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其他翻譯文學
銀嬌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 銀嬌

  • 作者:朴範信
  • 出版社:高寶
  • 出版日期:2013-05-08
  • 定價:320元

內容簡介

◆40年間創作過39部長篇小說,韓國「永遠的青年作家」朴範信傾力之作! ◆韓國爭議賣座電影同名原著小說,暢銷230,000本! ◆出版至今仍居韓國yes24網路書店暢銷排行榜! ◆官能式筆法,刻劃出最令人可「欲」不可求的十七歲少女。 致我永遠的處女: 「即便我已七十,妳才十七,年齡終究阻擋不了我對妳的渴望……」 十七歲女孩是天使也是惡魔,她有著天使般的純真,又能如惡魔般挑起蟄伏在黑暗中的欲望。 「欲望的世界裡,沒有年齡之分。」──朴範信 【精采內容】 大名鼎鼎的詩人李寂寥,死後遺留了一本筆記本給好友Q律師,希望律師在一年後向世人公布裡面的內容。然而筆記本裡卻隱藏著驚人的告白:七十歲的他愛上了十七歲的少女銀嬌,還親手殺了把他當作父親般敬仰的弟子 ──知名小說家徐志宇。 更令人驚訝的是,徐志宇生前也寫下了日記,而這本日記就在少女銀嬌手上…… 當慾望之火被點燃,一場人性博弈即將登場! 這不僅僅是一本用眼睛看的小說,還能透過嘴巴與舌頭咀嚼消化吸收。 【名家推薦】 ◎李志薔(作家) ◎王盛弘(作家) ◎郝譽翔(作家) 【專文導讀推薦】 「唯有在夜深人靜時閱讀,才能與內心最底層的七情六欲坦誠相見。在此真心推薦你,『只在夜裡』閱讀《銀嬌》這本書。」 ──格林文化發行人 郝廣才 【讀者推薦】 「有別於電影以時間順序敘述整起事件的方式,原著小說是透過律師、小說家、詩人的日記交錯編織出完整事件,這也是為什麼小說會比電影更緊張刺激的原因所在。」 ──toto 「《銀嬌》不僅僅是用眼睛看的小說,還能透過嘴巴與舌頭咀嚼消化吸收。文章的逼真精采度,足以讓人彷彿身歷其中般甚至會有親身感觸。」 ──Choe Yiki 「作家寫作家題材的故事看似簡單其實不然,那需要非常複雜的精神世界。令人驚訝的是如此精彩的小說,作者竟不到兩個月便寫作完成。」 ──inistar 「這是個驚人的故事,還有哪本小說能如此徹底寫實地、感性地描述人類的慾望與期待?」 ──Hang Ja 「愛情、忌妒、慾望、通俗、背叛,一生必經之七情六慾全都濃縮於《銀嬌》一書當中。」 ──Yang Sana Yi

目錄

◎序言│詩人最後留下的筆記 李寂寥 

◎Q律師1 
◎詩人的筆記  
◎詩人的筆記 雙眼皮 
◎Q律師2 
◎詩人的筆記 燈籠 
◎詩人的筆記 心臟 
◎Q律師3 
◎詩人的筆記 致銀嬌,我的處女  
◎詩人的筆記 肉體,像草一樣 
◎詩人的筆記 疑心 
◎Q律師4 
◎徐志宇的日記 風濕病 
◎詩人的筆記  絲絨兔  
◎詩人的筆記  黃頭髮 
◎Q律師5 
◎徐志宇的日記  不安
◎詩人的筆記  沉默
◎詩人的筆記  犯罪 
◎徐志宇的日記  得獎的平靜 
◎詩人的筆記  憤怒 
◎徐志宇的日記  叛逆 
◎詩人的筆記  宣告 
◎徐志宇的日記  舊畫架 
◎詩人的筆記  夢,加州旅館 
◎詩人的筆記  執行 
◎Q律師6 
◎詩人的筆記  致銀嬌,最後一封信 

◎尾聲│詩人最後留下的筆記  Q律師 
◎作者的話│我重返的青春歲月

導讀

【推薦導讀】


◎文/郝廣才(格林文化發行人)

  一位七十歲老人,愛上了十七歲的女高中生。倘若這件事發生在現實世界你我周遭,你會如何看待這位老人的愛情?

