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倒數
目前位置: > > >
阿德勒愛與引導在教育的實踐:12個幫助孩子發展歸屬、信心、貢獻的教育現場故事
left
right
  • 庫存 = 9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外版精選,非看不可

內容簡介

給所有老師、家長與孩子的勇氣之書。 老師們,我們給你突破挫折的力量與技巧; 家長們,我們看見你的孩子的沮喪與渴求。 誕生在某個家庭的孩子,帶著外顯的頭痛行為來到學校,遇見老師「你」。 孩子渴望老師能穿透他的外顯行為,看見他心中的渴求。 孩子憤怒,因為他不被了解;孩子灰心,因為覺得自己對團體沒有貢獻。 每個孩子都有能力,只是有的被用錯了地方,他們需要被引導、需要轉向。 本書作者群是熱愛輔導工作的教師,也是認同阿德勒學派理念的教學現場工作者。他們跟所有老師一樣,在教育孩子的過程中備感挫折與煩惱,但他們同時感到心疼,心疼受困的孩子們,並且想方設法,幫助孩子得到關懷得到愛,進而可以幫助孩子愛自己、愛別人,長出能力,看到自己的價值,對群體有貢獻。 透過12個在教育現場真實發生的故事,我們看到老師們面對這些「傷心」的孩子時,用愛與引導,一步步引領著孩子走出困境,他們是甚麼樣的孩子呢? .身陷看不見光的原生家庭中,看不到未來人生的孩子。 .一溜煙逃出學校讓老師追著跑,寫字只會畫圈圈的孩子。 .全身長著堅硬的刺,內心疲累又脆弱的孩子。 .慣於偷竊,與他人起衝突,一失控連老師都攻擊的孩子。 .在原生家庭中被輕視,在學校中罵髒話、破壞公物的孩子。 .自閉症,放棄學習,失去生命動力的孩子。 .不斷挑戰老師,甚至喝斥老師閉上嘴的噴火龍孩子。 .眼神和肢體散發著不安與戒備,在人際關係中受挫的孩子。 .自我中心,不懂同理他人的孩子。 .在上課中刻意搗亂、發出聲音的孩子。 .一被碰觸到身體就攻擊對方,情緒管理能力不佳的孩子。 .從原生家庭中得不到關愛,在網咖之間流連的孩子。 不管是老師還是身為家長的你,是否也曾經或正在面對著這樣的孩子?本書運用「我訊息」、「同理」、「精心時刻」、「團體討論」、「鼓勵」……等技巧,期待能帶給你面對課題時溫和而堅定的勇氣,陪伴孩子成長,幫助孩子培養社會情懷,雙手握滿信心。 【名人推薦】 李佳燕(家庭醫師、「還孩子做自己行動聯盟」發起人) 李崇建(親子作家) 許芯瑋(DFC 臺灣發起人) 曾文志(「阿德勒諮商、正向心理與復原力、認真玩」實驗室主持人) 曾端真(國立台北教育大學退休教授) 張麗慧(財團法人MOXA心源教育基金會秘書長) 彭菊仙(親子作家) 溫美玉(國立臺南大學附設實驗國民小學教師) 楊俐容(親職教育專家) 楊瑞珠(臺灣阿德勒心理學會理事長) 劉安婷(「Teach For Taiwan為台灣而教」創辦人) 顏美雯(花蓮縣KIST三民國小教師) ◎真心推薦(依姓氏筆劃順序排列) 本書中的故事,每位老師都充分展現阿德勒學說中最重要的核心價值——社會情懷。 ——曾端真(國立台北教育大學退休教授) 這十二位老師為孩子所做的一切,讓人感動。 ——李佳燕(家庭醫師、「還孩子做自己行動聯盟」發起人) 透過十二篇動人、真摯的真實故事,除了欽佩這些老師,更不斷提醒自己要練習看透孩子表象讓我們抓狂的行為。 ——許芯瑋(DFC 臺灣發起人) 阿德勒說:「老師是孩子的遲來父母。」在老師們愛與引導之下看到孩子學習蛻變與成長,希望MOXA心源教育基金會的拋磚引玉,讓更多老師和家長重視與學習如何與孩子共處,讓台灣的善與美長存。 ——張麗慧(財團法人MOXA心源教育基金會秘書長) 想讓自己成為孩子心靈成長的工程師,阿德勒絕對是你該追隨的導師及典範。 ——溫美玉(國立臺南大學附設實驗國民小學教師) 書中充滿希望的曙光,就在教育愛中蔓延開來。 ——顏美雯(花蓮縣KIST三民國小教師)

