LADY MADONNA

內文試閱

  就在這樣一個悲喜交織的十二月。   修平和佳奈去度蜜月了,離耶誕節還有兩天。堀田家的早晨同樣充滿著歡鬧的氣氛。   平常已夠鬧騰的了,眼下不但客廳的角落擺上一棵耶誕樹,簷廊的玻璃拉門還貼著耶誕老公公和馴鹿的貼紙,放眼望去,一屋子全是耶誕飾品,連心情都跟著歡樂起來了。脇坂先生大概喜歡洋玩意吧,不少禮物都是外國製造的商品。亞美還開玩笑地說,這些飾品得小心保存別弄壞了,之後還能擺到店裡去賣呢。話說回來,咱們家的營業項目確實登記了古物買賣,因此真有心要做這買賣也不是不行喔。   在廚房裡張羅早飯的照舊是和美、藍子、亞美和鈴美幾個女眷,再加上莫道克和花陽一起幫忙。莫道克真的很喜歡下廚呢,我覺得不如把咖啡廳交給他掌理,由他提供更多餐點,這主意也挺不錯的。   客廳的中央擺著一張櫸木大桌,聽說是當時工藝超凡的木匠師傅的得意之作,早從大正時代便在這裡坐鎮了。只要鑽到桌底下探看,便可瞧見那位師傅的刻字落款。對於人數眾多的咱們家來說,這張偌大的原木桌可以容納所有人一起吃飯,實用得很,可也重得要命,每逢打掃時要搬動,總得費上好一番氣力。   端坐上位的勘一正在展讀報紙,隔著飯桌與他相對而坐的是剛結束世界巡迴演唱會,說要回來好好休息一陣子的我南人。栞奈和鈴花由研人領著一起把醬油瓶、筷子等餐具擺到餐桌上。   這兩個女娃不管做任何事都非得兩人一起,否則就要抗議。就連擺筷子時也一樣,輪流一人擺一支,咯咯笑得開心極了。   藤島先生那戶位於市中心大廈的住宅裝潢尚未完工,這陣子都住在隔壁藤島之屋,今天早上也來一同用餐。在知名的六本木新城裡擁有一家資訊科技公司的他酷愛古書,成為店裡的老主顧已經好多年了。咱們家屢屢給他添麻煩,卻從不見他面露難色,如今已幾乎成為家中的一份子了,像這樣待在客廳裡也相當自在。真希望他往後就在隔壁住下來,只是不曉得他心裡是怎麼想的。   阿紺和阿青從隔壁的佛堂 搬來新坐墊,依序擺在大家的位置上。這回換的新布套是褐色的,看起來十分穩重。   今天的餐食有白飯和擱了魚丸的味噌湯。瞧那道色彩繽紛的,應該是加了小熱狗和白花椰菜的煎蛋吧。至於向屋後左鄰的杉田豆腐店買來黑油油的芝麻豆腐,早已成為餐桌上必備的菜色了。綠色那盤應該是清燙青江菜拌薑末,而冬瓜炒雞肉則是昨天晚上沒吃完的。另外還有烤海苔片和納豆,醬菜則是稍微醃漬的白菜。還有,栞奈和鈴花最喜歡的小黃瓜和圓輪魚糕拌沙拉醬也擺在桌上呢。   到齊後,大家一起喊了聲「開動了」。   「今年的耶誕老公公不曉得會送什麼禮物來呢──?」   「花陽,妳身上的衣服真可愛耶!」   「研人哥哥,魚糕分你吃!」   「啊,完蛋啦!石臼和杵子還沒刷洗耶!」   「爺爺,您那句話是在問我嗎?」   「Christmas的menu,我打算今天決定。」   「對了──,今天晚上的現場演唱,龍哉說他也會來喔──」   「魚糕!」   「這件是智子姨婆送我的唷!」   「栞奈,不用給研人哥哥吃,妳自己吃就好。」   「鈴花的魚糕要分給藤鳥超人吃!」   「耶誕派對的菜單,真奈美說是今天會來商量,要不要請甲師傅也一起過來?」   「耶誕老公公──,禮物送魚糕就好嗎──?」   「喂,家裡不是有辣椒醬嗎?拿來給我!」   「龍哉叔叔!他今天也會來表演?」   「今天天氣不錯,不如早上來刷石臼和杵子吧。洗完就直接搬去昭爾屋。」   「鈴花要給藤鳥超人吃呀?妳自己不吃嗎?」   「辣椒醬嗎?老爺請等一下。」   「智子姨婆也送了一件衣服給我,可是圖案有點……」   「會啊──,反正龍哉和阿成也挺有交情的嘛──」   「哦,這個醬菜真好吃,裡面是不是用了柚子提味呢──?」   「咖啡廳天花板上的燈具也得清理一下了。或許換個照明角度也不錯喔。」   「不可以這樣挑三揀四的!」   「老爺!您為什麼要把辣椒醬灑在芝麻豆腐上!」   「每天都是一樣的芝麻口味,連豆腐自己都受不了啦!這樣好吃極啦!」   哎,勘一到底在講什麼呀?可瞧他一臉滿足的吃相,不像是在開玩笑,而是真覺得好吃呢。他從老早以前就是這樣拿食物胡兜一氣,誰都拿他沒辦法。   此時有人聊起了現場演唱的話題,他們指的是前些日子我南人在咖啡廳辦的那場木吉他演唱會。這樣的小型演唱會大受好評,於是之後我南人的音樂伙伴差不多每個月來店裡一次表演,並且以吉他或手風琴伴奏。每逢遇上表演的日子,咖啡廳到七點時先暫時關門準備一下,到晚上八點左右再次開門,變身成為演唱會的場地。   我南人目前的收入還算可以,但他的音樂伙伴有不少人儘管有實力,卻無法完全靠音樂收入餬口的。比方今天晚上演出的吉他手中川先生,便是面臨這樣窘境。   「對了,老闆……」藤島先生說道。   這陣子以來,鈴花和栞奈對藤島先生的稱呼已經從「藤鳥叔叔」換成「藤鳥超人」了。