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妖怪拉糖舖奇譚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神社一角,有間由兩名青年經營的拉糖舖。 名為叶義的青年招攬客人,名為牡丹的青年負責製糖, 牡丹巧手之下,拉糖栩栩如生。 偶而,會出現一些來客,不由自主被牡丹的相貌勾走視線—— 「叶義,這個人說我很美喔。」 ——唯有被妖異之物附身的人,眼中的牡丹會美麗異常。 這兩名青年,經營的是世上罕見的妖怪拉糖舖, 依據附在人身上的妖怪之像,製成妖怪糖, 賦予無形事物有形的模樣,以驅走虛無縹緲的妖怪。 但是,縱使他們能驅離他人身上的妖怪, 卻無法驅走進駐自己心中之妖…… 【本書特色】 ★輕•文學旗手 紅玉いづきx 耽美名家 寶井理人,聯手獻上妖異又美麗的拉糖舖妖怪物語。 ★紅玉いづき筆下難得以男性為主角的作品,主角兩人分別是個刀子嘴、豆腐心的青年,以及充滿藝術家性格的青年。但故事仍維持作者一貫溫柔的筆調,治癒人心。

內文試閱

第一話 赤鏽
  忽然聽見一陣彷彿笛聲般的清脆聲響,成深抬起頭來,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是神社。)      在剛才沒有特別注意的地方,仔細一看能夠看見石牆與紅色的鳥居。那裡在舉辦祭典嗎?能夠看見該處掛滿燈籠。      走在前方的兩位男性,直直朝著神社走去。雖然對方並沒有堅持自己得一起去,不過成深像是被那兩人的背影所吸引,邁開腳步跟上前去。      成深一走進神社裡,立刻察覺到有股甘甜卻又孤寂的感覺瀰漫在空氣中。自己究竟有多久沒有行經鳥居呢?畢竟成深沒有什麼特別的信仰,對於抽籤也不是很感興趣,又不會特地想來參拜。雖然若是有人邀請,她並不會刻意拒絕,但是也沒有特別喜歡參加祭典。再加上她現在肚子很飽,對於一路上的攤販也都提不起興致。      (大多數的攤位都已經關店了。)      石牆內的占地面積比想像中更寬廣,各式各樣的攤位彷彿沿著石版走道一路排下去。大多數的攤販都已經熄燈,還蓋上遮雨布。現場能夠看到抽獎店、炒麵店、什錦燒店與雞蛋糕店,雖然沒看到撈金魚的攤販,但是有釣水球的攤子。      三人一路穿過石版走道,在進入大殿的側面時,還能夠看見微弱的橘色亮光。      眼前這間店雖然距離其他攤販有一段距離,外觀上卻更加細緻。以顏色看似甘甜的古老木頭搭造而成、外觀簡樸的這間攤販,旁邊掛著寫有「拉糖舖」的燈籠。      這裡就是拉糖舖呀?成深如此心想。      兩位男性逐漸走進攤位的內側。名叫叶義的男子像是要負責招呼客人般,站在攤位的中央,牡丹則是坐在旁邊的圓椅。牡丹彎下腰來坐在椅子上之後,就像是藏入其中般無法看見他的身影。      成深觀察起這間店。攤位的檯面上插滿許多竹籤,竹籤頂端則有不同顏色的各種動物,比方說白色的兔子與褐色的猴子。不光只有陸生動物,也有水藍色的海豚,就連巨龍也在其中。由於木板上寫著「拉糖」,因此應該是用麥芽糖做的吧,但是每個成品都精緻到令人大開眼界。      「真厲害……」      聽到「糖果店」只聯想到圓型糖果的成深,眼前的光景令她目瞪口呆得只能發出驚嘆聲。除了動物造型以外,還有小孩會喜歡的動漫角色,就連彷彿模仿花朵製成、有如藝術品般的糖果都有。      在寫著「七百至一千圓」的立牌旁邊,還寫有「接受訂製」的文字。      