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微博不能說的關鍵詞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微博不能說的關鍵詞

  • 作者:伍仟華(Jason Q. Ng)
  • 出版社:左岸文化
  • 出版日期:2014-03-12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85折 238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內容簡介

「公民依法享有網際網路上充分的言論自由」 2010年《中國網際網路狀況》白皮書 大家都知道上述這句話並不存在,事實上中國政府會利用「防火牆」和「綠壩」來監控網際網路,但有人知道中國政府的邏輯在哪裡嗎? 北美的中國研究專家伍仟華,獨創了一套電腦字串,去搜尋中國最重要的社群媒體──擁有五億個登錄帳號的「新浪微博」,是否有審查機制,以及被過濾掉的敏感詞究竟是哪些,又有多少?他本來只是在部落格上發表搜尋結果,沒想到大受網友讚賞,最後集結了超過150個在微博上查不到的關鍵詞。 這150個關鍵詞中有些確實很敏感,例如「坦克」一詞,明顯指的就是在天安門事件中以肉身抵擋解放軍坦克的那名男子;又例如黨政高層的名字,像「江澤民」,如果你在網上查不到,就表示與他相關的事不得隨便議論。但「毛臘肉」也不能查,又是什麼意思?因為這個詞暗示毛澤東被防腐處理的遺體,提到它,就是對偉大領袖的莫大侮辱! 只不過是在微博寫幾個詞,就能讓你「被請喝茶」(遭當局拘留的委婉說法),作者透過《微博不能說的關鍵詞》,不僅讓我們更加了解當代中國的敏感議題,也帶領我們小小地回顧了中國近代史。

目錄

導言 作者註記 第一章 政府/中共/政治/民族主義 江澤民.元老.政變.中聯辦.上海幫.黃雀行動.抵制日貨/抵制家樂福.太上皇.太子黨.新左派.西烏旗.二十三條.二月逆流.憲政民主.民族問題.紅色恐怖.雪山獅子旗.新西山會議.中國泛藍聯盟 第二章 異議/審查制度/司法 五毛.四君子.翻牆.無界網路.西里爾字母「百萬」.維基解密.國新辦.民主牆.民主女神.盤古樂隊.維多利亞.五月三十五.綠壩娘.因言獲罪.憲法法院.四二六社論.網路評論員.網路監控 第三章 性/毒品/不道德行為 一夜情.尤物.換妻.性交.咪咪.六合彩.露點.春藥.戀足.裸照.無毛.褲襪.人吃人.女同.七宗罪.近親相姦.大麻.杜冷丁.迷姦.射液 第四章 人物 徐勤先.蔣彥永.溫雲松.劉賓雁.彭麗媛.方勵之.馬明心.劉荻.吳儀.丁先皇.馮正虎.李金.張筱雨.文鮮明.王文怡.費孝通.雷潔瓊.黎智英.密勒日巴.阿沛.阿旺晉美 第五章 醜聞/災難/流言 倒台事件.萬武義.七五八大洪水.訃告.薄熙來.陳希同.我的奮鬥.上蔡縣.非正常死亡.富女.退黨.宋祖英.錦州監獄.蘇家屯 第六章 信息/媒體 開放雜誌.遊行.衛星電視.罷工.組織者.憲章.推特.毋忘.空凳.快閃黨.自由花.三月學運.五四運動.學生領袖.激流中國.自由亞洲/美國之音.獨立中文筆會.博訊 第七章 安全/暴力/鎮壓 坦克.血案.東方閃電.便衣.迫害.九一一襲擊.封鎖.砍刀.竊聽器.喀什.奧克托今.血房地圖.傷口.外洩.東長安街.中俄密約.暴力拆遷.藏人抗議.鈷-60.空警200.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第八章 雜項/為什麼? 毛臘肉.三色貓.加拿大法語.伊斯蘭.Hoobastank.幸運☆星.軍閥.膏藥旗.天葬.敏感.共狗.幹你媽.支那.河蟹.洪家樓.防洪紀念塔.彭博社.驗證碼.亡國.維勒.增補.黑天使.色豹 更新封鎖狀態 致謝