目錄

導論 愛與引導:孩子,因為我在乎你——吳毓瑩 故事1:等待生命的曙光——張燕婷 故事2:湯姆成長記——蘇幼良 故事3:刺蝟小孩——郭慧萱 故事4:絕處逢生找勇氣——陳書悉 故事5:以父母般的愛,擦亮每顆小星星——陳俞芳 故事6:陪你走過低谷,為你添加勇氣——吳淑妤 故事7:如何關上小火龍的噴火開關——王麗淑 故事8:用鼓勵點亮孩子的生命——陳凱莉 故事9:這是甚麼樣的班啊?從自我到照顧別人——蘇玉梅 故事10:打開心內窗——蔡艾倫 故事11:不管狂風暴雨,我願意大手牽小手——張慧豐 故事12:水濂洞大王遇到阿德勒——王震宇 結語 為兒童學習而教:小學教師的輔導實作經驗分享——吳淑禎.郭慧萱

導讀

愛與引導:孩子,因為我在乎你
◎文/吳毓瑩   仔細讀十二位老師引導孩子成長的故事,我看到了老師的頭痛,老師的挫折。我也看到老師的愛,老師的堅持。慧萱老師說:   「我碰過幾個像小威一樣的刺蝟男孩,一開始心總被他們扎得好疼,漸漸地,我窺見到他們脆弱易感的心靈其實滿是傷痕。」   淑妤老師說:   「面對一個本應該充滿活潑朝氣的年紀,卻已經放棄學習的小力,我的心裡感到十分惋惜和心疼,此時,我默默的給了自己一個期許,希望自己努力嘗試各種方法協助小力和他的父母,於是我告訴小力媽媽,我們可以一起努力把小力帶起來。」   老師何以頭痛?老師其實是心痛。心疼孩子的困境,心疼孩子受困的心情,心疼孩子的能力錯用在別的地方。   老師何以挫折?震宇老師說:   「我無法每天帶他回家,但我知道他會流連網咖。」   老師努力了,可是看不到成果;老師口苦,可能孩子聽不下去;老師婆心,可是常常枉費;老師拉入資源尋找合作,可是人人都有自己解決不完的煩惱。麗淑老師說:   「放學後,我獨自在教室整理一些雜物,滿腦子都是方才對話的場景和滿心的疑問,這股思緒迴盪在我的腦海中持續了整個周末,不斷地想著:這是甚麼樣的孩子啊?他是故意要挑戰我的嗎?這樣的話我該讓他挑戰嗎?我有辦法面對這個孩子嗎?」   這樣的煩惱,必也迴盪在您的心中,久占而不去。可是,我也相信,老師心中除了煩惱之外,也有一個堅定的目標——我如何讓孩子得到關懷得到愛,在教室裡有歸屬感,而可以愛自己,愛別人,長出能力,與社群合作,為群體貢獻。   是這些目標,讓我們堅持,還要堅持,繼續堅持。我們永遠希望自己能夠為社會培育人才。書悉老師向欺負嘉嘉的阿德說:   「你常常幫忙做事,有很強的修理能力,班上好多東西你都幫忙修好了;你掃廁所時,很有耐心。……你是老師最好的幫手,也是老師最在意的寶貝,老師很希望看到你進步的表現。老師想請你幫忙,嘉嘉也是班上的同學,老師也要照顧她,不希望班上任何一個人受傷或難過。嘉嘉是女生,但她跟你的姊姊沒關係,我們要溫柔的跟她相處,老師不希望你把她當出氣筒,如果你之前做了不禮貌的事,老師希望你想一想,找機會跟她道歉,並改過不要再做,好嗎?」   