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夏至加碼
目前位置: > > >
長相思(卷三):思一寸,愁千縷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長相思(卷三):思一寸,愁千縷

  • 作者:桐華
  • 出版社:野人出版
  • 出版日期:2013-06-27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內容簡介

◆《步步驚心》《大漠謠》作者桐華,全新演譯經典巨著《山海經》第二部! 縱相愛,終無法相守;縱相知,卻無法相依,我倆互許今生廝守,是否,終成了一個人的地老天荒? 小夭和顓頊來到中原,這塊有著強大氏族與古老世家的發源地,顓頊白日持續浪蕩,預防軒轅皇親起疑,夜裡,小夭則助顓頊與藥性對抗,一刻也不得鬆懈。 終於,在顓頊完全擺脫藥性糾纏時,小夭卻收到璟遇刺重傷的消息,她一邊應付無數的宴席邀請,一邊小心翼翼地探求真相,殊不知,自身容顏惹來無限殺機,一個精心布置的絕殺陷阱,已悄悄包圍了她…… 「公子寧可被烈火燒死,也不願離開已死的妳。王姬難道還不明白公子的心嗎?他是不管生死都一定要和妳在一起啊!」 小夭凝視著璟,喃喃自語著:「你真為了我竟傷心到自絕生機?」 小夭覺得心上的硬殼徹底碎裂了,那一絲斬了幾次都沒斬斷的牽念,到這一刻終於織成了網。

內文試閱

  晚上,九尾小白狐來找小夭,小夭用被子蒙住頭,沒有理它。

  過了很久,小夭從被子裡探出腦袋,小白狐依舊守在榻旁。它歪著腦袋,黑溜溜的眼睛專注地盯著小夭,好似不明白小夭為什麼要和它玩捉迷藏。

  小夭對它說:「走開!」它眨巴眨巴眼睛,也不知道聽懂沒有。

  小夭揮手趕它,可它根本沒有實體,小夭的手從它的身體中穿過,它依舊搖晃著九條蓬鬆的尾巴,乖巧地看著小夭。

  小夭吞了顆藥丸,背對著它呼呼大睡。

  清晨,小夭醒來,迷迷糊糊地翻了個身,一睜眼,小白狐仍蹲在榻頭,捧著小爪子專注地看著她。

  小夭呻吟,「你怎麼還在?」

  因為它的存在,小夭都不敢出屋子,只叫了珊瑚一人進來服侍。

  珊瑚看到小白狐,伸手去抱,卻從小白狐的身體中穿過,原來是個虛體,「這是什麼法術變出的九尾白狐,真是太可愛了!」

  小夭起身洗漱,吃早飯,小白狐亦步亦趨地跟著她。

  一整天,不管小夭做什麼,小白狐都跟著她,小夭被黏得徹底沒了脾氣。

  晚上,小夭和九尾小白狐面對面而坐。

  小夭雙手捧著頭,在犯愁,一夜一日小白狐都沒離開,璟那個傻子不會一直在草凹嶺傻等吧?小夭有點賭氣地想,如果我一直不出現,難道你真能永遠等下去?這世上,誰都不能等誰一輩子!