內文試閱

  「從現在開始,只談東西北方,只談周一到周五。」   李開復在微博上這麼說,2013年1月9日。   「我去喝茶了,希望茶好喝……」   ──伊能靜在微博上這麼說,2013年1月10日。   知道他們在說什麼嗎?   知道他們為什麼要這麼說嗎?   知道他們如果不這麼說會怎麼樣嗎?   微博由一家私人公司(新浪)經辦,在法律上要負責用戶給網站上傳的內容。微博是微網誌的統稱,字面意思是微小的博客(部落格),代表了中國一整套Twitter式的網站。然而,「微博」這兩個字已經與最活躍的微博網站Sina Weibo(新浪微博)同義了。   新浪不是第一家在中國提供微博服務的公司,但到目前為止,它已經是中國這類網站中最重要的一家。這個網站不僅是人們分享笑話以及與寵物和絨毛玩具合照相片的虛擬遊樂場,還是組織抗議以及共享冤情的一個途徑。   微博一開始是翻版Twitter,但是,近年來,微博已經開發出許多Twitter不具有的特色,包括半巢狀(semi-threaded)的評論、活動、投票、遊戲、像Facebook的程式、即時傳訊和名人專頁。拜中國封禁了Twitter之賜,以及這些有吸引力的特色,新浪微博無疑已經變成中國即時資訊的第一來源,有5億多註冊的帳戶。   中國的網站被法律要求要自我監測,並清除掉政府視為有攻擊性的任何材料。新浪微博被允許在中國存在,而Facebook和Twitter卻不被允許,因為新浪和所有主要的中國網站一樣,願意審刪自己網站的內容。   各網站可以用許多種方法來做這件事,包括刪掉個人的帖子(文章)——這項勞力密集的工作,讓用戶感到既憤怒又煩躁。   然而,審刪網站資訊流最容易又最靈活的方法之一,就是阻止用戶對某些特定詞彙的搜尋。除了對這些敏感的關鍵詞給出一個零結果的反饋外,微博在事實上已經封鎖了你的搜尋時,還會跑出一條有用的錯誤訊息:「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被擋掉的關鍵詞)搜索結果未予顯示」。   於是,用戶會知道他的搜尋結果遭到封鎖;而不像所謂的「防火牆」和「金盾」,可以不讓用戶知道他的連線與搜尋正在被過濾或降級。   《微博不能說的關鍵詞》記錄了這些敏感詞彙,並推斷每個詞為何會被審刪。然而,本書絕對不是中國被禁詞語彙整;而只是一個網站——儘管是中國最重要的社群媒體網站——不允許其用戶在自己網站上搜尋的詞而已。   希望這個計劃能清楚說明中國的審查制度是一個既複雜又有細微差別的問題,在每一個條目下,我努力提供適當的語境,去解釋一個詞為何會被挑出來加以審刪。   有時,原因似乎與歷史有關;有時,則是非常當代。有時,我真是迷惑不解。   雖然有些這樣的敏感詞,毫無疑問是被政府官員下令放在微博黑名單上的,但是,列在這裡的其他許多詞彙則要歸於新浪的自我審刪。   偶然讓攻擊性材料漏網,會遭到政府的斥責,與其冒這樣的風險,公司的審查還不如乾脆封鎖看似無辜的關鍵詞。   當我在書中說,某個詞在微博上「被禁」(banned)或「被審刪」(censored)時,一般指的是該詞在網站的搜尋功能上「被封鎖」(blocked)。用戶們還是可以給網站貼他們想貼的任何東西。   但許多詞彙被搜尋後,沒有什麼結果,諸如溫家寶。其他一些網站主要依賴過濾,如果訊息中含有被禁的詞彙,網站的過濾器就會使用戶無法貼出這篇訊息——這種做法,微博也用,不過用的少些。再者,即使你成功地貼上了一條訊息,也不意味它就能被他人閱讀和分享。   有時,一篇文章只含有一個敏感詞,但別人就有可能看不到它,雖然你可以在自己的微博動態上看得到。   最後,微博的審查者也可以毫不被人覺察地即刻刪除有煽動性的訊息。   然而,審查者也不是一貫正確的,含有被禁詞彙的帖子有可能逃過審查者的眼睛——只要不獲得太多的關注或主張什麼集體行動,或者聰明地嵌入圖片之中,或用隱藏在編碼語言之中。   封鎖用戶去找到一個詞的能力,不僅使他無法去尋找敏感的內容,審查者也不必耗神每一次都去刪除或過濾文章。   這種方法更靈活,也不那麼有侵入性。若用戶在張貼自己的內容時,遇到一條錯誤訊息,可能會勃然大怒,但無法找到一個詞的搜尋結果,只不過是聳一下肩而已。   而且,只是暫時敏感的詞彙,也許某一天被加到封鎖黑名單上,但第二天就又解除封鎖了,根本不必去刪除其下的內容。   於是,當審查者決定某一個被搜尋的詞不再敏感時,開關就會被打開,就像他們在2012年1月底處理「戀足」和「九一一襲擊」等數以百計的關鍵詞,用戶突然可以盡情地搜尋戀足的文章——只要他們沒有被先前的封鎖給嚇到。   「透明性」來自內容被封鎖時系統會通知用戶——這是Twitter遭遇審查制度時所提倡的同一政策。