這段話很長,書悉老師摟著阿德,一字一句告訴阿德,眼睛看著阿德。讓阿德知道,老師在乎他,愛他;幫阿德看到自己的能力與對班上的貢獻;期待阿德與老師一起合作完成一個心願,不希望班上有同學受傷或難過。   幼良老師對於孩子要負責任好好上學,也很堅定絕不妥協。幼良老師說剛教到升上高年級的湯姆時,他陸續用一些藉口想請假叫媽媽來接他,有時是說要看醫生,有時說忘記帶東西要回家去拿,甚至連媽媽也幫他找藉口,說醫生打電話來要孩子回診。但幼良老師問得很詳細,包括確定是哪家診所,心裡也在OS:「說實在的,我活了幾十年,幾乎從沒聽過有診所醫生會親自打電話叫病人回診的。」老師熱心告訴媽媽,如果真要請假,哪幾節是導師自己的課可以請,幼良老師會另外找時間幫孩子個別補課,但是接下來是英文科老師任課,就一定要回來上課,以免進度落後。媽媽不悅地說,還要再送湯姆回來很麻煩,不如不要請假。   幼良老師這樣鐵頭地堅持下,媽媽試了好幾次之後,湯姆和媽媽最後也打消請假的念頭了。   老師心中有著深深的期待,俞芳老師說:   「永遠不要放棄孩子!他不是壞,只是有些事情還沒學好;他不是懶,只是需要有人拉他一把;他不是笨,只是要給他時間成長。」   慧豐老師允許孩子的慢,而在慢中,看到孩子的改變:   「後來,小強遇到自己不能接受的狀況,漸漸地,他的反應是趴在桌子上,可以自己調整情緒,而不是馬上打人。」   帶著具體的目標與絕不放棄的期待,我們彼此激勵,安慰彼此的心痛,給彼此力量,尋找方法。   幼良老師剛教到高年級的湯姆時,他寫字只會敷衍的畫橢圓形圈圈,如今進步到幾乎百分之百認識國語課本全篇文章;國語也由60分提升到90分以上的程度。從湯姆四下轉學的原校調來幼良老師學校的謝老師說,以前在原校看到湯姆,印象中的他總是畏縮在一旁,羨慕地看著別人玩耍,但現在充滿自信,還擔任糾察隊,謝老師好驚訝。   帶著具體的目標與絕不放棄的期待,我們彼此激勵,安慰彼此的心痛,給彼此力量,尋找方法。我們都只是平凡的老師,我們的故事也沒有完美的結局,常常也是懸在那兒,不知何時孩子會有新的狀況。如同我們自己,在人生路上,也是走走停停,好好壞壞,塗塗抹抹,圈圈叉叉,因而面對孩子,有時候也很像是看到小時候還沒找到連結關係的自己。我們思索,如何找一個好方法,引導孩子長大,也引導我們自己的專業成長。   於是,在MOXA心源教育基金會的號召下,我們在一起研讀阿德勒的個體心理學(Individual Psychology),藉由阿德勒大師以及後繼學者的智慧之言與實踐策略,我們在自己的家庭親密關係中,以及在學校的師生關係中,親身體驗與行動。數一數歲月,至今也有五年了。這五年來,我們從密集的兩年工作坊,到第三年、第四年、第五年各自組團進行小型工作坊。一步一腳印,咸信這一切學習,沒有其他方法,惟有一點一滴在現場脈絡中,自己親身實踐體會與修改,才能整合入自己的身心靈中,成為自己的一部分。   (導論全文請見原書)