再往旁邊看去,則是擺著另外一塊立牌。      「妖怪糖/時價」。      成深露出一臉狐疑,微微歪著頭問:「妖怪糖是什麼?」      「就是妖怪的糖果。」      叶義以低沉的嗓音,不願多說一句話地簡單回答。雖然聽起來並非是感到不耐煩,但是這樣的待客態度應該不太好吧?這讓身處美容美髮業,基本上也算是服務業的成深有些感冒。但是職業不同,適用的常識或許也不一樣。成深轉換好心情後,決定試著開口發問。      「那個……是指像獨眼小僧、一反木綿那類妖怪嗎?」      「如果想要的話,是可以做給妳啦。」      叶義回答之後,將香菸叼在嘴上,但是那根香菸並沒有點火,並且上面的齒痕還很明顯。      他語氣平淡地繼續說:「基本上,我是建議挑選近在眼前的妖怪會比較好。」      「近在眼前?」      成深不解其意地反問,叶義則是露出微妙的表情點頭回道:「沒錯。它們在被人確認出外型與其是否存在之後,就會主動靠上來。因此說不定也有妖怪跟在妳身邊。如果賦予它們外型,還有可能會帶來影響……如果妳有任何困擾的話,儘管說出來沒關係。」      成深聽完解釋之後,更是感到一頭霧水,在歪頭重整思緒之餘,手已經忍不住伸向陳列在眼前的拉糖。拉糖的尺寸比起孩童的拳頭更小一些。在橘色光源的照明下,成深看向那些就連顏色都不禁讓人有股甘甜感的拉糖。每個看起來都既可愛又漂亮,自己伸過去的那隻手相較之下,上面的紅斑更顯得醜陋。      雖然因為燈光昏暗看不清楚,不過成深覺得叶義正盯著她指頭上的紅斑。      「……」      拉糖舖的叶義沒有說話,成深卻能從他的視線中感受到正在向自己提問的意思,而且成深也不希望讓對方誤以為自己用髒手在亂摸商品。      因此在對方開口提問前,成深決定先主動回答。      「啊……看起來很像生鏽對吧?」      成深露出尷尬的笑容,用另一隻手摸了摸紅斑。      「老實說,我也不知該拿這些紅斑怎麼辦。」      成深的指尖上,長著有如砂礫般的暗紅色斑點,既不痛也不癢。雖然曾去醫院做過檢查,不過醫生表示這並非是過敏反應,也找不到任何相似的病例。成深面對顧客時都謊稱這是皮膚不好所致,但其實她自己根本不清楚這是什麼。      成深將視線移向自己的手──確實修剪過的短指甲,慣用了剪刀的手長著繭;若將左右手拿來相比,感覺兩邊大小似乎有些不對稱。      自己的手會變粗糙算是職業病,成深對此早有覺悟,也沒有任何怨言。但是指頭上的紅斑,終究還是令她很在意。      成深再次體認到,自己對於將戒指套在這隻手上,不知為何就是有些抗拒。而且也覺得因為這個不值一提的抗拒,拒絕與那麼好的對象結婚,根本是個錯誤。成深忽然認為自己──應該說是自己的身體,果然存在著就連她自己都沒注意到的問題……      此時她在視線一角撇見那根微彎的香菸,是叶義正用那根沒點火的香菸輕輕敲了敲成深的手。      「其實啊,這個叫做赤鏽。」      叶義簡單地回了一句。      「咦?」      成深不禁反問,因為她還以為那是某種病症。難不成這個人知道些什麼?不過叶義仍舊是一臉認真,語氣平淡地開口道:「這是妖怪,原先只會附身在道具上頭,不過妳的手就是妳的工具吧?這類妖怪基本上能算是付喪神的亞種……」      成深眉頭深鎖。她再次撇了一眼寫有「妖怪糖」的看板之後,覺得自己是時候發問了。      「你是在開玩笑嗎?」      叶義的臉上毫無笑意,認真地回答:「我是在開玩笑。」      