大家聽得忍俊不禁,花陽甚至還特地繪製了一幅藤島先生變身為「藤鳥超人」的英雄漫畫呢。有個畫家媽媽藍子,花陽的繪畫功力同樣不容小覷。   「前幾天在婚禮上遇見的那位智子阿姨,是秋實太太的妹妹嗎?」藤島先生繼續問道。   「唔?你以前沒見過她嗎?」勘一反問。   「名字倒是聽大家提起過,但以前沒見過面。」   原來藤島先生沒見過智子呀。智子住在埼玉縣,偶爾會來家裡一趟,大概時間不巧,藤島先生從沒遇過吧。   喝著茶的我南人接口道,「秋實她呀──,是個沒爹沒娘的孩子。智子和她是在同一家育幼院長大的,就跟親妹妹一樣哩──」   「同一家育幼院……」   「唔!」勘一點了頭,「我記得她好像比秋實小兩歲吧。她們差不多是同一個時期進到那家育幼院的,兩個人從那之後就像對親姊妹,一路相互扶持長大哩。」   是呀,說來已是快五十年前的事了。自從我南人把秋實帶回咱們家以後,經常打電話來家裡關心她的也是智子。   「智子她呀──,現在接下了自己長大的那家育幼院喔──」   「由智子阿姨經營嗎?」   「是啊──,她是園長,收留了很多無家可歸的孩子們。她要一直一直守護著那個充滿著秋實回憶的地方喔──」   咱們把與秋實情同姊妹的智子當是自家人看待,而她也把藍子、阿紺和阿青當成自己的小孩般疼愛。   「我南人講的沒錯。」勘一回過頭,望著掛在佛堂牆上那幀秋實的相片,「咱們也在那家育幼院裡布置了一間圖書室,擺了一些舊書,算是略盡棉薄之力。」   咱們這家店既沒加入舊書店的同業公會,也沒在網路上賣書,在業界算是獨來獨往,但咱們其實把書批發到很多地方,主要是一些育幼院和養老院。那些單位幾乎都沒什麼圖書預算,扣除了載運費之後,根本沒有賺頭。沒關係,畢竟咱們家抱持的一貫信念就是讓更多人讀到好書嘛。   吃完早飯後,大家各自忙活去了。   和美幫忙洗碗、洗衣服和打掃房間。她說要是不這麼動一動,這身老骨頭怕發懶了,堅持自己一手包辦家務。藤島先生回去隔壁的藤島之屋準備上班,栞奈和鈴花一起到門口送他,還大聲喊著「藤鳥超人!路上小心喔!」每每把藤島先生弄得很難為情。哎,真是不好意思哪。   咖啡廳由藍子跟亞美站在櫃臺後面打理,一旁還有莫道克幫忙準備稍後要提供的午餐,栞奈和鈴花則在店裡到處晃悠。她們已經懂得每天向常客們道早問好了。   亞美才剛推開店門,附近的常客們仍是已經等在門前了。   「各位早安!」   「嗯,早啊!」   大清早就上門的顧客有些是去公司途中的上班族,不過還是以一個人住這附近的老人家居多。這些都是老街坊了,差不多每年總要走掉一兩位,教人不勝唏噓。他們都說,自己一個吃飯連飯菜都沒味道了,因此天天上門來吃米粥套餐,更期待看到栞奈和鈴花可愛的笑臉。看來,栞奈和鈴花已經取代了藍子和亞美,成了咖啡廳新一代的店花嘍。   栞奈和鈴花在店裡到處串門子,陪著桌席上的爺爺奶奶們聊天。或許正是歸功於每天早晨的這番訓練,兩個女娃很快就學會說話了呢。   勘一邁動龐大的身軀,在帳台裡坐了下來,鈴美隨即送上了熱茶。古書店這邊的店花,目前仍是由鈴美穩坐寶座。   「老爺,來,您的茶。」   「謝啦!」   祐圓兄每天早上總是在這個時候來到店裡。上了年紀的人多半作息規律,好幾十年來,這兩個人每天早上向來會在這裡聊上幾句。說時遲那時快,店門上的陶鈴噹啷響起,隨即傳來一聲問早:   「嘿,老勘,早啊!」   「早啊!」   早前在附近的神社擔任主祭的祐圓兄有顆光亮亮的頭頂,加上一臉慈眉善目,與其說是主祭,我倒覺得他更像個和尚。自從把神社交由兒子康圓繼承以後,祐圓兄天天過得悠遊又自在。他和勘一是同一年出生的,到現在身心依然硬朗得很。   祐圓兄把擱在帳台邊的舊雜誌搬開來,照例往這個老位置坐了下來。   「鈴美還是那麼可愛呀!」   「祐圓爺爺,喝咖啡好嗎?」   橫豎祐圓兄天天都像這樣說幾句俏皮話,鈴美也當聽過就算。   「不,今天我想喝茶。拿回沖的茶水給我就行。」   「拿回沖的茶水給你喝都算糟蹋啦!」   鈴美笑著點頭去張羅了。當然,她絕不可能端出回沖的茶水給祐圓兄的。   「嘿,我南人,早啊!」   我南人方才去咖啡廳要了咖啡,剛端著馬克杯經過,就被祐圓兄叫住了。   「祐圓伯還是一樣精神奕奕呢──」   不消多說,我南人自然是祐圓兄從小看到大的,小時候總是抱著他到處玩,這孩子還常到神社院內惡作劇,把祐圓兄氣得直跳腳呢。   「我說,那一格是怎麼啦?沒書賣了嗎?」祐圓兄指著書架問道。   擺在店裡的書架,自然全都是從開業一直用到了現在。當年特地請來手藝極好的木匠師傅以上好的木材打造,因此即便用了一百多年,依舊堅固耐用。書架共有六層,再從中隔成兩邊,外觀看來總共有十二格長方形的木格子。這樣的書架每三座排成一列。   祐圓兄說的是靠牆邊最裡面那座書架,最下面那層的右側格子裡空無一物。