內文試閱

【故事3】刺蝟小孩——郭慧萱      數十載的教書生涯中,我碰過幾個像小威一樣的刺蝟男孩,一開始心總被他們扎得好疼,漸漸地,我窺見到他們脆弱易感的心靈其實滿是傷痕。如同甲殼動物必須用堅硬的盔甲保護軟軟的肉身,背著沉重盔甲的孩子疲累不堪,於是對世界失去信任的他們,慢慢長出了刺,用攻擊來保護自己並發洩心中的怒氣。      我相信,只要讓他們重新信任別人,他們會收起身上的刺;當內心充滿自信,他們就會勇敢脫掉重重盔甲,再一次用微笑擁抱這個世界。      畢業紀念冊裡的照片      「慧萱老師!」小玲老師迎面走來,我們興奮地打招呼,「好久不見!妳在那邊還適應嗎?」小玲一年前是我隔壁班的導師,帶完四年級,我接著帶高年級,她則轉到另一個學校。      我們開心地聊著,她說:「我看到你們的畢業紀念冊了,看到妳摟著小威的照片,我真的好感動啊……」      畢業紀念冊裡,我摟著小威開懷大笑。誰看得出來,照片裡笑容如陽光燦爛的男孩,曾是一隻讓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刺蝟。      現在想來,小威和我緣分不淺。中年級時,老見他繃著一張臉鬧彆扭,不只和同學吵架,也會對老師發脾氣。他三年級的導師告訴我,媽媽曾拜託她不要管小威,因為導師太嚴,讓小威每個晚上夢遊,排斥上學。升上四年級,換的導師小玲是個溫柔有耐心的老師,小威不再夢遊,卻成了脾氣火暴的暴走族。小玲老師把班級交接給我時說:      「他拍桌子嗆我:『我不要……』只要他脾氣一上來,就甚麼都不管,沒人奈何得了他!」      小玲告訴我,全班最讓她放心不下的就是小威。      是啊!剛接班級時,這隻小刺蝟動不動就張開他全身的刺,把身旁的人扎得遍體鱗傷。      渾身是刺的刺蝟      刺蝟小威,高年級男生,臉上藏著兩個圓圓的酒窩,笑起來很可愛!可惜絕大部分時間,他臉上總是掛著不屑的表情。他痛恨寫功課和考試,認為安親班是大人發明來折磨小孩的邪惡機構;他喜歡吃美食、聽舞曲和跳舞。不怎麼喜歡老師,特別討厭管很嚴、愛碎念的老師;他討厭女生,尤其是愛管閒事的女生。除了韓國舞曲,他對任何事都沒興趣;除了同一掛的「韓團F4」,他看任何人都不順眼;走路時有人擋在前面,他就不耐煩地叫人滾開;心情不好,他就飆幾句髒話。時常生氣、和人起衝突,甚至欺負同學、頂撞老師。      小威還有一個弟弟,但他覺得弟弟很煩。由於父母工作十分忙碌,他們放學後會在安親班一直待到晚上九點多,回到家通常也只有祖母在。父母下班時,兩兄弟多半已經入睡,但假日會帶他們逛街吃美食。小威想要甚麼,父母都會盡量滿足他。媽媽告訴老師,希望小威能快樂長大,請老師不要對他太嚴厲,也不要要求他的成績(小威卻抱怨媽媽只看分數)。      他對自己吊車尾的成績也表現出毫不在乎的樣子。他在乎的是:功課能不能在學校寫完?學校的午餐好不好吃?下課和午餐時間能不能放舞曲?      我必須承認,一開始我真的很不喜歡小威,覺得他就是時下那種不懂感恩、行為乖張的「小屁孩」。父母平常工作雖然很忙,但一到假日就會帶他去吃香喝辣;爸爸甚至會特別請假陪他去校外教學……這樣的父母有甚麼好抱怨的?為甚麼不好好學習呢?      然後,我想起《兒童愛之語:打開親子愛的頻道》(中國主日學協會出版)裡提到,每個孩子的愛箱都不一樣大,我們所能做的就是一直滿足它,直到他相信我們無論如何都會愛他,然後我們就可以開始管教了——「孩子,我愛你!但是不行!」、「孩子,我愛你!但你真的錯了!」如果和孩子建立起愛與信任的關係,他便不會抗拒你的管教,而且他會學習到:不贊同一個人,不代表不愛他!      要讓他感受到愛,必須無條件接納他的一切,好的壞的都要接納,而不是急著去改變他。但這真的好難,幾次耐著性子和他溝通,到最後總會被他目中無人的態度而激怒。      改變的起點      我告訴自己,我怎麼可能在短短的時間內,改變他用十年養成的習慣?因此我要繼續努力,不能放棄。      我觀察小威的上課情形,發現他在上以講述為主的科任課時,確實興趣缺缺,受到老師糾正後,便用一種不以為然的態度撐個幾分鐘,然後變本加厲。