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世界太Boring,我們需要文藝復興:9位骨灰級的藝術大咖,幫你腦袋內建西洋藝術史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世界太Boring,我們需要文藝復興:9位骨灰級的藝術大咖,幫你腦袋內建西洋藝術史

  • 作者:顧爺
  • 出版社:原點出版
  • 出版日期:2018-03-08
  • 定價:399元
  • 優惠價:79折 315元
  • 書虫VIP價:31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99元
本書適用活動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我滿腦子都是藝術,你要不要來一點?——顧爺 2017暢銷神書《不懂神話,就只能看裸體》作者,最新力作!!! 冏星人推薦作者,98萬粉絲都愛的藝術講堂 這一次,超譯他最愛的時代——文藝復興 文藝好玩!復古來喔! 西方藝術的黃金時代,一場人代替神的藝術轟趴 各時代藝術家都對文藝復興時期無比嚮往……但真讓他穿越過去可能一天都活不了! ◎兩個字說清文藝復興 「什麼是文藝復興?」大多數的書都會以這個問題開頭 …… 接著,資深學者或是權威專家會從歷史、政治、宗教等領域展開討論 …… 作者涉獵的範圍有多廣,那本書就有多厚,結果啃完整本書,還是不知道文藝復興是什麼。 實際上,用最簡單的話解釋文藝復興,兩個字就夠了:復古!!復古,說白了就是「復興古代文明」。好好的為什麼要復古呢?很簡單,就是覺得當下的生活太boring(無聊)了,創新又太麻煩,於是就把老祖宗的東西翻出來玩玩。 沒想到還玩出了新花樣,於是就成了潮流 …… ◎很boring、很喪的黑暗時代 當時究竟有多boring呢?去看看當時的建築和藝術就知道了。 那時的房子外表是髒兮兮的黃色,窗戶跟排油煙機的出風口差不多大。 藝術品(祭壇畫)雖然很有特色,看上去都金燦燦的很貴的樣子,但是畫中人物都是清一色的喪臉。那時的藝術就是這麼「喪」! 這就像全世界各大影院只放「喪屍電影」,而且接下來的1000年只有這一種題材能看,可以想像這有多無聊嗎?忽然有一天,有人從坑裡挖出一套《流星花園》,才知在喪屍電影之前,電影院裡居然還放「青春偶像劇」!接下來,一定會有導演想要拍一部出來。這些人,就是1000年後的達文西和米開朗基羅了,開始了這道光,照亮世界。 ◎顧爺點評,照亮文藝復興的九道光 ●喬托——文藝復興之父,他的畫有表情、有靈魂,一看就入戲。就好比第一代iPhone,它誕生的那一刻,閃瞎了所有人的眼。 ●布魯內雷斯基——為了方便大家記憶,簡稱「小基基」,五十年沒天花板的爛尾樓,靠他完美對抗地心引力,讓百花大教堂成功封頂。 ●米開朗基羅(米肌)——徹頭徹尾的實幹家,24歲籌到人生第一桶金。細看他的西斯汀壁畫,裡面都是肌肉男&肌肉女,感覺就像健身教練在開年會…… ●達文西——畫家、雕刻家、建築師、音樂家、數學家、工程師、發明家、解剖學家、地質學家、植物學家、作家……,維基百科裡的總結,漏了一個很重要的頭銜:愛挖坑,但不愛填坑的「坑王」。 ●拉斐爾——處女座文青,畫如其人的小鮮肉。脾氣好,人又帥,畫誰誰美的人肉美顏相機。能有一張他的肖像畫,就相當於請安藤忠雄給你家設計房子,活著時有面子,死了還能當傳家寶。 ●波提切利——畫出烏菲茲美術館鎮館傑作的無敵能量王,一生未娶痴情人…… ●提香——成功學的骨灰級教父,威尼斯畫派一哥,就是懂得讓客戶爽。 ●瓦薩利——在判定自己的時代很偉大之後,他盡其所能地留下痕跡,如果有機會去佛羅倫斯,就會發現他的名字貫穿着整個文藝復興時期。 ●麥第奇家族——風光了上百年的家族,就這樣從地球上消失了!任你再怎麼厲害,最終還是鬥不過DNA。 ◎顧爺麻辣點評「文藝復興時代」: 「今天的明星頂多製造一些八卦,但文藝復興藝術家,製造的卻是社會新聞!」 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家,和我們想像中的文藝青年形象基本沒什麼關係。他們更像是梁山好漢,平時逛街也隨身帶著刀,一言不合就拔刀互砍! 作為一個生活在文藝復興時期的老百姓,你最好的生存方式就是學會自衛。那些藝術家不光會帶著刀、穿著盔甲上街,還會自己研發武器(火藥、火槍),貴族們更是把城堡打造得密不透風,麥第奇家族的那條「瓦薩利長廊」就是為了避免暗殺而造的…… 文藝復興的一切,就從這樣的時代開始……

