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618一日限定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華文文學 > 散文
給生活撐起一葉舟
left
right
  • 庫存 = 4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給生活撐起一葉舟

  • 作者:林夕
  • 出版社:亮光文化
  • 出版日期:2024-02-21
  • 定價:450元
  • 優惠價:79折 356元
  • 優惠截止日:2024年7月30日止
  • 書虫VIP價:356元,贈紅利17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338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2024愛閱節/外版火熱新書/文學小說

內容簡介

林夕寫關於生活的書。 如果生活是海,人是舟,如果不甘心就這樣盪來盪去,盪來盪去,何不主動撐起一葉扁舟,順風而逆浪,想著找這想去的地方。在脫苦海之前,至少還有避免沉沒溺斃的自由。 在非人生活要活得人模人樣,通常,一葉扁舟就夠了。 給自己在洪流中尚有暢遊一刻,一萬個人有一萬種葉。只要你還會對這不盡人意的世界保持好奇,總有一片葉,讓你揭開生活新一頁。 他在最忙碌的日子,仍不願失去生活的況味。他分享的,或許不是放諸四海大家都合用的心法方法;但做一個有趣的人,在生活裡找尋歸屬自己的趣味之事,體會生活,好好生活,可以讓自己在任何時候都不枉過。 「我是把自己活成一條抹香鯨,為生存,時不時浮上水面,在另外一個世界呼吸,在水底懸著睡幾個小時。如此這般,生存與生活合體。 做一個知情人士,識得為葉子抹塵的情趣。仍懂得童趣,自會感化成有趣的人。所以,有趣的人有福了,葉子唾手可得。 得了,一起撐起一葉舟,愛上細水長流吧。」

目錄

台版代序 | 一葉舟 新版序 | 給生活撐起一葉舟 我的「知情識趣」理想版 第一章 | 在復原後走得很遠 活著,等你 運。命 不需要命書 心田 吃過飯了沒有? 一念之差一時之氣? 一家人打牌 走路的自主權 錢與開心的聯繫匯率 一行禪師的告誡 人情世故與千古罪人 白目 想做個有情趣的人 第二章 | 天涼就過秋 中樞神經反應 夕陽之歌 一個人的事 倒帶來生 來生做牛做馬 「去了」與「不在」 魚樂與狗情 敗犬對敗犬 殺魚與殺蚊 是放生抑或謀殺 誰能決定一隻狗的生死 時間的畫面 第三章 | 此際笑一笑 藝術的算術 花市開了花事了 清一色與混一色 教我如何掛好一幅畫 廬山煙雨浙江潮 紫砂茶壼的茶漬 炒生物炒死物 炒茶 炒信 丟書 佛都有火 催眠 與蟑螂有緣 按摩欲求未永滿 做假成真 第四章 | 胡言後聽你亂語不成世界 「我只要吃一籠小籠包」 吃螃蟹的人 吃心情 吃典故 吃氣氛 在台北吃小籠包 美食家推薦的牛肉麵 魚翅的祝福 讓婚姻秀下去 食蕉 怪胎的煲劇法 誰還在家中恭候 沒有選擇的年代 第五章 | 若回憶偶爾活現 大氣 古人都是大近視 桌上書與枕邊書 迷信金句 不一定值得一遊的花園 捨本逐末的玩具 開卷有益健康 看書看戲看劇 從八卦到六十四卦 第六章 | 尋常像天要下雨 心花。花心 從一道圍欄看見了甚麼? 藝術家的神經 藝術的衍生產品 符水治心病 飲符水與喝聖水 不要問只要信 比鬼屋恐怖的寧靜溫泉 阿鬼,你識唔識中文㗎 捉姦在床怎麼辦? 退出江湖 第七章 | 彼此都處身洪流 外出恐懼症 道無名 「是否有人在單位內陳屍」 銀行最怕鬼 住得好一點 空間與胸襟 示範單位示範了甚麼? 台灣樓盤名,很想住吧 孤獨的綠洲 商場考察遊 死後的貧富懸殊 陰宅地產業 不方便的疑問 大城不小事 黑夜從未如此光明過 世界不管怎樣荒涼 尼采與我們如是說