如果老師持續糾正,他便會直接槓上老師;但是在我以討論為主的國語課堂上,他卻發言踴躍,和組員間的互動也很積極熱絡。而在上自然課時,甚至會因為發問太多而遭到自然老師制止。所以,我認為他不是拒絕學習,他只是希望拿到學習的主動權與發言權,這個慾望如果被壓抑,他就會用消極的態度來抵制,若持續加壓,他就會反彈。      另一方面,由於無法從上課中獲得樂趣,小威只好自己找樂子,像是:出怪聲、止不住的大笑、捉弄同學……這些不當的舉動自然會引起老師不悅而加以制止,然後就形成一個惡性循環。      要忽視一個時而跟同學擠眉弄眼,嘻笑打鬧,時而因為你說了某句話的諧音而狂笑不止的孩子——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有一次上課,教室左側突然傳來一陣大笑,標準的旁若無人的「小威式」狂笑,我不作聲,也不看他,笑聲收斂了,我繼續上課;不一會兒笑聲又出現了,我覺得自己快被激怒了,於是我告訴自己:這孩子在探測我的底線,我千萬不要被一個九歲的孩子操弄⋯⋯深呼吸之後,我問他:「小威,你喜歡這篇文章的哪個部分呢?」      「不知道!」這小子依舊是一派嘻皮笑臉,滿不在乎的樣子。      「看你笑得那麼開心,我以為你很喜歡這篇文章呢!」      「不是啦老師!是他很白癡啦……」他指著隔壁的小志,又狂笑起來,手興奮得拍打桌子,其他孩子也跟著騷動起來。      「我很想知道是甚麼事這麼好玩,不過現在是上課時間,不然你把它寫在日記本上給我看好了!」全班瞬間安靜下來。      「吼∼老師∼不要啦!」一提到寫東西,小威收起笑容,整個臉揪成一團,嘴巴開始碎念……。      「或者,我們先把這件事忘記,專心上課!如果你不再用其他聲音提醒我,我應該就不會想起這件事。」我笑著對他眨眨眼。      「好!好!好!」他立刻正襟危坐。      「好!大家現在來找找這篇文章中你喜歡的段落或句子,找到後請跟旁邊的同學分享!」然後我走到行間巡視,看情況加入他們的討論。      幾分鐘後,我聽到小威又大聲談笑,於是走到他們那一組。      「老師聽到你們很認真的在討論,但是聲音太大會影響其他人,所以要請你們小聲一點。還有,小威,我可以邀請你等一下跟大家分享嗎?」      「蛤∼∼」他發出不情願的聲音,但是並沒有拒絕。      「謝謝你!」我給了他一個微笑。      三分鐘後,小威這麼說:「我不知道!」      「謝謝你的誠實,能坦誠分享你此刻的感受是很勇敢的!老師剛剛看到你和小志很認真的在討論,相信下次我們會聽到你更多的想法。」      就這樣,我努力去發現並鼓勵他的努力與進步,在他又退步時,我就鼓勵自己:「這是必然的,改變不是一蹴可幾的,我要更有耐心,不能放棄!加油!」      阿德勒的訓練告訴我:勇氣,是在逆境與挫折中仍堅持到底的力量!      從自我鼓勵中得到勇氣之後,我也能持續不斷的給予孩子鼓勵!例如:「小威剛剛在分組討論時,不但主動發表,還熱情地鼓勵同學積極發言,你很有責任感又有領導能力唷!」、「你問了一個好問題,這表示你剛剛很認真上課。而且老師很喜歡你的發問態度,很有禮貌,讓老師覺得受到了尊重,謝謝你!」      剛開始,他對我的鼓勵表現出一副不在乎的樣子,但好行為的頻率慢慢增加了,然後他的臉上漸漸出現笑容,我告訴他,當你感到開心卻不知該如何表達,你可以跟我說:「謝謝!」所以,我得到了好多個小威給我的「謝謝!」。      我開始跟他聊他很討厭上的課,他激動地說著那堂課有多無聊,那個老師有多機車……      我告訴他,雖然我不同意他的某些看法,但尊重他持有不同看法的權利。「我們要學會尊重不同的人事物,所以老師相信,即使你不喜歡,你也會用禮貌的態度來上這堂課。」他不置可否,但我在接下來的科任課堂上看到了他的努力,我坐在後面,微笑地對他豎起了大拇指。      經過一個學期的相處,我發現小威相當討厭考試,尤其是紙筆測驗,遭受太多次挫敗後,他乾脆用拒絕來療傷。考試分數低讓他覺得被否定,連帶降低了他的自我。