目錄

序言——照亮世界的一道光——聖方濟 繪畫的爸爸——喬托 天堂之門——布魯內雷斯基 有錢人究竟在想什麼?——麥第奇家族 愛的小木桶——波提切利 神與肌肉人(上)——米開朗基羅 神與肌肉人(下)——米開朗基羅 無敵是寂寞——達文西 文藝復興之夢——拉斐爾 文藝復興成功學——提香 結語——文藝復興根本不存在——瓦薩利

序跋

  一切從這裡開始……   我在上一本書中就曾經講過:如果要把「文藝復興」講清楚,不是幾篇文章甚至一本書就能做到的,估計得把這套書改名為「顧爺聊文藝復興」了。   一切從這裡開始……   但如果我真的把書名改了,出版社可能會不付我稿費。   權衡了一下,還是算了,畢竟看我書的應該都是藝術愛好者,不會拿這東西作為研究史料的依據。   所以,我想只用這一本書的篇幅,把我認為是文藝復興精華的部分和大家分享一下,希望讀者看完後也能對「文藝復興」這幾個字有一個大概的瞭解。

內文試閱

◎序言 照亮世界的一道光——聖方濟(Saint Francis of Assis),1181-1226(節錄)
  日本女作家鹽野七生女士曾在她的著作中提出,文藝復興第一人,其實並不是大家常說的但丁(Dante)、喬托(Giotto)⋯⋯而是一位神職人員,他叫聖方濟(St. Francis)。      這個「洋和尚」就是照亮世界的那一道光!      宗教畫中的神職人員基本上都穿著傳教士的袍子,剃一個西瓜太郎的頭。你會發現只要名字前帶著「聖」(Saint)字的,那他(她)的腦門多數就會放光!      在鹽野七生女士看來,這個腦門會放光的禿子,正是照亮文藝復興的那一道光!      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觀點。我不知道聖方濟會不會畫畫,但他肯定算不上是個藝術家。那他又是靠什麼來照亮全世界的呢?      首先他有一項當時的「網紅技能」:      圈粉!      依託著一個超級大IP——天主教,他創辦了方濟修道會。由於粉絲(信徒)眾多,甚至得到了羅馬教宗的承認(類似於現在的「官方認證」,認證完名字前面就能加「聖」字)。      而且,教宗認證的不只是方濟修道會的合法性,還認證了聖方濟身上的5個傷疤!      相傳耶穌基督曾親自送給聖方濟一件禮物——在他身上戳了5個洞。不要小看這5個洞,因為這些傷疤與耶穌受難時受傷的位置完全吻合,所以也叫「聖痕」。從此,他便成了教廷認證的「5個傷疤的男人」。      據說,聖方濟被戳5個洞之後,還學會了一項技能:說鳥語(和動物溝通)。這就是為什麼他總是在畫像中餵鳥。      按你胃(Anyway),聖方濟之所以那麼受歡迎,主要還是因為他所宣導的價值觀。當時的歐洲人對於宗教的態度分為以下三類:      1、有神論者      2、無神論者      3、信而不迷者      聖方濟作為一個神職人員,當然是有神論者,但他卻不要求信眾一定要和他一樣。      做個信而不迷者,也能上天堂。      聖方濟說:你不需要每天都來修道院修行,只要在日常生活中遵守基督教教規,每年來修道院修行幾天,那你就能成為一名優秀的基督徒。      光憑這一點,他就廣受老百姓的歡迎。      這要怎麼理解呢?舉個例子:假設我開了一個健身房,然後對你說,不用每天都來鍛煉,每年只要來練一次,就能達到減肥塑身的目的。如果這是真的,那相信這個健身房的生意絕對會好到爆棚吧。      