雖然透明性一事普遍被認為值得稱讚,但我們也可以說,對審查制度的這些提醒,是被用作恫嚇的一種形式,即你的網路活動正在被監測的一種警告——很像近年來卡通警察的形象一直被醒目地展示在許多中國網站上。   在某種意義上來說,對搜尋的封鎖能夠制約網路使用者,讓他們認識到可被接受的言論界限在哪,甚至當界限後來被撤去,審查制度殘餘的效果仍然會保留下來。   這樣的「透明性」被用作一個有效的訓練機制,於是,進一步實現了把審查制度分散化的目標,並把從事審查的責任從政府移到了媒體公司,最後移到了個人身上。   但多年來,在一系列貓捉老鼠的遊戲中,中國網路用戶已經開發出各式各樣的雙關語——視覺的和同音異字的——俚語、頭文字、表情符號和圖片,來繞過限制及審查者。   這些有創意的用法,在躲避微博審查者的眼睛方面,可能很有幫助——用一個密碼,就可以讓某個人的帖子不太容易被任何自動的搜尋過濾器抓到,也不太可能被審查人員所發現。   進而,中國網路用戶已經掌握了以諷刺手法作為抗議的形式,簡直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連「社會主義好」和「我已經被代表了」之類大力親政府的網上評論,也時常飽含諷刺意味。   過濾工具,包括微博在其搜尋工具中所使用的,肯定識別不出這類難以捉摸的東西。   另一方面,過濾機制很「容易」被打敗,只是強調了微博雇用的監測人員是多麼重要而已。他們有能力刪除個別文章,甚至整個帳號,這就是發生在異議藝術家艾未未身上的事。   本書並不對中國的網路政策提出嚴厲批評;這個批評的立場,我感到,最好還是留給那些有著更直接關係的人士、更了解內情的人士和更受此形勢影響的人士。   而且,我希望,讀者不要自動地認定這本書是喧囂誇張地反對中國。反之,確切地說,《微博不能說的關鍵詞》與現已不存在的《隧道》(Tunnel)擁有相同的使命宣言,這家中國大陸的地下中文電子雜誌曾寫道,   「不沉溺於空談崇高的事業和偉大的期望,而是默默地、耐心地研究技術細節,反倒是一個更好的主張。如果我們已把我們的發刊詞變成了一份技術手冊,那是我們正在努力實踐這一主張。通過技術細節,而不是沸騰激情的公共廣場,我們可能會更容易接近我們共享的那個自由民主之夢。」   【關鍵詞1】太子党(太子黨)   專指中共主要領導人兒孫的貶義詞,意指這些特權成員利用其父輩、祖輩名號及關係以獲取經濟利益及政治好處。   ◆為何被封鎖   對於一個強調個人自制能力的政黨來說,中共高層領導人及其子女斂聚財富的醜聞卻時有所聞,而照道理黨幹部正式拿回家的工資並不高。   前總理溫家寶之子溫雲松,「八老」之一薄一波之子薄熙來,僅是這一現象的兩個例子。   也被算入「太子黨」成員的薄熙來之子薄瓜瓜,曾分別捲入兩次醜聞:第一次是網民爆出他大開派對的照片,第二次是傳出他開著一輛紅色法拉利去接美國駐華大使洪博培(Jon Huntsman)的女兒赴一場晚宴約會。(此事最終未經證實。   事實上,它不是一輛紅色法拉利,而是一輛樸素得多的黑色奧迪——開車的人則是薄的私人司機。)   另一個太子黨成員,胡錦濤當時的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23歲的兒子令谷,也是捲入跑車醜聞。2012年3月,令谷撞爛了他的法拉利身亡,並導致兩位女乘客一死一傷。   雖然令谷發生可怕車禍的流言與照片最初有在微博上傳播,但他的真實身分並沒有曝光,直到9月才證實他確是令計劃之子。約在同時,令計劃受到降級處分,接下來的數月之內,令計劃的名字分別在不同的地方遭到封鎖。   【關鍵詞2】中国泛蓝联盟(中國泛藍聯盟)   是中國一個未經承認的政黨,該黨反對共產主義、反對台灣獨立,並支持中國向自由民主主義轉型。   ◆為何被封鎖   雖然中國政府以多元化的名義確實認可了一些非中共的政黨,但這些團體並無實際權力。那些未被批准——因此也不受政府管制——的黨派,就被視為非法而易受鎮壓,因為擔心它們會對中共統治造成真正的挑戰。   2007年,中國的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宣布「中國泛藍聯盟」「未經合法登記,這個組織及其活動是非法的」。   在中國,任何反對共產主義或支持政治改革的團體都是無法被接受的,更不用說是政黨了,因此,「中國泛藍聯盟」一詞必然會遭到封鎖。   【關鍵詞3】翻墙(翻牆)   字面意思是指翻過牆,但這裡指的是「翻過防火牆」——即繞過中國管制外國網路內容的技術控制。   ◆為何被封鎖   中國並不否認其國內網路受到嚴格管理控制——例如Facebook和Twitter之類特定的網站被封鎖;色情類的「不健康」內容遭到限制或搜索結果加以過濾;含有政治敏感材料的個人網誌被刪除。   