勘一喔了一聲,點了頭。這時端茶過來的鈴美也望向空蕩蕩的格子說道:   「那是昨天晚上快要打烊時,有人來買走的。」   「那位客人把擺在那一格裡面的書全部抱來櫃臺,說是全部包起來哩!」   「是哦──?」祐圓兄和我南人異口同聲,一起再次望向了空格子。   「居然有這樣有趣的客人?那批書裡是不是有得全套一起買的書呢?」   「沒有耶……」鈴美答道,「幾乎都是單行本。那一格擺的是現代作家的書,總共是十四本。」   「妳說啥!」   「對吧,你也覺得古怪吧?我問了他每一本都會看嗎?他信誓旦旦地回答『會!』。那位客人看起來也沒什麼異樣,所以就賣給他了。」   由於是臨打烊前做的生意,剛開店還來不及補貨,暫時空著了。鈴美立刻到帳台後面的書櫃挑書準備補上。   「是什麼樣的傢伙啊?既然老勘不覺得可疑,想必那個人不會是外行的淘書轉賣客吧?」   「不會的。」勘一抽著菸,點頭答道,「那人年紀約莫三十五到四十吧,說句失禮的,瞧著只是個腆著肚子的平凡中年人哩!」   「嗯,感覺就像個普通的上班族。」   「這麼說,只是單純喜歡看書的人啦?」   「不,倒也不是。要是打從心底愛書的人,單是從他瀏覽書架的模樣就可以感覺得出來,可那傢伙完全沒散發出那樣的氣息哩!」   「那位客人在店裡逛了好久呢。他直盯著書架瞧,忽然間像是想起什麼似的,接著就把整格的書全抱來結帳了。」鈴美幫著解釋。瞧她的動作,似乎也覺得這件事有些奇特。   來到古書店的顧客有千百種,除非是有明顯的可疑之處,才會稍微請教幾句,但昨晚的那一位應該和一般客人沒什麼兩樣。話說回來,一口氣買下整格舊書的客人,還真不多見呢。   「總之,生意興隆是好事呀好事!」祐圓兄呵呵笑著說。   「這話倒是沒錯!」   「話說回來,另一位客人更讓人在意呢。」鈴美說道。   「誰啊?」   「就是最近經常只帶一本書來賣的那位客人嘛。」   「是哦──?還有那樣的客人呀──?」   「有啥關係,那還是一樣生意興隆嘛!」   是呀,是有這麼一位顧客。我記得是位姓前田的先生。   「妳說那位先生啊……」勘一抱起胳臂,點著頭說道。   「怎麼,那個人有啥不對勁的嗎?」   「沒有,這一位同樣像是一般的上班族,大概五十幾歲吧。」勘一將手往後一伸,從書櫃裡小心取出一本書來,「這本就是昨天那傢伙帶過來賣的。」   「看起來挺有年分的耶──!」探頭過去的祐圓兄和我南人都頗為吃驚。   那本書雖然已經泛黃,但裝幀相當精美。書名從右到左寫著《YAMANEKO 咖啡屋》,而書封也如標題所示,畫了一個年輕女子裝扮成山貓似的撩人模樣。以成書的年代而言,這樣的設計算是相當煽情,但拿到這時代來說,不過是一種「角色扮演」罷了。封面的主色採用紅黃兩色的對比,即是在今天看來,仍是不落俗套。   「是文學雜誌嗎?」   「這書封挺別緻的耶──」   「是一九一七年由洛陽堂發行的,當時銀座的一家新咖啡廳創辦的文學雜誌。你們瞧,撰稿人也都是些大人物哩!」   勘一揭開目錄頁給大家看,上面居然印著永井荷風和志賀直哉的大名呢。   「真不簡單哩!」   「想必當時頂尖的文人們經常在那家咖啡廳聊談,而店主也是一位附庸風雅之士,只可惜幾乎沒有留下相關的紀錄,而這一本就是當時發行的創刊號,非常罕見哩!」   「目前世上現存的大概不到五冊吧!」鈴美說著,眼中閃著熠熠光彩。   是呀,這事我已講過很多遍了,鈴美雖然年紀輕輕,卻有著酷愛古書的癖好,只要一提到古書就立刻眼睛發亮呢。   「這本就是那個姓前田的中年男子拿來賣的嗎?」   「沒錯!」勘一皺著眉點頭,又吸了一口菸,「那位前田先生是個和藹可親的普通中年人啊!我說了收購舊書必須請他出示駕照,結果他連名片都給了。他說這本書同樣是從家裡的閣樓翻找出來的。既然對方沒什麼可疑的神色或舉止,我只得欣然買下啦!」   「原來如此。」祐圓兄點著頭回應。   那位前田先生這陣子經常來店裡,每回都帶一本書來賣,然後用出售舊書的錢從店裡買走一本舊書。就咱們的立場看來,還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好顧客呢。   「幹啥每次拿一本來賣啊?全部一塊帶來不就成了?」   「他的解釋是……」勘一把菸灰敲進菸灰缸裡,「他家要重新裝潢,屋子裡雜物多得很,可只有他一個人忙裡忙外的,每回整理某一處總會翻出幾本舊書來。」   「前田先生說,他很喜歡這裡的氣氛,為了多來店裡幾趟,所以刻意一本一本帶過來的。」鈴美說著,同樣微微皺了眉頭。   鈴美的直覺與阿紺不相上下。記得阿青以前曾經說過,鈴美預測賭馬的戰績高達九成呢!   「不過,還是讓人有些在意就是了……」   嗯,話雖如此,總不能沒來由地懷疑顧客。我想,勘一他們應該會暫時觀察一陣子吧。