序跋

我作為一條鯨魚的生活 在被人說成是非人生活的那些年,工作就像洪水不斷湧來,只要抬頭遠看就是無止盡的海水,而我沒停止過泅泳。 淹沒了,要淹沒了,即使是所做的都是所愛的,也常常有呼吸不過來的感覺。被自己的選擇弄到瀕臨窒息,這種犯賤沒資格有怨言,而且不曾埋怨過。 更犯賤的是同時從事著三種工作,不算上班的日子,專欄與歌詞就要用上不同的腦袋,連腦汁都要在不同部位壓榨,的確是非人生活。是的,我是把自己活成一條抹香鯨,為生存,時不時浮上水面,在另外一個世界呼吸,在水底懸著睡幾個小時。如此這般,生存與生活合體。 更犯賤的是,原來正是另一份工帶來新鮮空氣,例如,開會。寫完了感觸完了,睡沒多久,又跳到會議室,在那裡有營銷策略、有市場心理、有社會議題,精神一刻不得鬆懈,精神也因為環境心態切換,重新振作起來。 這當下,世界不只是旋律、押韻、金句。 還有再犯賤的是,寫歌詞也會在另一台電腦看新聞盯著香港立法會直播,提供專欄養分。要說負能量,莫過於時事,很少有新聞成為好事,吸飽了那些人所做的「好事」,還要解剖出來觀察檢驗,再嘗試用沒人用過的角度來寫這些專欄。腦補了所謂的負能量,反芻出來的,算是負負得正吧。 自覺盡了一點點社會責任,為不平事生氣之後,又活得有生氣。 這當下,世界不只節目名稱、宣傳口號、歌名。 我改造的三葉舟 在壓抑到不行的生活裡,要撐起一葉舟。不止一葉,我有三葉。三個板塊壓過來,我卻把板塊砌成移動的城堡,開發更大的小宇宙。 本來是三塊石頭,因為有趣的事情不會覺得是負累,於是生出三葉輕舟,還會互相撐著補養著。 我看得最多閒書雜書就是在想不出歌詞的時候,邊看邊透氣邊換腦洗心邊搜尋靈光。很多時候靈機一觸,不一定跟那本書有直接關係,例如看犯罪心理,啊,用一個渣男作為加害者的心理出發,好,可以寫了。 有時候寫完有關人格分裂障礙的文章,等等,這個如果套用在歌詞裡面,好,來吧,於是又尋找更詳細的資料,開始構想。 只是一點花火,蠟燭就亮起來,這樣子的蠟燭兩頭燒,倒是好得很,有火、有光、有熱,還想怎麼樣呢?還說甚麼窒息呢? 自己的方舟自己造 之所以能撐起這豪言,全靠做一個有趣的人,無趣的人事物也會被一個有觀察強迫症的人看到有趣。所以我有信心,即使沒有電腦手機在身,看不了新聞,我就想某宗斬人案兇手的心理狀況。 看不了電視劇電影,我就在腦海中寫影評,設計不同的結局。聽不到音樂,更簡單,無聲哼著。 好多次候診時等著,我沒有枯坐著浪費生命,都想這想那,想到悶?OK,用看過探案實錄的心得,看人,閱讀其他病人的身體語言,評估他們的病情,與陪診的人是甚麼關係,有多親近。多有趣,這就是醫院低沉氛圍中的出口。 永不說永不?OK,即使在無人無物的密室裡,不時思考何謂永遠,如何永不,真正永遠延續的是人還是物件,想開來,心也全開,何來沉悶。 在疫情猖獗,陰霾蔽日之時,每個人在未知的茫然、預知的悲觀中,是逃避也好,重新出發也好,都需要在心理上找一個出口,甚至只要在暗室中看到出口的告示牌,焦慮惶恐即時丟落身影背後。 自己的生活自己過,自己的方舟自己做。 撐起來的那片葉: 沉重點,可以是直面現實後解咒的成就感; 便宜點,可以是八卦名人八出人性大觀的快慰; 隨性點,可以是美麗的東西總不可碰但看到美學的愉悅; 更簡單一點,可以是龜背芋枯黃後重新長出新苗的驚喜。 甚麼?驚喜那麼嚴重?會的,只要你有用心打理過花花草草,有心人自然驚歎生命奧妙,為心血延續而歡喜。 要知道,葉子會蒙塵,得定期擦拭,否則會堵住細胞進行光合作用。 做一個知情人士,識得為葉子抹塵的情趣。仍懂得童趣,自會感化成有趣的人。所以,有趣的人有福了,葉子唾手可得。 得了,一起撐起一葉舟,愛上細水長流吧。 〈等到春天才死吧〉 甚麼?你勸我等到春天才死? 不,看著一朵花我只看見凋謝 看它可以活在花瓶多久 萬物生長,我才會有力量有希望? 不,你以為我捨不得花季然後習慣等待? 抑或暗喻人生燦爛過就可以赴死? 如果因為春天,我有花粉症害怕潮濕討厭迷霧 如果因為花,春櫻夏荷秋菊 我只喜歡雪花 如果我厭世不因為世界醜陋或荒蕪 不要為了淺薄的比喻而污衊冬天 別以為每個人都一樣 一樣活在熱帶而不愛避暑 一切只因為有愛還有怕 怕熱畏寒怕冷忌濕所以更怕死 也可以說怕酷熱而怕得要死 道理怎麼都說得通每個人都懂因此無用 好在你不是哲學家而是如草芥般的阿嬤 對我滿身灰燼 在你一片灰裡戮力掏出你所沒有 而我也無感的一點紅 所以我不想死了 只有活著 才能感受他人的體溫 在我僵硬的心綻開冰裂紋 如果要死 等到我們超越春夏秋冬才死吧