  《銀嬌》出自「韓國永遠的青年作家」朴範信之手,上市之後引起了讀者極大迴響,甚至被翻拍成同名電影,成為韓國最受爭議的電影之一。在民風保守講究輩份地位的韓國社會裡,書中的議題掀起輿論的批評與討論,進而帶動了小說銷量的成長,電影上映兩週便突破一百萬人次,小說銷售突破二十三萬本,於是中國大陸、台灣也開始關注起這看似老少不倫戀,又或者是羅麗塔式的故事。

  整起事件的來龍去脈在第一章序言的部分便已揭曉,老詩人託好友Q律師在他死後一年公諸於世的筆記本裡寫道:「我愛過銀嬌,還有一件事,我親手殺死了我的弟子徐志宇。」鼎鼎大名、倍受世人推崇的七十歲老詩人,竟然坦承自己愛過十七歲少女銀嬌,還親手殺了長年以來疼愛的弟子——知名暢銷作家徐志宇。律師面對如此驚人的告白,陷入是否要公開的煩惱,於此同時他也想要藉由整起事件的關鍵人物——銀嬌,還原事實的全貌。

  十七歲的女高中生銀嬌不啻是整起事件最重要的關鍵,她的出現,就此挑起弟子與老詩人長年以來累積的緊張關係,她彷彿一面放大鏡,放大了詩人與弟子之間的矛盾;同時也是導火線,徹底點燃老詩人與弟子內心最底層的那把慾望之火。有趣的是,如此重要的角色,書中對於銀嬌本人的真實想法與觀點卻表現得相當隱晦。其中耐人尋味之處,值得讀者細細探討。

  「在慾望的世界裡,沒有年齡之分,每個人都會被美麗的事物所迷惑。」──朴範信

  作者從「慾望」這個主題出發,徹底貫徹到角色的安排以及故事架構的編排,他巧妙地運用了老詩人的筆記、弟子徐志宇的筆記,以及Q律師的發言,不斷提供讀者整起事件的線索,最終讓讀者自已還原整起事件真相。如果說,《羅生門》是由一連串的謊言建構起的真相,《銀嬌》則是由一連串的自我告白建構起的「另一個真實」。書中角色之間的關係糾葛牽扯著多麼複雜的情愫,不得不佩服作者的巧思,並深深為他那「官能」式的寫作筆法著迷。

      隨著故事劇情的脈絡,作者適時穿插世界各國的名詩以及自己曾經寫過的詩詞,不僅增添了閱讀小說的新鮮感,也為老詩人、弟子以及銀嬌的心境增添了一份詩所帶來的隱喻及美感,而這正是在閱讀這本小說時的魅力所在。

  如此複雜糾結的故事所帶有的深刻魔力,驅使朴範信僅僅花了一個半月的時間便完成,而且「只在夜裡」所寫。也許,唯有在夜深人靜之時,我們才能真正誠實地面對自己的七情六慾,並獲得更多的體悟。在此真心推薦你,「只在夜裡」閱讀《銀嬌》這本書。

序跋

【出版緣起】


◎文/高寶編輯部

  「我愛銀嬌。銀嬌現在只不過是十七歲少女,而我卻是個七十歲的老人。」

  強而有力的一句話,挑起了社會大眾對於不尋常事情的好奇與偷窺心理,一個十七歲少女,究竟有著什麼樣的致命吸引力,竟讓遲暮之年的他如此渴望?

  老人的話語形塑了我們對這本書最初始的想像:一段情欲告白,一個談論黃昏之戀的故事;年齡,只不過是個手段。的確不得不承認,一開始是因為這看似蘿莉塔式的主題引起了我們的興趣,尤其在這被社會道德長期壓抑枷鎖的時代,這樣的主題不外乎會引發令人想要一窺究竟,卻又被社會道德拉扯的矛盾心理,甚至心中不免懷疑,七十歲的老人,他們之間是否有發生關係?老人怎麼可以愛女高中生?這老人一定是個變態等一連串的延伸幻想,但是當我們再進一步思考時,許多疑問才會一一浮現:為什麼年齡會是個問題?究竟什麼是「欲望」?年老是否代表著必須與欲望絕緣?又是誰規定了年齡和欲望之間的關係?