作者資料

小路幸也

一九六一年出生於日本北海道。學生時代曾與朋友組成樂團,一度夢想成為音樂人。畢業後進入廣告製作公司工作後歷任文案寫手、編輯、企畫、電玩腳本設定等職務,十四年後離職,開始全心投入寫作。二○○二年以《望著天空哼著古老的歌》榮獲第二十九屆「梅菲斯特獎」,正式踏入文壇。其作品類型廣泛,推理奇幻、青春愛情皆有涉獵,擅長以特有的詼諧口吻及感性筆調描繪親情與友誼的可貴,在歡笑與淚水交織中溫暖人心。 最著名代表作《東京下町古書店 VOL.1 搖滾愛書魂》曾獲入選「二○○六年上半年度書雜誌BEST4」的殊榮,之後以每年一部的節奏,推出一系列叫好又叫座的續集(繁體中文版由台灣野人文化出版),並已預定於2013年10月由日本電視台改編搬上螢幕。其作品包括《東京下町古書店》(直到2013年,全系列共計八本)、《東京公園》(台灣由文經社出版)等,目前已有40多部作品問世,已是現今日本文學界不可或缺的重要作家。

基本資料

作者:小路幸也 譯者:吳季倫 出版社:野人出版 書系:人間模樣 出版日期:2014-11-12 ISBN:9789865723927 城邦書號:A1010249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