但如果有什麼健身房真這樣做廣告,你一定會覺得它在瞎扯,因為體重秤上的數字是明擺著的,它會告訴你一年去一次健身房是不可能瘦下來的!(我自己嘗試過,確實不會。)      但是,聖方濟的理論妙就妙在:它是無法檢驗的!      因為要檢驗他說的是不是真的,你就得先死一次!!      至今為止,沒有人能在死後跑回來告訴你他到底有沒有上過天堂⋯⋯就算今後科技發達了,能讓死人掀開棺材板復活,依然無法證明聖方濟就是錯的!      為什麼呢?      這裡,我想普及一下上天堂的整個流程。      我們先講一個最根本的常識:      人死後會去哪兒?      在基督教裡,人死後並不像我們通常所認為的,靈魂被拿著鐮刀的死神或幾個小鬼直接帶到陰間接受閻王(或者判官之類的)的審判⋯⋯      基督教的世界裡,人死後的第一站,其實是墳墓!      我不是在開玩笑,我是認真的。      首先,你得去墳墓裡等著,等什麼呢?      等待世界末日的到來⋯⋯      當那一天來臨的時候,耶穌基督會重新降臨到人世間。      天使們會吹喇叭,喚醒那些墳墓中的人。      然後,大天使會拿起手中的那桿秤來對每個人進行審判,這就是我們常聽到的:      《最後的審判》(The Last Judgement )。      這個時候才能決定你究竟是上天堂還是下地獄⋯⋯      因此,即使科學能讓人復活,那個人可能也還是沒去過天堂或者地獄,因為世界末日還沒來⋯⋯而且,就算世界末日真的來了,那反正大家都掛了,誰還會想著去質問聖方濟呢⋯⋯      對於一個中世紀的普通老百姓而言,他們能看到的,就是方濟修道會受到了羅馬教廷的認可⋯⋯教宗都覺得他靠譜,那他說的當然可信啦!      以上是聖方濟吸引窮人的一套理念,對待有錢人,他更有一套!      要知道,《聖經》其實是挺「歧視」有錢人的,耶穌說:「有錢人要上天堂,比駱駝穿過針眼還難。」      而聖方濟則沒那麼「仇富」(當然,這也因為聖方濟自己就是個富二代),他認為:只要你遵守教義,那賺錢其實也是一件好事,你可以把錢捐給修道會,這樣就能幫助那些窮人、孤兒和病人了⋯⋯      這一點受到了富人和中產階級的廣泛歡迎,「至少我不用整天想著宰駱駝,只要拿賺來的錢做善事就行了」。這也間接導致了後來的鉅富(比如斯特羅齊家族、麥第奇家族)會花那麼多的財力和物力來資助藝術發展。      窮人和富人兩頭通吃,這就是聖方濟會那麼受歡迎的原因。      然而接下來的這點,才是聖方濟照亮文藝復興的第一道光。      基督教的蓬勃發展,導致每個城市都會造一個教堂。教堂往往都會採用鑲嵌工藝和浮雕,製作各種馬賽克畫和雕塑。      而聖方濟認為,教堂是人與上帝交流的地方,因此不宜太豪華(鑲嵌畫和浮雕既費時又費錢)。      但他同時也認為,讓人們瞭解《聖經》的故事還是很有必要的,因此,教堂中開始出現了各種各樣的濕壁畫(Fresco),因為濕壁畫既樸實又省錢。      由此誕生了一大批濕壁畫工匠⋯⋯      在這批濕壁畫工匠中,有一個人,名字叫喬托(Giotto)。      他被公認為「文藝復興之父」。      按照這個邏輯,那聖方濟確實就是文藝復興的奠基人⋯⋯這就好像在說孫悟空的師父菩提老祖其實是《西遊記》的奠基人一樣。      