因為話題就這樣被輕輕帶過,讓成深的腦袋更加混亂,但是她感受不到對方有想要捉弄她的意思。彷彿開玩笑的一句話,能當成笑話帶過的一句話,叶義「順著這段玩笑話」繼續說下去:「如果妳很在意,需要幫妳做成拉糖嗎?附在周圍的妖怪,會替人帶來好運或壞運。如果妖怪消失了,有時會讓情況好轉,也可能會讓事情惡化。因此,我也不清楚哪一種做法會比較好。」      叶義如此說道。接著他將身子向前一傾,雙手撐在攤位上。      「妳……」      叶義以慎重的語氣開口詢問。      「應該希望自己的手變乾淨吧?」      成深看著自己的手,忽然想起男朋友篤志。她確實很喜歡這份工作,希望能夠更加精進,也很熱衷於這件事。但是她不想因此讓自己的心上人失望,所以……      「說得也是。」      成深看著布滿紅斑的手指點頭回應。這樣子看起來很像是將自身奉獻給工作,但是她基本上並不討厭這種感覺。不過,若是自己再年輕點,或是還沒有認識篤志的話,應該會回答並不在意手指變得如何。      不過成深決定,說出自己心中最真切坦率的答案。      「如果可以的話,還是乾淨點會比較好。」      只要適合戴上戒指,即使光是手也很令人開心。成深真心認為,希望是以乾淨的手戴上戒指。      「對吧?我會算妳便宜一點。」      叶義如此說道。看來對方已經肯定自己要買了呢──如此想著的成深輕輕一笑,接著開口說:「是叫做妖怪糖嗎?請問會帶來什麼保佑呢?」      「可能會吧。反正有沒有被保佑到都是個人的感覺。」      叶義如此說完後,往腳邊踢了一下。      「師傅,有工作囉。」      牡丹的椅子被踢了一下。直到這個瞬間之前,牡丹對於叶義跟成深的對話完全不感興趣。      「啊,好的。」      像是現在才發現旁邊有人的牡丹,抬起那張姣好的面容答應,至於他的手則是連在抬起頭來時都在製作拉糖。他手邊的工作台上放著剪刀與竹籤,在旁邊還有像是繪圖用的染料跟鍋子。      「要製作什麼呢?」      牡丹這句話並非是對身為顧客的成深發問,而是問向站在旁邊的叶義。      「赤鏽。」      負責招呼顧客的叶義,簡潔扼要地如此回答。光聽這兩個字就能知道該做些什麼嗎?正當成深佩服地如此心想,抓了一塊麥芽糖的牡丹卻以飄然的語氣開口詢問:「叶義先生,你說的那個是什麼?」      根本就不知道嘛!正當成深不禁在心中吐嘈時,叶義突然將目光移向自她──正確說來是凝視著她的頸部後方,然後語氣平淡地開口說:「基本上像個餓鬼,外觀與妖怪中的小鬼很相似。頭很大,手腳很細,身體猶如生鏽般偏紅色。頭上的角有三根,分別在額頭與兩側太陽穴上。然後動作像個胎兒,身子縮成一團,雙眼緊閉。眼睛的部分稍微鼓起,看起來有點腫。另外──」      他是從哪想出這些形容詞呢?究竟是從哪裡得知,抑或是看見什麼?事後回想起來,自己再也沒有遇過比這更詭異的情況,不過此時,成深的思緒與目光都被拉糖師的動作給吸引過去。      拉扯、揉捏、上色,麥芽糖逐漸有了造型,拉糖師傅細膩的手工令人眼花撩亂。修長的手指雖然看起來有些粗糙,卻美得令人難以置信。      簡直就像在施展魔法。      在製作過程中,叶義靠過去看了好幾次,並在牡丹的耳邊低語。牡丹則是順從地點頭,以類似竹籤般的東西進行加工。看起來是一個人擁有設計圖,另一人則是負責製作。      牡丹的技巧確實令人欽佩。      所謂的手工藝,存在著看似只隔一線卻無法超越的技術。