  九尾小白狐兩隻小小的爪子捧著尖尖的狐狸臉,一雙黑溜溜的大眼睛專注地看著小夭,好似也很犯愁。

  顓頊的聲音突然傳來,「小夭!」

  珊瑚應道:「王姬在裡面。」

  小白狐好似很清楚它不能得罪顓頊,癟著嘴哀怨地看了小夭一眼,搖搖九條尾巴,噗哧一聲,煙消雲散。

  顓頊快步走了進來,小夭問道:「怎麼了?」

  顓頊說:「今日,璟和意映去參加朋友的宴席,從朋友家出來時,遇刺。」

  小夭跳了起來,心慌地問:「他、他……怎麼樣?」

  顓頊扶住小夭,說道:「傷勢應該很嚴重,我收到的消息是兩柄浸毒的長槍刺中了璟的要害,塗山氏封鎖了消息,目前還不知道璟的生死,我已經拜託豐隆去查探……」

  小夭推開顓頊的手,跌跌撞撞地往外跑,顓頊急問道:「小夭,妳去哪裡?」

  「我去找璟。」

  顓頊抓住了她,「就算妳趕到青丘,也見不到他,不如等豐隆……」

  小夭說:「我不去青丘,我想去的地方就在神農山。」

  顓頊看到小夭急切的神色,立即召來坐騎,「我帶妳去。」

  在小夭的指引下,顓頊驅策坐騎,飛到了草凹嶺。

  山嵐霧靄中,璟站在茅屋的門口,一動不動,好似變成了一根柱子。

  小夭鬆了口氣,半喜半嗔,罵道:「真是個傻子!」

  顓頊詫異地說:「是璟?」

  未等坐騎停穩,小夭已飛快地衝了過去。

  璟看到小夭,恢復了幾分生氣,衝著小夭笑,「妳來了!」

  在山嵐霧靄中站得太久,璟的袍襬濕漉漉,鬢角都凝著露珠,小夭不禁又是氣又是笑,捶了璟幾下,「你個傻子,嚇死我了!」

  顓頊想起璟為他鍛造的那個能以假亂真的傀儡,明白過來,問道:「你一直在神農山?外面的那個璟是你的傀儡?」

  璟道:「昨日下午我進山後,就沒出去。本來今天要去一個朋友家赴宴,但我沒見到小夭,就讓傀儡去了。」

  顓頊一時間辨不清心中滋味,璟活著對他有百利而無一害,剛聽到璟遇刺的消息時,他明明很不高興,這會看到璟活著,他卻也高興不起來。顓頊笑道:「你平安就好,快快回去吧!你的傀儡受了重傷,青丘都亂成一鍋粥了。」

  小夭央求道:「哥哥,我想和璟單獨待一會,就一會。」

  顓頊笑了笑,轉身就上了坐騎,「我先回去,待會讓瀟瀟來接妳。」

  小夭看顓頊的身影消失在雲霧中,轉過身看著璟。

  璟猛然抱住小夭,他身上的涼意一下子浸沒了小夭。小夭抱住他,輕撫著他的背,像是要讓他暖和起來。

  經歷了一場驚嚇,小夭也沒心思鬧彆扭了,低聲道,「我不來見你,不是因為我心裡有了別人,只是因為我不高興了,你說你會取消婚約,兵器鋪裡的事,算什麼?」

  「一個朋友邀請我和意映去做客,朋友喜歡收集匕首,我打算來買兩把匕首,半路上遇到意映,她硬跟了過來。」

  「你究竟有沒有正式和意映提出取消婚約的事?」

  璟說道:「意映明明對我越來越冷淡,我本打算找個機會,和她商量一下取消婚約的事,可上次豐隆生辰,從小祝融府回去後,她突然轉變了態度,不但對我分外殷勤,還對奶奶說她常常被人嘲笑,暗示奶奶應該儘快舉行婚禮。奶奶本來就覺得對不起她,看她實在可憐,竟然反過來勸我,讓我給意映一個名分,說就算我喜歡其他姑娘,大不了都娶回家。」

  小夭用力推了璟一下,「你做夢!」

  璟忙抓住她,「我當然沒有答應奶奶了!我看沒有辦法說服奶奶,就去找意映。只要她同意退婚,奶奶也沒有辦法。我告訴意映,已經有意中人,想取消我們的婚約,不管她要求什麼補償,我都會做到。可意映竟然說,她不介意我多娶幾個女人。」

  小夭笑起來,「真沒想到,意映竟然如此大度!我看你就娶她算了,日後妻妾成群,享盡風流!」

  璟痛苦地說:「小夭,妳別譏嘲了!難道妳不明白嗎?正因為她壓根對我無意,才什麼都不介意,她想要的只是塗山氏族長夫人的身分!」

  小夭斂了笑意,問道:「後來呢?」

  「意映知道了我想取消婚約,跑去奶奶面前大哭一場,說當年父親想要退婚,她穿著嫁衣私自跑來青丘時,就沒想過再離開青丘,如果璟非要趕她走,她只能一死了之,還說什麼她知道自己不夠好,願意和其他妹妹一起服侍夫君、孝敬奶奶……奶奶現在覺得我在無理取鬧,根本沒有必要退婚,意映能幹大度、溫柔賢慧,她完全幫著意映。」