內文試閱

〈不需要命書〉 當 害怕有朝一日 恐懼已經存在 那一刻也 提早到來 因為害怕會 所以就會 情緒不是因 卻很會結果 正如憂鬱 憂心會有鬱結 憂慮就開始打結 像小偷一樣 看著別人的日記 記載的卻是自己 一頁一頁 就這樣按著猜想 成真 不需要甚麼命書 在很想知道明天將會發生甚麼 的時候 緊張 懸疑 已經決定了 劇情將會發展成 一個人 驚慄劇 的一生 〈心田〉 如果說「心窗」、「心扉」有一陣陳腐氣,也許還有別的詞語可以取代,像「心田」,還有甚麼比「田」更能形容人心的奧妙。 心的確就像塊田,放過甚麼進去,都會播下種子,或早或晚,在條件成熟時種出果實,或甜或苦,或綠樹成蔭,或芒刺滿地。心念一動,即如撒種,有時連收了成也毫無知覺。 一般的田,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只有心田會變戲法,同一樣的東西,放進不同人的心裡,有不同的因緣,得出不一樣的結果。被人傷盡了心,有人會種出枯木死灰,有人會種出橫練不死身,堅毅如松。挨了一頓罵,吃了個耳光,心裡留下了疙瘩,有人會生出以暴易暴之心,有人會失去了自尊心,生出了自卑感,也許,有人會從最初深深不忿,慢慢消化之後,體驗到暴力令人如何難受,施與受者同樣成為火宅之人,興許會生出一顆同理心。 那天看一篇寫跨代貧窮的文章,說倘若一家之主無業又無賴,母親則不做飯不管事,不打麻將便打罵子女,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的孩子,會變出怎樣的個性,還能有甚麼前途。成長的環境也是一塊田,在如此不堪的土壤,就一定開不出花來嗎? 孩子的眼睛看著些難看的景,就只會得出一樣的心境?為甚麼不可能因為自小就知道快樂是如何失去的,以後更懂得幸福是怎樣煉成的。不指望旁人的呵護,於是比誰都活得更強壯。屎一樣的童年往事,在泥土中醞釀發酵,說不準就培育出不讓別人重蹈自己覆轍的心。每個人活到甚麼田地,最重要的可能是心田的耕耘法。 〈道無名〉 有次在日本京都一人行,在地圖上看見有道路名曰「哲學大道」,也不管是否曾有哲人在此悟道論道,或有像智者如蘇格拉底那樣與學生邊談邊論道之類的逸事而得名,走一趟就是了。 走在那條山蔭小徑,沒有從鬱鬱黃花悟到甚麼般若智慧,只是想到很低層次「名」的問題,關於街道的名字。想起香港有些主要街道都是從英國歷任港督的洋名中譯了事,像彌敦道羅便臣道麥當勞道,有些是無心考究來源的英語中譯,如告士打道、梭士巴利道、盧押道、莊士敦道,毫無感情色彩,又陌生拗口,一條街道只落得一條街道,名字沒有為路名增添氣氛的附加價值。 