歷史本來就是一環扣著一環的,所以「奧運會就是個姓古的老頭畫了5個圈」,也不能算錯了吧⋯⋯      ◎繪畫的爸爸 喬托(Giotto di Bondone),1267-1337      喬托‧迪‧邦多納(Giotto di Bondone)被稱為「文藝復興之父」,是與但丁(Dante)齊名的人⋯⋯      他為什麼被文藝復興叫爸爸?      這個問題要這樣看,賈伯斯(Steve Jobs)厲害吧?他倆都姓「喬」(編註:賈伯斯中國譯為喬布斯)⋯⋯      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喬托在繪畫界的地位,就相當於賈伯斯在手機界的地位!      怎麼理解呢?      繪畫,並不是喬托發明的,但喬托卻將繪畫帶入了一個全新的領域。      喬托的畫,就好比賈伯斯的第一代iPhone。現在,如果要你去用第一代iPhone,你肯定會嫌棄它(速度慢、儲存空間小、畫素低什麼的⋯⋯),但在它誕生的那一刻,卻閃瞎了所有人的眼。      這就像喬托的繪畫在藝術史上的地位!      我們先來看一幅畫。這幅畫現在掛在烏菲茲美術館,是一幅典型的祭壇畫。聖母瑪利亞懷抱耶穌坐在畫面正中的椅子上,椅子被使徒和天使們環繞著。      這種題材經常出現在中世紀的祭壇畫上⋯⋯      喬托是如何把一幅普通的祭壇畫變成iPhone的呢?我們先找幾幅同題材的祭壇畫來對比一下:      NO.1:契馬布耶「聖像」      NO.2:杜奇歐「聖像」      NO.3:喬托「聖像」      注意瑪利亞的奶⋯⋯胸部,有沒有發現,喬托筆下的瑪利亞,胸部明顯比其他幾個大?      我完全沒有調侃或褻瀆聖母的意思,我們純聊繪畫技法。      喬托的瑪利亞,胸部有明顯的「凸起感」,而這種「凸起感」⋯⋯      就是喬托在繪畫上的革命!(你可能會感到有些不可思議,要知道在喬托那個時代,這已經是很大的進步了。)      喬托在二維空間裡創造出了一種立體感,這在繪畫中,叫作透視法(perspective)。      再看聖母瑪利亞兩邊的人,立體感會更加明顯。      其他畫家的畫中,兩邊的人物都是堆在那兒或者飄在半空中的,而喬托筆下的人物,感覺真的是「由遠到近」排列的!      所以,人們經常說喬托是一個能畫出真實、自然的畫家。      雖然,畫中也有些不符合自然規律的地方。(比如每個人的腦門都像電燈泡似的會發光。這是聖人的「簡配」,腦門不發光,老百姓會看不懂。)      不管怎麼樣,喬托已經使西方繪畫向前邁出了一大步!      他之所以將「透視法」加入到繪畫中,我想應該和他的另一個職業分不開——建築師(佛羅倫斯主教堂前的那個鐘樓就是他設計的)。      像喬托這種文藝復興早期的匠人,通常都是身兼數職的。畫建築圖紙當然要符合自然規律,並且越科學越好啦。      除了畫家和建築師外,喬托在建造史柯洛維尼禮拜堂的專案中,同時還擔任了「裝修隊包工頭」的職責。      在史柯洛維尼禮拜堂的牆壁上有一幅他的代表作:      《猶大之吻》(Kiss of Judas)1304-1306      《聖經》中記載,叛徒猶大用一個kiss向追捕耶穌的士兵指出了耶穌的位置。大弟子聖彼得順手揮刀割下其中一個追捕者的耳朵⋯⋯      故事很簡單,但喬托畫得卻一點兒都不簡單。      注意這個穿紅袍的大鬍子,他明顯站得比其他人更靠近「鏡頭」,這就自然而然地製造出了一種「透視感」。      左邊居然還有一個背對「鏡頭」的人,這在之前的繪畫裡也是從來沒有見過的。(不畫臉你畫他幹嘛?)      