總是盛氣凌人的小威,一上數學課便像鬥敗的公雞,趴在桌上裝死,他總說自己笨,怎樣都不可能學會的!      我猜想,他外表的兇狠會不會是在掩飾他的自卑?……      開學沒多久的綜合課,我讓孩子玩「如果我是一種……我會是……。因為……」賓果遊戲,希望藉此多了解他們。小威在其中一格寫道:「如果我是一種昆蟲,我會是蜜蜂。因為蜜蜂很可怕,如果我變成牠,我就不怕牠了!」      我想,我找到小威愛扮黑道老大的原因了!不過,我發現,小威並不清楚蜜蜂螫了人之後,自己也會死掉這件事。      「好可怕哦!」他顯然受到不小的驚嚇。      「所以蜜蜂是不隨便螫人的,牠只有在認為自己的性命受到威脅時,才會做最後一搏。      在與對方同歸於盡的同時,也保護了其他同伴。老師覺得你和蜜蜂一樣有義氣呢!但我捨不得你死掉,我們一起想出不必兩敗俱傷的方法如何?」      我發現小威喜歡舞曲、節奏感不錯,於是鼓勵他和班上同學組隊參加「熱舞大賽」。這群男孩很愛跳舞,但誰也不服誰,每次吵到我這裡來,我只告訴他們:「你們必須自己找到解決的方式!別忘了,大家想法雖然不同,但目標只有一個。你們可以用民主的方法討論、表決,尊重彼此的意見。但如果現在放棄,以前的努力就白費了。這是你們想要的結果嗎?」      途中有人退出,然後又重新加入。在過程中,孩子們不只練習舞步,也練習如何和隊友溝通、如何和夥伴合作?這一路吵吵鬧鬧、分分合合的天團,最後在舞台上用活力與動感、開心跳舞的態度征服了全場,在汗水與笑容中,他們得到第三名,也建立起一種患難與共的革命情誼。最讓我感動的是,他們一點都不嫉妒拿到第一名的女生,一直誇女生跳得真好。      最後,大家甚至把獎金捐出來,在期末辦了一場盛大的感恩餐會。      我告訴小威,他在舞台上好帥:「你不必當蜜蜂,你很特別,你就是你!」他笑著露出了兩個可愛的酒窩。      我認為,學習解決問題的方法和培養良好品格,遠比考高分重要,所以設計了許多活動讓他們從體驗中學習,讓他們了解到,課本只是學習的媒介之一,分數並不是評斷人的唯一標準,每個人都可以在不同的領域找到自己的長處。而在活動進行中,同學之間的相處更加緊密,攜手合作讓他們看到彼此在課堂之外的不同面貌。原本對自己的學科分數感到自卑的小威,在參與這些學科之外的活動中,找到了認同感、價值感以及能力感,最後甚至戰勝了他最害怕的數學。      下課時,一群孩子圍著我閒聊,小威忽然說:「我覺得,升上五年級後,學校變得比較好玩了耶!」      「我也覺得!」、「我也是!」附和的聲音此起彼落。我對他眨眨眼:「小威,你真是個很有魅力的意見領袖耶!」      「老師,那我們下課能不能聽音樂?求求妳!」這隻小刺蝟越來越愛撒嬌了。      脫掉身上的盔甲      改善學習態度之後,我面臨的是小威更棘手的情緒問題。這個臉上寫滿不屑的孩子,簡直是上天派來磨練我的耐性的。只要不順他的意,他的壞脾氣就會瞬間爆發,他似乎認為全世界都要聽他的,而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      起初我主動找他聊天,他話不多,問他甚麼,答案都是:「還好!」、「不知道!」後來,他會主動來找我,多半是抱怨,聽他抱怨科任老師、抱怨同學、抱怨午餐、抱怨功課、抱怨數學、抱怨父母、抱怨安親班……我微笑聽著,忍住批判的衝動,只同理他的情緒:「那讓你很生氣!」、「唉呀!你一定覺得很煩……」我想先同理他的感受,再慢慢帶著他同理對方的感受。      只是每次處理小威和同學之間的糾紛,總有一種元氣大傷的感覺。我必須很努力,才不會被小威的自我中心和霸道所激怒。      當大人無法理解孩子的行為時,因為摸不著頭緒無法對症下藥,往往會被孩子一而再、再而三的偏差行為困住,失去耐心,只能用權威迫使孩子聽話。而就在這時,大人已失去了孩子的心。      孩子們被迫屈服之後,或者暫時聽話,或者陽奉陰違。更可怕的是,他可能學會了你這套讓別人聽話的方式,然後把它發揚光大,用在其他人身上,我處理過的暴力個案,都曾有遭受體罰的經驗。所以,我放棄這條危險的捷徑,我要努力找到小威這些行為背後所傳遞的訊息。      