  許多人說,十七歲的女孩是天使也是魔鬼,她們的舉手頭足間有著天使般的純真,卻又如惡魔般挑起人性最底層的欲望。尤其銀嬌這本小說,作者精湛的「官能式」寫作,不禁讓你讚嘆作者筆下的銀嬌,竟能與十七歲少女的夢幻形象如此如出一轍、垂涎欲滴。就如同讀者給這本書的評語:「這不僅僅是一本用眼睛看的小說,還能透過嘴巴與舌頭咀嚼消化吸收。」一樣,或許,往往想要占有卻又不被允許擁有的,才會更令人感到彌足珍貴,就如同書中詩人稱銀嬌是「我永遠的處女」一樣。

  或許,我們都該暫時脫下這一張張為了生存而戴上的社會面具,勇敢面對那最真實的自己,讓真正的自己喘口氣。亦或許,我們都該拋開那些社會道德的束縛,選個夜深人靜時刻,一個人,坦然無諱地面對那人性最原始的本能,問問自己:「我究竟渴望什麼?」

內文試閱

序言│詩人最後留下的筆記 李寂寥


  啊,我愛過韓銀嬌。

  是事實。銀嬌現在只不過是個十七歲的少女,而我卻是個六十九歲的老詩人,不,已經是新年了,所以現在的我是七十歲。我們之間隔著長達五十二年的時間,大家一定會以這個理由來批判說,我的愛不是愛,是變態的孽慾。我的確不否認,但我和大家有著不同的看法。

   點燃愛火與其消長,和生物學上所定義的年齡是不相關的。帕斯卡在名著《思想錄》中寫道,「在愛情裡是不分年紀的」;莎士比亞也對愛情下了這樣的定義,「喪失判斷力的癡狂」。愛情,是不該被社會風俗或歲月限制的,難道不是嗎?愛情,本來就是一種瘋癲的情感啊!雖然我很想說你們的愛情其實也是瘋癲變態的,但,我無所謂。你們的愛情還不就是你們自己的事。

  還有一件事。

  我殺了徐志宇這件駭人的事,我也想要先在這裡公佈。

  還記得作家徐志宇嗎?寫過三本暢銷書,其中像是《心臟》這本書至今還在架上,所以我想即使一年後這篇文章才被公開,大家也一定可以立刻想起這號人物的。他是我的學生,幾年來都在我家扮演著「管家」的角色,在我被歲月殘忍地驅逐向懸崖邊緣的晚年,他幾乎就像我的分身般活著。我確實曾經疼愛過這個孩子,但是最終我還是殺了他。那是一場完美的犯罪,而這篇文章裡記錄了事情完整的始末。

  可別誤會,這篇文章可不是什麼反省文。我是不會反省的,也沒有任何悔恨,徐志宇不過是個死不足惜的傢伙,一個何謂「文學」都不了解的傢伙,居然還有臉稱為「作家」?一個由始至終,連我寫過的任何一首詩都看不懂的傢伙,到底要叫我怎麼去容忍一個連詩都意會不了的「作家」?

  風,肆意地吹起了一片片的雪花。我也回憶起松樹蔭下佈滿霜花的那扇透明玻璃窗。

  官能。

Q律師1 


  我翻開詩人李寂寥的筆記,然後換坐到沙發上。

  那是詩人用鋼筆一字一字寫下的筆記。我始終壓抑不了情緒的波動,上面有著他曾經愛過韓銀嬌和親手殺了徐志宇的自白,以及最後寫下「官能」這個簡潔有力的用詞,我可以感受到一切是如此天衣無縫。一開始,殺了徐志宇的自白對我造成了很大的衝擊,但是隨著衝擊感逐漸消散,現在則開始對「官能」這個用詞感到心跳加速。

  詩人李寂寥的書房窗戶很大,在那個瀕死的深夜裡,他是不是還想著要看一眼外面的世界呢?窗,也正面凝視著他平常習慣坐的位置。那個用韓紙糊的拉門,半掩著。老松樹的影子雖然被窗戶上的霜花埋成一片灰白,但隱約中還是不難想像松樹原本的形態。半坐半躺在沙發上,我試著透過詩人李寂寥的眼神,幽幽地凝望著窗。隱約在搖晃的松樹影,幽暗的樹蔭,說黑不黑,說白也不白。一個被各種病痛魔纏身的七十歲老人,一直以來都是那樣地瘦骨嶙峋,加上滿是老人斑的詩人李寂寥,充其量只不過是一口有著稀疏白髮和深邃眼睛的井。我想可以這麼說吧,把他死去的肉體用草蓆包裹後,唯一還能證明他曾經存在過的,是那投射在玻璃窗上明亮的眼神。松樹幽暗的影子,隨風將夾帶於玻璃窗的霜花,溫柔也粗暴地撫摸著。