成深對此十分明白。雖然很罕見,但同樣的情況確實也存在於她的職業裡。因為天生的差異產生出不同的結果,那不是基於知識或經驗這類事物,或者該說是超脫這一切的要素。      成深認為,這世上存在著光憑努力也無法超越的一股力量,那就是所謂的才能。      拉糖在轉眼之間就完成。      整個過程應該不超過十分鐘,成深忽然想到應該用手機錄影下來才對,但是說句實話,她就連掏手機的時間也不想錯過。      完成的拉糖看起來絕對稱不上是可愛,也算不上是漂亮,像是個真實存在的惡鬼之子,它似乎抱著某樣東西沉睡。雖然成品看起來有些毛骨悚然,但是能夠讓人產生這種感覺還是十分令人佩服。這拉糖說起來更像是個藝術品。外型上真的很有震撼力,讓人不禁覺得這個作品比起其他的更為特別。風格相較於其他可愛的拉糖截然不同,但卻都是出自同一位師傅之手。      「還要再稍微風乾一下,妳等等喔。」      雖然成深很想再仔細欣賞,但是因為成品被拿到吹風機前,所以只能先暫時忍耐一下。成深忽然感到一陣害臊,因為她發現自己就像個孩子一樣沉不住氣。同時她也提醒著自己,等等就會將那枝拉糖買回家。      「真是太厲害了。」      成深不禁脫口說出如此平庸的讚美,接著又覺得自己應該再說點什麼,便繼續開口道:「我還是第一次看到製作得如此精細的拉糖。」      「只要有舉辦祭典,我們還會再過來。」      叶義聳聳肩如此回應。成深突然想到,明明其他攤位都已經關店,這間拉糖舖還開得真晚呢,而且不是位在容易有人經過的地點,這間店的主要客群究竟是誰呢?還是自己孤陋寡聞,其實夏日祭典本來就會有半夜來參拜的客人?      成深看著以糖做成的裝飾用花束,不禁感到很可惜,因為這些作品居然只能擺在這麼小的店舖裡。      「請問你們也會替婚禮製作拉糖嗎?」      成深會這麼詢問並沒有其他特別的意思,因為在她的職業中,最豪華的工作都是與婚禮有關,所以就習慣性地這麼問。      叶義挑著眉開口詢問:「這位客人,妳要結婚了嗎?」      成深聽見他的回話後感到很狼狽,同時也對於自己感到狼狽的這個事實覺得很訝異。      「啊,那個……」      成深將手張開之後又再握了起來,歪著頭開口說:「我也不確定。」      自己就只能說出如此含糊的答案。悶濕的夏日空氣緊貼在背上,成深忽然覺得這樣的自己真是沒用。      叶義沒有再繼續追問下去。      「我們從來沒有在婚禮上開過店啦。你覺得呢?師傅。」      他扭頭詢問一旁的牡丹,牡丹則是在繼續製作下一件作品,跟之前一樣沒在聽成深他們之間的對話。此時他聽到問話後,依舊沒有抬起頭來,一邊繼續製作拉糖一邊開口說:「嗯……只要你想的話,無論要我製作什麼都可以,因為絕大部分的東西我都有辦法仿製出來,只是價錢方面我就不太清楚了」      牡丹以慵懶的語氣如此回應,叶義則是簡單回一句「說得真酸耶」。      就在這段期間,妖怪糖似乎已經凝固了。叶義以塑膠袋包住糖果的部分後,開口對成深說「只要七百元就好」。      「畢竟這不是現成的,而是特地為我做的,你算這麼便宜反而令我過意不去。」      叶義聽到成深這麼說,輕笑一聲回答:「因為這東西看起來不怎麼可口啦。如果妳不嫌棄的話,記得擺在房間裡一晚,即使是這種怪東西說不定也會保佑人喔。」      成深聽完之後點頭。這東西的外型精巧得就像個吊飾,她原先就不忍心吃掉,沒想到還能帶來保佑呢。      成深在付完錢收下拉糖之後,稍稍瞄了牡丹一眼。      