  小夭說:「你就和她們僵持住了?」

  璟無奈地點了點頭,「我沒有辦法取消婚約,她們也沒有辦法逼我迎娶意映。」

  小夭嘆了口氣,果然如顓頊所說,璟想退婚,並不容易。

  璟道:「小夭,妳別生氣!給我一些時間,我一定會想到法子解決。」

  瀟瀟駕馭坐騎,從懸崖旁一掠而過,顯然在催促小夭,應該回去了。

  小夭說道:「我承諾了等你十五年,只要你沒娶親,我就會做到。意映的事先不緊要,聽哥哥說,這次有十幾個刺客襲擊你,你覺得會是誰?是篌嗎?」

  「能在青丘刺殺我,只能是他,可……」璟蹙眉,「大哥不是這麼沉不住的人,怎麼會突然出此昏招?我回來後,他一直很謹慎,幾次動手都很隱密,讓人抓不住一點錯處。今日究竟受了什麼刺激,突然不惜一切代價想要殺死我?難道不是大哥?」

  小夭說道:「不管是不是他,反正有人敢光天化日下在青丘行刺你,你仔細想想如何保護好自己吧!我當年花費了那麼多心血救你,不是讓你去送死!」

  「妳放心,我雖然不想殺大哥,可也絕不會再讓大哥來傷我。他這次鬧得這麼難看,我正好趁機徹查,把他在族中經營的勢力壓制下去,這樣也防止塗山氏再有人給顓頊添亂。」

  小夭說:「反正你一切小心。」

  璟說:「我知道。」

  瀟瀟又飛了過來,小夭說:「我走了,再不回去,顓頊該生氣了。」

  小夭招手讓瀟瀟落下,躍上了坐騎。

  璟目送著她,直至身影全無,才依依不捨地離開了。



  第二日,小夭從顓頊那裡知道,這次刺殺布置周密、來勢洶洶,如果不是璟恰好用了傀儡,很難說能否逃生。

  幾日後,塗山氏傳出消息,璟已無生命危險,但究竟是誰刺殺璟,卻一直沒查出眉目,成了一段無頭公案。

  私下,只有篌和璟兩人時,篌張狂地承認了是他派人去刺殺璟,讓璟來找他算帳。

  璟依舊狠不下心除掉篌,不過,他開始翦除篌的羽翼。

  隨著清查刺客,塗山氏的不少鋪子都換了主管,這場風波持續了三個多月才慢慢平息。

  塗山氏的商鋪遍布中原,從男人用的兵器到女人用的脂粉,什麼生意都做。篌支持蒼林和禹陽,自從顓頊來到中原,塗山氏的人一直在監視和打壓顓頊。

  這次璟出手,顓頊和豐隆的壓力大大減輕。

  豐隆悄悄來神農山時,大笑著對顓頊說:「刺殺得好!往日看著篌不算個笨蛋,怎麼這次走了這麼昏的一招,完全不像他的行事風格,簡直像個氣急敗壞的女人突然發了瘋。」

  顓頊笑道:「你就會事後叫好!當時聽聞璟出事時,你怎麼不這麼說?公然刺殺這招雖然走得有些急,卻是最狠毒有效的一招,一旦成功,篌不僅剷除了璟,還可以像璟如今一樣,以追查凶手的名義,把璟的所有勢力連根拔除,乾淨俐落地掌控塗山氏。」

  小夭聽到豐隆和顓頊的對話,心裡一動,眼前浮現出那日在兵器鋪子,防風意映挽弓射箭的畫面。可仔細分析,璟若死了,篌會繼任族長,就算防風意映願意捧著靈位成婚,她也只能在一個冷清院落裡,守節終老,得不到一絲好處。只有璟活著,意映才能當族長夫人,才能得到她想要的一切。

  小夭搖搖頭,不可能是意映!

  小夭暗責自己,不能因為璟,就把意映往壞處想。意映對璟雖無男女之情,可她和璟休戚相關,無論如何,也不至於想殺璟。

作者資料

桐華

生於中國西北,畢業於北京大學,現為旅美作家,被讀者譽為「燃情天后」與「中國古典言情第一人」。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是她從小看慣的景色,嚮往著「小橋流水人家」,工作後索性跑到南方,領略一番芭蕉夜雨、薄暮昏冥。一直覺得人生不管是「大江東去,浪淘盡」,還是「楊柳岸,曉風殘月」,都該體會經歷。喜歡沉浸在各色的文字世界中,從古龍到席絹,從《紅樓夢》到《百年孤寂》,來者不拒。 繁體中文版作品皆由野人文化出版,包括《長相思》、《步步驚心》、《大漠謠》、《雲中歌》、《曾許諾》、《最美的時光》、《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等。

基本資料

作者:桐華 出版社:野人出版 書系:荼蘼坊 出版日期:2013-06-27 ISBN:9789865830298 城邦書號:A1010073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2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