  走過那脫俗而寂寥的歲月,詩人李寂寥最終脫口而出的那句,「官能」,彷彿用刀在割著誰的心似地,來做了一個了結。官能,好像是一種沒有生老病死的東西,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心跳會不停加快的理由,詩人李寂寥在文章的最後該怎麼說呢,似乎蘊含著一股冷血的暴力。官能,是可以超越時空的利刃,因此最終會呼喚著某人的死亡。就像初降的暴雪一般。

  不知不覺中咖啡杯已冷卻。

詩人的筆記 槍


  我無法忘記初次見到銀嬌的記憶。

  那是在初夏的某個午後,外出回來的路上。這個群山簇擁的社區一直以來都相當恬靜;以公車總站為中心,附近混雜著住宅、幾棟新蓋的小透天厝以及傳統式建築後的盡頭便是我家。從大門走進去便會看到兩旁沿著緩坡整齊排列的老松樹,坡與坡之間有一條連結的木梯。

  一位少女在露臺的椅子上,沉睡著。

  眼前的景象嚇得我停止了腳步。陽光燦爛,這不是個素未謀面的少女嗎?大門明明是鎖著的。客廳正前方的庭院,庭院裡的露臺搭配上灑落的陽光及松樹蔭,無瑕。少女就這麼擺在籐編的搖椅上,我覺得這時候用﹁擺﹂這個字眼是最適合的。因為一直以來這張搖椅跟了我很久,對我而言就像是身上的一塊肉一樣,所以從來沒有人敢坐上去……。這不像話的……就在這時我聽到了呼吸聲,是她的呼吸聲。我收起腳步聲,慢慢走向少女對面的椅子坐下。

   少女的呼吸聲很好聽。松樹蔭剛好掛在少女下巴的位置,四周像身處水底一般寂靜,而我就這麼,窺視著酣然入睡的少女。差不多十五、六歲嗎?是一個從下巴到腰間看似有著柔軟細毛的少女,映著午後陽光的上半身,白白嫩嫩的。

  就像一朵鵝兒腸。(譯註:可愛的五片白色小花瓣,像小白兔耳朵圍聚在一起)

  腦中沒來由地閃過老家後籬笆小溪邊盛開的鵝兒腸。可能是因為她身上的那件白色 V領短袖上衣,更讓我想起那朵花的影像。

  呼……呼……沒有間斷的呼吸聲,既平靜也有點像明亮的喇叭聲。我彷彿像是透過眼睛在撫摸著她,而像這樣清楚聽著某個人發出的呼吸聲還真的是頭一遭。柳月眉和那光滑微凸的皎白額頭,難不成不是少女,是少年?光澤的短髮,以及脖子上流動的青綠色靜脈。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陽光亮過了頭,我甚至覺得如果仔細看的話,搞不好還能看到她的內臟呢。跨在椅子扶手上的兩隻手臂,就像小朋友那般纖細;鼻頭上還結了一顆又一顆的汗珠。是個在花草間熟成的少女。看,她那快要流出來的口水。與看來令人憐憫的瘦小體型相比,胸部算是豐滿型的;一邊的乳房被捲曲的手臂壓著,另一邊的乳房則是從衣服的領口隆起,溢出。

  接著我看到了那個東西,一把槍。

  槍頭拱到了接近鎖骨的位置。我本來以為是項鍊,但仔細看才發現原來是刺青。從領口V 字底部開始順勢而入的藍色槍柄正好被陽光照射著,我無意識地將積於口中的口水吞了下去。那是用精細的細筆畫出來的一把長槍,原來是刺在胸口上的槍刺青啊!這樣的話,槍的握柄應該是藏在乳房的深處,被緊緊握著,槍頭是銳利且驕傲的。我想像有一名隱身在衣服深處的戰士,正虎視眈眈地望向我這裡,別著白色徽章的戰士身處戰亂,周遭如同宇宙大爆炸般地不停膨脹著,剎那間戰士無聲無息斬著狂亂野草的畫面出現在我腦海,斬草,被鮮血染成一片鮮紅。我的手指發抖著,這一切都是因為我使盡吃奶的力氣,用意志力抓緊那差點要伸出的手的關係。是慾望嗎?