「不好意思,雖然說這種話聽起來有些失禮……不過旁邊這位拉糖師長得真帥氣。」      「啊~既然在妳眼中看來是這樣,那就是這樣吧。」      叶義點一下頭,輕描淡寫地如此回應。牡丹則是沒有任何反應,看起來像是早已聽習慣,也沒有想要反駁的意思。但是,叶義用眼角瞄了牡丹一眼,說了讓人搞不清楚是褒是貶的一句話:「確實他的外表看起來不同於一般人。」      「那我先告辭。」      「回去的路上小心。」      互道晚安之後,成深手裡拿著拉糖,緩緩踏上回家的路。她穿過石版走道、抵達入口處的路燈下時,又再次仔細看著手中的妖怪糖,她發現妖怪糖的紅色軀體似乎抱著某樣東西。      「這是……剪刀……?」      成深看見像是剪刀的黑色物體。這東西對於成深來說,是再熟悉不過的工具。      怎麼會有這樣的剪刀呢?      成深回頭向後方望去,卻只剩下看似甘甜的昏暗燈光,飄浮在一片夜幕低垂中。      叶義在時間已過丑時三刻之後,才將叼在嘴上的香菸點燃。      等時間超過十二點,祭典音樂的錄音帶也停止播放,神社終於陷入一片寧靜,但是拉糖舖看起來依然沒有要關店的跡象。      這間拉糖舖的店長是叶義。雖然是由牡丹負責製作拉糖,但是會關心且注意店內經營與業績這類事情的人只有叶義,就是基於如此消極的理由,他才被冠上「店長」這個職稱。      初夏的深夜涼爽舒適。某位熟識的不良神官調和的驅蟲香,效果好到令人感到可疑。話說回來,先不管蒼蠅或蚊子,但假使螞蟻太多的話,這家店的生意也就不必做了。      叶義轉頭看向旁邊,發現店裡唯一的拉糖師傅露出困惑沉思的表情。      「牡丹,你怎麼了?」      被喊到名字的是旁邊這位拉糖師傅。      對於誇下豪語能做出各式拉糖的牡丹而言,如今臉上這種表情可說是極為罕見,這讓平常不會插嘴牡丹工作內容的叶義出聲詢問。      「剪刀……」      牡丹微微瞇起一邊的眼睛回答。      看來是指數小時前,他依照叶義的指示替客人製作「裡面有把剪刀」的拉糖,但他似乎對於自己做出的成品不甚滿意。      「我一直做不出看起來很鋒利的剪刀。」      就算本人這麼說,但那終究只是個糖果。      想要做出看似鋒利的剪刀,叶義無法理解這種堅持。      「你之前曾做過斧頭、鐮刀那類東西吧?」      更何況那只是糖果。雖然是糖果……不過,叶義的店時常會需要製作這類東西。這種時候,拉糖師總是毫無問題地製作出銳利得令人發毛的成品。      牡丹回一句「是這麼說沒錯啦」,對此沒有否定,接著又彷彿理所當然般地繼續說下去:「說起她身邊的剪刀,果然是美髮剪吧。」      叶義聽到之後皺起眉頭。確實指示要做剪刀的人是叶義,而且能夠看見的人也是他。他看到的剪刀,的確是細長又銳利的美髮剪,但是他沒印象自己曾對牡丹說得如此詳細。      而且,這位拉糖師應該看不見。      叶義露出狐疑的眼神看過來,牡丹卻沒有將此事放在心上。      「身上之所以散發出那麼多種理髮劑氣味的工作,除了美髮師以外,我實在想不到別的。其實我的鼻子很靈。」      牡丹露出一臉微笑。叶義不禁在心中想著,這個人有時說出來的話就像個惡劣的玩笑。      接著牡丹繼續手邊的工作,連頭也不抬地開口說:「為什麼當初見到那位女性時,你沒有邀請她來店裡呢?」      打從一開始見面時,叶義應該就已經看見了。對於能夠看見非人之物的叶義而言,他應當早就看到附在那名女性身上的赤鏽。      