孩子需要的,不是同情而是同理。      孩子透過行為傳遞著無法說出口的求助訊號,我努力去發掘隱藏在孩子行為背後的真實意圖——他們的匱乏與需要,不管是有形的或是無形的。在理解孩子之後,我們的對話才真正開始。      為了能一邊帶班,一邊兼顧日碩的課業,我一直兢兢業業。孩子們也多半能遵守和我的約定,在我公假去上課的日子裡自我管理,讓我沒有後顧之憂。      在一個公假後的早晨,我進教室後方才坐定,衛生股長一臉委屈向我報告:「老師,昨天有些人都不打掃,聚在一起聊天,我叫他們都不聽,小威還罵我髒話。」      我告訴他:「麻煩你請小威過來。謝謝!」不久,小威一臉不高興的出現在我面前。「你昨天很生氣……」我看著他的眼睛輕輕吐出這句話。他臉上閃過詫異的神情(說實在的,我也被自己的平靜嚇住了!)然後委屈地點了點頭。      「小傑一直叫你,讓你覺得很煩……」      「對啊!其他人都沒打掃,他就只叫我一個……」      「所以,你就用髒話罵他!」      「嗯!」他不好意思地點點頭。      「你覺得小傑被你罵之後的感覺是甚麼?」      「不開心!」      「如果是你,你會不會因為怕被罵而不敢叫同學打掃……」      「不會!」      「所以小傑和你一樣負責任,卻被人罵髒話,他的感覺是甚麼?」      「很難過!」最後,小威主動向小傑道歉。這是第一次,小威不再推卸責任,不再一味責怪別人。他感受到別人的心情,而心甘情願地認錯。      先同理他的情緒,再處理他的行為。小威感受到我的理解,不需再築起一道高牆來保護自己,因而能感受到別人的心情,這就是「同理」的魔法啊!也是從這次之後,小威願意對我敞開心扉,我們之間有了一種相互理解的默契。      仔細想想,在我從小所受的教育裡,生氣是不被允許的,大人總告訴我們:「不要生氣!」但怒氣被壓抑之後並沒有消失,當它累積到一個無法負荷的量之後,便猛烈爆發,造成更大的傷害。於是,我和孩子運用團體討論一起面對自己憤怒的情緒,學習如何處理我們的「生氣」。還有,當對方讓我們感到生氣時,如何用「我訊息」和對方溝通,避免彼此傷害與衝突。      我用一堂課的「團體討論」讓孩子談自己生氣的原因、提出因應的方式,過程中我不做批判,只拋出問題讓他們思考。孩子們也不能彼此攻擊,要用心傾聽,同時提出自己的想法,我們只做統整,不做結論。      讓孩子們在討論中釐清自己的情緒與處理方式造成的結果,同時理解別人的想法,最後選擇不傷害別人,而自己也能接受的方式來處理生氣的情緒。這樣的過程,對小威或其他孩子都有很大的幫助。      「我訊息」的重點,則在呈現對方行為對我造成的影響,帶給我何種感受?最後表達出對對方的期望——你的行為讓我難過,這代表你在我心目中很重要。而不責備對方就不會破壞彼此的關係,所以邀請對方合作的期望極容易成功。      小威打掃時常偷懶、貪玩,常要衛生股長和我盯著才肯做。有一次,他又在我忙碌的狀況下,躲在走廊玩。我發現自己快失去耐心了,但我壓下怒火試著用「我訊息」和他溝通:      「小威!對於你必須要我和衛生股長盯著才願意打掃這件事,我覺得很難過。因為,我必須放下正在處理的事務來照顧你。而且我擔心,你沒辦法自動自發做事的這個習慣會讓你吃大虧。你如果能自己做好打掃這件事,不但養成了好習慣,還能讓老師專心做好我的事情。在我心目中,你一直是個體貼的好孩子。你願意幫我這個忙嗎?」      他點點頭,開始很認真地打掃了。之後,他如果一不小心又玩了起來,我只要說:「小威天使在嗎?」他馬上就乖乖去掃地。      我發現,用「我訊息」的方式來處理孩子的違規或偏差行為,讓我不需要再動怒,而且非常有效:對於較大的孩子來說,自尊心不會受損,因此願意配合改正;而對於較小的孩子也不會因為被大人的怒氣嚇到,而搞不清楚自己哪裡做錯,使得過錯容易再犯。因此,我也讓孩子練習用這樣的方式來溝通。      當他們發生糾紛時,我不再扮演「調解人」的角色,而是讓他們在我前面做一次「我訊息」的溝通,孩子逐漸學會自己解決問題,糾紛也慢慢減少了。