整幅畫露臉的一共就沒幾個,但卻給人一種「擁擠感」。      主角(耶穌和猶大)身後還有一大片黑壓壓的人頭,喬托完全沒有顧及「臨時演員」的感受。      除了透視,喬托還會運用畫面來控制觀眾視覺。      這種看似現代的畫法,喬托早在700多年前就已經開始用了。      同樣是在史柯洛維尼禮拜堂的牆上,還有另一幅畫:      《哀悼耶穌》(The Lamentation of Christ )1304-1306      很明顯,主角耶穌基督並不在畫面的中心,因此喬托在背景裡加上了半堵土牆(也可能是土堆),將觀眾的視線引向畫面的主角。      這種「指哪兒打哪兒」的畫法,在幾百年後成了大師林布蘭&維梅爾的絕技。      偉大的人,不可能只在一個地方偉大!      喬托不僅為西方繪畫帶來了透視和視覺控制,還帶來了最重要的一點:表情!      在喬托之前,幾乎所有宗教畫裡的人物都擺著一張喪臉。從聖母到天使,甚至到嬰兒耶穌,都是清一色的苦瓜臉。現在的遊客逛教堂的時候可能都會納悶:「他們究竟在和誰生悶氣?」      其實,這是一種表現手法,神沒有表情,就會顯得更加威嚴。你想一下,世界上哪座廟裡的如來佛是嬉皮笑臉的⋯⋯      從學術的角度講,這叫神性高於人性。      意思就是說,神是沒有表情的,有表情就low了,喜怒哀樂是只有凡人才會有的東西。      但是,請注意喬托這幅畫裡的聖母,她懷抱著兒子的屍體,表情如此悲痛⋯⋯她又是如何突破演技局限的呢?      這還要歸功於前面提到的聖方濟。聖方濟走的是親民路線,傳說他甚至會給小鳥佈道,告訴它們要感謝上帝賜予食物和庇蔭的樹木。方圓百里的小鳥,聽到聖方濟的佈道,都聚集在了他的跟前⋯⋯      這幕場景聽起來是不是很溫情、很有愛心?(我相信小鳥看中的肯定不是撒在地上的花生米。)      既然聖方濟走親民路線,那麼喬托作為他的公關總監(傅雷先生稱他為「方濟的歷史畫家」),自然也會把這個「賣點」貫徹始終。所以,他壁畫上的人物,會讓人感覺更真實、更容易親近。      喬托是第一個給這些神加上「表情包」的藝術家。      畫的還是同樣的神,有了表情,人物就有了靈魂,觀眾也更容易「入戲」。      表情,就是開啟文藝復興的一把鑰匙。      從此,藝術家們開始把注意力從神的身上,挪到了人的身上。      而打造這把鑰匙的人,就是喬托。      因此,他也當之無愧「文藝復興之父」這個稱號。

延伸內容

作者資料

顧爺

姓:顧,名:孟劼,字:爺。 故被稱為「顧爺」(沒有啦,「顧爺」只是個網路暱稱,我覺得聽起來很酷,但經常會被打成「姑爺」,平白無故多了許多丈母娘。) 高中畢業,空投到澳洲學平面設計,現擔任澳洲設計公司pure blue的設計師,因在微博上連續發布「小顧聊繪畫」系列長微博而一炮而紅。 關於藝術,一切的熱情都源於單純的喜愛。非科班出身,更沒有教授頭銜,因此,與其說在談藝術,倒更像是嘻嘻哈哈地聊天。如果能讓讀者一笑之餘,還能增添一些吹牛聊天的資本,那也是極好的。 ◎網站:http://huati.weibo.com/373954

基本資料

作者:顧爺 出版社:原點出版 書系:In-art 出版日期:2018-03-08 ISBN:9789579072069 城邦書號:A1060122 規格:平裝 / 全彩 / 256頁 / 17cm×23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