不過想到台灣的大道,名仁愛,名忠孝,名信義,名建國,名敦化,名光復,名和平,又未免太大道了。不是不忘教化,就是背著使命的包袱,一路走來,活在其中,潛移默化,對名字或文字過敏的人,怕會步步為營,沒事人處在這氛圍當中,也會不自覺有修身治國疲勞感嗎? 說到底,從地圖看街道的名字,跟活在真實的街道是兩碼子事。一切過分的聯想都是多餘的,台北信義區是高貴地段的代表,信義信義叫慣了就不會再有信義帶來的壓力,正如香港一條不知出於何故何典而命名的利東街,因為有了風俗而多了囍帖街之名,再因為有了故事,即使依然叫利東,從此也色味雙全。 多虧有一種叫集體回憶的染料,為乏味或失效的名字添上感情。 不曉得有多少人知道台北陽明山是由蔣介石從草山改為陽明,只為老蔣自認是明代大哲學家教育家政治家王陽明的追隨者,為揚陽明之學,為紀陽明之名,陽明山外再添陽明山莊。 只是王陽明知行合一有我無我之心學,並沒有因此讓草山一夜間變成領悟「除心以外無外物」的聖地,反倒是悠閒度假吃土雞泡溫泉賞花之好去處,給招待在陽明山莊的貴賓大人物,也不會在籌劃計算時向王陽明取經。名字敵不過事件,敵不過生活。 〈外出恐懼症〉 我知道我知道別說我不知道 門 就是矮一點的牆 開 只比鑽洞輕鬆點 廳 房 廚 廁 重重關卡一動一心跳 在臥室醒來 倒不如繼續 在臥室睡去 我了解我了解別說我不了解 比生命還大 的大門 走到電梯的路恍如隔世 一旦下樓一步一生 外出再歸來就是死了又要重生 分不出活得太累抑或死得太多 外面 有路有車還有 人 珍惜生命遠離眼神 我明白我明白別說我不明白 明明是 捨不得孤獨為王淪為人海一粟 明明只是 習慣了自囚多福 明明只是 懶於與空氣打交道 要開的不是門 是內藏過期蛋白質的保鮮袋 要拆的不是牆 是自己這副本來會動的 木乃伊 別以為我沒有曾經這樣過

作者資料

林夕

畢業於香港大學文學院,主修翻譯,曾任港大中文系助教、快報編輯、亞洲電視節目部創作主任/節目部副經理、音樂工廠創作總監/總經理、商業電台廣告創作及製作部主管/商業電台創作顧問/商業電台顧問。現全職寫字。

基本資料

作者:林夕 出版社:亮光文化 書系:散文+詩 出版日期:2024-02-21 ISBN:9786269693443 城邦書號:A2930018 規格:平裝 / 單色 / 312頁 / 14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