延伸內容

作者資料

吳毓瑩(WYY)

工作時WIN WIN雙贏,玩耍時YY歪歪。臺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學系教授、心諮系碩士班創班主任,教育實踐與研究(TSSCI)創刊主編。U of Maryland at College Park諮商人資碩士,同校測量評鑑博士。喜歡探究實踐智慧、相信生命乃在貢獻中成就、服氣問題源自關係、建構水土土的生涯。三個孩子的媽,很多學生的老師,老公的老婆,自己的我。從身旁夥伴的實踐中認識阿得樂,是人生一大幸福。阿德勒心理學就在周遭,閱讀阿得樂,仿若有知音相伴,只能說,「阿~~我得到快樂了!」(借用一下曉玲老師女兒的讚嘆。)

吳淑禎

現任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師資培育學院副教授,畢業於彰化師範大學輔導與諮商學系博士班,具有諮商心理師執照。專長領域為:生涯諮商、職涯課程與活動方案設計、學習輔導、師資培育。自大學時期即熱愛阿德勒心理學,碩士論文與博士論文皆以阿德勒的重要概念,例如早期記憶、社會興趣、以及生活方式等作為研究主題。在實務上,除了將阿德勒心理學的理念,運用在自己的家庭互動與關係經營,並長期投入師資生、教師及家長等之輔導研習與技巧訓練。

基本資料

作者:吳毓瑩(WYY)吳淑禎 出版社:遠流出版 書系:綠蠹魚 出版日期:2017-09-28 ISBN:9789573280712 城邦書號:A1200916 規格:平裝 / 全彩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