詩人的筆記 致我的處女,銀嬌


  妳一定不知道,「處女」這個詞有多麼神祕,這種情況下就會浮現妳我的年齡差距問題。

   有時候兩個人看著同樣的單字,聯想到的卻是截然不同的形象,這之間的距離猶如前世與今生般遙遠。舉例來說,對妳而言鉛筆可能就只是支鉛筆,但是對於過去環境沒有辦法讓我好好念書的我來說,鉛筆等於是眼淚。當妳說著:「爺爺,幫我削鉛筆吧。」在我聽來則是:「爺爺,幫我擦眼淚吧。」我敢斷言,我和妳之間沒有什麼比這還要悲傷的了。同樣地,對妳來說,處女可能就只是處女,但是對我而言,那是第一次、耀眼的、貞潔的,祭壇。自古以來,無論是和神靈溝通或是現給神靈的祭品,都是「處女」。這麼說吧,這裡有首朴木月先生的詩<紗帶>。

煙霧瀰漫
流向江河
咕咕夢囈著的
夜鴿
此夜不由想起
遠處處女們……

甲紗衣帶和袖口
若隱若現啊
甲紗衣帶和袖口
若隱若現啊

──朴木月<紗帶>

徐志宇的日記 獻花歌


  我一整晚翻來覆去地睡不好,天一亮立刻就奔向了老師家。半夜的時候銀嬌打了電話來說:「沒有地方可以去。」「沒有地方去?」「我從家裡跑出來了,所以沒有地方可以去。」那時我正結束和讀者們的座談,參加著活動後的慶功宴。「妳這孩子在說什麼鬼話,不要搗亂了,趕快回家,明天再跟妳連絡。」我掛斷電話。掛斷之後,心裡覺得很不安,於是活動一結束我就打了電話給她,但是她關機了。我帶著醉意睡著了,夢裡卻是一片混亂。

  不安的預感正好沒錯,當我打開玄關門的時候就聽到從廚房傳來老師豪邁的笑聲。老師不只是和她對坐在餐桌而已,甚至,她身上還穿著老師的衣服,由此看來可以確認兩個人是一起過夜了。怒火瞬間爆發,一方面也是為了老師,「寂寥」這個筆名,正是表示著擺脫世俗的慾望,有著膾炙人口的高尚風骨的詩人,李寂寥老師啊。居然和一個女高中生……,這到底是什麼丟人現眼的行徑啊?當下腦子裡閃過「為了老師,我得絕口不提」的想法,於是我強忍著早已顯露在臉上的憤怒,迸出一句話之後緊閉著嘴。「她,還只是個高中生而已耶!」老師對我蹦出的這句話露出了生氣的表情,轉過頭來盯著我。我嚇退了一步,我忘不了那個當下老師的表情,那個滿是殺氣的眼神,濃烈的程度和之前完全不同,那種感覺好像在我心臟上刺了一刀。

  「你這個小偷!」

   老師低聲吐出這句話之後,走上了二樓。我覺得會造成這一切都是因為銀嬌。老師上樓之後,我怒視了銀嬌好一陣子。昨夜裡老師和她之間到底發生過什麼事?難不成,最後還是出事了嗎?我邊想邊搖著頭,「我認為不成立的原因並不是因為她一副沒發生什麼事的臉,而是因為老師已經一隻腳踩進棺材了。」我喃喃自語。沒有必要一定得當面頂撞他。不僅是老了,還有一堆病魔纏身,想都不用想,做愛,根本就不可能。一個連精液都不太夠的爺爺……,只要她沒有發瘋的話..,更不用提做愛了,她絕對不可能會接受一個「死老頭」。

   老實說,就算是老師,我光是想像她和老師脫光光打滾的模樣,噁心感就會不自覺湧上來。根本就發揮不了作用的「那裡」,居然還想要對著一個年輕女孩..?天啊,不、可、能。我既敬愛又尊敬的老師到底怎麼會走向這步醜陋的田地啊?

作者資料

朴範信

韓國著名暢銷作家,41年期間執筆過50多本書籍,自短篇文章〈夏日的殘骸〉入選為中央日報的新春文藝後,開啟了他的作家生涯。 著有小說集〈兔子與潛水艇〉、〈白牛拉車〉、〈香井的故事〉,長篇小說〈比死更深的睡眠〉、〈靜臥如草〉、〈火的國度〉、〈骯髒的書桌〉、〈Cholatse〉、〈古山子〉等。 曾獲大韓民國文學獎、金東里文學獎、萬海文學獎、韓戊淑文學獎、大山文學獎等,被譽為是「韓國青年作家」。

基本資料

作者:朴範信 譯者:王品涵 出版社:高寶 書系:文學新象 出版日期:2013-05-08 ISBN:9789861858333 城邦書號:A52A117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