但是他卻打算置之不理,做出眼睜睜讓顧客離開的舉動。      「沒有啊。」      叶義走到煙不會燻到自己的下風處,嘴裡咕噥地繼續說:「對於不想來的人,我沒義務那麼做吧。」      「是嗎?」      牡丹靜靜地又問一次。面對難得會追問的牡丹,叶義輕輕地啐了一聲。      「怎樣啦?」      「沒事。」      有如孩子般搖著頭的牡丹繼續把話說下去:「但是在推銷時,你似乎就挺積極的呢。」      雖然成深與叶義在對話時,牡丹顯得漠不關心,但其實都有聽進去的樣子。      「沒有啊。」      叶義將臉撇向一旁,像是單方面強調般地開口道:「總之不管怎樣……」      無論誰變成怎樣,之後會演變成怎樣的結果,或是發生任何事──   「都不是我的責任。」      這句話彷彿是說給自己聽,聽起來似有若無,就像是關懷他人的方式很笨拙,心中帶有一絲迷惘。但是牡丹早已不感興趣,專注看著手上的工作。      「完成了。」      牡丹將成品微微舉起。竹籤的頂端,有一把光澤比金屬更加耀眼、用麥芽糖製成的剪刀。      「很漂亮吧。」      雖然本人在那邊自吹自擂,不過那把用糖製成的剪刀確實很美。      「當時替客人做的就沒有那麼精緻。希望她之後還會再來光顧。」      牡丹一臉天真地如此說著。但是叶義很清楚,這只是謊話。      這名男子就只是想找機會動手製作拉糖,至於之後發生什麼事都與他無關。      無論是人類或妖怪,他都不感興趣。      除了從他手中製作出來的作品──不對,就連這個也一樣──對於一切事物,他都不放心上,這就是眼前這位拉糖師的本質。如果真要吸引他的目光,那就是被觀察者自己的責任。      叶義呼出白色的香菸煙霧,輕輕地瞇起雙眼。      「她……應該還會再來吧。至於到時來的是否為本人,我就不清楚了。」      因此掛心這件事的人,就只有叶義自己而已。

延伸內容

編輯推薦
  「祭典」是不少人對日本的夏日印象之一,尤其是舉辦祭典的夜晚,身著浴衣的男男女女逛著各式小吃店、遊戲攤,似乎是夏日風情之一。而《妖怪拉糖舖奇譚》的開頭,便是在這樣一場深夜的祭典裡,由兩名男子開設的拉糖舖會販售外型不甚可愛,但精緻獨特的「妖怪糖」。而且,這個神祕的「妖怪糖」會帶給客人難以預料福禍的重大影響……   《妖怪拉糖舖奇譚》的作者是紅玉いづき,插畫是寶井理人,可說是十分新鮮的組合。紅玉いづき的作品橫跨兒童文學、現代小說、青春小說,在新興的「輕.文學」領域中也可算是先驅;至於寶井理人則是現在最受歡迎的BL漫畫家之一。而《妖怪拉糖舖奇譚》以紅玉いづき筆下少見的兩名青年為主角,但仍保留作者獨有的溫柔筆觸,搭上纖細耽美的插畫,更營造出「妖怪拉糖舖」的神祕氛圍,喜愛這兩位作者的讀者們絕不可錯過!

作者資料

紅玉いづき(Kougyoku Iduki)

以《角鴞與夜之王》榮獲第十三屆電擊小說大賞,並且以此作品於電擊文庫出道,並在MEDIA WORKS文庫出版《失落的花園》,擁有十分死忠的書迷。

基本資料

作者:紅玉いづき(Kougyoku Iduki) 譯者:李逸凡 繪者:寶井理人 出版社:台灣角川 書系:輕.文學 出版日期:2015-08-06 ISBN:9789863666530 城邦書號:A2860134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