事實上中國有公開承認網路管制並加以辯護,然而批評這項制度卻是不被允許的。有些工具可以讓網民繞過管制前往非中文網站,從而自由地進入外界的網際網路。美國政府則與資助這類工具的活動有關,其中包括爭議不斷、由法輪功所設計的「無界瀏覽」(Ultrasurf)。   根據2010年的調查,大多數翻過「防火牆」的翻牆者僅僅是想使用google搜尋引擎的大學生。另有調查結果發現,僅有一小部分中文網路使用者會不厭其煩地使用反審刪工具,其他人大多滿意於國內提供給他們的現成內容。   然而,即使是那些順從的用戶,當他們在社群網站上使用暗號以躲避審查者時,也形同被動地捲入反審查的行動。   【關鍵詞4】三月学运(三月學運)   又稱「野百合學運」,是1990年3月16-22日發生在中正紀念堂廣場由學生領導的一次抗議活動。   當時,台灣剛剛在1987年取消了以「白色恐怖」著稱的、長達40年的戒嚴,正致力於轉型通往一個真正的民主政府。   三十多萬示威群眾占領了廣場,要求總統直接選舉。時任總統的李登輝會見了學生,表示支持。六年後,他在投票率超過95%的全民直選中再度當選總統。每年3月21日,民主運動人士都會返回廣場以紀念此事。   ◆為何被封鎖   三月學運在天安門鎮壓後不到一年內發生,兩者之間的對比再明顯不過了。與大陸一樣,台灣當時也是實質上的一黨獨大,運用戒嚴作為一種合法壓迫異議的機制,包括壓制主張統一的意見及主張獨立的運動。   然而,從李登輝的任期開始,個人權利逐漸得到恢復,政治改革使台灣成為一個真正民主的國家,儘管它也面臨所有國家都會有的貪腐及任人唯親的問題。   台灣學生採用野百合作為他們的標誌,因為野百合象徵著堅毅與純潔。如今它已經成為台灣民主的象徵。   二十多年後,另一種以花命名的民主運動,「茉莉花革命」,在突尼西亞開放,但在中國卻被鎮壓了。2011年在中國沒有學生與官員的會見。相反地,網上只要一提及「茉莉花」就會被封鎖,連販賣茉莉花也被禁止,還有幾十名社運人士被警察逮捕或拘押。   【關鍵詞5】干你妈(幹你媽)   連同「操你」、「草你媽」,都相當於英語中最萬能最靈活的髒話:“fuck”。   ◆為何被封鎖   這幾句僅是中文使用者可以運用的各種髒話中的少數幾個。有些髒話在微博上遭到封鎖,特別是涉及性行為及生殖器的那些。   「草你媽」是特別值得提及的一個,因為涉及2009年在網路上玩弄文字所掀起的一場流行。   當中國網民面臨審查者封鎖那些冒犯性的詞彙或剪刪不合適的文章時,他們慣常做的就是採用與敏感詞同音的字,改造出不具有冒犯性的詞彙,讓人在根據語境閱讀時,能夠明白作者想表達的意思。於是,「草(操)你媽」變成了「草泥馬」。   為了這種新發明的生物,他們還編造出背景知識和歷史:根據百度百科(類似「維基百科」的中國同類網站),這是一種羊駝。又據說這樣的生物居住在戈壁沙漠,與「河蟹」(即「合諧」)正有一戰。   一系列描述羊駝的流行影片,和充滿雙關語的歌謠,在被封鎖之前的2009年3月傳遍中國。   就在那一個月,YouTube整個網站在中國全被封鎖,部分原因可能來自這些影片實在太受歡迎了。   在優酷(中國最大的分享影片的網站)搜尋「草泥马」,得到的回答是個錯誤的訊息(毫不令人吃驚):搜索結果可能涉及「不符合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的內容,未予顯示。

作者資料

伍仟華(Jason Q. Ng)

現任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公民實驗室(The Citizen Lab)谷歌政策研究員、《中國數字時代》(China Digital Times)研究顧問。作品見於法國《世界報》;美國新聞網站《哈芬登郵報》(Huffington Post);以科技、商業、文化議題見長的著名部落格《The Next Web》;人權組織《亞太論壇》(Asia Pacific Forum);提供給外國人關於上海訊息的網站《上海人》(Shanghaiist)。並固定為民間人士提供的新聞與分析網站《投身非暴力》(Waging Nonviolence)撰寫關於中國的文章。現居美國紐澤西州。

基本資料

作者:伍仟華(Jason Q. Ng) 譯者:何大明 出版社:左岸文化 書系:左岸時事 出版日期:2014-03-12 ISBN:9789865727017 城邦書號:A0400037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